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襄

郭襄

郭襄,金庸小說《神雕俠侶》和《倚天屠龍記》中的人物。郭靖和黃蓉的二女兒,與郭破虜龍鳳胎,郭芙的妹妹。外貌又三分像黃蓉,七分似外婆。名字出于父母鎮守襄陽城的信念。自打出生起便歷經危險,是喝豹奶養大的。她幼年便天真膽大,喜結江湖人士,不存偏見,不拘小節,行事縱性,與外祖父東邪黃葯師相類,遂有"小東邪"之稱。

十六歲時遇到楊過,楊過送她三枚金針,並為她在丐幫盛會中大辦生日,使她終生難忘。郭襄因和家人志向不同,18歲離家出門遊歷,一生追尋神雕俠未果。少林派覺遠大師圓寂之際,模糊地囈語部分《九陽真經》經文,郭襄默記了部分。襄陽城破時,家人殉亡,她持倚天劍逃生。四十歲頓悟出家為尼,終生不嫁。後來成為峨嵋派的創派祖師,向後人風陵師太、滅絕師太、周芷若傳下倚天劍的秘密。峨嵋開宗立派的武功,主要根源在這一部分的《九陽真經》,名《峨嵋九陽功》。

  • 中文名稱
  • 外文名稱
    Guo Xiang
  • 出生地
    襄陽城
  • 飾    演
    林欣欣、黃曼凝、應曉薇、李琦紅、楊冪 、張雪迎等
  • 武    功
  • 其他名稱
    小東邪、襄兒
  • 性    別
  • 父    母
    郭靖、黃蓉
  • 才    藝
    琴、棋、書、畫
  • 配    音
    張璐(06版電視劇)、閆萌萌、成瑤孆、陳玉美等
  • 身    高
    168cm
  • 體    重
    50kg
  • 登場作品
    《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
  • 偶像/傾慕
  • 生    日
    南宋淳佑三年十月廿四日(公元1243年)
  • 後    人
    風陵師太滅絕師太,周芷若
  • 姐    弟
    郭芙、郭破虜
  • 成    就
    參加襄陽大戰、開創峨眉派
  • 師    傅
    金輪法王、覺遠大師
  • 信    物
    倚天劍、玄鐵指環
  • 年    齡
    16歲(初次出場)
  • 追求者
    張三豐

人物簡介

金庸的小說《神雕俠侶》三十三回後的主角、《倚天屠龍記》前二回的人物。郭靖和黃蓉的次女,名字出于父母鎮守襄陽、保衛大宋的信念,故名“襄”。她善良純真、豪邁慷慨,風格破俗立新,不存門戶階級觀念,喜歡結交江湖中人,人稱“小東邪”。仰慕神雕俠,少年喜出門遊歷。襄陽城破時,家人殉亡,她持倚天劍逃生。中年後徹悟半生,出家為尼,終生不嫁。少林派覺遠大師圓寂之際,蒙矓囈語部分《九陽真經》經文,郭襄默記了一部分。後來成為峨嵋派的創派祖師,峨嵋開宗立派的武功,主要根源在這一部分的《九陽真經》,又名《峨嵋九陽功》。

郭襄劇照郭襄劇照

人物經歷

出生遇劫

剛剛出生時,襄陽城處于混戰,楊過小龍女便從黃蓉懷中接過那孩子,打算用她來換取情花毒的解葯。但楊過後來卻放棄了這個想法。後來楊過為救回郭襄與李莫愁周旋,並以豹奶喂養之。

李莫愁看到郭襄,誤會她是小龍女與楊過的孩子;便將小郭襄搶了去,想要挾楊過。可小郭襄天真可愛,李莫愁又在年少之時想要一子;便沒有下狠心將其殺死,並且悉心照料郭襄。

當黃蓉身體恢復後,聽說孩子被李莫愁搶去,心裏焦急。一次帶著郭芙回桃花島避難時,發現了李莫愁,便與其打鬥。李莫愁因為顧及懷中的郭襄(此時不知這小小嬰兒是便是郭靖與黃蓉之女),因而沒有全力迎戰;後來誤中了黃蓉設下的計謀,中了自己發出的暗器——冰魄銀針上面的劇毒。在自己處于生死一線的時候,黃蓉要在自己和小郭襄中選一個存活時;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卻猶豫不決,實屬不易,黃蓉也因此而饒了她。趁著此時,楊過正巧路過;為教訓郭芙的斷臂之恨,隻將孩子帶回古墓,與小龍女一起以玉蜂漿喂養孩子。之後郭芙等人來到終南山上,進入了古墓將孩子尋回。在陪同楊過、小龍女夫婦等人前往絕情谷之中求取解葯時,差點被一燈大師已經點化出家的俗家原名為裘千仞的和尚慈恩大師打死;幸好黃蓉機智,以裝瘋弄傻的方式假扮來索取慈恩性命的一燈大師出家前的妾伺——瑛姑,用計騙過慈恩將孩子救回。

郭襄

結交楊過

在風陵渡郭襄聽到神雕俠事跡,想見楊過。而後史叔剛需要黑龍潭的九尾靈狐治傷,便跟隨楊過便幫他們去捕捉。楊過帶郭襄來到黑龍潭遇見了此處主人瑛姑,並說明來意,但其不答應,一燈和慈恩出現,最後說把在百花谷的周伯通領來才可答應,而後楊過就帶郭襄經過一番波折,把周伯通帶來,使二人重逢,瑛姑交出靈狐。

郭襄

楊過在她十六歲生日之前召集眾江湖群豪為其置辦生日賀禮;並在其生日當天親率江湖群豪到場為其祝壽,其後楊過與小龍女在絕情谷的斷腸崖底水潭之畔重逢。1259年七月元憲宗蒙哥親自率領大軍進攻襄陽時,郭襄被蒙古國師金輪法王扣為人質;捆綁在燃燒的高塔之上,後被楊過救出。在第三次華山論劍後楊過與小龍女並肩歸隱,與眾人在華山分別。自此郭襄開始了她在江湖中尋找楊過蹤跡的旅程。

獨闖少林

四年後,二十歲的郭襄途經少室山,欲拜訪少林無色禪師。適逢昆侖派創派祖師何足道受瀟湘子和尹克西兩人之托來少林傳話;因兩人山間偶遇,郭襄乃奏考磐;而何足道因此次會面而暗戀郭襄,特意為奏蒹葭相和。少林一行,何足道技驚全場;卻因交手時遇上少林寺中藏經閣內的管書僧——覺遠大師之高徒張君寶,其跟著覺遠大師練習了楞伽經中的中文注解——九陽真經(九陽神功)且內力變得深厚而深感羞愧,故返回西域。而覺遠也因張君寶趕走昆侖三聖何足道時所使之羅漢拳非出自己手教導,害得張君寶被少林寺內眾僧指為偷藝之徒而不得不帶張君寶與郭襄逃亡。是夜,覺遠因本身並未習武,為救張君寶和郭襄而大展身手;釋放其自身無上內力而導致自身手足受損,最後在夢中口頌“九陽真經”後圓寂而亡。但郭襄、張君寶、無色當時在場聆聽後皆有所悟,最後無色以自身所學的九陽真經自創少林九陽功;張君寶也因此而開竅,自學其他類型武功後融會貫通;另闢蹊蹺自創絕世武功並開創了武當一派,自號三豐真人;而郭襄仍然行走江湖,希望能與楊過碰面;卻始終沒能再見一面,因家國破亡,終在四十歲時在峨嵋山帶發出家為道尼,從而開創了峨嵋一派。

據傳郭靖與黃蓉在襄陽城破之前商議應對之策,但兩人召集有志救國的飽學之士商議過後發現無計可施;最終做出一個影響後世的重大決定:相傳在城破之前,兩人曾到城內的鐵匠鋪內;將楊過托人帶來贈與郭襄的玄鐵重劍熔化,分別鑄出倚天劍和屠龍刀這一刀一劍兩件兵器中的寶貝。兩人打算將自己一生最看重的兩件寶物——兵法中的奧秘:武穆遺書,以及上乘武功當中的武學精要:九陰真經和降龍十八掌藏于刀劍當中;並分別按男女之別將九陰真經授予次女郭襄;降龍十八掌則授予小兒子郭破虜,至于武穆遺書則共同授予兩人。並且在襄陽城最終被攻破的那一刻,對蒙古大汗忽必烈及身邊一眾文武官員留下了“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這一共有二十四個字組成的六句話。郭靖夫婦戰死在襄陽城下;然而郭破虜卻在破城時因走避不及受重傷而昏迷不醒,屠龍刀脫手丟失,屠龍刀則因為襄陽破城之後城內混亂之極而流落江湖不知所終,至于其中的驚天秘密隻剩下郭襄一人知道了,因此到後來再傳位與其門下弟子時。則另鑄玄鐵指環而作為紀念並內刻:“留貽襄女”四字。從此之後玄鐵指環與倚天劍就成為為峨眉派掌門人傳位之信物。

郭襄

郭襄歸隱後峨嵋派第二代掌門為風陵師太,其法號也是郭襄為紀念與楊過的初次相逢之地(風陵渡)而起的。她門下的弟子孤鴻子後與明教達人楊逍約鬥,因不敵對方負氣而亡;倚天劍因此失落並落入官府之手。

風陵師太臨終前將衣缽及玄鐵指環傳于滅絕師太,因此滅絕師太即為峨眉派第三代掌門是也;她在位期間花盡心思、用盡謀略,使出諸多詭計終于重新搶回倚天劍;並廣招弟子入門,使峨嵋聲譽日隆;成為與少林、武當、昆侖相抗行的四大門派之一。

峨嵋始祖

南宋末年,襄陽大俠郭靖與妻子女俠黃蓉力拒蒙古,獨守襄陽。其次女名喚郭襄,家學淵源,武功駁雜,而行事縱性,與其外祖黃葯師相類,遂有“小東邪”之稱。1257年,十五歲的郭襄過黃河風陵渡口偶識神雕大俠楊過,從此芳心可可,獨屬其人。1258年,楊過在她十六歲生日上率江湖群豪以賀,其後楊過與小龍女重逢。1259年七月,元憲宗蒙哥(1208—1259)進攻襄陽時,郭襄被金輪法王扣為人質,捆綁在高塔之上,後被楊過救出。第三次華山論劍後,楊過與小龍女並肩歸隱,與眾人在華山分別。自此郭襄開始了她在江湖中尋找楊過的旅程。

郭襄郭襄

四年後(1262年),二十歲的郭襄途經少室山,拜訪少林無色禪師。適逢昆侖派祖師何足道受人之托來少林傳話。因山間偶遇,郭襄乃奏考磐,而何因此而暗戀郭襄,特意為奏蒹葭相和。少林一行,何足道技驚全場,卻因張君寶內力深厚而深感羞愧,故返回西域,而覺遠也因張君寶被指為偷藝而不得不帶張與郭襄逃亡。是夜,覺遠口頌“九陽真經”圓寂,郭襄、張君寶、無色皆有所悟。無色創少林九陽功;張君寶也因此而開創武當,自號三豐;郭襄仍然行走江湖,希望能與楊過碰面,卻始終沒能再見,在四十歲那年,她大徹大悟,在峨嵋出家,從而開創了峨嵋派

郭襄

據傳黃蓉在襄陽城破之前曾將楊過贈與郭襄的玄鐵重劍熔化而鑄倚天劍和屠龍刀,內藏兵法秘奧武穆遺書與武學精要九陰真經降龍十八掌,分授次女郭襄與小兒子郭破虜,並留下“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這幾句話。後郭破虜在破城時與郭靖夫婦共同戰死,屠龍刀流落江湖,而其中的秘密隻郭襄一人知道了,後來再傳與其弟子。另鑄玄鐵指環,內刻:留貽襄女,後為峨眉掌門信物.

峨嵋第二代掌門風陵師太,其法號也是郭襄為紀念與楊過的初逢(風陵渡)而起的。她的弟子孤鴻子與明教達人楊逍約鬥不敵,負氣而亡,將倚天劍失落並落入官府之手。

風陵傳衣缽于滅絕師太,滅絕也終于重新搶回倚天劍,並廣招弟子,使峨嵋聲譽日隆,成為與少林、武當、昆侖相抗禮的四大門派之一。

人物關系

父母:郭靖黃蓉

先祖:郭盛

祖父母:郭嘯天李萍

郭襄(3張)

外祖父母:黃葯師、馮衡

郭襄

姐姐:郭芙,姐夫:耶律齊

弟弟:郭破虜(二人是雙胞胎)

師祖:柯鎮惡朱聰韓寶駒南希仁張阿生全金發韓小瑩洪七公哲別

師父:郭靖黃蓉,黃葯師、金輪法王

師伯:陸乘風陳玄風梅超風曲靈風馮默風

師叔:程英

師兄:武敦儒武修文

世兄:楊過

世嫂:小龍女

性格:自由,冰雪聰明

郭襄

好友:魯有腳朱子柳無色禪師人廚子百草仙聖因師太等等,三教九流,遍及天下。

敬慕郭襄之人:張君寶(張三豐)、何足道昆侖三聖

貼身友好動物:豹(因小時候喝過豹奶,所以豹不咬她,而且很喜歡她)

丫環:小棒頭

徒弟:風陵師太

徒孫:滅絕師太孤鴻子

曾徒孫:靜玄、靜虛、靜慧、靜迦、靜照丁敏君紀曉芙周芷若貝錦儀

武功絕學

曾用武功:無上瑜伽密乘、越女劍法落英劍法全真劍法玉女劍法少林羅漢拳、泥鰍功、一陽指蘭花拂穴手鐵掌功等

開創武功:

峨嵋九陽功:是由郭襄在覺遠圓寂前口頌《九陽真經》時所默記下的部分經文衍生而來,峨嵋派開宗立派的武功,主要根源就在于這一部分的《九陽真經》,與少林九陽功、武當九陽功及後來張無忌練成的九陽神功本屬同源。

峨嵋劍法:

黑沼靈狐——這是郭襄為紀念當年楊過和她同到黑沼捕捉靈狐而創。《倚天屠龍記》第十八回“倚天長劍飛寒芒”中寫到,滅絕師太和宋青書拆招,在第五招上使一招“黑沼靈狐”,將宋青書的長劍震上了天空。

輕羅小扇等招式

峨嵋掌法:穿雪飄雲掌、截手九式、佛光普照

人物評價

郭襄的性格可以從“小東邪”這一外號去考察,這個外號表明,她很像自己的外公,那就是說她非常聰明,也非常淘氣,做事根本不依常規,看起來總讓人覺得匪夷所思。如果說東邪與“小東邪”的區別,那就是後者更加可愛。

與姐姐郭芙的對比中去考察,如果說郭芙的性格是繼承了父母親的缺點的話,那麽郭襄的性格就是繼承了父母的優點,即既有父親的善良俠氣,又有母親黃蓉那樣的聰明伶俐。還有第三條思路,那就是金輪法王要收郭襄為徒,理由是覺得郭襄有法王的二弟子達爾巴那樣的忠誠,又有三弟子霍都那樣的聰明睿智;反過來說,沒有達爾巴那樣的愚鈍的毛病,更沒有霍都的涼薄寡恩的缺點。

最後那就是郭襄有很多的朋友,與姐姐郭芙完全不同。無論是作為丐幫幫主魯有腳的忘年之交,還是金輪法王的中意傳人,或者是在風陵古渡老店中讓那些陌生的客人產生極大的好感,或是與西山一窟鬼中的人物和萬獸山庄史家兄弟相處時的從容和親切,無不證明,這個小姑娘幾乎人見人愛。

當然,另一方面,郭襄的這種心無俗念、胸無城府、不講門第出身、但看是否投緣的與人交往的方式或性格,也會讓親人擔心。據說,黃蓉就為自己的這個小女兒的“小東邪”的性格操碎了心。否則,在她生日的時候,一些她根本沒有見過的人不期而至前來給她祝壽,她居然會毫無戒心地將他們帶到自己的閨房,而且酒菜招待?不然,她也不會把自己的丫環取名為“小棒頭”。實際上,還有一點也非常值得一提,那就是這個小姑娘曾經吃過豹子奶,甚至在很小的嬰兒時期,居然讓搶劫她為人質的心腸狠毒的李莫愁放棄了自己的原有打算和立場,對這個小姑娘產生了說不清楚的深厚情感。

其實郭襄的一生,可以用八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成也楊過,敗也楊過。因為郭襄初入凡塵,見到的第一個“異性”便是對他視若親人般的大哥哥——楊過。郭襄在十六歲之前,所見之人均是父母、姐姐、姐夫和自己的龍鳳胎弟弟。除此之外再無相仿年齡段的同齡人出現過!而楊過的出現既讓初入凡塵的郭襄感到迷惘,更感到一絲絲的心動、一絲絲的仰慕。所以從各種所知的跡象來講,楊過可以說是郭襄的初戀。但楊過心中一開始並無郭襄,兩者之間的相處亦隻是以兄妹的身份來作為依據。待得後來楊過與郭襄一起經歷惡鬥西山一窟鬼、智退萬獸山庄史氏兄弟、一起遠赴黑沼澤請瑛姑借出九尾靈狐給史氏兄弟治病以及替一燈大師解決了心中的兩大憾事:讓瑛姑原諒將死的慈恩大師和從百花谷中請出周伯通及其與瑛姑相會。這一路的遭遇讓楊過對郭襄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並了解了其性格。知道其對自己的一往情深和愛慕。但楊過早年遭遇到的重大變故卻成為他們之間的一道屏障;因為自己年少輕狂,加之自己長得十分英俊;害了不少無知美麗少女的一生。更害得自己和妻子小龍女一生的苦難重重,至與小龍女定下十六年之約後,楊過收斂自身的美貌與深情;對任何投懷送抱之女子皆不給與理睬,心中隻有小龍女一人。因此郭襄的深情可謂是付諸流水,無功而返。

盡管郭襄是在《神雕俠侶》離結束還有四分之一時才出場,卻當仁不讓的成為了全書的第二女主角,甚至在某些人的心目中已超越了小龍女的位置。郭襄是金庸的神來之筆,當這個頸掛一串明珠,身著淡綠衣衫的少女出現在風陵渡口時,全書壓抑、悲苦的格調陡然變得明快起來,從此,襄兒成了以後情節的主線之一,她讓楊過初次重遇便“涌起了要保護她,照顧她的心情,”甚至送她三根金針、大張旗鼓為她賀壽;[5]她讓金輪法王都起了憐才之意,不惜一切想收她為徒,為她跳入寒潭黯然神傷。

這樣一個女子,根本就是以配角的身份演繹著主角的故事。遇見楊過,是郭襄的宿命。如果說“風陵夜話”時郭襄對楊過是好奇與崇拜居多的話,那麽在萬獸山庄,她用第一根金針讓楊過摘下面具,眼前出現一張“清癯俊秀,劍眉入鬢,鳳眼生威,隻是形容蒼白憔悴”的臉孔時,她這一生都無法將這個男子從心底抹去了。有的人,終其一生,可能都遇不到真正愛的那一個,有的人,即使遇到,也是枉然。楊過之于郭襄,是塵世間最遙遠的距離,郭襄生命中所有愛的煙花,全部在十六歲這年綻放,絢爛、奪目,獨自美麗。

絕情谷為救楊過那驚心動魄的決然一躍,已耗盡了郭襄所有關于愛的心力,幾年後,當她遇到了“昆侖三聖”何足道,遇到這個對她唱出《蒹葭》的出塵英才時,終究還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一直為何足道惋惜,這本是個在我看來還算配得過襄兒的男子,可惜,套用《白馬嘯西風》李文秀那句著名的語錄“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歡。”忘記是哪本書說過,“為愛而愛,是神。”灑脫如郭襄,自始至終都在為愛而愛,把自己維持的很好,隻希望楊過快樂、幸福,縱然痛徹心肺,卻也無怨無悔。隻是在全書的結尾,當楊過攜小龍女歸隱,“明月在天,清風吹葉,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淚珠奪眶而出”。面對一份無果的單戀,理智如郭襄,也終究泄了心緒。[7]

郭襄一生劫難,莫不與楊過牽連極深,亦對楊用情極深。然楊龍二人既自相愛,郭襄雖相思難遣,卻也隻是望二人不棄不離。而其人既稱“小東邪”,雖行事不同常人,卻不恃驕橫行;反是不論販夫走卒、英雄俠士,皆平等而待之,相與結交,和其姊郭芙大是不同。郭襄胸襟之豪闊,瀟灑如詩,既具江南女兒情懷,又不失乃父仁善之風,更有外公黃葯師之邪氣。便是世上英豪無數,實則又有幾人可及?程陸二人,為楊過一生情傷,公孫綠萼甚以情花自刺,郭襄命途,是否上天眷顧?隻是戴冠發為道仙,讀者諸君,也不免心中悵然。然少女任俠,惹人憐惜,豈不亦叫人欽羨?李莫愁、金輪法王,皆心思狠毒之人,卻對郭襄無不愛惜。楊龍二人,一心性高傲,一冷對旁人,獨于郭襄愛護有加,實乃異數。世有此女,每教人痴痴想及,其引人入勝之處,莫不至于斯?

郭襄和她的姐姐如同兩極,各自繼承了父母的優點和缺點。郭芙得了父親的愚魯和母親的小性兒,而郭襄則繼承了父親的寬容良善和母親的聰慧可人。這是一個極難得的女孩兒。她十六歲行走江湖,金釵沽酒,明珠贈人,無論怎樣凶險也沒放在心上,在金輪法王這樣的惡人面前,仍波瀾不驚,風平浪靜。即使生死關頭,也不過含淚點頭,大聲叫道:“爹爹媽媽,女兒不怕!”這樣曠達仁厚的胸襟,寵辱不驚的氣度,不要說一個十六歲的女孩子,就是江湖上成名的英雄豪傑,試問又有幾人能及?隻怕楊過也輸她幾分。

三枚金針贈出,她迫不及待地拿了一根許願,要看看面前這位大英雄大豪傑的真面目,當面具下呈現出一張“清眉俊秀”的臉,她為之屏息。再曠達的胸襟,她也終究是一個十六歲的女孩兒,懷春的年紀。

為郭二姑娘祝壽,他做了三件大事。許多人說,這轟轟烈烈的大事,使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心動不已,從此再不能平息。這三件事,郭襄必是歡喜,小女孩總是喜歡熱鬧的。但她卻未必放在心上。于她也不過是一場熱鬧。她真真切切想著念著的,無非是他的大哥哥。而楊過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留給她的,不過隻言片語。

她從來都是知道的,她喜歡的人,並不喜歡她。她知道他有一位美貌無匹的妻子,她知道他們十六年的守候,她從來都是知道的。我想,她從來沒想過:如果有一天,大哥哥喜歡了我……她愛著他的同時,連他的愛情也一並愛了。

他苦等小龍女不至,縱身跳崖,她想也不想,跟著跳下。她還了第三根金針給他,求他保重身子,不可自尋短見。他問她為什麽要跳,她還是想也不想就答:我見你跳下來,便跟著來了。……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 

郭襄

這樣直率而真誠的愛意流露,誰不為之動容? 

我雖能想到這一層,卻終究不能體諒她。我隻有執著地相信,她是愛上了一段傳說。當這段傳說曾在你生命中如煙花般絢爛過的時候,你也會愛上它。隻是這段傳說太美麗又太短暫,才教她天涯思君不可忘。 

傳說隻是傳說。在不相幹的人的生命中,總要終結。“其時明月在天,清風吹葉,樹巔烏鴉呀啊而鳴,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淚珠奪眶而出。”為楊過與小龍女寫了十六年的長情書,卻用這寥寥三十二字做了一個傷情的結尾。 

很久很久之後,她也成了別人口中心上的傳說。她伴一頭青驢共行,看滿山黃花朝露映彩衣。她在成全著自己的傳說中懷念著那人的傳說。長相思。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開頭兩章——天涯思君不可忘,武當山頂松柏長——這富有韻律的兩章上承神雕,下啓倚天,在全書中構成了獨立而特異的一段過場:神雕的起落悲喜已然收場,而倚天的世情變幻仍有待開篇,其間忽然雲開月出,鳥鳴啾啾,斜逸出清新別致的一枝來。短短一個引子之中,捧出數個異士,演繹一段傳奇,而又迅即煙銷水逝,雪泥鴻爪,忽悠悠留一尾餘音。在金庸紛紜熱鬧的武俠大場面當中,這兩章是一次自然清新的回歸,情節不再求大起大落,而仿佛是一段自然生發的旁白與抒情。在娓娓的敘述當中,立意存渺然高遠之態,用筆在虛虛實實之間,妙絕成詩,悠然入畫,正得了“脫有形似,握手已違”的真義。 

掩卷細想,這兩章中的字字句句妙在,其無處不是為神雕收尾,又無處不是為倚天啓緣。它依稀為江湖搭上了一段隱隱跳動的脈搏,又幻化成數道線索牽動著未來數十年的風起雲涌。在這兩回之中,每個人都得到了關于命運的令人心驚的啓示:何足道一局成讖,終生徑棄中原而反取西域,覺遠罡極而逝,卻以一雙鐵桶挑出了他的兩位衣缽傳人。而他在臨終前的空明之際所吟誦的一段九陽真經,又鋪墊了無色大師、張君寶和郭襄三人的人生定數。玄鐵重劍化而為二,九陽真經匿蹤待傳,各各得領天命,卻又引而未發。這萬物的輪回,筆底的玄機,就此全部定格在青山翠谷的回響當中。 [3]這樣的良辰美景,奇文異事,卻全部是為著一個更加奇異的少女而濡染。天涯思君不可忘是她的情懷,而武當山頂松柏長則象征著她的命運——且看郭二在倚天當中的出場:——這少女十八九歲年紀,身穿淡黃衣衫,騎著一頭青驢,正沿山道緩緩而上……她又低聲吟道:“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裏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她腰懸短劍,臉上頗有風塵之色,顯是遠遊已久;韶華如花,正當喜樂無憂之年,可是容色間卻隱隱有懊悶之意,似是愁思襲人,眉間心上,無計回避。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郭襄這個名山獨遊的出場充滿了人生的感懷意味,讀來竟是一派蒼涼。古人雲相思令人老,殊不知相思亦使人幽。 

如果說在神雕當中,郭襄還隻是一個初嘗情味的女孩,那麽在倚天開頭我們發覺,刻骨銘心的相思之情,已使她悄然成長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姣好少女。此時此刻,她可謂正當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韶華年紀,卻憑著一付琴心劍膽,徜徉于異鄉的山澤風霜之中,隻身漫步,且遊且吟,不斷追尋著自我內心的軌跡。與十六歲時的瀟灑可愛相比,此時的她,更因遊歷而擁有了一種超卓沉靜的氣質,正所謂含而不露,哀而不傷,是以無處不散發著一種沁人心魄的美。 

惜乎楊過沒能見到此時的郭襄,然而人生際遇起落難言,那一年在武當山頭,郭二姑娘的美好年華卻在另一個江湖狂士--何足道的眼中映照了出來: 

何足道全心沉浸在琴聲之中,當真是神遊物外,似乎見到一個狷介的狂生在山澤之中漫遊,遠遠望見水中小島間站著一個溫柔的少女。于是不辭山遠水長,一股勁兒的過去見她…… 

這一段對詩經中《蒹葭》的化用是金庸的神來之筆。無論是郭襄還是何足道,此刻都隻是漫漫人生當中如同電光石火的一瞬。然而在那一刻,世間再也沒有第二種珍寶,能比何足道所給予郭襄的這種純凈虔誠的愛慕更加高尚珍貴。也正是由于有了何足道這剎那永恆的傾心,郭襄從此不會老去,她的形象與蒹葭中那個在水一方的少女意象疊而為一,奇妙地融合在一起,永遠是那麽鮮明姣好。 

與母親黃蓉的不同之處在于,黃蓉聰明機竅,秀于其外,而郭襄了身達命,慧于其中。從最初開始,命運就仿佛處處鋪排下了對她的暗示,方當襁褓之中,小郭襄便已隱然匯聚了天地間的清明靈秀之氣。而此刻爭奪這個襁褓的三人,都將給她的未來以深切的影響:或許正是她生具的靈慧祥和,不但能令楊過感恩知義、傾心相報,也令暴戾如李莫愁也是 

慈愛之心暗生,讓大惡如金輪法王僅憑陌路之逢,便頓起惜才之意。即使事隔多年,這些昔日的風雲人物已然絕跡江湖,他們仍然以冥冥之中的方式烙下了她生命中難以磨滅的印跡:在長大成人的郭二身上,不難找出楊過脫略瀟灑的影子;法王授徒未成,而成為峨嵋派開山祖師的郭二未始不是承續了他的一派宗師氣度;在武當山頭,當年輕的郭襄吟誦起“渺萬裏層雲,千山暮雪”的詞句之時,李莫愁日日夜夜那相思刻骨、難排難遣的心境,也隨著一曲“雁丘詞”遙隔時空,再次回蕩在她的心頭了。 

在郭襄著墨不多的筆觸之中,曾有過兩次最重要的的筵席--萬獸山庄的群豪之會,與十月廿四襄陽的英雄大宴。她在短短的一年之中經歷了這兩次盛宴,然後便以後半生來品嘗筵席過後的冷清。如果說她在四十歲那年真正大徹大悟的話,那麽在襄陽的煙花盡散之時,她已在極度的繁華瞬間品味了人世的無常,此時此刻,徹悟的定數已暗暗埋下:——“今晚飲宴之時,我想起‘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這句話,心下鬱鬱,那知道筵席未散,我……卻不得不走了。”——(郭襄)靠在小龍女身旁……但覺此時此情,心滿意足,隻盼時光便此停住,永不再流,但內心深處,卻也知此事決不能夠。 

上天何其厚賜,這位豹乳喂養的女嬰、一代大俠郭靖與丐幫幫主黃蓉的愛女、東邪黃葯師的外孫、李莫愁撫養多日的傳人,曾將無數的傳奇集之于一身。而當她得以站在華山之巔俯看這一切時,無論是武功還是人生,均已慢慢悟到了更高一層的境界:筵席終將散去,繁華也隻是一場虛幻,那些上天所給予的,它都終將收回。是以在後來的城破家亡之時,徘徊失意之日,郭二也許會驀然驚覺:其實,那武學的真諦、不二的法門,在十六歲那年的煙花間,早已向她悄然開啓。 

回頭再看倚天開頭的兩章,每個人似乎都抱有冥冥中身負的使命:覺遠僧渾渾噩噩,塵中璞玉,泥裏乾坤,儼然降臨世間傳道的風範;何足道驚鴻一瞥,興盡而返,卻也由一琴一劍與郭襄演繹出一段氤氳繾綣的傳奇;張君寶被逐逃亡,藉此開闢了足以與少林並稱的武當一脈;而郭二姑娘,終也未能找到她念茲在茲的那個人。其間那些浮沉由浪、輸贏無算、機緣可遇而不可強求的至理,則是終一部倚天最深切的命題了。 

在郭楊兩家的恩恩怨怨當中,小郭襄扮演了一個最後的角色:楊家欠郭家的,由楊過以一條右臂還了;而郭家欠楊過的,由郭襄以15年的等待和思念還了。但郭襄終究是郭靖大俠的女兒,虎父無犬女,郭襄最終開宗立派,成為武林的一代俠女。並隱跡于世。郭楊兩家,自此無涉。有意無意間,郭襄的上半生就這樣用兩次宴會和三枚金針數筆帶過,而金庸又以一句“花開花落,花落花開”匆匆交待了她下半生的命運。翻開第三回,發覺何足道那盤棋尚沒有下完,已然風雲改換,天地異色,郭二適才芳華正好,倏忽一轉,竟是紅顏彈指,沓然無蹤。讀到此處,竟不知世事無常,人生苦短。 

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郭襄與何足道的心結都在于,甘願作為一個青春年華的過客,去追逐那座永遠也達不到的靈魂城堡。那麽,既然人生如寄,則不如秉燭夜遊。是以再見郭襄之時,從中更可窺到魏晉人物率意人生的遺風:與無色大師的一言相交,與何足道之間的片語知心,片刻之後,這些也將成為“雲煙過眼、風萍聚散”,便也自有一份“揮手自茲去”的灑脫,一份“明朝散發弄扁舟”的適意。從這個角度上說,以的曠達和聰慧,即使自知尋尋覓覓的結果也隻是一場鏡花水月,她也從未徒然自苦,亦不會為之強求。

人生感悟

有的時候,或許流浪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柳絮桃花,自在飛鶯,恰恰馬蹄,淺草閒人,去到江南趕上春;

關外飛雪,天高雲遠,銀樹寒霜,紅爐沽酒,漠北塞外有豪情。

——在不同的地方,感受生活在別處的況味。

人們總是說,江湖兒女,處處是家。但是在我,走遍天涯尋尋覓覓,隻是希望,

能夠得到一點他的訊息。 心頭其實早已千遍萬遍想過:便是尋到他,卻又

郭襄郭襄 郭襄郭襄

如何?還不是重添相思,徒增煩惱 ?他所以悄然遠引,也還不是為了我好?但明知那是鏡花水月一場空,我卻又不能不想 ,不能不找。

從來都知道,隻要我還愛著像他那樣的人,我就還仰望著高貴而完美的靈魂;隻要我還尋找著他的蹤跡,我就還聽從著自己心的聲音。

于是,註定了要浪遊四方。

喜樂無憂,如花的韶華,總是有一些故事的:

當街金釵沽酒,季布無二諾,侯嬴重一言,殺狗屠鷹,燕趙遺風;

陸家庄比武招親,鵝黃衣衫,淺淺容顏淡淡妝,一席言談,一曲《有所思》,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

還有呢……

我曾經連續三個月千裏追殺一個土匪,僅僅是因為他無故砍下另一個人的手臂;

我也曾經一次將我身上無價的珠寶當掉,僅僅為了湊兩千兩銀子給一個痴情的男子作聘禮。

因為我知道,如果他遇到這些人這些事,也會和我一樣。

但是所有的這些,卻令得傳言中的我,化做武林中的一個神話。

都說這是昆侖三聖一生都在尋找的姑娘;武當的開山祖師,聽說我出家的訊息,終

于也做了道士。某些時候,那句話並沒有謬誤:女人因為愛她的是什麽樣的男人而矜貴。所以到了很多很多年後,仍然有人遙想我當年的風採,念念難忘。

隻是紅顏如花,尋不到苦苦尋覓的人,便直教寂寞開放也罷。

40歲那年,在牛家村村頭遇到一個說書人

他說起一個很老的故事:說有兩條魚,生活在大海裏,某日,被海水沖到一個淺淺的水溝,隻能相互把自己嘴裏的泡沫喂到對方嘴裏生存,這就是成語“相濡以沫”的由來。

但是庄子說,這樣的生活並不是最正常最真實也最無奈的,真實的情況是,海水終 于要漫上來,兩條魚也終于要回到屬于它們自己的天地,最後,他們,要相忘于江湖。那一刻我終于真正明白,與其天涯思君,戀戀不能相舍,莫若相忘于江湖。江湖之遠之大,何處是我歸依的故鄉?于是,我到了峨眉,終于在那裏住下,羈旅 遊子,畢竟會有葉落歸根那一日。古佛清燈的歲月,從那一刻開始。

郭襄郭襄 郭襄郭襄 郭襄郭襄

那一年,在終南山上撿到一個小嬰兒,吹彈得破皮膚,嬌弱的笑容。我給她取名,叫做風陵。我要把這半世武功,都化做記憶,留給風陵,留給她的後人,留給峨眉派女子。

60歲的時候,面對梳妝台,看著鏡中蒼老的容顏,16歲時的記憶仍然鮮明如昨:黑色沼澤,逃脫的九尾靈狐;十月廿四,城中燦爛的煙花綻放。擺弄手心三枚仍然鮮亮的金針,回想彈指而去的韶華。似這般如花美眷,逝水流年,哪搭兒閒尋遍。紅了的櫻桃 ,綠了的芭蕉,那些拋擲的流光,那些匆匆的腳步,那些曾經的等待。

一切都已經釋然了吧,少女時代,那個少林寺的大師曾經吟誦的經文:“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那些貪嗔愛痴,拈花微笑,終于了然于心

隻是有些事,它在心裏最底裏那個角落,沒有辦法去懷

每當聽到空中有鳥兒的鳴叫,我都忍不住要仰頭看,然而飛得再高的鳥兒也不及那一隻老邁的大鳥,再響亮的叫聲,也不夠那一聲嘶啞的鳴叫。

遠遊于湖海之間,太多的名俠豪士沾沾地顯示劍法,然而在我心中,再眩目的劍也比不上那把玄鐵重劍,再精妙的招式,終究不過是花架子

到了很老的時候,偶爾我還會想,當時,即便我那樣的懵懂不知,然而他不是不懂得的吧?

天真無邪的少女,那樣的信任和愛重?——他其實全都知道,隻是既然沒有辦法回應,那麽,便不說也罷。不見也罷,免得徒增煩惱。小孩兒家,能有什麽心事,哄上一哄,給得一些熱鬧物事,小兒女情懷,便扔到一邊去了。

隻是他沒有想到,一生是可以很短的,青春在懷戀中,也就過去了……

沒有人知道,我的青春,早在16歲那年就已結束——埋在了清風吹葉的華山之巔……

------------郭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