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有斌

鄭有斌

鄭有斌,綽號'細弟',男,壯族,1982年2月10日出生,廣西防城港市人,身高1.70米左右。

鄭有斌是防城港警方偵辦的"4.28"武裝販毒案在逃人員,也是防城港市建市以來第一個被公安部列為A級通緝犯的犯罪嫌疑人。

  • 中文名稱
    鄭有斌
  • 國籍
    中國
  • 民族
    壯族
  • 出生地
    廣西防城港市
  • 出生日期
    1982年2月10日
  • 性別

人物簡介

公安部這樣形容他:"鄭有斌,綽號'細弟',男,壯族,1982年2月10日出生……身高1.70米左右,中等體型,操廣西口音……逃離現場時攜帶有制式手槍及子彈",並設懸賞金五萬元。

6月26日,廣西防城港市警方在蘭海高速公路大塘段將公安部A級令通緝逃犯鄭有斌抓獲,現場繳獲壓滿6發子彈的軍用手槍1支,並抓獲車內其同夥2男1女3人。

據警方介紹,鄭有斌系此前防城港警方偵辦的"4.28"武裝販毒案在逃人員,也是防城港市建市以來第一個被公安部列為A級通緝犯的犯罪嫌疑人。

隨著鄭有斌的落網,宣告了以其為首的"鄭氏家族"武裝販毒團伙的徹底覆滅。在偵破該販毒團伙案中,防城港警方共抓獲17名團伙成員和涉案人員,繳獲軍用手槍4支,子彈45發,繳獲冰毒、搖頭丸25公斤

鄭有斌鄭有斌

抓獲歸案

6月26日上午,廣西4·28特大武裝運輸販賣毒品案犯罪團伙頭目、公安部A級通緝犯鄭有斌落網,警方還從鄭有斌身上繳獲壓滿6顆子彈的軍用手槍一支。在對鄭有斌及其團伙成員的三次抓捕中,為了逃脫抓捕,鄭有斌曾挾持自己的女友作為人質,還與警方展開槍戰。最終,民警抓獲涉案嫌疑人共12人,繳獲各類毒品25公斤。

今年3月底,廣西防城港警方接到線索,以鄭有斌為首的9名嫌疑人有武裝運輸販賣毒品的嫌疑。

抓獲8名武裝販毒嫌疑人 團伙頭目負案在逃

在掌握足夠證據之後,5月3日,警方展開收網行動。民警現場抓獲涉嫌販運毒品的嫌疑人8名,繳獲各類毒品25公斤、手槍3把、子彈14發,以鄭有斌為首的這個特大販運毒品團伙的8名成員全部落網,然而作為遙控指揮的團伙頭目鄭有斌卻負案在逃。6月11日,公安部將鄭有斌列為A級通緝犯。

挾持女友 與警方槍戰

6月17日,有訊息稱鄭有斌出現在欽州某酒店,警方隨即展開了抓捕行動。鄭有斌挾持了17歲的女朋友作為人質與警方對峙。眼看無法逃脫,鄭有斌持槍與警方發生槍戰。考慮到周圍民眾的安全,警方只能放棄抓捕。

被抓獲時槍內壓滿6顆子彈

6月26日上午8點多,連續跟蹤了十多天的禁毒民警終於在蘭海高速南寧大塘路段的服務區攔截住了鄭有斌。警方現場抓捕嫌疑人4人,從主犯鄭有斌身上繳獲軍用手槍1支,槍內還壓滿了6顆子彈。至此,4·28特大武裝運輸販賣毒品案涉案所有人員全部落網。

抓捕經歷

公安部這樣形容他:"鄭有斌,綽號'細弟',男,壯族,1982年2月10日出生……身高1.70米左右,中等體型,操廣西口音……逃離現場時攜帶有制式手槍及子彈",並設懸賞金五萬元。

5月3日那天,他帶著女友小浠從廣東購物回來,剛回到防城區水營街道丹竹江村的老家,要進院子的時候發現了包抄而來的警察。他沒有下車,戴著墨鏡伸出頭看了一眼,立馬踩死油門飛馳而去。在那條狹窄的鄉間小道,他的黑色凱美瑞開到了時速130公里以上。帶隊的警方負責人考慮:他在暗,警方在明,有被放暗箭的危險,便沒有硬追。

但當天的戰果讓警方吃驚不小:抓獲涉嫌販運毒品嫌疑人8名,繳獲冰毒、搖頭丸等各類毒品共25公斤,這不算什麼。問題是還有手槍3支,子彈14發。據說鄭有斌手裡還有一短一長兩支槍,短的是美制M1911,長得像是俄羅斯產的AK47。經過層層上報,鄭於6月11日被公安部定為A級通緝犯,破了防城港這座廣西港口城市的天荒。

3月26日,國家禁毒委員會辦公室發布的《2015年中國禁毒報告》提到:"目前,廣東部分地區已經成為國內非法製造冰毒、氯胺酮等合成毒品最為嚴重的地區。"鄭有斌負責聯絡的供應商正來自廣東東莞。從廣東提貨後,他再通過兩名中間商,將毒品販賣到越南。

在一線禁毒16年的防城港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毒品防範與偵查大隊大隊長沈輝的經驗里,隨著雲南近年來禁毒力度的加強,金三角毒品繞道越南從廣西邊境入境現象有所增加。尤其防城港的雙向通道特徵明顯--傳統毒品輸入,廣東合成的新型毒品輸出。"越南對新型毒品的市場需求很大。"

2014年年底,鄭有斌販毒團伙進入視野,今年4月13日,他們一次就賣出了3萬顆搖頭丸。5月3日警方動手抓捕,一舉中的。但唯獨讓鄭有斌跑了,只抓到了他的手下、女友。

17歲的小浠是個面相清秀的女孩子,一頭烏黑的長髮垂過腰際,手上戴著卡地亞的手鐲,一身名牌。她說,自己一年多前在網咖當服務員時與男友相識,覺得他"有錢,比較大方",並不知道他曾經因為販毒和搶劫被兩次判刑。

由於小浠尚未成年,又沒有任何證據指向其參與過販毒,因此警方在當晚11點左右就讓她離開了,"沒有超過拘押時間"。沈輝嚴肅地告訴小浠:鄭有斌是大毒梟,如果再看到他,離得遠一點,一定要聯繫警方。"希望下次不要再在這裡看到你"。

很顯然,小浠沒有聽他的話。一個多月後,她被鄭有斌勒著脖子,用手槍頂住了太陽穴。

兩次投鼠忌器

那是6月17日,警方再次發現鄭有斌蹤跡的時候。在廣西欽州市的一家國際酒店。

當天下午三點左右,鄭有斌出現了,他跟著幾個人下到大堂。雖然當時在大堂有兩組便衣,但警方並沒有在此時就動手。"這個機會有點冒險",防城港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支隊長李衛寧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家酒店位於鬧市區,大堂有不少賓客,如果抓捕行動中稍微出現閃失,鄭有斌就有可能掏出槍造成傷亡。

出了酒店,鄭有斌鑽進自己的車,發現輪胎沒氣了。於是,他打開後車廂,打算去附近的一個汽車美容店補胎。機會來了。

特警王勇早就把車停在距離鄭有斌車後方一些的位置。他看到鄭有斌的一個馬仔正好在車尾處,就和同組人猛地撲上去,將其按倒在地。

不料,這一舉動被鄭有斌察覺,他立馬沖回到車裡,把車門反鎖起來。

當時,沈輝已經開著一輛車堵在他後面。"我原本想撞上去,但考慮到前後作用力,前面的鄭有斌不一定會受傷,反而有可能傷到自己。"加之,他看到已有特警在鄭有斌身旁舉起手槍對著他,就沒有開車撞上去。

被用槍對準的鄭有斌順從地雙手舉過頭頂。彼時在副駕打盹的小浠也驚醒了,雙手交叉放在脖子後面,低著頭。 趁這個功夫,鄭有斌身子向右方傾斜,右手順勢從副駕背後的口袋裡掏出手槍,抵住小浠的太陽穴,另一隻手勒住她的脖子,從副駕鑽了出來。"給我一輛車,給我一輛車!"

另外一名警齡8年的特警大隊長用槍指著鄭有斌,但最終沒有開槍。當時雙方對峙的道路兩邊已經停滿了車,兩邊都是小商鋪,人聲鼎沸,還有人拿出手機來拍照:"我一槍這樣下去,萬一打不中他,打中人質呢?哪怕我開槍打中他了,慢一點點,犯罪嫌疑人也開槍,真的把這個小女孩打死了。有人會說:你警察圍著,為什麼不馬上把犯罪嫌疑人擊斃,你為什麼還要鳴槍警告,還對這個犯罪嫌疑人那么仁慈乾什麼?"

真的是巧合,一輛越野車停在鄭有斌附近,車上還插著鑰匙。隨即,他搶了這輛車,跳上駕駛位,把小浠擋在自己面前,一路狂奔而去。險些撞翻一輛機車。警方只在後面跟了不長的一段時間。這是又一次"投鼠忌器"。

"他太瘋狂了。如果一直逼著他,撞死老百姓,我們沒辦法交代。擺脫我們了,他就會更安全地駕駛。"在李衛寧看來,這次放鄭有斌逃跑,實屬迫不得已。

有些在場的警察懷疑,鄭有斌與女友是否事先演練過用這種方法脫身?原因就是小浠毫無驚慌之色,兩人"配合"極其默契。事後鄭有斌的那個馬仔曾對警方透露,他們之前商量過這個辦法。但到審訊室之後,他卻什麼都不說了。

三個被抓的女友

6月19日,警方再次發現了鄭有斌。他已回到防城港下屬的東興市一帶。此時,他換了一輛皇冠車,還換了一個女朋友--18歲的小倩。

當天晚上8點左右,近200名警察和武警,把守住鄭有斌藏身地方圓十幾公里內的各個出入口,開始圍捕。防城港市一位副市長、市公安局兩名副局長,都在東興市公安分局的指揮室坐鎮指揮。

夜裡兩點,警方開始大規模搜山。六個人一組--兩個特警,兩個禁毒警察,還有一隻警犬,一隻警犬兩個人看護。每一組從兩點開始,一直搜尋到四五點。

王勇全副武裝,戴著防彈頭盔,身穿幾十斤重的三級防彈衣,還拿著盾牌。汗水一遍遍浸透他的衣服。由於腳心出汗,穿的警靴也打滑,黏黏糊糊的。一路上特警們沒有路就一腳硬踩過去,發現土路,就仔細分辨有沒有新踩上的腳印。他們搜過河邊,扒過河邊附近的雜草堆,用手電筒照過長著水草的水溝,發現雜草叢有被人翻動過的痕跡,但最終沒有形成任何對抓捕有效的工作結果。等搜山行動最終結束,回來一脫防彈衣,一股濃烈的汗味兒。

與此同時,鄭有斌正拉著小倩一路猛跑。由於只穿著熱褲,她兩腿被雜草劃滿了傷。在天亮後混在過往的農民里回到了附近的家中。不到一個小時她就被警方抓住了。她報了假名,用了假身份證。警方問她和鄭有斌何時分開的,他有什麼交代,她不說。隨後以涉嫌包庇被刑拘。

她不知道,這時的鄭有斌正在給還在東興出租屋裡的小浠撥了個電話,表示告別:"你不要太依賴我"……

最後,一個貪財的老農民幫了鄭有斌,把他引到一條小河邊。這片水域有8米深,60米寬,跑了一夜的鄭有斌又累又餓加毒癮發作,在游過河之前差點淹死。

第二天早上,警方抓到老農時數了數:他總共從鄭有斌手裡賺了7200元。

6月20日、21日、23日、25日……

鄭有斌的行蹤一直在警方掌握之中,但沒有確鑿到可以動手抓捕的程度。

"從前面那么多次交鋒以後,他很多個人信息、朋友關係等等,一些東西我們基本上掌握了七七八八了,所以我們這次不緊不慢,儘量不給他發現。"李衛寧總結說。"我們的目的是要抓他,但是既要掌控他的一些具體位置,又不能老是跟得很緊。實際上講起來這個抓捕行動耗費精力是非常大的,轉來轉去轉到我們自己都累了……不說了。"

6月26日早上6點50分左右,鄭有斌上了高速路,往南寧方向走。他親自開車,車上有他第三個女朋友小梅,還有獄友和一個馬仔。李衛寧又馬上叫民警的車跟著往南寧走。開到大塘服務區附近,鄭有斌實在是困了,就靠邊停,想休息一會再開。但是一停車,他們幾個人馬上就睡著了。

李衛寧派民警裝成農民,去看看鄭有斌是不是在車上。第一個民警主動請纓,但李衛寧覺得他是個"小白臉",裝也裝不像;就找了長得像農民的李強去。

無奈的是,李強報回來的情況讓警方很糾結,因為並不能完全確定車上的人就是鄭有斌。"萬一動手抓,他不在車上,整條線索就斷了,又得重新開始。但這次不動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再下手。傾巢出動再撲空,勞民傷財,整個警察隊伍都會被拖垮的。"

李衛寧跟幾個負責人坐在服務區的塑膠凳子上分析了一會兒,一致決定,"乾,就這么搞!"

大約三分鐘後,他們將停在路邊的車三面圍住。一位副支隊長先從駕駛的位置進入,發現確是鄭有斌。他立即用槍頂著鄭有斌的頭,把他壓倒。鄭有斌的手還在亂動,想要掏槍。特警支隊一位大隊長拉開副駕駛一側的車門,死死抓住他的雙手。

這次被抓捕的鄭有斌女友小梅也是他在娛樂場所認識的。她說,知道他幹這個以後,曾經想過離開他的;但最後那天鄭有斌打電話叫她,她還是出來了。她以涉嫌包庇被刑事拘留。

四天后的6月30日,小浠在父母家被抓。早在6月17日鄭有斌逃脫後,警方就趕去小浠家做她父母的工作,但最後也沒有得到任何信息。

她對當初提醒她的警察說,"你說他是毒梟,但我不相信。"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