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騎兵 -軍事

重騎兵

軍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一般指冷兵器戰爭時期的一種重裝騎馬兵種。該兵種一般人馬均裝備有防護性能良好的盔甲盾牌,武器以長矛為主,以強大的沖擊力和優秀的防御力而著稱。

  • 中文名稱
    重騎兵
  • 外文名稱
    Man-at-arms

對比介紹


  然而也有功能單一、反應力差、作戰續航能力弱、機動性不及普通騎兵等缺點。
  同時該兵種還是一種耗資不菲的兵種,主要在于古代冶金技術不發達,重騎兵所裝備的鎧甲造價就變得非常昂貴,並且重騎兵對于戰馬選擇、裝備護理、後勤運輸等等方面的要求都比較高,因此著實是一種“燒錢”的兵種。

重騎兵

騎兵介紹

概述

概述

就是裝甲具有承受一定攻擊的能力,通過沖鋒產生的速度、動量對敵人陣地製造壓製性的突破,主要用途是沖毀敵人陣形,打擊敵人士氣的超級騎兵、人肉坦克--在冷兵器時代,穩固的陣形是確保勝利的基礎,高昂的士氣是取勝的關鍵,一旦破壞了敵人的心理平衡和組織基礎,就相當于獲得了勝利,所以,重裝甲騎兵曾經是一個最昂貴最重要也最榮耀的兵種。

特點

一般來說裝甲材質的厚度、韌性、強度和覆蓋面積都要達到一定的程度,才能保證騎士能夠承受一般的砍殺和弓箭殺傷。足夠的厚度和面積就造成了巨大的重量,也就犧牲了機動性。蒙古輕騎兵面對人數眾多以重裝甲騎兵為骨幹的西歐騎士團的時候所得到的勝利,就是依靠機動性獲得的。

西歐騎兵

裝甲堅固,全身完全覆蓋,甚至連眼睛也完全防護,這種裝備很顯然不利于近身搏鬥--眼睛視野很小,基本上限製在正前方。這種製造模式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重裝甲騎兵在戰場上的使用方式--沖鋒,掉過頭來再沖鋒,但是絕對不能停下來肉搏!中國出現重騎兵的時間也是與西歐相仿的南北朝時期,人稱鐵浮屠。不僅人有人甲,連戰馬也全副披掛,一個騎兵就好像是一座高大的戰神雕像,當他們推進的時候,就好像鋼鐵的城牆迎面壓來。
  後來金人效仿製造了鎖子馬,幾個重裝甲騎兵用鐵索連成一個作戰單位,更增加了作戰單位的穩定性,但是由于進一步喪失了本來就不多的機動性,最終導致了失敗--甚至是敗給了南宋的輕裝步兵。(此段論點頗有爭議待考)
  重裝甲騎兵的裝甲很重,西歐比較極端的時代,如果一個騎士從馬上摔下來,憑自己的力量根本是站不起來的。中國和中國周邊的國家,重裝甲騎兵的裝甲基本上還是普通披掛裝甲的延伸,倒還是可以憑自己勉強的站立。重裝甲騎兵的戰馬隻用來戰鬥,平常行軍以及負載其他戰鬥和生活用具要靠扈從和其他馬匹。一個騎士如果沒有兩名以上的扈從就會感到生存的不便,連上下馬、換馬、穿盔甲都不能順利完成(不排除某些體力超人的勇士能夠自理,同時他們的馬也是體力超馬的怪種--很多民間傳說中的英雄就是單槍匹馬的重裝甲騎兵……)。
  重裝甲騎兵的騎士本身也隻用于戰鬥。由于這個兵種極為昂貴,一個兵相當于十個以上的步兵或者三四個普通騎兵,很少有君主願意獨自負擔這個軍隊的建設及維持費用。最常見的做法就是用貴族子弟組建騎士團,平時這些遊手好閒的貴族子弟以及更加遊手好閒的富裕流浪漢冒險家們在各種名目的騎士訓練營進行訓練和比賽,戰時按照階級組成各種名目的騎士團,所有費用自理、扈從自帶、裝備自備,國家隻提供必要的糧食,但是酒肉之類一般也要自己準備。這些有錢的騎士們吃肉喝酒,有的是體力,當然戰鬥力也強。不過他們也絕對不是冤大頭,戰爭勝利之後的戰利品歸各自的騎士團所有,國王不會插手。比較極端的時候,就連攻下來的城堡都被視為私產,拒絕國王的重新分配。

東方騎兵

中國的重裝甲騎兵
  和西歐不同,據說是皇帝養著的。但是養著這些騎兵的皇帝也是那種部落皇帝,他的財政和一般的封建皇帝不太一樣,並不是得自土地的收獲物,而是戰爭的掠奪,和弱小民族的進貢。這些騎士也不是普通人,而是皇帝本部落的,在當時,隻要是和皇帝同一個氏族,那就百分之百是貴族。
  重裝甲騎兵在行軍的時候一般不會裝甲,一方面是騎士自己受不了,另一方面是盡量的愛惜戰馬,以便能夠在沖鋒的時候獲得最好的效果,也是為了在沖鋒結束後能夠還有足夠的馬力逃回來。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重裝甲騎兵幾乎無法進行奔襲,對于突發的遭遇戰也缺乏反應時間。
  用重裝甲騎兵進行奔襲,在距離和地形上面是有一定天然限製的--不能快跑,否則戰馬會完蛋;不能太遠,否則人和馬一起累死;時間不能太長,否則根本不可能多帶糧食的騎兵會很快飢渴失去戰鬥力;不能上山道、進濕地、進沙漠、進森林、攻堡壘……還能幹什麽?隻有偷襲,就好像日本的源義經60 騎兵從後方突破平家上萬人陣地(不過這次戰役的源家騎兵也不是真正的重騎兵,他們至少可以下馬爬山和穿過叢林)。他們總是需要慢慢地披掛、慢慢地上馬、慢慢得排隊--註意,由于動量太大,難以及時的剎車,沒有良好隊形的重裝甲騎兵會發生嚴重的互相踐踏。如果在他們沒有著裝還處在行軍狀態的時候進行攻擊,他們隻有和扈從們一起輕裝逃走,能起到的也就是沒什麽組織的輕騎兵的作用,而且比一般的輕騎兵更加混亂。
  土耳其的重裝甲騎兵
  從廣義上講,土耳其重騎兵有兩種,其一,西帕希(Spahi),或稱為斯巴克(Spahks),其名來自于波斯語的"sepah",意為"軍隊"。西帕希為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封建騎兵(也就是依賴地產維護,而不支薪的部隊),其地位就相當于歐洲的騎士,不過有一點不同的地方,他們僅擁有土地使用權,而沒有土地所有權,如果一個人要成為西帕希,隻需在戰場上立下戰功,但他的後代不可世襲,他們與後起的耶尼塞裏共同構 成了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常備主力軍隊,是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兩大軍事支柱。由于奧斯曼土耳其人為遊牧民族,因此早自塞爾柱土耳其時代,奧斯曼人便已經採取西帕希這種採邑騎兵的軍事編組與製度。當時,奧斯曼人將所轄的國土畫分為眾多的採邑(迪立克,Dirlik),並將這些採邑分封給予王公大臣與有功兵士。"迪立克"又可根據採邑收入的多寡,分為三個不同的階級。這些擁有"迪立克"的人(不論是何階級),都有義務必須提供蘇丹全副武裝的騎兵,以為獲得採邑的代價。隨著奧斯曼人勢力的擴張,"迪立克"製度也被推廣到其新征服的領地上,而西帕希的人數也就越來越多,逐漸構成奧斯曼人的軍事主力。當奧斯曼王公"閃電"巴耶塞特一世橫掃小亞細亞各突厥公國時,便是依賴著這批軍隊。
  其二,是卡普庫魯騎兵,他們稱為“卡普庫魯瓦裏勒裏(Kapikulu Süvarileri 土耳其語 以下括弧中均為土耳其語)”,簡稱卡普庫魯騎兵,與西帕希不同,他們是蘇丹親自率領的重裝鐵甲騎兵部隊,隻對蘇丹負責,其薪資也由中央發放,而西帕希騎兵則是領主騎兵,他們的薪資中央政府是不負責的,而是許以土地作為作戰的報酬。卡普庫魯由六個分隊組成,所以又被稱為“阿魯博魯克哈爾基(Alti Bolük Halki),即六團之人的意思,其中,一,二分隊被稱為“烏魯菲西揚(Ulufeciyan)”,三分隊和四分隊被稱為“古裏巴(Guerba)”,五分隊被稱為“西拉赫塔爾(Silahtars)”,六分隊被稱為“西帕希歐古蘭(Sipahi oglan)”。六個分隊的職責是不相同的,其中前四分隊負責沖擊敵人陣列的不同地方,而五、六分隊,則列于蘇丹的身側,一般不會沖鋒,是以靜止的狀態牽製敵方的運動。卡普庫魯騎兵的總指揮和耶尼塞裏的總指揮名字一樣,被稱為“阿加(Aga)”,而六個支隊的指揮官都被稱為“克特胡達耶裏(Kethüda yeri)”。卡普庫魯騎兵由于屬于蘇丹直屬,隻對蘇丹負責,所以地位崇高,大部分士兵都希望成為其中的一員,不過這並不容易,首先必須是穆斯林,其次是必須精通各種武器,因為選拔嚴格,所以在蘇萊曼一世時期,整個卡普庫魯軍團才6000人,他們的成員主要是中東地區的突厥人,阿拉伯人,波斯人,也有庫爾德人。他們是奧斯曼軍隊的精銳騎兵,除了騎在馬上以外,和耶尼塞裏的職責相同,他們在奧斯曼軍隊中的數量也多于其它騎兵。在幾個世紀以來,土耳其重騎兵一直是令對手聞風喪膽的兵種,也可以說是15,16世紀最強大的騎兵。

兵種劣勢

功能非常單一

重裝甲騎兵根本是一個功能非常單一的兵種,除了沖鋒的輝煌之外,其他的時候都是脆弱的。所以,重裝甲騎兵除了自己帶有充當步兵和輕騎兵作用的扈從以外,還需要相當數量的其他兵種加以配合,基本不能獨立完成一項綜合的作戰任務--比如戰役。當一支貴族組成的重裝甲騎兵在輜重車隊的運載下,在重步兵(正規軍、僱傭軍、自由農、商人子弟、士族、軍戶等)、輕步兵(奴隸、學徒、農奴、家奴、弱小民族、協從國軍隊等)的保護下,在弓箭手(正規軍、工匠、自由農、獵人、受僱用的遊牧民等)的掩護下,在輕騎兵(正規軍、僱傭軍、邊疆守備隊、貧窮貴族子弟、流浪漢、冒險家等)的遠距離偵察保障下,終于抵達戰場的時候,大家應該已經和他們一樣氣喘吁吁了。他們驅趕著其他兵種快速的建立長矛和盾牌(有的是那種用車運載的3米高的巨型盾牌)的外圈陣地、輜重車圍成一圈的內圈陣地,並用弓箭手射住陣腳,用長矛步兵(重步兵)頂住敵人的第一波騷擾進攻。然後,才開始慢慢的裝甲、上馬、排隊。這個時候,大量的輕騎兵必須不斷的對敵人進行接觸攻擊,或者至少是佯裝攻擊,否則敵人如果從容的布置好自己的防御體系,比如絆馬索、連射的重型弩炮、鹿角刺和拒馬坑,那對于重裝甲騎兵來說就會造成不必要的慘重損失。當一切準備齊全,偵察的將領要明確的判斷什麽樣的位置有利于沖鋒--並不是所有的敵人陣地都可以進攻,準備的森嚴的、士兵冷靜的、有足夠長矛和弩箭的、已經看起來動了土的、有牢固的木柵欄的、同樣有重裝甲騎兵的……最終,重裝甲騎兵要沖擊的是敵人的薄弱部分,整個陣地的一個薄弱部分被沖垮了,敵人的末日也就快了。重裝甲騎兵排列的隊形一般是橫隊,各個橫隊之間要保持數十個馬身,以保證後面的馬不會因為無法停住而發生“追尾”。這樣一來,要是想鋪開5000重裝甲騎兵,就需要很大的戰場面積。如果攻擊面也就是敵人的薄弱部分長度為500米,那麽就是200名騎士一個橫隊,一共25隊,這個方陣就要500m× 1200m的面積,這種沖鋒如果沒有足夠的重步兵和輕騎兵掩護,側翼就會變成敵人的重裝甲騎兵的進攻目標。重裝甲騎兵基本上是一擊必殺的,沖鋒一次之後,必須用很大的回旋半徑才能反過來進行掉頭的沖鋒。在運動過程中,減慢速度就是自殺,保持速度就要有很大的轉彎半徑,如果遇到敵人陣地內的各種對付騎兵的障礙物,就會被沖散隊形。一旦有個別的重裝甲騎兵被步兵圍住,就會很容易的被宰殺或俘虜。重裝甲騎兵是不能用來追擊的,他們的戰馬隻能用來沖刺,超過一定的距離就會失去體力,他們的動量大不能靈活的轉向,視野小容易遭到伏擊,不夠靈活不能適應肉搏和俘虜敵人。一般的弓箭是無法傷害重裝甲騎兵的,但是,“強弓”、弩箭、英國長弓使用重箭頭、炮弩、投矛器等等重型的發射武器還是能夠造成損害的,而且也很少有足夠堅固的精鋼裝甲可以在很近的距離(如果弓箭手拼命不躲開的話)抵擋普通的弓箭。一般臂力的砍殺不會對重裝甲造成大的破壞,但是裝甲接縫和連線部分會有一定的遭受攻擊破損的幾率;很大力量或者借助重量回旋攻擊的狼牙棒、鐵棒、鐵褡褳、鐵錘、重斧頭、重劍、鏜、槊、鞭、鐧等重量武器就可以比較有效的打擊重裝甲騎士的頭部和胸部--攻擊頭部使之暈眩、攻擊胸部使之窒息,其他部位基本無效。騎士的武器一般是很長的沖擊用的矛槍,以及很長很重的刀、斧。第一次沖鋒使用長矛,回來的時候使用刀、斧。
  西歐的重裝甲騎兵到火槍出現以後就基本不存在了,中國的重裝甲騎兵到了唐朝就基本絕跡,宋朝的時候還曾經囂張過,但是被岳飛很輕松的用最簡單的步兵散兵戰術和障礙類武器搞定了--岳飛是古代戰爭史上少見的騎兵出身,但卻最擅長用步兵戰勝騎兵的天才將領,擅長輕騎兵戰術的金人錯誤的使用重裝甲騎兵當然不會在岳阿公那裏討到好。重裝甲騎兵的互相攻擊簡直就是災難。除了互相沖鋒,恐怕就沒有什麽其他的作戰方式了。沖過去,再沖回來,人越來越少,速度越來越慢,直到雙方精疲力竭才鳴金收兵,很難產生決定性的戰果。如果有一支哪怕隻有很少的步兵配合,設立粗陋的陣地,恐怕對方也要多少處于下風了。蒙古人的輕騎兵面對看起來非常強大和威猛的西歐騎士團們,採用了遠距離用弓箭騷擾,並故意暴露弱點的騷擾戰術,等到重裝甲騎兵氣喘吁吁的沖上來,他們一哄而散;對方隻要重新列隊,他們又過來遠遠的射箭。

不裝備弓箭

重裝甲騎兵本身並不裝備弓箭,一旦他們沖上去,他們的後陣--扈從、弓箭手、步兵們就都暴露在蒙古人的重騎兵攻擊下(蒙古人的重騎兵隻不過是裝備比較厚重,但也基本上是皮甲和重要部位的少量的鋼質甲片,基本上和歐洲的輕騎兵或者上馬步兵是一個防護檔次)。往往一場戰役打下來,沒有頭也沒有尾,十天半個月是常事。這邊的戰役沒有結束,蒙古人突然一夜之間從面前消失,等得到訊息的時候,他們已經跑到自己後方攻下好幾個城堡了!蒙古人的後勤保障十分簡單--每個士兵都可以靠著簡單的肉幹、淡水、野菜、馬尿等歐洲人匪夷所思的東西保持戰鬥力數個月,他們可以從莫斯科出發,馬不停蹄(一人二馬)的用半個月時間奔襲到匈牙利,也可以穿過險阻的喀爾巴阡山脈突然出現在波蘭的平原上。對于這樣的敵人,缺乏組織和統一的歐洲無法與之對抗,尤其是蒙古人還擁有俘虜的宋人的更加匪夷所思的攻城技術和化學武器,這就是簡陋的歐洲城堡完全顯得不堪一擊。對于這種敵人,不僅重騎兵的戰術和兵種已經不合時宜,就連整個歐洲的國家政權形式能否保障自己的安全也值得懷疑了。幾乎同一時間,百年戰爭中的英王亨利五世用三千英國長弓手--就是後人稱為“小精靈”的那種妖怪--擊潰了不可一世的兩萬法國騎士,這種輝煌的戰績一方面來自于片面相信重裝甲騎兵威力的法國國王的愚蠢--他驅趕自己勇敢的騎士沖向敵人準備充分的拒馬陣地,並忽視了可以穿透重裝甲的英國長弓的重箭。

歷史發展

另一方面則是英王成功使用多兵種配合,並運用輕騎兵戰術對敵人後方進行騷擾和引誘的結果。
  從這次戰爭之後,重裝甲的騎兵漸漸的退出了歷史舞台,從輝煌的主角變成了次要的配角,最終完全被火槍手轟碎。
  中國的重裝甲騎兵好像也隻有南北朝的鐵浮屠能夠真正的稱為重裝甲,由于本身出身于遊牧民族,重裝甲騎兵的擁有者很容易的就意識到了這兵種的缺陷和成本,也由于亞洲人本身的體能限製,很快的就改良了重裝甲的配重,使他們可以更多的依靠自己,而不是扈從。後來的戰場上,尤其是隋末唐初,重裝甲騎兵也曾扮演重要角色,但是這時候的重裝甲騎兵已經成為了相對概念--他們是裝甲更加完備的輕騎兵,他們有靈活的四肢、強大的弓箭或馬弩,不需要更多的扈從,不需要長時間的準備工作;他們是精挑細選的強壯的老兵和武術達人,他們可以長途奔襲,因為他們的重量可以被一般的馬匹承受而不一定非要精良的戰馬,他們可以下馬戰鬥,也可以跋山涉水。這種重騎兵的裝甲隻是重要部位加厚而已,更多的保護來自他們手中的重武器和嚴格的團隊作戰,他們的戰鬥力很強,但是速度和機動性仍然不如輕騎兵,而且面對長矛步兵組成的方陣和弓箭手的箭雨仍舊缺乏對策,他們最終還是用來充當近衛軍和戰役最後的決定性力量,但絕對不是戰場上最經常用到的兵種。往往他們還沒有出現,戰鬥就已經結束了。隨著唐朝期間的不斷對外擴張和內戰,輕騎兵,尤其是貧窮遊牧民族的輕騎兵漸漸的顯露出大集團運動作戰的明顯優勢--是的,輕騎兵可以單兵種完成綜合任務,重騎兵則不可以。面對輕騎兵和漸漸成熟的步兵方陣戰術(中國有名的“陣法”),重騎兵越來越成為儀仗用具,退出了中國的戰場。

騎士作戰

例子

楚德湖血戰楚德湖(LakePeipus),是西北羅斯邊境上的一個湖泊。1242年4月5日,日耳曼人的騎士團與俄國人在此大戰一場,俄國的牆式隊形因而天下聞名。
  話說公元12世紀初,條頓騎士團已經征服了波羅的海南岸從易北河維斯瓦河河口的廣大地域,斯拉夫人接受了劍與火的洗禮。後來,維斯瓦河以東包括波蘭和立陶宛在內的地區也被腓特烈二世抓到手裏,然後是利沃尼亞和愛沙尼亞條頓騎士巴勒斯坦表現的不怎麽樣,但是卻在東歐黑土地上左突右沖,銳不可當。利沃尼亞被征服後,當地親德的貴族組成了寶劍騎士團,1237年,正式與條頓騎士團合並。對相鄰的諾夫格羅德公國形成威脅,公國的富庶與繁榮使之成為日爾曼戰車的下一個目標。
  諾夫格羅德公爵亞歷山大·雅羅斯拉維斯。1240年7月瑞典畢格爾公爵率軍在涅瓦河口登入時,亞歷山大組織抵抗,將瑞典軍擊潰。自此被稱為“涅瓦河之王”。但是,就其人格而言,是個專橫暴躁的王公。好用權勢,並企圖利用這次勝利為資本,獨攬大權,遭到了諾夫格羅德眾多貴族與領主的反對。一煩擾攘過後,公爵帶著他的家臣定居到佩雷亞斯拉夫爾去了。
  這時,條頓騎士團聯合了丹麥、瑞典的領主們,開始向諾夫格羅德進軍了。先下伊茲伯爾斯克,再陷普斯科夫城,1241年初,其前鋒已經佔領諾夫格羅德四郊的地區。城內的貴族一片慌亂,居民組織了自衛團,但是沒有一個貴族敢擔負戰敗的責任。百般無奈之下,向亞歷山大告急。
  于是那位公爵就組織了一支軍隊,從騎士團的側翼發動了攻勢。他不是急著解決首都的危機,城裏的貴族死光了也不關他什麽事。而是重新奪回了波裏耶堡,那是德國人一個重要的補給據點。于是,條頓騎士團掉過頭來,決心先對付這支機動兵力。
  眾多的偵察兵被派出打探情報考察地形,德國人發現楚德湖已經結冰,可以從那裏直接沖擊諾夫格羅德。但是他們的意圖被俄國人的斥侯發現了,于是亞歷山大率軍連夜趕路,搶先到達楚德湖東岸。亞歷山大選定了烏鴉石島作為決戰的場所,那裏有天然的溫泉,春季岸邊的冰層較薄。考慮到條頓騎士多為重裝騎兵,全身頂盔貫甲,就連馬匹都有很厚的防護,薄冰承受這樣的重量,可能碎裂。
  德國人對此一無所知,但他們也掌握了俄軍的動向,就用極快的速度向烏鴉石島撲來。亞歷山大的部隊剛剛佔領完陣地還沒展開,騎士團就已到達,雙方在湖面發生激戰。
  德軍共有1.2萬人,其中包括丹麥和波羅的海沿岸各地的騎士和民兵。他們採用的陣勢是最常見的“豬嘴陣”(那是他們自己的說法,其實就是楔形陣)。該陣形的前鋒由重裝騎兵組成,後面是手持矛和劍的步兵,兩翼和後方也由騎兵加以保護。這種隊形的特點是主力居前,戰鬥時,以其楔尖插入敵人中央,使之分裂,然後各個擊破。弱點是:短時間內不能突破的話,兩翼的薄弱兵力會被慢慢侵蝕掉,讓中央的部隊兩面受敵。
  亞歷山大研究過這種陣勢,很清楚其弱點。他把輕裝的弗拉基米爾步兵配置在中央,諾夫格羅德的精銳步兵放在兩翼。在整個戰線前面的湖上橫向展開前衛團,主要由弗拉基米爾騎兵和輕步兵組成,輕步兵裝備有弓箭、鐵矛和投石器。亞歷山大的親衛隊和貴族騎兵隊埋伏在左翼的後面,總兵力有1.5至 1.7萬人。
  戰鬥開始的時間是1242年4月5日拂曉。
  騎士團首先出擊,楔尖上的重裝騎兵向俄軍前衛團發起猛攻。前衛團應戰,弓箭手拉弓放箭,投石兵一同出動。但是,騎士團的重裝騎兵連人帶馬都包在重型甲胄之中,加上盾牌防護,矢石彈雨幾乎沒有造成什麽損傷。前衛團的抵抗很快被粉碎,俄軍中央的步兵也抵擋不住,陣形瞬間被突破,步步後退。緊追不舍的重裝騎兵把他們推到岸邊。
  騎士團接著準備上岸,卻遭到了俄軍兩翼的夾擊。諾夫格羅德步兵迅速迂回到騎士團的側翼和後方,開始突擊。重裝騎兵由于隊形緊密,來不及轉身,陷入混戰中。俄國人用長長的鐵鉤把騎兵從馬上拖下來,用刀斧砍斷馬腿。騎士一旦落馬,俄國農民的短斧、各種棍棒都有了用武之地。不要命的攻擊持續了沒多久,騎士團就傷亡慘重,更多的人被受驚的戰馬踐踏而死。
  條頓騎士開始後撤,他們力圖集中兵力開啟一個突破口,但是埋伏著的俄軍騎兵從左翼後方突進,從後肋給了德國人一刀,粉碎了他們突圍的希望。這時,已經潰散的俄軍中央步兵和前衛團重整了隊形,開始反擊。處于四面包圍中的騎士們被擠壓到一塊狹小的地段,其主力拼命突圍,前前後後發動了五次沖擊,依然無濟于事。戰場上到處是刀劍的碰撞聲和喊殺聲,兩邊的亡命之徒在進行白熱化的最後激戰,鮮血染紅了冰層。騎士團雖然處于絕對的劣勢,但是單兵的作戰能力高于對手,勉強支撐著戰線不至于崩潰。
  中午時分,亞歷山大終于命令網開一面,騎士團急急突出重圍,但是他們走的方向是冰層最薄的地方,薄冰再也不堪重負,不少騎兵掉進了冰湖,力戰過後再也沒有力氣爬上來。隻有少數人保住性命,倉皇的逃跑。俄國的騎兵追著跑了10公裏之遠,直到蘇伯利奇河岸才收兵。
  這次激戰,俄國人創造了用步兵戰勝騎兵的戰例。德國人損失了一萬,其中包括了500餘名勛爵和騎士。俄軍有3500人戰死,同樣的人數受傷,其中的戰死者多半是受傷後不及救治,在冰天雪地裏由于失血過多體溫下降凍死的。(凍死的例子實在多多,1812年的拿破崙,希特勒的第六集團軍,還有入朝的志願軍……)

總結

亞歷山大用的隊形是“牆”式隊形的變形--團隊隊形。在老毛子的基輔羅斯,“牆”式隊形是裝備有長矛和劍德步兵身穿鎧甲,作戰時列成8至20列縱深的密集隊形。“牆”式隊形是中世紀俄國軍隊基本的戰鬥隊形。其側翼用騎兵掩護,裝備有弓箭和鐵矛的輕步兵在隊形的前面行動。
  11世紀,俄軍為加強戰鬥力,將陣勢分成三個部分組成的橫隊:主力團和左右兩翼。這種隊形就是團隊隊形,將步兵和騎兵混合配置在每個團隊中,可以更好的相互掩護攻擊對方側翼。楚德湖上的混戰中亞歷山大就是用的這種隊形,避開條頓騎士強大的中央突破,把精銳部隊投向兩翼,兩翼得手後,再向敵人的後方合圍。其實沒啥大不了的,公元前216年坎尼會戰的情況大同小異,比老毛子茅塞頓開早了14個世紀。

帝國時代

heavy cavalry 重騎兵 由馬廄製造,由騎兵升級來
  時代 鐵器
  前提 建城鎮,兵營,馬廄,研究騎兵,升級至重騎兵
  升級費用 350食物,125金
  花費 70食物,80金
  生命力 150
  攻擊力 10
  防御力 1
  穿刺性防御力 1
  射程 0
  速度 快速
  特點 騎兵的優勢(對步兵的攻擊力加5點);對弩類武器(如ballista,helepllis)
  的防御力加1

後記

日爾曼人向俄國人求和,雙方交換戰俘,騎士團結束東侵。1263年亞歷山大役,俄國教會奉他為聖人(關帝爺的級別)。衛國戰爭的當口,蘇聯政府還有種勛章用他的名字命名

絲路英雄兵種

重騎兵為絲路英雄騎兵營中兵種招募條件為
  重騎兵
  需要資源:石頭95木頭57金屬180糧草125金幣275
  單個訓練時間:00:05:45
  訓練條件:9級騎兵營(建築)7級粉碎(騎兵科技)5級盾甲(騎兵科技)3級速攻(騎兵科技)大司馬長史(官職)

QQ無雙三國兵種

重騎兵:重鎧甲武裝的部隊,比騎兵擁有更強的攻防能力,主力作戰單位。
  生命:15
  傷害:3
  解鎖條件:
  前置建築:虎豹營
  需要20000軍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