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華 -開國上將

鄧華

鄧華 (Deng Hua, 1910年-1980年),湖南省郴縣人。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參加湘南起義。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歷任工農革命軍第七師政治部組織幹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十一師三十三團宣傳中隊長、連黨代表,第三縱隊政治部組織科科長,紅十二軍教導隊政治委員,三十六師政治委員,紅一軍團第一師三團政治委員,第二師政治部主任,第一師、第二師政治委員。參加了長征。抗日戰爭時期,歷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六八五團政治處主任、副團長、團政治委員,晉察冀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平西支隊司令員,八路軍第四縱隊政治委員,挺進第十一縱隊司令員,晉察冀軍區第五軍分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陝甘寧晉綏聯防軍教導第二旅政治委員。解放戰爭時期,歷任東北保全副司令員兼沈陽市衛戍司令員,遼西軍區、遼吉軍區司令員,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司令員,第四野戰軍四十四軍軍長,第十五兵團司令員。

建國後,歷任廣東軍區第一副司令員,第十三兵團司令員,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副司令員,第十三兵團司令員,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副司令員兼第一副政治委員、代司令員兼代政治委員,沈陽軍區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軍事科學院副院長。是第一、二屆國防委員會委員,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第九、十、十一屆候補中央委員。

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1980年7月3日在上海病逝。

  • 中文名稱
    鄧華
  • 外文名稱
    Deng Hua
  • 別名
    鄧多華,字:實秋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南省郴州市魯塘鄉陂副村
  • 出生日期
    1910年4月28日
  • 逝世日期
    1980年7月3日
  • 職業
    軍人,將軍
  • 畢業院校
    南華法政學校
  • 信仰
    中國共產黨
  • 主要成就
    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廣東軍區第一副司令員中國人民志願軍副司令員沈陽軍區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中共中央軍委委員榮獲一級八一勛章榮獲一級獨立自由勛章榮獲一級解放勛章
  • 軍銜
    上將

人物簡介

鄧華(1910年4月28日-1980年7月3日),原名鄧多華,字實秋,湖南省郴州人,中國人民解放軍開國上將。曾任中國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軍事科學院副院長。

鄧華早年參加湘南起義,並擔任紅一軍團第1師第3團、第2團政治委員等職,參與歷次中央蘇區反圍剿戰役與長征。抗日戰爭期間,擔任八路軍115師685團政治處主任、政委,參與平型關戰役;後組建冀東挺進軍,發動冀東大暴動,建立冀東抗日根據地,並率部參加百團大戰。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他擔任遼西軍區司令員,參與指揮秀水河子戰鬥、四平保衛戰、遼沈戰役、平津戰役、湘贛戰役、廣東戰役、海南島戰役等,兼任廣東軍區第一副司令員。隨後,他擔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副司令員兼第一副政治委員,協助彭德懷指揮朝鮮戰爭全部五次戰役。後擔任志願軍代理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組織指揮上甘嶺戰役和1953年夏季戰役等。回國後,鄧華擔任東北軍區第一副司令員、代理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兼沈陽軍區司令員。1959年廬山會議上,鄧華因彭德懷案株連被撤職批鬥,貶任四川省副省長。文革結束後,恢復名譽並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中共中央軍委委員。1980年因病于上海去世。

鄧華

小平紅娘

鄧小平妻子卓琳訪談實錄

卓琳:我不到,現在還不是金婚,晚一點金婚。因為當時延安,因為長征都是老幹部,都是沒有文化知識的,在延安結了婚。

鄧小平和卓琳鄧小平和卓琳

結了婚男的文化不高,你現在是大學生。然後有時候,當時傳聞笑話就是延安就說,夫婦倆結了婚,兩個人晚上走到延安沿河的,女的就是說今天月亮多好看,就是多好看,景致多美。但是男的,他沒有多少文化,他就表示不理解,哎呦,這有什麽看的?當時延安就傳聞笑話,所以我們結婚的時候,當時找裏頭的結婚,男的找女同志結婚,女同志不願意。不願意跟這些長征來的幹部結婚,因為他們沒有文化,覺得談不來。

他(鄧小平)又不在公安部工作,鄧華就帶著他到公安部去看我們幾個女同志,後來我不知道他,就是去玩玩,聊聊天。

卓琳隻知鄧小平是一位紅軍幹部,是一位前線的抗日將領,但這個人到底在幹什麽?肩負著什麽責任?她不甚了解。女友們問她對鄧小平的印象怎樣?她覺得稍稍有點兒遺憾的是鄧小平個子不高。女友們一聽,“哧哧”地笑:“城裏馬路旁的電線桿子高,抬回家隻能當柴劈。”

鄧小平事務繁忙,沒空兒和卓琳細談。臨上前線時,他隻跟組織上說了一句:“你們幫我做做工作嘛!”就匆匆走了。

卓琳:談了兩次,後來最後他自己說,我自己跟她談吧,他親自去找我談,談的時候是在一個女同志她和婆婆兩個人的家裏。他就表示說,我說我現在不願意結婚,他開始叫了兩次我的女同學來找我談,我都拒絕了,我說現在不願意結婚。我想跟個土包子結婚,說不來話,談著都是土包子我就不願意。後來他說我要親自找她談話,他親自跟我講,因為他到底有點文化知識,他是留法回來的。

記者:在這之前您不知道他是留法的學生?留學生?

卓琳:那也知道一些,最後他要親自找我談了一下,他說我雖然不相信他,但是意思說我相信我們慢慢處得來,他說可能一下子有點不習慣,但是慢慢就會習慣的。

記者:就談了一次?

卓琳:談了兩次,他說咱倆可能有相處不來的地方,但是慢慢就很了解了,所以後來我就答應了。

人物經歷

學生時代

鄧華出身書香門第家庭,父親鄧養源為廩生,在鄉間坐館任教。鄧華幼年讀私塾,隨後入學郴州新華學校。1925年,他進入在長沙岳雲中學、南華法政學校讀書。

革命早期

1927年3月,經易蘊、查夷平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馬日事變後,鄧華返回家鄉,次年參加湘南起義,在中國工農革命軍第7師政治部任組織幹事。4月隨朱德、陳毅抵達井岡山,與毛澤東部隊會合,鄧華擔任中國工農紅軍紅四軍第11師33團2營6連黨代表、第31團組織幹事、第3縱隊政治部組織科科長等,並出席古田會議。

鄧華

1930年,鄧華隨部從福建長汀出發,進攻長沙,進攻受阻後,改攻佔吉安市,部隊隨後擴編為三十六師,鄧華任師政治委員,師長為張宗遜。

1932年,部隊改編為六十六師,鄧華仍任政委,師長為黃永勝,其率部圍攻南豐,獲得第四次反圍剿戰爭勝利。隨後部隊歷次改編,1934年6月,鄧華進入紅軍大學高級指揮科學習,並于同年十月隨部長征。抵達陝北後,鄧華任紅一軍團第2師政治部主任,參加直羅鎮戰役。

1936年,改任紅一師政委,爾後又調任紅二師政委,率部參加了東征戰役,進入山西擴充紅軍勢力。同年5月返回陝北,他又率部參加指揮山城堡戰役。

抗日戰爭時期

抗日戰爭爆發後,鄧華任八路軍115師685團政治處主任、政委,同團長楊得志一同參加平型關戰役,在關溝一帶伏擊日軍,並取得勝利。1937年冬,起任115師獨立團(後改為獨立師)政治委員,與師長楊成武搭檔。同年11月,晉察冀軍區成立,獨立師改為第一軍分區,楊成武、鄧華分任司令員與政委。平西支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率部參加晉察冀軍區反八路圍攻,並參與領導平西抗日根據地的開闢工作。

鄧華在紅軍時期(1933年)的黨證和黨費繳納登記表。這個黨證,鄧華一直隨身攜帶。經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儲存至今。鄧華在紅軍時期(1933年)的黨證和黨費繳納登記表。這個黨證,鄧華一直隨身攜帶。經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儲存至今。

1938年,宋時輪率領的120師雁北支隊與鄧華率領的晉察冀軍區第一支隊(“鄧華支隊”)合組為八路軍第四縱隊,宋時輪任司令,鄧華任政委,共五千三百兵力,挺進冀東,史稱“冀東挺進軍”。該部連克延慶、永寧、四海、興隆等城鎮,並配合中共冀熱邊特委發動和領導冀東大暴動,建立了約10萬人的抗日武裝,建立冀東抗日根據地;然而部隊在日軍、偽軍的合圍下,部隊損失慘重,被迫西撤平西,並在撤退途中被伏擊,鄧華因此請求處分降職。1938年11月,八路軍成立冀熱察挺進軍,肖克任司令員兼政委,鄧華任軍政委員會委員。1940年3月,鄧華被任命為晉察冀軍區第五軍分區司令員兼政委,期間率部參加百團大戰第二階段的淶靈戰役。1941年,任晉察冀軍區第四分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和中共地委書記。1944年2月,鄧華被任命為晉察冀軍區機動旅政委,與旅長黃永勝率部抵達延安,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教導第2旅政治委員。11月入中共中央黨校學習。

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

抗日戰爭結束後,鄧華抵達東北沈陽,任東北保全副司令兼沈陽衛戌司令。1945年12月,任遼西軍區司令員。在參加完秀水河子戰鬥後,1946年,鄧華率部攻佔四平,為首戰四平。隨後4月,其率部參與二戰四平,但部隊仍然最後撤離。6月,原遼西軍區改變為遼吉軍區,鄧華仍任司令員。1947年,鄧華第三次率部參與並攻克四平。同年4月,他擔任東北民主聯軍遼吉縱隊司令員。隨後,遼吉縱隊改編為第四野戰軍第七縱隊,鄧華任司令員,賀晉年擔任副司令,陶鑄兼任政委,下轄第19、20、21師。

在東北秋季攻勢作戰中,鄧華在沒有上級命令情況下,率部攻克法庫,國軍守軍整編177師因毫無準備而全師覆沒。隨後十七天內,七縱接連攻克彰武、新立屯、阜新、新邱,擊潰國軍暫五十七、五十一師。1948年3月,鄧華率部再次進攻四平,並最終佔領四平城。同年11月,林彪率領東北人民解放軍與東北的國軍進行決戰,史稱遼沈戰役。鄧華負責率領七縱、九縱,主攻錦州。經過殘酷的巷戰,七縱、九縱等相繼攻入錦州城,並俘獲錦州守將範漢傑等。同年10月,鄧華再次率領七縱東進,參與圍困廖耀湘兵團的戰役,並俘獲國軍第49軍軍長鄭庭笈等。遼沈戰役後,鄧華率部隨東北人民解放軍主力進入山海關。平津戰役初期,中共中央軍委預計首先進攻塘沽,在部隊進入受阻後,鄧華建議放棄計畫並改進攻天津,獲得批準。隨後,天津戰役中,鄧華受命指揮東集團,率領七縱、八縱攻入天津,並俘獲國軍司令陳長捷、劉雲翰等人。5月,鄧華任第四野戰軍第15兵團司令員,率部參加湘贛戰役、廣東戰役。10月14日攻佔廣州,鄧華兼任廣東軍區第一副司令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

1949年12月,鄧華被正式授命指揮海南島戰役。並由第十五軍團指揮第40軍、第43軍、加農炮兵第28團、高射炮兵第1團等,與瓊崖縱隊配合,進攻海南島。1950年,他以兩個軍的兵力,在沒有海軍、空軍的掩護下,分批乘木帆船進行大規模渡海登入作戰,進攻圍困在海南的薛岳部隊,並攻佔海口。薛岳被迫撤退台灣島,解放軍遂攻佔海南島全境。此役為解放軍首次獲勝的渡海戰役。

鄧華

抗美援朝

1950年7月,鄧華任戰備預備隊十三兵團司令員,組建東北邊防軍,並準備渡過鴨綠江10月參加朝鮮戰爭,任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一副司令員兼第一副政治委員,協助司令員彭德懷指揮朝鮮戰爭第一至第五次戰役。1951年7月,作為志願軍代表參加停戰談判。1952年2月,鄧華在前線視察時,遇到美軍飛機掃射,車落入懸崖,鄧華受傷,被送往沈陽治療。1952年6月,彭德懷回國,改由鄧華任志願軍代理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組織指揮上甘嶺戰役和1953年夏季戰役等。朝鮮停戰後,1954年9月5日,他擔任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鄧華

1954年,鄧華回國,此後陸續擔任東北軍區第一副司令員、代理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兼沈陽軍區司令員。1955年,授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軍銜,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和一級解放勛章;同年11月,組織導演遼東半島抗登入演習。

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中)與副司令員兼副政委鄧華(右)、副司令員陳賡在朝鮮。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中)與副司令員兼副政委鄧華(右)、副司令員陳賡在朝鮮。

彭德懷案牽連

1959年廬山會議上,鄧華因彭德懷案株連被復原黨內外一切職務。

1960年,鄧華擔任四川省副省長,主管農業機械工作。

兒子鄧穗回憶這段日子

記者:1959年後您父親蒙受冤屈十幾年,當時是怎樣一種情形?

鄧穗:父親受到不公正待遇後,離開了部隊,去四川當副省長,分管農業機械。父親無怨無悔,看農業機械方面的書籍,看耕耘機,看發動機,兢兢業業地工作。在四川時,父親要母親把所有的黃軍裝拿到洗染店裏染成黑色,連帽子也不例外。他自我安慰說“太平本是將軍造,哪有將軍享太平”。雖身處逆境,但父親始終相信黨,對毛主席懷著深深的敬意,他說,“長征時,要沒有主席,紅軍就完了。”他還跟我們說,“要相信黨,相信人民,我的問題歷史會作結論的。”

文革期間

文化大革命期間,他受到迫害。

鄧華

1976年,四人幫倒台,文化大革命結束。次年,鄧華被召入北京,擔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中共中央軍委委員。1979年,鄧華病重,到廣州調養。1980年3月20日,中央軍委批準了對鄧華的平反,並恢復名譽。

人物逝世

1980年,鄧華在途經上海時,病情突然惡化。在上海醫院,處于垂危狀態的鄧華,仍然關心著姍姍來遲的平反通知。當他的兒子鄧穗來到病床邊時,他吃力地問道:“我的平反通知傳達沒有?”鄧穗答道:“軍事科學院已經傳達了。”鄧華的眼眶濕潤了,吩咐道:“小穗記下來:‘感謝葉副主席,感謝鄧副主席……感謝黨還沒有忘記我這個老兵。’”  

7月3日,鄧華于上海病逝。

人物軼事

與彭德懷

朝鮮戰爭兄弟情

在朝鮮戰場每次遇到危險彭德懷第一句話總是大聲問身邊的人,鄧副司令員(鄧華)怎麽樣了?1951年11月的一天鄧華和洪學智得知,彭德懷的夫人浦安修出差從鹹陽到了安東,鄧華笑稱這可是他們夫妻團聚的好機會。

鄧華

鄧英:因為他們原來也曾經想到就說這個能不能把彭總的夫人浦安修接到朝鮮來住一段時間,曾經跟彭總提過那麽彭總就很生氣,彭總就說我彭德懷把老婆都接來了,那其他志願軍的那些人家如果把老婆都接來,那這個仗就沒法再打了,所以大家就是誰都不敢,就是再跟彭總提這個問題了,那麽後來我父親和這個洪司令員最後商量,還是就是悄悄的不要告訴他。

楊鳳安:浦安修到的這一天,本來早上這頓飯準備得很好,彭老總吃完,他說今天怎麽了有什麽事,湖南人叫打牙祭,準備這麽幾個好菜什麽,洪學智對鄧華說了說不要忙,等會兒有客人來,來什麽貴客啊,這貴客什麽來了你也熟悉也知道,他說什麽,等了一會兒浦安修車到了,就來了,浦安修那個時候也是來了時候在車在這兒碰了一塊,還帶著塊紗布就來了,她一進房彭老總一看說怎麽你來了,她說準許你們來,就不許我來了,所以大家都在那笑,陳賡、鄧華、洪學智、甘泗淇都在那兒哈哈大笑。

鄧華

解說:1951年6月鄧華受彭德懷委派回北請示,剛到北京飯店住下,他就受到了毛澤東的召見,毛澤東分析了朝鮮戰場情勢,指出要“邊打邊談,打談結合”,“持久作戰,積極防御”,鄧華提出可以安排全軍輪流到朝鮮,通過實戰學習與高度現代化裝備之敵作戰的經驗,毛澤東當場表示贊同,稱一旦停戰,要找這樣的演習場還找不到哩。當晚鄧華回到北京飯店提筆寫下《論朝鮮戰爭之持久戰》,鄧華雖然常年在戰場上摸爬滾打,卻能文能武,愛好廣泛。

楊鳳安:他啊,有一個洋戲匣子,每次行動之前首先叫警衛員把他那匣子搬到吉普車上,他說在戰鬥空隙之間麽,他都擰開來唱,什麽唱馬連良啊,什麽唱這個諸葛亮空城計,一邊唱他一邊哼哼,還一邊這麽眯乎著眼,這是他是離不開那個匣子,他是第五次戰役結束以後停頓了一點,打陣地戰的時候,他們這個時候就用那戲匣子當音樂什麽廣東音樂呀,請幾個人到那兒跳舞去,彭老總說過去每次吃完我們在一塊還談談話,說說話談談事,怎麽每次吃完了飯他們到哪兒去了?我也不言聲,我說他們有事,以後彭老總發現了他們去跳舞去了,所以彭老總說話朝鮮很艱苦跳就跳吧。

受到牽連

廬山會議上,在彭德懷遭到猛烈批判的時候,常務副總參謀長鄧華站了出來:“同志,請不要誣陷好人,彭老總根本就不懂外語,怎麽會與外國人串通?事情很簡單,他和蘇聯人說了什麽,翻譯可以作證!”

記者:1959年,廬山會議打出一個“彭黃張周”集團,還有一個軍事俱樂部“鄧洪萬鍾”,都是彭德懷軍事俱樂部的成員。鄧華將軍被劃到了彭總那一邊,並因此以莫須有的罪名被復原軍內所有職務。他為彭總打抱不平,平時他同彭總的關系怎麽樣?

鄧穗:彭總當志願軍總司令員的時候,我父親是副司令員,他很欣賞我父親的作戰才能。彭總脾氣很大,誰都罵,就是沒有罵過我父親。父親作戰很細,所以彭德懷說鄧華是個好幫手。

廬山會議後,1960年我們被發配到四川,1963年彭總到成都,任三線建設副總指揮,實際也是閒職。彭總去理發,理發員對他講,聽說鄧華也在這裏,彭總就想去看我父親。走到我們家的樓門前,彭總就在門口來回踱步,最後沒有進來就走了。可以想象彭總的心情啊,他既想見我父親,又怕再連累他。

粉碎“四人幫”以後,我父親在醫院,彭總的夫人去看他,就拿了一個鍍金的煙盒。那是我父親訪問南斯拉夫時人家送給他的一個煙盒,我父親把它送給彭總作紀念。彭總落難的過程中,這個煙盒還一直留著,最後還寫了一個條,說:“這是鄧華同志送給我的。”彭總的夫人拿著這個煙盒看我父親,專門講這個事,說彭總讓我見到你再給你,當時我父親很感慨。

鄧穗:當時我父親是沈陽軍區司令,被撤了職。後來林彪在軍委會上講,鄧華這個人我反復考慮,留在軍隊上我不放心,要把他開除軍籍,分配到地方。當時鄧小平是書記處書記,說你到四川吧,四川是個大省,到四川當副省長。

婚姻家庭

妻子

妻子李玉芝,醫科大學畢業,溫柔賢惠,在丈夫身處逆境後,特別註意家中的氣氛。她向孩子們規定,不吵鬧,不大聲嚷嚷,不流露對當時國家處于困難局面的不滿情緒,就是社會上許多人挨飢受凍、水腫病流行情況,也不讓在家中談論。  

鄧華在紅軍時期(1933年)的黨證和黨費繳納登記表。這個黨證,鄧華一直隨身攜帶。經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儲存至今。鄧華在紅軍時期(1933年)的黨證和黨費繳納登記表。這個黨證,鄧華一直隨身攜帶。經過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儲存至今。

子女

鄧穗

鄧穗,鄧華同志之子,1950年8月出生在廣州。現任北京軍泰科技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

在鄧穗眼裏,父親鄧華是一位儒將在鄧穗眼裏,父親鄧華是一位儒將

成都七中初67級1班畢業(曾用名鄧稅稅),1970年應征入伍。1973年復員到四川紅旗柴油機廠當工人。1977年畢業于成都工學院工業電氣自動化專業,分配到電子工業部第六研究所,從事電氣自動化系統的設計。1980年起,任軍事科學院軍事運籌分析研究所副研究員,軍事科學院生產管理部計畫組織處副處長等職。

“我父親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他一生做事不喜歡張揚。”這是鄧穗對父親的評價。

“父親時常告誡我們,要老老實實做人,仔仔細細做事。”鄧穗說:父親經常在別人面前說我粗得很,其實,我知道,父親是為了要我把“仔細”二字謹記心頭。

“父親鄧華在平時生活中一向一身作則,為子女樹立了一個好榜樣,做事從不搞特殊化,經常教導子女要夾著尾巴做人。”鄧穗在活動現場這樣說。

1979年鄧華夫婦和子女1979年鄧華夫婦和子女

鄧穗還說:隨著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所以現在的年輕人一定要學習父親的革命精神,踏踏實實做人。

鄧青青

鄧華女兒。

“爸爸這個人就是這樣,一生做事都低調謹慎。他對海南島有著很深的感情。”鄧華長女鄧青青回憶說,1979年,父親患病治療期間,雖病情嚴重,但一定要到海南島看看。

鄧燕

鄧華女兒。

鄧英

鄧英,鄧華女兒,外交部禮賓部副司長。

鄧英鄧英

鄧英:我們5個兄弟姊妹出生地都不一樣,我大姐是在延安生的,我二姐是在遼寧本溪,我在天津生的,我弟弟是在廣州,而我妹妹又是在沈陽。這也可以反映出,我父親跟隨部隊走南闖北、南征北戰這麽一個歷程。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