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威 -後周太祖

郭威

郭威(904年-954年),後周太祖,邢州堯山(今河北隆堯)人,五代時期後周王朝建立者,951年—954年在位。曾為後漢的鄴都留守,後漢隱帝嫌“厭為大臣所製”,派人前往鄴都去謀殺郭威,以激起了郭威反叛。950年冬郭威發兵南向,攻入開封,推翻了後漢王朝,951年2月13日,即位建元,國號周,史稱後周。他生性節儉、虛心納諫、改革弊政,使北方地區的經濟,政治情勢漸漸趨向好轉。

  • 中文名
    郭威
  • 別名
    郭雀兒
  • 國籍
    後周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邢州堯山
  • 出生日期
    904年9月10日
  • 逝世日期
    954年2月22日
  • 職業
    皇帝
  • 主要成就
    滅後漢、誅隱帝、建後周
  • 在位時間
    951年2月13日-954年2月22日
  • 年號
    廣順、顯德
  • 廟號
    太祖
  • 謚號
    聖神恭肅文武孝皇帝
  • 陵墓
    嵩陵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郭威,邢州堯山人,父親郭簡,曾為晉順州刺史,被兵死難。威此時僅數齡,隨母王氏走潞州 ,母親在路途中辭世。姨母韓氏提攜撫育,始得成人。

郭威18歲時,當地的澤潞節度使李繼韜招募兵士,他去應招,李繼韜見便收留他在身邊做“牙兵”(藩帥的親兵)。郭威長得很魁梧,勇力過人,李繼韜很欣賞他,有什麽小的過失也經常遷就他。郭威好鬥,喜歡賭博,又好喝酒,但有時也喜歡打抱不平。一天,郭威又到街上閒逛,有一個屠戶欺行霸市,非常跋扈,大家都很怕他,喝了點酒的郭威不服氣地到了這個屠戶跟前,讓他割肉,然後找茬罵他,屠戶也知道郭威不好惹,但最後終于忍不住了,就扯開衣服用手指著肚子說:“有膽量你就照這兒捅一刀!”郭威抄起刀子就捅進了他的肚子,結果屠戶一命嗚呼,郭威被抓進了監獄,李繼韜佩服他的勇氣和膽量,又將他放了。後來李繼韜被李存勖發兵滅掉,郭威也被收編進了後唐軍隊,入了李存勖的親軍“從馬直”。

輔佐後漢

李守貞叛亂李守貞叛亂

公元947年,劉知遠稱帝,建立後漢,之後攻下開封,定為都城。郭威因助劉知遠稱帝有功,升戳為樞密副使、檢校司徒,成為統帥大軍的將領,位至宰相。不久,後漢高祖劉知遠病逝,郭威和蘇逢吉同時受命,立其子劉承祐繼位,是為後漢隱帝。郭威被任命為樞密使,掌管全國的兵權。當時河中節度使李守貞、永興節度使趙思綰、鳳翔節度使王景崇相繼擁兵造反。朝廷屢次出兵討伐,均無功而返。公元948年,隱帝劉承祐遂命郭威率兵出征。郭威至河中後立柵築壘,分兵圍困。李守貞屢次突圍,均被挫敗,相持日久,城中糧草俱盡。郭威遂下令四面攻打,一舉攻進城中,李守貞自焚而死。永興趙思綰、鳳翔王景崇相繼歸降,使風雨飄搖的後漢政權轉危為安。之後,郭威又移師北伐,大敗契丹,以功進封鄴都留守、天雄軍節度使,兼樞密使,河北諸州郡皆聽郭威節製。

起兵立國

自後漢隱帝繼位後,就與其寵臣對郭威等有功大將十分疑忌。于是在公元950年,隱帝與親信李業密謀,詔令馬軍指揮使郭崇誅殺宣徽使王峻、郭威等;詔令鎮寧軍節度李弘義誅殺侍衛步軍指揮使王殷,以企一舉鏟除前朝舊將勢力。不料李弘義反以詔書密示于王殷。王殷即派人向郭威告急。郭威見事情緊急,即採用謀士魏仁浦之計,偽作詔書,宣稱隱帝令郭威誅殺諸位將領。于是群情激憤,推舉郭威起兵討伐,以“清君側”。

隱帝見郭威起兵造反,並派兵抵御郭威。七裏坡之戰,漢軍大敗,隱帝被郭允明所殺。郭威帶兵入京,覲見李太後,讓太後臨朝聽政,並且假意擁立劉氏宗室武寧節度劉贇為帝,隨後突然聞報契丹南下,于是率軍北上抵御,途徑澶州,士兵兵變黃袍加身,郭威返回汴梁,逼太後任他為“監國”,奪得國政。公元951年正月丁卯日,他正式稱帝,國號大周,定都汴京,改元廣順,史稱後周

治國有方

郭威畫像郭威畫像

郭威立國後,努力革除唐末以來的積弊,重用有才德的文臣,改變後梁以來軍人政權的醜惡形象。他崇尚節儉,仁愛百姓,曾對宰相王峻說:“我是個窮苦人,得幸為帝,豈敢厚自俸養以病百姓乎!”他不但重視減輕人民的賦稅負擔,自己帶頭儉省,下詔禁止各地進奉美食珍寶,並讓人把宮中珍玩寶器及豪華用具當眾打碎,說:“凡為帝王,安用此!”

郭威去曲阜拜謁孔廟、孔子墓,並下令修繕孔廟,禁止在孔林打柴毀林,造訪孔子後裔,提拔其為官,表示要尊崇聖人,以儒教治天下,為周王朝治國奠定了思想基礎。

郭威在位期間,對改革累朝弊政頗有成績。免除後漢所設額外苛斂以及中唐以來地方官進奉的“羨餘物色”;廢止了後晉、後漢一些極殘忍的刑法;民眾與蕃人“一聽私便交易”,諸州所差散從親事官等,一齊遣散;對累朝極為嚴酷的鹽、酒、皮革的禁令稍予放寬;廢除京城內無名額的僧尼寺院等。對恢復農業生產,郭威也採取了有效措施。授無主田土給數十萬歸中原的幽州飢民,放免其差稅。以田分給現佃戶充永業 ,使編戶增加3萬多 。無主荒地聽任農民耕墾為永業,提高農民生產的積極性。

郭威的治國體製,是通過改革達到統一中國的目的。他所進行的改革不僅是多方面的,而且收到了顯著的效果。綜合起來,主要包括:提倡節約儉樸;整飭吏治綱紀;減輕壓迫和剝削;招撫流民,組織生產;治理河患,灌溉良田;準備統一,開展統一戰爭。郭威的政治、經濟改革和統一戰爭,收到了顯著的效果。

郭威除了改革利民之外,自己也非常註意節儉,盡量減輕人民的負擔。他生活異常儉樸,衣食住行都很節儉,下詔禁止各地進奉美食及地方土特產品,珍寶就更不用說了。他對大臣們說:“朕出身微寒,嘗盡人間疾苦,也經歷了國與家的災難,現在當了皇帝,怎麽能養尊處優拖累天下百姓呢!”他不僅不讓進奉寶物入宮,還讓人將宮中的珠寶玉器、金銀裝飾的豪華床凳、金銀做的飲食用具一共幾十件,當眾打碎在殿廷之上。郭威經常對侍臣說:“那些帝王,怎麽能用這種東西!”

在治理國家方面,雖然郭威有些能力,但他仍然謙遜地重任有才德的文臣,以行動來改變從後梁以來軍人政權的醜惡形象,他對這些有才德的大臣們說:“朕生長于軍旅之中,不懂得學問,也不精通治國安邦的大計,文武官員有利國利民良策的就直接上書言事,千萬不要隻寫一些粉飾太平的無用話。”

郭威的精心治理,使後周在很短的時間裏就顯露出國富民強的跡象,為周世宗繼續他的事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病逝傳位

公元954年正月,郭威病重。他自己知道難以恢復,便囑咐柴榮(日後的周世宗)說:“我不行了,你趕快替我修建陵墓,不要讓靈柩留在宮中太久。陵墓務必從簡,別去驚動,擾害百姓,不要用許多工匠,不要派宮人守陵,也用不著在陵墓前立上石人石獸,隻要用紙衣裝殮,用瓦棺作槨就可以了。安葬後,可以招募陵墓附近的百姓30戶,蠲免他們的徭役,讓他們守護陵墓。陵墓前替我立一塊石碑,上面刻幾句話,就說我平生習慣于節儉,遺詔命令用紙衣瓦棺。”又告誡郭榮說:“我從前西征時,見到唐朝帝王的十八座陵寢統統被人發掘、盜竊,這都是由于陵墓裏藏著許多金銀財寶的緣故,而漢文帝因為一貫節儉,簡單地安葬在霸陵原上,陵墓到今天還完好無損。你到了每年的寒食節,可以派人來掃我的墓,如果不派人來,在京城裏遙祭也可以。但是,你要叫人在河府(今河北省河間縣)、魏府(今河北省大名市東南)各葬一副劍甲,在澶州(今河南省濮陽縣)葬一件通天冠絳紗袍,在東京葬一件平天冠袞龍袍。這件事你切不可忘了。”接著,他大封群臣,命柴榮繼位說:“我看當世的文才,莫過于範質王溥,如今他倆並列為宰相,你有了好輔弼,我死也瞑目了。”當晚(壬辰日),郭威病死于汴京宮中的滋德殿。死後廟號為太祖,謚曰聖神恭肅文武孝皇帝。

為政舉措

文治

郭威稱帝皇帝之後,馬上就著手治理國家,進行改革來增強國力。他從小經歷了很多苦難,對民間疾苦也有親身體會,所以首先減輕了百姓的負擔。這方面郭威主要做了兩件事,一是罷除不合理的牛租,二是撤消營田務。在早年朱溫征伐淮南時,朱溫將繳獲的上萬頭耕牛給百姓使用,然後向百姓收牛租,幾十年之後,到後周時仍然在收,當年的牛早就死了。郭威下令廢除這項既過時又累民的稅收。至于營田務,是唐末以後在中原地區設定的由戶部直接管理的農業生產機構,所屬的農民負擔很重。郭威廢除營田務後,將原來百姓使用的田地房屋和牛及其他農具都賜給他們永久使用。這項措施加上牛租的廢除,極大地減輕了農民的負擔,促進了生產的發展。其間,有人建議將一些好的營田賣掉,就能得到數十萬緡錢來充實國庫,郭威卻說:“讓百姓得利,就像國家得利一樣,朕要這些錢幹什麽?”此外他還下詔,命令各地官吏不得以任何借口來加收百姓賦稅,原來普遍存在的正稅以外的雜稅一律廢除。郭威又下詔減輕了後漢殘酷的法律,比如,後漢規定,盜竊一文錢的也要處死,不是重罪的人又經常株連親族,後周則規定,不是反叛和殺害親屬之類大逆不道的重罪不再株連親屬。後漢時,酒和酒曲(造酒的原料)實行國家壟斷專賣,凡是民間有人私自買賣的不論多少一律處死,後周則大大減輕了處罰,而且做了具體的規定:一兩至一斤的杖刑八十,一斤以上到五斤的判徒刑三年,五斤以上的則處死。此外,在後漢時禁止民間收藏買賣牛皮,私自買賣一寸的就要處死,後周規定,有田四十頃的才收取一張牛皮的實物稅,其餘的民間可以隨意買賣。郭威了解民間用牛皮的地方很多,所以為百姓生活著想,才有此規定。

武功

後漢劉承佑(開國皇帝劉知遠之子)即位之後,李守貞伙同趙思綰、王景崇,發起叛亂。劉承佑先派白文珂、郭從義常思等人討伐。白文珂、郭從義、常思等人擊敗李守貞後,李守貞退守河中城,閉門不戰。白文珂、郭從義、常思等人圍城,從春天一直圍到夏天,始終沒有攻破河中城。劉承佑隻好請出老帥郭威。

趙匡胤跟著郭威一路行軍,在公元948年8月20日到達了河中。先是稍事休整。並沒有勸李守貞投降,更沒有故做姿態,去訓斥甚至懲罰久攻不下的白文珂等人借以振奮軍心,隻是帶上了些人,輕裝簡騎地圍著河中城轉了幾圈。之後,他下達了第一道命令――常思築寨于河中城南,白文珂築寨于河中城西,郭威自領中軍築寨于河中城東,留城北一地空缺,不設人馬。同時征調周邊五縣百姓近三萬人,在三寨和河中城之間築起了連線不斷的小型堡壘,來保護新增的營寨。

命令一出,全軍嘩然。面對質疑,郭威不動聲色,他的沉默讓所有人都閉上了嘴。一天夜裏,久困城中絕不露頭的李守貞突然率軍出擊,沒有準備的後漢軍一片慌亂,隻得放棄了堡壘,向新築的營寨裏撤退。等後漢軍重新集結,列隊出寨,準備痛扁敵人時,敵人已經不見了。憤瞞、激動、勞累,再加上這些日子以來不斷積壓的鬱悶,讓這些火氣旺盛的大兵們再也控製不住。

郭威的第二條命令。大兵們終于知道了那些征調來的農民工們為什麽沒被遣散回家了,這些人得重新勞動,把剛剛被毀的堡壘再築起來,而他們也別想閒著,以前幹什麽,接著繼續練!隻不過他們很是奇怪,看起來這場戰爭的主角像是這些勤勞的農民工,而他們這些當兵的,隻不過是這些農民工的保鏢。

之後,隻要堡壘出現,李守貞就會心急火燎,不計利害地率隊出城,不管用什麽樣的代價,都一定要把堡壘毀了,然後他才能帶著人馬逃回城。如此周而復始,持續了接近整整一年。

郭威終于下達了第三條命令。郭威部全體士兵嗷嗷叫著沖向了河中城,就這樣,三面強攻,北面放行,李守貞的士兵被這致命的一線生機,以及在拆牆遊戲中玩得筋疲力盡的身體給徹底拖垮了。河中城被一鼓而下,李守貞貫徹了自己絕不投降的宗旨,城破後全家集體自焚。

人物評價

總評

郭威生于亂世,長于軍伍,勇武有力,豪爽負氣,略通兵法,善撫將士,以軍功累遷至樞密使高位。終以軍事實力為後盾,取後漢而代之,是五代時期軍人專權的代表人物。

在提倡節儉、嚴懲貪官、嚴禁軍隊擾民等方面,郭威也推行了一些有益的措施,使唐末以來極為混亂的北方社會開始走上安定的道路。

在他的精心治理下,中國長期戰亂的局面開始轉向統一,開始顯露出民富國強的跡象,為周世宗也為趙匡胤的事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郭威深愛其妻,在其妻亡後,不再另娶皇後,一方面為了紀念忘妻,一方面也看到柴榮的確有才,所以把帝位傳給了沒有血緣關系的其妻侄柴榮。這一點在中國歷史上是唯一的,歷史證明他的選擇是正確的。

歷代評價

薛居正等《舊五代史》:“周太祖昔在初潛,未聞多譽,洎西平蒲阪,北鎮鄴台,有統御之勞,顯英偉之量。旋屬漢道斯季,天命有歸。總虎旅以蕩神京,不無慚德;攬龍圖而登帝位,遂闡皇風。期月而弊政皆除,逾歲而群情大服,何遷善之如是,蓋應變以無窮者也。所以魯國凶徒,望風而散,並門遺孽,引日偷生。及鼎駕之將升,命瓦棺而薄葬,勤儉之美,終始可稱。雖享國之非長,亦開基之有裕矣。然而二王之誅,議者譏其不能駕馭權豪,傷于猜忍,卜年斯促,抑有由焉。”

範文瀾中國通史》:“對沙陀人的野蠻性政治開始進行改革,使呻吟在戰亂暴政下的民眾感到有些希望了。”

軼事典故

黃袍加身

隱帝不聽母親讓人下詔與郭威和好的勸告,領兵出征,結果被亂兵殺死,蘇逢吉也自盡了。郭威不費什麽力就進了開封。聰明的郭威並沒有立即稱帝,而是讓李太後先主持大事,以安人心。他又嚴禁士兵掠奪騷擾京城,恢復了京城的治安秩序。郭威派人迎接劉崇的兒子來繼位,以此穩定宗室。

等一切穩定之後,郭威就將他的稱帝計謀實施了:讓手下將領發了假情報,說契丹要南下進犯了。然後就奉太後之命領兵出城,到了澶州,數千將士發生兵變,以黃旗加于其身,擁立他為帝。

郭威稱帝建的國號是大周,因為他說自己是周朝虢叔的後代,歷史上稱為後周,以便和周朝區分開。郭威仍然以開封為後周的首都。稱帝之前,郭威又派王峻殺死了在半路上的劉崇的兒子。劉崇因此和後周結下死仇,聯合契丹來攻打後周,但在高平大戰中被郭威的養子周世宗柴榮打敗。

智勇雙全

郭威和別的軍人不同,他並沒有單憑武力發展,他看到了知識的力量,特別是兵書,沒事的時候他總是拿著書看,有些文化的李瓊見他愛學習,就將自己正讀的兵書《閫外春秋》推薦給他看,李瓊說:“以正治國,以奇用兵,這本書裏就記載了許多存亡治亂、賢愚成敗的事例。”郭威邊看邊讓李瓊教他,看得愛不釋手,李瓊對他的影響很大。

在劉知遠任後晉侍衛親軍都虞侯時,他主動投到他的手下。劉知遠很喜歡這員幹將,視為心腹,不管劉知遠到哪裏任職都把他帶在身邊,讓他督率親軍。

郭威臨事很有計謀,劉知遠設法爭取過來的吐谷渾部駐扎在太原,軍隊實力很強,也有不少財物,劉知遠想據為己有,也為了防備以後他們再反叛投奔契丹,就想趕走他們,但又沒有好辦法。郭威就獻出計策,讓劉知遠找個罪名除掉其首領,然後將財物和軍隊收納,不但能除掉這支反復無常的勢力,還能補充軍需。劉知遠照計行事,如願以償,擴充了自己的實力。

在契丹滅後晉的時候,郭威和史弘肇等人勸說劉知遠稱帝,因而成為後漢的開國功臣。國家初創,郭威在各方面都為劉知遠出謀劃策,使後漢政權很快穩定下來,作為重臣郭威在劉知遠臨終時被任命為托孤大臣,隱帝繼位後,讓郭威任樞密使,掌握軍政大權。

不久後漢就發生了三鎮叛亂,三鎮即河中(今山西永濟西)、鳳翔(今陝西鳳翔)、永興(今陝西西安),朝廷先派了白文珂等人去平叛,但都沒什麽成效。于是郭威就受命出征,他平易近人,廣交將士和文臣,兩軍交鋒時又身先士卒,親冒矢石,能與士兵同甘共苦,士兵立功他馬上賞賜,負傷的他也親自去撫慰。不管是誰提的建議他都能虛心接受,即使有人得罪了他,他也不計仇,終于使將士和睦上下一心,提高了士氣和戰鬥力。郭威虛心聽取將領們的建議,博採眾長,製定了先攻河中的策略,然後用圍困打消耗戰的辦法與敵對壘,一年後,在城中糧草已盡,士氣喪失的時候一舉攻陷,李守貞和妻子自焚而死。其他兩鎮也先後平定。

淡泊名利

郭威又為後漢的穩定立下了大功,但他並沒有借此要高官厚祿,而是借機提高自己的威望:當隱帝要賞他時他說破賊不是他一人的功勞,朝中的將相安定朝廷供給軍需也有功,于是要隱帝賞賜史弘肇等人,他又說大臣們也有功,蘇逢吉等人也因此加官進爵,郭威又說各地駐軍將領和州縣官吏也有功勞,讓隱帝嘉獎他們。郭威不貪功,但卻大大提高了自己的威望。和一般人相比,他的謀略要遠大得多。

郭威平定三鎮之後,隱帝又將北方的鄴都也就是魏州駐守防御契丹的重任交給了他。在他赴任前,朝中為他是否帶樞密使之職離京發生了爭執,兩派大臣矛盾激化,雖然史弘肇堅持要隱帝同意讓郭威帶樞密使赴任,但郭威對朝中之事很不放心,臨行時懇切地對隱帝說:“蘇逢吉、史弘肇都是先皇的舊臣,都很盡忠為國,希望陛下推心任用,必當無事。邊疆之事臣一定盡忠報效,不負陛下重托。”隱帝也有點不願郭威出京,他對郭威說:“朕夜裏夢見你變成了驢,馱著我升了天,等我下來後,你又變成了龍,離開我向南去了。”郭威聽了撫掌大笑。大概隱帝這時已經擔心郭威對他皇位構成的威脅了,所以在郭威不在的時候才誅殺史弘肇等人,然後又派人去殺他。

郭威到任後,積極備戰防御契丹,但他出來不久朝中就發生了大事,隱帝沒有聽他的話,而是相反,聽從了舅舅李業的挑撥,誘殺了史弘肇等人,聽到郭威起兵的訊息連他的家屬也全部殺死。然後命另一個舅舅李洪義到鄴都去殺郭威等人。

李洪義和李業不同,他不想加害郭威,就將訊息告訴了他。郭威聽從了親信魏仁浦的計策,倒過來用自己的官印假造詔書,說是讓郭威殺眾將,以此來激怒他們,眾將果然聽命于郭威,以誅殺奸臣清君側為名殺向了京城。

家族成員

家世

  • 高祖父:信祖睿和皇帝郭璟
  • 高祖母:睿恭皇後張氏
  • 曾祖父:僖祖明憲皇帝郭諶
  • 曾祖母:明孝皇後申氏
  • 祖父:義祖翼順皇帝郭蘊
  • 祖母:翼敬皇後韓氏
  • 父親:慶祖章肅皇帝郭簡
  • 母親:章德皇後王氏

後妃

  • 皇後:聖穆皇後柴氏(柴皇後
  • 楊淑妃
  • 張貴妃
  • 董德妃

子女

  • 兒子

長子:周世宗柴榮,郭威養子(內侄),柴皇後的侄子

次子:剡王郭侗,初名青哥,為漢隱帝所害。太祖即位,詔贈太尉,賜名侗。顯德四年追封。

三子:杞王郭信,初名意哥,為漢隱帝所害。太祖即位,詔贈司空,賜名信。顯德四年追封。

  • 女兒

三女:樂安公主,為後漢所害,廣順元年二月追封,至顯德四年四月,又追封莒國長公主。

四女:壽安公主,下嫁張永德,廣順元年四月封,至顯德元年,封晉國長公主。

五女:永寧公主,廣順元年九月追封,至顯德四年四月,又追封梁國長公主。

史籍記錄

《新五代史·周本紀第十一》

《舊五代史·卷一百一十·周書·太祖紀一》

《舊五代史·卷一百一十一·周書·太祖紀二》

《舊五代史·卷一百一十二(周書)太祖紀三》

《舊五代史·卷一百一十三(周書)太祖紀四》

《五代會要》

陵寢墓地

嵩陵嵩陵

嵩陵在今河南省新鄭市郭店鎮周庄村南約500米處。陵地北高南低,東西各有一道小土嶺,陵墓兩側各有一條千溝。冢高約9米,周長103米,儲存較好。據有位詩人謁嵩陵後曾題詩曰:“荊棘叢生舊衣甲,夕陽殘照袞龍袍。朔意正濃天肅靜,鐵騎縱橫成麥苗。”大概當時正值秋冬的傍晚,詩人看到處在麥田中的一丘土冢,上面布滿荊棘野草,在夕陽的映照下顯得格外冷落而蒼涼。”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