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治平

郝治平

郝治平(1922──)河北臨漳人,。一九三八年參加八路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十八團軍政治部總支部書記,公安部黨委辦公室主任,總參政治部顧問。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校軍銜。現任中國老年書畫研究會常務副會長,中華老人促進會會長 (羅瑞卿同志夫人)。

  • 中文名稱
    郝治平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河北臨漳
  • 職業
    中國老年書畫研究會常務副會長
  • 性別
  • 丈夫
    羅瑞卿

人物簡介

郝治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任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大將軍的夫人。作為共和國警界的前輩、首批女警官之一,郝治平在公安部實實在在工作了十年。

1959年,羅瑞卿調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兩年後,郝治平也調入總參工作。在公安部工作期間,郝治平曾先後任辦公廳秘書、宣教處處長、政治部辦公室主任等職。1955年,郝治平被授予上校軍銜。

人物生平

1922年,郝治平出生于河南安陽美麗的漳河畔,父親給她取名賓如。郝賓如自幼聰慧美麗,性格倔強,12歲就考上開封的明倫中學,後來又順利考上了省立第一女子師範學校。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嚴重關頭,開封女師失去了往日的平靜,郝賓如眼看山河破碎,生靈塗炭,青春的熱血在沸騰,萌發了報國激情。她想:誰說女子不如男?古時,花木蘭、穆桂英為保衛國家和民族而奮戰沙場,建功立業;如今國難當頭,人人有責,我也要做一名抗日的女戰士,為打敗日本鬼子盡一分力!當時,"找共產黨去,共產黨抗日最堅決!"已成為郝賓如和許多學生的心聲和行動。

郝治平與羅瑞卿郝治平與羅瑞卿

1938年1月,一個漆黑的夜晚,一位山東老大哥悄悄地聯絡好兩男五女,大家決定當即投奔革命聖地延安,八人中郝賓如是最小的一個。他們歷盡千辛萬苦,終于渡過了黃河。

1941年4月3日,郝治平與抗日軍政大學副校長羅瑞卿結成革命伴侶,從此她的命運就和羅瑞卿緊緊連在一起了……

愛情故事

共同理想

一個是八路軍的縱隊司令員,一個是出身富裕人家的女戰士,為了共同的理想與抱負,他們走到了一起。相愛相伴,攜手天涯,在歲月的長河中投下波光瀲灧的一抹剪影。 1936年6月,羅瑞卿被調到瓦窯堡的紅軍大學任教育長。當時中央機關也在瓦窯堡,以後敵人來了,紅軍大學掩護中央機關撤離瓦窯堡後,隨中央機關移到保全。西安事變爆發後,羅瑞卿奉命隨周恩來去西安,近兩個月後返回陝北時,紅軍大學已經在1937年2月9日隨黨中央搬到延安,改名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也就是著名的抗大。校長還是林彪,副校長是劉伯承,羅瑞卿繼續當教育長,一直到1939年的夏天。

郝治平與羅瑞卿合影郝治平與羅瑞卿合影

投奔延安

郝治平是河南臨漳縣人,出生在漳河邊上的一個小山村,她的父親是一個信奉耶穌的富裕鄉紳。郝治平是家中的長女,也是這個家庭中惟一受過教育的女性。父親郝景瑞看大女兒很聰明,頂著舊習俗的壓力送她念書,郝治平也爭氣,常常考第一名。抗戰爆發後,日軍逼進開封,郝治平剛剛上了半年的開封女子第一師範學校準備遷到南陽,她和同學商量,不讀書了,抗日去!就到了鄭州。正是過年的時候,在街頭上看見"抗日民族革命大學"的招生廣告,同學因家長死活不同意,回去了。郝治平一個人踩著大雪登上了向西的火車,來到運城的"抗日大學"。她發現這個學校不是抗日,而是保衛閻錫山,同學們紛紛開了小差,郝治平也和幾個同學投奔了延安。

相識

1938年2月,郝治平進入陝北公學學習。此時,她還不滿16歲。但她好學上進,工作努力,不到兩個月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之後她被分配到抗大第四期學習。羅瑞卿那時已經是副校長了,學員和副校長隔著很長的距離,彼此沒有機會接觸,郝治平根本沒想到把自己和羅瑞卿聯系起來。但她印象最深的是抗大的集會,羅瑞卿的講話極富鼓動性,好像把人心頭的烈火又燃高了許多。

郝治平與羅瑞卿合影郝治平與羅瑞卿合影

羅瑞卿雖"高高在上",但平易近人,休息時常到各隊裏走走,到女生隊還時常開幾句玩笑,這使女生隊的氣氛一下就活躍起來。不少女學員都很願意和羅瑞卿聊天,覺得這位首長沒有架子。但往往這種時候,郝治平很少說話,她隻是坐在一邊靜靜地看著聽著。以後羅瑞卿離開抗大,女生隊好幾個人還哭了。不知誰倡議,大家找了兩塊布頭,你一針我一線,集體綉了一對枕套送給羅瑞卿,郝治平也參加了刺綉。當然,她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會成為這對枕套的主人。

相愛

羅瑞卿是什麽時候註意美麗溫柔又能吃苦耐勞的郝治平呢?羅瑞卿一直沒有說。但羅瑞卿承認,他自從愛上郝治平,就發誓非她莫娶,愛她愛到底。

求婚

不久,羅瑞卿向郝治平求婚,治平流著淚點頭答應了羅瑞卿的求婚。羅瑞卿高興極了,也不管會不會被有人聽見,大聲說,太好了,治平,我們明天就結婚。不,今天就結婚。

夫君贈詩

1975年他們結婚34周年時,羅瑞卿在福建寫了一首詩《憶往事書贈治平》。

去年10月來閩治病,時近半年,初見成效。近日治平因事回京,這裏隻留我與點兒兩人,頗感大有所失。

延安相識未相知,

太行始得互戀情。

艱苦備嘗開顏笑,

生死與共愛更深。

郝治平與羅瑞卿合影郝治平與羅瑞卿合影

藐視敵頑如草芥,

隻知工作與鬥爭。

三十四年雖往矣,

堪幸兒女已成林。

羅瑞卿寫道,我與治平在抗日戰爭最艱苦的1941年結婚。"咬緊牙關,度過兩年",這是當時毛主席對抗戰根據地黨政軍民的庄嚴號召。婚後在太行山的歲月,確屬艱苦難言的歲月,但也是我們感到十分美滿幸福的歲月。這是我們的驕傲,亦足見我們相愛之革命基礎及其情真心摯。打倒蔣介石,全國勝利後,我們先後同在公安部、軍隊總參謀部工作達17年之久。……本年4月3日為我們結婚34周年,時光易逝,好景卻長。我們時日越久,相知越深,感情越厚!公不離婆,秤不離砣,水乳交融,牢不可破,此之謂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