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世家 -2014年岳麓書社出版社出版張恨水編著圖書

金粉世家

2014年岳麓書社出版社出版張恨水編著圖書。

  • 中文名稱
    金粉世家
  • 裝幀
    平裝
  • 定價
    68元
  • 作者
    張恨水
  • 出版社
    岳麓書社
  • 出版日期
    2014-6
  • ISBN
    9787807618416
  • 叢書
    民國經典小說

​推薦

被譽為二十世紀的《紅樓夢》。豪門貴族的紙醉金迷,紅粉佳人的嬌縱傾軋,平民女子的冷落清秋,北洋軍閥的勾心鬥角,封建大家族的放蕩腐朽,一幕幕上演……

作者

張恨水,原名心遠,安徽潛山人。著名章回小說家,也是鴛鴦蝴蝶派代表作家,將中國傳統的章回體小說與西洋小說的新技法融為一體,被尊稱為現代文學史上的“章回小說大家”和“通俗文學大師”第一人。一生致力于通俗文藝創作,著有一百多部長篇通俗小說,曾被老舍稱為“國內唯一婦孺皆知的作家”。

目錄

楔子燕市書春奇才驚客過朱門憶舊熱淚向人彈/1

第一回陌上閒遊墜鞭驚素女階前小謔策杖戲嬌嬛/10

第二回月夜訪情儔重來永巷綺宴招膩友雙款幽齋/19

第三回遣使接芳鄰巧言善誘通幽羨老屋重價相求/27

第四回屋自穴東牆暗驚乍見人來盡鄉禮共感隆情/35

第五回春服為親籌來供錦盒歌台得小聚同坐歸車/43

第六回倩影不能描棗花簾底清歌何處起楊柳樓前/52

第七回空弄嬌嗔看山散遊伴故藏機巧贈婢戲青年/60

第八回大會無遮艷情鬧芍葯春裝可念新飾配珍珠/69

第九回題扇通情別號誇高雅修書祝壽隆儀慰寂寥/77

第十回一隊詩人解詩兼頌禱半天韻事鬥韻極酸麻/87

第十一回獨具慧心詩媛疑醉語別饒興趣閨秀有歐風/97

第十二回花月四圍盡情吐心事竹城一戰有意作調人/106

第十三回約指勾金名山結誓後撩人杯酒小宴定情時/116

第十四回隔戶聽閨嘲漏傳訊息登堂難客問怒起風波/125

第十五回盛會伴名姝夫人學得令儀誇上客吉士誘之/136

第十六回種玉向侯門尺書求友系繩煩情使杯酒聯歡/147

第十七回歌院重逢自慚真面目綉花獨賞暗寓愛根苗/158

第十八回謹謝主人憐不為綠葉難明女兒意終惜明珠/168

第十九回初議佳期快談銀幕下又蒙厚惠釋慮白鏹中/175

第二十回傳字粉奩會心還密柬藏身花架得意聽嬌聲/184

第二十一回愛海獨航依人逃小鳥情場別悟結伴看閒花/193

第二十二回眷眷初逢尋芳過夜半沉沉晚醉踏月到天明/202

第二十三回芳影突生疑細君興妒閒身頻作樂公子呼窮/210

第二十四回遠交近攻一家連竹陣上和下睦三婢鬧書齋/220

第二十五回一扇想遮藏良人道苦兩宵疑阻隔少女情痴/230

第二十六回屢泄春光偕行露秀色別翻花樣說古聽鄉音/238

第二十七回玉趾暗來會心情脈脈高軒乍過握手話綿綿/247

第二十八回攜妓消愁是非都不白醵金獻壽授受各相宜/257

第二十九回小集騰歡舉家生笑謔隆儀敬領滿目喜琳琅/266

第三十回粉墨登場難為賢伉儷黃金論價欲組小家庭/276

第三十一回藕斷絲連揮金營外室夜闌人靜倚枕泣空房/286

第三十二回婦令夫從笑煞終歸鶴弟為兄隱瞞將善吼獅/295

第三十三回筆語欺智囊歌場秘史饋餚成畫餅醋海微波/306

第三十四回紈絝聚豪家滅燈醉月艷姬伴夜宴和索當歌/316

第三十五回佳節動襟懷補遊郊外秋光撲眉宇更入山中/324

第三十六回山館留賓歸途行不得月窗尋夢旅舍夜如何/334

第三十七回兄弟各多情叢生韻事友朋何獨妒忽絕遊蹤/343

第三十八回擁翠依紅無人不含笑勾心鬥角有女乞垂憐/353

第三十九回情電逐蹤來爭笑甜蜜小星含淚問故示寬宏/362

第四十回勝負不分鬥牌酬密令老少鹹集把酒鬧新居/371

第四十一回當面作醉容明施巧計隔屏說閒話暗泄情關/381

第四十二回雲破月來良人避冢婦鶯嗔燕吒嬌妾屈家翁/391

第四十三回綠暗紅愁嬌羞說秘事水落石出惆悵卜婚期/402

第四十四回水乳樽前各增心上喜參商局外偏向局中愁/411

第四十五回瓜蔓內援時狂施舌辯椿萱淡視處忽起禪機/422

第四十六回手足情深芸篇誑老父夫妻道苦蓮舌弄良人/433

第四十七回屢數奇珍量珠羨求鳳一談信物解佩快乘龍/444

第四十八回諧謔有餘情笑生別墅咄嗟成盛典喜溢朱門/454

第四十九回吉日集群英眾星拱月華堂成大禮美眷如仙/463

第五十回新婦見家人一堂沆瀣少年避眾客十目馳騁/472

第五十一回頃刻千金詩吟花燭夜中西一貫禮別縉紳家/481

第五十二回有約斯來暢談分小惠過門不入辣語啓微嫌/491

第五十三回永夜涌心潮新婚味苦暇居生口角多室情難/501

第五十四回珍品分輸付資則老母債台暗築濟款是夫人/511

第五十五回出入一人錢皺眉有自奔忙兩家事慰醉無由/521

第五十六回授柬示高情分金解困登堂瞻盛澤除夕承歡/531

第五十七回暗訪寒家追恩原不忝遣懷舞榭相見若為情/541

第五十八回情種恨風波醉真拼命嚴父嗤豚犬憤欲分居/550

第五十九回絕路轉佳音上官籌策深閨成秘畫浪子登程/560

第六十回渴慕未忘通媒煩說客墜歡可拾補過走情郵/569

第六十一回利舌似聯珠誅求無厭名花成斷絮浪漫堪疑/579

第六十二回叩戶喜重逢誰能遣此登門求獨見人何以堪/588

第六十三回席卷香巢美人何處去躬參盛會知己有因來/599

第六十四回若不經心清談銷永日何曾有恨閒話種深仇/609

第六十五回鷹犬亦工讒含沙射影芝蘭能獨秀飲泣吞聲/619

第六十六回含笑看蠻花可憐模樣吟詩問止水無限情懷/629

第六十七回一客遠歸來落花早謝合家都忭悅玉樹雙輝/639

第六十八回堂上說狂歡召優志慶車前驚乍過迎伴留痕/649

第六十九回野草閒花突來空引怨翠簾綉幕靜坐暗生愁/659

第七十回救友肯馳驅彌縫黑幕釋囚何慷慨接受黃金/669

第七十一回四座驚奇引觴成眷屬兩廂默契墜帕種相思/679

第七十二回苦笑道多財難中求助逍遙為急使忙裏偷閒/688

第七十三回扶榻問黃金心醫解困並頭嘲白發蔗境分甘/698

第七十四回三戒異時微言寓深意百花同壽斷句寫哀思/708

第七十五回日半登樓祝嘏開小宴酒酣謝席赴約賞濃裝/718

第七十六回聲色無邊群居春夜短風雲不測一醉泰山頹/727

第七十七回百葯已無靈中西雜進一瞑終不視老幼同哀/738

第七十八回不惜鋪張慎終成大典慢雲長厚殉節見真情/747

第七十九回蒼莽前途病床談事業凄涼小院雨夜憶家山/758

第八十回發奮笑空勞尋書未讀理財謀悉據借箸高談/767

第八十一回飛鳥投林夜窗聞憤語杯蛇幻影晚巷走奔車/777

第八十二回匣劍帷燈是非身外事素車白馬冷熱個中人/788

第八十三回對簿理家財群雛失望當堂爭遺產一母傷心/798

第八十四回得失愛何曾憤來逐鹿逍遙哀自己喪後遊園/808

第八十五回衰服近優伶不虧好友紅顏計柴米貽笑方家/817

第八十六回白玉錫佳名二花爭艷黃金供濫用一客無愁/827

第八十七回私念故鄉偏房興去意忽翻陳案記室背崇恩/836

第八十八回故主宣言群奴半日散旁人屈指一子八月生/845

第八十九回臨榻看新孫難言此隱懷金窺上客願為誰容/854

第九十回露影太荒唐封金預告懷詩忽解脫對月長嗟/864

第九十一回泉水出山殘文留舊跡衣衫刺目烈火滅餘痕/873

第九十二回伏枕染重痾母懷戚戚傳箋盼一顧郎趾匆匆/882

第九十三回半夜馳車娓婉談浮海清晨破鏡凄涼卜下場/891

第九十四回病榻起疑團乍驚慘色情場增裂縫各動離懷/900

第九十五回強奪珠針病狂懷璧遁永離鴛帳封步閉樓居/910

第九十六回風景不殊遊蹤增感慨情懷莫逆閒話自纏綿/919

第九十七回冰炭人情失官求內助泥雲身世訪主憶前情/928

第九十八回院宇見榛蕪大家中落主翁成骨肉小婢高攀/937

第九十九回談笑弄嬌嗔新裝十索言行失常態情局孤忙/945

第一百回慘語斷生平小樓伴佛狂呼驚夜半烈焰沖霄/954

第一百一回兩老慟慈懷共看瓦礫同胞作憤語全沒心肝/962

第一百二回對客道煩憂初嘗苦境替人流急淚重見殘裝/970

第一百三回對坐無聊愁城生怨色遠來有意情海起新瀾/978

第一百四回上室迎賓故談風土好大庭訓子嚴斥羽毛豐/987

第一百五回得意讓花驕權門夜叩失蹤驚屋閉舊巷空來/995

第一百六回亦假亦真舊鄰傳噩耗疑非疑是勝地覓芳蹤/1004

第一百七回決絕一書舊家成隔世模糊雙影盛事憶當年/1012

第一百八回寄愛寫小詩投郵有意對親作快語析產何慚/1020

第一百九回巨室瓜分最憐孺子去情場球戲難受美人狂/1028

第一百十回航海倚英雌更謀捷徑棄家付兒輩獨隱名山/1039

第一百十一回驢背遇窮途曇花一現禪心傷晚節珠淚雙垂/1051

第一百十二回金粉各飄零情場永別輪蹄相馳逐舊事重提/1063

尾聲訊息索哀詞人悲秋扇生涯寄幻影夢老春婆/1075

序言

嗟夫!人生宇宙間,豈非一玄妙不可捉摸之悲劇乎?吾有家人相與終日飲食團聚,至樂也。然而今日飲食團聚,明日而仍飲食團聚否?未可卜也。吾有吾身,今日品茗吟詩,微醺登榻,至逸也。然則今日如此,明日仍如此否?又未可知也。最親近者莫如家人,最能自主者莫如吾身,而吾家吾身,吾終莫能操其聚散生死之權。然而茫茫宇宙問,果何物尚能為吾有耶?吾自有知識以來,而讀書,而就職業,而娶妻,而立家庭,勞矣!而勞之結果,僅僅能顧今日,且僅僅能顧今日之目前。可痛已!何以言之?請以事為證。吾聞某小說家,操筆為文,不及半頁之紙,伏案而卒,其死已速矣。又聞某逸老夫人作雀牌之戲,將成巨和,喜色溢于面,同座一中風出,為上家攔而和之,某夫人一忿而絕,其死又更速也。某小說家于其所寫最後一頁稿之先,安知其不終篇耶?某夫人于中風剛出,上家尚未攔和之一剎那,又安知其生命即畢于是耶?嗟夫!人生如此,豈非玄妙不可捉摸之一悲劇乎?此事吾早知之,吾乃不敢少想,少想則吾將片刻不得寧息,惟惴惴然懼死神之傍吾左右而已。何以忘之?作庄子達觀而已矣。此古人所謂不作無益之事,曷遣有涯之生者也。

吾之作《金粉世家》也,初嘗作此想,以為吾作小說,何如使人願看吾書?斷而更進一步思之,何如使人讀吾之小說而有益?至今思之,此又何必?讀者諸公,于其工作完畢,茶餘酒後,或甚感無聊,或偶然興至,略取一讀,藉消磨其片刻之時光。而吾書所言,或又不至于陷讀者于不義,是亦足矣。主義非吾所敢談也,文章亦非吾所敢談也,吾作小說,令人讀之而不否認其為小說,便已畢其使命矣。今有人責吾淺陋,吾即樂認為淺陋,今有人責吾無聊,吾即樂認為無聊。蓋小說為通俗文字,把筆為此,即不免淺陋與無聊;華國文章,深山名著,此別有人在,非吾所敢知也。明夫此,《金粉世家》之有無其事?《金粉世家》之是何命意?都可不問矣。有人日:此頗似取徑《紅樓夢》,可日新紅樓夢。吾日:唯唯。又有人日:此頗似溶合近代無數朱門狀況,而為之縮寫一照。吾又日:唯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孰能必其一律?聽之而已,吾又何必辯哉?

此書凡八十萬言,吾每日書五六百言,起端以至于終篇,約可六年。吾初作是書時,大女慰兒,方啞啞學語,繼而能行矣,能無不能語矣,能上學矣,上學且二年矣,而吾書乃畢。此不但書中人應有其悲歡離合,吾作書畢,且不禁喟然日:樹猶如此也。然而吾書作尾聲之時,吾幼女康兒方天亡,悲未能自已,不覺隨筆插入文中,自以為足紀念吾兒也,乃不及二十日,而長女慰兒,亦隨其妹于地下。吾作尾聲之時,自覺悲痛,不料作序文之時,又更悲痛也。今慰兒亦天亡十餘日矣,料此書出版,兒墓草深當尺許也。當吾日日寫《金粉世家》,慰兒至案前索果餌錢時,常竊視日:“勿擾父,父方作《金粉世家》也。”今吾作序,同此明窗,同此書案,掉首而顧,吾兒何在?嗟夫!人生事之不可捉摸,大抵如是也。憶吾十六七歲時,讀名人書,深慕徐霞客之為人,誓遊名山大川。至二十五六歲時,酷好詞章,便又欲讀書種菜,但得富如袁枚之築園小倉,或貧如陶潛之門種五柳。至三十歲以來,則飽受社會人士之教訓,但願一杖一盂。作一遊方和尚而已。顧有時兒女情重,輒又忘之。今吾兒死,吾深感人生不過如是,富貴何為?名利何為?作和尚之念,又滋深也。此以吾思想而作小說,所以然,《金粉世家》之如此開篇,如此終場者矣。

夫此書亦覆瓿之物而已,然若幹年月,或尚有存者,于其時讀者取而讀之,索吾于深林古廟間乎?索吾于名山大川間乎?仍索吾于明窗凈幾間乎?甚至索吾于荒煙蔓草間乎?人生無常,吾何能知也?書猶如是,序文猶如是,人之將來,不可測矣。此一點感慨,擴而充之,《金粉世家》之起迄,易于下筆者也。語曰:“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小說雖小道,例不外此也。求讀者知吾,即求讀者之知《金粉世家》耳。此又吾為《金粉世家》序,隻述吾之片段感想者矣。凡百君子,匡而進之,吾固樂于拜而受之。或言于小說以外,則不敢知也。書至此,烈日當空,槐蔭滿地,永巷中賣蒸糕者方吆喚而過,正吾兒昔日于書案前索果餌錢下學時也。同此午日,同此槐蔭,同此書案,同此賣蒸糕者吆喚聲,而為日無多,吾兒永不現其聲音笑貌矣。嗟夫!人生宇宙間,豈非一玄妙不可捉摸之悲劇乎?

1932年6月18日張恨水序于北平

後記

整理說明

本書是章回小說大師張恨水的長篇小說代表作之一,凡八十萬言,作者每日書五六百言,歷時六年,直至終篇。于1927年2月開始在《世界日報》的副刊《明珠》上連載,至1932年5月連載完。張恨水曾自言深受《紅樓夢》影響,而他的小說中,《金粉世家》的結構和人物最與《紅樓夢》相似,被譽為20世紀的《紅樓夢》。

此次編輯整理,保持底本原貌,對當時的習慣用語如“劃策”“磨折”“章圖”及習見的通假字如“豐度翩翩”“希希沙沙”等,因沒有歧義,保留語言風味,未作修改。標點符號依作者的習慣用法,未作改動,明顯錯誤處徑改。其他凡底本訛、漏、衍處,一律徑改。

文摘

這時我到了廟門口,下了車子,正要進廟,一眼看見東南角上,圍著一大群人在那裏推推擁擁。當時我的好奇心動,丟了廟不進去走過街,且向那邊看看。我站在一群人的背後,由人家肩膀上伸著頭,向裏看去,隻見一個三十附近的中年婦人,坐在一張桌子邊,在那裏寫春聯。旁邊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婦人,卻在那裏收錢,向看的人說話。原來這個婦人書春,和別人不同——別人都是寫好了,掛在那裏賣;她卻是人家要買,她再寫。人家說是要貼在大門口的,她就寫一副合于大門的口氣的;人家說要貼在客堂裏的,她就寫一副合于客堂的口氣的。我心裏想,這也罷了,無非賣弄她能寫字而已。至于聯文,自然是對聯書上抄下來的。但是也難為她記得。我這樣想時,猛抬頭,隻見牆上貼著一張紅紙,行書一張廣告。上面是:

飄茵閣書春價目

諸公賜顧,言明是貼在何處者,當面便寫。文用舊聯,小副錢費二角,中副三角,大副四角。命題每聯一元,嵌字加倍。

這時候我的好奇心動,心想,她真有這個能耐?再看看她,那廣告上,直截了當,一字是一字,倒沒有什麽江湖話。也許她真是個讀書種子,貧而出此。但是那“飄茵閣”三字,明明是飄茵墜溷的意思,難道她是潯陽江上的一流人物?我在一邊這樣想時,她已經給人寫起一副小對聯,筆姿很是秀逸。對聯寫完,她用兩隻手撐著桌子,抬起頭來,微微噓了一口氣。我看她的臉色,雖然十分憔悴,但是手臉洗得幹凈,頭發理得齊整,一望而知,她年輕時也是一個美婦人了。我一面張望,一面由人叢中擠了上前。那個桌子一邊的老婦人,早對著我笑面相迎,問道:“先生要買對聯嗎?”我被她一問,卻不好意思說並不要對聯。隻得說道:“要一副,但是要嵌字呢,立刻也就有嗎?”那個寫字的婦人,對我渾身上下看了一看,似乎知道我也是個識字的人。便帶著笑容插嘴道:“這個可不敢說。因為字有容易嵌上的,有不容易嵌的,不能一概而論。若是眼面前的熟字眼兒,勉強總可以試一試。”我聽她這話,雖然很謙遜,言外卻是很有把握似的。我既有心當面試她一試,又不免有同是淪落之感,要周濟周濟她。于是我便順手在衣袋裏掏出一張名片來。這些圍著在那裏看的人,看見我將名片拿出來,都不由得把眼睛射到我身上。我拿著名片,遞給那個老婦人。那個老婦人看了一看,又轉遞給那書春的婦人。我便說道:“我倒不要什麽春聯,請你把我的職業,作上一副對聯就行,用不著什麽頌揚的口氣。”那婦人一看我的名片,是個業新聞記者的,署名卻是文丐。笑道:“這位先生如何太謙?我就把尊名和貴業做十四個字,行麽?”我道:“那更好了。”她又笑道:“寫得本來不像個東西,做得又不好,先生不要笑話。”我道:“很願意請教,不必客氣。”她在裁好了的一疊紙中,抽出兩張來,用手指甲略微畫了一點痕跡,大概分出七個格子。于是分了一張,鋪在桌上,用一個銅鎮紙將紙壓住了。然後將一支大筆,伸到硯池裏去蘸墨。一面蘸墨,一面偏著頭想。不到兩三分鍾的工夫,她臉上微露一點笑容,于是提起筆來,就在紙上寫了下去。七個字寫完,原來是:

文章直至飢臣朔。

我一看,早吃了一大驚,不料她居然能此。這分明是切“文丐”兩個字做的。用東方朔的典來詠文丐,那是再冠冕沒有的了。而且“直至”兩個字襯托得極好。“飢”字更是活用了。她將這一聯寫好,和那老婦人牽著,慢慢地鋪在地下。從從容容,又來寫下聯。那七個字是:

斧鉞終難屈董狐。

這下一聯,雖然是個現成的典。但是她在“董狐”上面,加了“終難屈”三個字,用的是活對法,便覺生動而不呆板。這種的活對法,不是在詞章一道下過一番苦功夫的人,絕不能措之裕如。到了這時,不由得我不十二分佩服。叫我當著眾人遞兩塊錢給她,我覺得過于唐突了。雖然這些買對聯的人,拿出三毛五毛,拿一副對聯就走。可是我認她也是讀書識字的,兔死狐悲,物傷其類,這樣藐視文人的事,我總是不肯做的。我便笑著和老婦人道:“這對聯沒有幹,暫時我不能拿走。我還有一點小事要到別處去,回頭我的事情完了,再來拿。如是晏些,收了攤子,到你府上去拿,也可以嗎?”那老婦人還猶豫未決,書春的婦人,一口便答應道:“可以可以!舍下就住在這廟後一個小胡同裏。門口有兩株槐樹,白板門上有一張紅紙,寫‘冷宅’兩個字,那就是舍下。”我見她說得這樣詳細,一定是歡迎我去的了,點了一下頭,和她作別,便退出了人叢。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