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國家

金磚國家

2001年,美國高盛公司首席經濟師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首次提出“金磚四國”這一概念,特指新興市場投資代表。“金磚四國”(BRIC)引用了巴西(Brazil)、俄羅斯(Russia)、印度(India)和中國(China)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該詞與英語單詞的磚(Brick)類似,因此被稱為“金磚四國”。2008年-2009年,相關國家舉行系列會談和建立峰會機製,拓展為國際政治實體。2010年南非(South Africa)加入後,其英文單詞變為“BRICS”,並改稱為“金磚國家”。金磚國家的標志是五國國旗的代表顏色做條狀圍成的圓形,象征著“金磚國家”的合作,團結。

2015年1月1日,俄羅斯開始擔任金磚國家機製輪值主席國。俄總統普京表示,將利用主席國身份進一步提高金磚國家在世界範圍的影響力。

  • 中文名稱
    金磚國家
  • 產生時間
    2001年
  • 成立時間
    2009年
  • 成立地點
    俄羅斯
  • 成員國
    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南非

基本介紹

2012年3月28日至29日,巴西(南美)、俄羅斯(歐洲東部和北亞)、印度(南亞)、中國(東亞)、南非(南部非洲)首腦將會聚印度新德裏,參加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四次會晤。上圖為本屆峰會的官方Logo,這個Logo的作者叫Sonesh Jain,是一位20歲的建築專業大三學生,印度當局之前發起的一次Logo征集競賽,Sonesh Jain被選定為獲勝作品。不過有多家媒體反映這個Logo可能會讓人產生和同樣是“孔雀開屏”的NBC(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經典Logo相似。

金磚國家金磚國家

主要作用

製度化

巴西總統稱“金磚峰會”必須製度化。

綜合新華社電 金磚國家(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領導人第三次會晤將于4月14日在中國海南三亞舉行。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在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前夕指出,在國際格局變化和經濟秩序調整的今天,新興經濟大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金磚國家已成為推動世界多極化的主要力量。

提高水準

羅塞夫說,金磚國家擁有眾多人口,在全球經濟總量中佔有重要地位。目前,金磚國家除註重推動本國經濟發展外,還努力提高各自國家的社會發展水準。從目前的情況看,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無疑會為世界多極化作出巨大貢獻。

羅塞夫說,金磚國家在金融改革、全球氣候變化大會等重要國際事務上發揮了重要乃至決定性作用。例如,在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上,中國、印度和巴西採取共同立場,認為保護環境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必須堅持《京都議定書》規定的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

代表性

談到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的未來發展,羅塞夫強調,首先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必須製度化;其次各國領導人應在會晤中就建設國際經濟新秩序形成非常具體的立場。

關于南非加入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她說,南非是非洲大國,金磚國家已多次與南非進行過合作。從地緣上講,金磚國家合作機製有著廣泛代表性,新興大國的代表性體現在它們代表了亞洲、非洲、歐洲拉丁美洲的相當部分人口及多種族性質。

關于巴西與中國的雙邊關系,羅塞夫說,兩國關系基于互惠互利的準則,這種理念讓雙方在戰略領域受益匪淺,從而使得中國成為巴西的“全方位”戰略伙伴。兩國可在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範疇內,在全球政治領域發揮作用。

金磚國家都致力于經濟和社會的發展,致力于建設一個更加安全的世界,反對在處理國際關系中使用武力,關註提升各自國家人民的生活水因此,巴西把金磚國家視為其對外政策的重要因素。

———巴西總統羅塞夫

成員國家

中國

中國堪稱世界最具發展活力的經濟區域,引進外資額最高,成為全球最大企業集團的生產基地。擁有13億居民的中國是世界上的第一人口大國,充裕、廉價、可靠的勞動力驅動了中國經濟繁榮,除了無以倫比的價格優勢之外,就業人員的貭素也在不斷提升。但是,雖然中國央行製定了貸款限製措施,經濟過熱的隱患依然未能消除;城鄉、個人收入之間的巨大剪刀差也令發展失衡,危及社會穩定;環境污染更加惡化。中國股市缺乏獨立、有效的監控機製;原料不足、能源缺乏等一系列問題都為中國經濟製造了瓶頸。

中國國旗中國國旗

巴西

巴西的國民生產總值高居拉丁美洲之首,除傳統農業經濟之外,生產、服務行業也日益興旺,更在原材料資源方面佔據天然優勢。巴西擁有世界上最高的鐵、銅、鎳、錳、鋁土礦蘊, 外,通訊、金融等新興產業也呈上升趨勢。巴西前總統、巴西社會民主黨領導人費爾南多·恩裏克·卡多佐製定過一套經濟發展策略,為其後的經濟振興奠定了成功的基石。這套經改政策後來為巴西勞工黨籍的總統路易斯·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所發揚光大,其核心內容在于:引入靈活的匯率體系;改革醫療、養老製度;精簡政府官員系統。然而,有批評家認為,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巴西勞工黨內部貪污受賄不斷,在很大程度上動搖了現任政府的執政根基。南美這塊沃土之上的經濟騰飛是否具有可持續性?機遇背後的風險也是巨大的。立足于巴西市場的長期投資者因此而需要強韌的神經和足夠的耐心。

巴西國旗巴西國旗

印度

印度是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國家,6000多家上市公司也使其股市規模空前壯大。在過去的20年間,印度經濟以每年平均5.6%的速度穩定成長,而在經濟前台的背後,是一支高貭素的就業大軍。據初步統計,西方企業在印度約2300萬高校畢業生眼中越來越富有吸引力。 美國最大的1000家公司當中,四分之一的企業使用在印度開發的軟體。印度葯業也在全球市場佔據了重要地位。世界上40%的“學名葯”(專利期已過的葯品葯劑)是在印度生產的,這一行業帶動個人可支配收入以兩位數位的成長率飛速上漲,與此同時,印度社會出現了一主解重享受、樂意消費的中產階級。另外,一些大的基礎建設項目,如6000公裏長的高速公路網路、興旺發展的出口貿易也為經濟發展提供了強大的後繼力量。當然,印度經濟也存在不可忽視的弱點,例如:基礎設施不夠完善、高額財政赤字、能源及原材料依賴性過高等。政治方面,社會倫理道德觀念變化、克什米爾地區局勢緊張都有可能引發經濟動蕩。

印度國旗印度國旗

俄羅斯

走過1998年金融危機的俄羅斯經濟就像從灰燼裏飛出的一隻浴火鳳凰,在新近國際額度評級當中,被著名的證券研究機構——標準普爾評為投資等級。石油和天然氣價格上漲無疑為俄羅斯經濟增添了雙翼。這兩大工業血脈的開採和生產控製了今天五分之一的國民生產,並且創造了50%的出口貿易產值和40%的國家收入。另外,俄羅斯還是鈀、鉑、鈦的第一大產國。與巴西的情況有些類似,俄羅斯經濟的最大威脅也隱藏在政治之中。普京政府雖然在其五年任期內成功地將國民生產總值提升了30%,可支配國民收入也有明顯增多,但政府當局在處理尤克斯石油公司一案所體現出的民主缺失卻成為遠期投資的毒葯,無異于一把隱形的達摩克利斯劍。雖然俄羅斯地大物博,能源豐富,如果缺少了有效遏製腐敗的必要體製改革,政府在未來發展態勢面前依然不能高枕無憂。如果俄羅斯從長遠角度來看不滿足于隻做世界經濟的加油站,當務之急必須致力于現代化改革進程,提高生產效率。投資者應該尤其密切關註當前的經濟政策變化,這是除原料價格之外,影響俄羅斯金融市場的另一重要因素。

俄羅斯國旗俄羅斯國旗

 兩大挑戰:抑通脹減赤字

隨著經濟持續復甦,如何確保今年經濟持續健康成長是俄羅斯政府的頭等大事。從俄羅斯的經濟情勢來看,抑製通脹、削減赤字是政府當前面臨的兩大挑戰。

俄羅斯經濟2010年持續復甦,但進入下半年後受世界主要經濟體復甦勢頭減弱、國內罕見旱災等因素影響,經濟增速有所放緩,全年經濟僅成長4%。受國際能源價格攀升拉動,2011年前兩個月俄羅斯經濟同比成長4.4%。政府預計,今年全年經濟增幅約為4.2%。

受去年旱災影響,農產品(000061)價格大漲導致食品價格上漲,去年全年通脹率達8.8%,遠超政府預期。今年通脹情勢依舊嚴峻,受食品價格上漲拉動,2月份俄消費物價水準比去年同期上漲9.7%。

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要求,未來三年將年通脹率控製在4%至5%。為實現這一目標,俄羅斯政府從平抑糧價入手,今年2月起動用儲備糧幹預市場。此外,俄羅斯中央銀行2月底宣布將再融資利率上調0.25個百分點,這是俄央行自2009年4月以來首次加息,向市場釋放了適度收緊信貸的信號。

盡管採取了多種措施抑製通脹,但專家普遍認為,俄羅斯未來通脹水準仍將維持在高位。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預計,今年通脹率為6%到7%。但俄羅斯巨觀經濟研究和短期預測中心首席專家德米特裏·別洛烏索夫認為,即使今夏不再出現自然災害,俄羅斯通脹率也將維持在8%至8.3%的水準。而俄羅斯著名學者葉夫根尼·亞辛認為,為刺激經濟發展,政府不得不提高財政支出、加大借貸規模,這將進一步加劇通脹壓力,全年通脹率可能達到8.9%。

財政赤字方面,去年俄羅斯財政赤字為1.795萬億盧布(約合639億美元),約佔國內生產總值的3.9%。財政部認為,由于目前國際石油市場行情向好,今年赤字水準可能低于2%。財政部長庫德林表示,若石油價格達到每桶100美元的水準,俄羅斯就有望于2014年實現財政收支平衡。

但分析人士認為,作為能源輸出大國,油價上漲固然可以大幅提高財政收入和外匯儲備,但對俄羅斯經濟並不總是有利,因為油價過高會抑製其他國家的消費需求,也會進一步加劇全球通脹壓力,這反過來又會給俄羅斯帶來輸入型通脹壓力。此外,也將導致熱錢涌入俄羅斯,加大經濟風險。

對于俄羅斯未來經濟走勢,專家存在不同觀點。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發展中心研究所認為,由于經濟刺激政策效應減弱、投資和消費對經濟成長貢獻有限,在國際油價可能波動的情況下,俄羅斯國內缺乏有力的經濟成長點,因此明年經濟成長步伐可能繼續放緩。而俄羅斯科學院經濟預測研究所認為,未來數年油價將持續走高,受此拉動,明年俄羅斯經濟增幅有望達到6.9%,而通脹率將降至7.8%。

從深層次看,俄羅斯經濟的結構性缺陷製約了其巨觀經濟發展,其經濟成長過度依賴能源和原材料,特別是油氣出口。俄羅斯總理普京今年年初表示,2010年財政收入超過一半來自能源領域。這種單一的經濟成長方式使俄羅斯經濟缺乏內生性成長動力,導致抵御外部風險的能力低下。盡管俄羅斯近年來大力倡導經濟結構調整,減少對能源行業的過度依賴,但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成長方式轉變並非一日之功,在新經濟成長點並未形成、外部經濟環境仍存在很大不確定性的情況下,保持經濟穩定成長依然是擺在政府面前極其艱巨的任務。

南非

正是看到“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的巨大發展潛力,南非共和國作為南部非洲第一大經濟體,一直希望加入該機製。2010年以來南非政府積極推動,南非總統祖馬從年初開始就對“金磚四國”展開遊說工作。他曾在2010年4月份到8月份,接連訪問巴西、印度、俄羅斯和中國。祖馬表示,與這些新興市場國家的合作會給南非的經濟成長帶來機遇。 吸收南非加入合作機製,也使“金磚四國”能夠進一步加強同南部非洲各國的經貿關系。很多南非公司在南部非洲國家設有分公司,地緣接近,風俗相通,它們在這些相對不發達國家投資具有信息快捷、交易成本低的優勢。如果四國投資和貿易能通過南非中轉,回報率將顯著提高。除經濟領域以外,南非加入“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將有利于五國在全球氣候變化問題、聯合國改革、減貧等重大全球性和地區性問題上協調立場,更好地建設一個公平、平衡的國際政治新秩序。

南非國旗南非國旗

解決就業是南非當前面臨的最重大挑戰,單靠南非企業遠遠不夠,必須大力吸引國外投資,而此次峰會正為引進外資提供了絕好機會。南非基礎設施發展滯後,尤其是鐵路網建設遠遠落後其他金磚國家,這成為製約商品和服務流動的瓶頸。這一行業可為國外投資者提供大量投資機會。

此外,南非能源結構較為單一,電力供應緊張,這是製約南非經濟進一步發展的另一個重要因素。為此南非政府提出大力發展新能源,提高太陽能、風能等新能源的套用比例。

商業合作是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的重要內容,其他金磚國家在新能源發展和套用方面擁有領先優勢,比如中國的太陽能產品在南非市場頗受歡迎,巴西在發展生物能源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印度和俄羅斯在新能源科技研發領域的成果值得借鏡,而南非的煤製油技術全球領先。金磚國家可以在新能源領域增加合作。

南非礦業企業希望與金磚國家投資者合作,但是這種合作不僅要"授之以魚",更要"授之以漁",能夠切實幫助當地企業擴大生產能力,提高工人技能,有益當地社區。

他作為金磚國家合作機製中唯一的非洲成員,南非還是金磚國家貿易和投資進入南部非洲的門戶。借助南非企業在南部非洲的銷售和生產網路,金磚國家的產品和服務可以及時、便利地進入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15個國家和地區。南非加入金磚國家合作機製,使新興經濟體有了非洲聲音,從而更具代表性。

金磚成員國已經成為非洲以及南非的最大貿易伙伴,其他各金磚國家都已經認識到非洲地區市場巨大的發展潛力,將抓住機遇。在未來幾個月當中,非洲將建立地區發展經濟合作機構之間的自貿區,包括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東南非共同發展市場以及西非經濟共同體之間。非洲很高興金磚其他伙伴將把南非視作進入非洲市場的一塊“跳板”,並且願意在非洲經濟發展機遇方面提供意見。

成員差異

金磚四國無論在地域上,還是在生產要素稟賦上都存在巨大差異。比如,印度是僅次于中國的世界人口第二大國,具有競爭力十足的人口結構,也具有較高的居民消費率;俄羅斯在21世紀依靠石油天然氣的出口迅速積累了國家資本,但由于在產業結構上過重偏倚能源產業,導致其在金融危機中經歷金磚四國中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巴西則擁有豐富且多樣的自然資源、領先的工業技術和科學水準以及較發達的金融市場,經濟發展具有多引擎特質​。

這種差異導致“金磚”在後危機時代發展出現分化。資料顯示,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2010年三季度的GDP同比增速分別達6.7%、2.7%、8.9%和9.6%。除俄羅斯外,其他三國經濟增速均遠高于同期的美、歐、日等發達經濟體。據最新預測,“金磚”2011年的經濟成長率分別為5%、4.2%、9%和10%。

金磚國家金磚國家

金磚四國股市今年以來表現各異。截至2010年12月20日,巴西聖保羅BOVESPA指數累計下跌1.93%,俄羅斯RTSI指數上漲20.42%,印度孟買敏感指數上漲13.88%,中國上證指數下跌12.94%。而摩根士丹利國際資本(MSCI)金磚四國指數今年累計漲幅為3.46%,低于同期標普500指數11.84%的漲幅。

這次會上“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初步形成,經四國討論,決定吸收南非加入,形成“金磚五國”。事也湊巧,南非的英文首字母是S,恰好是金磚的復數,似乎冥冥中有天意。

而今,五國領導人首度聚首,要談的、要說的自然很多。最重要的議題毫無疑問是經濟。金融危機後世界經濟二次探底的風險警告一直沒有解除,各國央行又面臨加息的壓力,此刻五國領導人聚首,可以協調經濟政策,深化經貿合作,不僅有利于各國自身的經濟發展,也有利于世界經濟。

今天五國之間以經濟議題為主,恐怕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也將是經濟掛帥,更多是合作、溝通、協調,在國際上發出聲音,佔據更多的話語權,但距離形成一股獨立的力量,還有太長的路要走。

這麽說並不誇張。五國擁有全球30%的領土面積和42%的人口。根據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發布的《新興經濟體藍皮書:金磚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報告(2011)》,按照市場匯率估算,金磚四國(不含南非)的GDP(國內生產總值)總量將從2008年佔世界份額的15%上升到2015年的22%——四國經濟總量將超過美國,同時四國的GDP增量也將佔世界增量的1/3。

四國會議

簡單介紹

有跡象顯示金磚四國尋求形成一個“政治俱樂部”或“聯盟”,從而“把不斷成長的經濟力量,轉換為更大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2008年5月

“金磚四國”外長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舉行會談,並決定在國際舞台上進行全面合作。

2008年7月

“金磚四國”領導人在日本洞爺湖參加八國集團系列會議期間,曾舉行會晤。

2008年9月

“金磚四國”外長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舉行會議,就千年發展目標、南南合作、氣候變化、能源及糧食安全等問題進行了討論。

2008年11月

“金磚四國”財政部長在巴西聖保羅舉行會議,呼吁改革國際金融體系,使之能夠正確反映世界經濟的新變化。

合作前景

從葉卡捷琳堡到巴西利亞,再到三亞,每一次金磚國家峰會都使這些國家之間的合作向前邁進一步。放眼未來,金磚國家的合作雖然依然面臨挑戰,但必將展現更廣闊的前景。

共同利益

金磚國家都是重要的開發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社會經濟發展的目標有很多相似之處,對許多國際議題立場相近,對改革現有世界政治經濟體製、建立更為平衡的全球治理體系有共同的要求。這些共同的利益和相近的立場是將各國凝聚在一起的向心因素。

“在國際格局變化和經濟秩序調整的今天,總的來講金磚國家有著共同的利益與要求,希望世界朝著多極化方向發展,致力于世界和平的建設,反對在國際關系中的強權和暴力政治。”巴西瓦加斯基金會經濟學家西烏維斯說。

印度尼赫魯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米特拉-切諾伊則表示,金磚國家都不贊成在世界貿易和氣候變化談判中出現不利于新興經濟體發展的要求,都主張金融改革措施不影響世界經濟的復甦進程。金磚國家成員都希望世界政治和經濟多元化,反對一個超級大國主宰世界政治和經濟。

合作基礎

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建立以來,通過成員國協調立場與採取共同行動,在一些重要國際事務中取得重要成果。

2010年,金磚國家和其他國家推動二十國集團成為國際經濟協調與合作的主要平台;同年,金磚國家共同推動了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改革。這些改革是一次最大規模的有利于新興市場和開發中國家的權力調整,大大提高了開發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的話語權。

在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上,中國、印度和巴西採取共同立場,認為保護環境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必須堅持《京都議定書》的原則: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這一立場為大會取得切實成果作出了貢獻。

所有這些成果增強了金磚國家未來展開合作的信心和動力。

合作意願

金磚國家富有成效的合作,不但維護了開發中國家的利益,也給成員國自身帶來了重要的發展機遇,提高了成員國進一步加強合作的意願。

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奧爾洛夫認為,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對俄羅斯來說意義重大,隨著這一機製的逐步發展,俄羅斯能借此提升本國在國際舞台上的政治影響力,客觀上增強俄羅斯與美國和歐盟對話的分量。

“這一合作機製還將使俄羅斯獲得新的金融和經貿市場,使得俄羅斯不僅僅充當能源出口國,今後在現代技術例如核能、宇航、軍事等方面也可與其他成員國加強合作。”奧爾洛夫說。

南非國際行銷委員會首席執行官馬托拉說,加入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將有助于南非吸引更多外國投資,擴大貿易規模,進一步提升南非的國際競爭力。南非《郵衛報》則刊文指出,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吸納南非,將提高南非在國際政治中的地位,增加其在國際舞台上的發言權,這將有利于其在政治上崛起。

實力增強

2011年初,世界經濟領域傳來兩大震撼性訊息:中國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巴西躍居世界第七大經濟體。此外,日前在北京發布的《新興經濟體藍皮書》預計,2015年金磚四國經濟總量將超過美國,GDP增量將佔世界增量的三分之一。

隨著金磚國家在全球經濟總量中所佔比重不斷提高,這一機製在國際政治和經濟舞台上的影響力將進一步增強,機製外的國家必將加大與機製內國家的合作力度,從而提升這一機製的國際地位。

同時,應該看到,挑戰與機遇同在。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剛剛走過三個年頭,合作經驗還不很豐富,合作機製還有改進空間。此外,金磚國家內部由于歷史或現實利益的因素,尚存在一些誤解和分歧。這些都需要成員國加強對話與交流,真正做到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和增進互信,並在此基礎之上達到互利合作的目的。

金磚國家金磚國家

巴西是南半球最大的開發中國家,國土面積和人口分別佔拉美地區三分之一強。巴西經濟近年來持續快速成長,2008年成長5.1%,國內生產總值達1.23萬億美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6485美元。巴西已成為世界重要經濟大國之一。

1991年12月21日,前蘇聯解體,12月25日,俄羅斯正式名稱改為俄羅斯聯邦。由于最近幾年油價居高不下,俄外匯和黃金儲備已躍升到世界第三。然而, 俄羅斯仍是“金磚四國”中最弱的國家。

印度被認為是亞洲經濟奇跡的象征。自1991年開始經濟改革以來,印度國內生產總值一直呈穩步成長態勢,年均成長率達到6%左右。有報告稱,到2020年,印度將是全球經濟成長最快的國家之一。

國際輿論認為,在“金磚四國”中,經濟發展最突出的是中國。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在近30年的時間內經濟年均成長超過9%。高盛研究報告稱,隻需保持當前發展態勢,中國經濟規模將在2041年超過美國。

2010年12月,南非正式加入“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其穩定的經濟發展引起人們的廣泛關註。南非是世界第四大礦產國,黃金、鑽石的儲量和產量均居世界第一位,採礦業居世界領先地位。南非充分利用國際市場,推動貿易和投資迅猛成長。依托包括德班開普敦在內的八大港口,南非的貨物貿易可直接輻射到周邊的發達國家,同時也為整個非洲的經濟發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風險挑戰

經過介紹

“金磚四國”概念的熱銷令奧尼爾喜出望外,于是趁熱打鐵推出了所謂的“金鑽十一國”,涵括墨西哥、印尼、奈及利亞、韓國越南土耳其菲律賓埃及巴基斯坦伊朗孟加拉國11個新興經濟體。

隨後,匯豐銀行也加入“新興合唱團”,提出未來全球經濟將屬于“靈貓六國”(CIVETS),即哥倫比亞、印尼、越南、埃及、土耳其和南非,六國擁有令人稱羨的人口結構,成長潛力巨大。

西班牙對外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向中國證券報記者介紹“新興領軍經濟體”(Emerging and Growth-Leading Economies,EAGLEs)概念,以對全球經濟成長貢獻為衡量標準,逐年篩選“入圍名單”。如今榜上有名的除了金磚四國,還包括韓國、印尼、墨西哥、土耳其、埃及和中國台灣。相對于“金鑽11國”和“靈貓6國”,領軍新興經濟體以經濟增量的絕對值為基礎,強調動態概念,並有明確的標準。

熱鬧非凡的“新興合唱團”在說明一個趨勢;即網路化推進全球化進程,降低全球投資者的交易成本,也改造了經濟發展的學習曲線。而後危機時代又給了新興經濟體更加廣闊的表現舞台,使得上個世紀後半葉日本引導亞太地區產業轉移的“單雁群”模式,逐漸轉變為多點開花的“多雁群”。這也推高了衡量新興經濟體股市的MSCI新興市場指數,截至12月20日,其今年累計漲幅已達12.28%,遠高于衡量發達經濟體股市表現的MSCI世界指數7.82%的漲幅。

金磚加重

中、俄、印、巴一致商定,吸收南非作為正式成員加入“金磚國家”合作機製。今後或許會有更多新興經濟體加入該合作機製。

2010年對于南非來說無疑是幸運的。年中,“嗚嗚祖啦”聲中的世界杯,讓全球球迷記住了這個活力四射的非洲國家;而在年末,又一份大禮為南非貼上“金磚第五國”的重要標志。

12月2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北京例行記者會上證實,中國作為“金磚國家”合作機製輪值主席國,與俄羅斯、印度、巴西一致商定,吸收南非作為正式成員加入該合作機製。姜瑜說,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已致函南非總統祖馬,邀請他出席明年初在華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三次正式會晤。

該概念提出8年後,2009年6月,四國領導人首次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舉行會晤,“金磚四國”由此演化成為一種經濟合作機製。2010年4月,第二次“金磚四國”峰會在巴西召開,四國之間的合作更進一步。

伴隨“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的逐漸形成,作為全球新興經濟體代表的“金磚四國”國際影響力也日益增強。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0年10月發布的《國際經濟展望》,按照市場匯率估算,“金磚四國”的GDP總量將從2008年佔世界份額的15%上升到2015年的22%,屆時四國經濟總量將超過美國,同時四國的GDP增量也將佔世界增量的三分之一。

正是看到“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的巨大發展潛力,南非作為南部非洲第一大經濟體,一直希望加入該機製。今年以來南非政府積極推動,南非總統祖馬從年初開始就對“金磚四國”展開遊說工作。他曾在今年4月份到8月份,接連訪問巴西、印度、俄羅斯和中國。祖馬表示,與這些新興市場國家的合作會給南非的經濟成長帶來機遇。

南非《商業日報》認為,南非作為全球影響力最大的非洲國家加入“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可以更好地代表非洲國家的利益,為非洲經濟發展謀取更大的國際合作空間。

有專家對南非是否符合“金磚國家”標準提出質疑。“金磚四國”是建立在這些國家經濟增速較快和人口相對較多的基礎上,而據世界銀行2009年的資料顯示,南非的經濟規模排在世界第31位,不到“金磚四國”中最小的經濟體俄羅斯的四分之一。

金磚國家金磚國家

但也有分析人士表示,鑒于南非在非洲扮演的重要角色,邀請南非“入盟”對南非以及“金磚國家”合作機製來說都將是雙贏之舉。

非洲現在是世界上經濟增速最快的地區之一,今年經濟成長有望達到5%。最早提出“金磚四國”概念的奧尼爾近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稱,非洲大陸目前有四十多個國家,其中任何單一國家都無法與“金磚四國”相提並論。但是如果將這四十多個國家看作一個整體,則非洲大陸經濟規模的成長潛力可以與“金磚四國”相媲美。

而南非是非洲最大經濟體和最具影響力的國家之一,其國內生產總值約佔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經濟總量的三分之一,對地區經濟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引領作用。

資料顯示,南非是非洲最大的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也是最大的黃金、鉑和鈀生產國,在世界市場的地位不容忽視。並且,南非相關企業在非洲金融、電力、電信、建築、農業等行業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它還是許多重要國際組織中的非洲代表,曾經是八國集團與開發中國家領導人對話會(G8+5)唯一的非洲成員,目前則是G20唯一非洲成員。

正因為南非在多方面都是非洲大陸的代表,它的加入,將進一步擴大“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的國際影響力,並將成為“金磚國家”進入非洲的門戶。

有分析人士指出,很多南非公司在南部非洲國家設有分公司,地緣接近,風俗相通,它們在這些相對不發達國家投資具有信息快捷、交易成本低的優勢。如果四國投資和貿易能通過南非中轉,回報率將顯著提高。

此外,經濟合作也將帶動“金磚四國”與非洲國家間的政治合作,從而提升新興市場國家在處理國際問題上的話語權。

“金磚四國”即將成為歷史,一個更具有廣泛代表性的“金磚五國”將登上國際舞台。隨著“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的日趨成熟,今後或許會有更多的新興經濟體加入進來,“分量”大增的“金磚國家”將在國際政治經濟事務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

變動原因

盡管這一舉動是由俄羅斯首先提出、並且經過四國充分磋商而作出的決定,但邀請南非加入“金磚四國”,更多的是著眼于地緣政治的考量,而不是出于經濟關系的需要。

南非雖是非洲大陸最大的經濟體(同時,中國也是南非最大的貿易伙伴國),但是,南非的經濟規模依然較小。2009年,南非總人口為4932萬人,國內生產總值為2888.48億美元,比2008年的2762.74億美元成長4.6%;南非政府預測,2010年南非國內生產總值成長率將達3%,其中,包括南非世界杯對經濟成長貢獻的0.5%。南非財長普拉溫·戈爾丹不久前預測,南非國內生產總值2011年至2013年的成長率將分別為3.5%、4.1%和4.4%。南非的經濟規模遠不及“金磚四國”中規模最小的俄羅斯的三成,南非的經濟成長速度也不及東盟的平均水準。另一方面,從人均GDP來看,南非2009年已經達到了5857美元,遠遠超出了新興經濟體的平均水準,進入了比較發達國家的行列。所以說,邀請南非加入“金磚國家”,應該並非從經濟發展水準的角度來考慮的。

變動預測

如果按照首先發明“金磚四國”一詞的吉姆·奧尼爾的本意,從人口規模和經濟發展速度的角度來看的話,印度尼西亞比南非更有資格成為下一個被邀請加入“金磚國家”集團的國家。

印尼是東盟最大的經濟體,無論是人口規模、經濟規模還是經濟成長速度;印尼都遠遠超過了南非。更為重要的是,“金磚四國”之所以受到全球重視和關註,是由于他們屬于新興經濟體的“領頭羊”,而從國家的經濟發展階段來看,印尼屬于新興經濟體,而南非則已經是經濟比較發達的國家。

歷次會晤

首次

“金磚國家”領導人首次會晤是在2009年6月。當時,南非還沒有加入“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等傳統“金磚四國”(BRIC)的領導人在俄羅斯舉行首次會晤。四國領導人在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呼吁落實二十國集團倫敦金融峰會共識,改善國際貿易和投資環境,承諾推動國際金融機構改革,提高新興市場和開發中國家在國際金融機構中的發言權和代表性。

二次

2010年4月,“金磚四國”領導人第二次會晤在巴西舉行。會議結束後,四國領導人發表《聯合聲明》,就世界經濟情勢、國際金融體系的改革等問題闡述了四國的看法和立場,並商定推動“金磚四國”合作與協調的具體措施。“金磚國家”合作機製初步形成。

2010年11月,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會議在韓國首爾舉行,南非在此次會議期間申請加入“金磚四國”合作機製。

三次

2011年4月13日至14日,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等“金磚國家”領導人在中國三亞舉行會晤,就國際情勢、經濟、金融、發展等問題深入交換意見,規劃金磚國家未來合作。這將是“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三次會晤。

四次

2012年3月28日至29日,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等“金磚國家”領導人在印度首都新德裏舉行,這次會晤的主題是“金磚國家致力于全球穩定,安全和繁榮的伙伴關系”。

五次

2013年3月26日-27日,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五次會晤在南非德班舉行。這是南非自2010年加入金磚國家以來首次主辦金磚國家峰會。核心議題:建立金磚國家發展銀行和金磚國家貨幣儲備庫。會晤主題:金磚國家與非洲:致力于發展、一體化和工業化的伙伴關系。

六次

2014年7月15日-16日,在巴西福塔萊薩舉行的第六次金磚國家峰會將決定設立開發銀行和儲備基金。

基本內容

國際觀察家們認為,三亞峰會將進一步促進金磚國家彼此間的互利合作,提高開發中國家在國際舞台上的聲音,推動世界朝著更加均衡的方向發展。

作為非洲第一大經濟體,南非在金磚國家機製中不僅代表自身,而且代表非洲大陸。南非加入後,世界主要大洲在這一機製中都有了代表。

正因如此,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副所長奧斯特洛夫斯基對新華社記者說,南非作為(金磚國家)“新成員”首次亮相,使三亞峰會具有特殊意義。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如何與南非互動,將是非常令人感興趣的“看點”。

主要目的

“金磚國家的基調就是這個時代的基調。”金磚國家這一概念的提出者奧尼爾日前表示。國際觀察家們認為,即將舉行的三亞峰會對金磚國家、開發中國家乃至世界經濟和政治情勢都將產生積極影響。

增進世界的和平與發展

在三亞峰會上,金磚國家領導人將就一些重大的國際政治和經濟問題進行磋商,並爭取達成共識。據了解,這些問題至少包括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大宗商品價格波動、氣候變化、可持續發展等問題。同時,峰會對當前利比亞局勢等關乎國際安全的熱點問題可能也將有所涉及。

金磚國家國土面積佔世界領土面積近30%,人口佔世界的42%。從政治和安全上看,五國中的俄羅斯和中國都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巴西、印度、南非目前都是非常任理事國。從經濟上看,2010年五國國內生產總值約佔世界總量的18%,貿易額佔世界的15%。可以預料,五國在三亞峰會上的立場和舉動,將在世界政治和經濟領域引起高度關註。

金磚國家希望在這次峰會上能就推進國際金融貨幣體系改革問題加強協作,為今年年底在法國舉行的二十國集團峰會做好準備。此外,由于今年11月將舉行聯合國氣候大會,因此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也是三亞峰會重要議題。

提高開發中國家話語權

三亞峰會雖然是金磚國家的聚會,但是它體現的將是廣大開發中國家的利益。

“金磚國家代表的是新興經濟體和開發中國家的利益,是國際政治和經濟變革的重要力量,也是國際政治民主化和多極世界的堅定支持者。”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東亞和上合組織研究中心主任盧金說。

巴西外交部副部長雷斯強調,金磚國家代表著眾多的開發中國家,渴望在世界格局多極化和經濟轉型的重要時期在國際舞台上爭取更多發言權和決策權。

南非國際行銷委員會首席執行官馬托拉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發展至今,已不單是經貿合作交流的平台,同時也是開發中國家“用同一個聲音說話”,提高在國際事務中發言權的舞台。

南非國際關系與合作部部長馬沙巴內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金磚國家秉承萬隆精神,和平相處、友好合作。這一精神將引領金磚國家合作機製成為促進南南合作的平台。

推動發達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加強溝通

在經濟全球化不斷走向深入的今天,包括金磚國家在內的開發中國家與發達國家之間的關系並非“零和”關系。相反,雙方在有立場分歧的同時,也有互利共贏的一面。三亞峰會也將為發達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加強協調提供機會。

經合組織首席經濟學家帕多安指出,金磚國家合作機製是一個重要創新,希望這一機製讓發達國家和開發中國家加強國際協作、同心協力共謀發展。

來自印度德裏大學的學者塔庫爾說,金磚國家已形成一個基本的合作體系,但不希望被視為反西方的集團。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曲星認為,金磚國家將會成為發展中經濟體同發達經濟體溝通的橋梁和紐帶,強化南北對話、南北合作。金磚國家希望通過對國際秩序進行漸進式的改革,而不是革命式的推翻,推動國際秩序朝著更為合理的方向發展。

利于金磚國家機製的自身建設

雖然目前還很難準確預測三亞峰會將在多大程度上推進金磚國家機製建設,但相關呼聲已經清晰可聞。分析人士指出,金磚國家加強機製建設,有利于在國際舞台上發揮更大作用。

巴西外交部副部長雷斯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三亞峰會將進一步深化金磚國家合作機製的建設,使其合作範圍擴大至能源、貿易、農業、糧食安全等領域,協調在國際重大政治、經濟事務上的立場,並討論“金磚國家”如何實行合作,甚至聯合採取共同行動。

“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三次會晤,將進一步深化這一合作機製,並使它們之間的對話與合作更加常態化、製度化和深入化。”雷斯說。

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四次會晤于2012年3月29日在印度首都新德裏舉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巴西總統羅塞夫、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印度總理辛格、南非總統祖馬出席。

當地時間10時許,會晤開始。印度總理辛格主持會晤。這次會晤的主題是“金磚國家致力于全球穩定、安全和繁榮的伙伴關系”,與會領導人就全球治理、可持續發展、金磚國家合作等問題深入交換意見,達成廣泛共識。

胡錦濤在會晤時強調,當今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謀和平、求發展、促合作的時代潮流沒有改變。一批新興市場國家和開發中國家抓住機遇、加快發展,在團結中促合作、合作中謀發展,日益成為促進南南合作、南北合作的重要力量。這將提高人類社會生產力整體水準,有利于世界經濟更加平衡、國際關系更加合理、全球治理更加有效、世界和平更加持久。

會晤後,與會領導人出席了有關合作協定簽署儀式並聯合會見記者。胡錦濤表示,金磚國家發展是全球共同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金磚國家合作順應了和平、發展、合作的時代潮流,有利于推動國際關系民主化。中方願同其他金磚國家成員國加強伙伴關系,共同推動建設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

會晤發表了《德裏宣言》,規劃了下階段合作,宣布下次會晤2013年在南非舉行。

研究報告

高盛的研究報告認為,中國、俄羅斯、巴西和印度的經濟發展前景極好,四國將在 2050年位列世界最強經濟體。這篇研究報告是由高盛的全球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主持編寫的。其中,中國在2041年超過美國從而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印度在2032年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巴西將于2025年取代義大利的經濟位置,並于2031年超越法國;俄羅斯將于2027年超過英國,2028年超越德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BRICs合計的GDP可能在2041年超過西方六大工業國(G7中除去加拿大),這樣,到2050 年,世界經濟格局將會大洗牌,全球新的六大經濟體將變成中國、美國、印度、日本、巴西和俄羅斯。無論從任何方面講,它們都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實體。然而,必須指出的是,這四個國家,既不是像歐盟一樣的政治聯盟,又不是像東盟一樣的貿易聯盟。但是,這四個國家已經逐步開始開展政治合作,來加強其政治地位,比如影響聯合國的決定;或者通過不成文的政治合作協定,來迫使美國讓步。

《金磚四國之夢:通向2050之路》(2003年)

認為中國、俄羅斯、巴西和印度已經或者正在改變自己的政治體製,以適應全球資本主義。高盛預測,中國和印度分別將成為世界上最主要的製成品和服務提供者,其中中國盛產稀土,而巴西和俄羅斯相應的將成為世界上最主要的原材料提供者。鑒于巴西和俄羅斯可以為中國和印度提供所需的原材料,合乎邏輯的預測表明,金磚四國將更加廣泛的合作。據預測,“金磚四國”將有能力組成強大經濟集團,從而取代現在八國集團的地位。巴西盛產大豆和鐵礦石,而俄羅斯有極為豐富且豐沛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

早在冷戰結束時或更早時期,組成“金磚四國”的各國政府就都開始了經濟和政治改革,以使他們進入世界經濟。為了競爭,這些國家曾同時強調了教育,引進外資,國內消費和國內產業的發展。研究認為,印度有潛力成為在未來的30至50年裏“金磚四國”中發展最快的國家。主要原因之一是印度和巴西的勞動年齡人口數量的下降將晚于俄國和中國。

後續報告(2004年)

繼其最初的2004年“金磚四國”研究報告後,高盛世界經濟小組又發布了後續報告。這份新的報告將分析結果更推進了一步,並著重聚焦在這四國經濟的發展將給世界市場帶來的影響。報告估計,金磚四國在世界經濟成長中的份額將從2003年的20%成長到2025年的40%。同時,他們的經濟總量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將從2004年的大約10%增至2025年的超過20%。而且,在2005年到2015年間,這些國家將有超過8億(800,000,000)的人跨過$3,000的年收入門檻。據計算,在2025年這些國家將約有2億(200,000,000)人的年收入超過$15,000。因此,市場需求的大回升將不僅僅影響必需品,也會影響到價格較高的品牌產品。報告指出,首先是中國,然後在十年之後是印度,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汽車市場。

盡管成長率結存果斷地活躍朝向金磚四國的經濟,高水準經濟地區個人財富程度會持續超越平均金磚四國水準。高盛證券估計到2025年六大工業國組織G6成員國地區的年收入會超過$35,000,反而隻有二千四百萬名金磚四國居民才有相同收入水準。報告強調指出印度能源的大型無效率,及引人註目地提及金磚四國在全球資本市場的極小代表權。過往矛盾凸顯金磚四國的龐大人口,而且使金磚四國的總財富相當容易使六國高峰會成員國地區失色,及同時令年收入會保持于當今工業國家基準之下。上述現象會持續影響全球市場;隨著跨國公司嘗試從金磚四國的取得優勢,例如由金磚四國的龐大潛質市場生產廉價汽車及其他金磚四國居民負擔得起的產品,來替代昂貴的奢侈汽車品牌。

2013年08月24日,“金磚四國”名詞發明人吉姆•奧尼爾在接受採訪時候稱中國是目前唯一稱得上的金磚國家,其他三個國家近年來的經濟發展令他感到失望。

最新訊息

金磚國家最深層的思考基本上是,創立一個新的、傾向于開發中國家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式機構。

2013年3月26日,金磚國家首腦將在南非東部城市德班舉行年度峰會。來自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的領導人計畫在峰會上批準成立一家新的開發銀行。屆時,他們還將討論建立外匯儲備庫,抵御國際收支和其他貨幣危機。

南非邊境顧問公司(FrontierAdvisory)執行總裁MartynDavies表示,“金磚國家最深層的思考基本上是,創立一個新的、傾向于開發中國家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式機構。”他認為,全球權力從傳統的西方世界向新興經濟體轉移,而在西方這種轉移引發了很多地緣政治擔憂。

金磚國家金磚國家

金磚五國的總外匯儲備達到4.4萬億美元,人口佔世界的43%。這些國家尋求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獲得與不斷壯大經濟實力相匹配的影響力。它們曾經呼吁西方主導的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實施管理層改革,對這兩大組織的總裁分別從美國和歐洲遴選的慣例不滿。

最新動態

截至2015年4月15日,包括南非等國在內的提交加入亞投行申請的國家均已經過多邊征求意見的程式,正式成為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

至此,金磚國家成員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南非都在亞投行意向創始國名單中,這也就意味著,金磚國家成員已經全部成為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