釘子戶

釘子戶,用來指代某些由于種種原因沒有拆遷,而又身處鬧市或開發區域的房屋。《現代漢語詞典》中的解釋是,在城市建設征用土地時,討價還價,不肯遷走的住戶。

  • 中文名稱
    釘子戶
  • 定義
    討價還價,不肯遷走的住戶
  • 根據
    《現代漢語詞典》
  • 背景
    在城市建設征用土地時

信息簡介

“釘子戶”:是指政府或房地產開發商在征用公民個人使用的土地房產等過程中,無視公民個人的願望要求,公民暫時像釘子一樣不答應征用要求。在上述行為中,個人的願望要求任何高于政府或開發商征用條件的公民被稱作釘子戶。

釘子戶處理辦法:

A:當地政府2日內發布《XX區城市規劃規定》,立即執行。強行拆遷,並對釘子戶處以罰款、拘留等違反規定的懲罰。

B:開發商無任何關系的朋友,處于見義勇為,俠肝義膽,友情出場拆掉釘子戶房產,然後消逝于江湖。

C:開發商開出滿意的條件及價格,釘子戶主動拆。

釘子戶現象與英國歷史上的“圈地運動”本質上是一樣的,是利用國家暴力機器進行的資本原始積累,一方面將土地資本集中到寡頭手中,一方面將城市平民變為無產者。

中國實行所有權和使用權分離的土地製度,而美國、日本等多數國家的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是一體的,英國等歐洲國家雖然也實行所有權和使用權分離的土地製度,但他們土地使用年限是999年,比中國的70年要長得多。中國大陸的土地使用權出讓製度取自當時還是英國殖民地香港

直接原因:用地情勢嚴峻

近年來,因土地問題誘發的社會矛盾十分突出,已成為影響中國社會穩定的重要因素。嚴峻的現實迫使中央政府將實行最嚴格的土地管理製度放到了重要的議事日程。2009年12月29日,溫家寶總理在《關于國家土地督察製度實施三年來進展情況的報告》上作出批示:“土地督察工作要加強,敢于碰硬,不怕得罪人。” 此舉既顯示了高層的決心,亦凸顯出土地調控工作的極端緊迫性。

而在當前全球經濟尚未好轉、國內信貸相對寬松的背景下,土地交易市場投機性大增,“勾地”盛行,對經濟運行造成傷害。

深層原因

用地情勢嚴峻

近年來,因土地問題誘發的社會矛盾十分突出,已成為影響中國社會穩定的重要因素。嚴峻的現實迫使中央政府將實行最嚴格的土地管理製度放到了重要的議事日程。2009年12月29日,溫家寶總理在《關于國家土地督察製度實施三年來進展情況的報告》上作出批示:“土地督察工作要加強,敢于碰硬,不怕得罪人。” 此舉既顯示了高層的決心,亦凸顯出土地調控工作的極端緊迫性。

而在當前全球經濟尚未好轉、國內信貸相對寬松的背景下,土地交易市場投機性大增,“勾地”盛行,對經濟運行造成傷害。

最牛釘子戶

廣西桂林

在旅遊名城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黃金旅遊線路——漓江邊上,有兩棟被拆成架構的樓房,裏面住著20餘個老人。因為在14年前就已被列入拆遷範圍,他們被媒體和當地民眾稱為“最牛釘子戶”。那麽,他們為什麽在隨時可能倒塌的樓裏一住就是14年?其背後有著怎樣的矛盾利益沖突?

秀峰區政府宣傳辦公室曾為此採訪了桂林市各相關單位,作為秀峰區政府解釋濱江北路危樓多年成因的一篇文章——《是誰影響了桂林的城市形象》,于2011年10月17日以“本網記

西安最牛釘子戶丈八西路斷頭8年

者”的名義發表在人民網上。當時距離濱江北路突然遭遇強拆事隔僅7天的時間。該文作者盡管在宣傳辦公室工作,他回憶,當時濱江北路的民眾情緒十分激烈,就連他去拍照,都是偷偷摸摸的。

在這篇文章中,秀峰區政府宣傳辦公室這樣寫道:“‘盡管馳桂公司屬于違法拆遷,但為了城市發展的需要,濱江北路98-112、114號的建築確實應該拆遷。各相關部門都是依法行政的。’秀峰區政府相關人士如是說。”文中稱,拆遷許可證的使用期限一直延續到2004年4月,此後“馳桂公司並未續辦《拆遷許可證》。也就是說,馳桂公司的《拆遷許可證》早已過期,屬于違法拆遷。

西安

一間半塌的瓦房和一幢破舊的小二樓,橫在高新區丈八西路上,成為電視塔直通西三環的唯一阻點。有網友稱它為西安最牛“釘子戶”,也有人把丈八西路稱為“腸瓶頸路”。這段路讓周圍住戶頭疼,高新區有關部門也知道這幢小二樓。但8年了,至今未解決。

浙江台州

2012年12月4日,在長達10年的攔路維權後,台州殿後陶村陶普神的兩間“釘子戶”樓房被當地政府用挖掘機拆除,停工了數年的椒江區體育場路終于開工重建。

重慶九龍坡

2007年3月初,網上開始流傳《史上最牛的釘子戶》的圖片:一個被挖成10米深大坑的樓盤地基正中央,孤零零地立著一棟二層小樓,猶如大海中的一葉孤舟,重慶網友將其命名為“史上最牛釘子戶”。

廣州海珠

2011年11月6日晚,海珠區南田路龍田直街的工地上,被稱為“海珠最牛釘子戶”的李家三層樓房依舊亮著燈,除了些許遺落的物品,已經空蕩蕩,“釘子戶”的屋主李雪菊一家在兩天前搬到了300米外的寶崗大廈一個131平方米的東南向單元。7日早上10時許,這棟孤守了近五年的房子即將被拆除。這段漫長的拉鋸戰,結果以雙方各讓一步的結果告終,李家得到了能夠接受的補償條件。但是,父親在年初黯然去世,家中被投放活蛇噴射煙花帶來的恐懼,成了李家人心中抹不去的陰影。

甘肅蘭州

2011年11月9日下午2點,媒體人高昌在微博中發布了一份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檢察院《起訴書》,曝光有17釘子戶因與當地城管發生沖突受到起訴的事件,這或是國內目前最大規模的針對釘子戶的起訴。10月21日,17名釘子戶戴著手銬腳鐐上堂受審,他們都不認罪。律師說,即便搭建涼棚屬于非法,但城管並未提前口頭或者文字通知。此案目前還未判決。

這份落款蘭州市城關區檢察院的《起訴書》載明:經審查查明,今年7月,馬忠亮、毛衛國等在朝陽村原國小門口已收回的國有土地上,以召集周邊村民聚集、搭建涼棚、栽木樁、拉橫幅、貼標語的方式,煽動村民阻礙執法人員執行職務。致使城關區行政執法管理局執法人員無法執行職務,並致苗文曉等11名執法人員受傷。《起訴書》中訴其行為已構成妨礙公務罪。

導致17名釘子戶被抓的直接原因,是在一棵大槐樹下用木樁彩條布搭的涼棚。7月26日,城管執法隊就此跟居民們發生沖突。27日凌晨,警察大規模出動,抓走了包括毛衛國在內的17位釘子戶,其中年齡最大的65歲。“下午,警察、防暴隊、城管執法隊好幾百人,帶著武器、盾牌沖向在大槐樹下納涼的老百姓,大打出手,被打的民眾中,有老人、孩子、婦女、殘疾人,還有一位孕婦”蘭州城關區廟灘子居民張禮(化名)證實,這是因強拆而起,拆遷戶也的確與城管隊員發生了沖突,雙方都有受傷,目前尚有張福生、苟憲章在逃。 另一目擊者張望(化名)說,“警察甚至還朝天上開了三槍”,兩個用手機拍攝影片和照片的少年被帶走,居民毛衛國(此案第二被告)被打斷兩根肋骨。

蚌埠朝陽街

張安房,男,1957年生,是安徽蚌埠市朝陽街的釘子戶,2011年10月25日張安房被刑拘,至此已堅守6年。張安房的父親張貽勝是個木匠,解放戰爭時,從老家山東鄒城逃難到安徽蚌埠。因為在蚌山區朝陽街買了三間平房,于是給他取名“張安房”,以示紀念。

張安房被刑拘,理由是兩年前砸壞挖掘機——當時他在用磚塊對抗行政強拆。當地公安對張安房的律師王良其說,張在2009年11月30日的行政強拆中,砸壞了施工方的挖掘機。10月24日,蚌埠市公安局蚌山分局以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罪對張安房實施刑事拘留。

張安房的家在安徽蚌埠朝陽街,2005年當地進行棚戶區改造,開發商補償張安房兄弟4人2套房。張安房拒絕搬遷,他要求給兄弟和其父親共5套房。維權中,張安房遭人恐嚇,在對抗強拆時受傷,家人過著沒水沒電、擔驚受怕的日子。親友一度勸他適可而止,張安房則拒不妥協。開發商亦不退讓,堅決不滿足張家“過分”要求;政府則表明,要嚴格按政策辦事。6年的僵局,形成一個“三方皆輸”的局面。

張安房的三層小樓,已被周邊小區新樓完全包圍。大白天張家屋裏一片漆黑。他家沒水沒電,樓前掛了一條褪了色的紅條幅,上寫“歡迎各級官員前來體驗生活”。

為守住老房,張安房從朋友處借來一隻藏獒,又去市場上買來七條狗。其中四條,取名為“保保”、“衛衛”、“家家”、“園園”。每當有陌生人靠近老屋,院內的狗就從四面八方躥出,狂吠不止。每個月買的狗糧要花一千多,那是張安房一個月的收入。他覺得值。自打養了狗,陌生人不敢靠近張家。

張安房還買來攝像頭,裝在四個方位,以便日後取證。

他也寫上訪材料,大多都石沉大海。

2009年11月30日,行政強拆來了。

當挖掘機開到門前時,張安房一個人站在自家三樓陽台上。他看了看樓下的人群:警察,房地產公司的人,圍觀民眾,還有成伙兒的青壯年。慌亂中,他忘記開啟發電機和攝像頭,下意識攥緊了手中的磚頭。那些磚頭是張安房準備在陽台上搭狗窩的。當樓下飛來磚頭和燃燒瓶時,張安房以磚頭還擊。混亂中,他的頭部被擊中,流了血,妻女受驚求他適可而止。之後,張安房去醫院檢查,醫院診斷病歷上記錄著:頭面部和腹部因爆炸致傷。

行政執法局領隊叫了暫停,強拆不了了之。

2011年1月,《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頒布實施,行政強拆被叫停。現在要強拆張家房子,隻能走司法程式。

張安房的抗拆,影響了朝陽街的棚戶區改造工程。原定于在2009年4月,四百多戶拆遷戶全部完成安置,但因張家拒不搬遷,有兩棟房無法建設,有二十多戶無法回遷朝陽街。拆遷戶開始去政府上訪。

蚌山區區委書記王長雙來到張家,表示會保證張安房的安全,還許諾讓行政執法局、公安局等相關部門領導簽字,保證張的人身安全。

幾天後,張安房在街道辦看到了王書記和各部門簽字的保證書。張安房提出要把保證書拿回家。街道不同意,說是代為保管。“王書記說的話都不管用?”張安房怒了,頭也不回地離開街道辦。談判又一次被擱置。

張安房沒料想,與開發商的持久戰中,老父親張貽勝未住上新房,則先去世了。張家人認為,若不是斷水斷電,老父親不會這麽快過世。11月17日,老母親因心髒衰竭送進醫院搶救,如今仍在住院。當地街道辦派人送來鮮花。開發商來人告訴張家,讓他們提條件。張安房的妻子王愛玲告知,現在不談搬遷,先把人放了,不然就打官司。

浙江溫嶺

2012年11月21日下午,位于浙江溫嶺火車站前未開通的大道上,四間樓房巍然矗立在路中間,其中兩間還住著居民。盡管路還沒有正式開通,但是有一些車輛經過,都得繞著房子通行。據附近居民稱,住戶因補貼的錢未能達到他們的要求,沒有簽署拆遷同意書。

浙江釘子戶#2012年11月30日,浙江溫嶺最牛釘子戶現場,羅保根與政府達成拆遷協定後,政府連夜僱傭搬家公司搬離羅保根家的物件。搬家公司一邊搬東西的同時,拆遷人員也從樓頂開始一層一層往下拆。

河南洛陽

2015年5月16日,河南洛陽,在洛龍區龍門大道旁一條即將開通行車的道路中央,一棟3層的住宅正位于道路的兩個快車道正中央,正好攔腰截斷了路的東西走向,該住宅旁邊的鄰居拆遷後隻剩餘部分房屋和窗戶等,該屋頂懸掛一面國旗,屋前兩輛挖掘機嚴正以待,等待拆挖。

評價反思

釘子戶釘子戶

此事本來雙方已僵持了32個月,一經媒體爭相報道,在社會上立馬引起廣泛關註和強烈反響。一時間坊間鬧得沸沸揚揚,有罵開發商的,有罵“釘子戶”的,有聲援“釘子戶”的,有罵政府無能的,有罵法院判決

不公的。莫衷一是,不一而足。“釘子戶”引來如此大的社會反響,值得我們深思。 這一事件,值得每一個城市的管理者反思。這些年來,大拆遷是全國許多城市的普遍現象。在這個過程中,由于種種原因,確實有一些被拆遷者的利益受到損害,情感上受到傷害,與開發商或政府的相關部門結下積怨。現在有拆遷戶敢站出來抗爭,而媒體又多從同情弱者的角度報道,這無疑是對多年情緒積怨的釋放,也是一次對“物權法”的具體教育。依法拆遷,體察民情,應該成為政府和發展商今後的行動準則。

“釘子戶”之所以成為釘子戶,無非是認為拆遷補償不公平,要從發展商那裏取得更大的或更符合自己的利益。當然他們也知道這樣做是要冒很大風險的。因為要面對財雄勢大的團隊,還要找到充分的法律支持。所有這一切都必須以法律為準繩,以法律為依據。當雙方因利益關系而僵持不下時,就唯有訴諸法律解決。一旦有了法院判決就應該按法律行事,否則就是刁民行為,就會受到法律的懲處。應該說,這次法院的判決是及時的,而且還靈活地掌握責令搬遷寬限期,促成了自動搬遷,避免了強行拆除的結局。

應當說,當地政府在處理“釘子戶”事件時是依法行政的、理性的。堅持通過法律解決問題,而沒有訴諸行政的力量,堅持調解,避免矛盾的激化,盡量照顧拆遷者的利益和體察他們的困難,這應該算是解決這類人民內部矛盾的一個成功範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