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南寧

鄭南寧

鄭南寧,男,漢族,1952年12月于江蘇省南京市,祖籍陝西西安。研究生學歷,博士學位,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自動控製專家。現任西安交通大學教授、校長,陝西省科學技術協會主席

  • 中文名稱
    鄭南寧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江蘇省南京市
  • 出生日期
    1952年12月19日
  • 職業
    教授,自動控製專家

基本信息

鄭南寧,男,漢族,1952年12月生于江蘇省南京市,祖籍陝西西安。研究生學歷,博士學位,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 自動控製專家。現任西安交通大學教授、校長,陝西省科學技術協會主席

個人經歷

1975年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電機工程系,

1981年西安交通大學獲工學碩士學位,

1985年日本慶應大學獲工學博士學位,並留日作博士後研究。

曾任西安交通大學電子與信息工程學院副院長,西安交通大學副校長,

2003年8月-2014年5月任西安交通大學校長。

1993年被評為“全國優秀教師”,

1996年獲“中國青年科學家”稱號,

2000年當選國際模式識別協會理事會中國代表,

2005年11月當選美國電子與電氣工程師協會會士(IEEE Fellow)。
  教學與研究領域:長期從事數位信號處理、模式識別、電腦視覺與圖像處理等方向的教學與研究工作。

相關信息

專訪西安交通大學校長鄭南寧:眾享的大學

2011年4月8日,是西安交通大學的115周年校慶,同時,這一天也是西安交通大學網路公開課正式“面市”的日子。這個公開課平台,全面面向校內外大眾,是一個眾享平台。公開課的影片資源主要分為精品課程和學術講座兩大部分。據了解,到目前為止,西安交通大學網路公開課平台的訪問量已達 316萬餘人次,錄製發布包括諾貝爾獎得主、學校創源論壇、學而講壇、曲江論壇在內的高水準學術講座2000場,共有1464位教師在該平台上發布了2500多小時的影片課程和講座,內容涉及法學、理學、教育學、醫學、工學、歷史學、文學、哲學等8大學科,課程30餘門。這一切在國內迅速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鄭南寧

教育資源共享的價值

記者:高校優質資源共建共享是教育部十二五規劃中的重要工程之一,高校應如何充分利用近年來教育信息化基礎建設所取得的成績?

鄭南寧:當今,教育信息化建設成為高校建設的重點內容之一,並逐步成為各個高校搶佔優質教育資源的“高地”。時逢“十二五”開局之年,中國高等教育“985”工程建設已步入三期,各高校陸續建成數位化校園,信息化基礎建設極大的改善了學校的辦學條件,在“高校服務于學生”方面做出了極大的貢獻。高等教育信息化建設成果的另一個方面則主要體現在“高校服務社會,教化公民”這一功能上。在中國高速發展的今天,高等學校更應註重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化傳承,使大學真正成為社會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個整體。高等教育信息化建設使得高校有條件、有平台將高校優質、先進的理念、思想向社會傳播,從而承擔振興中華民族的社會責任,達到提升整體民族貭素的目的。

記者:如何構建教育資源共享平台,提升學校教學質量和辦學效益?

鄭南寧:西安交通大學多年始終來以建立世界一流大學為目標,以大學應承載中華民族的發展為己任,努力促進優秀文化的傳播。從2006年起,在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的大力支持下,我們建設了西安交通大學學術資源平台。該平台充分利用“西安交通大學學術資源平台”暨“中國學術會議線上西北工作站”帶來的政策優勢,以點帶面,發揮品牌效應,進一步吸引西北地區的特色資源。2009年,學校就有了建設網路公開課程的構想,經過兩年的積累,2011年教育部工作要點中指出“以影片公開課為突破口,探索教育資源建設與共享新模式和新機製。”西安交通大學以此為契機,教務處、信息中心等多部門會同協作,從學術資源平台積累的影片中及時挖掘、整合出特色、優質資源,于今年4月8日115周年校慶之際,推出西安交通大學網路公開課程,目前面向大學部生和研究生的課程、學術講座的內容涉及8大學科門類。公開課程發布以來,在校園中和社會上都引起了強烈的反響,人民日報等媒體對我校的公開課程建設都進行了詳實的報道。學校不少老師也已經開始註意到了網路課程建設的重要性,比如我校國家級教學名師馮博琴教授,就主動提供並要求發布自己講授的精品課程《電腦編譯原理》,總計56講影片,機械學院的陳花玲教授也主動要求對其講授的《機械工程測試技術》課程進行拍攝。目前,逐步在校內形成了公開課程品牌建設的良性迴圈。

願你們真正成為國家的棟梁

親愛的同學,老師們,尊敬的各位家長和來賓:

大家上午好!

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我們歡聚在一起,共同分享同學們畢業的興奮和喜悅。在這裏,我謹代表學校向在座的各位同學表示衷心的祝賀!

大學幾年,如白駒過隙,但它又是人生中最寶貴的一段時光。紅頂灰磚的教學樓,庄嚴恢弘的錢學森圖書館,還有綠蔭蔽日的梧桐樹下,彩蝶飛舞的櫻花道旁,都留下了你們青春活潑的身影。而世代相傳的交大精神也早已潛移默化地融進你們的血液,並將影響著你們未來的生活。

上世紀前五十年,盡管當時戰爭不斷、社會動蕩,但無論是坐落在大都市的著名學府,還是偏安一隅的地方大學,都有一批充滿魅力的學者,他們有著非凡的學術造詣、嚴謹的治學態度、執著的人生追求、豐富的人生閱歷,以一種對國家、對民族、對學生的深切的愛和責任感,傾心教育,在向學生傳授知識的同時,啓迪人生智慧。

時至今日,三十餘年的改革開放,使中國在經濟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即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與此同時,中國的大學也經歷了由傳統到現代的蛻變。市場機製的導入和社會的轉型對中國大學的功利化影響,教師群體價值追求的多樣化,青年教師人生經歷的單一化,使得大學在急劇變化的時代面前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困惑重重,甚至建立世界一流大學的口號也成為一種“時尚”。同時,巨大的生活壓力、快捷的生活節奏、各種社會喧囂和誘惑,也使我們很容易沉浸在物質生活的漩渦裏,許多年輕人很難靜下心來追問自己:“究竟要追求一種什麽樣的人生?”

大學被稱之為社會的精神高地,她理應成為指引社會發展和人類前進的燈塔。在建設市場經濟的過程中,面對物欲橫流所帶來的種種問題,我們應該努力找回失落的大學精神,維護大學校園的平靜、優雅和從容。這需要大學的從業者恪守大學的德性良知,捍衛大學的尊嚴;也需要從大學走出的你們,堅守知識分子的行為底線,勇于成為有品德、有涵養、具有領袖素養和民族責任感的國家棟梁之才。作為一個有理想、有責任感的公民,你們應當以積極的行動參與到中國社會的偉大的變革中去。

講到這裏,不由得讓我回想起30年前攪動中國大地的“潘曉討論”。當時我正在讀研究生,我想在座的一些同學的父母或許也參與過這場討論。1980年第5期的《中國青年》雜志刊發了一封署名“潘曉”的來信《人生的路呵,怎麽越走越窄》,這封額度沉重、哀怨、激憤的心情述說了自己對人生追求的迷茫和失望的過程,由此引發了來自全國六萬多封讀者來信,對青年人的人生和對中國社會未來的深度思考。

歷史總是有著驚人的相似,在歷史發展的變革時期,青年一代都有著追求人生幸福的夢想,同時也有著迷茫。與當年“潘曉”糾結、困擾于“主觀為自我,客觀為別人”的這種人生觀大討論的時代相比,你們有著和30年前完全不同的迷茫。那時,相當多的青年人因為無法對自己的人生道路和生活方式進行選擇,個性的“我”得不到自由發展而痛苦;現在的你們,卻因可選擇的太多但不知作何選擇和如何去充分實現個性的“我”而迷茫。從當年的潘曉們身上,你們應當發現和學習那個時代的青年人所洋溢的理想主義精神和對人生價值的積極思考。尤其是,在理想主義和價值追問不斷被遺忘甚至被嘲弄的今天,敢于向時代發問,應是我們青年學子所堅守的一種精神品性。

今年,全國大學畢業生人數再創新高,達到630萬,就業競爭之激烈可想而知。生活總會默默地告訴我們,人生旅途並非總是一帆風順的,總會遇到困惑和挫折。我想在座的大多數同學一定看過《杜拉拉升職記》,從中你或許能夠學到職場的生存規則———如何在職場遊刃有餘,如何從“笨鳥”成長為職場上成熟的“白領”,這些都是學校裏學不到的。我相信你們會演繹出比其更為精彩、成功的人生經歷,用你們的行動詮釋新時代的“潘曉之問”,真正成為國家的棟梁。

同學們,今天的畢業並不意味著“學習”的結束,社會是人生的大課堂,還有更多的新“課”等待著你們去學習和參與。在匆忙前行的人生路途中,在為生活奮力拼搏的時候,你們應當牢記:學識永遠比財富更寶貴。希望你們學會時常靜心思考人生,用理性和熱情去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