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溫克族

鄂溫克族

鄂溫克族(俄語:Эвенки,舊稱通古斯或索倫)是東北亞地區的一個民族,主要居住于俄羅斯西伯利亞以及中國內蒙古黑龍江兩省區,蒙古國也有少量分布。

鄂溫克是鄂溫克族的民族自稱,其意思是"住在大山林中的人們"。

鄂溫克民族的語言文化具有獨特徵,屬阿爾泰語系之通古斯語族北語支,在日常生活中,鄂溫克人多數使用本民族語言,沒有本民族的文字。鄂溫克牧民大多使用蒙古文,農民則廣泛使用漢文。

鄂溫克人是從遊牧發展到定居的,從事畜牧業生產方式的人群。他們的傳統文化具有極大的豐富性,最為突出的是服飾文化知飲食文化。

  • 中文名稱
    鄂溫克族
  • 外文名稱
    Ewenkis
  • 分類
    少數民族
  • 分布
    跨中國、俄羅斯居住的跨界民族
  • 人口
    26315人

簡介

鄂溫克族自治旗政區圖鄂溫克族自治旗政區圖

鄂溫克族人口為26315人,主要聚居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盟、鄂溫克自治旗和周圍幾個旗、黑龍江省訥河縣等地。使用鄂溫克語,屬阿爾泰語系 滿-通古斯語族 通古斯語支。有海拉爾、陳巴爾虎、敖魯古雅3個方言。鄂溫克族沒有本民族的文字,牧區通用蒙古文,農業區和靠山區通用漢文。過去,鄂溫克族人多信仰薩滿教,牧民同時信仰喇嘛教。

概況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鄂溫克族是跨中國、俄羅斯居住的跨界民族。在俄羅斯境內曾被稱為通古斯人,現定名為埃文克族,約有5萬人左右,主要分布在西伯利亞地區。根據2000年人口統計,中國鄂溫克族共有30505人,其中有26201人分布在內蒙古自治區,約佔全國鄂溫克族人口的87%,主要居住在東北大興安嶺呼倫貝爾草原,與其他民族交錯雜居,形成了大分散、小聚居的分布特點。鄂溫克族最大的聚居區是鄂溫克自治旗。這裏地處大興安嶺的五嶺山區,有19000多平方公裏水草豐美的天然牧場,有8300多平方公裏茂密的森林和獵場,也有肥沃的耕地。出產各種奇禽異獸和珍貴葯材,如世界稀有的貴重木材——樟子松和聞名中外的白蘑菇、及鹿、犴、猞猁、飛龍、烏雞等;蘊藏著大量的煤、鐵、金、銅和水晶等地下資源。但由于自然條件不同,各地區鄂溫克族的生產生活方式存在著比較大的差異。聚居在鄂溫克族自治旗和陳巴爾虎旗的鄂溫克族主要從事畜牧業;訥河縣的鄂溫克族從事農業;居住在莫力達瓦旗、阿榮旗、扎蘭屯市等地的鄂溫克族則以半農半獵為生;而額爾古納左旗敖魯古雅鄂溫克族鄉的鄂溫克族還從事著傳統的狩獵業。因為他們狩獵時使用馴鹿,常被稱為“使用馴鹿的鄂溫克人”。

鄂溫克意思是“住在大山林裏的人們”。大部分鄂溫克人以放牧為生,其餘從事農耕。馴鹿曾經是鄂溫克人唯一的交通工具,被譽為“森林之舟”。

1957年統一民族名稱為鄂溫克。1990年全國第四次人口普查統計,全國鄂溫克族人口為26315人,其中居住在鄂溫克自治旗的有8621人。佔全國鄂溫克族人總數的33%。

鄂溫克族有自己的語言,屬阿爾泰語系滿——通古斯語族,通古斯語支,分海拉爾、陳巴爾虎、敖魯古雅三種方言。沒有文字,牧區一般用蒙文,農區和林區通用漢文。

鄂溫克族

過去,鄂溫克人信奉薩滿教,敬奉鬼神,崇拜大自然。

鄂溫克族的民間文學十分豐富,他們能歌善舞,民歌優美動聽,風格獨特,即景生情,即情填詞。

鄂溫克旗的鄂溫克族人以畜牧業為主,衣著仍保持著傳統的鄂溫克服飾,但生活中現代便裝已很普遍;牧區的鄂溫克人以乳、肉、面為主食;

鄂溫克人非常好客,極有禮貌。他們常說:“遠方的來客不會背著自己的房子走”,他們認為如果客人來了不好好招待,自己以後出去也不會受到禮遇。他們待客必有好煙好酒,菜餚必有大塊大塊的手扒肉,以及風幹肉、柳蒿芽和稷子米煮成的獨具風味的肉粥。

關于鄂溫克族的民族來源,目前有兩種不同觀點——一種觀點認為鄂溫克族起源于貝加爾湖沿岸及以東地區的北室韋;另一種觀點則提出鄂溫克族起源于烏蘇裏江流域(革末)(革曷)七部之一的安居骨部。

鄂溫克族大部分信仰薩滿教,牧區有些人還信仰藏傳佛教。習慣上主要有動物崇拜,圖騰崇拜和祖先崇拜。

歷史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考古學和人類的研究,早在公元前2000年,即銅石器並用時代,鄂溫克族的祖先就居住在外貝加爾湖和貝加爾湖沿岸地區。在黑龍江,七遊,石勒喀河洞穴中發現了具備鄂溫克族體質特征的頭蓋骨,與頭蓋骨一起還發現了貝加爾湖地方特有文化與裝飾。符合鄂溫克人的傳說。傳說中鄂溫克人的祖先生活在勒拿河、“拉瑪”湖(即貝加爾湖)。另一傳說,他們的故鄉在黑龍江上遊石勒喀河一帶。總之,鄂溫克人生活在貝加爾湖以東和黑龍江上遊石勒喀河一帶的山林中,使用弓箭、扎槍,從事打獵和捕魚。食物用火燒著吃,或把石頭燒熱,放入盛水的皮樺桶中煮肉吃。取火用兩塊石頭打擊出火星,用樺皮纖維引火。住樺樹皮蓋的“撮羅子”。當時正處在母權製氏族社會階段。他們的族源,可以追溯到北朝與隋唐時期室韋各部中的某些地理、習俗與鄂溫克族有淵源關系的部落,特別是其中的‘‘北室韋”、“缽室韋”、“深未沮室韋”,以及唐代在貝加爾湖東北苔原森林區使鹿的“鞠”部落等。後來,他們向東發展,其中一支來到黑龍江中遊雅克薩(今俄羅斯阿爾巴津)一帶,明代文獻中記述的“乘鹿出入”的“北山野人”,一般認為即鄂溫克與鄂倫春人的直接祖先。清代文獻中的“索倫部”,廣義包括達斡爾族、鄂倫春族和鄂溫克族,專指則是鄂溫克族。此外,稱為“索倫別部”的“喀穆尼堪”,也指鄂溫克的一支。

在沙俄殖民者入侵黑龍江流域以前,上述各部的鄂溫克居民都已歸順努爾哈赤與皇太極的大汗政權。1636年皇太極改國號為清以前,即已在鄂溫克地區確立管轄製度,以後又日趨嚴密。清廷將鄂溫克族以氏族為單位編成“佐”,選拔了佐領等官,每年向清朝進貢貂皮。17世紀中葉後,由于沙俄的侵略,清朝將鄂溫克族遷到大興安嶺嫩江各支流(甘河、諾敏河、阿倫河、濟心河、雅魯河、納莫爾河等)流域居住。這是“布特哈打牲部”之一,共分5個“阿巴”(即圍獵場)。雍正九年(1731)將5個圍獵場的鄂溫克壯丁按住地規定旗色,編成八旗。次年,清朝從布特哈地區抽調1600多名鄂溫克族兵丁,攜帶家屬遷至呼倫貝爾草原,駐守邊防。其後代即現在居于鄂溫克族自治縣的鄂溫克族。清廷還曾派鄂溫克族的八旗官兵駐防愛輝、墨爾根、齊齊哈爾伊犁、塔城、科布多、烏裏雅蘇台、烏魯木齊等地。他們在維護祖國的統一、保衛邊疆方面作出了貢獻。1732年,清朝從布特哈地區抽調一千六百名鄂溫克兵丁,攜帶家屬遷至呼倫貝爾草原地區,其後裔就是今天的鄂溫克族自治旗的鄂溫克族。

社會經濟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由于鄂溫克族居住分散,各地自然條件不同,社會經濟發展很不平衡。聚居于鄂溫克族自治旗和陳巴爾虎旗的鄂溫克族佔本族人口的半數以上,主要從事畜牧業生產,住蒙古包,過遊牧生活。早在17世紀末,鄂溫克族已處于由原始社會末期向階階社會過渡的階段。至1945年8月解放前,鄂溫克地區已處于小家庭為主體,組成“尼莫爾”的遊牧小集團。“尼莫爾”原是由三、五戶以至十多戶有血緣關系的保留部落外殼的遊牧封建社會,其社會結構是以若幹小家庭組成的生產互助單位,成員屬同一氏族,沒有剝削關系。後逐漸發展成為一個建立在封建依附關系基礎上的社會生產組織,一般由一戶封建牧主和若幹貧苦牧民共同組成。牧主與牧民佔有牲畜的數量相差懸殊,牧場形式上是“尼莫爾”佔有,實際上已產生了封建剝削。從事農業和半農半獵的鄂溫克族居民早已進入封建社會。此時隻有居住在額爾古納左旗的極少數人尚處于原始社會末期父系家族公社階段,生活在原始森林中,飄泊不定,住著簡陋的帳幕——“撮羅子”。因他們飼養馴鹿,常被稱為使用馴鹿的鄂溫克人,過著共同狩獵、平均分配的原始社會生活。

在漫長的舊社會裏,鄂溫克族人民深受苦難,處于日趨貧困衰亡的境地。在清代,統治者驅使他們去打仗,大多死于戰場。日本侵略者實行種族滅絕政策,加上天花傷寒性病等蔓延,人口急劇下降。1931年輝河沿岸鄂溫克族居民為3000多人,到1945年隻剩存1000餘人。1945年8月,鄂溫克族獲得新生。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幫助他們恢復和發展生產。1947年開始在經濟比較發達的牧區、農區(包括靠山區)進行民主改革;在尚保留原始社會殘餘的遊獵區,則大力扶助他們發展生產,通過合作化使之直接走上社會主義道路。到1958年基本上完成了社會主義改造,同年8月1日成立了鄂溫克族自治旗,還先後建立5個民族鄉和一個民族索木(區)。培養出許多本族幹部。自治旗成立以來,逐步改變了過去“逐水草而居”的狀況,實行定居放牧,一批獵民、牧民新村相繼出現在林區和草原。採取“以牧為主,結合畜牧業發展多種經濟”的方針,使畜牧業迅速發展;興修水利,開發缺水牧場2000多平方公裏,基本上實現了割草、運草、提水、葯浴、彈毛、製氈等方面的機械化。牲畜頭數比1949年成長7倍多,牲畜和畜產品有20多種跨入出口物資行列。農業編織、養鹿、捕魚以及採集木耳、榛子、蘑菇等多種經營逐步發展起來。輝河兩岸有200多裏長的天然蘆葦資源,每年都為國家提供大批優質造紙原料。鄂溫克族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有了較顯著的改善。1945年前,他們幾乎全是文盲,自治旗成立時僅有9所國小,現在國小教育已普及,並有了18所中學,還有不少青年邁進大學之門,一支本民族的知識分子隊伍正在成長。在鄂溫克地區基本上建成了醫療衛生防疫網,“克山病”已經得到控製,舊社會流行的瘟疫已絕跡。1978年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各項事業更是蒸蒸日上。

生活方式

飲食

純畜牧業生產區的鄂溫克族以乳、肉、面為主食,每日三餐均不能離開牛奶,不僅以鮮奶為飲料,也常把鮮奶加工成優酪乳和幹奶製品。主要奶製品有:稀奶油、黃油、奶渣、奶幹和奶皮子。最常見的吃法是將提取的奶油塗在面包或點心上食用。

鄂溫克族

肉類以牛羊肉為主。過去每戶每年平均要食用二十來隻羊和兩頭牛。冬季到來之前是鄂溫克族大量宰殺牲畜儲存肉類的季節。食肉的方法有:手把肉、灌血腸、熬肉米粥和烤肉串等。

居住在北部大興安嶺原始森林裏的鄂溫克族,完全以肉類為日常生活的主食,吃罕達犴肉、鹿肉、熊肉野豬肉、狍子肉、灰鼠肉和飛龍、野雞、烏雞、魚類等,食用方法也與牧區略有不同,其中罕達犴、鹿、狍子的肝、腎一般都生食,其他部分則要煮食。

魚類多用來清燉,清燉魚時隻加野蔥和鹽,講究原湯原味。 鄂溫克族很少食用蔬菜,僅僅採集一些野蔥,做成鹹菜,作為小菜佐餐。從20世紀50年代初開始,主食漸被面食如:面條、烙餅、饅頭等所代替。

鄂溫克族都以奶茶為飲料,飲用時根據個人的口味再加黃油、奶渣。此外,還飲用面茶、肉茶。林區的鄂溫克族還飲用當地特有的馴鹿奶。

鄂溫克族傳統炊餐用具別具特色,有用罕達犴骨做成的杯子、筷子,鹿角做成的酒盅,犴子肚盛水煮肉、罕達犴筋縫製的鹿皮盛糧口袋,樺木、皮製的各種碗、碟等。如今瓷、鋁、鐵、塑膠製品已廣為使用。

服飾

鄂溫克族服飾的原料主要為獸皮。大毛上衣斜對襟、衣袖肥大,束長腰帶。短皮上衣、羔皮襖,是婚嫁或節日禮服。無論男女,衣邊、衣領等處都用布或羔皮製作的裝飾品鑲邊,穿用時束上腰帶。喜愛藍、黑色的衣服。皮套褲外面綉著各種花紋,天冷時穿在皮褲的外面。男子夏戴布製單帽,冬戴圓錐形皮帽,頂端綴有紅纓穗。鄂溫克族婦女普遍戴耳環、手鐲、戒指,或鑲飾珊瑚瑪瑙。已婚婦女還要戴上套筒、銀牌、銀圈等 。

住所

鄂溫克族人在森林中沒有固定的住所,“撮羅子”是他們的傳統民居。“撮羅子”,鄂溫克語叫“希欏(luó)柱”,它的外形如同鄂倫春族的“仙人柱”,高約3米,直徑約4米,是一種圓錐形建築物,實際上是用松木桿搭成的圓形窩棚,也是一種非常簡單的帳篷。“撮羅子”的遮蓋物隨季節變化有所不同,夏季一般用樺樹皮,冬季則用麂、鹿皮包裹。鄂溫克族人雖無固定住所,卻有固定建築,那就是他們的倉庫。他們的倉庫極為奇特:先將相鄰的兩棵大樹砍去樹梢,作為柱子,然後用木頭壘成一間懸空的倉庫,地上斜豎一根砍有階梯的木柱為梯。倉庫中存放食品、獵物、衣服、用具等,他們從不上鎖,其它獵人可任意取用,事後如數歸還即可。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牧區主要的住房是“蒙古包”,圓形。夏天以葦子、柳條或樺皮圍蓋。冬季,窮苦人家仍以葦子為包蓋,富裕人家則以氈子圍蓋。

靠近山區的貧困人家住的是矮小、潮濕的“馬架子”(土坯蓋成)。

由于貧困、閉塞、經常遊動,因而他們的日常生活用品非常簡陋缺乏。

民族習俗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鄂溫克族的婚姻為一夫一妻製,尚保有氏族外婚及姑舅表婚的特點,婚姻隻能在不同氏族之間進行,同一氏族內禁止通婚。他們也與蒙古、鄂倫春、達斡爾等族通婚。在陳巴爾虎旗的鄂溫克人中尚保有“逃婚”習俗,互戀的青年男女決定結婚日期後,女方乘黑夜逃至男方所塔的“撮羅子蟹裏,由候在此處的老婦把姑娘八根小辮改梳成兩根,即成為合法的婚姻。人死後,以前曾行天葬(即風葬),後因受鄰近兄弟民族的影響,多改土葬。

鄂溫克族的中有入贅之習,一般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父母隻有一個女兒,女婿招進家,將來女兒女婿共同繼續家產;另一種則是岳父本人年老,家中兒子尚年幼,就將女婿招進來,待兒子長大後,女兒女婿再搬出獨立生活,這種形式女婿不能繼續岳父財產。其次,鄂溫克人對于寡婦再嫁絕不鄙視,反而認為這是件好事,寡婦在再嫁時甚至還可以帶走自己的財產,也可以就在亡夫留下的房屋中再嫁他人。

鄂溫克族的日常生活中,樺皮佔有一定的位置,可稱之為“樺皮文化”。其打獵、捕魚、擠奶用的製品很多都是用樺皮製作的。餐具、釀酒具、容器、住房“撮羅子”、籬笆、皮般。甚至人死後裹屍都用樺皮製作。除此外,鄂溫克族許多服飾也是用樺皮做的。象樺樹皮帽、樺樹皮鞋等十分廣泛。各種樺樹皮製品,尤其是樺樹皮容器,除了輕便實用外,還配有花紋圖案裝飾。一般婦女從七八歲開始學習世代相傳的雕刻、壓印、繪畫、拼貼等手藝,逐步產生了鑽研技藝的熱情,對器皿用具進行美術創作。圖樣多源于生產、生活之中,有花草、樹木、山峰、蟲魚、石崖等模仿自然構圖,具有獨特的民族風格。

鄂溫克族人不但勤勞、勇敢、純樸、爽快,而且具有誠實的美德。在鄂溫克族獵人和牧人中,不知道什麽叫偷竊。獵人和牧民在森林和草原上設有倉庫,存食品、衣物、工具等,從不上鎖,如果有人途中斷糧、缺衣,可以到任何二個倉庫去取。鄂溫克族講究禮節,非常好客。年輕人見到長輩,要施禮問安和敬煙。最通常的禮節是屈膝、側身、拱手作揖。家中來了客人被認為是喜事,牧區對客人敬以奶茶,獵區則以鹿或犴的胸口肉以及馴鹿奶待客。節日主要有祭敖包、陰歷年和“米闊勒”節等。祭敖包時要宰牛、羊作祭品,祈求人畜平安。每次敖包會上還要舉行賽馬、摔跤等活動。“米闊勒”節是生產節日,每年夏歷五月二十二日舉行,這一天要給馬烙印、剪鬃、去勢、除壞牙,給羊剪耳記號等,並舉行宴會。

尊老待客

鄂溫克族好客並講究禮節,到鄂溫克族家裏做客,主人把皮墊擺在哪裏,客人就在哪裏落座,不得隨意挪移皮墊。客人落座後,女主人隨即端上奶茶,然後煮獸肉,肉煮好後,女主人拿出獵刀切一小塊肉投入火堆裏,然後再給客人們吃。如果來者是貴客,通常還要獻上馴鹿的奶。鄂溫克族待客必須有酒,除飲用白酒外,家家都能自釀野果酒。敬酒時主人要高舉酒杯先往火中傾註點滴,自己先呷一口再請客人喝。鄂溫克族認為:外出的人誰也不會背著房子走,如果自己不招待別人,自己出門後也不會有人照顧。

敬火之俗

鄂溫克族人敬火如神,在喝酒、吃肉前,先要向火裏扔一塊肉、灑上一杯酒,然後才能進食。舉行結婚儀式時,新婚夫婦要敬火神。鄂溫克族人對火還有許多禁忌,比如不許用帶尖的鐵器捅火,不許用水潑火,不許向火裏扔髒東西,不許女人從火上跨過,不能用腳踩火等等。

節慶

除春節等節日與鄰近其他民族的節日一樣外,鄂溫克族還要在農歷五月下旬擇日舉行“米調魯節”。“米調魯”是歡慶豐收之意。節日期間,人們要身著盛裝,男人們要進行剪馬鬃、馬尾活動,屆時牧民家家都要備下豐盛的酒肉,宴請親朋好友。

米闊魯節是呼倫貝爾草原莫爾格勒河流域鄂溫克牧民的豐收節。每年的5 月中下旬,忙完接羔保畜的鄂溫克人喜氣洋洋地聚集到一起,慶祝一年一度的豐收節日。

米闊魯節要進行一系列生產活動,主要是給馬烙印、除壞牙、剪耳記、剪鬃毛及給羔羊割勢等。首先從“尼莫爾”(即放牧小集團)的一頭開始,先從馬群裏套出二歲子馬,放倒,人們有的用剪子剪鬃、割尾梢,有人用刀子割耳為記號。這時馬的主人把自家的畜印燒紅,在馬的左跨上烙印。割下的鬃毛由畜主收起,剪下的耳塊由畜主點數儲存。在羊圈裏,母羊都放出去吃草了,隻剩下滿圈的小羊羔,牧人們把公羊羔割勢(閹割寨丸),把母羊羔耳朵剪下自家樣式的豁口(每家的羊豁口不相同,以示區別)。

米闊獸節上,老人們也贈給自己的親人(如外甥、侄兒、女兒等)母羊羔之類,祝福晚輩們擁有更多的羊群。最後,各家膠次舉行宴會。宴會開始時一般是按照鄂溫克人先茶後酒習慣進行。敬酒日寸,從首席輪始,即由男女主人捧著一個木盤,盤裏放兩個酒杯,依次敬讓。敬酒輪一周時,主人拿出一條“哈達”,向割勢人致謝,同日寸鄭重的向大家說明新的一年幼畜繁殖數。大家向主人道喜,祝他牲畜旺盛,烙印割勢的數位與歲俱增.

野外婚禮與“歡樂之火”

鄂溫克獵民的婚姻一般包括求親、訂婚、結婚幾個階段。臨近婚期,男方家不管離女方家多遠,都要遷到女方家附近。結婚之日,新郎在父母親友的陪同下,帶上送給女方的1 0 隻馴鹿到女方家去,女方也以同樣的隊伍到路上來迎接。雙方相遇後,新郎新娘擁抱接吻,並互贈禮物。然後大家進撮羅子喝喜酒,直到晚上酒宴結束,舉行婚禮。有趣的是,他們的婚禮不是在室內,而是在野外舉行。屆時,他們在清理過的河灘谷地上燃起一堆被稱為“歡樂之火”的篝火,然後人們把新郎新娘從撮羅子裏簇擁到篝火邊,並以火為中心圍成一個半圓圈,由一位主持婚禮的長者宣布婚禮開始。主婚人用樺皮杯斟滿兩杯酒,交由新郎新娘潑在火裏,表示對火神的尊敬,接著再向雙方父母敬酒。然後新郎新娘互相擁抱接吻,手挽手和所有參加婚禮的人拉成一圓圈,載歌載舞,歡度良宵。這種歌舞鄂溫克人稱之為“歡樂之火”舞。它舞姿雄健有力,時而振臂扭腰,時而盡情歡跳。一人領唱,眾人齊和。歌伴舞,舞隨歌,時快時慢,高低錯落。大家在歌舞中縱情歡樂。

禁忌

鄂溫克人崇拜熊,所以打死熊以後,不能說熊死了而隻說熊睡了。殺的刀子,要說成是一種割不斷東西的鈍物;男人不能吃熊的前肢和尾,認為吃了會被熊奪去獵槍;任何人不得吃熊的肝、肺、心髒、腦子、眼睛等器官,認為這些是熊的靈魂所在之處;鄂溫克獵人打到鹿、犴後,一定要把地上的血跡、污物收拾幹凈,否則將被認為是一種不道德的表現。若不把血跡、污物去掉,別的野獸嗅到以後,就會遠遠地避開。

在日常生活中,鄂溫克人也有許多禁忌。小孩不能玩火,認為家裏的牲畜就會跑到很遠的地方不再回來;不能殺沒停奶的母畜,否則家裏就會有母子分離的事情發生;不能漫罵牲畜,不然家裏的日子就會越過越窮;夫妻在日落以後不能吵架,否則,全家不得安寧;有話要說在當面,不許在背後說人的壞話,否則本人或其子孫要受到報應;不許撒掉奶類,如不慎撒掉,應把所撒的奶在自己的前額上少塗一點。他們認為奶是寶貴的東西,象征著幸福吉祥,撒了奶就要丟福;不讓孩子吃羊的肥腸,否則,會找不到好草場;不得打罵牲畜,不得拿利器進入畜圈,不地用火嚇唬狗;婦女不許在斧子上跨過,否則會生傻孩子;當傍晚牲畜回來時,家裏不許斷火;在老人死去的祭日,數年內禁止向別人借用東西等。

文化藝術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鄂溫克族的民間文學十分豐富,有歷史傳說、神話、故事、諺語、謎語等,生動感人。雖產生于不同時代,但都反映了現實的生活。例如:“人類來源的傳說”對他們的遷徙歷史、古代生活和自然景象都作了樸素的描繪和解釋。當代文學的著名作家有烏熱爾圖,他的代表作有《一個獵人的懇求》等。他們能歌善舞,民歌優美動聽,風格獨特,即景生情,即情填詞。特別是牧歌和獵歌,表現了鄂溫克族勇敢而質樸的性格。每逢年節或舉行婚禮時,多由婦女跳鄂溫克舞蹈。“努給勒”舞步獨特,剛健有力,節奏性強,以“跟靠步”和“跺步”為其舞蹈特點。獵區的舞會多在晚間圍繞篝火舉行,主要跳“跳虎”和“獵人舞”等舞蹈。鄂溫克族居民從青少年時即開展射擊、跳高、跳遠、撐桿跳、滑雪等運動。造型藝術有刺綉雕刻繪畫等,喜在器皿上飾以多種花紋圖案,並善于用樺皮作原料製成禽獸形狀的兒童玩具

鄂溫克族的天文歷法

各地區的鄂溫克族在長期的生產生活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民間對于時間、距離、度量衡、方向、預測年成、氣候等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一套方法。

鄂溫克人主要靠太陽和星星來計時。白天按“天剛亮”、“太陽出來”、“太陽到西南”、“太陽要落了”等來計時。冬天夜裏主要觀測星星而將夜分成三段時間:“三星出來”、“三星偏西”、“三星要落”。狩獵地區的鄂溫克人,把太陽正南時叫“找狍子的時間”,太陽剛出時叫“打犴鹿的時間”,太陽偏西南叫“吃飯的時間”。

鄂溫克主要是以星位和太陽的位置為準判定方向,如北鬥七星出自東北方向,三星出自東南方向,曉星(超魯朋)在早晨放亮前出自東南方;還有天河是東北—西南的一條寬線,四季方位不變。日、月是從東方出來,獵區把“日出的方向”稱東,“日落的方向”稱西,“中年太陽的方向”稱南,“太陽到不了的方向”稱北。

傳統觀測天氣的方法,主要依據方向、節氣及自然界的各種變化。如,從東南方向下雨,一定是大雨;從西北刮風時,不會下雨。從西北開始下雪。太陽和月亮的周圍出現光圈,是變天的預兆,將會刮風、下雪或下雨。一定下得多。夏季白蝶多,冬季多雪。夏季小鼠洞多,冬季少雪。清明這天刮風,春天必有大風。清明下雪,春季要降大雪

預測年景好壞,是在陰歷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天亮之前看南鬥星和月亮的位置。月亮在南鬥星的左上邊,認為來年要澇;月亮在南鬥星的右上邊,來年要旱;月亮在南鬥星的中間或下邊時,一定是風調雨順的好年成。

此外,鄂溫克人在長期的狩獵實踐中,積累了豐富多樣的狩獵技術和經驗。除了用獵槍獵外,還採用圍獵、陷阱、槍扎、箭射、犬捉、夾子、網套、葯毒、葯炸等各種捕獵方法。而狩獵知識和經驗的傳授,早在鄂溫克人的孩童時代就已開始,孩子從小就隨大人出獵,12歲便可試槍,隨父兄狩獵,先學打灰鼠,再學打大獸。到十六七歲時便可單獨狩獵了,到青年時多數已成為優秀獵手。鄂溫克獵民發明製作了滑雪板作交通工具,並用來追趕各種野獸。他們還發明製作舟船。最初他們用五米多長的粗大原木刳木為舟,可乘1—2人。後來,他們利用樺樹皮製造樺皮船,可乘3個人。

鄂溫克族歌舞

鄂溫克族不僅善于歌唱,也非常愛好舞蹈。他們喜歡跳舞步簡單、生動活潑的集體舞,

《鄂溫克族》 陳玉先《鄂溫克族》 陳玉先

大多數通過婦女舞蹈來表現鄂溫克族的生產和生活。主要有“阿罕拜”、“愛達哈喜楞舞”、“哲輝冷舞”。鄂溫克族人崇尚天鵝,以天鵝為圖騰。天鵝舞是鄂溫克族的民間舞蹈,鄂溫克語叫作“斡日切”。婦女們閒暇時喜歡模仿天鵝的各種姿態,自娛而舞,逐漸演變成一種固定的舞蹈--天鵝舞。

鄂溫克族人長幼之間恪守嚴格的禮節,長輩和老年人享有很高的威望。鄂溫克族人既有不畏強暴的民族性格,又有大公無私、濟貧助危的傳統道德觀念。

名人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海蘭察(?—1793)呼倫貝爾盟海拉爾人,姓多拉爾,是清朝平定準噶爾叛亂中戰功卓著的著名將領。海蘭察一生征戰數次,從征準噶爾是他軍旅生活的開端。1755年,他以馬甲身份從征到伊犁,以少勝多,單槍匹馬活捉了準噶爾一員戰將巴雅爾,被清廷封為頭等侍衛。後1772年在平定大小金川割據勢力的戰役中立功,升為協領。海蘭察率鄂溫克部隊屢戰屢勝,乾隆帝甚為倚重。于1787年至1788年又率官兵去台灣作戰,他勇往直前,三日破鹿耳港。因戰功昭著,畫像入紫光閣,並晉升為正白旗蒙古都統。1791年尼泊爾廓爾喀人侵入西藏,肆意掠奪。應班禪、達賴喇嘛的請求,乾隆帝派海蘭察為參贊大臣率領各民族聯軍,其中包括鄂溫克達斡爾士兵1000名入藏,驅逐廓爾喀入侵者,屢戰屢捷,累立戰功,獲得了御賜“行軍坐轎”的殊榮,為維護祖國的統一、反對外國侵略勢力建立了歷史功勛。海蘭察是鄂溫克族歷史上最傑出的英雄,是清朝中期的著名戰將。他勇猛善戰,功勛卓著,曾被四次繪功臣像于紫光閣。在1793年從西藏返回京城後不久病逝,謚號武壯。

烏熱爾圖(1952—)原名塗紹民,是鄂溫克族第一代作家。他出生于內蒙古呼和浩特一個幹部家庭。“文化大革命”期間輟學來到鄂溫克民族鄉插隊,生活了十年,使他與鄂溫克族人民結下了不解之緣。烏熱爾圖從1976年開始發表作品,內容幾乎都反映了鄂溫克族獵民的生活。他的處女作《大嶺小衛士》以兒童文學的形式表現了大興安嶺深處鄂溫克族獵鄉獨特風貌。另一作品《森林驕子——鄂溫克族的故事》榮獲全國少年兒童優秀讀物二等獎。《瞧啊,那片綠葉》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一個獵人的懇求》、《七岔犄角的公鹿》、《琥珀色的篝火》分獲1981年、1982年和1983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

節日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鄂溫克族的傳統節日很多,主要有敖包會、阿涅(春節)、正月十五、正月十六(抹黑灰日)、二月初二、罕希(清明)、五月初五、祭火日(臘月二十三)、“米闊魯”節、瑟賓節等。在這些節口裏要祭神、祭祖,有著吉慶、樣和、祝福的意味,還要改善飲食,舉行歌舞娛樂活動。

春節:鄂溫克語叫“阿涅”,是鄂溫克族最重要的節日。在春節期間,所有人停止勞動,盡情歡樂。大年初一這天,相互拜年,舉行盛大的歌舞活動。

正月十五 :供“托博如坎”(即火神)和“吉雅奇”(畜神),人們串門相聚,舉行娛樂活動。正月十六這天,人們清早起來,爭相為別人臉上抹鍋灰,認為是吉祥的表現。

“米闊魯”節:是錫尼河流域、陳巴爾虎旗莫日格勒河鄂溫克人的節日,每年5月下旬吉日舉行,主要是給羊羔剪耳記、給三歲馬剪鬃、尾,給牛馬打烙印等。然後集會歡聚一堂,慶賀畜牧業生產豐收而載歌載舞。

娛樂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傳統體育項目有賽套馬、摔跤、比勁力、拉棍、滑雪等。兒童遊戲有獵狗熊、用馴鹿搬家、打雪仗等。

摔跤:鄂溫克族的傳統摔跤方法與其他民族有所不同。摔跤時要求必須扎腰帶。比賽時,隻允許抓對方的腰帶和上衣,不能扯褲抱腿。主要用臂力和腿部的絆、踢、纏等技巧把對方的手和膝部以上的部位有一處著地就算取勝。一般一次為一局,三局兩勝。

賽套馬:牧區的鄂溫克族多在節日期間舉行的一項傳統體育活動。比賽時,一聲令下,騎手們揮動手中的套馬竿,策馬賓士,追套烈馬。誰先套住,誰就是優勝者。

獵狗熊:是鄂溫克族兒童常玩的一種遊戲。玩時,一人扮演狗熊,一人扮獵狗,另一人扮獵人。“狗熊”先出場,搖頭晃腦,前顧後盼爬進灌木叢中,這時“獵狗”弓腰踮腳,追跑過去。“獵人”隨後手持弓箭緊跟“獵狗”後面。不一會兒,“獵狗”和“狗熊”進行搏鬥,而“獵人”搭弓射箭,“狗熊”應聲倒地。這種遊戲與鄂溫克族從前狩獵生活有關。

用馴鹿搬家:是鄂溫克族兒童玩的一種獨特遊戲。一個孩子扮演搬家的主人,而其他的孩子都扮演馴鹿,馱著主人的家什,學著馴鹿的叫聲,一邊叫,一邊往前走。這種遊戲從一側面反映了鄂溫克族特有的交通工具——馴鹿在他們生活中的重要作用。

宗教信仰

(圖)鄂溫克族(圖)鄂溫克族

薩滿教是鄂溫克族的古老宗教信仰。它以多神崇拜為內容,以一定的祭祀活動為表現形式。“薩滿”是對神職人員、巫師的稱謂,在鄂溫克語中有知曉、通曉的意思。薩滿在從事宗教活動時,要穿上特別的服飾,敲打神鼓。“奧米那楞”是重要的祭祀,目的是祈求神靈保佑氏族平安、人丁興旺,同時訓練新薩滿。經過三次“奧米那楞”新薩滿才能成為正式薩滿。

薩滿教認為人有三個性能不同的靈魂:“生命魂”、“思想魂”、“轉生魂”。宇宙分為三界:諸神所居的天堂為上界,人類所居的人間為中界,鬼魔所居的陰間為下界。現大多流行于歐、亞大陸的極北部。中國的滿(十七世紀以前)、蒙古(十三世紀以前)、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等族七世紀以前)曾普遍信仰,解放前東北地區的赫哲,鄂倫春、鄂溫克、達斡爾等族中也頗流行。

鄂溫克族薩滿教所崇拜的神靈有白那查(山神)、火神、吉雅奇(保護牲畜神)、敖卓勒(祖神)、瑪魯(總神)、奧米(保護嬰兒神)、阿隆(馴鹿保護神)、毛木鐵神等。陳巴爾虎旗鄂溫克人每個氏族都有各自的“嘎勒布勒”,即圖騰標志,多為鳥類。除了薩滿教信仰以外,一部分鄂溫克族也受到佛教、東正教的影響。現在,隨著文化科學的普及和醫療條件的改善,薩滿教在人們精神生活中的作用日漸減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