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海燈

釋海燈

釋海燈(1902-1989),生于四川江油,俗姓範,名靖鶴,字劍英,又名無病,號無病道人,法號:海燈。中國當代的傳奇人物、著名詩人、武術家、禪宗上師。海燈是禪宗溈仰宗第九代祖師 宣明。

師從全真道龍門派朱智涵道長,及四川各軍國術教官王體泉等, 寶光寺智光法師。虛雲大師溈仰宗九世宣明法子。

接智光老法師傳 臨濟正宗法。接虛雲老和尚傳溈仰宗天台宗凈土宗、等法脈,賜法名 “宣明”。

先後就任七曲山大廟住持、雲居山真如禪寺住持,蘇州吳縣石公寺住持、觀霧山極樂寺住持、江油市海燈法師武術館館長。第六、七屆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政協委員,中國佛教協會理事,梓漳縣佛教會理事長。

出版有《少林氣功精要》《少林雲水詩集》《寶光寺雜詠十首》受到廣大愛好者的樂捧。

海燈法師以武術而聞名,一生雖略有瑕疵,不愧為一代宗師。

1989年1月10日亥時 癌症在成都圓寂,終年八十六歲。

雲居山建海燈法師溈仰宗九世祖塔,以慰後世瞻仰。

逝世後江油市海燈編寫文史資料《海燈專集》,弟子範應蓮出版《我的恩師海燈》,並編輯出版《海燈法師畫傳》。

  • 中文名
    釋海燈
  • 別名
    範靖鶴、範無病、海燈法師、無病道人、常精進僧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 出生日期
    1902年8月14日午時
  • 逝世日期
    1989年1月10日
  • 職業
    著名詩人、武術家、禪宗上師
  • 畢業院校
    四川大學、成都法政學院、警監專科學校
  • 信仰
    佛教、道教
  • 主要成就
    發揚中華武學傳統傳承中華醫學事業中國當代的傳奇人物
  • 代表作品
    《少林氣功精要》《少林雲水詩集》《寶光寺雜詠十首》《海燈法師畫傳》《海燈專集》
  • 師傅
    虛雲大師溈仰宗九世宣明法子 
  • 嫡傳弟子
    大恩、常明、衍智、隆慶、源清
  • 宗派

人物簡介

釋海燈(1902-1989)四川江油人。俗姓範,名靖鶴,字劍英,號無病道人,自號:常精進僧,法號:海燈

釋海燈

師從全真道龍門派朱智涵道長,四川各軍國術教官王體泉等。寶光寺智光法師。虛雲大師溈仰宗九世宣明法子。

接智光老法師傳臨濟正宗法。接虛雲老和尚傳溈仰宗天台宗凈土宗、等法脈,賜法名 “宣明”。

著名詩人、武術家,禪宗上師 。精於:五行功、達摩功、少林精拳、少林棍法、子龍鎗法、青龍刀法、九步連環拳,以及單、雙板凳拳等軟硬功夫,更練成三大絕技,尤以一指禪、二指禪而聞名海內。

先後就任七曲山大廟住持、梓漳縣佛教會理事長、雲居山真如禪寺住持,蘇州吳縣石公寺住持、觀霧山極樂寺住持、江油市海燈法師武術館館長。第六、七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佛教協會理事。出版有《少林氣功精要》《少林雲水詩集》《寶光寺雜詠十首》等受到廣大愛好者的樂捧。

1989年1月10日亥時 在成都圓寂,終年八十六歲。

海燈法師以武術而聞名,一生雖略有瑕疵,不愧為一代宗師。

在雲居山建海燈法師溈仰宗九世祖塔,以慰後世瞻仰。

逝世後江油市海燈法師編寫文史資料《海燈專集》,海燈法師的弟子範應蓮出版《我的恩師海燈》,並且編輯出版《海燈法師畫傳》。

人物生平

出世

釋海燈(1902-1989)俗姓範,名靖鶴,字劍英,又名無病。

幼年出身貧寒,父親是個窮裁縫,勉強度日。

喪母

1906年5歲喪母。

1908年7歲隨舅父習武。聰慧勤學,酷愛文學和武術。入私塾,成績優異。

志報父仇

1913年12歲因父親被當地惡霸打死,立志為父報仇。

求學階段

1916年秋,參與綿陽南山師範學校統考,其年齡最小,但以第一名成績為錄取,在校兩年時間,總保持第一。為帖補生活,以幫老師改作業和投稿糊口度日,但還是以綿陽十二縣第一名成績畢業,後分到梓潼一所新學校任教,之後辭職到成都深造。

釋海燈

1918年17歲考取四川法政學校(後並于四川大學)文學院文學系,因家境貧寒,以第一名成績又考入四川省國立警監學校公費學校。從此,早上習武,白天上學,晚學詩詞,生活漸趨穩定,追隨李葯師問診切脈,為人看病行醫,由于長期生活清貧,體質單薄。

1920年19歲正式改名範無病,意無災無難之意。因為父報仇心切,到處訪求名師,結識了川軍28軍教官王體泉,拜其為師,學習鑽研武功。

1927年回成都,借宿同學處,以<<新新新聞>>寫文章糊口度日。

高僧傾授

1928年兩位身懷少林絕技的少林寺護寺高僧,因祖庭被軍閥所毀,前往四川化緣救災,住成都昭覺寺(詳見:汝峰大師之迷)海燈法師在成都五岳宮街觀看汝峰大師(即貞緒大師)表演少林絕技時,想習之,追隨數日,但汝峰大師(即貞緒大師)告知:“本絕技概不外傳,必須是我少林弟子方可習之”。以示虔誠,要求以其胸燃32盞油燈,燃燈供佛, 皈依佛門拜師入佛習武,海燈遂拜二位高僧為師,學習少林武功。開始練“童子功”、“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等,二位少林高僧苦心教導下,範無病學得不少功夫。每天凌晨三更聞雞起舞,勤學苦練,終練得四大絕技:

一、面壁坐禪:入定幾天,轟動一時。

二、二指禪功:就是用二指撐地,翻身倒立可達二分鍾。

三、童子柔功:須從少年學起,終年不輟,終生不娶,才能練得全身柔軟如棉,能頭套進腰鼓桶,運用軟功,利索落地。

四、梅花椿拳:腳踏梅花椿,步法穩健,分寸不亂,才能在十一根高約三尺左右的梅花木椿上如履平地,表演梅花拳法。開始練低椿,再逐步提高。

範無病武功精進:特別是五行功、達摩功、少林精拳、少林棍法、子龍鎗法、青龍刀法、九步連環拳,以及單、雙板凳拳等軟硬功夫。

1928年隨師應回龍寺邀請,向雲禪和尚和丹岩老人學習內外樁功,以及少林套路,為日後少林武術奠定良好的根基。

1929年由川軍28軍教官王體泉引見拜山東朱智涵道長學習少林拳和道家功等。

登登州嵩山少林寺,請貞俊法師((1865~1939))糾正拳腳,貞俊法師認為海燈有江湖氣,不願指點。不久,海燈離去。

1932年海燈法師考入成都北較場軍官教育團讀書深造。

智光門下受戒

1937年暮秋,五岳宮,佛泰長老引薦成都昭覺寺方丈、學問淵博的智光法師, 進大殿範無病頂禮膜拜禮師,智光法師範無病披剃,授以“三皈”、“五戒”,取法名為海燈

釋海燈

1937年初冬,到昭覺寺智光法師處受具戒,正式成了和尚,自號“常精進僧”。

擔任昭覺佛學院國文教師和武術教師。寶光寺昭覺寺齊名同為佛教禪宗叢林,寺內方丈貫一老和尚禪學精深、德高望眾,他在任方丈前與佛泰長老同為寶光寺的“四大班首”之一。任方丈後,智光法師和曾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的能海法師都是貫一老和尚的受戒弟子。所以出家前後常去寶光寺貫一老和尚學禪法,兼教寶光寺眾僧武術。幾十年來,海燈與寶光寺一直保持著jin的聯系。

1938年海燈法師就任梓潼縣七曲山大廟住持、及梓漳縣佛教會理事長。

出川遍訪名剎

1945年,海燈法師雲遊出川,遍訪名山巨剎,演授拳術武功。燈法師是一位文武雙全的僧人,在天台山修行期間,寫了很多詩篇,每天的功課,結印持咒五百遍,練武,回來再結印持咒五百遍,是為定課。

1952浙江民間體育運動會拳劍術2項第一1952浙江民間體育運動會拳劍術2項第一

四上少林

1946年河南省嵩山少林寺被聘為國術教授 。住雲水堂,而後進達摩祖師面壁洞坐禪,入定七天七夜,轟動一時。

少林雲水詩集少林雲水詩集

1949年解放後,海燈法師多次參加省、市和全國性的武術比賽及表演,擔任上海市體育宮武術教練。在習武的同時,堅持研究佛學、醫學和文學。同時對中國古典文學興趣濃厚,特別對舊體文壇造詣更深,向為海內外名家所稱道,出版《少林雲水詩集》等。

1952年海燈法師在上海楊浦區榆林路西方蓮社,講經弘法授課。

虛雲贛主重建

1953年,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虛雲大師主持江西雲居山真如禪寺組織重建工作,虛雲大師以其百歲高齡率僧眾開荒墾地,躬耕隴 畝,打地拋磚,重建寺廟,再塑佛像。至1959年,殿堂僧舍相繼落成,建築面積約662l平方米,新塑寺內佛像50餘尊,有120多名僧人住持。

1955年12.25虛雲住宅1955年12.25虛雲住宅

1956年裏,鑒于寺中僧眾日增,為提高大眾的佛法知識水準,虛雲多次同大家商量在寺中創辦佛學院,卻因沒有合適的講經人選而擱淺。

1956年6月,釋海燈海燈法師)自上海來到雲居山親近虛雲,即為虛雲大師留下常住于此。

升座真如方丈

1956年7月15日,原住持性福和尚退居,釋海燈(海燈法師)升座就任方丈。不久,虛雲與海燈和尚共同主持了寺中的講經法會。法 會上,由海燈法師為僧眾講《楞嚴經》,前後長達四個月之久。參加聽講的除了本寺和雲居山及周圍小廟的僧尼外,還有專程從香港及內地其它省市趕來的四眾弟子,海燈法師對經文十分熟悉,講解時流利自如,通俗易懂,口齒清楚,聲音宏

虛雲右邊性福法師,左邊海燈法師虛雲右邊性福法師,左邊海燈法師

亮,敘述生動有趣,所以每堂課大伙都聽得津津有味。

海登法師升座就任方丈海登法師升座就任方丈

1956年十月為續佛慧命,弘揚溈仰宗風,虛雲邊重建邊考察座下學子,考察畢,虛雲在真如寺向釋海燈(海燈法師)、性福和尚數人傳授溈仰宗法印(詳見雲居山掛溈仰宗鍾板)。尊為溈仰宗九世海燈宣明。侍者濟平法師本為虛雲和尚座下弟子,但虛雲老和尚告訴他:會有一位密宗大師來,你要拜他為師,故濟平法師轉拜海燈法師座下。(濟平法師轉看簡介)

1957年初,好事者欲佔據真如寺僧眾55-57年所開墾的田地,甚至競將虛雲所住茅蓬也劃入遷出範圍之內。虛雲求助李濟深又把此信轉至周恩來總理才得以為保全。

1957年夏,虛雲繼續安排海燈法師在真如寺為僧眾講《法華經》,到十月才結束。期間,虛雲與海燈法師一道在寺中創辦佛學研究苑。擇有高小文化程度以上的青年比丘近十人就學其中。學僧釆取不脫產學習製度,每日于早四點早課後即聽講兩小時,晚六時又聽講兩小時。要求聽過講課之後進行自習,然後覆小座。這一年主要由海燈法師講課,學僧則要求背誦《楞嚴經》《法華經》及《四分律比丘戒本》等。

虛雲與海燈虛雲與海燈

海燈法師講《楞嚴經》寫了一首名為

“雲居山講楞嚴經”的詩:

“農事泯諸相,

勤耕第一榮。

飽溫既有得,

閒坐話無生。”

詩既寫了當時在寺中講經的情形,又體現出他十分推崇禪宗的“農禪並重”之家風。這首詩現已收錄在1985年由四川巴蜀書社出版的海燈法師所著《少林雲水詩集》之中。)

1957年的上半年,海燈法師用了4個月的時間,講完大經《法華經》。不講經時,每天堅持練武和放牲口。廟裏常住僧眾有120多人,聽海燈法師講經的除本寺和山上山下周圍小廟的僧尼之外,還有從香港和國內各地來的僧尼和男女居士等,人數最多時達300多人,一般情況也有200人左右。海燈法師對經文十分熟悉,講解時流利自如,通俗易懂,口齒清楚,聲音宏亮,敘述生動有趣,所以大家每堂課都聽得津津有味,非常願意聽他講經。

1957年虛雲生日像1957年虛雲生日像

為了提高寺中青年僧人的文化修養,海燈法師在講經之餘,還以《古文觀止》、《唐詩三百首》等古典名籍為教 材,給大家講授中國古典文學知識,使青年僧眾受益非淺。

縣城史館史料縣城史館史料

1957年九月十五日虛雲大師便請攝影師上山,拍攝全山風景,舉凡大雄寶殿佛像、藏經樓、法堂、晦山與戒顯和尚塔,明月湖、趙州關、飛虹第五編 當代中興志橋、海會塔,以及所住茅蓬一一拍照。又自攝坐像一幀,總計三十九張。相片沖冼出來之後,虛雲親自安排分送給有關捐助功德的善信。

江西雲居山真如禪寺屬於我國佛教八大宗派中的禪宗一派,一般不習武,而以參禪為主,所以廟裏基本上沒有什麼人專門跟海燈法師習武,海燈每天清晨一個人單獨練習,有時也和弟子濟平一道對練。在真如寺期間,海燈法師曾為大家表演過幾場武功,給寺廟常住的僧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其中有拿手絕技“二指禪功”,三節棍、九節鞭、羅漢拳、梅花掌、空中射箭等等。 海燈法師打的三節棍能摔成一條直線,變化多端;空中射箭則更是令人嘆服不已。特別是“二指禪功”更是令人叫絕。

海燈法師在真如禪寺主要主持修建:鍾樓和鼓樓兩座建築。(文革後重新修復的鍾鼓二樓就是在之前的基礎上重建。登上真如禪寺的鍾樓和鼓樓,便見正中大梁上一行醒目文字:“佛歷二八八四年(公元1957年)歲次丁酉夏四月初八主持海燈皆兩亭大眾同建”。)

轉道滬研法楞

1957年10月濟平法師跟隨海燈法師到上海研習法華、楞嚴等經典。在上海期間除日常五堂功課外,每日聽經九小時,更夜不倒單,或拜經、或參禪。同年應邀請海燈法師在上海佛教青年會宣講《金剛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客似雲來,反響極大。

1955年12.25虛雲傳戒全體合照1955年12.25虛雲傳戒全體合照

((據導遊回憶:海燈法師在上海的時候,住淮海路,我一前輩道友當年還年輕,海燈法師教他練武,他不喜,後來海燈法師竟把密法傳授于他。文革時代,正是此道友儲存了海燈法師的諸多法本法寶,實在是法師之先見之明。

1960年六月海燈法師與王子平武師1960年六月海燈法師與王子平武師

海燈法師晚年,竟被人請去拍一指禪,故腳上綁了繩子。後又被最早宣傳海燈法師的記者倒頭一棒,成了一大冤案。法師黯然圓寂,留下雲居山那溈仰宗九世祖塔,明月清心,豈勞分辨。

2012年吾曾拜見海燈法師高徒濟平法師,濟平法師已界八十,尚生龍活虎,金剛面目,我曾問他本門傳法的事情,他說師父傳我大法,不能隨便傳人,可見法師傳承之嚴格,據我相識的一位法師才得親傳,居士們學得多是皮毛耳。))

1959年,海燈法師就任蘇州吳縣石公寺住持,隨後赴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山問道、修行、……

五上少林

1965年海燈法師應邀請帶弟子上少林寺演武十餘日

由滬返川

1967年深秋,海燈法師從上海返回四川。在故鄉江油縣重華鎮的山邊結了一間簡陋的茅逢,取名“本願精舍”。定居下來。並寫詩抒懷:

佔得恆河一點沙,

半瓢白水過生涯;

海濱拋卻名人社,

山麓結成開士家。

海燈是個苦行僧,生活極為簡樸,他回到家鄉後,以教武為生,吸引了不少青年人。 海燈在重華鎮時,不僅教人習武,還替老鄉看病,很受當地人的尊重。他一直過著平靜的日子,終年隱于山鄉。

六上少林

1968年初春,他懷首“古稀不作衰齡想,兩腳猶堪踏九州”的雄心宏願,帶領徒弟四人到河南嵩山,探訪了闊別三十年的少林寺。這是海燈法師第六次故地重遊。來到寺內,但見雪飛鳥鳴,蒼松依舊,憶及昔日“聞鍾起舞”、苦練少林硬功的景況,不禁感從口來,隨口吟誦道:

釋海燈

雪花六出鳴啼鳥,海燕雙飛憶臥龍。

三十餘年唯好夢,百千萬劫亦英雄。

臨行加顧少林徑,益我難忘子夜鍾。

歸途中,又寫了《重遊少林四絕句》,其中一絕雲:

嵩山技擊名中外,

少室健兒遍九州;

人日我來春正好,

光景無邊雪未休。

表達了對少林武術的高度贊譽和對少林寺的深厚感情。

1976年9月9日粉碎“四人幫”後,海燈法師歡欣鼓舞,他又命筆寫道:

“冷坐十年成底事,

但向人間作白牛”。

願在其有生之年,為振興少林武術鞠躬盡瘁。

聲名遠播

1979年9月,一個電影攝製組在四川拍攝奇人奇事,一個偶然的機會,導演聽說江油有個會武功的和尚,便請來了海燈,海燈就這樣走上了銀幕。香港長城影業公司和峨眉電影製片廠合拍大型新聞記錄片《四川奇趣錄》,海燈法師帶領弟子們,來到川西名剎寶光禪院,表演了精彩的“二指禪”、“童子功”等少林武術,贏得了“功深面壁、絕技驚天”的贊語。當時,寶光寺僧眾和新都不少青年紛紛向海燈法師學習少林武術,法師盡心施教,不知疲勞。他在《寶光寺雜詠十首》詩中有雲:

1980影片《四川奇趣錄》(電影完成台本1980影片《四川奇趣錄》(電影完成台本

高山流水幾經年,洗髓無能未敢眠;

願將所學傳新學,玉宇澄清樂有年。

體現了海燈法師老當益壯、勤奮不輟、將自己的少林絕技傳授給青年一代的可貴精神。

1979年秋海燈法師1979年秋海燈法師

隨著這部片子的公映,海燈的大名第一次得到傳揚。

此間,攝影組主創人與海燈法師過從甚密,曾向他學習劍術、求教詩法,並有《敬呈海燈法師》七絕四首相贈。海燈法師將離寶光寺時,乃回贈以《留別新都馮君》七律一首:

雲水光中洗眼來,風塵亦識謫仙才。

青山娛目萬千裏,白月傳心三五回。

一劍有知增慧業,十年無語對秋崖。

人間到處皆親友,輔世不須問劫灰。

七上少林

1982年,事緣當時少林寺的當家和尚釋行正,送幾個學僧到四川讀佛學院,途經江油市。他與海燈是舊識,故友重逢,互敘友情,海燈稱將再到少林參訪,釋行正表示歡迎。他回到河南後,未久海燈帶了六名弟子,到少林掛單住下來……

1982年11月海燈的弟子肖定沛寫出了一篇將海燈與少林寺聯系在一起的新聞並發表,正是少林熱,且名聲在外,又被冠以少林的美名,頓時名聲大噪。被某位知名作家寫成《海燈法師傳》。(此後海燈法師也不得不默認為少林方丈,更何況由護寺和尚傾授少林武術,不是少林也是少林無從辯解。不料紙包不住火還是為之後的真假少林方丈風波埋下伏筆)

海燈法師傳奇海燈法師傳奇

1982年底,海燈法師懷著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為了繼承和發展我國少林正宗武術,謝絕了國外的聘請,在耄耄之年,重返少林寺。“來到少林夢亦新,千峰挺秀見精神”。在這座充滿生機的“天下第一古剎”,海燈法師不辭辛勞,課徒傳藝,為振興少林武術、振興中華武術鞠躬盡瘁。當時,新都及四川各地的弟子曾不遠千裏,前往少林寺探望海燈法師,法師與他們合影留念並寫《憶蜀》詩相贈:

萬峰獨遜此峰幽,滿目榴紅絕頂遊。

一片白雲生足底,幾多大事記心頭。

愛人以德真名宰,輔世忘功契上流。

記得來時清靜路,半鉤新月映平湖。

詩中所吟的清靜路,實指新都的寶光禪院,所吟的平湖,實指新都的升庵桂湖。

1983年北京晚報連載了“海燈法師傳”長篇小說。使海燈成為媒體的焦點。

釋海燈

1984年中央新聞電影製片廠攝製記錄片《少林海燈法師》, 展示法師的三大絕技。1984年四月中旬,攝影組評價:海燈法師“得達摩正宗,懷驚人絕技”,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海燈法師傳奇的一生,中央新聞電影製片廠決定拍攝《少林海燈法師》的彩色電影。攝製組陪同海燈法師一行回到寶光寺,與僧俗舊友及文武弟子們相聚。

1984年年底,攝影組剛在北京拍完這部電影,又應中央電視台和成都市外辦的聯合邀請,海燈法師冒著風雪嚴寒,帶著高徒範應蓮、李興友等人趕到寶光寺,參加拍攝反映佛教徒生活、由筆者編劇的電視片《佛門生涯》。因此,筆者有幸又一次得到法師的贈詩,勉勵之情,溢於毫端:

寶光妙意幾人知,

曾向峨峰禮導師;

何期桂湖遇才子,

此行端不枉遊資。

同時,海燈法師在雨雪交加的黎明,去訪問新都的弟子執教的武術訓練班,海燈法師高興地對正在練功的學員們說:“你們都是童男童女,‘童子練輕功,越練越上沖’,希望你們學好武術,練好本領,為‘四化’獻力,為國家爭光”。

訪美振國威

1985年隨中國電影代表團到美國訪問,使當地華人社會掀起了一陣“少林旋風”,在新聲戲院登台獻技,弟子範應蓮輕松擊敗一身高一米八五、體重一百六十英磅的美國青年拳手維克特。

釋海燈

1985年二月海燈法師應著名的度輪宣化上人邀請去美國萬佛城傳法,度輪宣化法師跪拜海燈宣明法師座下,以示為講經說法者的尊重,(海燈

法師是九世宣明宣化上人為九世宣化)海燈法師也為萬佛城僧眾傳授了度輪一生修持的密法。

海燈從美國回到四川後,一個以海燈名字命名的建築物在他家鄉破土動工,這便是之後的海燈法師武術館奠基儀式。

(1986年十月,正式晉任為少林寺方丈)

因為海燈以少林寺“方丈”的名義大出風頭,使身為當家師的釋行正和尚大為不悅,就遷了海燈師徒七人的單(遷單),下“逐客令”。既然主人不留客,海燈也就帶著六名弟子離開少林寺。

海燈法師在講經其間度輪宣化上人跪聽海燈法師在講經其間度輪宣化上人跪聽

1986年海燈法師受邀到上海武警指揮學校指導學生練武。茲聘請海燈法師為我軍偵察兵武術骨幹集訓隊總指導。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1986年 4月15日。聘字為2201號

1987年四川電視台在拍攝了二十集的《海燈法師》連續劇。記錄了海燈的傳奇事跡。在電視台播出後,更使海燈聲名遠播,中外皆知。

陷入風波

海燈法師師徒離寺後,少林寺也就不再過問此事。而登封縣縣委宣傳部,認為外來的和尚竟冒充少林寺住持,在報紙大肆宣揚,而不得不就此事予以澄清。(轉閱真假風波)

海燈武館落成

1988年海燈法師武館在江油落成,並舉行了盛大的開館儀式,該館沒有練武廳,沒有練武功房。海燈法師任第一任館長。海燈武館黃琉璃瓦、宮殿式建築,武術館哪能這樣搞呢,明明是修的紀念館,當時就有人這麽認為。武館裏掛滿了海燈的詩抄。江油某領導說修一個海燈法師武館,發展地方經濟和社會事業,打出名牌,利用名人效應。海燈法師是江油人,江油就要推出海燈法師。海燈法師隨後發表《少林氣功精要》引起武術節強烈反響。又整理撰寫《少林雲水詩集》為海內外名家所稱道。由於他的名氣很大,一般學武者趨之若騖。

釋海燈

同年任觀霧山極樂寺住持。

海燈法師一生除講經、習武之外,還寫了不少詩,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餘舍俗被緇六十餘載,

釋海燈

志在金經一卷、山芋兩壇,

長木妻蘭若足矣,而積習未忘,

禪餘偶有吟詠,亦聊以志所感。”

(見《少林雲水詩集》之“序言”)

海燈法師晚年任中國佛教協會理事,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

轟然辭世

海燈法師畫傳海燈法師畫傳

1989年海燈法師去世後,江油市為海燈編寫文史資料《海燈專集》,海燈法師弟子範應蓮寫了《我的恩師海燈》,並編輯出版了《海燈法師畫傳》。

大事年譜

1902

1902年8月出生在江油重華鎮。

1910--1915

1910---1915年在重華鎮國小讀書。

1916--1918

1916-----1918年在綿陽省立龍綿師範院校讀書。

1917-----1918年在重華雙柏教書。

1919--1922

1919-----1922年在成都法政學院、警監專科學校讀書。

1923--1925

1923-----1925年在中江縣龍台朱智涵處學武。

1926--1928

1926-----1928年在成都白教場軍官教育團讀書。跟隨少林護寺高僧學習少林武術。

1929--1931

1929----1931年在新都靜庵教武。

1931

1931年 出家于成都昭覺寺(五岳宮)

1932--1935

1932-----1935年在青城山、峨眉山臥雲奄習武。

1936--1937

1936------1937年在成都昭覺寺受戒。

1938--1945

1938------1945年任七曲山大廟住持、梓漳縣佛教會理事長。

1946

1946年任河南省嵩山少林寺國術教授。

1947--1952

1947-----1952年在天台山國清寺學天台佛宗、並在佛學院講文授武。

1952

1952年參加州專區民族體育運動大會,獲羅漢拳第一名,並代表台州專區出席浙江省民族體育運動大會、獲拳、劍二科第一錦標。

1952--1955

1952-----1955年住上海楊浦區榆林路西方蓮社,在上海講經練武。

1956--1958

1956------1958年任江西雲居山“真如寺”方丈,講“楞嚴、法華經”二年,並授武。

1959--1962

1959------1962年任蘇州吳縣石公寺住持。

1960年任上海市體育宮傳統套路教練。

1961年參加華東地區武術觀摩表演,獲少林絕技錦旗。

1962年返川,在成都、重慶、綿陽等地作少林武術專場表演。

1963

1963年代表江蘇省參加全國名人觀摩武術表演。

1965

1965年應邀返少林寺演武十餘日。

1967

1967年應邀在蘇州、上海淮海公園授武。

1967--1982

1967-----1982年住重華本願精舍、整理武術氣功著作。

1979年應邀參加拍攝《四川奇趣錄》,使少林武術發揚光大。

1979年增補為江油縣政協委員。

1980年增補為四川省政協委員。

1982年應河南省宗教局、少林寺之邀,重返少林寺授武。

1982--1984

1982-----1984年住少林寺。

1984年增補為全國政協委員、《少林雲水詩集》出版發行。

1985

1985年赴美參加《〈少林海燈法師〉》影片首映式。

1986

1986年任全軍偵察兵武術集訓隊武術總指導。

1988--1989

1988-----1989年住觀霧山及重華本願精舍。任海燈法師武館館長。

1989年1月10日圓寂于成都省人民醫院。

虛雲與海燈

掛溈仰宗鍾板

虛雲老和尚在1934年受李漢魂將軍之請,在重修廣東韶關南華寺期間,湖南溈仰宗祖庭溈山 禪師來到南華寺,至誠禮請老和尚前去恢復滿目滄夷的溈山寺,因老人正在重修南華寺無暇分身,更重要的是老人家已推算出因緣還沒成熟,但對溈仰宗一脈隱沒失傳幾百年實為痛心,應各大名山大寺諸山長老之請,續接為溈仰宗第八世傳人,並著手整理溈仰宗理論資料,同時也在思索以後如何傳承下去等重大深遠問題。

釋海燈

1953年虛雲老和尚在江西廬山大林寺靜養期間,雲居山真如禪寺幾位禪師來陳述雲居山千年禪宗場,自1939年被日本侵略軍炸毀以來庄嚴的大佛仍坐在廢墟百草叢中,可憐的幾個僧人在用生命守護著偌大的千人古道場。老和尚悲從心起,不覺潸然淚下,當時就決定前去雲居山禮祖。達到後見如此清凈的蓮花佛國,真正是禪家的世外桃源,就建了七間茅蓬住下,發願重建雲居山。在此過程中,關于溈仰宗法脈傳承問題,又時刻呈現在老人的腦海之中,雲居山在其歷史上雖屬曹洞宗道場,但一直是十方選賢的大叢林,臨濟、雲門、法眼、溈仰四宗也曾經在此弘揚過,如今溈仰宗剛續起,需要有個大道場作為弘揚的本山基地,于是決定在雲居山掛溈仰宗鍾板,邊重建邊考察座下的學子,至圓寂前,據不完全統計,有三十多人被傳為溈仰宗法子,其中著名的有:宣化上人、聖一老法師、性福大和尚、海燈法師、心明法師、傳印法師、一誠長老(再傳法子)、戒全老法師(再傳法子)等等一批當代佛教界的精英骨幹。

虛老任命上人為佛主傳承第46代及中國溈仰宗虛老任命上人為佛主傳承第46代及中國溈仰宗

1959年九月,老和尚示寂于雲居山真如禪寺,據老一輩師父們講,老和尚分身舍利不記其數,時值社會動蕩,除了後人收藏和流傳海外的,當時也有僧人曾經將一些舍利子悄悄藏于雲居山某處山坡上,但當事人相繼于圓寂文革期間,地點也隨之失傳。所以留傳下來的已不多,其中最大的一顆舍利子現儲存于雲居山真如禪寺,為鎮寺之寶,有些被老和尚所恢復的各大叢林請去建塔供養。

真如歷屆方丈

雲居山真如禪寺為國家重點開放寺廟,高僧輩出,禪風浩然。中國佛教協會第一任會長虛雲法師、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長性福大和尚、全國政協委員海燈法師和上屆中國佛教協會會長(現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一誠法師相繼擔任過該寺主持,2012年由純聞執掌法席。中國佛教協會現任會長傳印法師,1954年恭詣雲居山真如寺,次年冬依虛雲老和尚受具足戒,1956年起親侍虛老左右,筆錄其開示,蒙授與溈仰宗法脈,賜法名宣傳,1979年12月,傳印奉調至北京中國佛教協會。

57-59虛雲

1958年歲次戊戌,真如寺僧眾先後投入了「社會主義教育運動」與「反右派鬥爭」。虛雲也受到波及,寺中有人寫了他的【大字報】和【意見書】。五月三十日,虛雲撰寫了《雲居山學習會示眾》五言偈一首。其中有【政府愛人民】及【荷蒙賜良誨】,【感謝愛我厚】等句于。與此同時,虛老仍一如既往,嚴格要求自己。而且,認真教育弟子。十月,虛雲在給弟子寬仁的信中,勉勵他「希努力生產,于政府領導下,積極參加社會建設」。不僅如此,虛雲對中國佛教的發展還是寄予滿腔的希望。十月十九日,在對僧眾方便說法時講到:「現今大體已定,信教自由。這件大領衣儲存了,戒律叢林規炬仍然照舊。」同年,在寫給海外信眾的信中,虛雲認為「中國佛教在宗教政策保護下,提高了地位,純潔了組織,大有發展氣象。」

釋海燈

一九五八年中,虛雲為回響政府「大煉鋼鐵」的號召,勉勵僧眾,燒木炭六萬餘斤、砍柴三十八萬多斤支持國家。同時,捐獻鋼鐵等金屬材料數千斤。此外,在雲山墾殖場修建雲山水庫,安裝發電機的工程中,派出長于建築的釋一誠等獻工獻藝。虛雲和寺中僧眾為此項工程捐款五萬元。年底,在虛雲主持下,座落于趙州關外東南側的雲居山海會塔開工。

公元一九五九年春,虛雲感到自己日漸衰邁,時浸疾病,卻仍心系于真如寺的修復重建工程。到了四月,虛雲的病況日深。(縣官史料:照片記載是1957年九月十五,見右上)

一九五九五月,虛雲抱病寫了長達數千言的《申明事由》,上交省有關部門。在此文中,詳細回顧了自一九五三年秋登上雲居山以來的大致情況,並就其中的一些事實,特別是在頭一年裏出現的對他的一些非議加以澄清說明。七月,新增的雲居山海會塔竣工。同月,皈依弟子汪寬慎、海燈法師等為表達對虛雲一百二十歲壽辰的祝賀,獻資請造地藏菩薩像。款子寄到雲居山後,虛雲立即安排在鍾樓與海會塔各塑一尊。當即動工,月餘即竣工。再者,七月裏虛雲收到岑學呂居上重新整理編輯的《雲居山志》稿。虛雲抱病親自撰寫了《重建雲居山真如寺事略》與《雲居山志重修流通序》。

一九五九年秋,虛雲感到自己病勢日深,世緣將盡。農歷八月初二日,將自己的法匯稿件五大冊托交皈依弟子寬航,帶至香港交岑學呂居士。

一九五九年農歷八月初三,又將自己供奉的玉佛、所用的血珀等物品分贈給自廣州、香港而來探望的寬定等幾位弟子。到農歷九月初的一天,真如寺住持和各寮職事多人來問候虛雲。他對大家說:「我們有緣,相聚一處。承諸位發大心,數年之間復興雲居道場,辛勞可感。但苦于世緣將盡,不能為祖師作掃除隸。」

一九五九年農歷九月十二日,虛雲的病情加重。當天中午,虛雲又對真如寺方丈性福法師及各寮職事交代:今問我最後語,祇有『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停了一會又說:「正念正心,養出大無畏精神,度人度世。」第二天中午十二時半,虛雲對跟隨他多年的侍者濟平法師說:「你等侍我有年,辛勞可感。從前的事不必說了。十年含辛茹苦,日在危疑震撼中,受謗受屈,我都甘心。祇想為儲存佛祖道場,為寺院守祖德清規,為一般出家人儲存此一領大衣。即此一領大衣,我拼命爭回的。你各人今日皆為我入室弟子,是知道經過的。你們此後如有把茅蓋頭,或應住四方,須堅持保守此一領大衣。但如何能夠永久保守呢?祗有一字,遺囑(請看虛雲遺囑)。

釋海燈

一九五九年農歷九月十三日一時四十五分,虛雲圓寂于雲居山真如寺雲居茅蓬內。世壽一百二十歲,僧臘一百零一夏。同日,寺中僧眾在虛雲住處硯台下發現其親筆所書遺囑一份,內曰:

一九五九年,虛雲圓寂七天後,即九月十九日封龕,次日茶毗,參加儀式的有專程來山吊唁的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巨贊法師、北京廣濟寺方丈濟廣法師及四眾弟子數百人。開窯時,得五色舍利百餘粒。二十一日,骨灰奉安入雲居山海會塔。

虛雲法師圓寂後,性福、海燈法師相繼擔任真如禪寺住持。正如傳印法師所述,僧人成立了僧伽大隊,“耕雲鋤霧,打地拋磚,坐禪結七,講經傳戒,一派農禪景象,儼然百丈家風。”

“文化大革命”中真如禪寺和其他寺廟一樣,佛像被毀,殿堂被佔,經書被燒,僧眾四散。直到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恢復和貫徹落實,真如禪寺重新交由僧人管理,成為全國重點寺廟和佛教活動的場所。

虛雲遺囑

曰『戒』。

釋海燈

吾死後化身畢,請各位將吾骨灰碾成細末,以油糖面粉共骨灰和好,做成丸果。請送往河中,以供水族結緣,滿吾所願,感謝不盡。

偈日:蝦恤蟻命不投水,吾慰水族身擲江。冀諸受我身願供,同證菩提度眾生。

還債人虛雲頂禮

又偈日:請各法侶,不必憂慮。生死循業,如蠶縛繭。貪迷不休,囚閒憂喜,欲除此患,努力修煉。妙契無生,明通性地。斷愛憎情,脫輪回險。參凈三學,堅持四念。誓願圓成,質幻露電。證悟真空,萬法一體。離合悲歡,隨緣泡水。

再偈曰:吁嗟我衰老,空具報恩心。宿債無時了,智淺識業深。愧無成一事,守拙在雲門。誦子契稀句,深愧對世尊。靈山會未散,護法仗我公。是韋天再世,耀毗耶真風。自他一體視,鹹仰金粟尊。中流作砥柱,蒼生賴片言。末法眾生苦,向道有幾人。愧我名虛負,羨子覺迷津。道範時殷慕,華堂愧未趨。謹呈覆幾句,聊以表區區。」 .

遺囑

吾死後化身畢,請各位將吾骨灰碾成細末,以油、糖、

面粉共骨灰和好,做成丸果。請送往河中,以供水族結緣。

滿吾所願,感謝不盡。偈曰:

蝦惜蟻命不投水,吾慰水族身投江。冀諸受我身願供,

同證菩提度眾生。

還債人虛雲頂禮

*已刻碑立于真如禪寺祖堂廊下

又偈日:

請各法侶,不必憂慮。生死循業,如蠶縛繭。貪迷不休,

囚閒憂喜。欲除此患,努力修煉。妙契無生,明通性地。斷

愛憎情,脫輪回險。參凈三學,堅持四念。誓願圓成,質幻

露電。證悟真空,萬法一體。離合悲歡,隨緣泡水。

再偈曰:

吁嗟我衰老,空具報恩心。宿債無時了,智淺識業深。愧無成一事,守拙在雲門。誦子契稀句,深愧對世尊。靈山會未散,護法仗我公。是韋天再世,耀毗耶真風。自他一體現,鹹仰金粟尊。中流作砥柱,蒼生賴片言。末法眾生苦,向道有幾人?愧我名虛負,羨子覺迷津。道範時殷慕,華堂愧未趨。謹呈覆幾句,聊以表區區。

海燈終正名

真假風波

海燈師徒離寺後,少林寺的人也就不再過問此事。但是登封縣的縣委宣傳部,認為外來的和尚冒充少林寺住持,報紙上也為他大肆宣傳,此事不能不予以澄清。於是,由縣委宣傳部的一位甄秉浩先生執筆,寫了一份詳盡的抗訴材料,聲明海燈法師並不是少林寺的方丈。他找到先前替海燈宣傳的《河南日報》、《鄭州晚報》等報社,要求報社予以刊登。報社不願刊登他們更正聲明(以免暴露其報道失實)。那位甄先生仍不甘心,他把這份抗訴材料托請一位有關的韓樹英同志,轉到中國佛教協會的負責人趙樸初會長那裏,這已是一九八五年的事了。1985年12月16日趙樸初會長回信,信上說:

釋海燈

韓樹英同志

來信奉悉。海燈法師是中國佛教協會的理事,會武功。幾年來,許多報紙對他的宣傳報導,甚至電影製片廠為他拍攝專題影片,做得過度。不僅少林寺方丈問題,還有其他的事,也不免失貌。但事情已經過去。甄秉浩同志寫稿澄清,有些不夠及時,似在報紙刊物上再有這類報導時,以讀者來信的方式,針對發表為好。以上意見,供參考。

即致敬禮

趙樸初一九八五、十二、十六

海燈法師少林寺方丈的頭銜是假的,但他的武功確有過人之處。

據傳,近代宣化上人與海燈法師是同門師兄弟,同為虛雲法師的禪宗臨濟宗傳人。虛雲法師和海燈法師曾先後任江西省永修縣雲居山真如禪寺院方丈。

元代初年,少林寺的雪庭福裕大和尚,受到元世祖忽必烈加封為國師、少林寺方丈大和尚雪庭福裕為了後世傳宗不亂,特擬出七十個輩號。後世少林僧徒取法名時一直嚴格遵守,這也是少林寺僧與其他寺僧的一種區別。這七十個輩號是:

福慧智子覺,了本圓可悟。

周洪普廣宗,道慶同玄祖。

清凈真海,湛寂淳貞素。

德行延恆,妙本常堅固。

由上列輩號來看,少林寺近代名僧如素喜、德颺、行正,以及現任方丈永信,正是照雪庭福裕大和尚的輩號表排列的,此亦可證明海燈法師不是少林寺的和尚。

布帶栓腳表演 海燈是不是一個被造出來的神話呢?(根據調查筆者)

我們決定對其中的兩個核心問題進行調查。我們先來到了成都的寶光寺。 寶光寺離成都18公裏遠,在長江流域是一個很有名的禪院。1979年《四川奇趣錄》第一次將海燈的二指禪介紹給世人,那個二指禪就是在這個寺院裏拍攝的。 影片的攝影師李震寰直接把我們帶到了當時的拍攝地點——寶光寺後院。告訴我們,拍二指禪時,海燈年事已高,年齡很大,而且有病,兩手抖得很厲害,做不了。後來就採取一個補助的辦法,拿一個布帶子給他吊在窗戶上。把布帶栓住腳,力量就分散到上面去了,而不在兩個指頭上了,照片拍下來就看不出來了,如果沒有繩子就肯定做不了。因為當時導演一定要這個鏡頭,再加上海也要堅持記錄他一生中的輝煌。沒辦法,才採取這種辦法。

個中原因值得回味。 海燈的徒弟肖定沛認為,海燈出名並走向神壇,海燈本人和他的徒弟也包括一些新聞單位都有一定的責任。 周玉乾是海燈的老朋友,曾任江油市體委主任,他向我們回憶起60年代海燈第一次在江油作公開表演的情形說,在表演之前,海燈在劇場門口擺了個地攤,就把他一些聘書、獎狀、獎旗掛在牆壁上,當時我就有這個印象,這個是江湖做法。我佩服他是苦行僧,但是他是好名,嚴格說來和尚應該萬物皆空,他就恰恰把名看得很重。 海燈弟子範應蓮也說海燈不貪吃,又不貪穿,但看中名聲。 也有人認為,海燈被弄得那麽熱火朝天,這中間有社會的原因,那是一個百廢待興的年代,包括佛教界,包括武術界都待興,這種情況下,必然有人要出來。 也有人說當時有信仰危機。

官司餘波

海燈法師

1989年,記者敬永祥分別在北京的《報告文學》雜志和海南的《金島》雜志上發表了長篇報告文學《“海燈現象”——八十年代的一場造神運動》和《海燈法師神話的破滅》,全國數十家媒體轉載。海燈法師弟子範應蓮認為敬永祥的文章及言論的基本內容失實,在1989年8月把敬永祥告上了法庭,“誹謗原告(範應蓮)和海燈法師人格,故意侵害名譽。”1991年一審法院判決,海燈法師出生於1902年8月,去世於1989年1月,有戶口檔案為據,不存在海燈法師在不同場合把年齡越說越大的問題;海燈法師作為出家人士,終身從事宗教職業,先後擔任多處寺廟方丈、住持,在其任全國、省、市政協委員和佛教協會理事等職時,有關部門對其身世、經歷作過大量調查,因此,海燈並非無工作、無檔案,身世都是自己說了算;海燈法師在全國出名後,生活仍很儉樸,信徒所寄贈的供奉大都由他捐贈給當地修建寺廟、街道,改善僧眾生活。海燈法師去世後,經有關部門清理,沒有貴重遺物。敬永祥文章稱海燈法師為“巨富”無依據。

釋海燈

敬永祥不服提起抗訴,1998年,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結果:敬永祥立即停止對海燈法師和範應蓮名譽的侵害,於判決生效後一個月內在公開發行的全國性非專業性報紙上和四川省級非專業性報上,為海燈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並賠禮道歉。

二指禪功為真

海燈法師"二指禪"功為真:

前山西大學教授曾觀看2014-06-11 16:15:00|來源:羊城晚報|字型大小:

關於海燈法師,是是非非已多,尤其是他的“二指禪”(以二指撐地倒立),前些年弄得沸沸揚揚,頗有爭議。 馬鬥全

1979年攝製的電影《四川奇趣錄》中,有海燈法師表演“二指禪”的鏡頭,央視2001年4月的《新聞調查》說那是假的。海燈弟子訴央視的官司,最終又沒有結果。所以在許多人看來,海燈法師的“二指禪”功似不可信。

而海燈法師的弟子範應蓮一再強調說,其師確實有“二指禪”功,當年的目擊者還都在。

據筆者所發現的資料,已故山西大學歷史系教授羅元貞先生說他曾親見海燈法師表演“二指禪”。在他的遺稿中,有1982年年底所作《寄嵩山少林寺住持海燈法師》詩,序為:

“一九五四年夏,我避暑於五台山,約匝月。因識海燈法師,知其精通武術﹔有童子功,筋骨柔軟﹔夜不臥床,坐而達旦,且親見其以兩指支起全身,倒立片刻。別後將三十年不知行蹤。今讀八二年十二月十九日《中國青年報》之《海燈法師出川記》,始知法師本月十四日離故鄉四川,至少林寺任住持……”

據此序可知,分別近三十年後,羅先生從《中國青年報》看到海燈法師的訊息,即賦詩寄之。詩共四首,第三首後二句為:“猶記五台碧山寺,指撐倒立俗僧驚。”詩序中明確無誤地說,他在五台碧山寺“親見”海燈法師“以兩指支起全身”倒立。

翻檢羅先生1954年暑期之稿,有《贈海燈法師》二首。序雲:“海燈法師,四川人,自幼習武,遍訪名師,精少林拳及各種兵器,至嵩山少林寺重整家風,亦能詩。近年雲遊各地,曾居五台碧山寺,與軒智法師尤友善。軒智師雲必使吾二人能相見。因書二絕句,囑轉投嵩山。”詩有“尋來無杖無童子,唯聽山人說異僧”、“他時我續高僧傳,文武圓明記海燈”句。

羅先生所記不應有誤。看來,應是雲遊各地的海燈法師重到五台山時,在五台山住了約一月的羅先生尚未離開,兩人得相見。海燈法師在碧山寺讓羅先生觀看了其“二指禪”功。

羅元貞教授在五台山所聞所見海燈事及兩次贈海燈詩,應為有關海燈法師的重要資料。今予披露,以供參考。

(來源:羊城晚報)

法師軼事

佛泰緣起

1931年春,範無病海燈法師)厭於省城的喧囂,經友人安排,來到成都新都縣城南六裏的鎮靜庵。

靜庵寶光寺的腳廟,建於明代,佔地二十餘畝。此庵的中軸線上,有山門殿、天王殿、大雄殿、觀音殿和定秀山,兩邊為廂房,周圍是林園,環境清靜秀美。鎮靜庵的住持為佛泰長老,這位年逾花甲的高僧,曾作過新都縣佛教會會長,寶光寺都監,因精於修持,在四川佛教界深孚眾望。佛泰長老也喜好武術,但涉獵不深。他有一個名叫源清的徒孫,年方十一、十二歲,常喜舞拳弄棍,卻苦於沒有高明的教師引導。無病的到來,使佛泰長老欣喜萬分,遂待以上賓之禮並叫源清拜無病為師。每天晨鍾前、暮鼓後,在庵後定秀山的柏樹林中,無病堅持不懈地教授源清的武藝,使這位出家不久的小沙彌很快掌握了五行功、達摩功、少林精拳、少林棍法、子龍鎗法、青龍刀法、九步連環拳,以及單、雙板凳拳等軟硬功夫。

範無病練武之餘,還在庵內東花園的客寮中讀書習字,作賦吟詩。他在《聞鍾》詩中寫道:

清影穿簾月色高,

此心未肯負良宵;

蒲牢頻助發深省,

幽夢驚回駟馬橋。

同時,由於範無病長期居住寺廟,接觸僧人,對佛經中的哲理也產生了濃厚興趣,遂萌動了出家做和尚的念頭。佛泰長老原打算收範無病為徒,但深感自己年事高邁,學識淺薄,不能使範無病得到更多的教益。正躊躇間,他忽然想到成都昭覺寺方丈、學問淵博的智光法師範無病的師父最適合。但又考慮,昭覺寺是十方叢林,不是子孫廟宇,按佛門規矩,智光法師是不能在昭覺寺收徒弟的。於是,佛泰與智光商議,把收徒地點定在成都五岳宮。

拜智光門

1937年暮秋的一天,佛泰長老僱了兩輛黃包車同無病從新都去成都,無病辭車不坐,堅持步行。路上,隻見無病兩腳生風,一口氣跑到駟馬橋,把黃包車丟得老遠。到了五岳宮,無病請佛泰長老為引禮師,進大殿拜見智光法師,法師為無病披剃,授以“三皈”、“五戒”,取法名為海燈。同年初冬,海燈又到昭覺寺智光法師處受具戒,成了正式的和尚,自號“常精進僧”。不久,海燈又擔任了昭覺佛學院的國文教師和武術教師。那時,寶光寺是與昭覺寺齊名的佛教禪宗叢林,寺內方丈貫一老和尚禪學精深、德高望眾。他在任方丈前,與佛泰長老同為寶光寺的“四大班首”之一,任方丈後,智光法師和曾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的能海法師都是他的受戒弟子。因此,海燈法師出家前後常來寶光寺向貫一老和尚學習禪法,並兼教寶光寺僧眾武術。幾十年來,海燈法師與寶光寺一直保持著緊密的關系。

智光法師智光法師

聲名遠播

釋海燈

海燈法師曾撰寫過一本《少林氣功精要》,全書約四萬餘字,出版後受到廣大武術愛好者的歡迎。他不僅武功高超,於佛學也頗有造詣,五十年代,曾在上海佛教青年會宣講《金剛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晚年曾任中國佛教協會理事,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江油市海燈法師武術館館長,觀霧山極樂寺住持。海燈和尚能還能作詩,後來收集了平生詩作二百二十多首,輯成《少林雲水詩集》,由巴蜀詩社出版。他於一九八九年一月在成都圓寂,終年八十六歲。

師承嫡傳弟子

虛雲嫡傳

虛雲禪師作為近代禪門泰鬥,其主要佛教界所做出的貢獻除了上述恢復重興寺院功德之外,更重要的是為後世禪宗復興而選擇培養儲備了大量的護法居士和弘法高僧,其門下嗣祖沙門比丘較為著名的有十餘人,其中最著名的海燈法師釋一誠(再傳弟子)、釋傳印兩位大德高僧還先後擔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

 釋虛雲
嫡傳弟子釋性福釋宣化釋聖一釋本煥釋傳印
 釋海燈釋凈慧釋佛源釋體光釋紹雲
 釋具行    
 釋性福
  
二代弟子釋一誠    

海燈嫡傳

 釋海燈
嫡傳弟子
  
果忍法師(已故)雲海法師濟平法師源清法師(已故)定德法師
 寂明法師寂超法師寂欽法師寂誠法師寂善法師
 常明法師衍智法師隆慶法師(已故)大恩法師 

後世紀念

海燈法師紀念館

石公寺舉辦海燈法師紀念館復館儀式

蘇州市吳中區政府有關部門的邀請,2013年4月29日,泰州海燈武學研究會一行10人參加了蘇州石公山海燈法 師紀念館復館儀式。代表團由繆衛東、王玉林、馮宏基、馬宏林、侯再勇、張德全、孔凡江、卞勤、秦萬福、趙文勝組成。

石公寺海燈法師紀念館石公寺海燈法師紀念館

在蘇州期間,泰州代表團有七人參加了復館儀式的精彩武術表演,贏得了陣陣掌聲。來自上海、安徽、河南、廣東、蘇州等地的全國海燈法師弟子近百人參加了這次武術表演。活動歷時三天至5月1日結束。蘇州石公寺住持覺生長老具體組織了此次活動。

海燈文化研究會

綿陽市海燈文化研究會隆重成立 綿陽市海燈文化研究會于2013年5月18日在綿陽聖水寺成立。泰州海燈武學研究會派出代表團前往祝賀並贈送了錦旗,代表團由海燈法師大弟子寂誠法師、徐泰生及再傳弟子繆衛東、王玉林、劉國、侯再勇組成。

綿陽市海燈文化研究會隆重成立綿陽市海燈文化研究會隆重成立

綿陽市海燈文化研究會是集海燈法師文學、佛學、武學、醫學弟子聯合組成的愛國團體,繼承祖國優秀傳統文化,振興武術和佛教事業,發揚海燈愛國尚武,利國利民精神,弘揚武德,強我民族,推動中國武術事業走向世界的社團組織。

在海燈法師弟子稅清成、李興友、鄧文金、陳加培,邱興洪等陪同下,泰州海燈武學研究會代表團前往江油,參觀了海燈法師武館和海燈法師的故居並祭拜了海燈法師的靈骨塔。

海燈誕辰110周年

由四川省綿陽市佛教協會舉辦的紀念海燈法師誕辰110周年活動暨學術研討會于2012年10月4日在綿陽市舉 行,盛市相關領導以及全國各地近萬名弟子參加了活動。

海燈法師誕辰110周年海燈法師誕辰110周年

海燈法師是我國近現代佛教史上成就卓著的高僧,他集佛、武、醫、文于一身,海燈法師一生道心專一,志趣堅定,持戒嚴格,修學精進,博學經論,禪武雙修,他不管嚴寒酷暑,每日早晚行持從不間斷。他自己簡樸的生活,高超的智慧,深廣的慈悲心,塑造出偉大的僧格。海燈法師一生愛國愛教,與共產黨風雨同舟,親密合作,參政議政,他的才學、德行聲名遠揚,贏得了社會各界的敬仰和尊崇,為我國佛教事業健康發展及為弘揚中華武術作出了重要貢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