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行鴻

釋行鴻

釋行鴻,本名王德慶,生于浙江天台山,嵩山少林32代弟子,現年31歲。 9歲入少林寺習武,17歲赴義大利傳授中國功夫。任少林武僧隊隊長,受邀遍訪東南亞、中西歐等,引起巨大轟動。1999年,隻身前往匈牙利,創辦"匈牙利禪武聯盟總會"。至今該聯盟已有美、德、法、奧地利、羅馬尼亞、西班牙、加拿大等9個會員國,洋弟子15000多人。 2003年,被匈牙利警察總局聘為總教頭,訓練特種部隊及全國警界精英,並開始致力中匈兩國在反恐等方面的合作。

  • 中文名稱
    釋行鴻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浙江天台山
  • 本名
    王德慶

​基本信息

“天下第一”遭遇三個“第一”起早第一、挨打第一、吃不飽第一

在浙江天台山農村老家,9歲的王德慶已是小有“名氣”的“搗蛋王”,電影《少林寺》中武功高強的少林武僧,成了王德慶痴迷的偶像,老夢想著去少林寺學武,成為天下第一的武林達人。 開明的父親決定送他去嵩山少林寺,修修他的“劣”性,王德慶進入少林寺旁的一家體校習武。12歲那年,少林寺組建武僧隊,要從體校800多學員裏挑選16人,練功勤奮的王德慶入選,法號釋行鴻。 釋行鴻沒想到,少林寺的生活那麽苦。至今他還清楚記得,同伴們曾用三個“第一”來調侃當年:起早第一、挨打第一、吃不飽第一。每天晨鍾暮鼓,年年“夏練三伏,冬練三九”,練不好或偷懶時,常被師傅拳腳“收拾”。 那時寺院沒有足夠的糧食,每餐都限量。“天天練功消耗很大,有時餓得不行”。 那時的釋行鴻,“在少林寺非常狂傲,老覺得自己可以排第一第二”。直到18歲那年,師父說:“我覺得你不是功夫最好的人,因為你不夠安靜,你的心在飄。” 師父的話當頭棒喝,釋行鴻開始潛心修禪。“禪宗讓我知道,身體追求是短暫的,精神的、心靈的、意志的追求卻是無限”。 “生命有多長?”釋行鴻說,他常在授功時問洋弟子們,回答自然五花八門。生命就是一呼一吸,釋行鴻說,老外們對“禪宗式”哲學充滿好奇。少林功夫外國人看來所以如此神秘,是因為有了“禪”的領悟。釋行鴻說,把禪宗融入功夫,是他一生的修行。

1991年,少林武僧組隊走出國門巡回表演。當年,釋行鴻被派往義大利教了一年武術。翌年,開始在東南亞一帶巡回表演,引起巨大轟動。在馬來西亞濱城,兩萬多人的體育場觀眾爆滿,正在露天表演時,大雨忽至,武僧們在雨中完成了一個半小時的演出,全場觀眾喝彩陣陣無人離開。 那年,武僧隊還受邀來廣州演出,那是釋行鴻第一次來到美麗的花城。武僧隊在廣州連續表演了三天,場場爆滿。 1995年,少林武僧隊受邀赴歐洲演出,釋行鴻率隊出征。“那家歐洲公司花了300多萬元在舞台上造了一座少林寺山門,觀眾熱情地近乎瘋狂”。隨後又三次受邀赴歐洲巡演,次次爆棚。一時間,少林功夫風靡歐洲大陸。“每到一地表演,都要偷偷從後門溜走”,釋行鴻說,熱情的中國功夫迷堵得前門水泄不通。 “我的一個功夫迷,收集了我的幾乎每一幀照片,每一次表演的錄像,早年在少林寺時的照片我都不記得了,他們都不知從哪裏翻到了”。釋行鴻播放著“個人專輯”,有些靦腆地笑著:“這些都是他們從不同國家的電視台翻錄的,有法語、英語等五六種語言,有的是專程跑到嵩山少林寺找的。一個丹麥學生還精心為釋行鴻做了個個人網站。 1995年,釋行鴻用演出賺的錢在少林寺旁建了所武校,收留了12個孤兒。 那年從歐洲巡演回來,釋行鴻開始自學英語。“在國外演出,天天要簽名,有時老外問問題,也聽不懂答不上來,感覺挺害羞”。兩年下來,釋行鴻已能與外賓熟練交流。

主要成就

隻身赴匈牙利創辦“匈牙利禪武聯盟總會”特種部隊訓練館升起五星紅旗

1999年,釋行鴻離開少林寺,隻身來到匈牙利創辦“匈牙利禪武聯盟總會”。 “那時中國功夫在國外的名聲很大,卻沒有自己的組織,始終難成氣候”。釋行鴻說,有的老外到少林寺隨便學兩個月,回家買套衣服一穿,就說自己是少林弟子,開館授徒,濫竽充數。 到匈牙利兩年,釋行鴻的禪武聯盟總會已有美、德、法、奧地利、西班牙、加拿大等9個會員國,洋弟子共15000多人。 一次偶然的機會,匈牙利警察總局特種部隊隊長在禪武聯盟會見識了梅花樁、刀槍劍棍等中國功夫後,把釋行鴻請回特種部隊當教官。釋行鴻說,當時匈牙利流行的是日本空手道和韓國跆拳道,匈牙利特種部隊訓練館裏,掛著兩面旗子:匈牙利和日本國旗

2003年,匈牙利政府正式聘任釋行鴻為警察總局總教習,訓練特種部隊及全國警界精英,匈牙利警察部隊司令親手在訓練館裏掛起五星紅旗。 釋行鴻的禪武已深入匈牙利普通市民和上流社會。“許多國家政要、商界要人、社會名流都愛打太極拳,早晚的塞納河邊,常見到有板有眼耍太極的老外”。匈牙利人還特意模仿少林寺的樣子在布達佩斯郊區建立了匈牙利少林寺,並以此作為教授傳播中華武術的基地。

編寫教材

釋行鴻說,外國人重實際,非得當面“切磋”,打贏了才會服。釋行鴻說,十多年來,經常遇到各式各樣的挑戰者。“面對訓練有素的特種精兵,你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他放倒”。 不管多忙,釋行鴻每天堅持練功兩到六小時。除了練武,平時都穿中山裝,以示懷念祖國故土,笑言“隻有兩套衣服”。 釋行鴻說,在匈牙利人眼裏,練中國功夫有英雄感。通過練功,很多人喜歡上了中國文化,一些從不喝茶的老外,也愛上了中國的茶道。由于中國功夫的影響,歐洲好多學生開始學中文了。 匈牙利國家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尤裏亞習武一年多,每周都要到匈牙利“少林寺”習武四次。她甚至決定辭掉工作,去練中國功夫,發揚武術精神。 匈牙利能融入主流社會的華人屈指可數,而釋行鴻做到了。他的禪武之道被匈牙利人寫成了一本暢銷書《英雄和純潔》,匈牙利政府給他特批了100多畝的山地作習武療養之用。 上月初,禪武聯盟在匈牙利舉辦了首屆國際禪武及中國傳統武術錦標賽,15個國家參賽,匈牙利電視台在黃金時段播放了一個多小時,這是該國第一次播放中國功夫。開幕時,釋行鴻專門從廣州買了醒獅與舞龍。前來捧場的洋人不計其數,大家一起喊“中國!少林!”。不少華人到場觀看,激動地流下眼淚。 2005年年底,釋行鴻受匈牙利警察總署委托編寫一部警察教材,將禪武和警察日常訓練聯系起來,此後,每個匈牙利警察都將學習中國武術。據了解,目前有不少國家的警察部門已將少林功夫的訓練模式設為正規訓練課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