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成功 -明末收復台灣的民族英雄

鄭成功

鄭成功(1624年8月27日-1662年6月23日),名森,表字明儼、大木,幼名福松,為東寧王朝的開國君王。鄭成功原為中國南明政權的大將軍,因蒙南明紹宗賜明朝國姓朱,賜名成功,世稱“國姓爺”、“鄭賜姓”、“鄭國姓”、“朱成功”,又因蒙南明昭宗封延平王,稱“鄭延平”。尊稱“延平郡王”、“開台尊王”、“開台聖王”等。1645年清軍攻入江南,不久芝龍降清、田川氏在亂軍中自盡;鄭乃率領父親舊部在中國東南沿海抗清,成為南明後期主要軍事力量之一,一度由海路突襲、包圍清江寧府(原明朝南京),但終遭清軍擊退,隻能憑借海戰優勢固守海島廈門金門。1661年率軍橫渡台灣海峽,翌年擊敗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台灣大員(今台灣台南市境內)的駐軍,開啓鄭氏在台灣的統治,但不久即病死。鄭成功死後,台灣民間陸續建立廟宇祭祀,其中以台南延平郡王祠最為重要。

  • 中文名
    鄭成功
  • 別名
    鄭延平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624年8月27日
  • 逝世日期
    1662年6月23日
  • 職業
    明末抗清名將

人物簡介

  • 鄭成功(1624年8月27日-1662年6月23日),又名福松,本名鄭森,字明儼,詣明末大儒錢謙益時受字大木。是明末清初的軍事家,民族英雄。南明唐王隆武帝賜國姓朱,更名成功,故又稱鄭國姓、國姓爺。南明桂王永歷帝封他為延平郡王,故又稱鄭延平。
  • 鄭成功是南明抗清名將,華夏志士,父親為海盜出身的南明將領鄭芝龍,母親為日本人田川氏。鄭成功原籍福建石井(現分割為晉江安海鎮,南安石井鎮),出生于日本九州平戶 候,祖籍河南省信陽市固始縣。

​民族英雄

鄭成功荷蘭殖民主義者進行了堅決的鬥爭。他傳令各港,並通告東西各國,不準到台灣與荷蘭人通商,就這樣封鎖了兩年,搞得荷蘭殖民者狼狽不堪。

鄭成功

公元1661年(順治十八年)正月,鄭成功決定出兵收復台灣。二月,鄭成功率領將士數萬人,大小船隻數百艘,從廈門出發,渡過台灣海峽,先後進攻荷軍據地“赤庄城”和“熱蘭遮城”。荷蘭殖民者憑借“堅船利炮”和堡壘進行頑抗,用一個詞來說就是負隅頑抗。

高山族人民的大力支持下,鄭成功擊敗了荷蘭殖民者派來的援兵,經過8個月的鬥爭,收復了“赤嵌城”,龜縮在“台灣城”的荷蘭總督揆一在1662年1月28日(順治十八年十二月初九日)繳械投降。

中日混血

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是一個海商兼海上走私集團的頭目,一生共有5位妻子,其中第二位妻子田川氏是日本人。當時日本當局很重視鄭芝龍,平戶藩主松浦也送宅邸給他居住。明朝天啓三年(1623年),鄭芝龍到日本做貿易時,與當地女子田川氏結為夫妻。1624年8月27日(明天啓四年七月十四,日本寬永元年),鄭成功出生于日本肥前國平戶島上的川內浦千裏濱。傳說中田川氏在平戶一處名為“千裏”的海灘撿拾海貝、海菜時,忽然感到腹痛難忍,便急忙走到一塊岩石上,生下她的長子鄭成功,現在這塊被叫做“兒誕石”的石頭仍然立于平戶海邊。

鄭成功

因鄭成功為漢日混血,日本人亦視之為大和英雄,如今日本平戶(今長崎縣平戶市)海濱尚有“兒誕石”,相傳鄭成功即在此出生。日本作家近松門左衛門曾寫了一部名為《國姓爺合戰》的凈琉璃劇風靡一時。主角名為“和藤內”。“和”即“日本”,日語中“藤”音同“唐”,“內”同“無”,有“非日非唐”的混合兒之意。

日治時期,日本政府以擁有大和血統之鄭成功統治過台灣,以此解釋日本統治台灣是繼承遺儲,合理化日本對台灣的統治。當時台灣公學校還教授台灣學童傳唱鄭成功之歌。台南的延平郡王祠被改為日式之“開山神社”,並整修為神社樣式,但其舊有格局大致保留。戰後國民政府再改為延平郡王祠,並將原福州式建築全部拆除重建為中國北方式並于入口牌樓加設國民黨徽。

由于日本很早就存在小中華思想。且深受水戶學影響,而水戶學基于明朝遺臣朱舜水影響,使得日本史又更重視大義名分論而發展為尊皇論。《大日本史》即是其扼要之精神依歸。無論幕末維新思想,亦或今日歷代天皇系譜,無一不受《大日本史》思想之沾染。在此思想體系下,對于明朝遺臣鄭成功一生從事反清復明的功過,日人四方赤良評為:忠義空傳國姓爺,終看韃靼奪中華(韃靼為明朝中後葉時的外患,明朝時的漢人稱呼住在長城以北的蒙古人和滿人為韃靼)。

早年生活

少年時期

鄭成功于年七月十四日(1624年8月27日/日本寬永元年)出生于日本九州平戶川內浦千裏濱。父親鄭芝龍為海商及海盜之首領,于中國東南沿海及日本、台灣、菲律賓等海域擁有極大勢力。鄭成功六歲之前跟隨母親住在平戶,直到父親鄭芝龍受大明朝廷招安任官之後,鄭成功才被接回泉州府南安縣石井津(原福建省晉江縣安平鎮,現安海鎮)居住讀書,該處現為成功國小校址。

明崇禎十一年(1638年),鄭成功考中秀才,又經考試成為南安縣二十位“廩膳生”之一。

崇禎十四年(1641年),迎娶福建泉州惠安進士禮部侍郎董颺先侄女。

崇禎十七年(1644年),鄭成功為求深造進入南京國子監就讀,拜入江浙名儒錢謙益門下;錢謙益為了勉勵鄭成功乃替他起“大木”之別字。

同年,李自成攻破燕京,崇禎帝自縊于煤山,大明帝國滅亡;隨後吳三桂清軍入關,擊敗李自成進駐北京城。大明遺臣遂于南京擁立福王朱由嵩登基,于隔年(1645年)改元“弘光”。

弘光元年(1645年)五月,清朝豫親王多鐸率軍南下,破揚州、南京,史可法等人殉國,弘光帝被俘,殺之。弘光政權滅亡。

隆武時期

1645年大明弘光朝覆滅後,鄭芝龍、鄭鴻逵兄弟于福州擁戴唐王朱聿鍵稱帝,于當年七月改元“隆武”。同年稍後,魯王朱以海亦稱監國于紹興,改隔年為“魯監國元年”。隆武、魯監國兩政權雖皆“矢志恢復”,卻彼此矛盾、沖突不斷,各行其是。

鄭成功鄭成功

隆武元年(1645年),鄭成功得隆武帝賞識,封忠孝伯、御營中軍都督,賜國姓、改名“成功”、儀同駙馬;鄭鴻逵之子鄭肇基,亦受隆武帝賜國姓。這就是人稱鄭成功為“國姓爺”的由來;鄭肇基因為年紀較小,人稱“小國姓爺”。

隆武二年(1646年)起,鄭成功即開始領軍,多次奉命進出閩、贛與清兵作戰,頗受隆武帝的器重。然而真正握有軍政大權的鄭芝龍,卻無意全力抗擊清軍,甚至在清軍南下福建的時候,命令仙霞關守將施福(又名施天福,施琅族叔)將軍隊撤回福州。此舉導致清軍攻入閩北時幾乎沒有遭受抵抗。

貳臣洪承疇為鄭芝龍同鄉,在其承諾給予三省王爵的利誘下,鄭芝龍不顧鄭成功、鄭鴻逵等人的反對,決意帶著其他幾位兒子北上向清軍投降。鄭成功勸阻父親不成,隻好帶著部分兵將出走金門。鄭芝龍本以為投降清軍之後不但得保家業,還能加官晉爵;不料清軍將領博洛背約,不但將鄭芝龍與諸子一同挾往燕京,更出兵攻打鄭家的故鄉閩南南安。鄭成功之母田川氏當時已從日本搬至南安定居,卻不幸碰上此次劫難,于戰亂中自縊身亡;鄭成功得知母親死後,更加堅定了自己抗擊建虜的決心。

隆武二年八月,清軍攻克浦城、霞浦,隆武帝出奔江西,卻在汀州遭清軍俘虜,之後絕食不屈而亡。

東南抗清

起兵抗清

鄭成功走避金門之後,便開始于沿海各地招兵買馬、收編鄭芝龍的舊部,更在南澳募集了數千兵力。隆武二年十二月(1647年1月),鄭成功在烈嶼(小金門),以“忠孝伯招討大將軍罪臣國姓”之名誓師反清。

鄭成功雕像鄭成功雕像

隆武三年(1647年)七月,鄭成功會同鄭彩部隊攻打海澄,失敗。八月,成功又與鄭鴻逵部合圍泉州城,清軍漳州副將王進率援軍至,鄭軍不敵敗退。

隆武四年(1648年),南明浙江巡撫盧若騰等人來歸,鄭成功蓄積實力後再次出擊,攻克同安縣。五月,鄭軍圍攻泉州。七月,清軍靖南將軍陳泰、浙閩總督陳錦、福建提督趙國祚等轉而攻擊同安,鄭軍不敵,守將、軍民死傷無數。不久,大清援軍抵達泉州,鄭成功乃解泉州之圍,愴然退回海上。

同年,清朝江西總兵金聲桓、王得仁于江西起兵反正,清朝廣東提督李成棟亦投向永歷朝廷,使反清復明的聲勢一時大漲。隻可惜各方反清勢力在彼此沒有默契、各自為政的情況下,大多淪為地方性的抗爭。不久後,清朝壓製了江西的金聲桓、王得仁勢力;廣東李成棟軍亦于永歷三年滅亡。

永歷三年(1649年),鄭成功改奉永歷年號為正朔。後永歷帝冊封他為延平王,故亦有稱其為鄭延平者。

潮州之役

是時,閩南地區呈現混亂的局面,除了大明的官方部隊和清軍以外,到處都有土豪、山賊擁據城寨,相互爭並,並且就近向百姓課收錢糧,宛如土皇帝;相較于這些地方勢力,鄭成功擁有較完善的軍備,但卻也因為軍隊太龐大,而領土太少,面臨籌集糧餉的重大問題。永歷三年十月,鄭成功決定揮兵南下,除了打擊閩南清軍外,也打算沿路收服各地的城寨以為糧源。一個多月下來,從建虜手上攻取漳浦、雲霄等地,亦平定了達濠、霞美等寨;十一月,鄭軍攻詔安不克,乃決定轉入粵東,經分水關至潮州一帶征討不合作的零星勢力;至隔年五月之間,又第次收服了潮陽以及周邊許多山寨。

潮州守將郝尚久雖于永歷二年時就已隨李成棟反清,但其曾經襲擊施琅、鄭鴻逵的部隊,也曾經拒絕鄭成功“聯軍”的要求,並在鄭成功攻打新墟寨時派兵與鄭軍為難,與鄭成功之間素有嫌隙。永歷四年六月,鄭成功軍隊行抵潮州,便以郝尚久立場“不清不明”為由,出兵攻擊潮州。郝尚久部隊不敵鄭軍,隻好退守潮州府城;揭陽、普寧、惠來等縣盡入鄭軍之手。不久,建虜亦再次攻入廣東,使得郝尚久在潮州處于背腹受敵的情形,一氣之下便向清軍投降,引清軍進入潮州城,一同對抗鄭成功。鄭軍圍困潮州城長達三個月,除了久戰不克、士氣低落,亦面臨糧餉接濟問題,隻得于八月解潮州圍退回閩南。

奪取廈門

永歷四年(1650年),時鄭成功族叔(一說族兄)鄭彩、鄭聯的軍隊領有廈門。鄭成功退回閩南之後,為了拓展實力乃借口鄭聯在廈門橫征暴斂、使民不聊生,採取施琅的獻策用計圖取廈門。永歷四年中秋節,鄭成功趁著鄭彩離開廈門的時機,前往廈門拜訪鄭聯,鄭聯大意並未設防,慘遭刺殺身亡。不久,鄭彩得知鄭聯的死訊,更加不敢與鄭成功作對,回到廈門後便將兵權都交了出來;鄭成功親自接收了鄭彩、鄭聯大部分的部隊,並且實際取得廈門、金門作為根據地。  

廈門失守

永歷四年十一月,清軍平南、靖南二王率數萬鐵騎攻入廣州;鄭成功奉永歷帝敕南下勤王,令叔父鄭芝莞留守廈門。十二月,鄭成功抵廣東揭陽,與鄭鴻逵會師;兩人商討後,決定由鄭成功繼續率軍南下勤王,而鄭鴻逵則移師往廈門協防。同年,魯王在閣部曾櫻等人陪同下,來到廈門投靠鄭成功,被安置在金門。

永歷五年(1651年)正月,鄭成功抵南澳。二月二十五日,鄭軍艦隊于鹽州港附近遭遇風暴,鄭成功的主船險些解體、翻覆,幾乎所有船上器具,包括鼎灶都一並丟失;據記載當時船上甚至連食物都無法準備,鄭成功本人也連餓兩餐。直到隔天下午風雨漸歇,鄭成功的主副座船才得以回到岸邊與艦隊會合。此乃鄭成功本人于海上遭遇最大的一次凶險,事後鄭成功也重賞主副中軍船的兩位駕駛。

三月,鄭軍抵達廣東大星所。另一方面,清朝福建巡撫張學聖得知鄭成功的主力軍隊已經前往廣東,廈門防務松散,似有可趁之機;乃命令馬得功、王邦俊等趁虛攻擊廈門。馬得功挾持身在南安的鄭芝豹,命其交出船艦渡載清軍往廈門,並且順利在海面上擊敗鄭軍。面對清軍來襲,負責廈門防務的鄭芝莞未戰先怯,隻顧著將財物搬運至私人船上逃亡;使得清軍相當輕松就攻破廈門,並將鄭家的積蓄、裝備掠奪一空。由于事出突然,董夫人與鄭成功長子鄭經隻來得及攜帶祖宗牌位避于海上逃過一劫。清軍僥幸偷襲得逞之後,卻沒打算留在廈門與鄭軍決戰,于是滿載戰利品即返回內陸。這時趕赴廈門支援的鄭鴻逵,正好于海面遭遇返航之馬得功部隊,將其圍困,卻被馬得功威脅將害其母、兄(鄭芝龍)性命,無奈之下隻好放走馬得功。不久,鄭成功于廣東得知了廈門遭襲擊的訊息;原本他仍堅持繼續南下勤王,但終因上下將士思歸,哭聲遍聞,乃不得已班師回廈門。收復廈門後,鄭成功追究起責任,將怯戰以逃的叔父鄭芝莞斬首;而放走馬得功的鄭鴻逵則交出兵權、自請退隱白沙,不再過問政事。

永歷五年五月,鄭鴻逵麾下大將施琅處決鄭成功手下曾德,因而得罪了鄭成功,使得鄭成功決定誅殺施琅一家。施琅在友人幫助下雖逃過一命,但父親、親弟都被鄭成功處死,從此與之結下深仇。施琅逃離廈門後,決定再次向大清投降。

漳州、海澄之役

永歷五年(1651年)下半年,鄭軍在閩南小盈嶺、海澄(今龍海市)等地戰鬥,獲得了磁灶戰役、錢山戰役和小盈嶺戰役的勝利,克復平和、漳浦、詔安、南靖等地。年底,包括定西侯張名振等人皆來投靠鄭成功,使鄭軍的聲勢愈形高漲。

永歷六年(1652年)一月,海澄守將赫文興向鄭成功投降。二月,鄭軍攻長泰,清朝派遣陳錦率大軍前往救援;兩軍于江東橋展開大戰。鄭成功仗著對閩南地形較為熟識,在江東橋附近安排了許多伏兵,大敗陳錦,殲滅多數清軍,取得江東橋戰役的勝利。不久即攻下長泰。

攻克長泰之後,鄭成功集結大軍進攻漳州府城,將之層層包圍。四月,清朝為解漳州之圍,于是募集百艘船艦進犯廈門,攻鄭成功所必救。鄭成功遂派陳輝、周瑞等率領百餘艘戰艦迎擊,于崇武大敗清軍,取得崇武戰役的勝利。鄭軍在海上大捷,因而對漳州城的施壓沒有稍減;然而漳州守軍亦相當頑強,使得圍城的勢態持續超過半年。

幾個月下來,漳州城內的水糧已竭,士卒、百姓餓死者不計其數。據說當時,城中軍民互相爭奪食物,即使家中有食物者也不敢烹調,因為一旦被發現燃起炊煙的人家就會被搶,更傳說有人吃人肉的慘況發生。永歷六年九月,清軍將領固山額真(都統)金礪率領了萬人大軍開抵福建,進入泉州府;鄭成功才下令解除漳州之圍以待敵軍。鄭成功將部隊布置于江東,欲用擊敗陳錦的同樣方式,來伏擊金礪軍,但卻遭金礪固山識破,兩軍展開混戰。鄭軍于交戰失利後,隻能撤退以確保海澄、廈門的安全。

永歷七年(1653年)四月,金礪進犯海澄,與鄭成功展開激烈戰鬥。在清軍的猛烈炮火之下,鄭成功部隊損失慘重,許多部將戰死;鄭成功見軍隊士氣低落,親臨陣前喊話,也險遭炮擊。五月,鄭成功偵知清軍火葯錢糧不繼,于是誘敵決戰,趁清軍大舉渡河之際,以火攻大破金礪,取得海澄戰役的勝利,海澄得保全全。

與清議和

清軍兩度大敗後,于永歷七年八月遣使與鄭成功議和。鄭成功見軍隊征戰連年已然兵疲馬困,也想借此機會籌措糧餉,稍事休養,于是便答應與清朝談判。清廷擬封鄭成功為海澄公,並承諾給予一府(泉州府)地方安頓兵將;這樣的條件不為鄭成功所接受。

永歷八年(1654年),定西侯張名振見清軍已將軍力集中于福建,則浙、蘇地區防務勢必空虛;于是乃向鄭成功請師,率領百艘戰艦北上,圖取江南地區。張名振的北伐之師攻入長江,直達金山寺,威脅南京城;但因為後援接濟不及,隻得回師。二月,清廷再遣使與鄭成功,承諾給予興化、泉州、漳州、潮州四府地方;鄭成功以“兵馬繁多,非數省不足安插”為由,再拒絕之。八月,清又遣使往議;鄭成功的親弟鄭渡、鄭蔭也在使節之中。鄭成功稱“清朝沒有誠意”,並謂“我一日未受詔,父一日在朝榮耀”,又一次拒絕清朝提出的條件。

永歷八年,南明西寧王李定國與鄭成功聯系,希望從東、西合力進攻廣東,則明朝勢力得以合流;若再沿長江北伐,攻贛、皖、蘇各省,則復興大業有望矣。鄭成功派林察、周瑞督軍西進,卻因故延誤了與李定國的約期;致使李定國孤軍奮戰,雖克復肇慶,卻于廣州城外大敗而回。李定國本來對與鄭成功會師北伐,抱有很大期待,甚至促成李、鄭連姻來鞏固盟誼;但卻因鄭成功屢愆軍期而誤了大事,李定國對此相當失望。

永歷八年十一月,清軍漳州協守劉國軒向鄭成功投降,引鄭軍進入漳州府城;漳州總鎮張世耀見大勢已去,與以下官員盡皆向鄭軍投降。十二月,鄭軍分兵進擊,拿下同安、南安、惠安、安溪、永春、德化諸縣,軍隊進入興化地方。

永歷九年(1655年),因為永歷帝和鄭成功勢力相隔遙遠,永歷帝特準鄭成功設定六官及察言、承宣、審理等官方便施政,同時允許他委任官職,武官可達一品,文職可達六部主事。鄭成功每次拜封官員,都請朱術桂和明朝宗室在旁觀禮,以示尊重體製。鄭成功同時將廈門(當時稱中左所)改名為思明州,並建造演武亭,以便鄭成功親自督察官兵操練。

同年九月,清軍定遠大將軍和碩鄭親王世子濟度率三萬大軍入閩,會同駐閩清軍,準備進攻廈門。鄭成功決定放棄已佔領的漳、泉兩府屬邑,並拆毀城牆讓清軍無所屯扎,借此鞏固金、廈的防御。與此同時,還派遣部將率領舟師兩路進擊,一北上浙江,一南下廣東,令清軍腹背受敵、難以兼顧頭尾。北上鄭軍連戰皆捷,攻入舟山;南下鄭軍雖一度攻取揭陽,卻遭到清援軍擊潰,死傷慘重。隔年四月,濟度調集各路水師進攻廈門,于圍頭海域遭鄭軍痛擊,清軍大敗而歸。鄭軍取得泉州戰役的勝利。永歷十年(1656年)十二月,鄭成功部隊又在閩東北取得護國嶺戰役的勝利。

南征舟師返回廈門,鄭成功議處敗戰之罪,原本要將蘇茂、黃梧、杜輝一起處死,但是在眾將跪地求情之下,鄭成功決定斬首蘇茂一人,黃、杜則戴罪圖贖。後鄭成功命黃梧鎮守海澄,還特別囑咐黃梧以戴罪之身應力圖建功;但是黃梧知道鄭成功一向治軍嚴苛,害怕自己一旦再犯錯就會送命,于是便與副將蘇明商議,決定向清朝投降,獻出海澄縣城。海澄是鄭成功多年來投註了相當多人力、物力建造起來的堅固堡壘,黃梧的投降無疑給了鄭成功一大打擊。

起兵後的十多年,鄭成功的據地仍然隻以廈門、金門等沿海島嶼為主。但是鄭成功完全控製了海權,一方面深入內陸廣設商業據點〈山五商〉,開闢貨源以和外國人貿易來累積資金;一方面以此募兵(包含日本、白人、黑人等外籍傭兵)及進口盔甲、銃炮、刀劍等武器來籌備軍力、軍備;又以內陸的商業據點為基,發展情報組織洪門。1950年廈門市將市區改名為思明區,以紀念民族英雄鄭成功。

長江、南京之役

永歷十二年(1658年),鄭成功統率水陸軍十七萬與浙東張煌言會師,決定大舉北伐。大軍進入長江之前,于羊山海域遭遇颶風,損失非常慘重,隻得暫且退回廈門。

隔年,鄭成功再次率領大軍北伐,會同張煌言部隊順利進入長江,勢如破竹,接連攻克鎮江、瓜洲,接連取得定海關戰役、瓜州戰役、鎮江戰役的勝利,包圍南京。張煌言部亦收復蕪湖一帶十數府縣,江東一時震動。後因鄭成功中清軍緩兵之計,意外遭到清軍突襲,致使鄭軍大敗,損兵折將,包括甘輝、萬禮、林勝、陳魁、張英等大將皆死于是役。鄭成功兵敗後,嘗試攻取崇明縣,做為再次進攻長江的陣地,卻久攻不克,隻好全軍退回廈門。南京之戰可說是鄭成功生涯當中最重要的一役,卻是先盛後衰,以大敗收場,使鄭成功的反清大業受到致命挫折。

永歷十四年,在福建海門港(今龍海東)殲滅清軍將領達素所率水師四萬餘人,取得廈門戰役的勝利,聲威復振。

收復和建設寶島台灣

北伐南京失敗後,鄭成功所部元氣大傷,並且面臨軍糧不足的問題。為了解決大軍的後勤給養,鄭成功決定前往台灣。永歷十五年(1661年),鄭成功親率將士二萬五千、戰船數百艘,自金門料羅灣出發,經澎湖,向台灣進軍。荷蘭于台灣擁有兩大防御要塞,一為位于大員的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今台南市安平古堡),二為位于台江內陸赤崁地方的普羅民遮城。四月初一(1661年4月30日),鄭軍經由鹿耳門海道進入台江內海並于禾寮港(今台南市北區開元寺附近)登入,意圖先求取防御薄弱的普羅民遮城(Provinta,今台南赤崁樓)。隨後鄭軍在台江海域與荷蘭軍艦展開海戰,擊沉荷軍艦Hector號,取得台江內海控製權,並同時在北線尾地區擊敗荷蘭陸軍,以優勢兵力包圍普羅民遮城。不久,于四月五日(1661年5月4日)即迫使普羅民遮城守軍出降。五月二日,鄭成功改赤崁地方為東都明京,設一府二縣,以府為承天府,天興縣、萬年縣

收復台灣收復台灣

      在取得普羅民遮城做為據點之後,鄭軍隨即由海、陸兩面圍困熱蘭遮城。由于考慮到兩萬大軍的糧餉調度不易,鄭成功並沒有做持久戰的打算,一開始即對熱蘭遮城施壓,嘗試脅迫荷蘭軍隊投降。遭荷蘭大員長官揆一(Frederik Coyett)拒絕其投降要求之後,鄭成功一度下令強攻熱蘭遮城,卻遭遇荷軍極頑強抵抗,鄭軍損失慘重。由于強攻不下,加之大軍糧食短缺,使得鄭成功被迫改變策略,派出大部分的軍隊至南北各地屯田、征收錢糧,以解大軍乏糧的燃眉之急,對熱蘭遮城改採長期包圍的戰略。

鄭功成乘船鄭功成乘船

永歷十五年(1661年)七月,荷蘭東印度公司從巴達維亞調遣的援軍抵達大員,除了六百多名士兵、十一艘軍艦以外,增援部隊亦為熱蘭遮城帶來大量補給品與火葯。時鄭成功的軍力仍分散台灣各地實行任務,駐守于大員以及普羅民遮城市鎮的軍力預估不到三千,遂使荷蘭軍重新燃起反撲的希望。七月中旬,停泊于外海的荷蘭援軍遭遇強風侵襲,被迫離開大員海岸,前往澎湖躲避風雨;其中荷蘭軍艦Urck號不幸擱淺,船上人員皆遭鄭軍俘虜。此一變故,使鄭軍獲得整備的暫機,待荷蘭軍艦于八月回到大員海域時,鄭軍雖未能調回多數兵力,卻已然完成作戰的準備。八月中旬,荷、鄭兩軍于台江內海展開激烈海戰,鄭軍大獲全勝,擊沉一艘荷蘭軍艦,並奪取船隻數艘,自此荷軍喪失主動出擊的能力。

永歷十五年十二月,德籍荷蘭士官Hans Jeuriaen Rade叛逃,鄭成功在其提供之情報的幫助下,炮轟擊毀熱蘭遮城的烏特勒支碉堡,使熱蘭遮城之破終成定局。十二月八日(1662年1月28日),荷蘭大員長官揆一修書予鄭成功,表示同意“和談”。幾經談判,荷蘭人終于永歷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1662年2月9日)向鄭成功屈服,退出台灣。

鄭成功下令屯墾台灣的範圍,北達噶瑪蘭(宜蘭),南至琅嶠(恆春),後因大肚平埔族拍布拉(Papora)族大肚王與琅嶠番人的反抗而減緩擴張;鄭成功實際的統治區域大約是從二林(現彰化縣二林鎮)到茄藤(屏東縣佳冬鄉)的範圍之間。

愛新覺羅·玄燁當上清朝皇帝後,黃梧向當權者鰲拜建議“平賊五策”,內容包括長達20年的遷界令,自山東至廣東沿海廿裏,斷絕鄭成功的經貿財源;毀沿海船隻,寸板不許下水;同時殺成功之父鄭芝龍于寧古塔流徙處,(一說斬于燕京柴市口,即今府學胡同西口,圓弧時期以來的刑場);挖鄭氏祖墳;移駐投誠官兵,分墾荒地。鄭成功接連聽聞噩耗,加上在台將士水土不服人心惶惶,其子鄭經又在澎湖與乳母私通,使得鄭成功內外交逼,于永歷十六年五月(1662年6月23日)急病而亡,死前大喊:“我無面目見先帝于地下”,抓破臉面而死,年僅39歲。原葬台南近郊洲仔尾(今屬永康市)。1699年遷葬南安祖墓。

鄭成功的兒子鄭經繼續經營台灣,改東都為東寧。依陳永華之議,移植明朝中央官製,仍奉已死的南明永歷帝之正朔。後因降將施琅攻克澎湖島,因此孫子鄭克塽于1683年降清,為免台灣民眾起反抗之心,鄭氏在台諸墳悉數遭清王朝掘起遷葬內陸。

1684年4月,台灣正式納入清朝版圖,隸屬福建省,設台灣府,轄台灣縣,鳳山縣與諸羅縣,總計鄭氏政權在台灣隻有短短二十幾年的時間而已,但是因為其特殊背景,因此中國台灣、中國大陸以及日本的史界均對此關註,提出各種不同的有趣觀點。

離世歸天

預兆

逝世《台灣縣志》記載:“當國姓公臥病的當初,五月初二早,忽天昏地暗,黃風大作,初三更風雨交加,台江及安平外海波浪沖天,繼而雷震電閃,如山崩地裂,……初五日,天平雨晴了,初八日,國姓爺歸天。”

鄭成功墓

鄭克塽降清遷居燕京後,上疏表示“念台灣遠隔溟海,祭掃維艱”,請遷內地。康熙皇帝對此下詔:“鄭成功系明室之遺臣,非朕之亂臣賊子。敕遣官,護送成功及子經兩柩,歸葬南安,置守冢,建祠祀之。”並提贈挽聯:“四鎮多貳心兩島屯師敢向東難爭半壁;諸王無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五月二十二日,鄭成功父子遷葬福建省南安市康店村覆船山,附葬于七世祖鄭樂齋墳墓內。

另,民間傳說鄭克塽為了使鄭成功安眠地下,不再受幹擾,護送鄭成功靈柩從北京到固始鄭家饗堂安葬;另一方面,為了遮人耳目,又派其弟鄭克舉到福建南安刻了一塊《鄭氏附葬祖父墓志》,聲稱鄭成功附葬在“鄭氏樂齋公塋”祖墳裏。但此說並無具體證據支持。固始縣汪棚鄉鄧大廟村有鄭成功衣冠冢,真偽待考。

死因之謎

鄭成功是中國歷史上家喻戶曉的民族英雄,他曉勇善戰,令殖民者聞之喪膽。但鄭成功 就在台灣收復後不久便去世了,年僅38歲。正值壯年,卻突然暴病而亡。仔細推敲其死因 ,就會發現有許多疑點。關于鄭成功的死,同時代人如李光地、林時對、夏琳等人的筆記都 很簡單,一般是說“傷風寒”、“感冒風寒”,但一個正值壯年的人怎會輕易地被“風寒 ”奪去生命?

根據鄭成功臨終前的異常情況和當時鄭氏集團內部鬥爭的背景,有人認為鄭成功是被人 投毒殺死的,這一說法目前最引人註目。此說主要的依據有:

第一,鄭成功死前的情狀與中毒後毒性發作的症狀極似,另外,夏琳《閩海紀聞》中記 載鄭成功臨終前都督洪秉誠調葯以進,成功將葯投之于地,然後成功“頓足扶膺,大呼而殂 ”。鄭成功大概察覺出有人謀害自己,但為時已晚。

第二,鄭氏集團內部暗藏著一些危險因素。生性暴烈的鄭成功,用法嚴峻,鄭氏部下 ,包括他的長輩親族因過被處以極刑者很多,眾將人心惶惶,其中很多人在清廷高官厚祿誘 惑下叛逃,鄭氏集團內部關系極其緊張。伍遠賢所編《鄭成功傳說》一書中記述,清廷收買 內奸刺殺鄭成功,因此,如果說台灣島上一直有人企圖謀害鄭成功,極有可能是以清廷作為 背景。

第三,一個重大疑點是馬信神秘地死去。馬信是清降將,後來成為鄭成功的親信,鄭成 功去世當天,由他薦一醫師投葯一帖,夜裏鄭成功死去,他本人也突然無病而卒。照李光地 的說法,馬信在鄭成功去世的第二天就死去,江日升《台灣外紀》中記載,其死期距鄭成功 去世僅僅5天。因此馬信可能直接參與謀害鄭成功的活動,但後來又被人殺害以滅口。

人物爵位

忠孝伯- 受封于隆武二年三月(1647年)威遠侯- 受封于永歷二年十月(1648年)漳國公- 受封于永歷三年七月(1649年)延平王- 永歷帝于永歷八年八月(1654年)敕封鄭成功為延平王,鄭成功謙辭不受。九年四月(1655年)永歷再次下詔並齎延平王冊印至廈門,鄭成功乃不再推辭受封為延平王。[10] 潮王(辭未就)- 永歷帝于十一年十一月(1657年)敕封鄭成功為潮王,鄭成功謙無功辭不敢受。潮武王(追謚)- 1681年(永歷三十五年)四月鄭克塽追謚其祖父為潮武王(郭弘斌鄭氏東寧王朝年表)。

鄭成功銀幣鄭成功銀幣

詩詞作品

鄭成功是一代儒將,不光寫得一手好字,詩詞也寫得極好,可惜英年早逝,傳世之作極少。

春三月至虞謁牧齋師同孫愛世兄遊劍門

西山何其峻,嘎岩暨穹蒼。

藤垂澗易陟,竹密徑微涼。

煙樹綠野秀,春風草路香。

喬木倚高峰,流泉掛壁長。

仰看仙岑碧,俯首菜花黃。

濤聲怡我情,松風吹我裳。

靜聞天籟發,忽見林禽翔。

夕陽在西嶺,白雲渡石梁。

嗽齶爭峽蟣,青翠更蒼茫。

興盡方下山,歸鳥宿池傍。

越旬日復同孫愛世兄遊桃源澗

閒來涉林趣,信步渡古原。

松柏夾道許,瞻盼無塵喧。

清氣蕩胸臆,心曠山無言。

行行過草廬,瞻仰古人園。

直上除荊棘,攀援上桃源。

桃源何秀突,風清庶草蕃。

仰見浮雲馳,俯視危石蹲。

拭石尋舊遊,隱隱古跡存。

借問何朝題,宋元遑須論。

長嘯激流泉,層煙斷屐痕。

遐邇欣一覽,錦締羅江村。

黃鳥飛以鳴,天凈樹溫溫。

遠色夕以麗,落日艷危墩。

顧盼何所之,灑然滅塵根。

歸來忘所歷,明月上柴門。

孟夏草木長,林泉多淑氣。

芳草欣道側,百卉皆鬱蔚。

乘興快登臨、好風襲我襟。

濯足清流下,晴山綠轉深。

不見樵父過,但聞牧童吟。

寺遠忽聞鍾,杳然入林際。

聲盈白雲飛,誰能窺真諦?

真諦不能窺,好景聊相娛。

相娛能幾何?景逝曾斯須。

胡不自結束,入洛索名妹。

《復台》開闢荊榛逐荷夷,十年始克復先基。田橫尚有三千客,茹苦間關不忍離。

《出師討滿夷自瓜州至金陵》縞素臨江誓滅胡,雄師十萬氣吞吳。試看天塹投鞭渡,不信中原不姓朱。

官位

宗人府宗正協理宗人府事

提督禁旅、儀同駙馬都尉御營御武副中軍勛戚、總統御營軍務招討大將軍

家族成員

高祖父

鄭榮(樂齋公)

曾祖父

鄭瑢(西庭公, 另一說鄭王容)

祖父

鄭士表(另一說鄭紹祖),字毓程,號象廷,福建泉州府南安石井鄉人。

鄭芝龍,又名一官,號飛黃。為明末時期東南沿海武力海商集團之領導人,因從事海上貿易而致富,並組織強大的武力做為後盾,為後來鄭氏王朝抗清實力的奠基人,後歸降清朝。

田川氏(1601年-1646年)日本九州平戶川內浦人。名不詳(平戶傳說,名“松”,音マツ,matsu)。她生于田川家,後來母親改嫁給從中國福建泉州移民到平戶的華人鐵匠翁翊皇,她也成為翁翊皇的繼女,因而亦作翁氏、翁太妃。

妻妾

董氏,名“友姑” ,一作“酉姑”,福建惠安進士禮部侍郎董颺先侄女。鄭經生母。

妾無數。有六人,姓名不詳,在羊山被清兵淹死。

兄弟

田川七左衛門,鄭芝龍實際上的次子,所以又被稱為田川次郎左衛門。七左衛門一生未離開日本,兩個兒子分別姓“鄭”及“福住”。鄭渡(清史稿作鄭世忠),鄭芝龍次子。 鄭恩(清史稿作鄭世恩),鄭芝龍三子,字恩慶。鄭蔭(清史稿作鄭世蔭),鄭芝龍四子。 鄭襲(清史稿作鄭世襲),鄭芝龍五子,號葵庵。康熙年間投誠,欽命榮祿大夫頭等兼管內閣大臣。鄭世默(見于清史稿),鄭芝龍六子。後與父親一同就戮。

子女

鄭經,鄭成功長子,字元之,號式天,乳名錦。繼承父親延平郡王、招討大將軍之官爵;在英國東印度公司的紀錄中被稱為“台灣國王”。

鄭聰,鄭成功次子,字哲順,號怡堂。康熙二十二年,授三品之職。

鄭明,鄭成功三子,字哲熙,號熙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鄭睿,鄭成功四子,字哲聖,號聖之。被清兵淹死。

鄭智,鄭成功五子,字哲錫,號錫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鄭寬,鄭成功六子,字哲碩,號碩之。不知所終。

鄭裕,鄭成功七子,字哲益,號益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鄭溫,鄭成功八子,字哲念,號念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一說,被清兵淹死。

鄭柔,鄭成功九子,字哲能,號能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鄭發,鄭成功十子,字哲奮,號奮之。被清兵淹死。

鄭克臧,鄭經長子,娶陳永華之女為妻。克臧原為鄭氏王位的第一繼承人,但遭到馮錫範等人殺害,得年僅十六。

鄭克塽,鄭經次子,諱秦,字實弘,號晦堂,娶馮錫範之女為妻。繼承父親延平郡王、招討大將軍之官爵,于1683年降清,結束鄭氏王朝于台灣二十一年的統治。

鄭克舉,鄭經子,鄭克爽降清後面請康熙帝準克舉敘官。

後人

分布在日本、台灣和福建南安市石井鎮。 

台灣知名魚類學家鄭守讓(原名鄭明能)是鄭成功的九世孫(鄭成功第六子鄭寬後代)。

詩人鄭愁予(原名鄭文韜)乃鄭成功裔孫。

鄭成功第十一代侄孫福住邦夫,是日本人。由此說明,也有不少鄭氏子孫目前生活在日本。

曾獲封號

宗人府宗正協理宗人府事

提督禁旅、儀同駙馬都尉

御營御武副中軍勛戚、總統御營軍務,招討大將軍忠孝伯 - 受封于隆武二年三月(1647年)

威遠侯 - 受封于永歷二年十月(1648年)

漳國公 - 受封于永歷三年七月(1649年)

延平王 - 明昭宗于永歷八年八月(1654年)敕封鄭成功為延平王,鄭成功謙辭不受。九年四月(1655年)昭宗再次下詔並齎延平王冊印至廈門,鄭成功乃不再推辭受封為延平王。[20]

潮王(辭未就) - 永歷十一年十一月(1657年)敕封為潮王,鄭成功謙以無功辭不敢受。

潮武王(追謚) - 永歷三十五年(1681年)四月鄭克塽追謚其祖父為潮武王(郭弘斌鄭氏東寧王國年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