鄴城遺址

鄴城遺址

鄴城遺址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鄴城遺址主體位于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境內的漳河岸畔,遺址包含安陽曹操高陵。

中國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都城遺址,由南北二城構成。鄴北城是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曹操封魏王後建設的國都,曹丕代漢移都洛陽後,以此為北都。後趙、東魏、北齊相繼都,承光元年(公元577年)北齊亡,此城衰落。鄴南城為東魏元象元年(公元538年)依鄴北城南牆而建,毀于隋代。鄴北城與鄴南城遺址位于河北省臨漳縣境內。

2012年1月,鄴城考古隊在臨漳縣北吳庄鄴城城牆附近發現了佛造像埋藏坑,挖掘出土2895件東魏、北齊石造像及殘件,是已知的新中國成立以來出土最多的佛教造像埋葬坑。 2013年5月27日,根據國家文物局和財政部批準的《大遺址保護"十二五"專項規劃》河北鄴城遺址含河南安陽高陵。

鄴城是一個功能分區明確、結構嚴謹的城市,它首次體現了'先規劃、後建設'的城市建設理念。鄴城遺址在中國城市發展史上的獨特地位,一直是中外歷史界的關註點之一。鄴城遺址是東亞地區古代都城建設的樣本,對中國後世長安、洛陽等古城建設乃至日本、韓國等東亞國家古都建設影響深遠。

但是,由于長期經受自然與人為破壞,其準確位置、都城格局、文化面貌長期得不到科學認知。

  • 中文名稱
    鄴城遺址
  • 行政區類別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 所屬地區
    臨漳縣,安陽市
  • 地理位置
    華北

歷史介紹

鄴城遺址由南北二城組成。

北城

鄴城遺址鄴城遺址

始建于春秋齊桓公時(公元前685—644)。戰國時,西門豹為鄴令,曾在此投巫修渠。

兩漢時為魏郡的郡治所在地,東漢末為冀州牧袁紹駐地。官渡之戰後,曹操擊敗袁紹,攻佔鄴城,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曹操為魏公,定都于此。並廣拓城垣,興建宮殿,在城內高築銅雀(銅爵)、金虎、冰井三台。

魏文帝黃初元年(公元220年)曹丕定都洛陽,鄴仍為五都之一,稱鄴城為北都。西晉時,鄴城多為皇室鎮守。東晉十六國時期的後趙(公元329—350年)、冉魏(公元350—352年)、前燕(公元357—370年),北朝時的東魏(公元534—550年)、北齊(公元550—577年),均以鄴城為國都。

公元577年北齊滅亡後,北城逐漸衰敗。

南城

南城是東魏高歡所建,北齊時拓建後,城市建築規模宏大,殿宇豪華富麗,相傳宮殿的門窗皆以金銀為飾,以玉為石,椽伏鬥拱用沉香木製成,浮雕奇禽異獸,房瓦以胡桃油浸泡,牆壁用丁香粉塗刷。城西的仙都苑中有五岳、五海,殿閣巍峨,氣勢非凡。五海之一的北海設定密作室,室內有各種木製人,有的會演奏樂曲,有的會行禮燒香,奇妙無比。隋代以後南城逐漸衰落,後來毀棄不用。

規模介紹

鄴北城

據<水經註>記載:鄴北城東西七裏,南北五裏,城門7座,南面3座,東西面各1座,北面2座。經實地勘探的東、南、北三面城牆和城西北的金虎台、銅爵台基址,城南北1700米,東西2400米。城牆寬15~18米。現已確定門址位置的為:南面自西而東的鳳陽門、中陽門、廣陽門;東面的建春門;西面的金明門;北面的廣德門。城內發現大道6條,分別通向各面城門,並將城內劃分為幾個功能不同的區城。建春門、金明門之間的東西大道,將城分為南北二區。北區中央為宮殿區,西邊是苑囿,東邊是“戚裏”。宮殿區已探明10座夯土建築基址;宮殿區以西,即文獻記載的銅爵圜的位置(後趙時為九華宮),也探明4座夯土建築基址。金明門以北,是著名的“三台”,自南往北為金虎台、銅雀台、冰井台。金虎台基址儲存較好,現存南北120米,東西71米,高12米,銅雀台基址僅存東南部分,南北50米,東西43米,高4~6米,兩台相距83米;冰井台基址尚未探明。南區是一般衙署和居民區,有3條平行南北向幹道通往南面三門,中間中陽門大道向北正對宮殿區中央部位,形成中軸線,路面寬17米,是鄴北城最寬的道路。

鄴南城

據《鄴中記》記載:鄴南城“東西六裏,南北八裏六十步”。文獻記載鄴南城有14座城門,南北面各3座,東西面各4座。經實地勘探,已探出東、南、西三面城牆,其北城牆利用了鄴北城的南城牆。城址東西2800米,南北3460米;城的西南角和東南角,均為圓角;在東西南三面城牆外部發現有加強防御的“馬面”設施,並有環繞城牆的城壕。北面的3座城門系利用鄴北城南面的城門。其他三面已確定門址位置的有南面的啓夏、朱明、原載3門,西面的納義、乾門、上秋3門,東面的仁壽、中陽2門等門址。城址北部中央為宮城,已探出宮城的西、北、南三面有宮牆,南北約970米。在宮城內有建築基址10多座。經發掘的有朱明門、乾門、朱明門通向宮城的大道(即全城的中軸線)和城壕等。朱明門為南城正門。經對門址全面發掘,發現三個門道,中門道寬5.4米,東西兩門道寬4.8米,門道之間的隔梁寬皆6米,門道進深20.3米,門墩寬(東西)84米。門墩兩側分別有向南伸出兩段南北城牆,長約33米,兩牆盡端各有一座方形台基與之相連,這兩座方形台基應是雙闕基址。這種在城門(羅城)兩側突出有巨大的雙闕,文獻雖有記載,但經考古發掘的遺址,在中國尚屬首次。這種形製與後來的明清宮城午門是相似的。

考古發現

1957年考古工作者對鄴城遺址進行了首次勘察,發現由于漳河的改道和歷史上頻繁的泛濫,北城遭受了嚴重的破壞,地面遺跡殘存很少,南城則全部被河道白砂所覆蓋。北城現存的地面遺跡很少,隻有位于城西垣上的銅雀、金虎二台基址和一些夯土台基。銅雀台的台基已經殘缺,東西長60米,南北寬20米,高3米。金虎台東西長約70米,南北長約120米,高8~9米。兩台的周圍出土了很多磚、瓦等建築構件。南城的平面呈長方形,四面共開闢有城門14座。除在城址的周圍發現了東魏、北齊時期的磚瓦等建築構件以外,其餘的遺跡已經蕩然無存。

鄴城遺址現已發現的有:地表上殘存的金鳳台(金虎台)和銅雀台遺址、曹魏古柏、漢代夯土台榭、磚瓦、歷代碑刻、北朝佛造像等珍貴文物以及北朝皇家寺院遺址等古城考古發掘現場。

遺址介紹

金鳳台遺址:位于鄴北城西北隅,建安十八年(213)修造,原高8丈,有房屋135間,為當時曹操大宴群臣、舉行大典的主要場所。目前殘存夯土高12.5米,南北長122米,東西寬78米,上建有仿古建築十四間,設有建安文學展、六朝帝王展。

銅雀台遺址:位于金鳳台北80米處,建安十九年(214)造,原高10丈,為三台之主台,有房屋109間,是當時曹操登台賦詩、處理政務、檢閱軍事操演的要地。目前儲存夯土高5米,南北60米、東西22米。

地下潛伏城門:位于鄴北城南牆下,漳河河床內,南北52米,磚砌券頂高4.7米,寬4米,城內外地面落差7.2米,外為古代戰壕。

曹魏古柏:位于鄴南城朱明門大道右側的三教堂院落,高21米,樹冠直徑26米,胸圍6米,中原罕見。

北朝皇家寺院遺址:位于鄴南城朱明門大道左側,面積30萬平方米,仍儲存有夯土塔基、磚涵、柱剎石。夯土南北40米,東西36米,高5米。整個院落位于地表下1.2米,有山門、僧房、圍牆遺存。2002年中國社科院考古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對塔基進行了發掘,出土有大量珍貴文物,屬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是中國最早的地宮埋葬製度的實物。

文物發現

鄴城遺址出土遺物種類較多,其中以瓦的數量最多,可分為3個時期。東漢至曹魏時期的板瓦、筒瓦多深灰色,表面飾繩紋,裏面為布紋,瓦當皆圓形雲紋;十六國時期的板瓦、筒瓦多青灰色,質粗糙,表面多素面,筒瓦或飾籃紋,裏飾布紋,瓦當面有“大趙萬歲”、“富貴萬歲”等銘;東魏北齊時期的板瓦、筒瓦多為黑色或黑灰色,質細密堅硬厚重,表面光滑,裏飾布紋,常有文字戳記,瓦當均為蓮花紋。此外還發現繩紋磚、陶人面紋飾件、石雕螭首、柱礎等。

銅雀台遺址銅雀台遺址

2012年3月,文物工作者在鄴城遺址挖掘出土2895件東魏、北齊石造像及殘件。經發掘,鄴城考古隊在一個邊長3.3米、深三四米的近似正方形的埋藏坑內,共發現2895件石造像,包括佛像和菩薩造像及大量殘片。石造像多為漢白玉和青石質地,還有非常少見的貼金和彩繪佛像出土。這些石造像大的如真人般大小,小的有20至30釐米。有的手或足部缺失,有的被砸成數塊,與歷史上毀佛事件有關。文物專家表示,這次發現數量之多、規模之大、年代之久,在河北省佛教考古史上尚屬首次,在全國也屬罕見,為研究佛教文化的傳播和發展提供了難得的實物證據。

考古價值

鄴城作為魏晉、南北朝的六朝古都,在中國城市建築史上佔有輝煌地位,堪稱中國城市建築的典範。

鄴城分為鄴北城和鄴南城,鄴北城東西7裏、南北5裏,外城門7個,為東漢曹操所建。鄴南城東西6裏,南北8裏,外城門14個,設東市、西市等。建設布局合理、結構嚴謹、中軸對稱,對隋唐的長安城、洛陽城、元、明、清三代都城(今北京)以及公元七世紀的日本奈良平城京的構建頗具影響。

而西北隅的三台(金鳳台、銅雀台、冰井台)因與建安文學有著密切的聯系,在中國文學史上有著重要的地位。

遺址保護

銅雀台遺址銅雀台遺址

1979年12月,鄴城遺址被公布為臨漳縣文物保護單位。1982年7月23日,被河北省人民政府公布為河北省文物保護單位。

1988年1月5日,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02年完成了《鄴城保護整體規劃》的編製評審,鄴城遺址保護列入了國家重點支持的36家大遺址之一,並列入國家、省、市“十一五”重點建設項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