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孔丞

郭孔丞

郭孔丞,馬來西亞國籍,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現任嘉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嘉裏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因與鄧麗君的一段未了情而倍感傷痛。

  • 中文名稱
    郭孔丞
  • 外文名稱
    Beau
  • 國籍
    馬來西亞
  • 性別
  • 出身日期
    1947年
  • 最高學歷
     學士
  • 畢業院校
    澳洲Monash大學

人物簡介

郭孔丞畢業于澳洲摩納大學,為經濟學學士。郭先生自1976年加入郭氏集團,現任嘉裏控股有限公司、嘉裏貿易有限公司及郭兄弟有限公司董事長。

個人履歷

個人經歷

郭孔丞​1947年出生,英文名為Beau。他早年畢業于新山英文書院,畢業後負笈澳洲,攻讀企業管理課程。學成歸國後,郭鶴年即讓長子走上工作第一線,擔任香格裏拉集團董事,充當巡回大使,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和香港之間往返,代替郭鶴年出席很多主要會議。

郭孔丞郭孔丞

1974年,郭氏集團高層管理人員在香港成立了嘉裏集團有限公司之後,香港和中國內地便逐漸成為該集團在上世紀70和80年代進一步從事區域性發展的重點。此後,郭氏集團更將投資多元化、經營酒店、房地產、貨倉、食品工業、保險、運輸、貿易等。而“嘉裏”這個名稱亦成為郭兄弟集團在香港和中國內地的廣泛業務標志。

郭鶴年次子郭孔演從國外學成歸來,主要負責新馬業務,而孔丞則隨父親定居香港,負責打理香港地區和中國內地的生意,極大程度地幫助父親拓展在香港和內地的業務。

盡管在20世紀70年代中葉,郭氏企業集團就已經牢牢控製了世界糖業貿易的的10%,被公認為世界6大糖王之一,但郭鶴年並未就此止住腳步,而是從旅遊業、房地產到傳媒,一步步擴張自己的版圖。

而與負責新加坡太平洋航運業務的次子孔演和身為馬來西亞證券業巨子的女婿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郭孔丞始終隨著父親站在郭氏集團的前沿,沖鋒陷陣,攻城略地。

郭鶴年的幾個子女中,郭孔丞全面負責酒店行業,結果郭氏在亞洲成立了龐大的香格裏拉飯店系統,被英國著名的《商務旅行雜志》評為“為亞洲酒店確立了新的核心價值”。

1988年,郭氏收購香港無線電視的三成股權成為最大股東,郭鶴年和長子郭孔丞進入董事局擔任交替董事。

1990年8月,郭氏與中國對外經貿部合作,在北京建成國貿中心和中國大飯店,而如今的郭孔丞,已經以郭氏負責人的身份頻繁出入內地,在北京、上海、深圳、北海、西安、武漢、沈陽、長春、哈爾濱、青島及大連等諸多城市展開一系列的合作項目。

談到傳人問題的時候,郭鶴年表示:“我一直在講退休,希望傳人能發揮作用。突然間,公司在中國內地的生意發展很快,我16歲的時候讀了18個月的中文,中文有限,但與內地溝通方面還可派上用場。”顯然,郭鶴年將郭氏集團未來的發展重心定在了內地。

而對于江山初定的郭孔丞來說,這一切也正決定著他能否真正地超越父輩,在新世紀裏續寫郭氏傳奇。

工作經歷

郭孔丞,馬來西亞國籍,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1975年畢業于澳洲摩納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曾任嘉裏貿易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香格裏拉酒店集團董事長、香格裏拉(亞洲)有限公司主席、嘉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馬來西亞RasaSayangBeachHotels(Penang)Bhd董事長、馬來西亞PerlisPlantationBhd董事、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現任嘉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嘉裏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鄧麗君最終和郭孔丞有緣無分。

郭孔丞迎娶貌似鄧麗君的日本新娘郭孔丞迎娶貌似鄧麗君的日本新娘

郭鶴年早年在上海出席不夜城中心奠基典禮後就已透露,他已初步淡出商界,讓其長子郭孔丞出任嘉裏集團董事總經理一職。這位“亞洲糖王”、“酒店大亨”、“傳媒大帝”等多項稱謂于一身的經濟巨人,將選定郭氏企業傳人問題,視為比擴充企業版圖還要重要的首要任務。

最終他選擇了長子打前站,其他子女及親戚各掌家族企業要柄的做法,這被視為郭氏企業傳承的一種演練。而如今該家族“鶴”字輩的元老大都年事已高,正陸續退出企業經營的第一線,而把領導權交到“孔”字輩手中。郭鶴年的長子郭孔丞已接替父職,擔任嘉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成為眾多兄弟姊妹中“糖王”最看好的傳人。

郭鄧之戀

與郭孔丞的戀情,是最令鄧麗君心傷的一段往事。鄧麗君好友、香港資深娛記何江西,向網易娛樂獨家提供一組她在經歷感情創傷後所拍攝的照片。他透露,當年鄧麗君之所以以退婚結束這段感情,是因為她不想接受三個苛刻條件,即提出詳細的身家資料;停止所有歌唱演藝事業;和演藝界斷絕來往,和所有男性友人劃清界線。

郭孔丞最初在香港見諸報端乃至聲名大噪,並非因為郭氏家族的輝煌業績,而是因為他與一代天後鄧麗君的一段未了情。

1978年8月,香港餘仁生的一位少東請郭孔丞到一家夜總會吃飯,這位少東的太太是鄧麗君的好友,剛巧鄧也碰巧來這裏吃飯,由此和郭孔丞相識。

互換信物 快樂訂婚

作為歌壇巨星,面對未曾間斷的緋聞,鄧麗君總是選擇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的態度。直到香格裏拉集團董事長郭孔丞出現之後,鄧麗君才破天荒地第一次松口,面對媒體,坦然承認郭孔丞是她唯一的真命天子。

郭孔丞 鄧麗君郭孔丞 鄧麗君

郭孔丞比鄧麗君大六歲,經由友人何莉莉的介紹而陷入熱戀。1981年,鄧麗君辦了一場訂婚發表會,地點是在郭孔丞自家的香格裏拉酒店地下樓的香宮餐廳,餐廳特色是展現宋朝的富麗堂皇。當天席開三桌,出席者有母親、香港寶麗多經紀人及歌迷約有三十個人。穿著黃色洋裝的鄧麗君顯得很開心。在餐盤上放有歌迷請餐廳特別訂做的紀念火柴盒。盒面上紅底鑲金字印有“鄧麗君”“香港”的字樣,還印有黑字的“香格裏拉飯店”。雖然會中並沒有很詳細地說出“我決定結婚”的話,但是幾乎所有人都是在這場宴會上第一次見到這位郭孔丞。訂婚後,二人交換信物,鄧麗君戴上了訂婚戒指。遇見好友,她會伸出左手,展示無名指上戴著的戒指,開心地告訴對方:“我訂婚了。”何江西回憶:“那是她最甜蜜幸福的一段日子,她對這段感情非常認真。”

三條苛求 麗君流淚

當初訂婚,是因為郭孔丞的媽媽發現得癌症,她希望看到兒子結婚,而且很喜歡鄧麗君,所以希望鄧麗君能嫁到郭家。郭孔丞的父親是香格裏拉集團的老板,當時鄧麗君在大陸已經相當紅,有鄧麗君這個媳婦,應該會對郭家的事業更有幫助,所以他也希望兒子和鄧麗君結婚。兩個人的關系之所以生變,與在結婚前,鄧麗君到新加坡郭孔丞家中與郭家祖母的一次見面有關。

郭孔丞 鄧麗君郭孔丞 鄧麗君

鄧麗君與郭孔丞原定在1982年3月17日在新加坡香格裏拉飯店舉行婚宴會。當時香港媒體報道稱,她連喜帖都印好了,婚紗也預備好了。在結婚之前,郭孔丞就帶鄧麗君回新加坡家中見長輩。由于是著名歌星,鄧麗君一進門,即被郭家的傭人圍住,興奮地索要簽名。郭家是相當守舊的華人家庭,郭孔丞的祖母觀念比較保守,見到鄧麗君剛進家門即搶盡了風頭,很是不悅。

在鄧麗君與郭孔丞談論婚禮細節的時候,郭的祖母就向鄧麗君提出了三個條件:一是要鄧麗君提出詳細的身家資料;二是停止所有歌唱演藝事業,專心當妻子;三是和演藝界斷絕來往,和所有男性友人劃清界線。當鄧麗君聽完郭孔丞轉述祖母的要求後,她邊摸著訂婚戒指邊流著淚。但是,她可以理解郭家的家規嚴格,也深信郭孔丞會去解決困難,所以她提出了“其他要求都可以答應,但是最少讓我錄音出唱片”的條件。可是,幾天後,鄧麗君接到郭孔丞的回答是“你提出的條件沒有被接受”。對此答案,鄧麗君沉默了。經過反復考慮,最後,鄧麗君毅然退婚,與深愛的郭孔丞分道揚鑣。

不想勉強 拒嫁豪門

外界多數人認為,鄧麗君與郭孔丞的戀情,是因為郭家人反對而告吹的。但是,何江西表示,事實並非如此。“當年在她與郭公子分手後,熬過一段辛苦的日子。在那段期間,我到新加坡她的居所那裏探望她,這組照片也是在那時候拍下的。我問她為什麽會分手,她告訴我與男友沒問題,是家長方面有問題。因為她是一個登台走賣唱的女藝人,那種家庭不願接納藝人嫁進去。我還記得她跟我說要嫁進去其實還是可以的,但是不想入了,不想勉強。

鄧麗君的弟弟鄧長禧也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其實鄧麗君已經決定要退出演藝圈,後來她覺得如果把這當成嫁進郭家的條件的話,那是有一種侮辱她工作的感覺,所以最後才不歡而散。在鄧麗君訂婚後,日本唱片公司老板舟木稔曾到香港拜訪鄧麗君。在晚餐後,約晚上8點一直到12點,二人就在半島酒店大廳交談。鄧麗君想拒絕和日本寶麗多唱片的續約,理由是:“我想結婚,想過幸福的日子,不想被工作束縛,請讓我自由吧!後來舟木以“你在日本有非常多歌迷,你的存在很重要。”來說服她,但鄧麗君意志非常堅決。由此可見,本來她已經打算,放棄一切演出的活動,專心做一個家庭主婦。

事業鼎峰 感情蹉跎

這段感情結束後,鄧麗君與郭孔丞把信物互相送還,她消沉了一段日子,靠唱歌,靠不斷交朋友來消解。何江西回憶起那次在新加坡的見面,鄧麗君的言語也透露出自己為這段感情深受打擊。鄧麗君剛來新加坡住的時候,她跟我說她的身體不好,有哮喘病,特意選擇新加坡休息。因為新加坡是一個花園城市,她在這裏很開心。但是在與郭公子分手後,她卻跟我說新加坡隻適合老人和有病的人來住,年輕人不適合來新加坡。前後說法不一致,就是因為失戀時看法就改變,她不是嫌新加坡不好,隻是率直地表達了她在愛情路上的失足,給她帶來很大的創傷。

郭孔丞 鄧麗君郭孔丞 鄧麗君

不過有失必有得,自那之後,她就專心投入工作,她的歌唱事業也到了巔峰,開始各地開演唱會,事業非常忙碌,倒是讓她忘卻感情上的事情。談及這次的失敗,會否讓鄧麗君對愛情失去信心,何江西語氣肯定地回答:“不會!她跟我說過愛情無論經歷多少次挫折,她都會繼續追求,愛情對她很重要。”

郭鄧退婚 真相何在

而後有訊息人士聲稱,郭孔丞之所以不敢違命,全因郭老太太在郭鶴年心目中的巨大影響力。郭鶴年多次在公開場合聲稱:“母親是影響我一生最大的人。”郭老太太鄭格如,無疑是惟一能夠左右郭鶴年重大決策(比如傳人的確定)的幕後關鍵人物。

這段傳奇最終以鄧麗君遠走法國、郭孔丞迎娶日本姑娘裕見子而告一段落。有趣的是,這位日本女子非常喜歡鄧麗君的歌曲,鄧麗君在得知他們的婚訊後也寬容地說:“我祝福他們。”

而據熟識郭孔丞夫婦的人透露,裕見子臉形的側面,像足了20世紀70年代剛剛出道時的鄧麗君。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