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毅 -日本二戰丙級戰犯

野田毅

日本二戰丙級戰犯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野田毅(1912-1948)日本鹿兒島人。丙級戰犯。日軍下級軍官,1937年在攻佔南京前後,與向井敏明進行了駭人聽聞的殺人比賽,野田毅使用祖傳軍刀砍殺了中國軍民105人。1947年野田毅與向井敏明被中國盟軍逮捕,被押到南京軍事法庭受審。12月18日,庭長石美瑜宣判野田毅和向井敏明犯有殺人罪和違反戰爭罪判處死刑。1948年1月28日,野田毅及向井敏明被押往雨花台刑場執行死刑。

  • 中文名稱
    野田毅
  • 外文名稱
    のだつよし
  • 出生地
    鹿兒島
  • 主要罪行
    參與南京大屠殺(殺人比賽)
  • 職務
    日軍第16師團副官
  • 逝世日期
    1948年
  • 軍銜
    陸軍少尉
  • 別名
    野田岩
  • 處決日期
    1948年1月28日
  • 同犯
    向井明敏
  • 國籍
    日本
  • 出生日期
    1912年
  • 職業
    軍人
  • 民族
    大和民族

​人物簡介

野田毅(1912年-1948年1月28日),(有資料稱野田岩、野田岩)日本戰犯,出生于鹿兒島縣南大隅郡田代村(今肝屬郡錦江町),于鹿兒島縣立鹿兒島第一中學畢業,于日本戰敗時任職陸軍少校。

人物罪行

野田毅野田毅

1937年至1938年南京大屠殺期間,在日本侵軍派遣軍第十六師團九聯隊擔任少尉軍官。與另一少尉軍官向井敏明展開"百人斬"殺人競賽,以先斬殺一百個人者為勝。據1937年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今《每日新聞》)報道,向井與野田兩個在10日中午持斬得豁口的軍刀相會時,一個屠殺了106個而另外一個屠殺了105個中國人,于是兩人繼續比賽先殺一百五十人為勝。 1945年日本投降後,參加東京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對日戰犯審判的中國代表無意間發現了這個報道,立即通知中國南京,兩個殺人惡魔被引渡回南京軍事法庭受審,並槍決于南京。

東京審判

野田毅指出:東京審判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一個政治結論,不論正確與否,不同立場的人對此有不同看法,作為結論就必須接受。靖國神社奉祀著甲級戰犯的靈位,從日本的倫理來看也許有道理,但這種做法涉及否定東京審判的政治結論,為世界所不取。如果不承認東京審判結論,戰後日本就沒有重新起步的政治基礎;

野田毅野田毅

如果不承認二戰的歷史結果,那麽在2005年5月9日,小泉首相為什麽要去俄羅斯莫斯科參加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慶典?這不是日本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團體戰的結果,是戰勝國集團對戰敗國集團的結論,日本絕不可能除外。對靖國參拜問題,小泉首相希望在日中之間解決,但從國際輿論來看,日本沒有勝算的可能。日本領導人的做法,帶來的是“逆的效果”,引發的是“負的連鎖”。

甲級戰犯

在日中恢復邦交的1972年,靖國神社中沒有甲級戰犯,中方對此沒有抗告。靖國神社在1978年悄悄地移入甲級戰犯靈位,這才引起了問題的爭論,靖國神社的做法是錯誤的。其實,中方對靖國神社供奉乙級、丙級戰犯已表現得非常寬容,不講話了,中方關註的是甲級戰犯問題。由于領導人參拜靖國神社,日本不僅與中國,與世界的關系也變得很奇怪,與外國的關系一直理不順,損害了國家的利益。所以,對靖國神社的參拜引起了政府間的矛盾,更對國民層次的個人感情發生傷害,並由政治影響到經濟,像日本新幹線的車輛出口到中國,都不能大張旗鼓地舉行現場交接儀式,這個問題深刻而嚴重。這樣的人為什麽成為總理呢?自民黨有問題,國民也有問題,這都是需要反省的。

人物遺書

原文內容

南京戦犯所の皆様、日本の皆様さようなら。雨花台に散るとも天を怨まず人を怨まず日本の再建を祈ります。萬歲、々々、々々

死刑に臨みて

此の度中國法廷各位、弁護士、國防部の各位、蔣主席の方々を煩はしました事につき厚く御禮申し上げます。

隻俘虜、非戦鬥員の虐殺、南京虐殺事件の罪名は絶対にお受け出來ません。お斷り致します。死を賜りました事に就ては天なりと観じ命なりと諦め、日本男児の最後の如何なるものであるかをお見せ致します。

今後は我々を最後として我々の生命を以て殘餘の戦犯嫌疑者の公正なる裁判に代えられん事をお願い致します。

宣伝や政策的意味を以って死刑を判決したり、面目を以て感情的に判決したり、或は抗戦八年の恨みを晴らさんが為、一方的裁判をしたりされない様祈願致します。

我々は死刑を執行されて雨花台に散りましても貴國を怨むものではありません。我々の死が中國と日本の楔となり、兩國の提攜となり、東洋平和の人柱となり、ひいては世界平和が、到來する事を喜ぶものであります。何卒我々の死を犬死、徒死たらしめない様、これだけを祈願します。

中國萬歲

日本萬歲

天皇陛下萬歲

野田毅

中譯

南京戰犯所的各位、日本的各位,再見。就算在雨花台散落也不怨天尤人的為日本的重建而祈禱。萬歲、萬歲、萬歲。

死刑在即。

對于這次中國法庭人員、律師、國防部的各位以及蔣主席等的煩勞致上最深的感謝。不過對于俘虜以及非戰鬥員的虐殺、南京虐殺事件的罪名絕對無法接受,並鄭重的謝絕。賜死之事是天命、讓他們看看日本男兒的最後的姿態是如何。

希望透過我們以及我們的生命,給予其他戰爭嫌疑者公正的審判。

這個死刑的判決就是所謂的政策宣判、聲望與情感的判決、或為抗戰八年之恨做個了斷,單方面的裁判莫須有的罪刑而祝福。

我們不會因在行死刑的雨花台凋零而憎恨貴國。我們的死能成為中國與日本的楔子、兩國合作的開始、東亞和平的祭品、進而世界和平,為此的到來感到喜悅。這樣我們像狗一樣的死,也不會白費,為這個而祈禱。

中國萬歲

日本萬歲

天皇陛下萬歲

野田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