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泳三

金泳三

金泳三,韓國慶尚南道人,第14任韓國總統。1927年12月20日生于慶尚南道巨濟島,年畢業于漢城大學文理學院哲學系,1951年從政,曾歷任第六、七、八、九、十和十三屆國會議員,1992年12月當選為韓國第十四屆總統。1993年2月25日,韓國總統金泳三宣誓就職。上任後,採取了比較嚴厲的廉政措施。金泳三政府自稱為"文民政府",進行了許多民主化改革。2011年1月,金泳三宣布將全部家產捐出,回饋社會,而沒有把財產留給子女。

2015年11月22日00:21分,金泳三逝世,享年88歲。

  • 中文名
    金泳三
  • 外文名
    김영삼
  • 國籍
    韓國
  • 出生地
    韓國慶尚南道
  • 出生日期
    1927年12月20日
  • 信仰
    長老教會
  • 職業
    第14任韓國總統

學習經歷

1941年:慶尚南道初等學校

金泳三金泳三

1947年:慶尚南道高等學校

1952 年:漢城大學 哲學 學士

1974年:美國托森周立大學文學 名譽博士

1993年:美國美利堅大學 國際政治學 名譽博士

1994年:日本瓦卸達大學 法學 名譽博士

1994年:俄羅斯莫斯科大學政治學 名譽博士

1995年:法國索爾本大學 哲學 名譽博士

1995年:美國喬治大學 人文學 名譽博士

1995年:美國紐約大學 法學 名譽博士

1996年:美國米內索塔大學 法學 名譽博士

從政經歷

(圖)金泳三(圖)金泳三

1951年:張澤尚國務總理秘書

1954-1958年:第三屆民議員(自由黨)

1955年:民主黨青年部長

1960-1961年:第五屆民議員(民主黨)

1961年:新民黨院內副總務

1963年:民政黨代辯人

1963-1967年:第六屆國會議員(民政黨)

1965-1967年:民眾黨院內總務,代辯人

1967-1969年:新民黨院內總務

1967-1971年:第七屆國會議員(新民黨)

1971-1972年:第八屆國會議員(新民黨)

1971年:韓國問題研究所所長

1973-1979年:第九屆國會議員(新民黨)

1973年:新民黨副總裁,政務會議副議長

1974-1976年:第五屆新民黨總裁,指導委員會議長

1974年:新民黨政務會議議長

1976年:新民黨顧問

1979-1980年:第十屆國會議員(新民黨)

1979年:新民黨總裁,被停止總裁職務並受處分,撤消議員職務

1980年:政治活動被限製

1980-1981年:第一次被軟禁

1981年:民主山岳會組成,任顧問

1982-1983年:二次軟禁,絕食二十三天

1985年:民主問題研究所顧問

1986-1987年:新韓民主黨常任顧問,爭取民主憲法國民運動本部顧問

1987年:統一民主黨建黨,任總裁;第十三屆總統候選人(統一民主黨)

1988-1992年:第十三屆國會議員(民主黨)

1990年:民主自由黨最高議員代表

1992年:第十四屆國會議員(民資黨)

1992年:第十四屆總統候選人

1992-1996年:民主自由黨總裁

1992年:當選第十四屆總統

1993-1998年:第十四屆總統

1995-1997年:新韓國黨總裁

1997年:新韓國黨名譽總裁

家庭關系

夫人:孫命順;

兒子:金恩哲和金賢哲。

人物政績

反腐敗

(圖)金泳三(圖)金泳三

“不流血的反腐敗鬥爭”,金泳三實現了清廉為民的誓言,1992年以來,韓國經濟成長速度大大放慢,1991年經濟成長率僅為4.7%,為13年來的最低水準,位次排在亞洲四小龍之末。世界銀行為此將韓國排除在四小龍之外,降為亞洲新虎的檔次,愛面子的韓國人很受刺激,各大報紙紛紛發出“韓國已不再是龍”的哀嘆。

金泳三認為,腐敗是“韓國病”的症結所在。要根治“韓國病”,就必須反腐敗。金泳三痛切地指出:“如今在韓國這塊土地上,權威秩序崩潰,社會綱紀松弛,到處都彌漫著不負責任、舞弊腐敗。一度著稱于世的韓國人的吃苦耐勞精神已煙消雲散,如今是金錢萬能,窮奢極欲,烏煙瘴氣。”

金泳三宣布,在其五年任期之內不涉足高爾夫球等奢侈性娛樂活動,他指示關閉了總統府內的高爾夫球場,要求公務員埋首辦公桌,積極為人民謀福利,他對公務員的要求是,要麽當官而安于貧困,要麽為發財而去經商,二者不能兼顧。他說:“韓國目前人均國民收入每年不到七千美元,但韓國人的生活方式竟與年人均國民收入3萬美元的發達國家的居民相似,這不符合國情。”金泳三的倡導使許多政界要人也放棄了打高爾夫球的愛好,一時間韓國的高爾夫球俱樂部的會員卡行情大跌。

針對出現在酒吧裏的高消費現象,金泳三指出:“在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隻有7000美元的韓國能這樣奢侈嗎?政府將考慮運用增加稅率、嚴格征稅等手段促使其轉產或停業。”1993年7月,韓國政府宣布,提高酒吧這樣的娛樂服務業的納稅率,對以酒吧、高級飯館、夜總會等為舞台的行賄受賄進行嚴密監視,這一舉動就是要使政府官員不敢越雷池一步,不敢輕易進入那些豪華雅室。于是,不少地方顧客減少70%~80%,全國批準經營豪華雅室業務的17000家飯店中,停業、歇業和轉產的佔1/4。

金泳三政府最有成效的反腐敗措施,是高級公務人員必須公布個人的收入和財產。在就任總統後的第一次國務會議上,金泳三表示,反腐敗要從自己做起,關于公布財產,他說到做到,第二天,金泳三和他的直系親屬的財產就見諸報端:他和夫人孫命順、父親金洪祚、兒子金恩哲、次子金賢哲的不動產、汽車等價值為17億韓元,約二百二十五萬美元。他宣布,在五年任期內決不接受企業和個人提供的一分錢的政治資金。

(圖)金泳三(圖)金泳三

為了進一步推動倡廉肅貪運動,金泳三促使國會于1993年5月20日通過了《公職人員倫理法修正案》,根據這一法律,從總統、政府總理,到各部長官、國會議員、地方議會議員、四級以上公務員、警長以上警官、校官以上軍人、法院和檢察院負責人和各大學校長等三萬多名國家公職人員,必須于7月12日至8月11日一個月內進行財產登記,其中一千一百多名公職人員不僅要進行財產登記,還須將財產公之于眾,須登記和公布的財產主要項目包括:房地產、現金、存款、股票、證券和金銀首飾等。

從1993年9月1日到12月1日,檢察院將對公職人員的財產進行核查。誰隱瞞或轉移財產,誰就被曝光,並將被課以罰款2500美元,甚至受到開除的處理。如果查實當事人的財產來路不正或系非法所得,將被解除公職,判處當事人五年以內有期徒刑,並被罰款62500美元。

這一法律還明確規定,韓國的上述高級公職人員,今後每年1月份都要申報財產,並說明財產的來歷;離休或退休時必須公布財產,檢察機關發現可疑,將立案進行核查,因為高級公職人員不可能成為富有階層。

1993年7月12日,金泳三總統和黃寅性總理遞交了財產登記單。金泳三在財產登記時,從容地對大家說:“我的財產與2月份‘凈化運動’時登記的一致,所多出的部分是我的工資。”

金泳三的舉措引起民眾強烈反響,形成巨大的政治輿論壓力,執政黨領導人、副部長級以上官員和國會議員共1167人群起仿效,連在野黨的領導人也不得不步其後塵,相繼公布財產。于是相當一個時期裏,漢城的報紙連篇累牘地刊登從總統到副部長及其家庭成員的現金、不動產價值以及擁有的奢侈品,十分有趣。

通過財產申報,有一名議員被捕,六人自動辭去議員職務或退黨,五名副部長被解除職務,五名高級官員被公開警告,另有七十多名公職人員擔心公布財產會引起公眾的嘲弄,他們辭去公職,加以逃避。

1993年9月8日,韓國成立了“不義之財特別調查小組”,任務是配合司法機關,以財產登記是否屬實為突破口,對非法致富的高級公職人員進行調查,尤其是把個人財產轉移到妻子或子女處的情況列為緊急查處對象。

(圖)金泳三(圖)金泳三

在財產公開過程中,有些官員以各種方式隱瞞、欺騙、轉移“不義之財”,有95名高級官員在自報財產中自作聰明,採取的手段是“財產數億,儲蓄為零”。

申報34億韓元財產的韓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金正勛,擁有四幢價值五億韓元的住宅和公寓,並開了兩個商店,還有一億元的債券。但在自報財產中,卻填“無一分現錢”。過去一直被人們認為清廉的法務部門,不少法官擁有巨額財產,但是他們都說是繼承父母的或妻家贈送的,或者說是他們當律師時掙的。總之,避重就輕。

對于許多官員的不良行為,金泳三總統出台了一系列製裁措施。

到1993年底,金泳三總統先後罷免了一千三百多名高級公務人員的職務,其中包括國會議長、國會議員、執政的民自黨秘書長、漢城市長、法務部長官、衛生部長官、建設部長等,國防部也下令把四百九十多名將級軍官的家庭財產公開,海軍總參謀長因受賄罪而被逮捕,前海軍司令也受牽連而接受調查。

到1994年6月底,受到懲處的大小官員達3635人,其中642人被免職,192人暫時停職,其餘的或降職、降薪,或被司法機關逮捕。

到1995年2月15日,受到懲處的大小官員已達;四千多人。其中違法的1363名高中級公務人員被免職,有242名在公開財產方面有問題的公職人員自動辭職。

(圖)金泳三(圖)金泳三

執政黨的元老———前國會議長金載淳,因虛報財產數額、故意隱瞞財產細目、涉嫌違法佔地和非法從事不動產交易,被迫下台。

昔日手持定音錘、八面威風的韓國國會議長樸俊圭,在1993年3月因被揭露從事不動產投機並故意虛報財產總額而黯然下台,一夜之間便結束了長達三十餘年的政治生命,成為韓國新政府發起反腐肅貪運動後落馬的級別最高的官員。

根據財產公布的情況,在韓國國會議員中,執政的民自黨議員平均財產為25億韓元,在野的統一國民黨議員為18億韓元,和平民主黨議員為15億韓元。

一向受韓國國民崇敬的教育界,這次也受到反腐旋風的裹挾。教育部公布了1988年非法考入大學的學生名單,總計1400人,這些學生有的靠行賄,有的靠後台,有的靠作弊。非法入學涉及52所大學,包括高麗大學梨花女子大學等名牌大學。韓國政府有關部門將取消這些學生的學籍,通過非法手段讓學生入學的校方人員也受到懲處。

金泳三的廉政措施被韓國人稱為“不流血的革命”,許多老百姓幹脆稱之為韓國政治生活中的“凈身浴”。

尤為引人註目的是,金泳三嘗試以金融真名製為突破口全面推行全社會的反腐敗運動,實行辦理金融、不動產手續時使用真實姓名的製度,所有財務賬戶在從事金融性往來活動時必須開具持有者的真實姓名或批準的正式名稱。

韓國在經濟高速發展過程中,一些官員和大財團的頭面人物及其親屬,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取得了大量的“黑錢”,以前在金融交易時允許使用假名,通過把“黑錢”用假名存入銀行生息,或是在股票和其他有價證券市場上從事投機,使“黑錢”再生“黑錢”,嚴重損害了政府的形象,敗壞了社會風氣。並且在沒有實行真名製的情況下,政府官員是否受賄,大企業集團是否得了“黑錢”,無人知曉,老百姓除了不滿外,難有真憑實據來指責這些不法分子。

(圖)金泳三(圖)金泳三

此令一出,立即在韓國引起強烈反響,實行金融真名製對韓國政治和社會來說是一場不尋常的變革,它的影響將大大超過這場金融真名製對股票市場的沖擊。同時,金融真名製下的稅收結果還會使得財產繼承隻能延續兩代,從而限製了企業世襲的“家族經營”,這將給韓國企業發展註入新的活力。

實行金融真名製就是要通過經濟手段達到廉政的目標,在金融真名製實行之後,不動產的價格得到穩定,不動產投機一直被視為韓國經濟的痼疾。地基就是財富,這在韓國是曾被歪曲了三十多年的神話,實行真名製能堵塞靠不動產投機而不勞致富的漏洞,並可打破韓國一些企業依賴貸款和其他費用過日子的寄生性。

實行金融真名製後,漏洞百出的稅源有了一次大曝光,政府確定了恰當的稅率標準,提高了征稅的合理性。不僅如此,還有助于根絕暗中收受政治賄金的劣行,有助于顯示競選資金的透明性,可為政治改革的成功提供肥沃的土壤。

對于蔓延全國的“韓國病”,金融真名製是一把鋒利的手術刀,隨著金融真名製的全面實施,這把手術刀終于捅破了“韓國病”的大膿包。韓國國民長期議論紛紛然而卻無法證實的前總統全鬥煥盧泰愚利用國家首腦大權之便,受賄天文數位的金錢的奇聞,在金融真名製這把手術刀下曝光了。

金泳三的廉政舉措大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社會各界引起了不同反應。一些權貴指責金泳三以反腐敗為借口消除宿敵舊惡,鞏固自己的政治地盤;部分企業界領導人表示反感,認為他想以反腐敗來回避他的弱項———經濟問題

然而,從執行的效果來看,確實是立竿見影,贏得了民心,韓國國民普遍拍手稱快,《朝鮮日報》的民意調查顯示,97%的人支持金泳三的反貪污行動,金泳三的威信直線上升,當選為漢城高中生心目中的偶像排行榜的榜首人物。

經濟政策

韓國1992年開始實施第七個經濟開發五年計畫。可是,1992年12月當選的韓國歷史上第一位文人民選總統金泳三,1993年2月上台後提出了“新經濟五年計畫(1993年~1998年)”。在此計畫中提出行政改革、產業結構和金融體製改革。1992年與中國建交。由于韓國具有的較強的價格競爭力和對日本出口大幅度增加、設備投資增加等因素,1994年實際國內生產總值成長8.6%。

1995年也保持了這種良好勢頭,成長甚至超過1994年,達8.9%,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突破了一萬美元大關(10037美元)。1996年由于日元升值導致韓國出口下降和設備投資減少,經濟成長率回落為7.1%,可是,在這一年韓國成為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這標志著韓國基本上擺脫了開發中國家的地位,進入發達國家行列。

主要著作

《我們無所依靠》;《領導者走的路》(翻譯);《我和祖國的真實》;《升起民主化的旗幟》;《漫長的政治和短暫的政權》等。

過失卸任

但金泳三在任期間,允許韓國的家族企業擴張,從而產生了堆積如山的債務,播下了1997年金融危機的種子。在他執政的最後幾周,整個國家搖晃在破產的邊緣,不得不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580億美元的緊急貸款,這被韓國國民視為接受屈辱援助。金泳三在全國一片譴責聲中卸任。

金泳三卸任後,利用前總統所享有的禮遇過多地要求交通管製,在接受日本電台採訪時用日語批評韓國政府,受到韓國國民譴責。

人物逝世

2015年11月22日0:21分,韓國前總統金泳三逝世,享年88歲。據韓媒報道,金泳三疑因血液感染,在重症病房不治身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