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馬 -馬科動物

野馬

野馬,拉丁學名:Equus przewalskii Poliakov。軀體不大,身長2~2.3米,肩高1.3~1.4米,頭很大,沒有額毛,耳朵較短。頭和背部是焦茶色,身體兩側較淡,腹部變為乳黃色。冬夏季節,毛色不同。冬季毛長而粗,色較淡,背部的毛呈波浪形;夏季毛變短色變深,四肢露出幾條隱條紋,鬣鬃直立,從頭一直延伸到背部。尾巴很長,毛深褐色,蓬松而稀疏。野馬和今天的家馬染色體數不同,不過面板很是相像,連齒式和牙齒的構造也相同。它們相互配種,能夠繁殖出具有生育能力的新後代。

瀕危狀況:中國物種紅色名錄:EW,IUCN 紅色名錄: EN (2011);保護類型:CITES附錄:Ⅰ,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1 。

  • 中文名稱
    野馬
  • 亞    門
    脊椎動物亞門
  • 分布區域
    亞洲、美洲、歐洲、大洋洲
  • 別    稱
    普氏野馬、蒙古野馬、太爾潘、塔希、奇各台、踏嘿
  • 英文名稱
    Przewalski's Horse、mustang
  • 野馬
  • 二名法
    Equus caballus
  • 動物界
  • 馬科
  • 拉丁學名
    Equus caballus Linnaeus
  • 命名者及時間
    Linnaeus,1758
  • IUCN評級
    未列入
  • 亞    綱
    真獸亞綱

​簡介

編號:

597

拉丁目名:

PERISSODACTYLA

中文目名:

奇蹄目

中文科名:

馬科

拉丁科名:

Equidae

中文屬名:

馬屬

拉丁屬名:

Equus

拉丁種名:

przewalskii

定名人:

Poliakoy

年代:

1881

中文名:

野馬

原始文獻:

Proc. Imp. Russian Geogr. Soc., 17, 1: pls, 1 & 2

模式產地:

新疆準葛爾盆地東部 (E. Zungaria, 約44 °30'N, 90°E; Xinjiang)

英文名稱:

Przewalski's Horse

生境:

岩質荒漠、半荒漠

類型:

1

國內分布:

新疆

保護級別:

一級

備註:

中國珍稀動物紅皮書--絕跡 (China Red Data Book- Extinct in Wild); 公約--附錄 I (CITES-appendix I); 國

形態特征

體型酷似家馬,比野驢略大,體重200-250千克,體長2.2-2.8米,肩高1.30-1.50米。頭部較大,耳短而圓,頸鬃短而直立,額部無長毛,尾上半部的毛較短。夏毛背部呈淺棕色或焦茶色,體側色淡,腹部淺黃色;冬毛長而厚,毛色更淡呈淺黃色。背部中央自腰部到尾基有一條狹窄的黑色脊線。夏季四肢具2-5條不十分 明顯的橫紋,冬季很難看出,四肢毛色呈淡棕色,下部毛色較淺。尾全具長毛。鬃短而直,呈棕褐色,不垂于頸的兩側。耳較野驢的耳小。蹄寬。

分類系統:Animalia:動物界 - Chordata:脊索動物門 - Mammalia:哺乳綱 - Perissodactyla:奇蹄目 - Equidae:馬科 -Equus:
學名:Equus przewalskiiPoliakov
中文名:

野馬

中文拼音:YěMǎ
分類等級:
概述:
原始屬名
模式標本產地
模式標本儲存地
國家保護級別不祥
CITES公約級別未定
IUCN紅色名錄等級未予評估(NE)
紅皮書等級未定
中國特有

生活習性

棲草原、丘陵、沙漠。冬季群大、夏季群小,集群,日行性,由一母馬率領。聽覺和視覺敏銳,性情凶猛。白天活動,體壯善跑,無固定棲息地。吃植物,冬季挖取雪下枯草和苔蘚充飢。3~5歲性成熟壽命25~35年。

野馬耐渴,可3天才飲水一次。

普氏野馬(2)普氏野馬(2)

野馬感官敏銳,性機警、凶野,耐飢渴,善奔跑。以野草、苔蘚等為食。喜食芨芨草、梭梭、蘆葦,冬天能刨開積雪覓食枯草。6月份發情交配,次年4~5月份產仔,每胎1仔,幼駒出生後幾小時就能隨群奔跑。

北京動物園1980年開始飼養展出,1985年繁殖成功。

夏季,野馬數十隻成群,由一頭雄馬率領,帶著雌馬和小馬,在草原漂泊漫遊,尋覓野生植物吃。傍晚時分,到湖邊去飲水,就在附近憩息。它憑著自己的保護色,藏匿在灰褐色的泥土上,逃避敵害。冬天,野馬要作季節性遷徙,在冰天雪地裏,隻好以雪解渴,挖掘雪下的枯草和苔蘚來充飢。

野馬體格健壯,性情剽悍,蹄子小而圓,奔跑很快,耐幹旱。在沙漠、草原上,它們有時遇到狼群,並不畏懼潛逃,而是鎮靜地迎擊狼群。有時它會突然發動進攻,向狼沖去;有時,迅速轉過身來,揚起後蹄猛踢。因此,狼不敢輕易侵犯它。

野馬很難捕獵到。野馬遇到人群來包圍,趕快擺起陣勢,雄馬在前,雌馬在後,小馬護圍在中心。它們用蹄子亂踩地面,這就是野馬著名的“尥蹶子”,被馬蹄踩一下,輕則撞斷肋骨,重則一命嗚呼。

棲息于緩坡上的山地草原,荒漠及水草條件略好的沙漠、戈壁。野馬性機警,善賓士;一般由強壯的雄馬為首領結成5~20隻馬群,營遊移生活。多在晨昏沿固定的路線到泉、溪邊飲水。

種群現狀

100多年前,歐亞大陸和北美洲曾經廣泛分布著多種野馬,可是沒多久,在人類恣意捕殺下都先後滅絕。蒙古野馬的分布範圍本來就很狹窄,隻有在新疆天山附近、內蒙古巴彥淖爾北部和蒙古的西南部,才能見到。

普氏野馬(3)普氏野馬(3)

1876年,最後一匹歐洲野馬死在烏克蘭原野以後,人們以為世界上的野馬已經絕跡,十分惋惜。後來俄國探險家普爾熱瓦爾斯基在新疆準噶爾盆地發現了蒙古野馬。它在這場空前的浩劫中得以儲存下來,成為幸存者。

蒙古野馬發現以後,當時,俄、美、法等國的博物館曾將野馬的頭骨和皮張製成標本。由于成年的野馬奔跑快,難以捕捉,隻捉到了一些幼駒,人工飼養在烏克蘭和德、英、法、美等國動物園裏。在精心飼養下,如今已有300匹蒙古野馬生存在全世界70多個國家動物園裏。

據說,最後一次捕獲蒙古野馬是在1947年;而最後一次見到野馬是在1959年冬。後來,外國動物學家曾幾次組成考察隊去蒙古西部尋覓,20年過去了,什麽也沒有找到。他們從當地牧民那裏得知,40年代在這裏見過野馬,那是從新疆那邊跑過來的。人們寄希望于新疆,那裏可能是惟一有野馬存在的地方。

我國地質勘探工作者在野外工作時,曾經多次看到了蒙古野馬。它們活動的範圍在準噶爾盆地東部,西起沙丘河,東到將軍戈壁,而以帳篷溝一帶為最多。

保護級別

級別

國家重點保護動物級別:一級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未列入

瀕危等級:野生絕滅

瀕危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I

保護措施

野馬很稀少,已經列入世界禁獵動物之中。國際上成立了專門組織,對野馬進行調查研究,並定出了馴養、保護和繁殖的方法。我國已把野馬列為第一類保護動物,嚴禁捕獵。科學家也曾以各種馬進行雜交,(不同的馬屬動物其染色體差異較大,從32-66對染色體不等。而且,其染色體基本臂數也存在一定差異,60-102對不等。在染色體核型上,野馬和家馬的常染色體多為端或近端著絲粒染色體,Y染色體均為端著絲粒染色體。)使100年前生存在歐洲的一種野馬──大盤馬再現。

放歸研究

原產地

原產于中國準噶爾盆地和蒙古幹旱荒漠草原地帶的野馬,具有6000多年的進化史,是截止2006年地球上惟一存活的野生馬,至今保留著馬的原始基因,具有別的物種無法比擬的生物學意義。而且它的命運,如一些曾經喪失家園、飄泊四方,在歷經磨難後才回歸故土的人群一樣,具有極大的悲情色彩。

野馬是比大熊貓還要珍貴的動物。由于數量稀少,西方一些動物學家早就宣布世界上不再存在野馬。但是,130年前,當俄國探險家普爾熱瓦爾斯基于1876年率探險隊進入新疆阿爾泰山南麓可可托海周邊區域時,竟然在那裏的"庫卡沙依"小村買到一批特殊的馬皮,同時發現一群群雄壯野馬不時在戈壁上飛馳而過的矯健身影!

野馬(2)野馬(2)

野馬"復現人世"的訊息,頓時轟動了全球動物學界。中國野馬于是有了一個外國名字--普氏野馬。

生性愛馬的西方貴族隨即紛紛派人來到中國捉馬,每次均能滿載而歸。由于大量捕獵,加之經濟活動劇增又嚴重破壞了卡拉麥裏山的草原和水源地,致使野馬棲息地迅速縮小。至20世紀初,野馬的分布區已縮小到15萬平方公裏。到1966年,匈牙利動物學家在中蒙邊界極罕見地發現了一群8匹野馬。之後,再沒有找到野馬在野外活動的記載--"普氏野馬"眼看也要像"中國野馬"一樣被宣告滅絕。

重返祖國

好在有一批被德國人帶走的野馬駒已經"長大成馬"、生育了後代,並且被精心地與家馬隔離,儲存下純凈的家族譜系。到上世紀80年代中,全球雖由人工馴養卻依然血統純正的野馬已有近800匹之多,分布于26個國家122處動物園和馴養場。此時,國際野生動物保護組織發起了將野馬引回祖國的活動,力求讓它們祖先千萬年來生息的自然條件,重新呼喚起野馬的遺傳多樣性。

1986年,中國林業部和新疆林業廳在吉木薩爾縣以西的一片荒灘草場上建起"野馬繁殖研究中心",先後有18匹第8、第9代純種野馬,從美、英、德重返中國。回歸故鄉草場的野馬,經過15年"生息、調養",圍欄中的普氏野馬已繁衍到了上百匹之多,繁殖率也由以前不足20%達到85%。這證明野馬已在人類幫助下渡過了最危險的種群滅絕威脅。

2001野放

當新世紀拉開序幕的時候,新疆普氏野馬順理成章地邁開了歷史性的歸野步伐。但"野馬歸野"計畫遠非人們想象得那麽容易實施:

當第一批27匹野馬在2001年8月28日正午前首批開欄,被"放逐"卡拉麥裏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時候,面對欄門外一望無際的原野,連一向表現剽悍的頭馬準噶爾11號也對野外的凶險望而卻步,在欄裏徘徊多時,以至于與它們朝夕相處多年的科研人員不得不狠下心將它們趕出圍欄。

湖溝裏鹹中帶苦澀的水,曠野中淺瘠而單一的天然草料,與以前人工精配的多維飼料、可口飲料迥然有別。野馬們不得不真正開始為自己的生計發愁,在頭馬帶領下,連日四處尋找水和食物。

夏秋的好季節匆匆過去,寒風刺骨、積雪沒蹄的隆冬日子很快來臨,梭梭、針茅、蒿類、豬毛菜等草料都深埋在零下20多攝氏度的雪下冰地裏,野馬們隻有費力刨開厚雪,才能找到些許勉強糊口的食物;何況,野地裏還有其他不少野生動物,有的會與野馬爭食,有的如狼群,則對馬群中的弱小者構成極大威脅,即使是成年野馬,在體力極度衰弱的情況下,稍有不慎也會葬身成群餓狼之口。

然而,對野馬能否歸野構成最大威脅仍然是人。野馬中心為野馬歸野費盡心力的專家們,最大的擔心是在保護區周邊草場遊牧的人們,會不會在不經意間把他們放牧的家馬與野馬混到一起,使它們之間出現"不正常的自由戀愛",以致生出"非家非野"的雜交馬。如此一來,就會使整個"野馬歸野"計畫遭受毀滅性的打擊,使圍繞這一計畫進行的龐大國際合作努力,在一夕間付諸東流!

還有一種類似于人間父母對孩子的溺愛之情:當野馬在野外缺水少食時,一些人就急于想把它們召回圍欄,或匆匆進行放料"補飼"。這實際上造成了野馬對人的依賴,而使它們歸野的腳步變得遲疑。

卡拉麥裏保護區

再一種新的威脅越來越讓人不安:2007年8~9月,就在穿越卡拉麥裏野生動物保護區腹部的216國道公路上,接連有4匹野馬被急駛而過的汽車碾撞致死!新疆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秘書長朱福德感慨地說:"這個死亡率,遠遠超過了我們人工繁育野馬的成活率。"

好在幾年來人們的經驗也在不斷升華,他們對野馬的關愛已從過去的一味"溺愛"提高到全新高度:在精心選擇放野區域、嚴密防範自然界和人類各種破壞性因素的時候,硬著心腸讓野馬們在野外找吃找喝,尋找自我生存的機會,使它們的生存能力和野性得到較快的恢復。截止2006年,幾年來放野的野馬群已經基本度過了自然界的各種威脅,種群中一批小馬駒正在茁壯成長,有的已經出現發情之兆。"我們正在期待兩件事:一是野外出生的小母馬能夠在完全放野的環境裏,再生出一批健壯的小馬;二是希望這些小馬中出現真正野性的公馬,對現有的頭馬提出挑戰,並取而代之,成為野馬群的新首領。這才能說明,我們的野馬放野計畫獲得了成功!"

有一個最新訊息不能不提,新疆自治區林業、交通部門已經採取緊急措施,抓獲了違規行車、導致野馬不正常死亡的肇事者,將予以嚴厲懲罰;同時已抓緊部署在卡拉麥裏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的216國道沿線,為野馬專修4個過路通道,讓它們不致因"亂穿馬路"而生出禍端。

野馬是世界甲級瀕危動物,為拯救野馬免遭滅絕,在聯合國野生動物保護委員會的倡導和資助下,我國林業部同美國聖地亞哥動物園、奧斯瓦爾法基金會簽定了契約,用新疆阿爾金山的野驢換野馬,搞野馬還鄉養殖和野化放歸工程。

野馬原生活在蒙古西部科布多盆地和新疆東準噶爾一帶的半荒漠草原中,原稱蒙古野馬或準噶爾野馬。西方對野馬產生濃烈的興趣,紛紛派人來偷捕野馬運回西方動物園。大量的偷獵,加上野馬生境的不斷惡化,外蒙學者60年代宣布野馬在他們國家已經絕跡,我國的東準噶也再沒能找到它們的蹤影。所以,野馬比號稱我國國寶的大熊貓還要珍貴,如今世界上僅存圈養的野馬900多匹,它們分別飼養在美、獨聯體、法、英等26個國家112個動物園和禁獵區中,每匹價格已高達25萬美元。運回我國的野馬僅每匹的保險金就高達10萬美元。野馬酷似家馬。其與家馬的主要區別是額法短或缺;鬃毛逆生,短而直立,無長鬃毛;體型較小,毛色單一,主呈土黃色,腰背中央至尾基,還有一條較窄的黑褐色脊線;四肢有2~5條十分明顯的黑色橫紋。由于圈飼和近親繁殖等原因,還鄉野馬退化嚴重,已脫盡野性,變得溫文爾雅了。

野馬養殖中心建在吉木薩爾縣三台鎮西地村的沙漠南部,具體位置在東指幸福路12千米處的公路東側2千米左右的荒漠上。中心佔地約600公頃,馬舍、圍欄、飼料房、草庫、職工住宅等一應俱全,飼養已達國際水準,返鄉的野馬馬匹膘肥體壯,三世同堂,截止2006年,註冊野馬已達117匹,並初步恢復了野性。2006年,已有一批野馬有監視地放歸將軍戈壁大自然。

2012野放

關註普氏野馬回鄉快報

21匹普氏野馬昨日成功放歸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圖)

每日甘肅網-蘭州晨報敦煌訊(記者張永生)2012年9月6日上午,由國家林業局和省林業廳共同舉辦的甘肅普氏野馬第二次放歸自然暨全國首次野駱駝實驗性放歸自然儀式,在大漠深處的甘肅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舉行。當日上午,21匹普氏野馬沖出圍欄,奔向廣袤的大自然。

當日上午10時許,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工作人員開啟了位于草場西北角的圍欄,經過兩天適應訓練的馬群在頭馬的帶領下,相繼奔跑著投向草原的懷抱,馬群避開高高搖曳的蘆葦蕩,一路向西在草叢中奔騰而去,漸漸地離開了人們的視野。

據現場專家介紹,此次普氏野馬放歸自然,科研人員傾註了大量的心血。有關技術人員于當年8月15日之前,從適宜放歸的54匹野馬中遴選出體質健壯,外形好看,性別比例適當的21匹普氏野馬,分成兩個放歸種群,其中包括4匹公馬、8匹母馬、9匹未成年的馬匹,這些馬匹年齡大約在3歲至10歲之間。8月18日之前完成馬蹄修整,保證野馬順利行走、奔跑。按放歸方案的要求,8月20日至9月2日期間對放歸前的野馬進行放歸地優勢牧草適應性飼喂,以保證野馬在放歸前適應採食放歸地的優勢牧草。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局長吳三雄告訴記者:"為了順利放歸野馬,便于野馬生存,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已在放歸區挖了8眼水泉,設立了兩個飼料投放點,儲備了7萬公斤飼料。"

當日,來自甘肅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兩峰雄性野駱駝"敦敦"、"煌煌"和來自甘肅瀕危動物研究中心的兩峰雌性野駱駝"武武"、"威威"同時放歸大自然。

從人工圈舍到大漠荒野的新家,普氏野馬的生存天地廣闊但困難重重,仍然面臨平安越冬、自找水源、天敵野狼等諸多挑戰和考驗。北京林業大學教授胡德夫說:"敦煌普氏野馬的試驗性放歸研究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績,首次放養的7匹普氏野馬在兩年的時間內不但適應了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環境,而且還成功繁育了下一代普氏野馬。但是,普氏野馬的放歸研究工作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普氏野馬成功放歸,這僅僅是研究工作的開始。普氏野馬這種典型的草原物種,在敦煌西湖這種荒漠化地帶能否長久地生存下去,尚需時間的考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