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和下西洋 -明朝歷史事件

鄭和下西洋

鄭和下西洋是指明成祖朱棣命三寶太監鄭和從 太倉的劉家港起錨[1] (今江蘇太倉市瀏河鎮),率領200多艘海船、2.7萬多人遠航西太平洋和印度洋拜訪了30多個包括印度 洋的國家和地區,曾到達過爪哇、蘇門答臘、蘇祿、彭亨、真臘、古裏、暹羅、榜葛剌、阿丹、天方、左法爾、忽魯謨斯、木骨都束等三十多個國家,最遠曾達非 洲東部,紅海、麥加。加深了明朝和南洋諸國(今東南亞)、西亞、南亞等的聯系。

鄭和下西洋是中國古代規模最大、船隻最多(240多艘)、海員最多、時間最久的海上航行,比歐洲多個國家航海時間早幾十年,是明朝強盛的直接體現。鄭和的航行之舉遠遠超過將近一個世紀的葡萄牙、西班牙等國的航海家,如麥哲倫、哥倫布、達伽瑪等人,堪稱是“大航海時代”的先驅,也是唯一的東方人,他更早迪亞士57年遠赴非洲。 

鄭和下西洋的目的眾說紛紜,一說宣揚大明威德,《明史·鄭和傳》中記載:“且欲耀兵異域,示中國富強”這是可信性較高的觀點。一說尋找建文帝朱允炆,《明史·鄭和傳》中記載:“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覓蹤跡。”一說發展貿易,正史稱鄭和下西洋使“國用羨俗”、“寶物填溢”。[2] 另有包抄帖木兒帝國、 掃蕩張士誠舊部、解決軍事復員問題等說法。

  • 中文名稱
    鄭和下西洋
  • 時間
    明朝永樂三年(1405年)至宣德八年(1433年)
  • 主要人物
    鄭和
  • 次數
    7次
  • 船隻
    一次200多艘
  • 船員
    一次達2.7萬人

事件簡介

1405年7月11日﹙明永樂三年﹚明成祖命鄭和率領龐大的二百四十多艘海船、二萬七千四百名船員組成的船隊遠航,訪問了30多個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國家和地區,加深了中國同東南亞、東非的友好關系。每次都由蘇州劉家港出發,一直到1433年﹙明宣德8年﹚,他一共遠航了有七次。最後一次,宣德八年四月回程到古裏時,在船上因病過逝。民間故事《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將他的旅行探險稱之為三寶太監下西洋。

鄭和下西洋鄭和下西洋

鄭和一行歷次出使,每到一地,均首先向當地國王或酋長宣讀詔敕,其次則對其王、妃、臣、僚等加以賞賜,如前述之金幣及錦綺紗羅等物,以後,當地國王或酋長或有所貢納。最後,則為鄭和一行將所帶貨物交換當地土產。

鄭和曾到達過爪哇、蘇門答臘、蘇祿、 彭亨、真臘、古裏、暹羅、阿丹、天方、左法爾、忽魯謨斯、木骨都束等三十多個國家,最遠曾達非洲東岸,紅海、麥加,並有可能到過澳大利亞。

歷史背景

歷史條件

1.中國唐宋元朝以來發達的造船技術;

2.羅盤,火炮等技術的不斷發展,為大規模的遠洋航行提供了安全保障。

3.永樂帝朱棣宣揚大國國威,出于政治目的的需要。

4.中國的元朝的遠洋貿易傳統,元朝時中國的遠洋貿易非常發達,擁有當時世界上貿易量最大的幾個港口和世界上最強大的海軍和大量的民船和商船,為後來的明朝航海奠定了基礎。

5.明朝的封建中央集權製度能夠調動力量辦大事,能提供經濟上的支持和軍事力量保障;

6.鄭和船隊上的海員、明朝軍隊士兵、翻譯官等人的共同努力。

鄭和是世界歷史上的偉大航海家。英國前海軍軍官、海洋歷史學家孟席斯(Gavin Menzies)出版了《1421年中國發現世界》 ,認為鄭和船隊先于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大洋洲等地。1405年之後的28年間,鄭和七次奉旨率船隊遠航西洋,航線從西太平洋穿越印度洋,直達西亞和非洲東岸,途經30多個國家和地區。他的航行比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早87年,比達·伽馬早92年,比麥哲倫早114年。在世界航海史上,他開闢了貫通太平洋西部與印度洋等大洋的直達航線。600年前,從1405年開始,在28年間,鄭和率領中國大明皇朝的200多艘船航行在世界海域上,造訪各國。據英國著名歷史學家-哈佛大學的李約瑟博士估計,1420年間中國明朝擁有的全部船舶,應不少于3800艘,超過當時歐洲船隻的總和。今天的西方學者專家們也承認,對于當時的世界各國來說,鄭和所率領的艦隊,從規模到實力,都是無可比擬的。

航海目的

⒈宣揚明朝國威(政治目的);

⒉擴展朝貢貿易(經濟目的);

⒊尋找失蹤的建文帝(奉皇帝之命);

⒋出海目的是為迎佛牙;

⒌加強同海外各國的聯系;

6.為使明朝及各國友好相處。

皇位繼承方面

燕王朱棣以“靖難”之名,最後攻下國都南京,建文帝朱允炆火燒皇宮,不知所終。朱棣繼位稱帝,改元永樂,但對于建文帝的失蹤以及遺臣逃散各地可能仍有掛懷。明朝歷史文獻裏,留有一些建文帝可能沒有被燒死,而逃亡海外之傳言,甚至有說出家于二十年後,返北京之故事。所以,有人認為永樂帝派鄭和下西洋之一主因為追尋建文帝。此種說法不一定成立,因為鄭和每次出使海外都是那麽浩浩蕩蕩,建文帝若亡命海外,當聞風而躲藏起來,大規模下西洋尋建文帝絕非有效之方法。而絕大多數學者已不相信此說。但歷史小說常常為了戲劇化,尚強調此可能。

政治方面

永樂帝在位24年間,中國西北部的蒙古舊部繼續對明朝產生危機,永樂帝還親征幾次,並在最後一次征途中去世。所以,有人認為永樂派鄭和下西洋是為安定海外,使永樂沒有後顧之憂,以利明朝專註防御北方之亂。

但此說不可能成立,因為當時海外諸國武力都不強,沒有攻侵明朝海域之可能。

另有一說是,下西洋是為控製遺存在中南亞及印度北境之蒙古汗國。這也不可能,因在永樂年初,此國之可汗死亡,對明朝已沒有威脅。

鄭和七次下西洋,碰到三次戰役,其一為幫助某一小國政權轉換,一為某國想偷襲鄭和船隊,一為海盜集團,三者都是小戰役(下篇會再詳述)。有人依此視為鄭和下西洋有當“國際警察“之作用。但這些隻是順途發生事件,不可能是主要動機或目的。鄭和碑文有言“及海外邦、番王不恭者生擒之。蠻寇之侵略者剿滅之,由是海清寧,番人仰賴者“,可證實此言。

外交方面

西洋各國對于鄭和龐大百艘巨舶及數萬兵士,浩浩蕩蕩迫臨其海域,當然會有小巫見大巫,戰戰兢兢之感。所以“揚威躍武“作為永樂派鄭和下西洋之主要目的之一是很可了解的,並被絕大多數研究者所接受的。

但若隻為海外展示國力,對明成祖有何大利益呢?何需花費那麽大的經費及軍力呢?故“揚威躍武“不可能是永樂帝的“終極“目的。

因為下西洋七次中,鄭和沒有佔領任何一個國家或城池。故近二十年來,常常有人倡言:鄭和下西洋是“和平之旅“。但這是表面、膚淺、“自吹自擂“,“自己往臉上貼金“之說而已。想想西洋小國會認為這是“和平“之舉嗎?

其實,鄭和的寶船每次都載了許多寶物,送給每一個訪國之國王,做為“禮物“。並且許多國家也都派使者或皇帝本人,乘鄭和寶船並帶了其國之特產珍奇,返回明都進貢。這些外國使者來中國後,過些時間要鄭和船送他們返國,並帶回更多的“禮物“。所以永樂年間,海外朝貢國家由洪武帝年間之幾國,增至30餘國。其中滿剌加(今馬六甲)和浡泥(今北加裏曼丹和汶萊一帶)兩國與明朝的關系最為密切。[5]永樂死後,下西洋事停止六、七年,以前朝貢國就不來了。宣帝初年,希望有外國來朝貢,才有第七次之行。

再者,這共28年間七下西洋,等于平均每四年一次,一次出使往返要兩年,故約有一半年月,鄭和船隊絡繹不絕之中國至西洋之間。為什麽要如此頻繁呢?

綜觀之,明初永樂之“外交“實是現代“金錢外交“之歷史先例而已。

貿易方面

西洋諸國,對明朝出品之陶瓷、絲綢、錢幣等等,都極喜愛,永樂年間確也利用鄭和下西洋之官船,載運這些貨品到海外。在返程中,鄭和官船亦購買或交換一些中國所缺之香料,染料,寶石,象皮,珍奇異獸等等。所以下西洋當然有某程度中外兩方貿易作用。但若貿易是主要目的,何需建造寶船二、三百艘及每次派二、三萬人(官兵)?古今所有商船都設法用最少的船員,空出最大的船上空間做為載物之用,以增加其利潤。鄭和船隊與一船商船隊是背道而馳的。故學界所慣用“朝貢貿易“為鄭和下西洋動機之說,是把“貿易“重要性過于誇大了。

文化方面

原為中國東南沿海區的媽祖海神,保佑船事之信仰對鄭和下西洋人員是很重要的。因為訪問西洋各國有七次之多,媽祖信仰也借助此航行,傳播到南洋諸國。這是下西洋文化方面最值得提及的,也是影響至今的。但這些相互海事與宗教信仰之發展,是下西洋之成果而非其動機。

航海裝備

在鄭和下西洋的船隊中,有五種類型的船舶。

寶船

第一種類型叫"寶船"。最大的寶船長四十四丈四尺,寬十八丈,載重量八百噸。這種船可容納上千人,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船隻。它的體式巍然,巨無匹敵。它的鐵舵,須要二,三百人才能舉動。據《明史》 《鄭和傳》記載,鄭和航海寶船共63艘,最大的長44丈4尺,寬18丈,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海船,折合現今長度為151.18米,寬61.6米。船有四層,船上9桅可掛12張帆,錨重有幾千斤,要動用二百人才能啓航,一艘船可容納有千人。 《明史•兵志》又記:“寶船高大如樓,底尖上闊,可容千人”。

寶船寶船

馬船

馬船馬船

第二種叫"馬船"。馬船長三十七丈,寬十五丈。

糧船

第三種叫"糧船"。它長二十八丈,寬十二丈。

糧船糧船

水船

第四種叫"水船",長二十四丈,寬九丈四尺。

戰船

第五種叫"戰船",長十八丈,寬六丈八尺。可見,鄭和所率領船隊的船隻,有的用于載貨,有的用于運糧,有的用于作戰,有的用于居住。分工細致,種類較多。我們可以說,鄭和的船隊是一支以寶船為主體,配合以協助船隻組成的規模宏大的。

戰船戰船

航海歷程

第一次下西洋

永樂三年六月十五日(1405年7月11日)從南京龍江港啓航,經太倉出海,永樂五年九月初二(1407年10月2日)回國。第一次下西洋人資料載有27800人

第二次下西洋

永樂五年九月十三日(1407年10月13日)出發,到達汶萊、泰國、高棉、印度等地,在錫蘭山迎請佛牙,隨船帶回,永樂七年夏(1409年)回國。第二次下西洋人資料載有27000人。

第三次下西洋

永樂七年九月(1409年10月)從太倉劉家港啓航,姚廣孝、費信、馬歡等人會同前往,到達越南、馬來西亞、印度等地,回國途中訪錫蘭山,永樂九年六月十六(1411年7月6日)回國。

第四次下西洋

永樂十一年十一月(1413年11月)出發,隨行有通譯馬歡,繞過阿拉伯半島,首次航行東非麻林迪,永樂十三年七月初八(1415年8月12日)回國。同年11月,麻林迪特使來中國進獻“麒麟”(即長頸鹿)。

第四次下西洋人資料載有27670人。

第五次下西洋

永樂十五年五月(1417年6月)出發,隨行有蒲壽庚的後代蒲日和,途經泉州,到佔城、爪哇,最遠到達東非木骨都束、卜喇哇、麻林等國家,永樂十七年七月十七(1419年8月8日)回國。

第六次下西洋

永樂十九年正月三十日(1421年3月3日)出發,往榜葛刺(孟加拉),史載“于鎮東洋中,官舟遭大風,掀翻欲溺,舟中喧泣,急叩神求佑,言未畢,……風恬浪靜”,中道返回,永樂二十年八月十八(1422年9月2日)回國。永樂二十二年,明成祖去世,仁宗朱高熾即位,以經濟空虛,下令停止下西洋的行動。

第七次下西洋

寶船從龍江關出水。宣德五年閏十二月初六(1431年1月從龍江關(今南京下關)啓航,返航後,鄭和因勞累過度于宣德八年(1433年)四月初在印度西海岸古裏去世,船隊由太監王景弘率領返航,宣德八年七月初六(1433年7月22日)返回南京。第七次下西洋人資料載有27550人。

船隊編製

鄭和下西洋的船隊是一支規模龐大的船隊,完全是按照海上航行和軍事組織進行編成的,在當時世界上堪稱一支實力雄厚的海上機動編隊.很多外國學者稱鄭和船隊是特混艦隊、鄭和是海軍司令或海軍統帥.著名的國際學者,英國的李約瑟博士在全面分析了這一時期的世界歷史之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明代海軍在歷史上可能比任何亞洲國家都出色,甚至同時代的任何歐洲國家,以致所有歐洲國家聯合起來,可以說都無法與明代海軍匹敵.”

寶船寶船

1、人數眾多,組織嚴密

鄭和下西洋船隊,是根據海上航行和擔負的任務,採用軍事組織形式組建的.首先,人數多鄭和下西洋的人數,史料上有明確記載的有4次.第一次:27800;人第二次:27000人;第四次:27670人;第七次:27550人。我們可以初步判斷:鄭和每次下西洋人數在27000人以上.約明朝軍隊5個衛,每個衛5000-5500人;從現在看到的《武職簿》,主要是來自沿海衛所.當時西方哥倫布、達伽馬、麥哲倫航海的人數:分別在90-1500人之間;170多;265人.我這裏不是單純地談數量,而是說明一個科學道理,航海人數的多少,反映了一種實力,尤其是在古代社會,它需要各方面物質保障,很不容易.[1]

2、船隊編製由舟師、兩棲部隊、儀仗隊三個序列編成.

根據我們海軍專業人員多年研究,鄭和船隊由舟師、兩棲部隊、儀仗隊三個序列編成.舟師就是現在的艦艇部隊,基本單位戰船,它們被組成編隊,叫前營、後營、中營、左營、右營;兩棲部隊用于登入行動;儀仗隊擔任近衛和對外交往時的禮儀,庄嚴威武.按照下西洋的任務,鄭和船隊人員主要有五個部分:指揮部分、航海部分、外交貿易部分、後勤保障部分、軍事護航部分.指揮部分:整個船隊的中樞,對航行、外交、貿易、作戰等進行指揮決策.鄭和職務是欽差正使總兵太監;航海部分:航海業務、修船的、預測天氣的等;外交貿易部分:外交禮儀的、進行貿易的、聯絡翻譯的;後勤保障部分:管理財務的、後勤供應的、起草文書的、醫務人員等;軍事護航部分:負責航行安全和軍事行動的.   從對鄭和船隊人員組成研究,編製是完善的、嚴密的,體現了古代中國人民豐富航海經驗,確保鄭和下西洋的實現.

航海技術

根據《鄭和航海圖》,鄭和使用海道針經(24/48 方位指南針導航)結合過洋牽星術(天文導航),在當時是最先進的航海導航技術。鄭和的船隊,白天用指南針導航,夜間則用觀看星鬥和水羅盤定向的方法保持航向。由于對船上儲存淡水、船的穩定性、抗沉性等問題都作了合理解決,故鄭和的船隊能夠在“洪濤接天,巨浪如山”的險惡條件下,“雲帆高張,晝夜星馳”,很少發生意外事故。白天以約定方式懸掛和揮舞各色旗帶,組成相應旗語。夜晚以燈籠反映航行時情況,遇到能見度差的霧天下雨,配有銅鑼、喇叭和螺號也用于通訊聯系。

鄭和下西洋鄭和下西洋

天文航海技術

中國很早就可以通過觀測日月星辰測定方位和船舶航行的位置.鄭和船隊已經把航海天文定位與導航羅盤的套用結合起來,提高了測定船位和航向的精確度,人們稱“牽星術”.用“牽星板”觀測定位的方法,通過測定天的高度,來判斷船舶位置、方向、確定航線. 這項技術代表了那個時代天文導航的世界先進水準.

地文航海技術

鄭和下西洋的地文航海技術,是以海洋科學知識和航海圖為依據,運用了航海羅盤、計程儀、測深儀等航海儀器,按照海圖、針路簿記載來保證船舶的航行路線.航行時確定航行的線路,叫作針路,羅盤的誤差,不超過2.5度.

《鄭和航海圖》

《鄭和航海圖》得以傳世,多虧明代晚期作者茅元儀收錄在《武備志》中.原圖呈一字形長卷,收入《武備志》時改為書本式,自右而左,有圖20頁,共40幅,最後附“過洋牽星圖”二幅.海圖中記載了530多個地名,其中外域地名有300個,最遠的東非海岸有16個.標出了城市、島嶼、航海標志、灘、礁、山脈和航路等.其中明確標明南沙群島(萬生石塘嶼)、西沙群島(石塘)、中沙群島(石星石塘),1947年民國政府內政部以鄭和等命名南海諸島礁,紀念這位偉大的航海家.

《鄭和航海圖》是世界上現存最早的航海圖集.該圖與同時期西方最有代表性的波特蘭海圖相比,《鄭和航海圖》製圖的範圍廣,內容豐富,雖然數學精度較其低,但實用性勝過波特蘭海圖.英國李約瑟在《中國科技史》一書中指出:關于中國航海圖的精確性問題,米爾斯(Mills)和布萊格登(Blagdon)曾作了仔細的研究,他們二人都很熟悉整個馬來半島的海岸線,而他們對中國航海圖的精確性作出了很高的評價。

航程介紹

航程概況

鄭和下西洋,從南京出發,在江蘇太倉劉家港集結,沿海南下,在福建長樂太平港停泊,等候太平洋西北季風,11—12月,季風來了,便穿過台灣海峽和南海,第一站到達佔城,再到東南亞各國,進入印度洋。前三次主要在印度以東,最遠到達古裏。它是古代東西方海上貿易的重要港口。第四次開始到達西亞、東非地區。有學者對航線進行了認真的研究,認為鄭和重要航線有56條,航線總長15000英裏。

開闢新航線

鄭和下西洋,使中國的遠洋航行出現了實質性的突破,開闢了一些新航線,形成了多點交叉的海上交通網路。如開闢了古裏到溜山到東非索馬利亞摩加迪沙(木骨都束)、卜喇瓦、肯亞的麻林地。並向南航行到比剌(莫三比克港)、孫剌(今索法拉港)。分船隊進入了德拉戈阿港附近附近的南非風暴區,遠遠超過了季風航行的要求。鄭和下西洋的航線從航海發展史角度看,比較成熟,具有創新性的突破,為以後的航海奠定了堅實基礎。

航程意義

鄭和下西洋具有歷史性的突破,他的航線從西太平洋穿越印度洋,直達西亞和非洲東岸,到達南端的好望角,也就是說抵達了大西洋,涉及三大洋,為此前的中國航海史上所沒有,在世界航海史上也居于領先地位。比達伽馬繞過好望角到達印度、麥哲倫完成環球航行要早83年和107年,在當時靠木船、僅憑借自然的風力航行,克服海上種種困難是非常了不起的。不僅要有航海技術、造船技術、航海經驗,掌握海洋知識,而且也需要勇氣和探險精神。

使命功績

鄭和下西洋是一種小組行為,鄭和船隊是一支強大的戰略力量。明政府派遣鄭和船隊下西洋顯然是從當時國家利益(包括皇帝的意志)和國家需要出發。鄭和下西洋的使命和功績概括起來,主要包括4個方面:

推行和平外交,穩定東南亞國際秩序

鄭和下西洋前,中國周邊的國際環境動蕩,主要表現在東南亞地區各國相互猜疑,互相爭奪。當時東南亞兩個最大的國家爪哇、暹羅對外擴張,欺壓周邊一些國家,威脅滿剌加、蘇門答剌、佔城、真臘,甚至在三佛齊,還有殺害明朝使臣的,攔截向中國朝貢的使團;再一個海盜猖獗,橫行東南亞、南亞海上,十分囂張,海上交通線得不到安全保障。這些不穩定的因素,一方面直接影響中國南部的安全,一方面極大影響了明朝的國際形象,不利于明朝的穩定和發展。在這種情勢下,明朝皇帝採取了“內安華夏,外撫四夷,一視同仁,共享太平”和平的外交政策。派遣鄭和率領船隊下西洋通過各種手段,調解和緩和各國之間矛盾,維護海上交通安全,從而把中國的穩定與發展同周邊聯系起來,嘗試建立一個長期穩定的國際環境,提高明王朝的國際威望。所以從明朝派遣鄭和的使命可以看出是實現和平的使命。

鄭和下西洋調解矛盾,平息沖突,消除隔閡,有利于周邊的穩定,維護了東南亞、南亞地區穩定和海上安全,提高了明朝的聲望。所以,可以看出鄭和的船隊有強大的軍事實力,但不是用于侵略擴張,而是用于實現和平目的。在當時國際環境條件下,陳祖義幾千人,阿烈苦奈兒上萬人,沒有強大軍事實力做後盾,是難以實現和平的。李約瑟評價:東方的航海家中國人從容溫順,不記前仇,慷慨大方,從不威脅他人的生存,雖然有恩人自居;他們全副武裝,卻從不征服異族,也不建立要塞。

震懾倭寇,牽製蒙元勢力,維護國家安全

當時,威脅明朝安全的主要來自兩個方向:東部海上的倭寇,北方的蒙元殘餘勢力和西北的帖木兒帝國。中國倭寇最早出現在元朝末年,日本國內發生內戰,部分武士和浪人為了生存便到中國沿海搶劫,到明初朱元璋時期,非常猖獗。當時明朝剛剛建立,國內還不穩定,所以集中精力安內,國防上採取被動的防御戰略,在沿海省份設立衛所,在北方修長城和派兵屯邊。

朱棣時期,陸海兩方面對明朝的安全構成了嚴重威脅,改變了被動防御戰略,主動出機,陸上方向實施遷都、親征漠北;海上方向組建了鄭和舟師,震懾和打擊倭寇和反明勢力,並從海上實施戰略包抄,對西北方向進行戰略上的牽製,從而減輕明朝北部的壓力,減少老百姓負擔。

發展海外貿易,傳播中華文明

鄭和下西洋的使命主要是政治目的,同時也帶有一定的經濟目的,國家實施這麽大的戰略行動,它是多方面考慮的。在鄭和船隊下西洋過程中展開許多貿易活動,主要有三種形式:

第一種朝貢貿易。這種貿易是鄭和下西洋貿易活動的基本形式,帶有封建宗主國的性質。它通過這種形式獲得這些小國對明朝宗主地位的認可,這是朝貢貿易的政治目的。當時各國都積極到中國來朝貢,一方面得到明朝的庇護,一方面得到的豐厚賞賜。據統計,永樂在位22年,與鄭和下西洋有關的亞非國家使節來華共318次,平均每年15次,盛況空前。更有汶萊、滿剌加、蘇祿、古麻剌朗國4個國家先後7位國王親自率團前來,最多一次有18個國家朝貢使團同時來華,還有3位國王在訪問期間在中國病逝,他們遺囑要托葬中華。明朝都按照王的待遇厚葬。

第二種官方貿易。是鄭和下西洋的重要內容,它是在雙方官方主持下與當地商人進行交易,是明朝擴大海外貿易的重要途徑。鄭和船隊除了裝載賞賜用的禮品外,還有中國的貨物,如銅錢、絲綢、瓷器、鐵器等。這種貿易可以用明代銅錢買賣,多數以貨易貨。最有影響的是擊掌定價法。在印度古裏國,中國船隊到達後,由當地的代理人負責交易事宜,將貨物帶到交易場所,雙方在官員主持下當面議價定價,一旦定下,決不反悔。雙方互相擊掌表示成交。這種友好的貿易方式,在當地傳為美談。鄭和下西洋期間,尤其是後幾次下西洋貿易規模擴大,遵循的平等自願,等價交換,具備了國際貿易的一些基本原則。

第三種民間貿易。這種貿易一定程度上是在鄭和下西洋貿易活動的帶動下出現的。它不是通過官方,而是由商人或民間自發性展開的。鄭和下西洋消滅海盜,維護了海上安全,開闢了航線,促進和刺激了民間貿易。據有學者研究,鄭和使團不禁止下西洋官兵帶一些中國貨物在沿途進行交換。東南亞百姓對中國絲綢、瓷器、工具非常喜歡,鄭和船隊一到都爭先恐後的劃船或到碼頭交易,有的還請官兵到當地的集市設攤交易。當時中國主要輸出的瓷器、絲綢、茶葉、漆器、金屬製品、銅錢等,中國換回的主要是珠寶、香料、葯材、珍奇動物等,當時中國從海外進口100斤胡椒,當地價值1兩,回到國內出售20兩,利潤豐厚。

鄭和下西洋進行的貿易活動有政治行為的貿易,也存在經濟行為的貿易。鄭和下西洋所到之處,不僅進行海外貿易,還傳播先進的中國的文化。當時東南亞、南亞、非洲一些國家和地區社會發展比較落後,非常向往中華文明。朱棣派遣鄭和下西洋還肩負了“宣教化于海外諸番國,導以禮儀,變其夷習”的使命。鄭和出色將中華文明遠播海外,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寫下了新的篇章。鄭和下西洋傳播中華文明的內容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中華禮儀和儒家思想、歷法和度量衡製度、農業技術、製造技術、建築雕刻技術、醫術、航海造船技術等。現在在海外還流傳許多鄭和的故事。在馬來西亞有三寶山、三寶井,印尼有三寶壟、三寶廟,留下鄭和遺跡,表達了當地人民對這位傳播中華文明的先驅的敬意。

開拓海洋事業,鋪平亞非航路

海洋是生命的搖籃,佔據著地球表面積70.8%,擁有著豐富的資源。自古以來,是人類生產和生活的空間,對人類社會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也與我們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和盛衰休戚相關。我們的祖先早期創造了龍山和百越海洋文化,15世紀初,鄭和大規模遠航活動,把中國古代的海洋事業推向發展高峰,對人類的海洋文明做出了重要貢獻。主要表現在:

一是開闢了亞非的洲際航線,為西方人的大航海鋪平了亞非航路。當葡萄牙的航海家達加馬沿非洲西海岸繞過好望角,抵達東非海岸時,當地人就告述幾十年前中國人曾幾次來到這裏。他們在阿拉伯領航員的幫助下,沿著鄭和船隊開闢的航線順利到達了印度。

二是對西太平洋和印度洋進行了一些海洋考察,蒐集和掌握了許多海洋科學資料。《鄭和航海圖》就是通過大量海洋調查繪製的。這種海洋考察活動比世界記載最早的1872年——1876年英國的“挑戰者”號進行海洋調查早了400多年。

三是對航海區域進行了戰略布局。鄭和下西洋根據其使命和掌握的海洋知識,在遼闊的海外選擇了佔城、滿剌加、舊港、古裏、忽魯莫斯等地作為海洋發展的重點區域,有利于擴大海外交通和貿易範圍。

鄭和下西洋在海洋事業上還有許多貢獻。鄭和的功績是輝煌的,屬于中國,也屬于世界。他從30多歲開始,前後28年獻身海洋,最後一次下西洋時,已經60歲了,為了中外文化交往和航海事業,他毅然率領船隊出使,這次他再沒有回來,病逝在印度的古裏,時年62歲,永遠的長眠在他開闢的和平的道路上。在群星璀璨的中華英傑中,鄭和不但以先于西方人航海,勝于西方人的航海技術受到國際社會的關註;我覺得人們關註和研究他的最主要層面,恐怕是鄭和所代表的一種文化精神:一種中國人不畏艱險,征服自然的價值趨向,一種開啟國門走向世界進行文化交流的決心。鄭和這種敬業獻身報效國家的精神是永存的,凝聚著中華民族開放進取、和平友好、交流合作、經略海洋和敢為天下先的優秀品德,是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值得後人繼承和弘揚,推進人類的文明。

社會爭論

肯定派

(1)認為明史基本上正確,因為南京靜海寺鄭和殘碑所記“兩千料海船”,不是“寶船”,而是較小的“戰座船”。

對南京鄭和造船廠的考古,發掘出一根約15米長的舵,和明史所述寶船大小相符。南京鄭和造船廠的船塢寬可容20丈。伊本•白圖泰(ibn Battuta)(1304-1377年)遊記中早已紀錄中國巨大的12張帆可載千人的海船。白圖泰的紀錄可作為12帆載千人的寶船的旁證。

質疑派

(1)認為木材強度有限,過大的船體無法保證水密性,難以做長時間的航行。

根據南京靜海寺鄭和所立殘碑記載,鄭和首次出海寶船為“兩千料”,根據他們推論,折合長約為長十五到二十丈,寬六到八丈左右。載重量約為五千噸。

至今未有人復製能夠實際航行的44丈“寶船”。目前復製中的寶船多採用質疑派的說法。即便採用質疑派的說法,鄭和寶船仍是當時世界首屈一指的巨型船舶。

相關評價

法國漢學家伯希和:“15世紀國中國人的偉大海上航行”。

梁啓超:“及觀鄭君,則全世界歷史上所號稱航海偉人,能與並肩者,何其寡也。鄭君之初航海,當哥倫布發現亞美利加以前六十餘年,當維哥達嘉馬(瓦斯科·達·伽馬)發現印度新航路以前七十餘年。顧何以哥氏、維氏之績,能使全世界劃然開一新紀元;而鄭君之烈,隨鄭君之沒以俱逝?我國民雖稍食其賜,亦幾希焉。則哥倫布以後,有無量數之哥倫布,維哥達嘉馬以後,有無量數維哥達嘉馬,而我則鄭和以後,竟無第二之鄭和。噫嘻,是豈鄭君之罪也!”“鄭和之後,再無鄭和。”“鄭和之業,其主動者,實絕世英主明成祖其人也”。

孫中山:“乃鄭和竟能于十四個月之中而造成六十四艘之大舶,載運二萬八千人巡遊南洋,示威海外,為中國超前軼後之奇舉。至今南洋土人猶有懷想當年三保之雄風遺烈者,可謂壯矣!”

三寶太監鄭和的一生,是中國明成祖時期海洋擴張政策“最驚人的展現”。

鄭和的成就清楚證明中國有稱霸海洋成為海洋帝國的潛力,東南亞攸關中國經貿和國防的港口,鄭和採取了積極幹預內政手法。

相關信息

鄭和發現美洲論

在2002年出版的暢銷書《1421年:中國發現世界》中,前英國皇家海軍潛水艇指揮官加文•孟席斯提出鄭和船隊的分隊曾經實現環球航行,並早在西方大航海時代之前便已發現美洲和大洋洲的論點。

(1)2006年1月16日,北京和倫敦的格林威治國家海事博物館同時展出一張1763年繪製的附註有永樂16年(1418年)的中國航海地圖。該中國航海地圖有詳細的航海區域,以及繪畫美洲、歐洲、非洲的的輪廓。除此以外,該圖更附有對美洲土著(膚色黑紅、頭和腰戴羽毛),以及澳洲土著(膚色黝黑、赤身、腰部戴有骨製品)的描術。唯一缺憾是該航海地圖中沒有不列顛島的記載。 根據該地圖的收藏家中國律師劉剛稱,他是在2001年以500美元從一個上海商人處購得該地圖,並且因為讀過上文提到的《1421年:中國發現世界》而得知該航海地圖的歷史重要性及意義。

(2)鄭和航行前後達28年,他訪問了30多個國家和地區。每到一地,鄭和贈給各國國王厚禮,以示友好,船隊帶去絲綢、瓷器、銅鐵器、金銀和其他手工業品交換當地特產。隨行官員隨時記錄見聞。回航時,各國派使同來,贈珍寶特產給明皇帝,並與中國商人交換。友好的交往,擴大了貿易,也增進了了解。鄭和出色地完成了他的使命,南洋等地的人民一直紀念這位和平友好的使者,在一些城市裏,至今還保有紀念鄭和的寺廟和勝跡。鄭和七次遠航是世界航海史上的壯舉。歐洲航海家哥倫布、華哥達·伽馬的海上活動,都比鄭和晚得多,他們幾次航行,人數在100人左右,船隻三、四艘,噸位最大的僅120噸。在航程、規模、組織等方面,鄭和都超過這幾個歐洲航海家。  

對鄭和下西洋終止問題的新解釋

(1)杜車別

首先關于鄭和下西洋以及下西洋的終止。傳統對下西洋最終被停止的解釋是因為其耗費國力太大,卻沒有經濟上的回報,得不償失,難以持久支撐下去,停止是必然的,眾口一詞,幾乎已成為定論!但事實是否真的如此呢?但萬明在《中國融入世界的步履》一書中對此的分析卻表明,這種傳統的說法多少是不符合事實的。鄭和下西洋所進行的官營海外貿易使得明王朝獲得高額利潤,並非得不償失,她以胡椒為例,“將原產地價格、明前期鈔、銀的比價和胡椒在中國的官方價格及其與輸入蘇木折賞、折俸用途製成表格”,結果顯示,“洪武年間,明廷對海外各國朝貢附進貨物胡椒一項的給價,是原產地的20倍,……永樂五年鄭和第一下西洋後,每斤胡椒在中國的市價是原產地的10倍。……更有甚者,宣德九年,鄭和第七次西洋後,……每斤胡椒100貫的折合比價大量折俸。……統治者獲得了令人咋舌的高額利潤”。許多事實都表明鄭和下西洋不但沒有造成國家的財政困難,相反獲得了巨大的利益,對國家財政有巨大的支持效應。以上對胡椒利潤的分析僅僅是其中一斑。許多記載也都表明下西洋帶來的豐厚利潤,如王世貞說“所奉獻及互市採取未名之寶,以巨萬計。”

(2)尹守衡

尹守衡說“所至國王納款朝貢,採取未名之寶以巨萬計”。鄭和七下西洋,並沒有使國庫空虛,造成國家的財政危機,相反,在下西洋最頻繁的永樂時期,記載的情況是“百姓充實,府藏衍溢”。而停止了下西洋之後,國家的財政反倒是捉襟見肘,處處為難。

(3)嚴從簡

嚴從簡說“又自永樂改元,譴使四出,招諭海番,貢獻畢至。奇貨重寶,前代所希,充溢庫市。貧民承令博買,或多致富,而國用亦羨矣裕。” 明英宗天順二年(1458年),太監上奏:“永樂,宣德年間屢下西洋,收買黃金、珍珠、寶石諸物,今停止三十餘年。府藏虛竭”宣德時工部尚書黃福曾說:“永樂間,雖建設北京,南討交趾,北征沙漠,資用未嘗乏。比國無大費,而歲用僅給。即不幸有水旱,征調將何以濟?” 這些人說的話是什麽意思?嚴從簡的意思是,永樂年間下西洋,導致的結果不僅是“奇貨重寶,前代所希,充溢庫市”,而且貧窮百姓按照命令轉賣這些貨物,也有許多人因此而致富,國庫也充實。

(3)黃福曾

黃福曾則用鮮明的事實做了一個對比,永樂時期,用建設北京的大工程,有北征蒙古,南討雲南的大規模軍事行動,並沒有因此造成國家財政困難,而到了他那個時候,國家沒有太大的費用,每年的財政卻隻能剛好夠使用。從這些也能看出所謂下西洋造成國家財政困難,不過是某些人精心編造的謊言神話而已,經不起推敲,經不住對歷史事實的考察。

(4)萬明

萬明還列舉了下西洋所帶來其他巨大的好處,比如她說“鄭和下西洋不但沒有造成明朝的財政危機,還起到了補救國家鈔法危機的作用”。“鄭和遠航使得海外物品大量輸入,這些物品由奢侈品向日用品的轉化過程加速進行,輸入品的價格理所當然是在下降中”。胡椒的大量輸入中國,使得其市場價格一再下跌。而直到兩個世紀之後,西方才出現了類似的現象。“晚近兩個世紀,17世紀初英國東印度公司也把來自海外的大量胡椒配給股東,帶來市場價格的低落。而英國皇家也曾因積存胡椒太多而感到棘手。這說明伴隨海外貿易而來的沖擊,無論在中國還是在歐洲,都是同樣出現的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