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阮紛爭

鄭阮紛爭

鄭阮紛爭(越南語:Trịnh-Nguyễn phân tranh/鄭阮紛爭;公元1627年-1673年),系指時爆發於越南鄭阮兩大統治家族鄭主阮主之間的長期戰爭。

並肩合作

鄭氏與阮氏家族的先祖都源出于黎利(1384或1385?-1433)關系密切的戰友與助手;黎利使越南脫離中國統治,于1428年建立黎朝(1428-1527)。然而到了1520年,一連串昏庸暴虐的王位繼承者使得整個獨立的新政權陷入了內戰的狀態。在接下來的20年裏,鄭氏與阮氏攜手同盟,對抗篡位者莫登庸在理論上,他們是代表黎朝帝王黎庄宗而戰;但實際上皇帝不過是幾乎沒有實權的橡皮圖章

分道揚鑣

自公元1525年以降的時期,最主要的推手是阮淦(1476–1545)。由于阮淦十分賞識鄭檢的才能,故將他的女兒阮玉寶許配給鄭檢。到了大約公元1530年,阮淦被迫逃亡至瀾滄(今天的寮國);但他們重新集結了一支部隊並且攻佔了一些南方的省份。公元1545年阮淦遭人暗殺,而其女婿鄭檢接手控製了整個御林軍,並隨即控製了後黎朝的實權,兩大家族的交惡大約始于此。

阮淦的兩個兒子阮汪、阮潢(1525-1613)頗有才能,為鄭檢所忌憚。阮汪官居左相,經常受到鄭檢的排斥打壓,最後更被殺,令阮淦的另一兒子阮潢惶惶不可終日,決定稱病隱退,以消除鄭檢的戒心。

阮潢為了自保,決定遣人問計于當時的名士阮秉謙,阮秉謙隨即提出建議:"橫山一帶,萬代容身。"阮潢對此深以為然,隨即謀求在越南南部建立自己的根據地,他透過自己的姊姊阮玉寶,向鄭檢請求出鎮順化。當時的順化、廣南省一帶剛剛經歷戰火,情勢不明朗,許多當地人甚至越海投奔莫朝,因而被鄭檢視為"雞肋"(吃之無味,棄之可惜之意)。終于在公元1558年,鄭檢透過進言後黎朝黎英宗,讓阮潢出鎮順化,駐屯愛子社(今越南廣治省登昌縣)。九年後(公元1567年),鄭檢召回廣南省總兵,命阮潢兼領廣南省,每年向朝廷上繳銀400斤,帛500匹,變相將越南最南方廣南省的統治權交給了阮潢。

阮潢在接下來的55年裏統治著廣南省,逐漸地鞏固了他的統治,使廣南省成為"市無二價,人不為盜,諸國商船湊集之地",廣南省自此成為後黎朝南部穩定的大後方,並不斷吸納從越南北方逃避瘟疫及戰禍的平民。

此外,阮潢也將他的控製範圍南向延伸,進入了佔婆殘存的領土。他周期性地將他的兵力送往北方協助鄭氏政權,與莫朝長期交戰。

公元1570年鄭檢去世,其兩子鄭檜、鄭松內訌,最後次子鄭松順利繼位,鄭檜被迫流亡莫朝。鄭松是非常有活力的領導者,他于公元1572年從莫氏手中奪取了河內。然而,莫茂洽(即莫英祖)在次年奪回了那座城池。直到20年(公元1592年)後,鄭松才再次攻佔河內,處決了莫茂洽。次年阮潢親自來到了朝廷,帶來了錢糧兵馬協助剿滅殘餘的莫朝軍隊。

一旦莫朝被擊敗,鄭氏對于阮潢以一個南方獨立的王公身分遂行其獨立的統治感到越來越不滿。公元1600年,為了一些不知名的理由,阮家年老的統治者切斷了與鄭氏的關系,自立為王。之後阮潢死于公元1613年,臨終前囑咐族人:"順廣北有橫山靈江之險,南有海雲碑山之固,山產金鐵,海出漁鹽,實英雄用武之地。若能馴民厲兵與鄭氏抗衡,足建萬世之業。"

阮家的新領導者阮福源(1563-1635)與航抵此區域的歐洲人建立了友誼,一個外國貿易站在會安開張。到了公元1615年,在葡萄牙工程師的協助下阮氏開始了他們自己西洋銅炮的生產。

首次征伐

阮福源繼承阮潢的位置後,即開始切斷和鄭氏主權的宗藩關系,首先進行行政改革,設立舍差司(掌訴訟)、將臣吏司(掌錢糧)及令史司(掌正營軍餉及祭祀),將境內官員的任命權握在自己手裏,後黎朝留下的政府機關改為直接聽命于阮氏。

公元1620年,阮氏宗親阮洽澤與鄭氏政權內通,可是陰謀被揭發,阮洽澤被擒,鄭氏隻好退兵,于是阮福源正式拒絕將賦稅交與河內的朝廷。一份正式的諭令要求阮氏臣服于朝廷的權威,也被阮福源拒絕。

公元1623年鄭松逝世,其子鄭梉繼立。鄭梉再次正式要求阮福源臣服,又借口進貢明朝,要求阮福源進貢大象及海船,並遣子入侍朝廷,也被阮福源一口拒絕了,這次抗命給予鄭氏充足借口開戰。

鄭氏政權與阮氏政權雙方公開的戰爭終于在1627年爆發開來,而鄭氏的大軍與阮氏連續交戰了四個月都未能取勝。戰爭的結果則是越南被強而有力的分裂成南北兩部分,鄭氏控製了大部分的北方而阮氏割據了大部分的南方;雙方的分界線在廣平省的崢江上。這條疆界與北緯十七度線非常接近(實際上,就在廣治省南方的邊海河才是越南分裂時期(1954-1975)南北越的分界線)。

相較于鄭氏政權統治了人口稠密得多的領土,阮氏也具備一些優勢。首先,他們處于守勢的地位。其次,阮氏在他們與歐洲人、尤其是葡萄牙人的接觸中獲益,得以購置較先進的歐洲軍備,在城防中僱傭歐洲的軍事專家。第三,地理情勢對他們有利:大規模有組織的軍隊僅適合平原曠野,而此種地點在越南十分希少;山岳幾乎擠進了海裏頭。

在首批攻勢之後,阮氏建立了兩條主要的堡壘線,橫亙在山海間的幾英哩平地中。城牆豎立在順化北方的同海市附近。阮氏在這條線上抵御了鄭氏無數次的攻勢直到1672年。在此期間的故事主要展開于一名偉大的越南將軍身上:他為阮氏所賞識,由後者從鄭氏的宮廷中挖角而來;在越南,阮氏政權防御工事的成功設計被認為是他的功勞。

鄭氏為了對抗這幾道牆,前後征集了十萬名士兵,五百頭戰象與五百艘戰船。對阮氏城牆防御的首度攻擊未能奏效,攻擊持續了數年。

後續作戰

1633年鄭氏發動了一場兩棲突擊,企圖迂回阮氏的城防工事;阮氏于日麗海戰中擊敗了鄭氏的艦隊。

大約1635年左右,鄭氏仿效阮氏轉而尋求歐洲人的軍事援助。鄭梉招募了荷蘭人,為其御林軍製造火炮與船艦。在1642年1643年間,鄭氏再度對阮氏的城防工事發動攻擊;在荷蘭人火炮的幫助下,鄭軍雖然攻破了第一道城牆,但在攻擊第二道防線時失敗收場。在海上,盡管有荷艦奇威、納雪嘉勒威肯德·布克助戰,鄭軍依然敗給阮氏的艦隊與葡萄牙船艦。

鄭梉1648年計畫了另一場攻勢;然而在長德戰役中,御林軍為阮氏所痛擊。新上任的黎王(黎真宗維佑)死于此時前後,或許肇因于這場敗仗。這也終于為阮氏開啓了發動攻勢的大門。

阮氏攻勢

阮氏在1653年發動了他們自己對越北的侵略。阮軍向北進擊,擊敗了嚴重削弱的御林軍,並且兼並了廣平省。接著河靜省也落入了阮軍手中。次年,鄭梉在阮軍攻入乂安省之際過世。在新任的鄭主,雄才大略的鄭柞領導下,御林軍發動了攻勢並且擊敗了阮軍。廣南國阮氏兩位將軍阮有鎰阮有進之間的嫌隙,又進一步削弱了阮軍。公元1656年,阮軍被一路逐回他們原本的城牆裏。不過在公元1661年,鄭柞試著突破阮軍的城防;然而與之前的許多次攻擊一樣,這次嘗試終歸失敗。

在接下來的十年裏,鄭柞將目標放在了北方的高平莫氏政權,而阮福瀕則把目標放在了南方的佔城和西貢地區。

戰爭尾聲

最後,1672年,鄭軍做了最後一次征服阮氏政權的努力。攻擊部隊由鄭柞之子鄭根所率領,而防御方則由阮福瀕之子阮福淳(又名尊室協)領軍。這場攻擊與之前對阮氏城牆的歷次攻勢一樣遭遇失敗,不過這次雙方同意講和。在清國的康熙皇帝的調停下,鄭家與阮家同意停戰,並以靈江為界(1673)。雖然名義上阮氏奉黎皇為越南國主,事實則是廣南國阮氏政權統治著南方,而鄭氏政權統治著北方。分裂持續了接下來的一百年,鄭家與阮家嚴密的防守著其邊界,但維持著和平。

順化的征服

長期的和平于1774年結束。那時,阮氏承受著西山朝阮氏兄弟的重擊,而其一部分軍隊則在與高棉的交戰中被擊敗。結果便是北方防守順化的部隊遭到削弱。最後幾個北方鄭氏統治者之一的鄭㛧,在1774年11月5日向阮家發動了攻勢。這是第一次阮氏的城防工事被突破且被佔領。1775年2月,阮氏政權的首都順化為御林軍(鄭軍)所攻克。在與西山朝部隊交鋒數次後,雙方訂立了和議,而鄭軍則將摧毀阮氏政權的任務交給西山起義軍。12年後,鄭氏的統治者被西山朝阮氏兄弟逐出越南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