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稼先 -中國科學院院士

鄧稼先

中國科學院院士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鄧稼先(1924—1986),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核物理學家,中國核武器研製工作的開拓者和奠基者,為中國核武器原子武器的研發做出了重要貢獻。

1924年出生于安徽   懷寧縣一個書香門第的家庭。1935年考入志成中學,在讀書求學期間,深受愛國救亡運動的影響。1937年北平淪陷後,他曾秘密參加抗日聚會。後在父親鄧以蟄的安排下,他隨大姐去往昆明,並于1941年考入西南聯合大學 物理系。1948年至1950年,他在  美國普渡大學留學,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畢業當年,他就毅然回國。

鄧稼先是中國核武器研製與發展的主要組織者、領導者,鄧稼先始終在中國武器製造的第一線,領導了許多學者和技術人員,成功地設計了中國核子彈氫彈,把中國國防自衛武器引領到了世界先進水準。

1982年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1985年獲兩項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986年獲全國勞動模範稱號,1987年和1989年各獲一項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999年被追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由于他對中國核科學事業做出了偉大貢獻,被稱為“兩彈元勛”。

鄧稼先在一次實驗中,受到核輻射,身患直腸癌,于1986年7月29日因大出血在北京不幸逝世,終年62歲。

  • 中文名
    鄧稼先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安徽 懷寧縣
  • 出生日期
    1924年6月25日(甲子年)
  • 逝世日期
    1986年7月29日(丙寅年)
  • 星座
    巨蟹座
  • 信仰
    九三學社、中國共產黨
  • 職業
    科學家、物理學家
  • 畢業院校
    西南聯合大學、美國普渡大學
  • 主要成就
    設計了中國核子彈和氫彈、中國核武器理論研究工作奠基者

人物生平

工作照工作照

鄧稼先出生于安徽省懷寧縣城外的鄧家大屋,也叫鐵硯山房的祖居內。父親鄧以蟄當時是北京大學的教授,母親王淑蠲女士,操持家務。鄧稼先出生8個月以後,隨母親和兩個姐姐來到北平(即北京);清代的大書法家鄧石如(1743-1805年)是鄧稼先的六世祖;鄧以蟄四個子女,鄧稼先排行第三,大姐鄧仲先(姐夫:鄭華熾,物理學家)、二姐鄧茂先、弟鄧槜先。

不久,全家遷往北平,鄧稼先父親鄧以蟄任清華大學及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與楊振寧父親楊武之是多年之交。兩家祖籍都是安徽,在清華園裏又成為鄰居。鄧稼先和楊振寧從小結下了深厚友情,後來,二人先後進了北平崇德中學。

歡樂的少年時光並不長久,鄧稼先生活在國難深重的年代,七·七事變以後,端著長槍和刺刀的日本侵略軍進入了北平城。不久北大和清華都撤向南方,校園裏空蕩蕩的。鄧稼先的父親身患肺病,喀血不止,全家滯留下來。七·七事變以後的十個月間,日寇鐵蹄踩踏了從北到南的大片國土。亡國恨,民族仇,都結在鄧稼先心頭。

1950年8月,鄧稼先在美國普渡大學獲博士學位。1950年8月,鄧稼先在美國普渡大學獲博士學位。

鄧稼先考進入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西南聯大成立于抗戰極端困難時期,由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南開大學三校合並而成,條件簡陋,生活清苦。盡管如此,聯大卻有非常良好的學術空氣,先後培養出了不少優秀人才,鄧稼先受業于王竹溪、鄭華熾等著名教授,以良好的成績圓滿完成了大學四年的學業。

抗日戰爭勝利時,他拿到了畢業證書,在昆明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的外圍組織“民青”,投身于爭取民主、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的鬥爭。翌年,他回到北平,受聘擔任了北京大學物理系助教,並在學生運動中擔任了北京大學教職工聯合會主席。

抱著學更多的本領以建設新中國之志,他于1947年通過了赴美研究生考試,于翌年秋進入美國印第安那州的普渡大學研究生院——由于他學習成績突出,不足兩年便讀滿學分,並通過博士論文答辯。此時他隻有26歲,人稱“娃娃博士”。

毅然回國

這位取得學位剛9天的“娃娃博士”毅然放棄了在美國優越的生活和工作條件,和一大批科學家,回到了當時一窮二白的祖國,回國後,鄧稼先在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員,1958年8月奉命帶領幾個大學畢業生從事原子核理論研究。

鄧稼先

1958年8月調到新籌建的核武器研究所任理論部主任,負責領導核武器的理論設計,隨後任研究所副所長、所長,核工業部第九研究設計院副院長、院長,核工業部科技委副主任,國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

在北京外事部門的招待會上,有人問他帶了什麽回來。他說:“帶了幾雙眼下中國還不能生產的尼龍襪子送給父親,還帶了一腦袋關于原子核的知識。” 此後的八年間,他進行了中國原子核理論的研究。

1953年,他與許鹿希結婚(是後來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是許德珩的長女),1956年,鄧稼先加入中國共產黨。

28年的時間,和妻子沒有見面。為了核子彈的研發。

奇跡誕生

1958年秋,二機部副部長劉傑找到鄧稼先,說“國家要放一個‘大炮仗’”,征詢他是否願意參加這項必須嚴格保密的工作。鄧稼先義無反顧地同意,回家對妻子隻說自己“要調動工作”,不能再照顧家和孩子,通信也困難。從小受愛國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從事對國家有重大意義的工作,表示堅決支持。從此,鄧稼先的名字便在刊物和對外聯絡中消失,他的身影隻出現在嚴格警衛的深院和大漠戈壁。

鄧稼先就任二機部第九研究所理論部主任後,先挑選了一批大學生,準備有關俄文資料和核子彈模型。1959年6月,蘇聯政府終止了原有協定,中共中央下決心自己動手,搞出核子彈和人造衛星。

鄧稼先擔任了核子彈的理論設計負責人後,一面部署同事們分頭研究計算,自己也帶頭攻關。在遇到一個蘇聯專家留下的核爆大氣壓的數位時,鄧稼先在周光召的幫助下以嚴謹的計算推翻了原有結論,從而解決了關系中國核子彈試驗成敗的關鍵性難題。數學家華羅庚後來稱,這是“集世界數學難題之大成”的成果。

中國研製核子彈正值三年困難時期,尖端領域的科研人員雖有較高的糧食定量,卻因缺乏油水,仍經常飢腸響如鼓。鄧稼先從岳父那裏能多少得到一點糧票的支援,卻都用來買餅幹之類,在工作緊張時與同事們分享。就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他們日夜加班。“粗估”參數的時候,要有物理直覺;晝夜不斷地籌劃計算時,要有數學見地;決定方案時,要有勇進的膽識和穩健的判斷。可是理論是否準確永遠是一個問題。不知道他在關鍵性的方案上簽字的時候,手有沒有顫抖……   

鄧稼先不僅在秘密科研院所裏費盡心血,還經常到飛沙走石的戈壁試驗場。他冒著酷暑嚴寒,在試驗場度過了整整8年的單身漢生活,有15次在現場領導核試驗,從而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

1964年10月,中國成功爆炸的第一顆核子彈,就是由他最後簽字確定了設計方案。他還率領研究人員在試驗後迅速進入爆炸現場採樣,以證實效果。他又同于敏等人投入對氫彈的研究。按照“鄧—于方案”,最後終于製成了氫彈,並于核子彈爆炸後的兩年零八個月試驗成功。這同法國用8年、美國用7年、蘇聯用7年的時間相比,創造了世界上最快的速度。

1972 年任核工業部第九研究院副院長,1979年又任院長。

1984年,他在大漠深處指揮中國第二代新式核武器試驗成功;

1985年8月鄧稼先做了切除直腸癌的手術。次年3月又做了第二次手術。他在國慶節提出的要求就是去看看天安門。1986年7月16日,國務院授予他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同年7月29日,鄧稼先同志因全身大出血離開人世。他,是個把一生獻給祖國的人。

他臨終前留下的話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並叮嚀:“不要讓人家把我們落得太遠……”

​主要成就

1982年

獲國家自然科學獎

1985年

獲兩項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

1986年

獲全國勞動模範稱號

1987年和1989年

獲一項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

1999年

被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追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由于他對中國核科學事業做出了偉大貢獻,被稱為“兩彈元勛”。  

個人生活

情感生活

許鹿希,女,中共黨員,1928年8月生于上海,1953 年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部)畢業後,留校在解剖學教研室任教,先後被聘為講師、副教授、教授等職,並且是北京醫科大學較早確認的博士生指導教師之一,在教育戰線,辛勤耕耘已有四十六個春秋。現為九屆政協委員,北京大學博士生導師,許德珩之女,“兩彈元勛”鄧稼先夫人。

鄧稼先全家鄧稼先全家

人物評價

鄧稼先是中國核武器研製與發展的主要組織者、領導者,被稱為“兩彈元勛”。在核子彈、氫彈研究中,鄧稼先領導開展了爆轟物理、流體力學、狀態方程、中子輸運等基礎理論研究,完成了核子彈的理論方案,並參與指導核試驗的爆轟模擬試驗。核子彈試驗成功後,鄧稼先又組織力量,探索氫彈設計原理,選定技術途徑。領導並親自參與了1967年中國第一顆氫彈的研製和實驗工作。 

鄧稼先鄧稼先

鄧稼先和周光召合寫的《我國第一顆核子彈理論研究總結》,是一部核武器理論設計開創性的基礎巨著,它總結了百位科學家的研究成果,這部著作不僅對以後的理論設計起到指導作用,而且還是培養科研人員入門的教科書。鄧稼先對高溫高壓狀態方程的研究也做出了重要貢獻。為了培養年輕的科研人員,他還寫了電動力學、等離子體物理、球面聚心爆轟波理論等許多講義,即使在擔任院長重任以後,他還在工作之餘著手編寫“量子場論”和“群論”。

鄧稼先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優秀代表,為了祖國的強盛,為了國防科研事業的發展,他甘當無名英雄,默默無聞地奮鬥了數十年。他常常在關鍵時刻,不顧個人安危,出現在最危險的崗位上,充分體現了他崇高無私的奉獻精神。他在中國核武器的研製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卻鮮為人知,直到他死後,人們才知道了他的事跡。 他是最具有農民樸實氣質的科學家。

50年代的中國是一個很被別人瞧不起的國家,它沒有偉大的科學成就,科技也得不到發展。然而,一些留學知識分子的回國,使中國的命運得到了根本的轉折,正是他們,挺直了中國的脊梁。   鄧稼先就是這些留學生之一,當時他聽說中國的科技狀況,放棄了博士學位,決心回國為祖國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因為他知道:自己是中國的兒女,是炎黃的子孫!   他回到中國,參加了核子彈的研製工作。鄧稼先不怕困難,經常帶領工作人員到前線工作。他親自到黃沙滿天的(gebi)戈壁取樣本,還冒著被輻射到的危險監製核子彈。終于,在他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核子彈試驗爆炸成功了!隨後,鄧稼先又以驚人的速度研製成功了(qing)氫彈、東方紅衛星。鄧小平阿公提到鄧稼先,說:“兩彈是他的勛章,中國為他驕傲!”  

他主要從事核物理、理論物理、中子物理、電漿物理、統計物理和流體力學等方面的研究並取得突出成就。他自1958年開始組織領導開展爆轟物理、流體力學、狀態方程、中子輸運等基礎理論研究,對核子彈的物理過程進行大量模擬計算和分析,從而邁開了中國獨立研究設計核武器的第一步,領導完成了中國第一顆核子彈的理論方案,並參與指導核試驗前的爆轟模擬試驗。核子彈試驗成功後,立即組織力量探索氫彈設計原理、選定技術途徑,組織領導並親自參與1967年中國第一顆氫彈的研製和試驗工作。

1979年,鄧稼先擔任核武器研究院院長。1984年,他在大漠深處指揮中國第二代新式核武器試驗成功。翌年,他的癌擴散已無法挽救,他在國慶節提出的要求就是去看看天安門;1986年7月16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李鵬前往醫院授予他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1986年7月29日,鄧稼先因全身大出血去世;時任國務院總理的趙紫陽專程從外地趕回北京參加鄧稼先的追悼會,他說:“鄧稼先同志是我國科技工作者的典範,是我國科技工作者的驕傲。”

稼先逝世,我極悲痛!——鄧稼先的岳父、全國政協副主席、90高齡的許德珩老人也在他送的大幅挽幛上悼念鄧稼先;在地球的另一面,遠隔萬裏重洋的昔日好友楊振寧教授懷著無限悲痛的心情,也給鄧稼先的夫人許鹿希教授發來了唁電。

鄧稼先最後把生命奉獻給了祖國和科學事業。

人物軼事

謙讓包子

鄧稼先夫人講過一件事:在一次他和周總理一起吃飯時,由于當時正是三年自然災害時期,雖然國家已經對他們很照顧,吃的也僅僅是兩個煮雞蛋和四個包子,當時每個人都是有糧食定量的;年富力強的鄧稼先一口一個,連續吃掉了半兩一個的四個包子;周總理就把自己的那一盤推到了他面前;他不好意思地推了回去,幾次往返,還是服務員幫忙,又給周總理拿了一盤,才解決了相互的推讓……

匯報工作

28年間鄧稼先回來過幾次,主要是跟周恩來總理等領導匯報核子彈、氫彈等核武器的研製情況。他那幾次回來許鹿希雖然沒有更多地和他在一起,但還是見了面的。許鹿希說:“那幾次見面也叫人難忘。他去向總理匯報,我就在家等他。”

說起周恩來總理,許鹿希說鄧稼先曾經給她講過這樣一件事,那是在一次核試驗前,鄧稼先去向周總理匯報。第一次見到周總理有點兒緊張,說起話來有點兒哆嗦。周總理笑了,他說:“稼先同志,我們都是上了年紀的人,有高血壓,你這麽一哆嗦就把我們的血壓給哆嗦上去了。”聽了這話,鄧稼先馬上就放松下來,整個會議室的氣氛也輕松了。

因為總理都是晚上聽匯報、辦公,鄧稼先晚上9點鍾從家裏開車到中南海西花廳,匯報到晚上12點的時候,總理那兒有夜宵,一般都是吃兩個水煮的荷包蛋,還有四個小包子,然後再繼續匯報。鄧稼先他們匯報得很詳細,要把整個的設計過程和中間會出現什麽問題以及製造過程中間有什麽問題,哪些地方要突出,都要向總理匯報。周恩來總理聽得非常仔細,因為總理辦公的桌子不夠大,他們討論時就把設計圖紙鋪在地上,總理蹲著仔細研究圖紙,鄧稼先他們也蹲著,差不多天亮以前,三四點鍾的時候才回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