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章

郭永章

郭永章,1945年生。民間稱呼:"郭瞎子" 山東菏澤牡丹區牡丹辦事處蘇道溝村人、民間墜子大師。郭永章雙目幾近失明,唱墜子時自己拉墜胡伴奏,腳打梆子,唱腔高亢酣暢,聲情並茂,鄉音如醉,善於在墜子書中融入山東梆子、山東棗梆等特色唱腔。

  • 中文名
    郭永章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山東
  • 出生日期
    1945

郭永章經歷

郭永章

郭永章的老家在牡丹區牡丹辦事處道溝村,他出生在一個窮苦家庭,從小眼睛就視力不好,但為了生活從小也要下地幹活。家裡糧食不夠吃,他就跟隨父母到別的村乞討。也就在這期間,郭永章接觸到了墜子戲

因為對墜子戲痴迷,郭永章便有了學唱墜子戲的想法。但因為家裡窮,拿不出拜師的錢,再加上自己幾近失明,他一次次失去學習墜子戲的機會。直到他17歲那年,一個好心的墜子戲師傅收下了他。“因為家裡窮,拿不出錢孝敬師傅,就給師傅磕了幾個響頭,師傅就收下了我。”郭永章說。

郭永章學墜子戲非常吃苦和勤奮,雖然眼睛看不見東西,但他的聽力和記憶力都特別好。師傅傳授的唱法、戲詞,他都能學會和記住,再加上嗓音好,他很快就能跟著師傅上場演戲了。

郭永章成就

郭永章

郭永章憑著對墜子戲的痴迷,一唱就是幾十年。近幾年來,郭永章和他的墜子戲班仍然不停地奔波演出,他們除了在菏澤城區外,還到鄄城、鄆城、成武、單縣等地演出,甚至還經常到河南商丘、濮陽去演。郭永章說,他們常年奔走各地唱墜子戲,一是為了生計,二是因為人們非常喜歡墜子戲。

郭永章對墜子戲有著執著追求,他唱墜子戲時自己拉墜胡伴奏,腳打梆子,唱腔高亢酣暢,聲情並茂。他的墜子戲多為勸說世人敬老重義行善,在蘇魯豫皖交接農村城鎮都有市場。現在在四省交界地區提起郭永章更是婦孺皆知。贏得了百姓的喜愛。他演唱的《羅成算卦》、《吹牛》、《拉荊笆》、《老來難》、《報母恩》、《十大勸》、《龍三姐拜壽》、《呂洞賓戲牡丹》、《郭巨埋兒》等曲目風靡魯、豫等地,人們百聽不厭,郭永章逐漸成為了菏澤民間墜子戲大師。

2010年郭永章在著名導演顧長衛拍攝的電影《最愛》中飾演二騷爺爺,影片一開始,郭永章拉琴高歌神采飛揚,瞬間將觀眾帶入山村生活。影片上映後,郭永章酣暢淋漓的演唱,打動了無數觀眾。郭永章演唱時,每一根毫毛每一片皮膚都牽扯到情感的最深處,唱詞中的嬉笑怒罵、人情世故,全在臉部的肌肉張合,嘴部的開合吊扯中上演了出來,毫無遮掩。

據該片導演顧長衛介紹說:郭老是山東菏澤的民間盲藝人郭永章,《最愛》用了他兩首墜子,一首是開篇他彈唱的《羅成算卦》,另一首就是主演常唱的片尾曲《吹牛》,其中的一句歌詞就是‘我本是老天爺他乾

《最愛》劇照《最愛》劇照

爹,你看我體面不體面’。吹牛這首歌很好聽也很耐聽,聽一兩遍之後就更喜歡。詞好、鏇律好、聲音好,我都覺得無法複製,也很適合《最愛》中的人物。”

值得一提的是,這首《羅成算卦》講述的,正是作惡多端的羅成,瞞過世人卻終遭天譴的故事,與片中展現出的人性醜惡相得益彰,形成極其明顯的黑色幽默。另一首給人留下印象深刻的歌當屬《吹牛》,對熱病風行、充滿絕望的村里人來說,這似乎是他們的得意之歌,只要到開心時,就會放聲《吹牛》。以至微博上有人提議,將這首《吹牛》選為影片主題曲。片中倒賣黑血、伐樹售棺的大惡人濮存昕起身搬家去縣城,為去世的兒子辦完冥婚後,騎在機車上唱的正是這一首歌。而身染疾病,並習慣用放肆掩蓋對死亡和被孤立恐懼的郭富城,甚至把這首歌當成了口頭禪,時不時哼唱起那句“我本是老天爺他乾爹,你說我體面不體面”,而這也是對他“得意一天是一天”性格的最佳詮釋。

郭永章遺憾

郭永章說,他也有一些遺憾,在心裡揮之不去:隨著年齡的增大,他唱不了幾年了,因為現在幾乎沒人願意學唱墜子戲,他現在沒有一個徒弟,擔心墜子戲會失傳。

郭永章晚年

郭永章當前的晚年生活相當窘迫和潦倒,如今老藝人為生活所迫,仍然不停的走村串鄉,為廣大百姓帶去歡樂和藝術的享受。

郭永章 郭永章 郭永章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