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橋 -雲南省麗江市古橋

金龍橋

雲南省麗江市古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金龍橋又名梓裏江橋、梓裏橋,號稱"金沙江上第一橋",位于雲南麗江市永勝縣和古城區之間金沙江上,東連永勝,西接鶴麗,東距永勝城150餘裏,西距麗江城約80多裏。建于清代光緒六年(1880年)正月,由提督蔣宗漢捐資建造,已有100多年的歷史,是長江上現存最古老的橋梁,曾有"萬裏長江隻一橋"的稱喻。2006年被列為全國第六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 中文名稱
    金龍橋
  • 建設時間
    清代光緒六年
  • 位置
    雲南麗江市永勝縣和古城區之間金沙江上
  • 又名
    梓裏江橋

歷史美譽

金龍橋是萬裏長江上架設較早,而儲存至今的鐵索橋,曾有“萬裏長江隻一橋”的稱喻。

金龍橋

地理位置

鐵索橋飛架高峽深谷,凌空垂懸于金沙江激流之上,猶如彩虹臥波,金龍騰空。橋西岸為巍峨險絕的高山,若刀劈斧削般的絕壁逼臨金江;橋東岸為梓裏坡,山勢較緩。

此橋自建成起訖20世紀50年代末麗華公路樹底橋建成通車之前,一直成為麗江東路驛道的必經咽喉,維系著江東永勝、華坪、寧蒗三縣至川西南地區的經濟、文化交流。

橋體設計

梓裏金龍橋橋面單孔凈跨92.3米,引橋(含橋亭)麗江岸長24.2米,永勝岸長15.1米,全長為131.6米;橋寬為3.5米(木板面)。其主體結構是由18根手工鍛製的大鐵鏈懸系兩岸,其中16根為承重底鏈,上橫鋪木板,再直鋪行步木板、橫行釘木檔成為橋面。其餘2根鐵鏈為兩側護欄,高出底鏈80釐米,以扁鋼條作等距支撐。鐵鏈兩端,分別拉設于東西橋亭的地面,再延伸壓入引橋石板下,纏繞錨固于引橋地下地龍石室內的石硫上。悻裏金龍橋建成後,麗江東路驛道暢通,促進了馬幫運輸的發展,麗江與江東各地之間的經濟交流日漸頻繁。

文物保護

1985年,金龍橋被列為麗江縣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歷史淵源

光緒二年(1876年),清貴州提督蔣宗漢(1839年-1903年,字炳堂,鶴慶人,彝族)私人捐資10萬修建該橋,歷時5年,于清光緒6年(1880年)建成。

歷史意義

橋的主體結構是由16根大鐵鏈懸系在兩岸,其中14根為承重底鏈,上鋪橫豎兩層木板,另2根鐵鏈為兩側護欄,每根鐵鏈由約500個鐵環扣聯而成,橋總長116米,凈跨90米,橋面寬3米。 用16股鐵索固定于兩岸岩壁上。距今己有120多年的歷史,是麗江市重要的古跡之一。據《新編麗江風物志》介紹,金龍橋是我國橋面最寬、鐵索最多的鐵鏈橋。同時,金龍橋也是金沙江上現存最古老的一座鐵鏈橋,處于“茶馬古道”的要塞,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意義。

金龍橋

​交通意義

金龍橋地處梓裏村委會。梓裏村原為永勝子土司管轄,叫子裏。後又劃歸麗江木土司,又更名梓裏。地名同是一個音,但用了一個木傍的梓字,意為木土司管轄。

金龍橋東連永勝,西接麗江鶴慶,是過去四川內陸通往麗江、西藏乃至印度尼泊爾的交通要塞,在麗江茶馬古道中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據統計,在茶馬古道活躍時期,每天從橋上走過的騾馬都在四五百匹以上,多時達千匹,麗江古城的生活用品,有相當一部分是從這座古橋上運送。雍正《雲南志》乃稱:"金沙渡有三,上渡在(永北府)城西北一百五十裏的梓裏"。乾隆、光緒《麗江府志》以舊地名稱金龍橋為"古井裏渡",並註"冬春用雙木槽,夏秋用溜筒"渡江。從這些歷史資料的記載說明,梓裏為麗江永勝鶴慶三縣的三角地帶,、川、藏的交通咽喉,重要地理位置不言自明。

歷史沿革

關于金龍橋的歷史,差不多雲南所有的史志上均有記載。明萬歷年《雲南通志》上傳:“上江橋,在州治西150裏。”(疑光緒當前為藤篾橋)《永北直隸廳志》說:金龍橋"在郡治西150裏子裏汛,西跨金沙江,為永郡通鶴慶、麗江要沖,計長28丈,寬9尺,系鐵索18股,光緒二年(1876年)丙子,現授貴州提督鶴陽蔣宗漢炳堂捐資創修"。各個時期文人墨客關于金龍橋的文章詩賦更是多不勝數。《麗江文史資料》引唐代《笮橋贊》一詩來說明過梓裏渡的險峻:"笮橋橫空,相引一繩。人綴其上,如猱之縛。轉貼如淵,如鳶之落。尋樟而上,如魚之躍。頃刻不成,隕無底壑。"因此,梓裏渡又曾一度稱篾纜渡。關于建橋的歷史,更有一傳奇的記載。《新篡雲南通志》引國史館傳中有一記載,頗為傳奇:"宗漢始居親喪時,回酋馬全保數過其家,強加以秩,宗漢陽許諾,夜間盜走官軍營,及金沙江,追口四合,宗漢窮急,無以渡,指江水誓曰:苟天相吾,幸存活宗漢身,他日必滅此賊。忽一浮搓隨流至,因得渡脫去,其臣貴仕,及出資造梓裏橋江上,利便行旅,人至今稱德雲"。

蔣宗漢修建金龍橋,是光緒二年(1876年)。貴州提督鶴陽蔣宗漢,為鶴慶辛屯鄉人。當年,蔣宗漢投資十萬,修建金龍橋。蔣宗漢修建金龍橋的動機,史籍上的記載頗為傳奇,想必屬于民間流傳。我們現在從歷史的角度來看蔣宗漢修橋的動機,肯定與當時人們過渡金沙江的艱難,兩岸物質交流的困難等諸多因素有關。但蔣宗漢修建金龍橋的時間為清光緒年間,當時朝廷腐敗動亂,而蔣宗漢修橋屬私人出資,工程巨大,共歷時五年,死工人48人,這不能不說明蔣氏建橋的決心。

蔣宗漢建橋之時,交通十分困難。大橋所用鏈環,隻能在麗江城內加工,然後用牲口馱到江邊,再加工成鐵鏈。橋共有鏈18根,每根鏈500個環,重約一噸。根據當時的條件,重一噸的鐵鏈,如何一根根拉在江上,並使之平衡,實屬奇跡。之後,金龍橋建成後七十年間,仍然是金沙江上遊唯一的大橋,更堪稱奇。根據史料記載,蔣宗漢修建金龍橋,有一定的偶然性,說蔣宗漢修橋是他曾在江邊受阻,發誓而修。但修橋本身,也反映了兩岸民眾和麗江發展的需要。如果不是金龍橋對兩岸的交流帶來便利,就自己的恩怨而言,蔣宗漢的決心不會堅持到五年之久。

金龍橋修建好以後,梓裏不僅是麗江東境驛路交通的咽喉,也是歷來兵家必爭之地。歷史上,這裏曾上演了一場又一場毀橋、護橋的重大歷史劇。在過去,麗江每逢有戰事,都要派重兵來金龍橋把守。據載,臨到戰事將起,"每恃長江為要,此橋之旋修旋拆者非止一次"。1926年,維西鎮守副使、麗江團練羅樹昌在永勝起兵反唐繼堯,兵敗退回,便恃此橋死守。

據《麗江文史資料》裏記載,1929年夏,滇軍軍長張汝驥胡若愚在與龍雲的軍閥混戰中敗退,張部潰走滇西,從鶴慶直奔金龍橋。龍雲部盧漢率軍追擊,並命令鶴、麗兩縣速將梓裏江橋炸毀以堵退路。鶴慶縣長怕兩軍在鶴慶交戰,怏及縣內平民,便不予執行。麗江方面,縣長接到電令後,馬上召集會商此事。麗江知名人士方貞元、王竹淇都康慨陳詞,說金龍橋為麗江交通要道,輸送城鄉物質的樞紐,一旦毀去,修復之日難料。此說得到和庚吉、周寇南等支持,終未毀橋,張部便渡橋退到永勝。其後,龍雲部裏應外合,擊退張部江防,盧漢的兵部也過了梓裏江橋,一直北進,到四川境內活捉了張汝驥,押回麗江槍決。戰爭結束後,盧漢從鶴慶電召兩縣縣長並紳士會議,旨在查辦拒絕執行毀橋人士。方貞元、王竹淇、和庚吉、周寇南等都在電文之上,要求到會。但諸君臨危不懼,各帶隨從前往鶴慶赴會,更還有攜帶入殮衣物前往者,大有誓死如歸之氣。諸君到會後,當面向盧漢陳述金龍橋之重要,護橋為人心所向。盧漢聽後,不願為此事犯眾,諸公才得于安然回麗江。此次諸君之行,成為保金龍橋的一段佳話,在麗江地區廣為流傳。

一波未平,金龍橋的風波再起。此後,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正月初二,正值新春佳節。中午時分,江中突然起了惡風,金龍橋身擺動不止,十八根鐵索斷了十六根,僅剩西側上下兩股。後由省府補助,收取過渡費,募捐功德等方法重新修橋。時任麗江建設局長的賴耀彩(馬幫出身)親自跑資金,親自到現場督促施工,于民國二十五年開工,二十六年竣工,同年進行了踩橋典禮。值得一提的是,1936年春,中國工農紅軍長征經過前,國民黨二路軍總司令部布置滇西各縣嚴加防守,永勝縣長、滇軍上校徐建佛招安地方武裝,于沿江上下三百裏重點堵防。後因紅軍覺得從金龍橋經過,有腹背受敵的危險,才另闢路線北上… …諸多事實說明,金龍古橋在麗江歷史上的重要地位,它重要的文史價值也不言自明。

金龍橋作為麗江重要的歷史文物,近年來倍受國內外人士的關註。2000年,麗江七星國際越挑戰賽的隊員曾徒步跑過金龍橋,這就是一個很好的見證。人們來金龍橋上,仰望麗江茶馬古道歷史的滄桑。到金龍橋的人,除了欣賞古橋建築的藝術美以外,人們看重的,還有讓人揮之不去的“茶馬古道”的歷史 。

旅遊簡介

導遊詞

鐵索橋飛架高峽深谷,凌空垂懸于金沙江激流之上,猶如彩虹臥波,金龍騰空。橋西岸為巍峨險絕的高山,若刀劈斧削般的絕壁逼臨金江。橋東岸為悻裏坡,山勢較緩。此橋自建成起訖本世紀50年代末麗華公路樹底橋建成通車之前,一直成為麗江東路驛道的必經咽喉,維系著江東永勝、華坪、寧蒗三縣至川西南地區的經濟、文化交流。

景點信息

門票:成人票:10元 兒童票:5元 

開放時間:8:30 - 17:30 

最佳旅遊時間:9月,12月 

國家識別: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鳳凰嶺金龍橋

金龍橋這座單孔古石橋,距今一千年以上。《雪泥鴻爪》記載:"廟貌甚老,前有石橋古欄,頗富風雪姿......"又聞,該橋原是龍泉寺第一代主持繼升和尚化緣三年,集資修建的。原雕刻有飾物,由于歷史久遠和花崗岩本身特點,經風化飾物已經很難再現了。遼代建廟時,此橋原在廟外,明代後期重修此廟後,此橋建在山門殿內,成為北京地區廟內最大最古老的石橋。此橋建築堅固,雖經數百年洪水沖擊,今天仍然承載八方遊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