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素梅 -台灣地區少數民族民意代表

高金素梅

台灣地區少數民族民意代表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高金素梅(Chin May),女,1965年9月21日出生于台灣。政治人物,演員,歌手,主持人。

我國台灣地區少數民族民意代表,一直主張當局必須真正關註少數民族的權益。本名金素梅,為參選台灣地區"原住民""立法委員",因而跟隨母姓改名為高金素梅。曾為台灣地區著名歌手、演員、主持人,憑《梅珍》一片榮獲聖地亞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

  • 外文名
    ChinMay
  • 別名
    吉娃斯阿麗(泰雅族名)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泰雅族(高山族)
  • 出生地
    台灣省苗傈縣泰安鄉
  • 出生日期
    1965年9月21日
  • 職業
    政治人物,演員,歌手,主持人
  • 畢業院校
    中央民族大學
  • 中文名
    高金素梅
  • 血型
    A型
  • 黨派
    無黨團結聯盟

人物簡介

高金素梅(泰雅族名吉娃斯阿麗),女,1965年9月21日出生,青年高中影視科畢業,先後當選第五、六屆 “立法委員”。在從政前的名字為金素梅,曾為歌手、演員、主持人,現為台灣“立法委員”,屬無黨團結聯盟。高金素梅的父親金德培祖籍安徽,母親高香妹是泰雅族的台灣原住民。其主演的《梅珍》一片曾榮獲聖地亞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還曾主演李安導演的《喜宴》,以及《將邪神劍》、《梅珍》等影視片。

高金素梅高金素梅

人物經歷

于1984年華視節目《大精彩》出道,步入歌壇。

高金素梅高金素梅

1994年投資梅林婚紗攝影公司,1996年7月遭火災後結束營業。

1998年檢出罹患肝癌,退出影藝圈。

1999年切除肝癌腫瘤,擔任癌症病患關懷大使。

2001年以無黨身份當選第五屆山地原住民區立法委員。

2004年第六屆立委連任。

2005年獲得鳳凰衛視網友評選風範大國民2005年度十大人物“為民族討靈的高金素梅”。

2005年考取中國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系。

2008年第七屆立委連任。

2011年從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系畢業,取得學士學位

2012年第八屆立委連任。

主要作品

電影

喜宴》(李安導演)

《將邪神劍》(1993年)

《梅珍》

《女湯》

電視劇

中視《挑夫》(1986年11月)

華視《不了情》(1989年4月)

華視《六個夢》(《婉君》嫣紅、《三朵花》章念琛,1990年)

華視《愛》(1990年12月)

華視《緣》(1992年2月)

華視《秦俑》(1993年5月)

華視《啞巴與新娘》(1999年4月)

《丈夫不見了》

歌曲專輯

背叛風情 - 1988年

卸妝 - 1990年

多情痴心 - 1992年

潮 - 1994年

如初之心.豐採祝福精選 -2001年

所獲榮譽

聖地亞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梅珍》)

鳳凰衛視“風範大國民”2005年度十大人物(2005年)

2009年8月20日,胡錦濤接見高金素梅,稱贊其為台灣原住民進行的鬥爭。胡錦濤會見時說:“台灣少數民族同胞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員,長期以來,為抵御外來侵略,捍衛民族尊嚴,進行了不屈不撓的鬥爭。”

情感生活

與何家勁

出生于1965年的高金素梅,一路上身份換不停:從歌手、瓊瑤女星到政壇女強人,人生經歷跌宕起伏,演藝高峰時息影、開設婚紗店遭火災、低谷時期又患癌病……不可不謂之“傳奇”。在高金素梅的人生經歷中,還有著不少傳奇的感情故事,其中堪稱經典的是與何家勁之間的一段情。高金素梅拍攝的第一部電視劇《不了情》,就是與何家勁合作的。

何家勁何家勁

高金素梅與何家勁相識、相戀,且愛得轟轟烈烈。據悉,兩人直到分手5年後才突破尷尬,開始通電話。接著又過了3年,高金素梅患上肝癌,何家勁前去探視,兩人才在分手8年後見了第一面。後來,兩人之間的聯系未曾斷過,甚至約定60歲時如果都還單身,就共度餘生。

今年年初,兩人又在香港見面,高金素梅被問到此事時淡然以對,“就像跟好朋友見面呀。”何家勁則表示,“原來快樂可以很簡單,10年後的一個擁抱就可以。”何家勁看到高金素梅本人,最高興的是她精神很好,“她從鬼門關回來,開心最重要。”何家勁說,這件事證明了男女朋友分手之後,一樣可以做互相關心的好朋友。  

與李鴻源

2009年, 壹周刊報道,高金素梅與已婚的親民黨籍前台北縣副縣長李鴻源傳出不倫戀情,兩人高調交往,李為此請辭副縣長。高金素梅先前也曾與親民黨籍立委鄭志龍爆出緋聞,鄭妻呂祖穎並傳真信件給媒體公開質疑,要求與鄭離婚。

李鴻源李鴻源

與許知遠分手

2013年12月11日,台灣《聯合報》報道,大陸作家許知遠曾與台灣民意代表高金素梅傳出“姐弟戀”,但10日驚傳兩人已分手一年多。許知遠受訪時低調避答,僅說“這是私事”;高金素梅昨晚截稿前未取得聯絡。

許知遠許知遠

前年11月,媒體報道稱高金素梅與台灣高官李鴻源分手後,便與小她11歲的大陸作家許知遠傳出愛的火花。

許知遠昨晚在台北舉行新書座談會,他與高金素梅的戀情也成場邊焦點,座談會主持人李雪莉當場表示,許知遠在台灣談了一場戀愛,也在台灣失戀了。

李雪莉私下證實,許知遠與高金素梅在自然狀況下分手,兩人已分手一年多,但還是好朋友。

會後記者追問許知遠分手一事,許知遠面露尷尬,直說“這是私事,不可以講”,因為李雪莉跟他是好朋友,所以李雪莉才把這件事情講出來。

座談會中,李雪莉問,“為何書中主角都是男性?女性故事不精彩嗎?為何不寫高金素梅?”許知遠表示,他和女性要花多一點時間熟識,本來想寫高雄市長陳菊,但錯過機會。

許知遠還在新書的謝詞中表示,“倘若不是素梅,我定難以對台灣社會產生更深層的情緒,難以忘記與她、Michael、季敏、瓊姿共同度過的美妙夜晚”。

社會活動

從瓊瑤女星到政壇明星

1965年9月21日出生的高金素梅,台灣泰雅族人(母為泰雅族人),族名“吉娃斯·阿麗”,漢名加母姓為高金素梅;父籍安徽省,兄弟姊妹4人,排行第三。

高金素梅高金素梅

在從影18年以後,高金素梅逐漸淡出演藝圈,開始經營婚紗事業,就在她的婚紗事業剛剛進入正軌的時候,一場無情的大火,不但燒毀了她的全部心血,還使她的六名員工不幸喪命。這次遭遇使高金素梅的身心遭受到了強烈的打擊。

1999年9月21日,剛剛做過肝癌手術的高金素梅正在慶祝自己34歲的生日,就在這一天台灣發生了7.6級的強烈地震,短短的幾十秒鍾,數萬棟房屋倒塌變成廢墟,這次大地震造成2470人死亡,11305人受傷,1000多嬰兒成為孤兒,10萬人無家可歸。受災最嚴重的地區就是台灣的原住民聚居的中南部。高金素梅從電視上看到了原住民受災之後流離失所的悲慘境況時,她忽然覺得自己作為原住民的後代應該為這些受災的原住民做點什麽。用她自己的話說,她覺得自己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她也從此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高金素梅:我雖然開刀一個月,身體的狀況還不是很好,但是我的精神非常好,因為我看到生命價值的意義,所以我就跟著一些慈善團體,走入到部落裏面去。當我到部落以後,我才深深的感觸到說,我的族人同胞,為什麽在這麽長的一段時間裏面,還是這麽的貧窮,還是這麽的落後,甚至于未來是什麽都不知道。我要很坦誠的說,其實我的長大過程並不是在原住民部落,我父親是安徽人,我母親是泰雅族,所以我的整個受教育的過程其實,我是跟部落脫離的,雖然媽媽的部落,媽媽的家鄉還在部落,可是我很少回去,所以我根本不了解,也不清楚原住民的歷史到底發生了哪些事件。當他們知道我是這麽努力的想做事,他們就希望我能參選“立法委員”,因為“立法委員”民意代表也就是政府體製當中最核心的裏頭,那如果想要完成絕大部分的事情的話,我想應該回到體製內裏面來做,所以我雖然有非常大的抗拒但是到了最後,我就決定放手一試。

帶著一種強烈的使命感,高金素梅投入到了2000年台灣地區民意代表的選舉中。“原住民”,泛指台灣地區的土著居民,由泰雅族、賽夏族、阿美族等九大少數民族組成,在我國大陸常統稱高山族,人口約40多萬,佔台灣地區總人口數的2%,長期以來,台灣當局表面上常常做出維護原住民權益的姿態,事實上卻很少為原住民解決實質的問題。為了深入了解原住民的生存狀況,在整個競選過程中,高金素梅幾乎走遍了每個原住民聚居的地區。原住民樸實善良的性格深深地感動了她,原住民貧窮落後的生活狀況,也使高金素梅更堅定了為他們爭取權益的決心。為了拉近與原住民的距離,高金素梅還給自己取了個泰雅族的名字叫吉娃斯?阿麗。

2001年12月1日,台灣地區民意代表的選舉結果公布,高金素梅當選“原住民民意代表”。

高金素梅:我要很坦誠的說,當選的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立法委員”到底要做些什麽,而且我也不知道說,我能夠做些什麽,我是非常惶恐的,腦袋是一片空白。當選之後,我唯一的信念就是說,絕對不要忘記,當時你為什麽要參選的動機,那個就是怎樣讓我的族人能夠爭取到更好的權益,然後脫離現在的貧窮的狀況。原住民長期以來的貧窮,絕對不是我們想要貧窮,也並不是我們天生應該貧窮,而是整個當局的政策,整個資源的分配不公平,造成我們的貧窮。然後造成我們貧窮之後,教育不行,因為我們人口已經2%,但是我們教育經費隻有1%而已,我們土地面積是46%,但是我們每年的交通預算才不到1億,一般人的自來水普及率是94%,原住民隻有46%,然後原住民佔土地面積46%,我們沒有一所醫院,我們的衛生所一直在慢慢在裁減掉,其實這部分都是生存權跟人權的問題,當大家知道這些資料了以後,你說我們能不走上街頭嗎?

高金素梅高金素梅

2004年7月,由于受台風“蒲公英”影響,台灣省南投、桃園等地發生水災和土石流,至少造成21人死亡、9人失蹤,台灣當局負責人呂秀蓮在事隔多日後到災區現場視察,面對受災民眾,她指責說之所以發生水災是由于台灣少數民族濫墾濫伐造成的,應該把少數民族移民到中南美洲去開墾,這番講話立即引發了台灣少數民族的強烈反彈,要求呂秀蓮必須向災民道歉。但呂秀蓮卻拒絕為她的言論道歉,2004年7月6日,憤怒的原住民在高金素梅的帶領下,走上街頭絕食抗爭。

高金素梅:我們要問呂秀蓮女士,她是用語言的暴力,語言的法西斯來對待台灣的原住民族。

通過這一事件的發生,高金素梅更加意識到,台灣當局對原住民的生存權益是如此的忽視。

高金素梅:很清楚就知道,得到權力的這一部分的人,他根本沒有辦法去感受到民間的疾苦,更何況呂秀蓮女士她自稱是“人權鬥士”,那原住民的人權原來被我們所謂的一個“人權鬥士”給踐踏了,原住民的人權當然也不包括在這個所謂的“人權鬥士”的範圍之內,所以從以前到現在,我們覺得就是得到權力的人完全沒有辦法去感同身受。因為我們知道民進黨在執政之前,他們是走上街頭的,他們甚至于是跟原住民站在一起的。更重要的就是他們一直在講的民主機製,人權機製,可是當他們奪得政權之後,對原住民的人權簡直就是用粗暴的語言來踐踏。原住民的文化有分享和和解,我們有分享文化,什麽叫分享文化,就是說當一個部落人去打獵,回來拿到獵物之後,我們就會在分享亭裏去分享,分享獵物,然後讓部落裏面大家都溫飽。那麽什麽叫做和解祭,就是當部落和部落有沖突發生的時候,我們就會有一個祭,這個祭就是說每一個部落裏面,我們拿出最珍貴的酒,然後大家來對飲,然後來和解。所以其實很多人都是說。原住民文化是不文明的,是落後,其實完全不然。所以我很希望就是說在這塊土地上各個不同的族群,要多學學原住民的分享,因為多的政權的人,你如果不分享的話,是不可能和諧的,你不懂積分享的話,就不可能和解,那沒有了和解怎麽能融合呢?怎麽會和諧呢?

作為原住民的民意代表,從2000年到2004年高金素梅除了組織原住民進行爭取權益進行的遊行活動外,還蒐集整理了大量日本在台灣殖民時期殺戮原住民的照片,並將它們編輯成書公布于眾。

高金素梅高金素梅

在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時,日軍曾強征台灣原住民成立“高砂義勇隊”共2萬多人遠赴南洋作戰。高金素梅找到了這些原住民的後代並帶著他們來到日本,抗議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並要求將原住民死亡者的靈位撤出靖國神社。

高金素梅為台灣原住民在所做的一切,得到了原住民的肯定。在2004年底進行的第六屆台灣地區“民意代表”選舉中,高金素梅又以第二高票連任台灣原住民民意代表。

高金素梅:一直到這一次的選舉,我非常的感激我的族人朋友給我這麽多的肯定,我這次的得票率又比上次多了一倍以上。所以很清楚,就是說你的努力族人看到了,我想這是給我最大的安慰,我相信往後的路還很長,而且更辛苦,因為每一張選票都是我的責任。

從一名出色的演員到為原住民奔走疾呼的民意代表,高金素梅的經歷讓人忍不住對她另眼相看,在採訪中她一直在說,她為原住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使當政者能夠真正關註原住民的權益,能為改善原住民的生活狀況做點什麽。

參加北京奧運會開幕式

由高金素梅率領的台灣少數民族歌舞團體,2008年8月8日晚獲邀在北京奧運會開幕儀式前的文藝表演,全程歷時三分二十秒,這也是台灣表演團體唯一獲邀在北京奧運會主場地鳥巢演出的活動。據報道,台灣台灣少數民族歌舞團登場的時間是晚間六時五十分,高金素梅身穿黃色底,並披上紅、綠、黃相間的披肩出場,她率領一百名團員演出“我們都是一家人”。高金素梅帶領大家唱著“你的家鄉在北京城,我的家鄉在阿裏山,從前的時候是一家人,現在還是一家人,永遠都是一家人……”。

高金素梅還介紹自己來自台灣,在汶川大地震中,台灣積極參與災後重建,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獲得觀眾熱烈掌聲。

突襲靖國神社

高金素梅于2009年8月11日率領“還我祖靈隊”約50人首度成功“突襲”進入日本靖國神社正殿前的大廣場,要求靖國還我祖靈及日本謝罪賠償。高金素梅率領台灣原住民在正殿前高歌“安魂曲”,並要求靖國神社把祖先除名、日本政府反省、謝罪和賠償。

高金素梅高金素梅

高金素梅一行于上午9時30分左右搭車出其不意地抵達靖國神社,隨即高舉“要求靖國還我祖靈”等大型橫布條標語,浩浩蕩蕩地列隊走向靖國神社的正殿,並高喊口號。靖國神社的警衛人員前往阻擋,企圖奪走標語布條,雙方發生肢體沖突。

“還我祖靈隊”在人數遠多出警衛的情況下繼續前進並到達正殿前的大廣場,大家高呼“還我祖靈”的口號、要求日本政府對殖民台灣時期對原住民的迫害做出反省、謝罪和賠償。

警方人員隨後接連前往正殿前的廣場,企圖阻止“還我祖靈隊”的行動,雙方出現較為激烈的肢體沖突,原住民團員有幾位受到輕傷,幸無大礙。

高金素梅在正殿前的廣場上拿著麥克風義正辭嚴地大聲要求靖國神社,把“高砂義勇隊”的台灣原住民除名和停止合祀,並要求日本政府反省、道歉和賠償。她重申,若日方不歸還歷史正義,每年將繼續來日本進行“還我祖靈”行動。

還我祖靈隊接著在大廣場上高歌“安魂曲”、吊祭早年被強迫合祀于靖國神社的祖先。他們在廣場停留近30分鍾後列隊步出靖國神社正殿,搭車離開現場。

離開現場後,高金素梅在車上對前來採訪的台灣媒體表示,由于部分團員想來靖國神社為祖先唱安魂曲,因而臨時做出此行的決定。本來是想和平行動,未料靖國警衛動作粗魯,但團員仍始終堅持原則,隻阻止對方動粗而不動手。

她說,過去曾根據日本的規定向警方事前申請前往靖國神社,警方同意“還我祖靈隊”在神社內規定地區活動;但是,當團員往往步出旅館後,就在外面遭到警方以右翼份子太多為由,遭擋在神社外面無法進入。由于日本警方食言的教訓,因此這次才會在未有任何事先安排的情況下來到靖國神社。

高金素梅和所有隊員為這次突襲靖國神社成功感到高興和欣慰。她表示,隻要靖國不將原住民祖先除名、日本政府不道歉賠償,今後每年還將率隊來日本討回公道。

高金素梅率領的還我祖靈隊是7日飛抵日本訪問,昨天曾前往日本國會抗議。全隊下午將結束訪日行程搭機返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