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Kindaichi Kousuke きんだいち こうすけ)是日本推理小說家橫溝正史筆下的名偵探,第一次出場是在小說《本陣殺人事件》中,特征是一頭亂蓬蓬的鳥窩頭,一頂軟帽和髒兮兮的和服。他亦被另一推理作品《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的原作天樹征丸定為主角金田一一的阿公(外公),不過隻是以名字出現,樣子及事跡完全沒有提及。

"金田一耕助"、"明智小五郎"、"神津恭介"被稱為日本三大名偵探。

  • 中文名稱
    金田一耕助
  • 外文名稱
    きんだいち こうすけ
  • 出生地
    日本東北地方
  • 逝世日期
    平成元年(1989年)
  • 智商
    186
  • 別名
    阿耕、耕助
  • 信仰
    神道教
  • 國籍
    日本
  • 出生日期
    大正2年(1913年)
  • 職業
    私人偵探(虛擬人物)
  • 民族
    大和民族
  • 主要成就
    在橫溝氏的小說中破獲諸多案件

個人履歷

大正2年(1913年)出生于東北地方(據說是岩手縣)。血型O型。

昭和6年(1931年)19歲從地元中學畢業後去了東京,住在神田並進入私立大學學習。因感到日本的大學教育很無聊,獨自前往美國,

昭和7年(1932年)到達美國後在為生計而從事洗盤子等工作的同時染上了吸食大麻的惡習。19歲的時候在舊金山解決了一件殺人事件,在日僑中出名,也因此在機緣下認識的岡山縣果園主久保銀造,在其資助下在美國大學讀書,並在醫院做過類似實習護士之類的工作,同時戒掉大麻。

昭和10年(1935年)畢業回國,由久保銀造資助開設了一家偵探事務所。不久因為解決了幾起著名的事件而聲名大噪。

昭和14年(1939年)受到征召,被派往中國參加戰爭。

昭和17年(1942年)轉調至南方戰線,最後抵達新幾內亞的韋瓦克,直到戰爭結束。所在部隊受到幾乎全滅的打擊,在這裏金田一經常全神貫註地看守戰友炸死或病死的屍體,對死後僵硬狀態的察覺變得敏銳。

昭和21年(1946年)復員,在戰友的委托下解決了獄門島事件。

昭和22年(1947年)結束了開張僅三個月的事務所,寄居在風間小老婆節子在大森經營的料理旅館“松月”別館。3月下旬,解決“黑暗中的貓”一案,在本案中結識了警視廳的等等力大志警部。

昭和23年(1948年)解決“夜行(5月5日~9日)”、“八墓村(5月中旬~9月初旬)”等案,此外在“八墓村”一案中獲得大筆報酬,和偵探小說家Y一同前往伊豆旅行。

9月初旬、10月初旬・中旬、12月、翌年1月解決了“女怪”一案。愛上“女怪”案件的相關人物持田虹子,不料後來虹子自殺。

昭和24年(1949年)因為在“女怪”一案中失戀,前往北海道自我放逐一個月。秋天,解決“人面瘡”一案。

昭和28年(1953年)和偵探作家・橫溝正史一同被卷入“醫院坡上吊之家”一案。但此案在發生“人頭風鈴事件”後就陷入謎團當中。

昭和48年(1973年)在解決了醫院阪事件後去了美國,成為最後參與的案件。

昭和50年(1975年)回到日本,並渡過餘生。

石坂浩二版金田一耕助石坂浩二版金田一耕助

個人形象

膚色白皙,個子矮小,有些結巴。帽子軟塌塌,和服皺巴巴,裙褲松松垮垮,木屐已磨禿,腳趾幾乎露出短布襪,經常被警察誤當成嫌疑犯。

不用卷尺,不用放大鏡,破案隻憑腦袋瓜。"你你你我我我......",當他嚴重結巴,當他拼命撓鳥窩般的頭發,一樁奇案便即將大白于天下。

金田一耕助,唯一能抗衡福爾摩斯的名偵探,就是他。

主要案件

本陣殺人事件

獄門島

金田一耕助金田一耕助

黑貓酒店事件

夢遊(夜行)

八墓村

犬神家族(犬神家一族)

女王蜂

惡魔吹著笛子來

不死蝶

百億遺產殺人事件(三首塔)

名琅庄(迷路庄的慘劇)

罪惡的拍球歌(惡魔的拍球歌、惡魔的彩球歌)

白與黑

化妝舞會(假面舞會)

惡靈島

醫院坡血案(醫院阪上吊之家、神秘女子殺人事件)

青山剛昌筆下的金田一耕助青山剛昌筆下的金田一耕助

青發鬼(御子柴進系列,金田一耕助並未出場)

夜光怪人(御子柴進系列,金田一耕助出場較少)

惡魔的寵兒

真珠塔

幽靈男

鷹巢海角慘案

殺人預告

臘面博士

古井奇談

門後的女人

鏡浦殺人事件

登場作品

日語長編

中譯本

本陣殺人事件

本陣殺人事件

獄門島獄門島

夜步く

夜行

八つ墓村

八墓村

犬神家の一族

犬神家一族

迷路荘の慘劇

迷路庄的慘劇

悪魔が來りて笛を吹く

惡魔前來吹笛(惡魔吹著笛子來)

女王蜂

女王蜂

不死蝶

不死蝶

吸血蛾

吸血蛾

幽霊男

幽靈男

三つ首塔

三首塔

悪魔の手球唄

惡魔的手球歌

悪魔の寵児

惡魔之寵兒

悪魔の百唇譜

惡魔的百唇譜

悪魔の降誕祭

惡魔的降誕祭

仮面舞踏會

化妝舞會(假面舞會)

白と黑

白與黑

悪霊島

惡靈島

病院坂の首縊りの家

醫院坡上吊之家

日語短編

中譯本

百日紅の下にて

百日紅之下
車井戸はなぜ軋る水井為何作響

蝙蝠と蛞蝓

蝙蝠與蛞蝓

黑貓亭事件

黑貓亭事件(黑貓酒店殺人事件)

殺人鬼

殺人鬼

黑蘭姫

黑蘭公主

死仮面


女怪

女魔(女怪)

烏鴉

幽霊座

幽靈座

湖泥

湖泥

生ける死仮面

復活的死假面

迷路の花嫁

迷路的新娘

首級

廃園の鬼

廢棄之鬼

毒の矢

毒箭

蝋美人

蠟美人

黑い翼

黑翼

死神の矢

死神之箭

魔女の暦

魔女之歷

暗暗の中の貓

暗夜裏的黑豹

夢の中の女

夢中女

七つの仮面

七面人生

華やかな野獣

華麗的野獸

トランプ台上の首

撲克桌之首級

霧の中の女

霧中女

女の決闘

女人的對決

泥の中の女

泥中女

鞄の中の女

箱中女

鏡の中の女

鏡中女

傘の中の女

傘中女

檻の中の女

檻中女

鏡が浦の殺人

鏡浦殺人事件

貸しボート十三號

出租舟十三號

壺中美人

壺中美人

支那扇の女

持中國扇的女人(女人的決鬥)

スペードの女王

黑桃女王

扉の影の女

門後的女人

洞の中の女

洞中女

柩の中の女

柩中女

火の十字架

火之十字架

赤の中の女

紅中女

瞳の中の女

瞳中女

薔薇の別荘

薔薇別墅

香水心中

香水自殺事件

霧の山荘

迷霧山庄

人面瘡

人面瘡

雌蛭

雌蛭

日時計の中の女

日晷中的女人

猟奇の始末書

獵奇悔過書

夜の黑豹

暗夜裏的黑豹

貓館

貓館

蝙蝠男

蝙蝠男

探案年表

1937 昭和12年(24歲)

本陣殺人事件 (岡山線岡一村)

1946 昭和21年(33歲)

百日紅之下 (東京市市谷)

獄門島 (瀨戶內海北門島)

水井為何作響

蝙蝠與蝸蝓

1947 昭和22年(34歲)

黑暗中的貓 (東京銀座)

黑貓亭殺人事件 (東京郊區)

殺人鬼 (東京吉祥寺)

惡魔吹著笛子來 (麻布六本木)

黑蘭公主 (京橋)

1948 昭和23年(35歲)

夜行 (都下小金井.岡山縣鬼首村)

八墓村 (岡山縣八墓村)

1949 昭和24年(36歲)

犬神家一族 (信州那須市)

人面瘡 (岡山縣葯師湯)

鴉 (岡山縣奧地)

1950 昭和25年(37歲)

女怪 (伊豆溫泉)

迷宮庄慘劇 (富士近郊)

1951 昭和26年(38歲)

女王蜂 (伊豆月琴島)

燈塔島之怪 (伊豆溫泉)

1952 昭和27年(39歲)

幽靈座 (東京駒形)

湖泥 (岡山縣僻村)

沉睡的新娘 (都下)

1953 昭和28年(40歲)

花園的惡魔 (東京近郊)

不死蝶 (信州射水)

醫院坡上吊之家(上) (東京港區)

復活的死假面 (東京杉並)

1954 昭和29年(41歲)

幽靈男 (西狄窪.伊豆溫泉)

蠟美人 (麻布.狸穴)

箱中女 (阿佐佐谷)

墮落天使 (東京)

壺中美人 (成城)

迷路的新娘 (野方)

黑桃女王 (片瀨)

蜃氣樓島 (瀨戶內海)

吸血蛾 (東京四谷)

首級 (岡山縣熊之湯)

魔女之歷 (東京淺草)

1955 昭和30年(42歲)

死神之箭 (片瀨)

毒箭 (東京綠崗)

廢園之鬼 (信州高原)

華麗的野獸 (本牧)

惡魔的手球歌 (岡山縣鬼首村)

雌蛭 (東京澀谷)

三首塔 (東京.信州)

撲克桌之首級 (東京隅田川)

扉影之女 (東京西銀座)

1956 昭和31年(43歲)

霧中女 (東京銀座)

黑翼 (緣丘)

七面具

1957 昭和32年(44歲)

泥中女 (三鷹)

洞中女 (經堂.赤堤)

鏡中女 (三鷹)

紅中女

傘中女 (東京近郊鏡浦)

檻中女 (東京淺草今戶)

出租舟十三號 (濱離宮)

支那扇之女 (成城)

鏡浦殺人事件 (東京近郊鏡浦)

惡魔的的降誕祭 (東京綠之丘)

1958 昭和33年(45歲)

柩中女 (久我山)

瞳中女 (東京吉祥寺)

火之十字架 (東京新宿)

薔薇別墅 (鐮倉)

惡魔的寵兒 (經堂)

夢中女 (東京代代木上原)

香水自殺事件 (輕井澤)

霧山庄 (K高原)

1960 昭和35年(47歲)

貓館 (東京日暮裏)

日晷中之女 (成城)

惡魔的百唇譜 (成城)

假面舞會 (輕井澤)

女人的對決 (東京綠丘)

白與黑夜之黑豹 (芝區)

1962 昭和37年(49歲)

獵奇悔過書 (白濱海岸)

1964 昭和39年(51歲)

蝙蝠男 (東京綠丘)

1967 昭和42年(54歲)

惡靈島 (瀨戶內海)

1973 昭和48年(60歲)

醫院坡上吊之家(下) (東京港區)

個人語錄

我隻不過是一個不斷追求真理的求道者。

--《惡靈島》

搜尋腳印或檢測指紋是由警方負責,我的偵探方法,隻是將這些結論予以理性的分類綜合,最後才下結論。

這件事中真正恐怖的不是如何進行,而是為何必須這樣進行。

在決心自殺之後反而要布置成他殺的情況,天下在沒有比這更惡毒的事了。

--《本陣殺人事件》

世界上除了真理之外還有真理。

--《三首塔》

我接受委托,把它交給我吧!職業歸職業,正義卻還是正義啊!

金田一耕助金田一耕助

那麽,到那邊去吧!我把凶手給您指出來!

--《迷宮之門》

請你看著我的眼睛,你也應該知道,我看起來像在說謊嗎?

--《獄門島》

我隻是專註于某一件事時,比別人多用一點心罷了。

經驗能使人產生智慧。與達人下棋遇到難局時,根據經驗想起了棋譜,沒準會起死回生。

不過夫人,所謂名偵探就是能將所有的愚蠢想法全都考慮到,然後將這些許許多多愚蠢的想法一一加以分析、淘汰。

我可沒有千裏眼那種魔法,隻是發現這裏面有好多矛盾的地方。發現矛盾就不能放過它,這也算是一種修煉吧。從這種修煉裏產生一會,對這些疑惑不能等閒視之。要一樣一樣地把它們集中起來加以分析。推理可不是無中生有,它是將所有論據集中之後加以分析的過程。

--《化妝舞會》</CC>

關聯作品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漫畫、日劇)

《金田一探案集》(系列劇,古谷一行主演)

《金田一耕助 獄門島》(特別企劃,上川隆也)

《金田一耕助 迷路庄的慘劇》(特別企劃,上川隆也)

《金田一耕助 本陣殺人事件》(田村高廣)

《金田一耕助 八墓村》(特別企劃,稻垣吾郎)

《金田一耕助 女王蜂》(特別企劃,稻垣吾郎)

《金田一耕助 惡魔吹著笛子來》(特別企劃,稻垣吾郎)

《金田一耕助 惡魔的拍球歌》(特別企劃,稻垣吾郎)

《金田一耕助 犬神家一族》(特別企劃,稻垣吾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