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炮戰

金門炮戰

金門炮戰,又稱第二次台灣海峽危機、台灣稱為八二三炮戰,是指1958年8月23日至10月5日之間,發生于金門及其周邊的一場戰役。國共雙方以隔海炮擊為主要戰術行動,因此被稱為炮戰。炮戰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首先發起,國民黨軍隊隨後開始反擊。炮戰初期,解放軍打擊島上軍事目標,後期重點封鎖海運線,以圍困金門。在炮戰初期,國民黨軍隊猝不及防,損失慘重,隨著戰事繼續,逐漸恢復戰力。

並得到美國海軍護航,維持金門補給線,甚至利用M55式203毫米榴彈炮反擊及癱瘓廈門車站內的補運單位。炮戰期間,雙方海軍艦艇和空軍也多次戰鬥。10月初,解放軍宣布解除封鎖,改為“單打雙停(逢單日炮擊,雙日不炮擊;單打雙不打)”,逐漸減少攻勢。中華人民共和國維持單打雙不打狀態,直到1979年和美國建交為止。金門炮戰是第二次國共內戰的一部分,也是國共雙方陸海空軍迄今最後一次大較量,此後雙方軍事沖突局限于海上,並逐漸停止至今。解放軍在炮戰中炸死吉星文

  • 名稱
    八二三炮戰
  • 地點
    金門及其周邊
  • 時間
    1958年8月23日至10月5日
  • 參戰方
    大陸,台灣

​開戰原因

開戰原因大概有以下幾種說法:

攻取金門說

1958年9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明:“中國政府聲明,直接威脅廈門、福州兩海口的,為國民黨軍隊所佔據的金門、馬祖等沿海島嶼,必須收復。”中國共產黨記載“在8月23日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會上,毛澤東言簡意賅地說:我們的要求是美軍從台灣撤退,蔣軍從金門、馬祖撤退,你不撤我就打。”

防止台獨說

解放軍上將葉飛後來回憶,金門炮戰並不為攻取金門,而是一場政治仗。2009年《大公報》亦聲稱防止“台獨”勢力的滋長也是此戰目的之一。

支援中東說

1958年7月18日,中國共產黨中央軍委召開緊急擴大會議,毛澤東在會議上宣布:“世界上有一個地方叫中東,最近那裏很熱鬧,搞得我們遠東也不太平;人家唱大戲我們不能隻做看客,政治局做出了一個決定─炮打金門!”毛澤東表示,中國民眾上街遊行示威是在道義上和政治上支援“中東人民反侵略”,但光是道義支援不夠,必須有實際行動,攻打金門馬祖地區,牽製美軍在遠東的兵力。

華府情報分析

美國情報部門在炮戰開打後兩個月的10月28日研判,中華人民共和國並無取得外島的堅決目的。研判其動機:1.試探美國。2.分化台美。3.貶損台灣當局和美國的聲威。4.突顯中華人民共和國力量。5.防止出現兩個中國(如東西德和朝鮮半島的分裂)。6.打擊台灣當局民心士氣。

其他說法

台灣作家朱和之從當時的國際情勢和中國國內政治情勢綜合分析金門炮戰的發生原因。1956年,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提出《秘密報告》,揭露許多斯大林的不當行為,全盤否定了斯大林,引起共產世界波動。當時赫魯曉夫欲推動與西方陣營和解,因此借由打破斯大林神話,以調整其路線。中國立即表態反對赫魯曉夫的說法,中蘇兩國關系出現裂痕,毛澤東遂借由炮擊金門阻止蘇聯和西方的和解。

金門炮戰

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李志綏記錄毛澤東對他說,赫魯曉夫要和美國拉近關系,中國就炮擊金門,“美國最好插手進來,在福建什麽地方放一顆核子彈,炸死個一兩千萬人。看你赫魯曉夫怎麽說。”李志綏認為毛澤東不但不想進攻台灣,即使金門和馬祖也並不想以武力佔取,對毛來說,金門炮戰隻是一場表演,一場賭博,一場遊戲。不過根據同樣在毛澤東身邊工作過的林克徐濤、吳旭君等人的看法,李志綏和毛澤東的接觸很有限,根本不會知道關于這方面的資料,他會說出這樣的話,完全是出于他的個人的和一些其他的目的,故他的說法很不可信。

此外中國內政的情勢變化也是毛澤東炮擊金門的原因之一。由于第一個五年計畫成效斐然,毛澤東提出的農業集體化生產卻成效不彰,中國共產黨內部傾向採取計畫經濟,毛澤東因此擔憂自己在黨內的地位,以及劉少奇等人的挑戰,于是他先後發動雙百運動和反右運動,在政治活動中重新確立了他的權力地位。隨後又開始推動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台灣作家楊照分析,毛澤東誤以為大躍進糧食增產大成功,“要找個方式發泄他自己的狂妄情緒。”同時把台灣跟金門拉得更近,並測試美國政府的反應。朱和之綜合分析道,中華人民共和國若想佔領金門,必不會採用全島濫射的戰術,而會有海空軍和兩棲部隊的協同作戰。金門炮戰的打法毫無戰術或戰略上的章法可言,隻是一種炫耀性的火力展示。“毛澤東炮擊金門,是出于對蘇聯的反感、對美國的試探、對中國內部士氣的凝聚,也是大躍進最高潮時狂妄心態的發泄。”

美國學者羅斯·特裏爾(Ross Terrill)認為,毛澤東在推動大躍進此一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社會實驗之同時炮擊金門,符合他一貫“視鬥爭為拯救之道”的作風,毛澤東並不真的想打一場戰爭,但外部危機能夠為大躍進澆油點火,便于動員。當時毛澤東推動全民皆兵,而他說台灣打炮,民兵才能這麽快組織起來。

戰役背景

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的國民政府全面潰敗,退守台灣。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大陸情勢一片大好節節勝利的情況下,準備進行解放台灣的戰役。按照毛澤東主席的部署,武力解決台灣問題三步走戰略為:第一,掌握海峽製空製海權;第二,掃除周邊島嶼的國民黨勢力,建立渡海基地;第三,預計于1950~1951年間發起全面的渡海戰役。雖然1949年解放軍發起金門戰役失利,渡海部隊三個團全軍覆沒,但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直在為解放台灣進行渡海作戰進行各項準備工作,從未停止。

金門炮戰金門炮戰

1949年金門戰役,中國人民解放軍未能攻下金門。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美國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解放軍渡海攻台難度倍增,國民黨政府和新中國政府隔台灣海峽對峙的態勢基本確立,但是,在此期間,中國人民解放軍之前發起萬山群島戰役,解放了廣東省的萬山群島。1955年人民解放軍海陸空三軍協同發起一江山島戰役,解放一江山島。此後,台灣當局控製的地區僅限于台灣島、澎湖列島、台灣周邊島嶼以及大陸沿海的金門島和馬祖島。金門島和馬祖島是台灣當局控製的離大陸最近的地區。而金門島解放軍三個團被全殲的戰績也成為眾多解放軍將領心中一塊永遠的痛。

朝鮮戰爭剛剛結束,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即著手在東南沿海修建鷹廈鐵路,浙閩、贛閩、粵閩戰備公路,及福州、龍田、漳州、晉江、惠安、連城機場,1955年-1956年,鐵路、公路及六大機場相繼完成。1956年解放軍仿製蘇聯米格17的殲-5亦試飛成功。但是在台海一帶,解放軍一直不佔有優勢。國民黨空軍始終佔有台海上空的製空權,國民黨空軍戰機時常來到大陸進行騷擾和轟炸,國民黨海軍也基本佔有製海權,解放軍海軍在沒有大型戰艦的情況下一直採用海上遊擊的方法和國民黨海軍周旋。在國內稍稍安定的情況下,為了奪取製海權和製空權,繼續執行毛主席的解放台灣三步走戰略中的第一步,需要發起對台作戰,爭奪沿海製空、製海權。

1958年7月中旬,伊拉克人民推翻伊拉克王室,建立伊拉克共和國,並退出巴格達公約,美、英立即派兵進駐黎巴嫩約旦,中東情勢緊張。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便以“聲援中東人民的反侵略鬥爭”為理由,加強沿海兵力,形成將要攻打台灣的態勢,15日台灣當局宣布台澎金馬地區進入緊急戰備狀態。

炮戰爆發

1958年8月23日下午6時30分,中國人民解放軍炮兵開始猛烈炮擊金門,兩小時內落彈達四萬餘發,是日落彈數更達五萬七千餘發,重點集中指揮所、觀測所、交通中心、要點工事及炮兵陣地。由于當時正值晚餐時間,突發炮火造成死傷440餘人,金門防衛司令部三位副司令趙家驤、章傑當場死亡,吉星文重傷,于稍後因傷重不治。金防部司令胡璉、參謀長劉明奎與在金門視察的台灣當局國防部部長俞大維均負傷。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向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出警告,如圖謀奪取金門、馬祖,美將視為威脅和平。

金門炮戰

第二天,解放軍持續對國軍在金門的灘頭陣地、料羅灣碼頭、金門尚義軍機場及炮兵陣地集中火力攻擊。國軍則針對攻擊機場與碼頭的解放軍炮兵陣地展開反擊。而後解放軍炮火稍有減少,直至9月7日-18日再恢復攻勢。解放軍的主要目標指向水頭碼頭,企圖阻止台灣當局的海空運補工作,以達到封鎖金門的目的。

具體經過

戰前準備

在金門炮戰之前,解放軍已經對金門島進行了周密的部署。解放軍前線總指揮葉飛上將調集炮兵部隊17個炮兵營組成蓮河地區炮群,15個炮兵營組成廈門地區炮群,又以海軍岸防兵的6個海岸炮兵連配置在圍頭、廈門、蓮河等地,負責對料羅灣進出艦艇進行打擊和封鎖。解放軍所用火炮有152加榴炮、155榴彈炮、122榴彈炮以及130海岸炮等各型火炮,總計439門。同時,福建沿海的民兵也動員起來,配合解放軍炮兵部隊進駐,和正規部隊共同戰鬥,各個炮位都配屬了一定數量的民兵。

早在7月初,解放軍參戰部隊就開始向福建沿海地區集結,秘密開進。除了炮兵部隊,海軍、空軍部隊也進駐福建。其實,早在1955年,忙完了朝鮮戰場作戰任務的空軍主力就計畫南下轉場福建,但是由于為了表示對台灣的和平意願,空軍暫緩入閩。到了1958年,情勢直轉急下,且戰備機場都修建完畢,空軍主力轉場進駐福建,開始為奪取製空權做準備。海軍除了加強海岸炮兵的戰備任務,為了在近海奪取製海權,除廈門在地原有駐扎的海軍炮艇外,東海艦隊魚雷艇六支隊一大隊12艘魚雷艇在上海裝上火車,海軍官兵集體改穿陸軍軍服,將運送魚雷艇的軍列改裝成“陸軍新兵專列”秘密走陸路抵達廈門,並在廈門海域進行戰備。

而台灣方面,1958年8月初,台灣當局也宣布台澎金馬地區進入緊急戰備狀態。8月7日和8月14日,兩岸空軍在台灣海峽上空發生激烈空戰。8月20日,蔣介石親自抵達金門島,對金門守軍進行激勵。此時,距離金門炮戰全面爆發隻有三天時間。

大陸方面,嚴陣以待的解放軍炮兵部隊時刻準備著炮擊命令。解放軍通過提審俘虜等各種偵查手段,獲得金門島部隊大致分布和金門防衛司令部駐地信息。金門防衛司令部所在地位于金門島最高峰太武山南側,火炮難以擊中,解放軍炮兵部隊則在內地尋找一類似高的山頭進行模擬炮擊,獲得諸元資料後準備進行射擊。

炮戰過程

八二四海戰

8月24日解放軍海軍魚雷艇于料羅灣擊沉軍租商船“台生”號(民生公司所有之戰車登入艦),並重創“中海”號戰車登入艦(LST201)。“台生”號上至少有200人陣亡。中海號陣亡8人、受傷12人。在返航途中,175艇中彈負傷掉隊,被擊中沉沒。艇上艇員大部分犧牲或被俘,隻有五人遊回大陸獲救。這一劇情被改編為著名故事片《海鷹》,一時全國聞名。

炮戰發生之後,為了回應解放軍的猛烈攻擊,美國國防部在8月24日將第七艦隊布防于台灣海峽,此後第七艦隊協助台灣當局海軍補給金門,並且與台灣當局空軍、台灣當局海軍陸戰隊、台灣當局陸軍舉行一連串防空兩棲作戰聯合演習,並派駐F-100戰鬥機勝利女神飛彈營至台灣,同時也成立作戰指揮中心。

8月25日以後,國軍企圖維持金門的海上補給,利用夜晚運補。而解放軍則以艦艇與岸轟,企圖維持封鎖。

料羅灣海戰

自八月二十三日大規模炮擊後,解放軍炮兵炮擊點逐漸收攏彈著點,集中打金門的西村、沙頭兩機場和料羅灣,意圖困死金門島。在解放軍炮兵和海軍的封鎖下,機場完全不能起降,金門島15萬軍民的補給全靠料羅灣的海運。

9月1日,由馬公啓航準備運補金門的台灣當局海軍巡邏艦沱江號,在9月2日與解放軍在料羅灣發生遭遇戰,史稱料羅灣海戰,沱江號在此役遭到重創,但仍成功達成運補任務。在戰鬥中,魚雷艇隊對敵艦目標判斷失誤,放過了絕佳的戰機,在混亂中174、180兩艘魚雷艇相撞沉沒。

9月8日,解放軍持續向金門群島發射53300餘發炮彈,其重點指向金門新頭碼頭,途中解放軍海岸炮兵第150連的炮火擊中正在卸貨中的美樂號中型登入艦(LSM242),官兵死傷11人,登入艦則中彈引爆船運軍火燒毀。金門駐軍炮兵于下午一時三十分開始還擊,共發射10100餘發,迄六時三十分,解放軍受壓製而停止射擊。

美國介入

自9月2日料羅灣海戰後,9月3日起,美國海軍開始為國民黨海軍提供武裝護航,但不進入原有的三海裏。緊接著,9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布中國領海為12海裏。在外交上,中美兩國開始了政治博弈。我政府宣稱,沒有允許,外國艦船和飛機不得出入我國領海和領空。 面對封鎖,金門島物資逐漸緊缺。雙方除了繼續進行炮戰外,還在台海上空進行頻繁的空戰。9月24日,國民黨空軍使用AIM-9響尾蛇空空飛彈擊落解放軍空軍殲5戰鬥機一架,首開全世界空空飛彈擊落戰鬥機的先例。

9月15日,在華沙舉行的中美大使級會談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王炳南提出要求蔣撤出金門馬祖等沿海島嶼,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承諾一定時期內不進攻台灣,王炳南要求“中國政府聲明,直接威脅廈門、福州兩海口的,為國民黨軍隊所佔據的金門、馬祖等沿海島嶼,必須收復。如果國民黨軍隊願意主動地從這些島嶼撤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不予追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台灣方面撤出金門馬祖等沿海島嶼的要求下,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以美國政府名義表示美國政府曾以金門島群、馬祖列島並不在《中美共同防御條約》的防御義務之中因而要求台灣當局放棄金門,並允諾提供當時美國陸軍5個師的標準裝備作為補償並提供運輸工具供金馬地區軍民後撤。但此要求被蔣介石所拒絕。美國遂通過第三國表示可能在保衛台灣外島的戰役中使用戰術核武,美國同時支援國軍重裝備。蘇聯共產黨總書記赫魯曉夫警告北京不可觸發美蘇核武對抗。

美援台八吋炮

9月中旬,美軍支援國軍六輛203公釐口徑的M55自行火炮,俗稱八吋炮,由國軍陸軍第1軍炮兵607營接用,在台灣實行一周的熟悉訓練後,分兩梯次自左營軍港由國軍海軍美字型大小運輸艦運到澎湖。9月18日和21日,國軍啓動“轟雷計畫”,由美軍和國軍合作運送八吋炮前往金門。為分散風險,仍分兩梯次進行,每次由三艘國軍海軍通用登入艇(LCU)各裝載一輛M55,LCU又停置于美軍一萬噸級船塢艦(LSD)中,在國軍軍艦護航下駛往金門。美軍船塢艦在離金門3浬處停泊,三艘登入艇接著航向金門,在炮火中搶灘上陸。

金門炮戰

9月26日,第一批三輛M55首次投入戰鬥,摧毀圍頭地區炮陣地,下午四點,圍頭近海岸邊的陣地火炮後撤,M55以火力追擊。9月29日第二批三輛M55投入戰鬥,主要攻擊大嶝及蓮河炮陣地和工事。9月27日國軍炮兵607營第三梯次搶灘成功,金門增加6門M2牽引式八吋榴彈炮,至此金門國軍共有12門八吋長程重炮。

對于國軍八吋炮的戰果,國共雙方有不同的記載。在台灣方面,當時俞大維得到戰報,稱國軍觀測和射擊準確,圍頭解放軍炮位工事散飛火炮破碎,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八吋炮一個多小時的射擊中,徹底殲滅解放軍40幾處目標。台灣當局和國軍因此士氣大振。金防部司令胡璉也記錄:“隻是一百多發的奇襲射擊,眼看到敵岸上炮毀人亡、煙幕沖天。我軍官兵久處敵人彈幕壓抑,至此歡聲雷動。”當代台灣軍史作家分析,12門八吋炮到位後,國軍取得火力上的優勢,其影響所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在炮戰上轉為劣勢,無法再以炮戰封鎖金門或削弱其防守態勢。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考慮到在政治上已有收獲,又不願沖突升高引發美蘇勢力直接投入戰場,乃至使戰火延伸到華南地區,因此接連宣布“停火一周”、“停火兩周”、“單打雙不打”,降低沖突能量。

在大陸方面,報告文學作家沈衛平提出,他查閱大量當時廈門前線的作戰文書、電報往來、情報分析、戰鬥簡報和總結,對金門使用203榴炮情況隻有個別資料提到寥寥一二筆,重視程度遠遜對待台灣部署“屠牛士”地地飛彈和“響尾蛇”空空飛彈,以及美國航空母艦特混艦隊。9月16日之後,解放軍廈門前線的炮兵火力從未減弱。9月26日之後的戰鬥損失統計,也未見有大幅度增加的情況。同時他訪問參戰士兵與民兵,受訪者多表示大陸方面的炮工事相當堅固,加之203榴炮的命中率很有限,同時金門方面為避免曝露203榴炮位置而未頻繁使用。沈衛平總結道,“203榴炮的抵達,無疑增強了金門的防務,但並未改變火力方面大陸強金門弱的整體態勢;該型巨炮肯定給大陸製造過麻煩,但麻煩則肯定不像台灣所講的那樣邪乎。”

國際反應

金門炮戰開打後,國際間和美國內部的輿論因為擔心區域沖突升高為大戰,多反對台灣當局堅守大小金門和馬祖等外島,也反對美軍介入。9月11日,英國外相塞爾文·勞埃表示,美國協防外島乃至使用戰術性核武顯然會有連鎖反應的危險,而台灣當局自外島撤軍則可加強其國際地位。9月29日,美國參議員約翰·肯尼迪稱美國須防衛台灣,但必須擺脫外島。紐西蘭總理Walter Naoh建議台灣自外島撤軍,而由國際間保證其地位,成為一個獨立而中立的國家。10月1日,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表示台灣當局將眾多部隊布防在金門不是好辦法,但國軍不能在敵軍壓境的狀況下撤退。

10月21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飛抵台北與蔣介石會面,杜勒斯表示要突破大陸的炮轟封鎖必須動用核子武器,蔣介石最初表示或許可以考慮使用戰術性核子武器,但當得知必須動用相當于廣島威力的核彈時,便表示不願因為使用核武器以引起世界大戰或將美軍卷進大規模沖突。杜勒斯指出美軍支援金門在政治上的困難與限度,並向蔣介石提出若幹條件,暗示台北當局接受“兩個中國”的解決方案。杜勒斯離開後,蔣介石和其子蔣經國會商,決定與北京接觸、降溫。蔣氏父子秘密派人傳話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說,如果大陸持續炮擊,台灣不得不自外島撤軍,中國就有分裂之虞。美國學者陶涵認為蔣介石和毛澤東都把金門當成台灣與大陸連系的樞紐,在這點上雙方默契一致。

沖突降溫

10月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彭德懷宣布,“基于人道立場,對金門停止炮擊七天”。10月13日再宣布停火2周。惟至10月20日下午,解放軍稱因美方軍艦參加對台灣運補船團護航,宣布停火無效,並于當日下午四時開始,恢復炮擊,迄黃昏時止,共射擊11,500餘發,國軍炮兵亦于下午五時集中七個營之火力,予以反擊。10月25日後解放軍放棄強攻,雙方炮兵在此時仍持續炮擊作戰。隨後解放軍方面宣布採行“單打雙停(逢單日炮擊,雙日不炮擊)”的方針持續炮擊,隔年1月八日至十五日,一連五天均無戰事,十五日,解放軍突又作零星擾亂性射擊。

自此以後,每逢單日,則僅有小規模之射擊,或發射宣傳彈,國軍亦常利用單日對大陸進行零星射擊,或發射宣傳彈,至于大規模之炮戰,則從未再發生。

後期炮戰與單打雙不打

金門炮戰之後二年(196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又發動較小規模的六一七炮戰、六一九炮戰,爾後採“單打雙不打”方式陸續鳴炮,直至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建交為止。至此,中華人民共和國聲稱金門炮戰為一場不求殺傷和佔領,而是政治意義高于軍事意義的戰爭。

炮戰戰果

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擊落國軍空軍戰鬥機18架、擊傷19架,擊沉艦艇7艘、擊傷17艘,擊毀水陸兩用輸送車14輛、繳獲1輛,摧毀工事327處, 汽車9輛,雷達、電台7部,各種火炮30餘門,斃傷國軍中將以下官兵千餘人,俘飛行員3名,而解放軍被擊落、擊傷飛機11架,損失魚雷艇3艘、傷1艘,被擊毀火炮32門、汽車8輛,傷亡官兵460餘員、民兵民眾218名。

台灣當局方面記錄:在一百餘次大小炮戰中,解放軍被擊毀野(高)炮221門、炮位86處、炮兵掩體21座,油彈儲存所17座、各型車輛96部、兵營4座,國軍隻損野(高)炮14門、油彈庫1處、碼頭堆埠2處;雙方海軍18次大戰,國軍與共軍損失為2:108(含擊沉共軍機帆船86條);雙方空軍10次大戰,國軍與共軍損失為2:32。死傷最多的軍種為通訊兵,當有線通訊被炸斷時,通訊兵必須背著通訊線圈,匍匐前進爬出碉堡去接通,在炮彈如雨的情況之下,前僕後繼地誓死完成任務,反倒是于此次炮戰中,炮兵的死傷較少。目前金門菜刀大賣到現在,其所用的鋼材就來自當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打來的47萬枚炮彈。

炮戰結束

197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正式建立外交關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部長徐向前發表了《停止炮擊大、小金門等島嶼的聲明》,歷時21年的金門炮擊,正式劃上了句號。

戰區地理

金門島,位于福建省廈門市的東南沿海之外,和廈門島隔海相望。包括金門本島(大金門島)以及烈嶼(小金門島)、大擔、 二擔、烏丘、東碇、北碇、等十二座島嶼。大金門島呈啞鈴狀,南部為料羅灣,“啞鈴”左上支頭即為古寧頭。島上最高峰為太武山。

金門島完全扼守住了廈門島的出海口。從廈門到小金門島的直線距離隻有三公裏,到大金門島距離為十公裏。在蓮河、圍頭、廈門等地,金門島完全處在射程達到十幾公裏的火炮射程之內。這樣的地理條件,金門島必然處于高度戒備之中。

戰場記錄

7月29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解放軍擊落2架、擊傷1架敵機。

7月31日: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和其國防部長飛抵北京,與毛澤東及周恩來等中共要員密商。中國歷史學家沈志華認為,毛澤東是通過對蘇聯的“中蘇聯合艦隊”的提議故意大發肝火,以使得赫魯曉夫訪問北京,讓外界認為中國大陸展開金門炮戰有蘇聯支持。

8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透過福建前線各電台廣播宣傳“攻取金門馬祖、武力解放台灣”企圖先用心理戰術瓦解金門守軍士氣。

8月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海陸空軍開始大量向福建集中。

8月6日:台灣當局國防部宣布“台灣海峽局勢緊張,台澎金馬地區進入緊急備戰狀態”。

8月7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解放軍軍戰機擊傷由汪夢泉中校駕駛的F-86一架。

8月14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解放軍戰機擊落國軍戰機機兩架,擊傷一架。被解放軍軍戰機擊落的是桃園五大隊二十六中隊的劉光燦上尉駕駛的F-86一架和編號為0312的F-86一架。劉上尉的飛機編號為0307。第十一大隊的編號為1968的F-86被解放軍戰機擊傷。飛行員的情況不詳。解放軍軍空十六師四十六團也損失飛機一架。飛行員周春富跳傘後落海,解放軍未能尋獲,判斷為犧牲。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八一四平潭空戰中,台灣當局空軍李忠立少校、秦秉均上尉各擊落一架米格-17,潘輔德中尉、尹滿榮少尉可能合力擊落一架。劉光燦上尉返航時,在平潭附近失事墜海殉職。中華民國海軍在馬祖平潭附近擊沉解放軍炮艇三艘。8月20日:蔣中正乘艦抵金門巡視防務,親作重要指示並勉勵前線官兵。

金門炮戰

8月23日:解放軍突然猛烈炮擊金門,兩小時內落彈達四萬餘發,是日落彈數更達五萬七千餘發,造成國軍官兵傷亡二百餘人,房屋毀損65棟。金門防衛司令部三位副司令吉星文、趙家驤、章傑陣亡。美國國務卿杜勒斯警告中共,如圖謀奪取金門、馬祖,美將視為威脅和平。

8月24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解放軍魚雷艇擊沉敵海軍“台生”號運輸艦和重創敵“中海”號戰艦。“台生”號上有大量的傷兵和文工隊員。“台生”號上至少有200人陣亡。中海號傷亡情況不詳。解放軍東海艦隊魚雷艇六支隊一大隊175號魚雷艇被敵軍擊沉,艇長徐鳳鳴,魚雷業務長尤志民,雷達副業務長朱××,雷達兵邱玉煌犧牲。一個姓陳的電信兵,一個魚雷兵于德和,一個輪機兵楊永金被俘。另外5人獲救。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金門外海海戰,台灣當局海軍南巡支隊在金門與東碇之間海面,擊沈解放軍意圖攻擊運補船艦的魚雷快艇八艘,重傷五艘。國軍台生輪沉沒,中海艦尾重傷。

8月25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空戰解放軍擊落國軍戰機兩架。飛機編號和飛行員情況均不詳。解放軍空九師第二十七團損失戰機一架。這架戰機是解放軍軍的高炮錯誤擊落的。飛行員劉維敏當場犧牲。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台灣當局空軍F-86軍刀機在金門鎮海角上空擊落兩架解放軍殲-5。

8月31日:蘇俄真理報向美恫嚇,謂美對中共威脅,等于對俄威脅。

9月1日:解放軍炮艇擊毀敵“沱江”號炮艦。“沱江”號傷亡情況不詳。解放軍東海艦隊魚雷艇六支隊一大隊174艇和180艇互撞損失。

9月2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解放軍高速炮艇對國軍沱江號炮艦造成致命打擊,使台灣報廢沱江號炮艦一艘,解放軍自己則損失魚雷艇兩艘。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國軍海軍南巡支隊在金門料羅灣海面擊沈解放軍魚雷快艇八艘、大型炮艇二艘,擊傷炮艇二艘。國軍沱江艦重傷,維源艦輕傷,是為料羅灣海戰。

9月3日:美國第七艦隊開始護航台灣當局海軍補給船團,但宣布將不進入三海浬的領海範圍內。

9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表聲明,宣布在中國12海浬的領海範圍內,一切外國飛機和軍用船舶,未經中國政府的許可,不得進入中國的領海和領海上空。

9月7日:美國第七艦隊護航台灣當局海軍補給船團運補金門成功。美國海軍避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直接交火。

9月8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空戰解放軍戰機擊落敵機一架。飛機編號和飛行員情況不詳。解放軍空十八師五十四團被敵機擊落一架,被擊落者系五十四團團長王保鈞。王團長被擊中後跳傘獲救。

解放軍海岸炮兵第150連擊沉敵運輸艦“美樂”號。“美樂”號運輸艦上官兵91人全部陣亡。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九八澄海空戰,台灣當局空軍在澄海以東二十浬海面上空擊落中共殲-5。劉憲武上尉擊落二架、餘鍾禔少校、秦秉鈞上尉、梁金中中尉各擊落一架、朱偉明少尉可能擊落一架、梁金中中尉擊傷一架,國軍創下五比○紀錄。

9月11日:金門守軍以大量彈葯突然炮擊廈門火車站,使一營正在下火車的解放軍遭受傷亡。 9月15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空戰解放軍戰機擊落敵機一架,擊傷一架。飛機編號和飛行員情況不詳。我空十八師五十二團被擊落擊傷戰機各一架。八號機飛行員趙清潔陣亡。七號機中彈31發被敵機打成重傷。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華沙會談開始,尋求台海停火。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王炳南在會談中向美方提出了一份“中國政府聲明”。要蔣介石讓出金門馬祖等島嶼,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諾停火並且在一定時期裏不進攻台灣。

9月18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解放軍航空兵第18師52團米格-17戰鬥機8架,與國軍空軍第5大隊F-86F戰鬥機8架發生空戰,擊傷國軍戰機一架,解放軍戰機被擊落1架,擊傷1架。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九一八金門空戰,下午四時台灣當局空軍F-86董光興上尉與毛節盛上尉各擊落一架米格十七型機。下午六時零四分在虎頭山正東三浬上空進行交戰,孫嗣文少校,林文禮上尉,劉心業中尉,陸養仲少尉各擊落一架,林文禮上尉又可能擊落一架。這兩次戰役以六比0擊敗解放軍。美國支持的八吋大口徑巨炮由台灣當局海軍運抵金門,搶灘成功。

9月23日:解放軍空軍出動對金門進行全面空中偵查並拍照。

9月24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空戰解放軍戰機擊落敵機一架。這架敵機編號為355號,屬敵第十一大隊,飛行員情況不詳。海軍航空兵第二師被敵機擊落戰機一架。飛行員王自重壯烈犧牲。事後查明,王自重系被敵機用美製“響尾蛇”空空飛彈擊落的。9.24空戰是空空飛彈在世界範圍內第一次擊落戰機。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九二四溫州灣空戰,美國提供台灣當局空軍F-86並配備AIM-9響尾蛇飛彈,台灣當局空軍錢奕強擊落兩架,李叔元、傅純顯、宋宏焱、馬大鵬、夏繼藻、王淵博各擊落一架,唐積敏、李載權合力擊落一架,總計九架。又劉賡元、宋宏焱各可能擊落一架,冷培澍可能擊傷一架米格十七型機(殲-5)。台灣海峽成為最新武器的試驗場的一例。

9月25日:解放軍空軍再次出動對金門進行全面空中偵查並拍照。

9月30日:美國務卿在記者會表示,若台灣海峽能獲致靠得住的停火,美國將贊成國軍由外島撤退一部份。

10月1日:蔣中正指出反對減少外島駐軍,台灣當局並無接受美國建議的義務,台灣當局仍要堅決死守金馬。

10月3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伏擊戰解放軍擊落敵軍C-46運輸機兩架。

10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部長徐向前發布《告台灣同胞書》,金門戰線自10月6日起,停火七天,以使金門可充分地自由地輸送供應品,但以沒有美國人護航為條件。解放軍以炮彈封鎖金門的進入打打停停、半打半停的外交政治為主,軍事手段為輔的新階段。

10月10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記錄:空戰敵軍二號機被我軍戰機擊落。飛行員張乃軍被我軍俘獲。另一架敵機于平潭島西北方向墜海。是不是被擊落的搞不清楚。還有一架敵機被我軍高炮擊傷,墜毀以外埔西面65公裏的海中。敵軍曾出動SA-16前往搜救。我軍空十四師被擊落戰機一架。飛行員杜鳳瑞跳傘後還在空中的時候,被敵機用機槍掃射,壯烈犧牲。

依據台灣當局方面記錄:雙十馬祖空戰,台灣當局空軍F-86軍刀機于平潭東南五浬上空與米格機八架遭遇。丁定中上尉擊落兩架,路靖少校、葉傅熙中尉各擊落一架,張乃軍機毀被俘,解放軍一架米格十七爆炸。10月1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布金門續停火兩周。

金門炮戰

10月2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台灣當局軍隊在金門海域引進美國軍艦護航為由,恢復炮擊金門。

10月23日:美國務卿杜勒斯離台,發表“中美聯合公報”,認金門、馬祖與台灣、澎湖在防衛上有密切關連。

10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部長彭德懷發布《再告台灣同胞書》,宣布“雙日停火”且單日也不一定炮擊。此後自1958年8月23日開始的台海危機便在打打停停的情況下,逐漸冷卻下來。

傳奇烈士

安業民,1957年參軍的解放軍海岸炮兵戰士,是一名海岸炮瞄準手。8月23日參加炮戰,在戰鬥中炮位旁的彈葯被擊中起火,威脅火炮安全。安業民在烈火燒到自己的情況下將海岸炮轉回隱蔽壕中,直到火炮安全後才跳下炮位救火,全身被嚴重燒傷昏迷。蘇醒後繼續戰鬥40餘分鍾,直到8月23日炮戰結束。後入院搶救,于9月9日搶救無效犧牲。一時間,英雄安業民的事跡傳遍全國,廈門修建了安業民烈士陵園,成為一代人心中高大的“安業民叔叔”形象。

解密檔案

2008年5月13日Hans Kristensen根據解密的美軍檔案,金門炮戰開始後美國空軍向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表示一旦總統授權使用核子彈,解放軍對離島(如金門)的進攻會立刻遭受美軍的核子空襲。琉球美軍嘉手納空軍基地儲存有MK-6及MK-39兩種核子武器。另外如果對解放軍陸軍核子空襲不能立即壓製解放軍,關島美軍安德森空軍基地在1958年8月中旬後有五架B-47轟炸機隨時待命起飛轟炸中華人民共和國機場。

相關信息

國共最後一次大較量

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解放軍渡海攻台難度倍增,中華民國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隔台灣海峽對峙的態勢基本確立,至1958年間,雙方未進行大規模軍事沖突,但依然保持敵對緊張狀態。

炮戰初期,解放軍以島上軍事目標為打擊對象,後期重點則在封鎖金門海運線,以圖圍困之效。國民黨在炮戰初期猝不及防,但隨著戰事繼續,逐漸恢復戰力。並得到美國海軍護航,維持金門補給線,甚至利用八寸榴炮反擊廈門車站。炮戰期間,雙方的海軍艦艇和空軍也發生了多次戰鬥。10月初,解放軍宣布放棄封鎖,改採“單打雙停(逢單日炮擊,雙日不炮擊;單打雙不打)”的方針,逐漸減少攻勢。

金門炮戰是國共內戰的一部分,也是國共雙方陸海空軍迄今的最後一次大規模較量,此次以後,雙方的軍事沖突局限製于海上,並且逐漸停止至今。

毛澤東幫了蔣介石一把

1958年8月11日,美國國務院公布《關于不承認共產黨政府的備忘錄》,大肆詆毀中國政府。6天之後,中共中央在北戴河政治局擴大會議的第一次會議上,確定了炮轟金、馬的作戰方案,而在本來列出的17項會議議題中並沒有炮擊金、馬這一項。 毛澤東隨後批示彭德懷:不要在深圳方面進行原定的軍事演習,以免驚動英國人。要防止蔣軍大編隊空軍的反擊,我大編隊空軍要做好迎戰準備,但追擊不得超越金、馬線。限定追擊的意圖,是不給蔣介石造成攻擊會向縱深發展的錯覺。

金門炮戰

8月22日之前的數天裏,炮擊的序幕已經拉開。這些天,每天均有成百架飛機組成的機群飛臨馬祖上空,擺出將發起解放馬祖戰役的架勢。蔣軍被迷惑,急忙把三分之二的海、空力量調防馬祖區域。

8月23日中午12點,福建前沿陣地萬炮齊鳴,大小金門、大擔、二擔等蔣軍盤踞島嶼,遭到猛烈的轟擊。三天之間,10萬發炮彈傾瀉在這些島嶼的機場、彈葯庫、油庫和前沿及炮兵陣地上。蔣軍猝不及防,死傷3.6萬餘眾。金門防區司令胡璉因躲入地下指揮部,幸免一死,副司令吉星文、章傑、趙家驤均傷重殞命。

在蔣軍陣地上的兩名美軍顧問,也在炮擊中喪生。當初,在討論炮擊時,毛澤東是希望最好能避免美軍傷亡,以防止中美直接對抗,林彪因而建議以某種方式暗示美軍躲避。但這樣一來,必然暴露我軍作戰意圖,無法達到預期的攻擊效果。毛澤東又經一番熟慮,認為美國不可能因個別顧問的傷亡卷入戰爭,毅然決定不向美方暗示。

 金、馬守軍傷亡慘重的訊息立即報到蔣介石那裏。他聽後,長時間緊蹙的眉頭驟然舒展,情不自禁地連聲說:“好,好,好!”他身邊的一些人見此,都覺得不可思議。這些人無論如何也不曾料到:他們總統此時的心情,作為其老對手的毛澤東,卻早已料到了。

  在金門炮擊開始後的一天,毛澤東突然對林克說:“向金門打炮,也不是為了解放金門,而是蔣介石希望我們打炮,這樣他就有了借口,可以抵抗美國的壓力。”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克才更清晰地了解到,毛澤東從維護祖國領土完整的大義出發幫老蔣一把的深刻用意。

原來,面對杜勒斯步步緊逼,蔣介石雖硬著頭皮頂著不撤,卻一直找不到有力的理由回絕杜氏,壓力日重,成了他一塊心病。中共的炮擊行動,給他送上一個順理成章的借口。

在蔣介石授意下,台灣“外交部”首先發言,聲稱台灣將堅守金、馬,並反對美國關于海峽中立化的建議。9月,蔣介石親自出席中外記者招待會,發表談話說:中共炮擊金門,是進攻台灣的前奏。金、馬是台灣的屏障,自動放棄這些島嶼,等于敞開門戶。因此,金、馬地區必須固守,哪怕是由國民黨獨立作戰,也決不後撤。這等于是對杜氏的要求,做了針鋒相對的公開回復。蔣介石關于不後撤的表態使美國政府十分惱火。杜勒斯在蔣介石談話的翌日,即以訓斥的口吻指責說:如果美國能夠爭取到大陸和台灣之間都放棄武力對峙,而台灣卻仍在金門、馬祖等島嶼保持龐大的軍事力量,則是愚蠢、不明智和欠謹慎的,並再次兜售“托管”台灣之說。

杜勒斯話音剛落,就遭到蔣介石的反駁。他對美國記者說:杜勒斯有關放棄金、馬,停止海峽兩方軍事對峙的建議,隻是片面的聲明,台灣當局並無非接受不可的義務。10月9日,蔣介石發表“雙十文告”,再次強調要“堅守”金、馬,絕不後撤。10月15日,蔣介石在答《星期日泰晤士報》記者問時,言辭鋒利地指出:美國關于台灣地位未定的說法,以及“托管”台灣的建議,是“空洞和愚蠢”的,申明台灣是中國的領土,這一點無可爭議。

在這之後,蔣介石偕宋美齡親臨金門戰壕巡視。他還派“國防部”政治部主任蔣經國三赴金、馬地區,慰問守軍。以此向美國示意,其將不惜一切代價死守金、馬的強硬態度。

毛澤東一直密切地關註著美蔣之間的爭鬥,他認真地分析著來自各方面的材料,並要求黨內在事關台灣海峽的問題上持慎重態度。他親自審閱事關台灣海峽的行動與宣傳的檔案,指出:這是一個復雜的國際鬥爭,對各方面的影響很大。因此,一切重要的行動和宣傳(包括文告、談話、口號、社論、新聞、廣播),都必須遵守集中統一的原則,不得自作主張。後來陸續發表的一系列對金、馬,對台灣的文告,有些雖以別人的名義簽發,都是由毛澤東親自執筆的。

毛澤東和蔣介石的合照毛澤東和蔣介石的合照

隨著美蔣日益激烈的紛爭,毛澤東形成了炮擊持續下去,並使金、馬留在蔣軍手中以支持蔣介石抵製美國製造“兩個中國”預謀的方略。他在又一次閒談中對林克說:“我們現在的方針是援蔣抗美,堅決反對兩個中國的陰謀。杜勒斯到台灣,如果我們不炮擊金門,那實際上是聯美壓蔣。我們炮擊金門,打亂了美國的陰謀,打亂了他的計畫。”

在每日閱看有關金、馬、台灣情況的材料時,毛澤東及時地發現,新華社的有關報道沒有跟上中央的意圖,沒有充分地註意到美、蔣的分歧,在報道中沒有突出美、蔣的矛盾,而且仍有將美、蔣聯為一體的傾向。他將這些材料上的問題一一標出來,並指出其處理不當之處。他告訴與他一起讀材料的林克:“從最近《參考資料》上台灣海峽地區局勢新聞的標題和編排可以看出,《參考資料》的編輯人員不了解中央在這方面的政策和方針。他們應該好好學習。”

因為經過同毛澤東的幾次交談,林克對中央處理對金、馬、台事務的意圖比較明了,所以在10月24日由他到新華社傳達毛澤東對《參考資料》的指示。他陳述了毛澤東的要求:“你們編報的人要懂得抓動向,看起來現在還不懂。”“要善于抓動向。如杜勒斯第一次講話,有脫身的味道。你要脫身,就抓住,不讓脫身。”“有很多問題,摸不到方向,做新聞工作的就要學會摸方向。”

新華社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及時調整了關註焦點,使毛澤東能夠更快、更明了地了解世界及美、蔣方面對台灣海峽局勢的反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