釣魚島列島

釣魚島列島

釣魚島列島是中國固有領土,位于中國東海。釣魚島列島由71個無人島組成,主要包括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北小島、南小島、北嶼、南嶼、飛嶼等。 釣魚諸島位于台灣省東北,距基隆港約190公裏,距沖繩島西南約420公裏。釣魚諸島總面積約5平方公裏,島嶼周圍的海域面積約17萬平方公裏,相當于五個台灣本島面積。

  • 中文名稱
    釣魚島
  • 面積
    4.3838Km²
  • 外文名稱
    the Diaoyu Island
  • 人口
    無常住人口
  • 別名
    釣魚台
  • 方言
    漢語
  • 行政區類別
  • 所屬地區
    中國東海地區
  • 著名景點
    釣魚島及附屬小島
  • 下轄地區
    赤尾嶼,黃尾嶼,南小島,北小島
  • 機場
    最近)中國台灣桃園國際機場
  • 政府駐地
    中華人民共和國
  • 火車站
    (最近)基隆站
  • 地理位置
    北緯25.75°,東經123.47°

​簡要介紹

命名

釣魚島群島(在中國台灣被稱為“釣魚台列嶼”,在日本稱為“尖閣列島”)由五個無人居住的小島(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南小島、北小島)以及三個無植物覆蓋的岩礁(北嶼、南嶼、飛嶼)組成,其中釣魚島最大。釣魚島又名釣魚嶼、釣魚台,明代曾與台灣一起統稱為東番。釣魚島最早出現于明永樂元年(1403)吳氏輯《順風相送》一書。釣魚島東南呈魚叉狀,是與魚相聯系的島名由來。

釣魚島列島

1868年明治維新後,日本關于釣魚島的科學知識差不多都是從英國海軍的書籍或地圖裏得來的。日本海軍將英國海軍所說的 PINNACLE ISLANDS 譯成了“尖閣群島” 、“尖頭諸嶼”,“尖閣列島”的名字也是由此得來。

地理性質

地理位置:東經123°-124°34′北緯25°40′-26°

釣魚島列島

相對位置:閩之正東,距溫州市約200海裏,距福州市約208海裏台之東北。距基隆102海裏,距那霸230海裏。

地質特征:其海域為新三紀沉積盆地,富藏石油。據1982年估計當在737-1574億桶。

地理特征:處在大陸架上,附屬于台灣島,以海溝與琉球群島相隔。

島嶼面積

釣魚台列島東西長3.5公裏,南北寬1.5公裏,周長13.7公裏,面積約為3.838平方公裏,是釣魚諸島中最大者。

生態環境

釣魚島面積居十一小島之冠,島上基岩裸露,尖峰突起,土層基薄,缺乏淡水。山茶、棕櫚、馬齒莧隨處可見,仙人掌遍地叢生。這些植物顯然為了適應海上強風的自然環境,都長得又矮又粗壯,其中很多便是名貴葯材。有一種叫海芙蓉的海草,生長在沿岸的岩石縫中,是防治風濕症和高血壓的良葯。中國沿海採葯者有不少人祖輩在釣魚諸島採摘中草葯。位于釣魚島東北的黃尾嶼,陡岩峭壁,屹立于海中,成千上萬的海鳥棲居在這裏,每年4-5月間,成群的海鳥幾乎遮住了黃尾嶼的天空。海鳥在黃尾嶼產卵,數量極為驚人,登岸撿拾鳥蛋者,俯拾即得。海鳥因甚少與人接近,人亦少在此狩獵,故鳥不怕人,捕捉極為容易。黃尾嶼因鳥多,又稱為“鳥島”。

釣魚島列島

釣魚島一帶是太平洋的海鳥棲身所,可是海鳥好似有兩個不同的家族,隻分別棲身在黃尾嶼和北小島上,而居中的釣魚島僅是兩島之間的停留站。白天兩島的海鳥各自離島覓食,疲倦時便在釣魚島上休息,一到傍晚,便各自飛返自己棲身的黃尾嶼與北小島。

南小島多蛇。各種蛇簡直遍布全島,最粗的有碗口粗,最細的則如小手指頭細。蛇的顏色一般以黃色、黑色居多,但都是無毒的。南小島也許由于蛇太多,鳥類竟然絕跡。此外,釣魚諸島由于風力太大,又缺乏淡水,因而沒有蚊蟲。

歷史記載

釣魚島列島

在與琉球的密切交往中,中國使節留下了大量的出使記錄,對中琉航線做了詳盡的記載,釣魚島是這一航線的重要航標。

目前有關釣魚島最早的文字記載,卻是一名軼名使者于永樂元年(1403)留下的《順風相送》。該書不僅是作者的親身經歷,而且也是對前人經驗的總結,說明至遲在15世紀以前,釣魚島列嶼已出現在中國的文獻記載中,是中琉、中日海上交通的重要標志之一。

還有嘉靖年間出使日本的鄭舜功所著《日本一鑒》(成書于1555年),明嘉靖十三年(1534)派往琉球的冊封使陳侃所著《使琉球錄·使事紀略》,嘉靖四十年(1561)出使琉球的郊汝霖所著《使琉球錄》,萬歷七年(1579)出使琉球的謝傑所著《虔台倭篡》,萬歷三十四年(1606)使琉球的夏子陽著書,清康熙二十二年(1684)使琉球的汪揖所著《使琉球雜錄》,康熙五十八年(1719)的冊封琉球使徐葆光所著《中山傳信錄》,乾隆二十一年(1756)使琉球的周煌所著《琉球國志略》等不僅都提到上述這些重要的地理標志,不僅如此,他們對相關的航標歸屬也作了說明,釣魚島和黃尾嶼被確認不屬于琉球。

海內外專家學者公認為“釣魚島歸屬中國鐵證”的《浮生六記》佚文《海國記》錢氏抄本原件章節《冊封琉球國記略》手稿原件,文中清晰勾勒出文稿成形時期中國國界的釣魚島段真實樣貌。《浮生六記》是清代文學家沈復的自傳體作品,在流傳中佚失最後兩卷。2005年秋,山西藏家彭令在南京朝天宮古玩市場偶然購得清人錢泳的雜稿本手記《記事珠》。後經國內權威專家認定,書中記錄的清代使者出使琉球途中的所見所聞中,有6200多字出自《浮生六記》中第五記初稿《海國記》。文中對釣魚島附近海域的描寫,清晰地勾勒出文稿成形時期中國國界的釣魚島段,內容真實可信,可作為中國自古即擁有釣魚島主權的又一鐵證。

根據歷屆出洋使者及巡海官兵對東海海域的了解,明清兩朝的文人、文武官吏留下了大量的海防專著和輿圖,都載入包括釣魚島諸島在內的海疆島嶼,成為“中國統治痕跡”的第一位主權標志,如嘉靖三十五年(1556)鄭舜功繪《小東島暨諸海山圖》、嘉靖四十年(1561)、四十一年(1562)鄭若曾繪《萬裏海防圖》、《福建沿海山沙圖》、萬歷三十三年(1605)徐必達、董可威仿鄭若曾的《萬裏海防圖》摹繪成《乾坤一統海防全圖》、天啓元年(1621)茅元儀繪《福建沿海山沙圖》、施永圖繪《福建海防圖》等,都可以看到釣魚嶼(即釣魚島,或作釣魚山)、橄欖山(或作黃茅嶼、薛坡蘭)、黃尾嶼(或作黃麻嶼、黃毛嶼、黃尾山)、赤嶼(即赤尾嶼,或作赤坎嶼、赤尾山)在圖中的凸顯位置。清朝統一中國之後,為宣揚皇朝一統思想,也繪製了大量的全國性的或地方性甚至世界性的輿圖,如康熙朝的《皇輿全覽圖》、雍正朝的《皇輿十排圖》、乾隆朝的《皇輿全圖》、同治朝的《皇朝中外一統圖》等,詳細地繪製了中國大陸和中亞、南亞及朝鮮、琉球的地理位置狀況。因受圖版限製,中國沿海島嶼未及載入圖內。但乾隆二十五年(1760)蔣友仁代表當時中國人的見識繪製了《坤輿全圖》,則詳細地繪入了台灣及其附屬島東北諸島、南海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以及中國的藩屬國朝鮮、琉球等,彌補了清際輿圖的上述缺陷。而清末慈禧太後的一份詔諭則成為中國領有釣魚島列嶼的有力佐證。

釣魚島列島

釣魚島問題研究現狀

釣魚島問題是中日兩國關系中的歷史懸案,由于其涉及國家領土主權、國民感情、歷史問題、法律問題以及地區安全與穩定,使其成為歷史學、國際法學、國際關系等學科專家學者共同關註的一個熱點問題。釣魚島問題的核心是主權歸屬,由于涉及到中日海洋領土劃界及其海洋權益的分割,因此在今後相當長的時間內都將是中日關系中最敏感和最棘手的問題之一。針對這一復雜的問題,國內外眾多專家學者紛紛發表著述,大量的學術論文和專著隨之發表,從各個角度進行了詳細的考證和論述。

中國學者論證釣魚島屬于中國的文章,尤其從歷史、地理角度分析的文章比較多,如何慈毅的《從幾則歷史資料看釣魚島等島嶼的歸屬》、鞠德源《從地圖看釣魚島列島的主權歸屬》、吳天穎先生的《甲午戰前釣魚列嶼歸屬考》、張植榮和張啓雄《明治時期日本官書對“尖閣列島”地位的認識》、劉江永《論釣魚島的主權歸屬問題》、杜繼東《釣魚島等島的歷史狀況》、陳亞洲《釣魚島,中國領土的又一佐證》、司徒尚紀《關于釣魚島群島歷史地理的若幹問題》、營種《日本陰謀竊取釣魚島的經過》等。也有在東亞和平大視角下的研究,如徐勇的《釣魚島:東亞歷史與地緣戰略關系再探討》;從國際法的角度來分析中日釣魚島爭端。如李先波、鄧婷婷的《從國際法看中日釣魚島爭端》、吳輝《從國際法角度論中日釣魚島爭端及其解決前景》、孫傳香《論領土主權的定局性—中國釣魚島群島主權之國際法再思辨》、劉文宗《從歷史和法律依據論釣魚島主權屬性》、林琳《從國際法論中國對釣魚島群島無可爭一辯的主權》、叢俊《釣魚島與南中國海主權爭端的現狀和解決前景》等文章;從釣魚島問題與東海海洋權益糾紛的關系上進行綜合研究等,如劉中民《中日海洋權益爭端的態勢及其對策思考》,張良福《中國政府對釣魚島主權爭端和東海劃界問題的基本立場和政策》等。

從美國在釣魚島問題中所扮演的角色進行研究,如郭永虎《關于中日釣魚島爭端中“美國因素”的歷史考察》、郭培清、鄭萍《美國東亞安全戰略中的島嶼“安排”》等文章;從中日兩國關系和日本對釣魚島加強控製的表現等方面的研究主要有陳本善《日本政治右傾化和釣魚島問題》、李嘩《釣魚島問題與中日關系》、楊金森《釣魚島爭端和日本的海上擴張》、楊月一《從釣魚島爭端看日本軍事發展走向》、趙平安《釣魚島歸屬問題及對中日關系的影響》等。關于解決釣魚島問題的研究。主要有蘇崇民《關于釣魚島問題的思考》、李清津《鄧小平“共同開發”思想與釣魚島問題》。此外還有一些專門性的著述,如鞠德源的巨著《日本國竊土源流釣魚列嶼主權辯》,詳細而且豐富地介紹了目前儲存在中日的史料、圖版,以此來闡明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鄭海麟的《釣魚島列嶼之歷史與法理研究》等;綜述性的研究,如劉江永的《論釣魚島主權的歸屬》張植榮的《日本尖閣列島研究述評—兼論中日學術交流與共同研討的意義》,劉中民,劉文科《近十年來國內釣魚島問題研究綜述》等諸多論著。朱素梅《釣魚島問題與台灣的保釣運動》、張平俄《釣魚島風雲》、外交部1996年內部發行的《釣魚島紀事》、1996年國家海洋局海洋發展戰略研究所內部發行的《釣魚島問題紀事》。

釣魚島列島釣魚島列島

日本學者對釣魚島屬于中國的質疑文章比較多,如村田忠禧的《尖閣列島釣魚島爭議》;尾崎重義《尖閣諸島的歸屬問題(上)》等。專門性著述:日本學者井上清著《釣魚島:歷史與主權》等;綜述性的研究,浦野起央《釣魚群島(尖閣諸島)問題研究資料匯編》、《尖閣諸島·琉球·中國日本關系史》等。

港台方面也先後出版了數部釣魚島問題的著作。《尚未完成的歷史一保釣運動25年》、《保衛釣魚島》、《日本滾出釣魚台》、《釣魚台列嶼的歷史與法理研究》、《風雲的年代》。馬英九著《從新海洋法論釣魚台列嶼東海劃界問題》等。值得註意的是,台獨勢力逐漸坐大,在這種氣候影響下,出現了一股台獨保釣的暗流,如1990年台灣出版的林田富著《釣魚台列嶼主權歸屬之研究》。而李登輝則赤裸裸地宣稱釣魚島屬于日本。

整體來說,近些年來國內學術界關于釣魚島問題的研究取得了重大進展,對解決釣魚島問題的方案進行了大量的思考,為中國在釣魚島問題上的主權立場提供了大量的歷史與法理依據,有利于中國維護釣魚島主權。但是,不容否認的是我國在對釣魚島歸誰問題的研究上還存在著一些不足:一方面在歷史和地理研究方面需要進一步挖掘相關資料與依據;在法律研究方面需要繼續深入研究國際法,探尋解決釣魚島問題的法理依據,尤其是要註重對聯合國海洋公約的深入研究。此外要重視日本國內的立場態度,並加強對日本學者對釣魚島屬于中國的相關質疑的研究,反駁其所謂的“主權”依據,同時要在釣魚島問題研究上加強海峽兩岸的協調配合,密切關註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的動向。

正式名稱

2012年3月3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島保護法》,國家海洋局對中國海域海島進行了名稱標準化處理。經國務院批準,國家海洋局、民政部現將釣魚島及其部分附屬島嶼的標準名稱、漢語拼音、位置描述公布如下:

序號標準名稱漢語拼音位置描述島嶼描述
1釣魚島Diàoyú Dǎo距溫州市約356千米、福州市約385千米、基隆市約190千米主島,最大,位置最西
2龍頭魚Lóngtóuyú Dǎo位于釣魚島東北釣魚島附屬
3鯧魚島Chāngyú Dǎo位于釣魚島西南釣魚島附屬
4大黃魚Dàhuángyú Dǎo位于釣魚島南釣魚島附屬
5小黃魚Xiǎohuángyú Dǎo位于釣魚島南釣魚島附屬
6金錢魚島Jīnqiányú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7金錢魚西島Jīnqiányúxī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8梅童魚島Méitóngyú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9梅童魚東島Méitóngyúdōng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0梅童魚西島Méitóngyúxī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1龍王鯛島Lóngwángdiāo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2龍王鯛西島Lóngwángdiāoxī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3龍王鯛東島Lóngwángdiāodōng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4龍王鯛南島Lóngwángdiāonán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5黃姑魚島Huánggūyú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6黃尾嶼Huángwěi Yǔ位于釣魚島東北約27千米處第二大島,最北離島
17海豚島Hǎitún Dǎo位于黃尾嶼西北黃尾嶼附屬
18大珠島Dàzhū Dǎo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19小珠島Xiǎozhū Dǎo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20上虎牙島Shànghǔyá Dǎo位于黃尾嶼北黃尾嶼附屬
21下虎牙島Xiàhǔyá Dǎo位于黃尾嶼北黃尾嶼附屬
22西牛角島Xīniújiǎo Dǎo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3東牛角島Dōngniújiǎo Dǎo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4黃牛島Huángniú Dǎo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5牛尾島Niúwěi Dǎo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6牛蹄島Niútí Dǎo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7小龍島Xiǎolóng Dǎo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28大雁島Dàyàn Dǎo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29燕子島Yànzi Dǎo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30刺蝟島Cìwèi Dǎo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1臥蠶島Wòcán Dǎo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2大金龜子島Dàjīngūizǐ Dǎo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3小金龜子島Xiǎojīngūizǐ Dǎo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4海龜島Hǎigūi Dǎo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5海星島Hǎixīng Dǎo位于黃尾嶼東黃尾嶼附屬
36海貝島Hǎibèi Dǎo位于黃尾嶼東南黃尾嶼附屬
37赤尾嶼Chìwěi Yǔ位于釣魚島東約110千米處最東端離島,8個主島中位列前5
38赤背北島Chìbèiběi Dǎo位于赤尾嶼北赤尾嶼附屬
39赤背東島Chìbèidōng Dǎo位于赤尾嶼北赤尾嶼附屬
40赤背西島Chìbèixī Dǎo位于赤尾嶼北赤尾嶼附屬
41赤背南島Chìbèinán Dǎo位于赤尾嶼北赤尾嶼附屬
42小赤尾島Xiǎochìwěi Dǎo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3赤頭島Chìtóu Dǎo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4赤冠島Chìguàn Dǎo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5赤鼻島Chìbí Dǎo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6赤嘴島Chìzuǐ Dǎo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7望赤島Wàngchì Dǎo位于赤尾嶼西南赤尾嶼附屬
48北小島Běixiǎo Dǎo位于釣魚島以東約5千米處8個主島中位列前5
49鳥巢島Niǎocháo Dǎo位于北小島東北小島附屬
50鳥卵島Niǎoluǎn Dǎo位于北小島東北小島附屬
51小鳥島Xiǎoniǎo Dǎo位于北小島東南北小島附屬
52南小島Nánxiǎo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約5.5千米處8個主島中位列前5
53龍門北島Lóngménběi Dǎo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4龍門島Lóngmén Dǎo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5龍門南島Lóngménnán Dǎo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6臥龍島Wòlóng Dǎo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7臥龍西島Wòlóngxī Dǎo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8飛龍北島Fēilóngběi Dǎo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59飛龍島Fēilóng Dǎo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0龍珠島Lóngzhū Dǎo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1飛龍南島Fēilóngnán Dǎo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2長龍島Chánglóng Dǎo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3金龍島Jīnlóng Dǎo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4北嶼Běi Yǔ位于釣魚島東北約6千米處8個主島之一,原名大北小島
65北嶼仔島Běiyǔzǎi Dǎo位于北嶼南北嶼附屬
66小元寶島Xiǎoyuánbǎo Dǎo位于北嶼西南北嶼附屬
67飛雲島Fēiyún Dǎo位于北嶼西南北嶼附屬
68元寶島Yuánbǎo Dǎo位于北嶼西南北嶼附屬
69南嶼Nán Yǔ位于釣魚島東北約7.4千米處8個主島之一,原名大南小島
70飛嶼Fēi Yǔ位于釣魚島東南8個主島中最小者,原名飛瀨島
71飛仔島Fēizǎi Dǎo位于釣魚島東南飛嶼附屬

主權爭端

與日本的爭端

中國認為,釣魚島作為台灣的一部分,隨1895年《馬關條約》的簽訂一並割讓給日本。盡管《馬關條約》沒有明確規定釣魚島的歸屬,但條約事實上造成了中國對台灣、包括釣魚島控製能力的喪失。而日本方面無視大量歷史事實,則認為釣魚島當時不屬于台灣,是“無主地”,竟聲稱日本人古賀辰四郎在明治十七年(1884)發現該島。即便他真的到過,也至少比中國人民晚400多年。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包括中國在內二戰時期的同盟國,對1885年明治維新後開始的日本在亞洲的侵略和擴張,包括對中國所有領土的吞並和竊取都從政治和法律上做出了裁判。釣魚島的歸屬問題在二戰時期國際法及中日之間的各項法律檔案中都有明確規定。尤其是《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書》等三份法律檔案,其重要性遠超過任何一種中日雙方其它的證明領土權利的法律依據,包括日方所謂的“發現無主地”、“時效佔領”;中方歷史典籍中對釣魚島權利的記載。以上國際法核心檔案是對釣魚島歸屬中國的確認和恢復。根據《開羅宣言》以及《波茨坦公告》中的約定,中國的台灣,澎湖列島重歸中國主權,這就意味著,台灣及其附屬的釣魚諸島也將被歸還給中國。但是,由于東西方冷戰爆發,美國基于自身利益考慮,一再違反國際法。1951年9月8日,美,英,加等國家在中國政府無代表出席的情況下,在舊金山歌劇院簽訂了對日和約,即《舊金山和約》,蘇聯參加了和會,但是對和約提出了諸多反對意見,然而各簽約方不顧蘇聯關于將台灣,澎湖列島主權劃定的提議,簽訂了這份條約,致使蘇聯最終未在和約上簽字。和約的內容涉及到了日本的領土範圍等問題,並且在這份和約中,琉球群島被美國托管,同時中國領土釣魚島也一並被列入托管範圍。1971年6月,美、日兩國正式簽署了《歸還沖繩協定》,這一協定後簽訂,日本除了對沖繩等恢復主權外,還對中國的釣魚島也享有了主權,這是美日兩國無視中國的主權,肆意踐踏中國主權的表現,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侵犯。

釣魚島列島

當時的琉球與日本對釣魚島的歸屬也十厘清楚。在琉球政府編的琉球正史《中山世鑒》中,詳細介紹了琉球所屬36島的情況,並指出其西界為姑米山,內中並沒有包括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等島嶼。日本于1605年派兵攻陷琉球,並于1610年測量琉球土地,也沒有提到釣魚等島嶼。清乾隆五十年(1785),日本仙台人林子平彩繪《三國通覽圖說》中,明顯地把釣魚島與琉球諸島畫成不同顏色,以示區別;凡屬琉球的地區均用日文加註,而釣魚島等島嶼則沒有。

1874年,日本吞並了琉球。1879年(清光緒五年),清、日談判中,日本提出把琉球一分為二,沖繩以北歸日本,宮古、八重山歸清政府,清朝因想儲存琉球宗社,未同意,後談判破裂。談判過程中始終未涉及釣魚島等島嶼,表明這些島嶼當時屬于清朝是沒有疑義的。

日本第一次想佔領釣魚島是清光緒十年(1884)。當時古賀辰四郎到釣魚島採集鳥羽。回去後向日本政府提出申請開發該島。日本政府于1885年指示沖繩縣令秘密前去調查,所得到的報告稱:“關于調查分布于本縣同清國福州之間無人島一事,我懷疑與《中山傳信錄》中所記載的釣魚台島、黃尾嶼、赤尾嶼是否是同一島嶼?如果是,那麽清國不僅已派出過冊封中山王的使船,而且還給各島起了名稱,成為航行前往琉球的航標。因此,這次進行踏勘後建立國標,總覺得不妥。”由此,在是否立即佔領釣魚島的問題上,日本內閣發生了分歧。日本內務卿主張建立國標,而外卿則提出:“近來清國報刊連載文章,風說我政府想佔據台灣附屬島嶼,對中國特有疑態,如一有動靜,會不斷引起清國政府的註意。因此主張“建立國標,開拓土地等,應讓于他日之機會為妥”。據查,當時中國報界對日本的動向確有強烈的反映,《申報》7月28日轉載了《文匯報》的一則訊息:“台灣東北邊之海島近有日本懸日旗于其上,未悉是何意見,故錄之以俟後聞。”在這種情況下,日本政府隻得暫時放棄佔領釣魚島計畫,批示沖繩縣令:“書面詢問之事,切記,眼下不可建立(指建立國標)。”

日本對釣魚島的主權主張基于以下三點:

(一)在1895年之前,釣魚島是無主地

(二)日本基于先佔取得釣魚島

(三)日本根據歸還沖繩協定取得釣魚島

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主張基于以下三點:

(一)從釣魚島群島的形成和地理、地質特點看,釣魚島群島屬于中國。

首先,釣魚島從形成和地質特點上看是台灣附屬島嶼。其次,從地理上看,釣魚島具有明顯的大陸架特征,是中國大陸架的自然延伸。第三,釣魚島與日本相隔沖繩海槽,構成中日大陸架的自然分界。從1964年生效的《大陸架公約》和1982年通過的《海洋法公約》的有關條款看,釣魚島等島嶼與中國台灣省屬于同一地質構造。釣魚島與中國台灣、澎湖、舟山群島同在一個大陸架的自然延伸面上,而與日本“轄下的琉球群島”相隔著2000公尺深的海溝。按照國際公認的《大陸架公約》:“同在一個大陸架上之島嶼歸該國所有”的原則,中國對全部東海大陸架享有主權,自然也對坐落在大陸架上的釣魚島等島嶼享有領土主權。

(二)從歷史證據看,釣魚島群島屬于中國。

從史料來看,釣魚群島自春秋戰國以來得以命名,然後又在隋朝時被命名為高華嶼,後來被宋代命名為釣魚嶼,明朝又將其列入海防區域並畫入海防圖中,清朝慈禧太後將其作為禮物贈送給大臣,這些史實,都足以說明釣魚島自古以來就屬于中國,它並不是日本所宣稱的無主地。

(三)國際法角度

(1) 時際法原則

時際法原則是在1928年的帕爾馬斯島仲裁案中由仲裁員休伯所首創,它指“一項法律事實必須根據與其同時存在的法律,而不是根據有關一該事實的爭端發生或解決時的有效法律來予以判斷”。因此,根據時際法原則,我國對釣魚島嶼是否構成先佔,必須適用這些法律事實發生時的國際法規則來判斷。根據史實,足以說明釣魚島自古以來就屬于中國,它並不是日本所宣稱的無主地。同時根據時際法的規定,15世紀發現即佔有的原則,也表明釣魚島自此就是中國的領土。

(2)根據二戰後簽訂的國際條約,日本必須歸還釣魚島

1943 年 12 月 1 日,中、美、英三國在《開羅宣言》中對日本不法所佔的領土作了明確的規定:“同盟國,不尋求各自國家的利益,也不持領土擴張之念,同盟國的目的是剝奪日本國自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日本國奪取或佔領的位于太平洋的所有島嶼,並把像滿州、台灣及澎湖島那樣的日本國從清國人手中盜取的所有地域返還給中華民國。把日本驅逐出由于暴力及強欲而掠取的其它的所有地域。”

1945 年 7 月 26 日發表了以中、美、英三國署名的《波茨坦宣言》(也稱波茨坦公告:同年 8 月 8 日前蘇聯參加了對日共同宣言)。其中第 8 條強調《開羅宣言》之條件必須實施,而日本國的主權必將僅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等所決定的諸小島之內”。《波茨坦宣言》不僅是要履行《開羅宣言》,而且進一步就“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以外的諸小島”是否歸屬于日本國規定了由“吾等決定”,也就是由宣言國決定,日本國自身沒有決定權。

1972 年中國政府和日本政府發表的《中日聯合聲明》,其中第三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重申: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日本國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並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 8 條的立場。”

根據以上國際條約和中日雙邊條約,釣魚島作為我國台灣省的附屬島嶼,日本在二戰結束後就應當歸還釣魚島,而一切企圖繼續非法佔有釣魚島的行為都是違反國際法原則的。

(3) 舊金山契約對釣魚島歸屬的處置是有缺陷

締約雙方必須具有締約權。締約權是在國家等國際法主體之間,特定機關或者機構代表改國際法主體來行使締約的職能和許可權。在舊金山契約的締約主體主要是美國,日本等國家,而對于釣魚島的主權國中國卻沒有參與契約的訂立,因此,美日無權在契約中對釣魚島的主權歸屬作出約定,是沒有締約權的。中國也始終沒有承認過美日等締結的舊金山契約,因此該契約根本不具有條約的效力,不能作為日本主張其對釣魚島擁有主權的依據。

日“尖閣諸島開拓日”

1895年1月14日,日本竊據了中國領土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這種所謂的“開拓”絕對不是什麽光彩行徑。日本沖繩縣石垣市議會已于2010年12月17日通過一項條例,將1月14日設為“尖閣諸島開拓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表示,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國對此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任何人侵犯中國釣魚島領土主權的圖謀都是徒勞的,無效的。

中國態度

“寸土不讓,寸土必爭”是新中國的一貫方針。中國政府已不再是昏庸無能的滿清政府,中國人民也不再為人皆可欺的東亞病夫。海峽兩岸的中國人民在揭穿日本企圖利用大陸、台灣的矛盾,染指釣魚諸島的鬥爭中,共同奮鬥。釣魚諸島的主權一定要回到中國人民手中。

中國對待南海問題和釣魚島問題的一貫態度是:“主權屬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

戰略價值

(一)蘊藏豐富的海洋漁業

釣魚島是台灣暖流(黑潮)必經海域,受從太平洋面來的台風影響,是台風通道,每年多次台風通過。由于台灣暖流具有高水溫、高鹽度的特點,因而釣魚島海域的表層水溫夏季約27一30度,冬季也不低于20度,比鄰近海水高5一6度。這種水溫環境是釣魚島群島海域成為魚類棲息、成長、繁殖的優良場所,成為我國東海著一名的漁場。這樣,就使釣魚島海域成為優良的漁場,使福建延安和台灣居民能乘順潮順風之便,到釣魚島海域打魚。

釣魚島周圍海域的漁業資源十分豐富,盛產飛花魚等多種魚類。長期以來,我國台灣等地漁民經常到這裏從事捕撈活動,年可捕量高達15萬噸。中國近海共有漁業水域280多萬平方千米,有許多重要漁場,平均每平方千米撈量約2.8噸。主要漁業資源有帶魚、黃花魚、對蝦、蝦魚等。1997年,全國海洋水產品總產量2176萬噸,其中海洋捕撈產量1385萬噸互。而釣魚島海域所產魚也超過十分之一強,顯然在中國的海洋漁業中佔據重要地位。

(二)中國石油供應面臨的問題與釣魚島海域石油的意義 

就海底資源而言,釣魚島周圍海域不僅海底石油儲量巨大,可達30-70億噸,而且其漁業資源也十分豐富,年可捕量達15萬噸,有人曾經斷定,釣魚島附近水域的石油資源使之“有可能成為第二個中東”。這種誘人的憧憬,足以令人為之冒險。進入90年代,隨著《聯合國海洋公約》的簽訂,200海裏專屬經濟區製度的確立,日本海上擴張意識日益膨脹。而日本實現擴張的策略就是佔領島嶼從而獲取島嶼擁有的海洋區域。日該國內一些出版物對此有過明確的表述。日本海洋產業研究會編寫的《邁向海洋開發利用新世紀》一書中,公然將一些有主權爭議和位置重要的島嶼,作為“對擴大與前蘇聯、朝鮮、韓國、中國等鄰國海洋經濟區的邊界線起到重要作用”的關鍵所在。該書還露骨地提出,假如達不到對這些島嶼的主權要求,“日本海洋經濟區隻限于4個主島海岸200海裏水域內。”日本將減少200萬平方公裏海洋經濟區域,僅擁有250萬平方公裏的管轄海域。就此日本外務省也承認,如佔有釣魚島,日本將大大增加專屬經濟區的管轄範圍。以釣魚島為基礎,日本才可以與中國分劃東海大陸架,多約20多萬平方公裏的海洋國土,並進而攫取東中國海油氣資源的一半!無怪乎有人將釣魚島視為日本染指東海大陸架豐富資源的唯一根據地。這就是日本無理強硬堅持釣魚島主權歸屬的首要因素。然而,首要並非是唯一的。促使日本對釣魚島主權強硬立場尚有政治和軍事方面的原因。

釣魚島列島

(三)釣魚島的戰略位置

對日本來說,由于它是一個地形狹窄的島國,因此防御縱深十分短淺。其內陸任何地方距海岸都不超過120公裏。在戰爭爆發時極易受到來自各個方向空中與海上的襲擊,故日本基本上屬于一個無縱深可資防守的國家,在二戰後期,日本就已吃過這種國土地形之苦,盟軍利用它給日本本土以沉重的打擊。因此,從一方面來說日本急欲擴大其軍事防御的範圍,使其軍事力量前出四島建立前沿,才可對其海上安全更加有利。從另一方面講,日本佔領和控製釣魚島可以將其所謂防衛範圍從沖繩向西推遠300多公裏。這正符合日本一些人企圖推行海上擴張政策的政治意圖。以此日本軍隊可以對中國沿海地區和台灣省的軍事防御實施艦、機的抵進偵察與監視、從而使我方的防御活動陷入被動。同時,正如日本著名軍事評論家小山內宏所指出的,釣魚島既適合建立電子警戒裝置,也可設定飛彈。這意味著日本可在此建立一個本土以外的軍事基地,而這毫無疑問是針對中國、並對我產生重大威脅的一種結局。可以說,日本方面正是認識到了上述軍事價值,所以早在70年代就將釣魚島及其附近海域劃入其警戒範圍,並將釣魚島列入了日本的軍事控製圈內。

對我方而言,釣魚列島處在台灣島東北最遠端,直接與琉球諸島相對,在地理位置上,它正處于中國大陸與琉球群島之中,東西各距200海裏。其前沿位置不僅對台灣島的軍事防御意義重大,而且對中國東南沿海方向的安全也有重要影響。從國土防衛的角度上講,島嶼是大陸的前沿,在戰爭中具有重要的屏障作用。琉球群島距離我東部沿海一般僅300-500海裏。二戰後,美國已將它建成美軍西太平洋軍事“島嶼鎖鏈”的中心環節之一,戰後美海軍一直在沖繩中城灣基地駐扎著包括5個分隊的太平洋艦隊第一兩棲大隊。美國一直註視這裏為戰爭期間進攻遠東地區的“橋頭堡”,已經對我東部沿海地區的安全構成巨大威脅。如果釣魚島再被日本永久霸佔,為美日安保體製下迅速發展的日本軍事力量得以據此向西擴張,在可預見的將來,很難說其不對中國的安全構成潛在或現實的威脅。從上述的分析可以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釣魚島的戰略價值是重大的,它不僅在于島嶼本身7平方公裏的主權標志,而且在于其潛在的經濟與軍事價值。因此,無論從經濟發展的角度,還是從國防安全的角度,我們都必須保衛釣魚島的主權所有,絕不能容許日本的染指和霸佔合法化,這乃是國家利益的要求。

釣魚島列島

解決途徑

國際爭端的解決方式傳統上可以劃分為武力解決方式與和平解決方式。 

一、武力解決方式[12]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特別是“二戰”後,國家的戰爭權逐漸受到了限製乃至禁止。現行的國際武力控製製度《聯合國憲章》不但禁止了戰爭權,而且禁止了其他一切形式的武力使用,唯遺留了“自衛”與“安理會授權或採取的行動”兩項例外,因而中國是否有權使用武力以解決釣魚島爭端取決于是否符合“自衛”的條件。

筆者認為,否定中國在釣魚島列嶼問題上之自衛權的觀點是值得商榷的。對于自衛權的行使,國際法院于 1986 年指出,“合法的自衛措施必須符合必要性和相稱性的標準”,即“必要性”和“相稱性”是自衛權行使的兩個不可或缺的條件。由于日本自 20 世紀 70 年代以來就對釣魚島列嶼及其周圍海域實施了軍事控製,以海警力量驅趕甚至炮擊在該海域作業的中國台灣漁民與民間保釣人士,並導致了人員傷亡,這種軍事控製與封鎖顯然是一種武力攻擊。雖然自衛的及時性是必要性的重要內容,但日本對中國領土釣魚島列嶼的軍事控製與封鎖一直處于持續狀態,即中國一直處于日本這種武力攻擊狀態。凱爾森曾言,“隻要該領土的地位還是軍事佔領,而這就意味著,被佔領國和佔領國之間還處在戰爭狀態之中”,既然處于戰爭狀態之中,進行自衛自然無可非議。因此,隻要這種武力攻擊狀態存在,在其他方式不足以解決釣魚島爭端的情況下,自衛便不違背及時性的要求,也即是必要的。王鐵崖教授在評價“海灣戰爭”時說,“1990 年伊拉克佔領科威特的全部領土,構成連續性的武裝攻擊,從而使自衛權的行使合法化”,這種“連續性的武裝攻擊”與日本對釣魚島列嶼的持續軍事控製與封鎖如出一轍,中國當然仍然保有自衛權。

即使是對釣魚島列嶼實施了非法侵佔的日本,其學者也鼓吹武力解決方式,並強烈主張將釣魚島列嶼列于《美日安保條約》之中,企圖借美國的力量武力保護其對釣魚島列嶼的實際控製,甚至對美國的相反立場以戰爭威脅相要挾。這種赤裸裸的戰爭叫囂行為,充分暴露了日本不遵守國際法的心態,反襯了中國行使自衛權的必要性。

二、和平解決方式

(一)政治方式

“所謂國際爭端的和平解決方法,是以武力以外的方法解決國際爭端,即:用政治的方法(亦稱為外交的方法)或法律的方法來解決國際爭端”,一般包括:談判、協商、調查、斡旋、調停、和解”。在選擇國際爭端之解決的和平方式時,“國家行為體更相信和習慣于採用法庭外的外交方法和談判智慧”,而大國更是如此。與司法以公正為最終價值目標不同,外交方式是建立在實力基礎之上的,大國往往無需借助司法程式,憑依其實力通過外交方式解決爭端,能獲得較司法方式更多的國家利益。因此,大國更傾向于通過政治途徑解決該爭端,而往往明確反對提交國際仲裁或司法,或者限製乃至排斥第三方的介入。事實上,法律解決方式是力量弱小的國家所樂于採取的爭端解決方式,法律就是對弱者的援助。中、日兩國都是深具實力且實力相當的大國,而大國都對以外交談判的方式解決爭端充滿著自信,顯然傾向于外交方式。

(二)法律方式——國際仲裁與國際司法解決方式

“所謂解決國際爭端的法律方式是指用仲裁和司法判決來解決國家之間的爭端”,即法律方式主要包括仲裁與司法兩種途徑。與外交方式相比,法律方式的解決依據在于法律規則,包括實體規則和程式規則,而不是實力與談判技巧,所以一般會較為平等地對待當事各方,結果也較為公正;且國際間法院與仲裁庭也有著處理領土爭端與劃分大陸架之案件的豐富經驗,其作出的判決或裁決較為令人信服,一般也會得到有效執行。另外,法律方式的解決通常是確定的、終局性、永久性的,爭端之解決較為徹底。 雖然如此,但就中日釣魚島爭端的具體情勢而言,法律方式的使用是不現實、不可行的。在“國際無政府狀態”下,無論是仲裁還是司法的使用都需要經過當事國的同意,即使是國際法院未經國家同意對其也無管轄權。中日雙方都難以同意將該爭端提交仲裁或司法。

綜上所述,提交仲裁或司法是建立在沖突雙方有一定互信度以及對國際法院與作為裁判依據的國際法之信任的基礎之上的,但中日雙方因歷史積怨而忌心甚重,且中國對國際仲裁和司法以及國際法一貫持不信任態度,從未有將爭端提交國際仲裁或司法的實踐與先例,加之釣魚島爭端對嚴重關乎國家領土與政治、經濟利益,更何況中國傳統上的華裔秩序和語言邏輯、思維方式與近現代國際法相去甚遠,採用法律方式對中國亦有不利。另外,中國目前分裂、分治的政局使中方解決釣魚島爭端的實力產生了嚴重的內耗,在兩岸尚未統一的狀態下解決該爭端必然影響到兩岸的政治狀態。因此,中國提交國際仲裁或司法的可能性不大,採用法律方式對于中國來說是雖是相對可取的,卻是不可行的。

歷史記述

釣魚諸島及其附近海域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勞動人民捕魚和採葯的活動場所,是我國的固有領土。每個中國人都關心著它的命運,都想知道它的過去和現在,矚目著它的未來。

秦到元朝:發現與管理

據歷史記載,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曾派人到海外追尋仙山,搜求長生不老之葯。當時找到的夷州,就是現在的台灣島。三國時期,公元230年春,孫權曾派將軍衛溫、諸葛直再次到過夷州。南宋乾道七年(1171年),鎮守福建的將領汪大猷在澎湖建立軍營,遣將分屯各島,那時台灣及其附屬島嶼(含釣魚島)在軍事上隸屬澎湖統轄,行政上則由福建泉州晉江管理。元代至元十六年至三十一年(1279-1294),元朝在澎湖設立巡檢司,管轄澎湖、台灣

明朝:海防重地

明洪武五年(1372年),明太祖朱元璋派楊載出使琉球,詔告即位建元,並冊封察度琉球王。從此,琉球王均由中國皇帝冊封。官方與民間來往頻繁,中、琉關系十分密切。

釣魚島位于中國大陸與琉球之間,是冊封使赴琉球必經之地。1372年,中國人楊載首先駐足釣魚島。明永樂年間出版的《順風相送》對釣魚島有詳細記載。其間明人在台灣轄區釣魚島採珠集葯、捕魚開發從未間斷過,這些在明嘉慶11年陳侃所著的《使琉球錄》中也有清楚記載。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明朝派赴琉球的冊封使郭汝霖曾記述沿途情況:“五月二十九日至梅花所(今福建閩江口)開洋,三十日過黃茅(今棉花嶼),閏五月初一過釣魚嶼,初三日至赤嶼焉,赤嶼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風,即望姑米山。”不難看出,姑米山為琉球地界,赤嶼以近(包括釣魚島在內),是明朝的疆域。

釣魚島列島

中國明朝政府在防倭御寇的全過程中,形成了許多海防專書和海道針經,並在書中配列了各種沿海圖。其中,1561年鄭若曾編繪《萬裏海防圖》(第五第六幅),1562 年鄭若曾、胡宗憲等著《籌海圖編》一書所附的《福建沿海山沙圖》、1605年徐必達摹繪的《乾坤一統海防全圖》、1621年茅元儀編輯的《武備志》一書所附的《福建沿海山沙圖》,1621至1628年施永圖編繪的《福建防海圖》等,都是明朝政府經營管轄沿海島嶼的最原始的地圖記錄,其中明確地記入了雞籠山、花瓶山、彭佳(嘉)山、釣魚山、橄欖山、黃尾山、赤嶼等島嶼,乃是中華海山一道天然的島嶼石鏈。都在福建海防範圍以內。它們是明朝政府水軍防倭御寇必到的海域,也是浙江、福建沿海及台灣民眾前往釣魚台列嶼海域捕魚的漁場。在這個海域裏面,大大小小的島嶼都記明了中國人的島嶼命名。並凸顯中華命名的形、音、意三結合的重要特征。同時,所有的島嶼名稱都經過了明朝政府的反復核定,正式地確立了最常用的島嶼名稱。從圖上能夠清晰地看出各種圖之間的繼承關系和修訂的痕跡,這是中國明朝政府管轄經營中國東海沿海廣大海域的重要成就,為清朝政府經營海疆奠定了主權領土與主權海域的輿圖文獻基礎。

清朝:經營和開發

到了清朝,類似的記載更多。1654年清康熙帝冊封琉球王為尚質王,定兩年進貢一次,稱中國為父國,用大清年號。清同治二年(1863),胡林翼、嚴樹森等編繪了《皇朝一統輿圖》,其上用中文地名標出了釣魚嶼、黃尾嶼、赤尾嶼等島;而凡屬日本或琉球的島嶼,皆註有日在地名。作者在跋文中還特意註明,“名從主人,如屬于四裔,要雜用其國語”。

釣魚諸島及其附近海域,一向為中國漁民捕魚作業、採葯和避風場所。由于東海一帶終年受東北及西南季風影響,黑潮從台灣東部向東北流。從風向和潮流看,由福建和台灣去釣魚諸島是順風順流。因此,該海域是中國漁民謀生的重要場所,中國漁民,特別是福建和台灣基隆、宜蘭的漁民,自古以來就在這一海域捕魚。避風。據台灣宜蘭縣資料,台灣漁民1969年在釣魚諸島漁場獲取的鯨魚[8]約12萬噸,當時價值約為7000萬元台幣。釣魚島海域對中國漁民之重要可見一斑。此外,釣魚諸島還盛產中草葯材。1873年日本出兵侵佔我屬國琉球,並入日本改為“沖繩縣”。由于此時清王朝面對琉球王派到京城哭需求援的使臣,隻向日本提出“強烈抗議”後就不了了之,琉球從此被日本掠奪。但其間釣魚島始終歸大清國的台灣管轄。

賞賜盛宣懷

清光緒十九年(1893)慈禧太後為了嘉獎給她治病的盛宣懷,下詔把釣魚島與黃尾嶼、赤尾嶼一起賞賜給他,其詔書說:“皇太後慈諭,太常寺正卿盛宣懷所進葯丸甚是效驗,據奏原料葯材採自台灣海外釣魚台小島。靈葯產于海上,功效殊乎中土。知悉該卿家世設葯局,施診給葯,救濟貧病,殊堪嘉許,即將該釣魚台、黃尾嶼。赤尾嶼三小島賞給盛宣懷為產業,供採葯之用。其深體皇太後及皇上仁德普被之至意。欽此。光緒十九年十月。”此詔書原件現存于住在美國的盛宣懷的孫女手裏。自此,釣魚島便為盛宣懷家的採葯場。盛宣懷為當時清朝執掌禮樂、祭祀的官員,是中國第一任紅十字會會長。

甲午戰爭至二戰

1894年8月1日,日本向清政府宣戰,甲午戰爭爆發。9月17日北洋艦隊失利,中國戰敗。1895年4月17日,中日簽訂《馬關條約》,中國割讓台灣、澎湖及附屬島嶼給日本,釣魚島是台灣的附屬島嶼,當然也在條約的範圍之內。而日本竟不等條約簽字,就佔有了這些島嶼。

1941年12月9日,中國對日本正式宣戰,宣布廢除包括《馬關條約》在內的一切中日條約。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國在開羅發表宣言,堅持日本無條件投降,剝奪日本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在太平洋上奪得或佔領的一切島嶼,把日本侵佔的中國領土如東北、台灣、澎湖、琉球及其附屬島嶼歸還中國,其中自然也應包括釣魚島。

戰後

1944年羅斯福向斯大林表示:“斯大林熟悉琉球歷史,他完全同意琉球屬于中國,並應歸還中國。”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國發表《開羅宣言》,規定“把像滿洲、台灣及澎湖列島那樣的日本國從清國人手中盜取的所有地域返還給中國。”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國又發布了《波茨坦公告》(8月8日蘇聯參加)。其中第八條強調:“《開羅宣言》之條件必須實施,而日本的主權必將僅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等所決定之諸小島之內。”

釣魚島列島

1945年9月2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台灣回歸了祖國;但釣魚島等島嶼卻被美軍佔作靶場。1968年,日本、美國、聯合國亞洲經濟開發委員會都證實釣魚島附近海域有大油田,日本遂和美國勾結,企圖霸佔釣魚島。日、美政府的一些言論、行動,引起海內外華人的警惕,台灣當局也很重視。1969年11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與日本首相佐藤達成協定,決定于1972年把琉球群島交還給日本管製;同時一再出現美國要把釣魚島交給日本的報道。1970年8月12日美駐日大使館發言人談話表示:“福摩薩(即台灣)附近的尖閣群島(即釣魚島等島嶼)被認為是琉球群島的一部分,將來要歸還日本。”從而激起海內外華人的強烈反響,保釣運動開始走向高潮。迫于輿論的壓力,美國國務院1971年4月9日發表聲明:“尖閣群島的行政管轄權在1972年將同琉球一道歸還給日本。”但又說:“尖閣群島的主權的任何爭執應由雙方自己解決,或者由第三方加以裁判,如果雙方希望這樣做的話。”

1970年,美國把琉球群島的管轄權交給日本,同時把釣魚島“送”給日本,日本遂派出軍隊赴釣魚島巡邏。而沖繩議會亦在這一年首次提出有關釣魚島的“領土防衛”問題,中國聲明,表示抗議。台灣愛國青年及海外華人還發動了轟轟烈烈的“保釣運動”。迫于輿論,美國宣布,隻向日本移交釣魚島之行政管轄權,與主權無關。釣魚島主權歸屬問題,由各有關方面談判解決。日本政府拒絕談判。

1972年,中日建交。周恩來提出把釣魚島等島嶼的歸屬問題掛起來,留待將來條件成熟時再解決。當時雙方就這一點達成了協定。1972年中日兩國政府發表聯合聲明,其中第三條規定,“……日該國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並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

釣魚島列島

1978年,中日簽署和平友好條約。鄧小平副總理表示,釣魚島、琉球問題可留日後慢慢解決。中國政府明確宣布,擱置(釣魚島、琉球)主權爭議,留待子孫後代解決。

1979年,日本在釣魚島上修建了直升飛機場,海峽兩岸都向日本提出了交涉和抗議。

1990年,日本青年社在釣魚島建燈塔,再次引發保釣風潮。

1992年,中國通過《領海及毗連區法》,寫明釣魚島等島嶼是中國領土後,日本提出了“抗議”,中國外交部重申:釣魚島屬于中國。

1996年7月14日,日本青年社在釣魚島新設定了燈塔。中國外交部表示對這一事件“嚴重關切”。海峽兩岸都強烈抗議。

1996年9月26日"保釣號"到達釣魚島,香港保釣領袖陳毓祥率領五位突擊隊員穿上救生衣,躍身入海遊向釣魚台,因腳部被繩索纏繞,陳溺水身亡。

1996年10月7日,港台保釣人士陳裕南、曾健成、金介壽成功登入釣魚島,並在島上插旗宣示主權。

2000年4月20日,日本右翼團體“日本青年社”在釣魚島上建立了一座小神社,意在尋釁,破壞中日關系。據報道,這個神社半米高,0.35米寬,採用白木建造。右翼分子稱,建神社的目的之一是“祭祀戰爭期間在島上餓死的居民”,並計畫定期參拜。

2003 年1月1日,據環球時報報道,日本政府已與聲稱“擁有釣魚島所有權的國民”簽訂了正式“租借”契約,以年租金2256萬日元的價格租下了釣魚島及附近的南小島、北小島三個島嶼,租期從2002年4月1日開始至2003年3月31日止,而且,這種“租借”契約今後將長期維持下去。

2003年10月9日,由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的民間人士共同組織的出海保釣船,在前往釣魚島途中遭到日本多艘軍艦的攔截,保釣人士幾經努力之後不得不于20時15分返航。返航點距離釣魚島僅百米。

2004年3月24日,由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籌委會組織的保釣訓練營在廈門海洋職業技術學院正式開營,大陸民間保釣第四次出航,馮錦華等6人成功登島。

2008年6月10日上午,日本海上保全廳一艘巡邏艇在釣魚島近海與一艘台灣漁船相撞,並導致該漁船沉沒。外交部發言人秦剛10日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答問時說,中國對日本海上保全廳船隻與中國台灣漁船在釣魚島近海相撞表示嚴重關切和強烈不滿。

中新網6月12日電據台灣媒體報道,針對日本海上保全廳艦船10日在釣魚島海域撞沉台灣漁船事件,台灣當局“總統府”發言人王鬱琦今天下午發表聲明予以譴責。

台海網6月14日訊台當局“國防部”14日同意派出海軍最大、戰力最強的基德艦,于周三搭載“立委”到釣魚島宣示“主權”。

2008年6月16日電台北縣民代以及保釣人士今天清晨4時55分到達釣魚島海域“宣示主權”,台當局“海巡署”派出四艦五艇全程護漁,保釣船隻在“宣示主權”過程中,遭日本艦艇噴水以及施放攔阻索,在距離釣魚島本島0.4海裏處仍受多次阻撓。保釣船隻上午6時23分,繞行釣魚島一圈後返航。

2008年6月17日電台灣保釣人士以海釣船前往釣魚島宣示“主權”,十六日清晨當保釣船隻接近釣魚島海域時,台灣巡防艇(前)與日本保全廳巡邏艇(後)相互對峙,空中還有日本直升機沿途監視。

2010年,中日關于釣魚島事件矛盾升級。

2011年,中日對釣魚島問題再起摩擦。

2012年7月3日晚11點20分,世界華人保釣聯盟主席黃錫麟,理事張春明及會員遊嘉文共三名保釣人士乘坐全家福六號向釣魚島出發,4日上午6點15分左右,漁船駛入了釣魚島附近,成功繞釣魚島一周宣示主權。台灣海巡署得知訊息後,立即派出五艘巡防艦艇,以維護船上人員人身安全為由全程隨船維護。保釣船離釣魚島最近時不足10米,並豎起了五星紅旗,並將五星紅旗拋在釣魚島海域,宣示主權。

釣魚島列島

2012年8月15日16時30分,香港保釣人士攜五星紅旗成功登釣魚島宣誓主權

外國學者記錄

據英國著名學者李約瑟所著的《中國科學技術史》記述,早在1430年完成的中國明朝《順風相送》一書,首先就提到了釣魚島是福建住琉球途中航路指標地之一,可見釣魚島早就為中國人民發現、利用。

美方聲明

美高官稱日美安保條約在“一定情況下”適用于釣魚島

美國政府高官日前就釣魚島問題(日稱尖閣列島)對記者表示:“在一定情況發生時適用(《日美安保條約》中的)對日防衛義務。”

美國政府此前一直明確表示釣魚島是《日美安保條約》的適用對象,並未特別提出附加條件。上述高官的發言則有著微妙的不同。這可能是由于美國國務卿希拉裏將于9月4日訪華,美方不想在此時刺激中國。

《日美安保條約》第5條規定,在日本管轄的地區受到武力攻擊、日美兩國認定“和平與安全受到威脅”時,將根據各自的憲法採取行動。美國高官的發言也可能隻是對這一規定的說明。

該高官強調,美國希望當事方通過對話和外交解決爭端,以避免“一定情況”的發生。

中國聲明

2012年9月10日,日本政府不顧中方一再嚴正交涉,宣布“購買”釣魚島及其附屬的南小島和北小島,實施所謂“國有化”。這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嚴重侵犯,是對13億中國人民感情的嚴重傷害,是對歷史事實和國際法理的嚴重踐踏。中國政府和人民對此表示堅決反對和強烈抗議。

2012年9月10日中國政府宣布的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領海基線,自9月11日起,中央氣象台把釣魚島及周邊海域的天氣預報納入到國內城市預報中,並將在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天氣預報》節目裏播出。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神聖領土,有史為憑、有法為據。釣魚島等島嶼是中國人最早發現、命名和利用的,中國漁民歷來在這些島嶼及其附近海域從事生產活動。早在明朝,釣魚島等島嶼就已經納入中國海防管轄範圍,是中國台灣的附屬島嶼。釣魚島從來就不是什麽“無主地”,中國是釣魚島等島嶼無可爭辯的主人。

近年來,日本政府在釣魚島問題上不斷挑起事端,特別是今年以來姑息縱容右翼勢力掀起“購島”風波,以為自己出面“購島”鋪路搭橋。

中國政府嚴正聲明,日本政府的所謂“購島”完全是非法的、無效的,絲毫改變不了日本侵佔中國領土的歷史事實,絲毫改變不了中國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領土主權。中華民族任人欺凌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中國政府不會坐視領土主權受到侵犯。中方強烈敦促日方立即停止一切損害中國領土主權的行為,不折不扣地回到雙方達成的共識和諒解上來,回到談判解決爭議的軌道上來。如果日方一意孤行,由此造成的一切嚴重後果隻能由日方承擔。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