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 -密宗術語

金剛

“金剛”為密宗術語,梵語vajra,巴利語vajira。金剛一字的梵文是“縛日羅”、“伐折羅”,本來是指神話中的武器。現今金剛為鑽石的簡稱,也可比喻身材巨大有力的人。

  • 中文名稱
    金剛
  • 外文名稱
    King Kong
  • 讀音
    Jīngāng
  • 分類
    密宗術語

佛經

金剛經》傳入中國後,自東晉到唐朝共有六個譯本,以鳩摩羅什所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最為流行。唐玄奘譯本,《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為鳩摩羅什譯本的一個重要補充。其他譯本則流傳不廣。

《金剛經》通篇討論的是空的智慧。一般認為前半部說眾生空,後半部說法空。

金剛經金剛經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又譯《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簡稱《金剛經》,是大乘佛教重要經典之一,為出家、在家佛教徒常所頌持。20世紀初出土于敦煌的《金剛經》,為世界最早的雕版印刷品之一,現存于大英圖書館。

《金剛經》于公元前994年間(約當中國周穆王時期),成書于古印度。是如來世尊釋迦牟尼在世時與長老須菩提等眾弟子的對話紀錄,由弟子阿儺所記載。

金剛經屬于《大正新修大藏經》中般若部的經典之一,主要講述大乘佛教的空性與慈悲精神。由于該經旨在論述成道境界,即無上正等正覺,在佛教中亦為“不可說境界”,故盡管經文篇幅短小,其文字結構仍然晦澀復雜。經文中強調“真理”本身的不合邏輯,必須躬親體驗才能感悟,而無法透過文字和簡單邏輯推理而得。由于其精神與禪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理念相契合,《金剛經》在禪宗五祖弘忍、六祖惠能以後的禪宗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其影響也隨之源遠流長。

金剛經 第一品 法會因由分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金剛經 第二品 善現啓請分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雲何應住,雲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金剛經 第三品 大乘正宗分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盤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金剛經 第四品 妙行無住分

“復次,須菩提!菩薩于法,應無所住,行于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須菩提!于意雲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金剛經 第五品 如理實見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可以身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金剛經 第六品 正信希有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于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凈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

金剛經 第七品 無得無說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金剛經 第八品 依法出生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若復有人,于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須菩提!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金剛經 第九品 一相無相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須菩提!于意雲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須菩提!于意雲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名阿那含。”“須菩提!于意雲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金剛經 第十品 庄嚴凈土分

佛告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昔在然燈佛所,于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來在然燈佛所,于法實無所得。”“須菩提!于意雲何?菩薩庄嚴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庄嚴佛土者,即非庄嚴,是名庄嚴。”“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凈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于意雲何?是身為大不?”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金剛經 第十一品 無為福勝分

“須菩提!如恆河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恆河,于意雲何?是諸恆河沙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諸恆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所恆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

金剛經 第十二品 尊重正教分

“復次,須菩提!隨說是經,乃至四句偈等,當知此處,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應供養,如佛塔廟,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須菩提!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則為有佛,若尊重弟子。”

金剛經 第十三品 如法受持分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我等雲何奉持?”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須菩提!于意雲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須菩提!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須菩提!于意雲何?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如來說: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恆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復有人,于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甚多。”

金剛經 第十四品 離相寂滅分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凈,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實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世尊!我今得聞如是經典,信解受持不足為難,若當來世,後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人則為第一希有。
  何以故?此人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是名忍辱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于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
  我于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嗔恨。須菩提!又念過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有住,即為非住。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應如是布施。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須菩提,若菩薩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即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須菩提!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經受持讀誦,則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金剛經 第十五品 持經功德分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恆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恆河沙等身布施,後日分亦以恆河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布施;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須菩提!以要言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如是人等,即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則于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金剛經 第十六品 能凈業障分

“復次,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祗劫,于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 于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于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即狂亂,狐疑不信。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金剛經 第十七品 究竟無我分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雲何應住?雲何降伏其心?”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
  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于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于然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佛與我授記,作是言:‘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于是中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即為非大身,是名大身。”“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即不名菩薩。
  何以故?須菩提!無有法名為菩薩。是故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庄嚴佛土’,是不名菩薩。
  何以故?如來說:庄嚴佛土者,即非庄嚴,是名庄嚴。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金剛經 第十八品 一體同觀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肉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天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慧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法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有佛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須菩提!于意雲何?恆河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
  “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一恆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恆河,是諸恆河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幹種心,如來悉知。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金剛經 第十九品 法界通分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須菩提!若福德有實,如來不說得福德多;以福德無故,如來說得福德多。”

金剛經 第二十品 離色離相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須菩提!于意雲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金剛經 第二十一品 非說所說分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于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須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何以故?須菩提!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金剛經 第二十二品 無法可積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無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我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金剛經 第二十三品 凈心行善分

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言善法者,如來說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金剛經 第二十四品 福智無比分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為他人說,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金剛經 第二十五品 化無所化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度眾生。’須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則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須菩提!凡夫者,如來說即非凡夫。”

金剛經 第二十六品 法身非相分

“須菩提!于意雲何?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佛言:“須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即是如來。”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金剛經 第二十七品 無斷無滅分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汝若作是念,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說諸法斷滅。莫作是念!何以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說斷滅相。”

金剛經 第二十八品 不受不貪分

“須菩提!若菩薩以滿恆河沙等世界七寶布施;若復有人知一切法無我,得成于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得功德。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雲何菩薩不受福德?”“須菩提!菩薩所作福德,不應貪著,是故說不受福德。”

金剛經 第二十九品 威儀寂凈分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來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金剛經 第三十品 一合理相分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于意雲何?是微塵眾寧為多不?”“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佛說:微塵眾,即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實有,即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須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金剛經 第三十一品 知見不生分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于意雲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金剛經 第三十二品 應化非真分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祗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于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雲何為人演說,不取于相,如如不動。何以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詞語來源

釋音金剛,即礦物中最精最堅之金剛石。《三藏法數》所下定義一語破的:“金剛者,金中最剛。”以金剛所造之杵為金剛杵,為古印度兵器,後逐漸演化為密宗法器。而金剛杵在藏傳密宗裏又為男根之表徵。 金剛由金、銅、鐵和山岩製成,有四角或一百個角,還有一千個利齒。古印度兵器金剛杵也作為豐產的象征,在佛教密宗中則表示伏魔、斷煩惱、堅利智的法器。而所謂的金剛力士就是一些手持金剛杵,在佛國從事護法的衛士。金剛密跡又叫密跡金剛、密跡力士、秘密主,是手持金剛杵給佛擔任警衛的夜叉神的總頭目,在佛教中金剛密跡成了護法“八部眾”之一。

不同析義

(1).即金剛石。因其極堅利,佛家視為希世之寶。《大藏法數》卷四一:“梵語跋折羅,華言金剛。此寳出於金中,色如紫英,百鍊不銷,至堅至利,可以切玉,世所希有,故名為寳。”《太平御覽》卷八一三引 晉 郭□ 《玄中記》:“金剛出 天竺 大秦國 ,一名削玉刀,削玉如鐵刀削木,大者長尺許,小者如稻米。” 南朝 梁 沉約 《謝齊竟陵王示<華嚴><瓔珞>啓》:“法身與金剛齊固,常住與至理俱存。” 唐玄奘大唐西域記·縛喝國》:“伽藍北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金剛泥塗,眾寳廁飾。” 季羨林 等校註:“梵文Vajra,音譯跋折羅,即金剛石。佛教之金剛常喻堅貞不壞。”

(2).引申喻如來之智慧。 唐 一行 《<大日經>疏》卷十二:“金剛喻如來之秘密慧也。金剛無有法能破壞之者,而能破壞萬物,此智慧亦爾。”

(3).指金剛力士。執金剛杵的佛的侍從力士。 宋 元照 《行宗記》卷二上:“金剛者,即侍從力士,手持金剛杵,因以為名。”

(4).指寺院山門內所塑的天王像。《敦煌變文集·降魔變文》:“三門樓下素(塑)金剛,院院教畫丹青像。” 清 侯方域 《重修白雲寺碑記》:“三年乃創大殿,建立三佛像,與夫金剛、羅漢、 韋馱 、伽藍之屬。” 清 李漁 《奈何天·誤相》:“纔進得古剎回廊,參了 韋馱 、謁了金剛。” 巴金 《爝火集·憶個舊》:“其實 李鑫 並不是身長丈二的金剛,然而他的人格放射出萬丈光芒。”

(5).見“ 金剛杵 ”。

(6).《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略稱。 明 徐渭 《大蘇所書<金剛經>石刻》:“《金剛》、《楞伽》二經,並 達磨 首舉以付學人者,而文忠並兩書之。”

(7).指五行中金的剛勁之氣。《晉書·地理志上》:“ 梁 者,言西方金剛之氣強梁,故因名焉。”

(8).方言。指某些昆蟲(如蒼蠅)的蛹。

相關名詞

四金剛1.即四大金剛。

四大金剛易錯認為“四大天王”就是四大金剛,這是錯誤的。在佛教中,金剛和天王是不可混淆的。

烈火金剛形容人的意志堅強,經過嚴峻考驗而不改變。

立地金剛比喻人力大氣壯,異常威武。

金剛藏1.佛教語。金剛神之化身。

金剛禪1.民間秘密宗教組織名。

金剛杵1.原為古印度的一種兵器﹐佛教密宗也採用作為表示摧毀魔敵的法器。用金﹑銀﹑銅﹑鐵等為之﹐長八指到十二指﹐中間為把手﹐兩端有獨股﹑三股﹑五股等的刃頭。

金剛骨1.指棗木作的杵臼。 2.植物名。即菝葜

金剛堅1.佛珠。傳說有毒能消毒﹐有熱能除熱﹐並能使怨家親善。又名如意珠。

金剛揭帝1.即金剛力士。

金剛揭諦1.見"金剛揭帝"。

金剛力士1.佛之侍從力士。也稱密跡金剛或執杖葯叉。

金剛怒目形容面目威猛可畏。# 形容面目威猛可畏。

金剛怒目怒目:睜大眼睛,眼珠突出。形容面目威猛可畏。# 形容面目凶惡。 # 見“金剛努目”。

金剛圈1.一種用作武器的金屬圈。

金剛砂①指碳化矽,純的為無色晶體,硬度很大,質脆。工業上用做研磨材料。 ②用做磨料的金剛石、剛玉、碳化矽等的統稱。‖也叫鋼砂。

金剛山朝鮮半島太白山脈北段。最高點毗盧峰海拔1638米。山體由花崗岩等構成。奇峰峭壁,清泉飛瀑,林木參天,為著名遊覽區和療養地,是朝鮮第一名山。建有許多休養所。

金剛神1.佛寺門兩脅所立之金剛夜叉。

金剛石礦物,碳的同素異形體,多為正八面體結晶,純凈的無色透明,有光澤,有極強的折光力,是已知最硬的物質。用做高級切削和研磨材料等。也叫金剛鑽。

金剛石婚1.西方風俗稱結婚六十周年或七十五周年為金剛石婚。

金剛水1.佛教密宗受灌頂時所飲的香水。也稱誓水。

金剛舞1.舞名。

金剛眼1.見"金剛眼睛"。

金剛眼睛指目光銳利能洞徹原形的眼睛。# 指目光銳利能洞徹原形的眼睛。

金剛鑽金剛石。

金剛座1.指釋迦牟尼成佛之座。

護法金剛1.執金剛杵(杵為古印度武器)守護佛法的天神。即今佛寺山門前所塑的守護神。見《大寶積經》卷八。後亦用以比喻衛護某種事物的人。

金剛不壞身1.指佛身。

金剛老兒當1.明武宗時宦官的別稱。

時輪金剛法會1.佛教密宗中的一種儀式。

大金剛黎叔1.黑黑的黎叔,計量少女的偶像。

佛教術語

(一)梵語vajra,巴利語vajira。音譯作伐闍羅、跋闍羅、跋折羅、縛日啰、伐折羅、跋日羅。即金中最剛之義。經論中常以金剛比喻武器及寶石,較常用于比喻武器。以金剛比喻武器,乃因其堅固、銳利,而能摧毀一切,且非萬物所能破壞。以金剛比喻寶石,及取其最勝之義。

(二)以金剛比喻武器,如帝釋天及密跡力士所持之武器,稱為金剛杵;其不為任何物所破壞,而能摧破一切,猶如金剛。故經論中常出現金剛堅固、金剛不壞、金剛身、金剛頂、金剛界金剛心、金剛堅固之信心等辭彙。又金剛般若經疏論纂要卷上傳,真諦以六種金剛之色,比喻般若(智慧)之體用,即:(1)青色能消除災厄,以喻般若能消除業障。(2)黃色隨人之所須,以喻無漏之功德。(3)赤色對日而生出火光,以喻智慧對本覺而生出無生之智稹?4)白色能澄清濁水,以喻般若能清除疑濁。(5)空色令人行坐于空中,以喻般若之慧能破除法執,而令人住于真空之理。(6)碧色能消除諸毒,以喻智慧能凈除三毒。此皆以金剛之堅固、非萬物所能破,來比喻般若之體;以金剛之銳利、能破萬物,來比喻般若之用。

于密教,金剛一詞亦常用于武器方面,如獨鈷(即獨股形狀之金剛杵或金剛鈴)、三鈷、五鈷等,多作為諸尊之三摩耶形,乃諸尊之本誓或內證之德的表征,具有摧破眾生之煩惱、去除惑業之障難、驚覺眾生等各種含義,此外亦以之為諸尊所住三摩地之標幟。又持金剛杵之力士,稱為執金剛,略稱金剛。寺院中之四天王像,俗稱為四大金剛。

(三)以金剛比喻寶石,因金剛石透明無色,且光耀璀璨,一經日光照射,即顯現出各種光耀之色彩,于夜中亦能放出螢光,而為諸寶中之最勝者。經論中亦以金剛寶石來比喻菩薩所證得之金剛三昧;以取其最勝之義。然經論中較少用此譬喻。

此外,據金剛頂疏卷一之說,世界之金剛有不可破壞、寶中之寶、戰具中之勝等三義。另據北本涅盤經卷二十四、大乘義章卷九等舉出,金剛有能破、清凈、體堅、最勝、難測、難得、勢力、能照、不定、主、能集、能益、庄嚴、無分別等十四德。[大日經疏卷一、卷十五、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疏、金剛般若經贊述卷上、金剛仙論卷一、秘密曼荼羅十住心論卷十、梵語雜名、慧苑音義卷上、希麟音義卷七](參閱‘金剛二義’3534)

(四)為金剛草履之略稱。即指由藺或槁做成之草履。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