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川 -原中國作家協會黨組副書記

郭小川

郭小川(1919--1976),我國文學界一位富有才華的詩人。原名郭恩大,出生在河北省豐寧縣鳳山鎮(原屬熱河省)一個知識分子家庭。1933年,日寇侵佔熱河,他隨全家逃難北平。少年時代,他就"過早地同我們的祖國在一起負擔著巨大的憂患"(《向困難進軍》)。"一二·九"運動後,他積極投身于抗日救亡的學生運動,是黨領導下的民族解放先鋒隊文藝青年聯合會的活躍成員,開始用詩歌作武器,參加了民族解放的鬥爭。此外還是音樂藝術家。

  • 中文名稱
    郭小川
  • 別名
    郭恩大、郭偉倜、郭健風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河北省承德市豐寧縣鳳山鎮
  • 出生日期
    1919年9月2日
  • 逝世日期
    1976年10月18日
  • 職業
    詩人、共產黨員
  • 畢業院校
    東北大學工學院
  • 信仰
    中國共產主義
  • 代表作品
    《平原老人》、《投入火熱的鬥爭》、《鵬程萬裏》、《昆侖行》
  • 筆名
    郭蘇、偉倜、健風、湘雲等
  • 主要成就
    詩歌

人生經歷

郭小川憑著一腔熱血和豪情,創作了許多充滿革命激情、膾炙人口的詩篇。郭小川,在我國文學界是一位富有才華的詩人抗日戰爭期間,他懷著滿腔的愛國熱情,投筆從戎,成為王震領導的三五九旅的一名戰士。新中國成立後,他繼續奮筆寫詩,熱情歌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光輝成就,很快成為新中國文藝界一顆光彩照人的明星。然而,在隨後共和國的政治風雲裏,郭小川的命運卻跌宕起伏。在短暫的人生征途中,他先後經歷了三起三落的坎坷之路,57歲時,便英年早逝,令人惋惜和痛心。

著名作家郭小川   劉文韜編輯著名作家郭小川 劉文韜編輯 郭小川郭小川

被迫承認錯誤

新中國成立初期,黨中央特地選調了一批經過革命戰爭考驗的文藝創作骨幹,先後到中央宣傳部加強文藝創作的領導工作,繁榮文學事業,著名作家丁玲奉命擔任中宣部文藝處處長,林默涵、郭小川等人也被選調到該處擔任負責人。1955年,我國文藝界開展文藝思想大討論,大家積極發言,各抒己見。丁玲、陳企霞等在大討論中暢所欲言,大膽陳述個人觀點,結果被上綱上線,錯誤地定為“丁、陳反黨集團”。當時,郭小川年僅35歲,政治熱情很高,組織紀律觀念很強。在一次批判丁、陳大會上,他積極回響領導號召,踴躍發言。由于發言慷慨激昂,言辭尖銳,很受中宣部部長陸定一欣賞,他贊揚郭小川的發言很有戰鬥力。周揚、林默涵等也認為郭小川有朝氣、有才幹。事後,經過黨組織研究,決定將郭小川從中宣部文藝處調往作家協會擔任秘書長,以加強作協的領導力量。第二年,郭小川晉升為作協黨組副書記。郭小川一年來在作協機關通過工作實踐,深感文藝界歷史上有許多錯綜復雜的恩恩怨怨,也發現丁玲等的實際情況並不像當年批鬥大會上說的那麽嚴重。此時此刻,他開始冷靜、理智地思考問題,認為必須接受歷史的沉痛教訓,慎重處理丁、陳二人的問題。1959年,廬山會議掀起階級鬥爭新風暴。作協黨組竟然把郭小川同彭德懷掛上了鉤,開展重點批判。罪名是:在復查“丁、陳反黨集團”中“經不起考驗”,“情勢發生變化時,由搖擺不定走向右傾”。郭小川有口難辯。1959年11月底,他被迫在作協12級以上黨員幹部會上作檢查。

郭小川郭小川

有為記者遭遇“文革”厄運

1960年春,中央要求全黨加強調查研究,糾正錯誤。黨內原先緊張的政治氣氛開始緩和。當時有人曾把詩人郭小川受批判一事傳到了毛澤東耳邊。他表示“應給這個善于思索、富于幻想、熱愛祖國的詩人、公民、黨員、老戰士以絕對的自由”。1962年10月,在胡喬木的幫助下,郭小川離開作家協會,到人民日報社當了一名普通的記者。不久,他的老領導、農墾部部長王震邀其隨行,先後赴東北林區和北大荒墾區考察。隨後,王震又帶他南下福州泉州廈門漳州。這期間,郭小川還專門深入上海警備區南京路上好八連,採訪他們的先進事跡。事後,他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長篇通訊報道《崇高的革命品質》,熱情歌頌南京路上好八連。郭小川隨同王震部長走南闖北,大大開闊了視野,處處感受到廣大工農兵民眾戰天鬥地、建設社會主義的高漲熱情。工農兵民眾火熱的戰鬥生活,讓他激情滿懷,大大激發了他的創作熱情。他曾先後發表了<東北林區> 、<廈門風姿>、<昆侖行>等優秀通訊、詩歌散文。作為一名戰士詩人和著名記者,郭小川當時在寫作生涯上開始進入另一個輝煌時期。大型歌舞《東方紅》劇組熱情借他參加寫部分解說詞;八一電影製片廠也不甘落後,特地邀請他撰寫《軍墾戰歌》影片的解說詞。頓時,他成了新聞界和文化界的大忙人、大紅人。他曾隨《人民日報》副總編安崗到大慶油田採訪,撰寫了大慶油田《怎樣突出政治》等著名通訊,影響很大。1965年,他又深入採訪了中國桌球隊庄則棟等運動健兒,寫了另一篇著名的通訊報道——《小將們在挑戰》,《人民日報》和《體育報》同時在顯著位置發表。不久,“文革”的風浪驟然而起。隨著政治運動向縱深發展,他被隔離審查,遭到了無情的批鬥、抄家,責令寫交代材料。然後,被作協機關造反派揪回去監督勞動,被勒令打掃洗手間。隨後,他被送往湖北鹹寧“五七”幹校勞動改造,繼續接受審查。郭小川畢竟是有社會影響的知名詩人和記者,名聲在外。他在鹹寧“五七”幹校勞動的訊息,很快就傳到武漢軍區,引起軍區政治部的莫大興趣。1971年,武漢軍區政治部派人到鹹寧“五七”幹校,提出借郭小川到軍區幫助寫《前進在五七道路上》影片的解說詞。他沒有辜負武漢軍區的殷切希望。影片放映後,解說詞一炮打響,轟動軍內外。各大軍區羨慕不已,都從“借調”經驗中獲得了啓發,爭相效仿,紛紛派人到文化部“五七”幹校借調郭小川。1971年的一天,江青要看電影,工作人員不敢怠慢,趕緊為她放映各大軍區新拍製的紀錄片。她看著看著,突然發現銀屏上出現了郭小川的名字,不禁勃然大怒,尖聲責問:“郭小川到處亂竄,有沒有人管他?!”這句話一傳出,各大軍區都驚慌失措。從此,對郭小川的態度立刻大大改變。郭小川隻好返回湖北鹹寧“五七”幹校,繼續埋頭勞動,接受審查。1974年底,文化部鹹寧“五七”幹校的大部分人回北京分配工作。但郭小川例外,他被從鹹寧“五七”幹校直接轉移到天津靜海縣幹校繼續審查,行動受到監控。于是,他在天津靜海縣團泊窪幹校整天滿腔愁雲,過著一種孤寂、憂傷的日子。

在煙霧中窒息身亡

1975年國慶節後,中央特偵組突然派人到幹校,向他宣布審查結論:經審查一切沒有問題。郭小川一身輕松,愉快地返回北京。第二天,他立刻匆匆去見老首長王震。時任副總理的王震,看到老部下終于獲得自由,大大松了一口氣。“四人幫”盡管受到毛澤東的連續批評,但他們並不收斂,當時的政治鬥爭情勢不容樂觀。因此,紀登奎、王震安排郭小川盡快離京,到外地避風,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1976年10月,一向關註時局變化的郭小川,此時遠在河南林縣,雖然不知道中南海出現的新情況,但憑著詩人慣有的政治敏銳感,仍能從收音機、廣播的用語和語氣裏,微微感受到一些新變化。他決定去一趟北京,看看那裏到底發生了什麽。他計畫先到安陽探親訪友,再去鄭州與省委書記劉建勛話別。10月13日,他剛到安陽招待所,就耳聞“四人幫”被捕的喜訊。他左盼右盼的事情終于發生了,內心深處充滿了激動。18日夜,郭小川躺在床上,習慣地點著香煙。他翻來覆去總是不能入睡。無奈,隻好按慣例服用安眠葯。不一會兒,他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然而他手上夾的煙蒂卻未掐滅,從而引發了火災……57歲富有才華的著名詩人郭小川,在無情的煙霧中窒息身亡。

郭小川   劉文韜編輯郭小川 劉文韜編輯

主要作品

郭小川郭小川

《充滿真實的青春激情》

《詩歌編》

《一個聲音》

《草鞋》

《晨歌》

《投入火熱的鬥爭》

《向困難進軍》

《把家鄉建成天堂》

《山中》

《致大海》

<望星空>

《鄉村大道》

《甘蔗林——青紗帳》

《青紗帳——甘蔗林》

《秋歌》(之一)

<祝酒歌>(林區三唱之一)

《戰台風》

《墓志銘》

郭小川郭小川

《團泊窪的秋天》

《秋歌》(之六)

《深深的山谷》

《白雪的贊歌》

一個和八個

《將軍三部曲》(選章)

《報告文學編》

《白銀世界的黃金季節》

《旱天不旱地》

《雜文編》

《生命的頌歌》

《論“聽話”》

《小事一則》

《創作要目》

作品欣賞

郭小川的《祝酒歌》

郭小川郭小川

三伏天下雨喲,雷對雷,朱仙鎮交戰喲,錘對錘;今兒晚上喲,咱們杯對杯!舒心的酒,千杯不醉;知心的話,萬言不贅;今兒晚上啊,咱這是瑞雪豐年祝捷的會!酗酒作樂的是浪蕩鬼;醉酒哭天的是窩囊廢;飲酒贊前程的是咱們社會主義新人這一輩!財主醉了,因為心黑;衙役醉了,因為受賄;咱們就是醉了,也隻因為生活的酒太濃太美!山中的老虎呀,美在背;樹上的百靈呀,美在嘴;咱們林區的工人啊,美在內。斟滿酒,高舉杯!一杯酒,開心扉;豪情,美酒,自古長相隨。祖國是一座花園,北方就是園中的臘梅;森林就是花中的蕊。花香呀,沁滿咱們的肺。祖國情呀,春風一般往這兒吹;同志愛呀,河流一般往這兒匯。黨是太陽,咱是向日葵。廣廈億萬間,等這兒的木材做門楣;鐵路千百條,等這兒的枕木鋪鋼軌。國家的任務是大旗,咱是旗下的突擊隊。駿馬喲,不用鞭催;好鼓喲,不用重錘;咱們林區工人喲,知道怎樣答對!且飲酒,莫停杯!三杯酒,三杯歡喜淚;五杯酒,豪情勝似長江水。雪片呀,恰似群群仙鶴天外歸;松樹林呀,猶如壽星老兒來赴會。老壽星啊,白須、白發、白眼眉。雪花呀,恰似繁星從天墜;樺樹林呀,猶如古代兵將守邊陲。好兵將啊,白旗、白甲、白頭盔。草原上的駿馬喲,最快的烏騅;深山裏的好漢喲,最勇的是李逵;天上地下的英雄啊,最風流的是咱們這一輩!目標遠,大步追。雪上走,就象雲裏飛;人在山,就象魚在水。重活兒,甜滋味。鋸大樹,就象割麥穗;扛木頭,就象舉酒杯。一聲呼,千聲回;林蔭道上。機器如樂隊;森林鐵路上,火車似滾雷。一聲令下,萬樹來歸;冰雪滑道上,木材如流水;貯木場上,枕木似山堆。且飲酒,莫停杯!七杯酒,豪情與大雪齊飛;十杯酒,紅心和朝日同輝!小興安嶺的山喲,雷打不碎;湯旺河的水喲,百折不回。林區的工人啊,專愛在這兒跟困難作對!一天歇工,三天累;三天歇工,十天不能安生睡;十天歇工,簡直覺得犯了罪。要出山,茶飯沒有了味;快出山,一時三刻拉不動腿;出了山,夜夜夢中回。舊話說;當一天的烏龜,馱一天的石碑;咱們說:佔三尺地位,放萬丈光輝!舊話說:跑一天的腿,張一天的嘴;咱們說;喝三瓢雪水,放萬朵花蕾!人在山裏,木材走遍東西南北;身在林中,志在千山萬水。祖國叫咱怎樣答對,咱就怎樣答對!想昨天;百煉千錘;看明朝:千嬌百媚;誰不想幹它百歲!活它百歲!舒心的酒,千杯不醉;知心的話,萬言不贅;今兒晚上啊,咱這是瑞雪豐年宣誓的會。

個人影響

郭小川郭小川

郭小川是當代的傑出詩人。在他數十年生涯裏,他與人民同呼吸共患難,對時代的許多重大問題做出了詩人的回答,從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中期,以至“文化大革命”10年,詩人的一系列優秀詩作,如<致青年公民>組詩、《望星空》、《甘蔗林——青紗帳》<團泊窪的秋天>等,都較為清晰地留下了時代的足跡。由于詩人對理想的執著追求,對人民的忠誠,在詩作中表現了大無畏的堅定性與樂觀主義精神,所以不斷奏出了昂揚的旋律,鼓舞廣大人民感奮起來,推動歷史前進。郭小川認為,我們“處在一個意氣風發、精神振奮的前所未有的時代。”因而這個時代的詩歌要“造成一種雄渾而壯麗的氣勢,一種高昂的調子。”。郭小川的可貴貭素是具有永不衰竭的“戰鬥的熱情”,並將這股熱情融會于有血有肉的生活形象之中。為了表達內容的需要,郭小川不拘一格,對詩歌形式進行了多方面的嘗試,曾被譽為“革新能手”。“新辭賦體”可以說是詩人的一個獨特創造。為了表達壯闊的思想感情,他從我國古代辭賦中借鏡聯辭結採的特點,結合現代漢語規律,創造了這種新詩體。短句長排、詩行大體整齊、對應的格式,與鋪飾、誇張重疊排比對偶表現手法大量使用,以及結構、詞藻、音韻節奏等方面的考究,有效地增強了詩的情感濃度與語言力度,造成一種宏闊與澎湃的氣勢,使得這種詩體產生了較強的藝術表現力。郭小川走了,但他留下的詩句今日吟誦起來仍然那麽親切上口,仍然鼓舞和激勵著我們:

戰士自有戰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嚇;

戰士自有戰士的抱負,永遠改造,從零出發;

戰士自有戰士的膽識,不信流言,不受欺詐;

戰士自有戰士的愛情,忠貞不渝,新美如畫!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