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作華

鄒作華

鄒作華(1894-1973),字岳樓,吉林永吉人,東北軍出身,國民黨陸軍二級上將。保定軍校第五期炮兵科,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十二期炮兵科畢業。國民黨炮兵權威,擅長炮兵部隊訓練,編裝與作戰指揮。

1920年投奔奉軍,任炮兵營長。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後因功升任炮兵團長。1925年,第二次直奉戰爭後升任炮兵旅長,1926年因平定郭松齡叛變有功,升任奉軍炮兵司令,1927年任奉軍炮兵軍長。1928年12月29日,東北易幟後與張學良軍隊一起成為國民革命軍。1930年,身為上將的他,因與蘇俄中東路事件中立下戰功,與張學良同受中華民國青天白日勛章,為該勛章的首批受獎者。

"九·一八"事變後,鄒作華任東北邊防軍炮兵總監,1933年出任軍事委員會北平分委會校閱委員長。1934年鄒作華任陸軍炮兵學校校長,教育長,並兼任國民黨炮兵總監。參加兩次淞滬戰爭參與戰役,負責指揮全部參戰炮兵部隊。1939年奉命任軍事委員會炮兵總指揮,1940年兼任吉林省主席。

抗戰勝利後,代表中華民國政府任東北行轅政務委員會常務委員,國民黨第六屆中央監察委員,1947年11月晉升陸軍二級上將,並當選第一屆國大代表。1948年受命擔任總統府戰略顧問。1949年年初赴台,1953年退出軍界,擔任總統府國策顧問,兼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委員等閒職,1979年病逝台北,享年80歲。

  • 中文名稱
    鄒作華
  • 出生地
    吉林永吉
  • 畢業院校
    保定軍校,日本陸軍士官學校
  • 勛章
    青天白日勛章,二等寶鼎勛章等
  • 國籍
    中國
  • 逝世日期
    1973年11月7日
  • 別名
    鄒岳樓
  • 信仰
    三民主義
  • 代表作品
    《鄒岳樓將軍八十回顧》
  • 出生日期
    1894年4月7日
  • 職業
    陸軍二級上將
  • 民族
    漢族

簡介

青少年時代

鄒作華(1894-1973),字岳樓,吉林永吉人,1894年5月11日生于一商人家庭。初入吉林陸軍國小學習,畢業後到吉林孟恩遠的陸軍做見習軍官。1917年入日本士官學校學習炮兵科。回國後,被分派到段祺瑞所屬的邊防軍教導團任隊副。後代理教導團團長、重炮營營長。直皖戰爭中,皖系戰敗,皖系邊防軍被直軍收編。鄒作華不願依附吳佩孚,遂決定以隊副的身份率領炮兵隊的學兵以及火炮、馬匹、裝備等,投入張作霖的奉軍,從此開始了他在奉軍中的軍事生涯。

鄒作華

軍人生涯

鄒作華開始在奉軍任東三省巡閱使署衛隊混成團參謀。不久任炮兵營營長。1922年第1次直奉戰爭,鄒作華在廊坊戰役中,指揮炮兵以強大火力壓製直軍,被困的奉軍得以突圍,戰後升任炮兵團團長。鄒作華精通炮兵作戰、訓練及指揮,治軍嚴明,在奉軍嶄露頭角。第二次直奉戰爭中,炮兵發揮很大作用,他又升為炮兵第1旅旅長,晉升陸軍少將。1925年11月22日,郭松齡兵變反奉,任命鄒作華為總部參謀長。鄒作華雖身在郭松齡軍營中,卻懷著投張作霖之心,對郭松齡軍隊的戰敗起到極大的作用。鄒作華暗中通奉,"將榴霰彈引線芯抽出而放之,幫其雖命中而不炸,奉軍未致大傷亡"。郭松齡軍隊在最後一戰,參謀長鄒作華"突然間將所部炮兵旅撤回,並停止前線子彈供應,郭軍遂大潰"。隨後,鄒作華以東北國民軍總司令部名義下令各軍停止攻擊,協助張作霖收拾殘局,安撫軍隊。進一步受到張作霖的寵信。1926年被任命為奉軍炮兵司令。1928年5月"濟南慘案"發生後,鄒作華的思想發生了很大變化。請求自願率領軍隊去東北邊疆墾荒。張作霖任命他兼任興安屯墾督辦,興安屯墾區的面貌發由此生了很大的變化。

鄒作華

"九·一八"事變後,鄒作華被國民黨政府任命為陸軍炮兵學校校長,成績斐然。抗戰時期,任炮兵總指揮。曾兼吉林省政府主席。1947年任國民黨東北行轅政務委員會常務委員。1948年,加陸軍上將軍銜。大陸軍解放前夕,鄒作華去了台灣。1973年11月7日病逝于台北。終年79歲。

成名戰績

一九二四年發生第二次直奉戰爭,鄒作華的野炮營已擴編為炮兵第四團(二十七師炮兵團為第一炮兵團,吉林部隊所屬為第二炮兵團,黑龍江部隊為第三炮兵團)。鄒作華的炮四團配屬在張學良、郭松齡指揮的一、三聯軍,擔任山海關的正面作戰。炮兵指揮所設在綏中姜女廟附近。在鄒作華親自指揮下,炮兵的攻擊準備炮擊,效果非常顯著。直軍帶掩蓋的野戰工事,很多被摧毀。直軍的炮兵陣地受到壓製,隻是一、三聯軍的步兵未能很好地利用攻擊準備炮擊成果,突破直軍陣地。這是鄒作華指揮的東北炮兵,第一次大顯身手。

一九二六年東北軍對據守南口一帶的馮玉祥國民軍作戰,炮兵部隊實施的戰鬥方式,採用當時最先進的"炮兵群"戰術,編組成左右中央各炮兵群,每一群不單純是山野炮,依情況並配有榴彈炮,也不是一個連一個營的使用,炮兵群是集結許多各類炮兵營成為火力集團而運用的。東北軍的炮兵群對國民軍在南口一帶構築的最堅固陣地鎖要部,稱為"紅工事"的主陣地,予以致滅性的炮擊。東北軍挫敗國民軍主要是炮兵的成群使用所致,這是東北炮兵第二次的大顯身手。

仕途

鄒作華字岳樓,人稱鄒大虎,吉林雙城(現屬黑龍江省)人。他先後進入保定軍官學校、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是這兩個學校炮兵科畢業生。一九二○年東北軍參加直皖戰爭,繳獲西北邊防軍一營野炮、一營重炮,鄒作華就是野炮營長。他編入東北軍後,深受張學良的信任與擢拔。因為張鄒兩人都是學炮兵的,都是炮科專家。鄒的炮科學識,受到張的賞識,認為把建立和發展炮兵的重任,交付予鄒,是最適當的人選。不久他被提升為炮兵第四團的團長,在張學良、郭松齡兩將軍的關懷下,他深入佇列與土兵共同操練。當時沈陽北大營張、郭統帶的第二、六兩旅,炮裝備、訓練、戰鬥力都冠于東北全軍,被稱為新軍,而新軍中尤以鄒作華的炮兵第四團為最標準。鄒在生活上非常講究,極力西化,愛好打網球,跳交際舞。他走路氣勢昂揚,保持正規軍人姿態,影響所及北大營許多青年軍官,都模擬他的走路樣式。

鄒作華鄒作華

一九二七年張學良、韓麟春指揮的第三、四方面軍團進抵河南,鄒作華被特任為炮兵軍長。官大了,錢多了,他的西化生活,也就相應地提上一個階梯,志氣消沉,事業心減退,所指揮的炮兵在中原戰場上,沒有建立什麽戰績。一九二八年東北軍退回關外,張學良特派他為興安屯墾區督辦,這位鄒督辦長時間遊樂在沈陽,而興安屯墾事務,他責成總辦高仁紱處理。鄒作華個人生活醉心西化,迷戀于酒吧、舞場中,政治生活迂腐短見,極力依附蔣家王朝。當一九三六年"西安事變"時,他任南京炮校教育長,竟親自率領該校東北籍的教職員,去見何應欽,自動請罪,自動願去坐班房,表示無限忠于南京國府。抗戰時期,他在重慶任軍委會炮兵指揮官,以其炮兵界的權威,竟沒作出與其聲望相稱的任何表現。抗戰勝利,國民黨下了官雨,而他卻沒得到一官半職,成了秋天的執扇撂起來了。最後跟著跑到台灣,結束了他那戲劇性的後半生。

東北炮兵創始人

教書育人

以後一九二七年鄒作華擢任為東北軍的炮兵軍長,所有東北炮兵歸其指揮或節製。當時國內各軍事集團(廣東、四川、閻、馮等)都沒有炮兵成軍的事例。鄒作華堪稱是東北炮兵創始和擴展的主要人物,尤其他對炮兵的戰術、射擊兩門教育,抓的非常實在。他主辦一所東北炮兵軍官教育班,施以炮兵軍官養成教育,另一所炮兵研究班,是炮兵專門學校性質,聘任日本炮兵軍官倉崗繁太郎教授射擊教範。在該班組任教官的,大都是出身于日本炮兵專門學校的人員。研究班共開辦三期。每期學員是從炮兵部隊現役軍官限由講武堂畢業的選送入班學習。九·一八事變前已畢業兩期,第三期大部分是由東北海軍艦上軍官派來的,未畢業就爆發了事變。

作用

由于炮兵軍官教育班和炮兵研究班的倡導,東北炮兵的貭素大大提高。以前炮兵部隊的觀測器材,主要隻有炮隊鏡,後來精微儀測遠機,就普及了。東北炮兵掌握了圖上作業的無觀測無試射開始效力射的射擊技術,以及佔領遮蔽陣地的最新炮兵戰術。這在當時國內炮兵是很先進的。九·一八事變後,鄒作華被任為南京炮兵學校教育長,許多東北炮兵軍官去炮校教學。

評價

鄒作華是張作霖炮兵中的得力幹部,留學日本後深得張氏父子的重用。1925年郭松齡倒戈反奉,當時東北軍的全部炮兵都控製在郭方的鄒作華手中。鄒暗中命令炮兵卸去全部炮彈引信,並命部下王和華密報張作霖。所以在張作霖部隊反攻郭松齡時,無所顧慮,一舉將郭擊潰。後來張作霖對鄒給以特殊升遷,31歲就擔任軍長。蔣張合作後,蔣通過張學良邀請鄒作華主持炮兵學校教務。鄒在軍事上接受新事物較快,善于鑽研,辦事有方。但在政治上頭腦簡單,他不了解社會發展規律和國家民族命運之所系,個人前途悉聽別人擺布。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