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縷曲·未得長無謂

金縷曲·未得長無謂

《金縷曲·未得長無謂》為清代納蘭性德所作。此詞是寫給仕途失意的友人的,勸其放曠自適,歸隱山林,同時表達了對友人懷才不遇的可惜之情及世道不平的憤懣。

  • 作    者
    納蘭性德
  • 作品名稱
    《金縷曲·未得長無謂》
  • 文學體裁
  • 創作年代
    清代
  • 作品出處
    《納蘭性德詞集》

作品原文

未得長無謂,竟須將、銀河親挽,普天一洗。麟閣才教留粉本,大笑拂衣歸矣。如斯者、古今能幾?有限好春無限恨,沒來由、短盡英雄氣。暫覓個,柔鄉避。東君輕薄知何意。盡年年、愁紅慘綠,添人憔悴。兩鬢飄蕭容易白,錯把韶華虛費。便決計、疏狂休悔。但有玉人常照眼,向名花、美酒拼沉醉。天下事,公等在。

注釋譯文

詞句注釋

①未得三句:意謂所追求的理想總是不能實現,這世事不公,確是須要挽來天河,將整個天空洗淨,令世道清明。參見《金縷曲·寄梁汾》注⑤。

②麟閣二句:麟閣,即麒麟閣,在漢未央宮中。漢宣帝時曾圖畫霍光等十一位功臣像於閣上,以表揚其功績。後遂以畫像乾麒麟閣上作為功勳卓著和最高榮譽的表示。南朝梁虞羲《詠霍將軍北伐》:"當令麟閣上,千載有雄名。"粉本,指圖畫。二句意謂朝廷才要重用之時,你卻大笑辭受,拂衣而去了。

③東君:指司春之神。宋辛棄疾《滿江紅·暮春》:"可恨東君,把春去春來無跡。"

疏狂:不受拘束、豪放不羈

⑤但有句:謂常有美女伴在身邊。 玉人,指美女。 照眼,猶耀眼,光彩奪目之意。

白話譯文

人生不能長期無所作為。確是需要力挽銀河,洗盡整個天空(讓世道清明)。因功勳卓著,麒麟閣上才要留下他的畫像以示獎賞,他卻大笑辭卻,拂衣而去了。如此這般,自古以來又能有幾人?美好的春光短暫,愁與恨卻綿長,沒來由的,消磨盡了英雄的氣概。暫且尋找個溫柔鄉躲避這塵世煩擾。不知道淺薄的司春之神是什么意思,年年盡弄些殘花敗葉,更使人添得幾分憔悴。兩鬢稀疏,容易白髮,錯把美好的白白消耗。便拿定主意要過豪放不羈的生活,亦無怨無悔。但有佳人在眼前,在燈紅酒綠中一醉方休。國家大事,自有達官顯貴去處理。

創作背景

此詞是寫給仕途失意的友人的,在納蘭的朋友中,符合此條件的只有兩人,一為顧貞觀,二為嚴繩孫。創作時間不詳。

據《納蘭性德行年錄》記載:"康熙二十四年四月,嚴繩孫請假南歸,實為棄官。"可證。

《飲水詞箋校》稱此篇為寫給顧貞觀的。

賞析

文學賞析

這是一首言志詞。直面世道人生,敘說觀感。謂不能老是無所作為,而須將銀河親挽,普天一洗。既直接表明意願,正面展示話題,以為當如何對待自己的一生,又提出疑問,擺出一種矛盾現象,既然願意有所作為,為什么還要將整個天空清洗?對於這個問題,歌詞以麒麟閣故事作了回答。謂即使於今代麒麟閣,榜上有名,亦將深藏身與名,拂衣而去。意即儘管有大官做,亦將大笑辭受。並且反問,古往今來,真正這么做的能有幾人?以為春光有限恨無限,沒有理由一直約束自己,不讓真性情顯露出來。能夠尋覓得到一個艷艷的溫柔鄉,暫時避避,總比往白雲鄉里追求神仙幻境來得實在。這是上片,表示不做官,不追求功名。下片說意願的實現。謂輕薄的東君,也不知有何用意。年復一年,春來春去,都不曾留下蹤跡。只落得個愁紅慘綠,添人憔悴。而今,兩鬢飄蕭,鬚髮早白,已將美好時光錯過。應當立即決斷,無須悔恨疏狂。只要有玉人相伴,名花照眼,日日沉醉亦心甘。天下事,有你們在,就不必擔憂。這是下片,表示光陰流逝,不能給自己留下悔恨。

所謂借他人故事,澆自己塊壘。容若這闋詞亦當如是!容若所讚美表達的,正是一個文人在功名進退之間長久等待後最後做出選擇,一個文人從長久地無所作為,心有怨憤,欲攬銀河普天一洗的超拔。一朝熬到皇帝說要重用了,自己忽然腦筋一冷,想通了:伴君如伴虎,功名富貴不就是那么回事么?多年清名,好不容易培養出來一點傲然獨立的人格,在皇權的壓制下,再銷蝕了也不值得!你給我再高的官我也不做了!雖然不像太白詩中的俠客是殺完人以後瀟灑開溜,可是這樣子瀟灑轉身拒絕,對一個文人來說也是了不起的節操了!看起來矛盾,但是人生的想法往往就是轉瞬之間產生熄滅。一念之間,選擇可能徹底改變。

容若為人有一種林下風,詞就自有一股蘭草的清揚,不是一般的落泊文人的寒酸委屈可比。拿這首《金縷曲》來說,這詞的落拓瀟逸頗似稼軒風骨,字句清練而其詞骨沉雄鬱勃,全詞更是有種一氣呵成不吐不快的味道!

名家點評

張秉戍

詞或以意勝,或以境勝,或以詞勝等等不一。本篇則是以其沉雄鬱勃,一以貫之的氣勢取勝,很有稼軒詞的味道。從其所寫的內容看,此詞是寫給仕途失意的友人的,詞中一面讚美這位友人的雅量高致,淡泊功名;一面又勸慰他歸隱消閒,放曠自適,一面也對他的才高不遇,世道不公發出了不平之鳴。

作者簡介

納蘭性德(1655-1685),清代詞人,與朱彝尊陳維崧並稱"清詞三大家"。字容若,號楞伽山人,大學士明珠長子。出生於滿州正黃旗。原名成德,因避皇太子胤礽(小名保成)之諱,改名性德。自幼天資聰穎,18歲考中舉人。康熙十五年(1676)年中進士,授乾清門三等侍衛,後循遷至一等。隨扈出巡南北,並曾出使梭龍(黑龍江流域)考察沙俄侵擾東北情況。詩文均很出色,尤以詞作傑出,著稱於世。曾把自己的詞作編選成集,名為《側帽集》,後更名為《飲水詞》,後人將兩部詞集增遺補缺,共342首,編輯為《納蘭詞》。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