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世遺

金世遺

梁羽生武俠小說中著名人物,綽號「毒手瘋丐」,行蹤所至,群醜懾伏,邙山一戰,令清宮侍衛不敢再行走江湖。

他少年時就被世人遺棄,因而養成了乖戾的脾氣,但是他本性善良,因而對每一個對他好的人都十倍百倍的回報。

一生命運多舛,從年少苦難,遺世獨立初涉江湖行為怪誕,再到奇遇名門俠客弟子漸漸轉向俠義主流。

到與二人的情感糾纏,再到晚年的隱居等等,無論是情路還是人生路,他好像都是充滿了坎坷,但是他卻依然灑脫的站在天地間。

  • 中文名稱
    金世遺
  • 兵    器
    「拐劍」→「裁雲劍
  • 內    功
  • 步    法
    「天羅步法」
  • 民    族
  • 武    功
    「大周天劍法」
  • 國    籍
    中國(清朝)
  • 主要成就
    開創「正邪合一,扭轉陰陽」的內功境界
  • 別    名
    甘惠
  • 住    處

人物經歷

《冰川天女傳》:

金世遺以一個假扮麻風病人的行為乖張、性格偏激憤世嫉俗的形象出場,由于專找已成名的二流達人的麻煩,故得綽號「毒手瘋丐」。

因為遇上「冰川天女」桂冰娥而令其感受到人間真情,之後與天山派少掌門唐經天同追「冰川天女」,但競爭失敗(馮琳之女李沁梅也卷進去了)。

而內功方面開始走火入魔,但是因其想在臨死前完成一壯舉--攀登珠穆朗瑪峰(估計達到8250m左右的高度),正獨自攀行在冰峰絕壁之上,就在他魔火攻心凶險萬分之際,少女李沁梅的愛情感召力及天山派掌門唐曉瀾的正宗內功使他恢復神智,消除了走火入魔,擺脫死亡,還開始練就了「正邪合一」的內功。

「冰川天女」、唐經天等晚一輩俠客為尋找金世遺也攀上雪峰,而此時金世遺已在這冰雪世界中悄悄走掉,他想回到他生活的蛇島中,以圖化解即將到來的火山爆發,拯救沿海生靈,隻在冰壁之上,留下他愴然的詩句。

《雲海玉弓緣》:

幾年後,隨著江南的出場而逐漸現身,然後遇上邙山派谷之華,雙方情愫暗生。

不料在「孟家庄」碰上糾纏他大半生的厲勝男。由于厲勝男身負血海深仇,並且金世遺被她完全操縱了,于是一同出海尋找三百年前的「邪派第一達人」喬北溟的武功秘籍。

蛇島之時,為避免一場浩劫 (消弭蛇島地下的火山災禍),竟然按照「毒龍尊者」的構想把利用毒蛇收服的四個準一流達人拉去挖掘隧道,欲引海水澆滅火山(事實證明嚴重違背了科學原理),結果火山提前小規模爆發,死裏逃生之後,到達喬北溟居住過的火山島

一番周折之後,與邪派第一達人孟神通分獲喬北冥的武功秘籍的上下部分。

三年後,與厲勝男重現江湖,直到厲勝男手刃仇人孟神通(中間有一段對金世遺偷師連家兄弟「四筆連八脈」點穴絕技,然後青出于藍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描寫,從中可以看出金世遺武學天賦)。

但接著與厲勝男發生分歧,從此埋下禍根。厲勝男一邊苦練喬北溟的全部武功秘籍和《百毒真經》,一邊令谷之華中「五毒散」之毒。

李沁梅成婚之日,厲勝男大鬧天山,與當時的「天下第一達人」唐曉瀾比試,輸了劍法,取巧贏了內功,在暗器比試之中,金世遺為救唐曉瀾而現身,接著為取得谷之華的解葯而違心(至少當時是這樣的)答應與厲勝男成婚。

成婚當日最終厲勝男死與其懷中。以後金世遺將武學發揚光大,成一代宗師,「天下第一」的名頭,一直被他、徒弟及兒子所壟斷多年。

《冰河洗劍錄》:

出場之時,金世遺已經是「半神」的狀態了,金世遺除了「大周天劍法」等自創武功,最厲害的是完全「正邪合一」,逹至「諸邪不侵」的境界。

先後收了江海天唐努珠穆為徒。

在馬薩兒國的金鷹宮裏寶象法師舉辦的武林大會上,瞬間毀去寶象法師數十年苦練而成的第九重「龍象功」!(佛門無上神功,從書中描寫來看,其掌力範圍內相當于一團小型熱帶風暴),順便還幫助其療傷。

最後于邙山上,舉手之間便把這七名大內達人的眼珠全都挖了,一招秒殺被昆布蘭國「金輪聖母」童姥姥、南海未名島島主文廷璧和大內第一達人佟元奇,當時江湖大駭,都道武林中都未有人能和他匹敵的,大長江湖正氣之風。

經歷了二十年的風風雨雨,金世遺、谷之華兩顆飽經創傷的心終于走到一起,相互撫慰,谷之華將掌門之位讓給谷中蓮,隨金世遺歸隱海外。

《俠骨丹心》:

一代大俠金世遺與其妻女俠谷之華隱居海外,生子金逐流

書末以神秘達人的身份出現,輕松壓製江海天和有「玄鐵寶劍」在手的金逐流兩大達人聯手!和妻子谷之華來到中原,期間則面描寫他挫敗扶桑派千年後重出江湖的「扶桑七子」。

在義軍的山寨之中,金世遺和竺尚父等人為金逐流史紅英厲南星公孫燕舉行婚禮,天下英雄為之祝福,熱鬧非凡。

爾後,金世遺再也沒有現身過江湖。

所吟詩句

人間白眼曾經慣,留得餘生又若何?欲上青天摘星鬥,填平東海不揚波!

不是平生慣負恩,珠峰遙望自沉吟。此身隻合江湖老,愧卻嫦娥一片心。

劍拐縱橫來復去,昂頭天外自高歌

縱使浮雲能蔽日,陰霾亦僅是須臾

背景

母親早逝,父親為一落拓江湖的教學先生,五歲那年,其父因為年老多病被東家所辭,因別無其他謀生技能,又帶著孩子,所以迫得乞討回家,在途中時常生病。

求乞三年,還未回到家鄉,其父病死。

成為孤兒,開始漂泊流浪,因患皮膚病而被誤以為是無法治愈的麻風病患者,遭世人嫌棄,歷經苦難。

後被有相似身世的東海蛇島毒龍尊者」收養,並拜其為師,取名金世遺(「今世遺」的諧音)。

珠穆朗瑪峰,得三百年前「天下第一劍客」張丹楓所傳下的天山派正宗內功心法,開始融會正邪各派。

火山島上精研了三百年前「天下第一魔頭」喬北溟的武功秘笈,上半部講的都是武學精義,金世遺一理通,百理融,其他的功夫隻要一見便會,下半部比較偏重于克敵製勝的武功。

厲勝男死後,金世遺發願要循著正派武功的途徑,融合秘笈心法,另創一門光明正大的武功,最後所創的「正邪合一」內功,空前絕後,遠超各大神功,逹至「諸邪不侵」的境界,練成至高無上的「金剛不壞神功」。

其徒江海天,在他遠走海外後被公認為「天下第一達人」,其子金逐流,劍法通神,超過其師兄,是為「天下第一劍客」。

金家武學

原來金世遺自得了喬北溟的武功秘籍之後,就立志要融會各家,創立一門正大光明精深廣博的武功,經過了幾年的鑽研,已漸漸有些眉目,但還有幾個武學上的難題,尚未能想得通透。

于是他就利用這段時間,在石窟裏潛思默索,日日用功,再加上他從文島主(文廷璧)的武學中也參悟了一些道理,可以與他以前所學的脈索相通,如是者過了三個月,在某一個晚上,他突然豁然貫通,以前還未想得通透的難題都一一迎刃而解!他創立了自己的武學,那是【以天山派正宗內功為基石,以喬北溟的武功秘籍為梁柱,更加上其他正邪各派的武功為屋瓦而建立起來的。】但已不同于任何一家,而是真真正正屬于金世遺自己的武學了。

金世遺金世遺

大功告成之後,他也練成了【金剛不壞之身】,【所中的毒,也很輕易的便給他用本身的真火煉化了】。功力不但恢復,而且大勝從前!

就在這個晚上,他【施展神功,抓裂岩石,打通了一丈多深的石壁】,逃出生天!

…………………………

金世遺忽地喝道:「小心,接招!」驀然間劍法一變,【劍光暴長,結成了一個個的光環,向外擴張,那黑衣少年吃了一驚,若非金世遺先出聲警告,險些就要給光環套上。】原來這是金世遺自創的、攻守兼備的「大周天」劍法,與天山劍法中的「大須彌劍式異曲同工,一施展開來,【周身在劍光保護之下,潑水難進!敵人在一丈方圓之內,也立不住足! 】

文廷壁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想道:「這廝初到我的未名島上之時,武功雖然極為了得,卻也還沒有如此神奇,怎的隻不過短短三年,他竟似比當初強了一倍?」他哪知道金世遺就是在被囚的那段時間已練成了絕世武功,而後來與他幾次交手,也都未曾出盡全力。

這時金世遺已把本領施展到了九分,文、厲二人與那天魔教主都隻能在一丈之外與他遊鬥,再也不敢近身,饒是如此,仍是感到森森劍氣,遍體生寒,盡管劍鋒未曾及身,已似給他的無形劍氣籠罩了一般。

…………………………

這少年暗自想道:「奇怪,這小子的劍法,其中有幾招極為精妙的招數,竟似是從我這套追風劍式中變化出來?」江海天也在心裏思疑:「我師父所創的獨門劍術,他怎的似乎也懂?」原來雙方的劍招變化,雖然有很大不同,但以江海天的武學造詣,卻隱隱可以察覺得到乃是同出一源,而且對方的劍術還似是「源頭」,而自己的這套劍術,則是這「源頭」的「分支」。

…………………………

天山派劍術妙絕天下,金世遺博採百家,以天山派的正宗內功心法為基石,以為喬北溟的武功秘籍梁往,建立了自己的武學,開創了自己的門戶。而其中劍術一項,採自天山劍法的更多。但金世遺自己也有許多變化增益,那招破解「八方風雨」的「強弩穿雲」,就是其中之一。

人物關系

「毒手瘋丐」「毒手瘋丐」

綽號:「毒手瘋丐」

師傅:「毒龍尊者

妻子:厲勝男谷之華(厲勝男死後20年)

兒子:金逐流

兒媳:史紅英

徒弟:江海天唐努珠穆

徒媳:谷中蓮(又名:唐努朗瑪)、雲璧

徒孫:葉凌風(葉屠戶之子化名假冒,後叛出師門)、葉慕華宇文雄、李光夏、林道軒、江上風、江上雲

徒孫媳:耿秀鳳、江曉芙、竺清華、上官紈

徒孫女:江曉芙

徒孫女婿:宇文雄

內侄:厲復生

內侄媳:卡蘭妮

內侄孫:厲南星

內侄孫媳:公孫燕

孫子:金碧峰、金破浪

孫女:金碧漪

孫女婿:孟華

妻叔:厲盼歸

老丈人:厲樊山、孟神通

情敵:唐經天

朋友:桂冰娥、李沁梅、江南、唐經天、姬曉風、陳天宇、翼仲牟、仲長統、白教法王

兵器:「拐劍」(後傳給其子金逐流)、天下第一寶劍「裁雲劍」(後傳給江海天)

暗器:「毒龍針」

武功:「金剛掌」、「拏雲手」、「彈指神通」、「一指禪功」、「天羅步法」、「驚神指法」、「大乘般若掌」、「大須彌掌式」、「大須彌劍式

內功:「獅子吼」、「天遁傳音」、「金剛不壞神功

自創武學:「大周天劍法」

出場描寫

唐經天放快腳步,忽見天色突然陰暗,原來已走到雀兒山最險窄之處,兩面山峰,緊相合抱,山石層層對立,最狹窄處,相去二三丈距離,曲曲折折,好似重門深鎖。走了一段,忽聽得前面有喘息之聲。

金世遺林峯版劇照金世遺林峯版劇照

隻見一個衣衫襤褸的漢子,身倚危崖,氣喘吁吁。唐經天喝道:「你是誰?」那漢子呀呀的發出兩個模糊的聲音,唐經天再走前兩步,那漢子突然伸出兩隻手來,喘氣說道:「那位客官,可憐可憐我這小叫化吧!」

唐經天張眼一望,驀然吃了一驚,這漢子伸出來的兩條手臂上面結滿一個個大大小小的疙瘩,十指彎曲,滿面紅雲,面上下頰,左右也各有一個疙瘩,看來竟是個周身毒發的大麻瘋。唐經天雖無世俗之見,在這陰森可怕的山道驟然見著這麻瘋的怪相,也不由得倒退三步。那漢子張著一雙失神的眼睛,呆望著唐經天,好像是餓了幾天的樣子,靜候他的布施

--《冰川天女傳》第十七回 大漠藏龍 九重驚蟄伏 風塵俠隱 一劍看雄飛

最後出場

金世遺拈須微笑道:「逐流,趁著目前暫時沒有戰事,我想替你辦了這件喜事,以了心願。不,還不隻一件呢,厲賢侄和公孫姑娘的婚事,也將和你同日舉行。日期已定在下月十五,到時公孫舵主和你的大師兄都會趕來的。」

--《俠骨丹心》第五十二回 但願有情成眷屬 卻嗟無處覓檀郎

謝幕描寫

金碧漪道:「我的阿公曾見過他。那是在仲毋庸被逐出丐幫之後二十年的事情了。

「那年我阿公雲遊西藏,有兩個後輩妖人,號稱梅山二怪,擅于使毒,為非作歹,在中原立足不住,那時恰巧也逃到西藏。這兩個妖人本來不值得我的阿公出手的,但既然碰上,阿公又反正沒事在身,也就打算管一管這件事情了。他打算把梅山二怪捉回去交給有關的俠義道處置。」

孟華忽地問道:「這梅山二怪,可是一個名叫朱角,一個名叫鹿洪。」

金碧漪道:「不錯。原來你是知道他們的嗎?」

孟華說道:「他們就是把辛七娘這妖婦救走的人。我沒有見過他們,是我的師父告訴我的。」當下把丹丘生與牟麗珠那日在斷魂岩上所見,轉述給金碧漪知道。「牟女俠正要找尋這梅山二怪呢!」

金碧漪繼續講述故事的後半段:「阿公追蹤梅山二怪,追到藏邊一個雪山,還未找著他們,卻碰上了仲毋庸。原來仲毋庸正是梅山二怪的靠山,他知道阿公要捉梅山二怪,竟然不自量力,就和我阿公動手。」

孟華笑道:「他這點道行,和令祖動手,那真是以卵擊石了。我倒是有點奇怪,他何以能活到現在?」

金碧漪說道:「他抵擋我阿公三招,本來阿公在三招之內,就可殺掉他的。但一見他出手的招數,倒是不忍殺他了。」孟華說道:「敢情令祖在這三招,已經看出他是仲長統的兒子?」

金碧漪道:「不錯。有關他的事情,外人知者寥寥,但我的阿公和南北丐幫的翼、仲二幫主都是好友。他是知道的。」

孟華道:「後來怎樣?」金碧漪道:「阿公知道他是故友之子,自是不忍傷他。隻好自己繼續找尋梅山二怪。但梅山二怪遁入雪山已是無法找尋。當時這梅山二怪還隻是小妖人,夠不上稱為大魔頭的。阿公找了三天,找不著他們,也就算了。

「這件事情,阿公除了告訴丐幫幫主管羽延之外,就隻告訴我的爹爹。去年我在拉薩見著爹爹,爹爹給我講西藏比較有名的武林人物,才想起這個毋庸的。爹爹不知他是否還活在人間,也不知他目前是變好了還是變得更壞了,但囑咐我若是碰上了這個人,須得特別留心。」

--《牧野流星》第五十七回 衣缽難傳嗟劣子 雪山脫險識奸謀

人物評價

金世遺不是憨直近傻的郭靖,不是雄放難收的蕭峰,不是乖戾近魔的楊過,不是浪蕩市井的韋小寶,不是痴情至性的李尋歡,也不是冰冷嘎人的西門吹雪

金世遺林峯版截圖金世遺林峯版截圖

金世遺身上的每個故事與他當時的性格表現對照,少有乖張附會的痕跡,情節走向比較自然。有人說他與厲勝男相比,個性似缺乏剛骨,略有不足,我倒以為這正是金世遺可愛之處。

雖然金世遺沒有《》中其他一些人物個性清明爽利,可你要叫一個身世悲戚、一世惹桃花的男人拋卻因緣這條唯一可以憑借的牽連,在情場上遊龍戲鳳遊刃有餘,那倒是令人訝異了。金世遺這個形象的氣息韻致,每每讓人覺得適逢其會的可嘆可惱,卻又無可奈何,內心裏也不希冀這故事就這樣溫吞著繼續下去了。

金世遺就似無怙蒼生中一人,為度自己遠離孽障,和著偶然倦意徒生的靈魂,孤獨地行走。

金世遺最早出現在《冰川天女傳》,幼年父母雙亡,流落街頭,還身染一種皮膚病,遭人冷眼。後來得師父毒龍尊者垂憐,帶至蛇島修習武藝。這樣一個身世和經歷,造就了他後來的性格基石。成年的他在自己的方寸之地獨舞,萬物不滯,怡然自得。藐視正派人物的俗世道義,不與邪派人物合流,算是一個殊世難得的走向了。有些人覺得這樣的悲慘身世,金世遺成年後定然要對波詭雲譎江湖產生憎恨的,而性格也必然要偏激執著得多了,在小說裏卻似乎並沒有那麽「到位」,不可信服。這倒是一種誤解。

用阿德勒的個體心理學解釋,人在幼小時產生的自卑感(特別是外表上)會產生一種生活模式,而生活模式又會促成生活的主觀目標,因為每一個人的自卑感不同,必須結合具體的個人心理經驗去推演生活的主觀目標。比之弗洛伊德的理論,我更認可阿德勒。金世遺雖然身世可憐,卻沒到心理承受的臨界點,並且大部分經受惡性童年經歷的人,意志都會日漸消弭,而不是具有強烈攻擊性的人格。童年的金世遺畢竟得到了江湖的救贖,以江湖的方式。

這裏面還涉及到馬斯洛人本心理學強調的教育作用,毒龍尊者這個亦正亦邪的武林異數,也把自己的世界觀都拋給了年輕的金世遺,使得金世遺雖然接受了一些不合倫理的道理,但也免去了封建教義的束縛,使得他可以有機緣在寧靜無求中攀上新的境界。

金的承諾和自斷筋脈來挽留他,招致金世遺放棄本我的糾結去追尋那個他認為最適合做自己伴侶的谷之華了。谷之華和厲勝男想比,便大大的不同。她溫恭嫻雅,名師之後,肩擔道義,身系門圜。金世遺在這兩個人中猶疑不定,正印照了阿德勒性格理論。

金世遺成年後的生活動力是在找尋一種歸屬和自我完美,他認為谷之華對他是「合適」的戀人,但卻放不下厲勝男,其實厲勝男一直都在他的心裏揮之不去。金世遺的痛苦就是要在建立自己的假想目的時必須拋棄厲勝男。他的生活風格早已經融合進了社會意識,即江湖,而這個社會風格決定的假想目的就是摻雜了他自己的生活方式,經過改造過的江湖。他要成為自在的,也要被江湖承認的俠客。他還要融匯正邪兩路武功與一體,實現自己的終極高峰體驗。所以他必須和厲勝男決裂。

谷之華對金世遺的情,更像是俗世裏的男歡女愛。她幾次三番地冷淡地對金訴說自己要執掌氓山,兒女私情擱置一邊。待到金世遺不顧生死下跪求來解葯相救她性命後才決定以身相許,黏黏膩膩,萋萋嚶嚶。谷之華的現實功利,想想情景,真讓人後怕,不知道金世遺當時的啞然摻雜了多少尷尬和無奈。厲勝男對金世遺的愛,最終超脫了生死。其實《雲》中谷和厲的塑造都非常成功,與金不相上下。厲從和金相識起,便一直深深眷戀著這個男人。

金世遺的閃躲沒有讓她心灰意懶,反而激起她的欲望,垂首含笑。這個女子讓我明白了妖嬈的含義。妖嬈是一種質地,而非姿態。厲勝男極重信義,從不虧欠他人,報了家仇,又連帶百年前一個老人的承諾都一一兌現了。隻不過,是用生命作為代價。學會了秘籍上的武功,報了仇,換作是別人,誰又會把一頁黃紙上漫漶不清的怨念當回事。這女人卻做到了。

厲勝男是幸福的,畢竟到最終她完成了人生所有的夙願,成為了金世遺的妻子。臨終時囑托金世遺迎娶谷之華,成為一代武學宗師。金世遺本是含恨舍了自尊被迫娶了厲勝男,到厲勝男仙歸,腦中才閃現一生與厲勝男的糾葛往事,悲痛欲絕。無奈紅衣半落,風住塵香花已盡,當時隻道是尋常。從此萬裏層雲,千山暮雪,生死隔座看,相思渺無畔。

到最後,我還是沒能清楚金世遺對厲勝男的情算不算得愛。有的人覺得《冰河洗劍錄》和《俠骨丹心》裏將金和谷又安排在一起是狗尾續貂,失了色彩。

其實夫妻本就至親至疏,他們兩個也算是好因緣。人與人在一起就會有戲發生,無論這開場是愛,還是恨。或許失去的,還能找回來。都留待騷人,且狂歌痛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