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山

野山

電影《野山》是西安電影製片廠1986年出品的故事片。由顏學恕執導,杜源、岳紅、辛明、徐守莉等主演。

本影片描寫在一個叫雞窩窪的小山村裏,居住著兩對夫妻。在農村改革致富的過程中兩對"天作的夫妻"分離並出現了新的組合。

  • 中文名稱
    野山
  • 出品時間
    1986年
  • 導演
    顏學恕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編劇
    顏學恕,竹子
  • 片長
    105分鍾
  • 對白語言
    國語
  • 主演
    杜源,岳紅,辛明,徐守莉
  • 主要獎項
    第六屆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獎
  • 上映時間
    1986年9月11日
  • imdb編碼
    tt0089335
  • 類型
    劇情
  • 色彩
    彩色
  • 出品公司
    西安電影製片廠

演職員表

電影名:野山

製片國家:中國大陸

製片機構:西安電影製片廠

上映年份:1986年

影片顏色:彩色片

影片類型:故事片

影片語言:漢語國語

混音:單聲道

職員表

導演:顏學恕

編劇:賈平凹 顏學恕 竹子

演員表

杜源

譚希和

辛明

徐守莉

岳紅

獲獎情況

1986年電影《野山》獲得第六屆金雞獎最佳故事片:《野山》

1986年電影《野山》獲得第六屆金雞獎最佳導演:顏學恕

1986年電影《野山》獲得第六屆金雞獎最佳女主角:岳紅

1986年電影《野山》獲得第六屆金雞獎最佳男配角:辛明

1986年電影《野山》獲得第六屆金雞獎最佳錄音:李嵐華

版本一

雞窩窪是位于秦嶺深處的一個小山村,這裏住著兩戶農家。灰灰衣食溫飽,唯一不稱心的事情是老婆桂蘭不生育;年輕的禾禾見過山外的世界,不甘心總呆在山裏,想趁農村改革的新情勢多掙些前,但燒磚、養魚、賣豆腐都以失敗告終,妻子秋絨也因受不了他的不務正業與他離婚。但桂蘭同情並支援禾禾,並想撮合他與秋絨復合,但秋絨對禾禾早已心灰意冷。灰灰則一直把秋絨當弟媳看,全心全意地幫她經營庄稼,喜歡秋絨的孩子栓栓,並認為秋絨才是真正的賢妻良母。後經過種種波折,桂蘭與禾禾在不斷嘗試新事業中產生了感情,桂蘭與灰灰離婚,同禾禾走到了一起。兩人得到額度社的貸款,買來發電機為小山村帶來光亮。而灰灰則和能生育的秋絨結了婚。

版本二

小山村裏有兩戶人家:一家男人叫灰灰,滿足于衣食溫飽,對妻子桂蘭不生育不稱心;另一家男人叫禾禾,不安于務農種庄稼,但燒窯、養魚、賣豆腐等都失敗了,妻子秋絨受不了折騰,便離婚。

灰灰把秋絨當弟媳對待,幫她經營庄稼,他喜歡秋絨的孩子栓栓,深感秋絨才是賢妻良母。而桂蘭喜歡聽禾禾講山外的事,禾禾進城打工,桂蘭追到城裏。禾禾勸桂蘭回家,可雞窩窪傳出桂蘭跟禾禾私奔了。桂蘭回到家,被灰灰暴打,隻好到後山幫忙經營副業,等候禾禾回來。

最終,成功了的禾禾將手扶耕耘機、壓面機等新鮮玩意兒帶進了山村,與桂蘭成了令人羨慕的一對,而另一對灰灰和秋絨還隻能靠人力推著碾盤轉。

幕後花絮

幕後簡介

影片根據賈平凹小說《雞窩窪人家》改編,是一部以生活化方式探討大陸農村改革問題的代表性佳作,通過一個俗稱"換老婆"的故事,表現了改革開放的時代精神對閉塞的陝北小山村的沖擊。影片從細節上追求生活實感,使觀眾如身臨其境。片中演員的表演與作品生活紀實化的風格相統一,桂蘭和禾禾的扮演者岳紅、辛明因此片雙雙獲得當年的金雞獎。該片為第一部榮獲六項金雞獎獎項的電影,取得了最佳故事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錄音、最佳服裝獎項。該片還獲得1985年廣電部優秀故事片獎,法國南特第八屆三大洲國際電影節故事片大獎等多個國內外獎項。

本片的拍攝取景于陝南山區的鎮安縣米糧鎮。二十多年前,《野山》劇組在米糧鄉拍電影的時候,全鄉還沒有一間鋼筋水泥結構的房子,今天的米糧鎮卻已呈現出一個現代小城鎮的雛形:街道上,賓館、飯店、商鋪林立,車水馬龍,米糧如今已是附近十裏八鄉最繁華的商貿區。 當然,米糧今天的發展與電影《野山》幾乎沒有任何關聯。但《野山》卻曾影響了這裏的一些個體,甚至改變過他們的命運。 如今在北京人藝工作的白世林,就是當時拍攝《野山》時,劇組人員看他聰明伶俐卻因家貧輟學務農,便介紹他去北京照顧著名劇作家曹禺,從此走上與放牛娃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如今他已在北京娶妻生子。 電影裏,在秋絨懷裏"吃奶"的孩子,其實是當地農民蔣立政的孩子蔣國寶,當時才兩歲。如今,25歲的蔣國寶已大學畢業在上海工作。在當年考上安徽科技學院時,因為家貧險些上不起大學,岳紅等演員獲知訊息後,還對他進行過資助。 拍攝《野山》的時候,隱藏在秦嶺深山裏的米糧,就如電影中展現的那般安靜、落後、封閉,祖祖輩輩靠山吃山,專心務農。當外面的世界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裏還如"世外桃源"一般。 而今天的米糧,全鎮二萬多人口,竟有近5000人常年到大城市打工,勞務輸出的收入,已經佔了米糧人收入的一大部分。《野山》裏,禾禾走出深山到城市打工的"不安分"行為,今天已是米糧一條最有潛力的創收之路。 與之相對應的是,當年扮演"保守妻子"秋絨的徐守莉,如今遠居美國;而扮演"開放妻子"的岳紅,雖然未見大紅大紫,卻一直默默堅持自己的演員事業,《野山》"一不小心"成就了她演藝生涯的標高。 而《野山》讓當地人印象最深的,是"那些拍電影的城裏人"在這裏近一年生活、工作的場景。他們記得岳紅,記得徐守莉,"那時候和我們一般大,還是姑娘娃"。還記得當年第一次從電影裏看到自己破舊的鄉村,"上了電影風景咋就那麽好看哩!" 在主要場景拍攝地清泉村,經過20多年來的植樹造林,景貌變化很大。當年的幾間道具房早都拆除。但村民們仍然記得,劇組的汽車不小心把村民的狗撞死了;秋絨背著蔣立政家的娃推磨,"是真的推出汗了";禾禾他們在麥地裏打架"從坡上滾下來";灰灰在哪道山哪道梁耕地,村民如何教他扶犁…… 20多年來,《野山》早已成了米糧人記憶裏最美好的往事。村民的講述過程,其實是在有意無意地懷念著那些拍 "電影的日子",而穿插的那些對比自己青春年華的回憶,又有意無意營造了這種氣場,娓娓道來,聽者同感。(華商報)

金雞獎

1985年,"第五代"風暴愈加猛烈,但"第四代"仍從容不迫地實踐著他們的電影理想,《人生》、《野山》、《青春祭》、《紅衣少女》、《良家婦女》……都在這一年涌現。《野山》導演顏學恕借助賈平凹原作《雞窪窩人家》,講述了一個關于農村"換妻"的故事,涉及傳統倫理道德和農村政策,引起廣泛的爭議,甚至在第六屆"金雞獎"的評選過程中險些下馬。不過風波過後,《野山》最終獲得了包括最佳故事片、最佳導演在內的六尊"金雞"。

在《野山》中飾演農村漢子"灰灰"一角的演員辛明獲得第六屆"金雞獎"最佳男配角獎,他向記者談起拍攝《野山》時的有趣經歷,並表達了對已過世的導演顏學恕深深的敬意。

緊急救場

我出生在北京,父親辛靜也是電影演員。"文革"期間我被分到河南當工人,後來進入河南省話劇團。1978年出演北影崔嵬導演的影片《風雨裏程》,在《長河奔流》、《九龍灘》、《彩橋》等片中也飾演過角色,在這些影片中我大多是工人或者知識分子的角色,對于自己的演員定位也不準,不知道自己到底適合什麽角色。崔嵬導演非常喜歡我,有一次他很坦誠對我說:"大辛啊,你演農民一定能演好"。我聽了一愣,把他這句話埋在心裏。

後來到了《一個和八個》,因為這部片子主要講的是一個群體的故事,群戲平均到每個人身上戲都不是很重,原來"中年逃兵"這個角色已經有了人選,人家就是一看這個角色戲份實在太少,又都是一幫剛出校門的年輕人不知道他們會拍成什麽樣,結果在開拍之前退出了,這下急壞了導演張軍釗。

我和張軍釗曾有一面之交,他給我打來電話說能不能幫個忙,我們見面後聊了一夜,我知道裏面沒什麽戲,但是就一個鏡頭我也演了,"救場如救火"。當時去的時候長頭發、戴眼鏡,把頭發剃了到大王灘水庫玩命曝曬,最後連郭寶昌導演都沒在老鄉中認出我來。因為我一米八六,于是在戲中我就叫"大個子",從中我真正總結了很多東西,而且我自信我演農民一定會非常精彩。

體驗生活

1984年我在北影老招待所碰到了顏學恕導演,他已經為《野山》準備了好長時間,他喜歡喝咖啡,一邊煮著咖啡一邊招呼周曉文給我劇本看看。我拿回去一看耐不住了,趕緊又去找顏導演問他演員都選好了沒有,我說想演"灰灰",當時導演對我說:"你是第六人選。"原來每一個角色都有五六個演員備選。我跟導演說前面的演員都沒有我合適,結果導演答應讓我試一試。

我、岳紅、杜原、徐守莉幾個人因為要演兩對夫婦,每天做小品,最不可思議的是安排我們到鄉下體驗生活,答應一周後來接我們,結果寒冬大雪封山,一個月之後他們才回來。我們也沒有錢,借糧食,借炭,還到供銷社借過期水果罐頭,後來人家都不敢借我們東西了。女的學納鞋底、照顧孩子,男的犁地、拉套,一個月後攝製組來接我們,轉了好幾圈認不出我們。我們簡直已經跟當地農民一個樣了,這下可給導演高興壞了,立刻簽契約拍板就是我們四個來演了。從1984年的雪天一直拍到1985年開始下雪,這部片子拍了將近一年,導演是非常認真的,因為"十年磨一劍"啊!

激將法

顏導演是個要求極其認真的人,我當時自認為演得還可以,但遲遲得不到導演肯定,因為我前面演過幾部電影,導演覺得我還有表演的痕跡,拍了大概三分之一,真的有點打退堂鼓了。第一批樣片送回西影廠,當時廠長吳天明看完後在大會上大加贊揚,還充分肯定了我的戲。當時我們這邊還在山溝溝裏面拍攝,也不知道情況,心裏還很忐忑。結果一位作曲老師來我們組裏,告訴了我們廠裏反響很好。其實顏導演早知道了,他說這是"激將法",是對我的一片苦心,希望我演得更出彩。我心裏說差點沒給我"激"回去了。

後來我因"灰灰"一角獲得"金雞獎"最佳男配角,得最佳男主角的是《黑炮事件》中的劉子楓。雖說我得的是配角,但是分量很重。我也很自豪,假如一年一百部戲,一百個主角裏面選出一個"最佳",那麽一百部戲裏得有三百個配角,競爭肯定更激烈,我得"最佳配角"是很榮幸的。或許真是應了崔嵬導演的那句話,我演農民一定能演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