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 -漢語詞語

部落

部落一般指原始社會民眾由若幹血緣相近的宗族、氏族結合而成的集體。形成于原始社會晚期(即舊石器時代的中期和晚期)。有較明確的地域、名稱方言宗教信仰和習俗,有以氏族酋長和軍事首領組成的部落議事會,部分部落還設最高首領。

  • 中文名稱
    部落
  • 外文名稱
    tribe
  • 拼音
    bù lùo
  • 解釋
    由若幹血緣相近的氏族組成的群體。

基本介紹

部落一般指原始社會民眾由若幹血緣相近的宗族、氏族結合而成的集體。形成于原始社會晚期(即舊石器時代的中期和晚期)。

有較明確的地域、名稱、方言、宗教信仰和習俗,有以氏族酋長和軍事首領組成的部落議事會,部分部落還設最高首領。

詳細介紹

詞目】部落。

拼音】bù lùo

【英譯】 [tribe]

基本解釋】

由若幹血緣相近的氏族組成的群體。

例如:以色列的十二個部落。

① 《漢書·鮑宣傳》:“凡民有七亡……部落鼓鳴,男女遮迣,六亡也。”

② 《新唐書·李勣傳》:“酋長率部落五萬降於 勣 。”

部落

③ 明 何景明《花當》詩:“聞道 花當 種,緣邊部落遙。”

④ 碧野《沒有花的春天·序曲》:“在這自生自滅的生活環境中,我們可以從這裏看出一種高型的原始的大部落的情調來。”

⑤ 李二和《舟船的誕生》:“舟楫之便,不僅擴大了漁獵空間,而且也促成了同鄰族部落之間的交流。”

相關介紹

文化人類學理論中的社會組織類型。由有共同血統的氏族組成。作為一種理想的社會類型來說,文化進化論者都把部落看成是已發展到有等級的社會階段,最終成為原始國家(primitive state)。部落的統一並不表現為領土完整而是基於擴大的親族關系。

部落

現代許多人類學者都用種族集團這個術語代替部落,種族集團通常指有共同的祖先、語言、文化和歷史傳統以及居住在同一個區域內的居民集團。

由于人口的繁殖,氏族的一部分人向外開拓新的生存空間,于是產生了新的氏族。幾個新老氏族結合在一起,便形成了一個部落。每個部落都有自己的名稱與領土,具有共同的語言、共同的經濟、共同的宗教與祭祀儀式。部落內各氏族地位平等,部落最高首領稱為酋長,由各氏族推選產生,公共事務由各氏族首領組成的部落議事會討論決定。

發展

部落(tribe) 民族共同體發展中的一種歷史類型。由同一血緣的兩個以上的氏族或胞族組成。形成于原始社會晚期(即舊石器時代的中期和晚期)。有較明確的地域、名稱、方言、宗教信仰和習俗,有以氏族酋長和軍事首領組成的部落議事會,部分部落還設最高首領。美國民族學家摩爾根在《古代社會》中對處于母系製階段的印第安人部落形態作有詳細記述。古希臘荷馬時代,部落已建立在父系製基礎之上,有作為常設權力機關的議事會和掌握軍事指揮、祭祀、審判等權的軍事首長(巴賽勒斯)。古羅馬王政時代,每一部落須由十個庫裏亞(胞族)構成,並設元老院、 人民大會、 和勒克斯 (王)。進入原始公社後期,因各種戰爭的日益頻繁,最終導致了血緣聯系逐漸被地域聯系所取代,出現了由若幹部落的解體並結合而成的部落聯盟,成為原始公社瓦解的開始和新的民族共同體部族或民族出現的前提。

部落

巴西部落

巴西亞馬遜叢林裏的皮納哈人

部落特點

瑰麗叢林的神秘一族 生活中沒有數位和色彩

在巴西亞馬遜叢林裏的皮納哈人的語言中,根本沒有時間、數位、色彩的詞語和概念,也談不上有什麽藝術和歷史記憶。皮納哈人是世間唯一真正使用這種語言的人群,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缺乏智慧。

語言:更像口哨和嗡鳴

在亞馬遜雨林心髒地帶的麥西河沿岸,參差披拂的茂密樹枝攔住了灼熱的陽光,語言學家丹·埃弗雷特正在向居住在這裏的皮納哈部族傳授一些基本辭彙。

“1,2,3,”他用清晰的葡萄牙語說。迎接他的卻是一張張茫然的面孔。這課比他想象的更難上。

埃弗雷特以前是傳教士,現在是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一位民族學者。在25年多以前,他決心教皮納哈人如何計數。但他未能成功,相反他發現的是一個沒有數位、沒有時間的世界,這裏的人們看來隻是在吹口哨和嗡鳴。

這個與世隔絕的部族約有350人。從埃弗雷特1977年首次踏上他們的土地時起,他就明白這是個特別的部族。他們的語言中沒有任何辭彙能表達數位的概念,甚至連最基本的計數數位也沒有。他相信這是世界上唯一一門沒有數位的語言。不過好幾個月之後,他能肯定地指出皮納哈人的特別之處:他們的語言是那麽的難于破譯,交流時有點像是在歌唱,更像是吹口哨和嗡鳴,而不像是說詞語。

數學:幾乎無人學會數到10

1980年,經許多次懇求後,埃弗雷特開始設法教皮納哈人語言。在8個多月的時間裏,他竭力將數位的概念傳授給那些更加渴望學習外界語言的男人和女人們,方便他們與前來這裏拾堅果的其他土著部族公平交換。

但在經過了夜校好幾個月艱辛甚至是很痛苦的努力後,皮納哈人當中幾乎沒有人能數到10。甚至連1+1這樣簡單的運算,看來也超出他們的理解能力。

“起初他們想學習讀寫和數數,”他說,“但到最後,隻有幾個人能勉強從1數到9。我心想:‘這行不通’。”

皮納哈人貧乏的語言不隻是沒有任何數位,而且他們看來甚至無法想象數位是什麽。

在埃弗雷特與他們相處7年後,他從來沒聽過他們使用像“全部”、“每一”和“更多”這樣的詞語。他們有一個詞“霍瓦”與數位“1”有點相近,但它的意思也隻是“小的”,或者用來指少量,比如與一條大魚相對的兩條小魚。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心理語言學家彼得·戈登也已前往雨林深處,研究皮納哈人的數位技巧,他利用皮納哈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簡單材料進行實驗。他請他們按照他示範的樣式,來排布電池,或者要他們數他手裏有多少個巴西堅果。但實驗結果表明他們就是無法理解數位的概念。

藝術:對繪畫完全陌生

不過缺少計數技巧這一特點,還隻是他們讓語言學家們20年來頗感興趣的許多特點之一。該部族已經存在了許多個世界。

“我設法想轉錄出我聽到的一切,”如今已能說流利皮納哈人語言的埃弗雷特說,“我竭力地想找到任何一種語言都擁有的那些結構,但就是沒有。我原本以為是因為我體驗不夠而找不出,但實際上根本沒有這樣一些結構。”

他相信皮納哈人的語言是世界上唯一沒有明確辭彙來形容色彩的。他們沒有任何書面語言,沒有能追溯至兩代人以前的集體記憶,這意味著沒幾個人能記得全部四位祖輩人物的名字。

裝飾藝術的概念對于他們來說是陌生的,甚至連最簡單的繪畫也讓他們摸不著頭腦。他們據信也是世界上唯一沒有創世神話的。在被問到他們的先人如何來到世間時,他們說,“世界是創造的”,或者說,“一切東西都是被製造出來的”。

皮納哈人的語言很簡單。對于男人們而言,它可以歸結為8個輔音和3個母音。女人們擁有全世界最少的“語音”,隻有7個輔音和3個母音。他們沒有完成式,比如說他們不會說“我已經吃過了”。

探尋原因

緣于獨特文化和生活

皮納哈人沒有時間、數位、色彩概念,也沒有對于過去的共同記憶,這種獨一無二的特徵太讓人類學家們著迷了,他們顛覆了學者們對于語言和人類整體的常識。

包括戈登博士在內的許多人,都用皮納哈人無法學會計數來證明這樣一種理論:語言塑造著我們的思維方式,我們隻能創造出那些能用辭彙來表達的思想。

按照這一理論,皮納哈人無法掌握另一種語言葡萄牙語裏邊的數位,是因為他們自己的語言中沒有這些東西。他在《科學》雜志上說:“有沒有因為沒有描述某些東西的詞語,我們就無法去想這種東西呢?我想這就是一個例子。”

但埃弗雷特還不滿足于這一認識。“你可以說該語言的這些特征,這些概念的缺失,全都是同時發生的。我想設法找到一條共同的線索,來解釋皮納哈人為什麽這樣。”

他發現這一因素隨處都可以找到,但其重要性還從來沒有得到人們註意———皮納哈人的文化和獨一無二的生活方式。在去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埃弗雷特說是這一點而並非他們的語言,導致皮納哈人不會計數。

“及時行樂”的部落人

由于其文化根深蒂固地隻強調指向直接的、個人的體驗,皮納哈人也就沒有詞語,來形容從色彩到記憶甚至還有數位的任何抽象概念。埃弗雷特說,他們的語言中也沒有過去式,因為任何東西對于他們來說都是現存的。當它再也不能被感知到時,它就完全不在意念中存在了。“從許多方面來看,皮納哈人都是徹底的經驗主義者,”埃弗雷特說,“他們對一切東西都要求有存在的證據。”

對于皮納哈人而言,生活就是抓住現在時刻,享受此時此地的快樂。這種“及時行樂”文化在語言方面的種種限製,可以解釋他們為何根本不想去銘記自己從何而來,為何沒有任何故事可以講述。

埃弗雷特說,這種文化的其它一些特點,也不可否認地對皮納哈人產生了影響。他們對自己的行為方式深信不疑,因而無法去做那些其他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比如說,當皮納哈人想用一個根子的圖形來驅趕邪惡魂靈時,他們能畫出一條直線,但要讓他們寫出數位“1”,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部落軼事

想“幹掉”外來者

在上世紀70年代末,埃弗雷特曾多次訪問這裏,他開始理解部落人在說什麽了。一天晚上在偷聽他們的談話時,通過把從他們那裏學到的可憐巴巴的幾個詞語拼湊起來,埃弗雷特意識到,這些正在沿著河岸行進的武士竟然打算趁著月色來幹掉他。

埃弗雷特迅速跑回自己的棚子,將妻子和3個孩子鎖在裏面。“我奪取了他們所有的武器、弓、箭。”他說。他獲得了勝利,讓對方猝不及防。該部族為他已經弄懂他們的話感到吃驚,于是開始小心翼翼地對他表現出尊敬。從那以後,埃弗雷特和家人都再沒遇到什麽麻煩。

並不智力低下

皮納哈人強烈抵製西方知識,當意識到埃弗雷特正嘗試寫下他們這種純粹為口頭語的語言時,他們不來他的讀寫班了。他們說:“我們的語言不用寫。”他們說自己來上課的原因,隻不過是晚上能有這麽多人聚到一起很有意思,還有就是埃弗雷特做爆米花給他們吃。

有人認為皮納哈人智力低下,但埃弗雷特說這種看法毫無根據。“這些人知道叢林裏每一個物種的名字,知道所有動物的習性,”他說,“他們對自己環境的了解,超過任何美洲人對周圍的了解。他們了解許多我們不知道的東西,但僅僅因為我們的一些東西他們不了解,就說他們智力低下,這是荒謬的。事實上我就很‘笨’,因為我經常在叢林裏迷路。”

遠行部落

國家民政部門特別批準的不冠城市和區域名稱的民營非企法人機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正式批準註冊成立的我國第一個集創作創意研發、交流交易展演及跨學科合作一體的文化藝術創意實體;是聯絡海內外各界人士為繁榮文化藝術與科學經濟事業、新文明事業交流合作的友好組織和品牌聯盟。集收藏博覽、教學演示、創意研發、產品製作、品牌合作、會議論壇、娛樂互動于一體。

遠行部落不同于當下任何文化與經濟實體,她不是以經濟利益為目的而首先發意的經濟體,而是因為深厚的精神與思想資源和獨特精妙的創意意識以及廣泛的社會認同而自然衍生的文化名牌,其中蘊含的人文價值和市場潛能則尤為實在和珍貴,具有無限的外延張力。 

遠行部落鍾情于創造,也是一個開放的巨系統。將排除一切種族、等級與門戶歧見,根植本土並凝聚中外各界賢達,吸引一切激情夢想之士,集成濃縮人類智慧與創造經典,致力傳播和平文化與文明經濟思想,推動世界生態與生命系統的健康和諧與可持續發展。遠行主張多元融合與深度交流,力行新文明事業啓蒙,激勵思想、發掘智慧、啓迪創新、傳達文明。用心構築全球第一代獨具魅力的新文明事業集群。夢想的百年神話,宏大的經典敘事。生命的記憶、世界的記憶。 遠行部落播種的是精神和思想,將把新創造與新文明深度植入人類的精神譜系中。其精準高端的宗旨定位;集群式創意研發與媒體傳播;多維合作與品牌鏈鎖輸出優勢,牽動了龐大的資本集群,引起國內外各界的廣泛關註。

遠行部落名之于李二和話劇三部曲《遠行》《祖籍》《靈光》之遠行之意。作為一個內涵豐富的文化名牌,享有獨立和完整的智慧產權,已經在國家商標局及相關智慧產權管理部門註冊登記。所有主要事業概念與板塊及名稱標識等十餘項內容均已完成註冊登記。遠行部落商標的註冊類別,囊括了54項國際商標分類中的多數內容,基本實現了全方位註冊。 目前,遠行部落與國內外多家知名機構簽約並達成了長期戰略合作共識。陸續啓動《遠行部落戶外》、《遠行部落系列課堂》、《遠行部落尋找遠行人》等創意版塊,包括《遠行部落書系》、《遠行部落戲劇》、《遠行部落沙龍》等。更將著力打造世界第一座以和諧生態、文化意象和故事演繹為主題背景的《遠行部落綠色創意集群》、《遠行部落新文明文化生態特區》及《遠行部落π》、《遠行部落X》。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