郅支單于

郅支單于

郅支單於(?-公元前36年),名呼屠吾斯,匈奴分裂為南北兩部之後的北匈奴第一代單於,曾擊敗大宛烏孫等國,強迫四方各族進貢,威震西域,一度領導了匈奴的短暫復興,最後被漢朝遠征軍擊滅。

  • 本名
    郅支單於
  • 別稱
    呼屠吾斯
  • 所處時代
    西漢
  • 民族族群
    匈奴
  • 去世時間
    公元前36年
  • 主要成就
    擊敗大宛、烏孫等國,強迫四方各族進貢

人物簡介

公元前60年左右,匈奴虛閭權渠單于死,引起內部分裂,先後出現五單于爭立的情況,混戰不斷,最後發展為呼韓邪單于和郅支單于的相互攻伐。公元前53年,呼韓邪單于附漢,是為南匈奴

公元前44年,康居王因為烏孫(西域國名,都赤谷,在今吉爾吉斯共和國伊塞克湖東南)所困,欲聯合郅支單于的北匈奴擊烏孫。郅支單于遂引北匈奴到康居東部築城而居,路上死亡甚眾,僅餘3000餘人。此後,郅支單于數擊烏孫,又勒索大宛(西域城國,都貴山城,今烏茲別克共和國卡散賽)等國,令其每歲納貢。四方蠻族都來投靠。又斬殺漢朝使節谷吉。

郅支單于郅支單于

建昭三年(公元前36年),漢朝西域都護騎副都尉陳湯深慮郅支單于勢力危及西漢對西域的控製,說服了都尉甘延壽,矯詔發西域城郭諸國兵及漢屯田吏卒4萬餘人,分六校(即六隊)擊郅支單于。三校從南道越蔥嶺(今帕米爾高原和喀喇昆倉山總稱),經大宛至康居;另三校由陳湯甘延壽率領經北道入赤谷,過烏孫,進入康居界,至闐池(今吉爾吉斯共和國伊塞克湖)西。時康居副王抱闐率數幹騎襲掠烏孫赤谷東,殺千餘人,搶牲畜甚多。陳湯西域諸國兵擊之,殺460餘人,解救被俘民眾470餘人,並獲牛、馬、羊作為軍食。入康居界後,令士卒不得搶掠。至郅支城(郅支單于在康居所築城池)60裏止營。

捕得康居貴人,了解城內情況。次日距城30餘裏止營。第三日,距城3裏布陣。郅支單于以數百人披甲守城,向漢軍吶喊。百餘騎兵在城外往來,步兵百餘夾城門列陣。漢軍以弓、弩射郅支城下騎、步兵,其騎、步兵皆入城內。又以持盾者在前,持長兵器和弓、弩者在後,向城下進攻,仰射城上守軍。並燒毀土城外木城。當夜,匈奴騎兵數百欲出城反擊,被漢軍射殺。郅支單于亦被漢軍射傷,諸閼氏(單于妻之稱號)多被射死。

半夜,漢軍攻入土城。時康居兵萬餘騎環城十餘處援救郅支單于,但懼怕漢軍,不敢戰。天明,康居兵退卻。漢軍攻入城中,四面縱火。郅支單于受重傷而死。

身世之謎

郅支單于原名呼屠吾斯,他是虛閭權渠單于的長子,呼韓邪單于的哥哥。 公元前68年,虛閭權渠即位後娶右大將的女兒為妻,貶黜了他哥哥壺衍鞮單于寵愛的顓渠閼氏。顓渠閼氏被新任單于疏遠,心中不忿,遂與右賢王欒提屠耆堂私通。 公元前60年左右,匈奴虛閭權渠單于死,懷恨在心的顓渠閼氏終于等到了復仇的機會,這個頗有心計的女人與時任左大且渠的弟弟都隆奇合謀發動政變,擁立右賢王屠耆堂登上單于寶座,號稱握衍朐鞮單于。 握衍朐鞮單于即位後大肆鏟除異己,匈奴王廷充滿屠殺的血腥氣味,處境險惡的日逐王先賢撣率部投靠漢朝,虛閭權渠的次子稽侯狦不能即單于位,又氣又恨又恐懼,隻好逃到岳父烏禪幕那裏避難。兩年後,稽侯狦在左地貴族的擁戴下自立為王,號稱呼韓邪單于。呼韓邪單于率領左地兵馬四五萬人擊敗眾叛親離的握衍朐鞮,奪取了王廷。流落民間長達兩年之久的呼屠烏斯才被呼韓邪找到,封為左谷蠡王。在此之前呼屠烏斯為何會流落在民間,正史沒有記載,也許他是在稽侯狦倉卒撤離王廷時兄弟失散,也許還有別的變故。電視劇《昭君出塞》作了一個大膽的構想,即:"左地烏禪幕來到王庭,乞求握衍朐鞮允許稽侯狦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兒成婚。都隆奇堅決反對,怕稽侯狦離開王庭後率眾造反。阿渠卻認為,隻要扣住了與稽侯狦感情深厚的呼圖吾斯,就不怕稽侯狦造反。握衍朐鞮放走了稽侯狦。稽侯狦來到左地,各部落英雄紛紛來聚。他們看不慣握衍朐鞮的凶狠殘暴,看不慣他對漢民族的燒殺搶掠。大家一致擁戴稽侯鄯當呼韓邪單于,讓他帶領大家殺回王庭。深夜,呼圖吾斯在阿渠閼氏的勸說下逃出王庭。這畢竟是個虛構,因為史料中已經載明:稽侯狦逃亡到岳父烏禪慕那裏的,可見《昭》劇中烏禪慕所謂請求允許稽侯狦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兒結婚純屬文學作品的虛構。從史料記載來看,呼屠烏斯和稽侯狦兩兄弟的感情不錯,稽侯狦自立單于,奪取王廷之前,呼屠烏斯還是個無名鼠輩。由于呼屠烏斯能征善戰,多有戰功,呼韓邪自立後東征西伐,鏟除勁敵屠耆單于、捕殺剛剛起步的烏籍單于,呼屠烏斯立下了汗馬功勞,晉升為左賢王。兩年後,羽毛即豐的呼屠烏斯竟然自立門戶,號稱郅支骨都侯單于。可見權力的欲望是同胞親情也無法擋住的。

郅支單于和顓渠閼氏郅支單于和顓渠閼氏

在《昭》劇裏把這兩兄弟的反目為仇虛構為那個號稱"草原上會走得花兒-顓渠閼氏"的挑唆,使其生平增添不少傳奇色彩。

緣何西遷

有人認為實力遠勝呼韓邪單于的郅支單于離開蒙古高原是一個謎。其實《漢書.匈奴傳》、《漢書.陳湯傳》等史料早已有了明確答案。 史學界一般都把郅支單于的死期前36年作為匈奴第一次分裂的結束。自從前85年衛律和顓渠閼氏合謀發動政變,改立左谷蠡王壺衍鞮即位單于以後,各地藩王不參加龍城王庭大會,諸聯盟成員與中央地區相繼脫離。下沿到五鳳年間五單于爭戰時期,最後是呼韓邪南走及郅支單于西遷並死亡,匈奴的分裂經歷了三個階段,共50年的時間 ,匈奴由一個令人生畏的強大的遊牧部落聯盟變成漢朝的附屬。

五單于時期,或者更準確地說九單于時期,左、右部之間,左部內部與右部內部出現分爭,二單于自殺、四單于被殺、二單于下落不明,一單于為漢之附屬。自從本始三年[前71]漢朝和烏孫聯兵大敗匈奴之後,匈奴大傷元氣。加上其後三年烏孫、丁零、烏桓三面出擊,屬國紛紛獨立,加上自然災害,匈奴人口銳減,再沒有恢復到本始三年之前的勢力。

公元前51年,呼韓邪單于入朝降漢,郅支單于錯誤地判斷呼韓邪再不會回來了,就趁機向右地擴張,打算掃平山頭、重整河山。這就是郅支單于離開王廷的背景和目的。當他吞並了匈右地的伊利目單于之後,又聽說漢朝派遣韓昌、董忠兩名大將率領1.6萬精騎護送呼韓邪單于,並且留在呼韓邪身邊保護呼韓邪,幫助呼韓邪單于鏟除不服單于的人,郅支單于畏懼漢朝和呼韓邪,不敢回到漠北王廷,轉而向西挺進,企圖利用烏孫大小昆彌的矛盾,拉攏烏就屠吞並烏孫,站穩腳跟,然後既可稱霸西域,也可伺機東山再起,奪取匈奴王廷,偏偏烏就屠不買賬,殺了他的使者,還發兵迎戰,奸詐的郅支單于識破烏就屠的計謀,擊敗烏就屠,不敢久留烏孫邊地,揮師北上,接連吞並烏揭、堅昆、丁零三國,建都堅昆,遠避漢朝鋒芒。

漢元帝初年,郅支單于因怨恨漢朝對呼韓邪單于的大力支持,上書漢廷請求送回他在京入侍的兒子 ,漢朝派遣谷吉為特使護送回國,卻參並遭殺害,郅支單于情知從此與漢朝結仇,漢朝一旦知道真相絕不會繞恕,又聽說呼韓邪單于勢力日益增強,日夜憂慮呼韓邪單于和漢朝聯手攻打他,想躲得更遠。恰好康居王想借力于他對付烏孫,郅支單于正是瞌睡遇枕頭,求之不得,從而踏上西遷康居之路。不料西遷途中遭遇寒流,隨行部屬大半凍死,僅餘三千人到達康居,這是他永遠失去漠北王廷的根源。

挺進西域

《漢書.匈奴傳》:"明年【前52年,甘露二年】,呼韓邪單于款五原塞,願朝三年正月。漢遣都尉韓昌迎,發過所七郡二千騎,為道上。單于正月【前51年,甘露三年】朝天子于甘泉宮,漢寵以殊禮,位在諸侯王之上。……單于自請願留居光祿塞下,有急保漢受降城。漢遣長樂尉高昌侯董忠、車騎將軍韓昌將騎萬六千,又發邊郡士馬以千數,送單于出朔方雞鳴塞。詔忠等留衛單于,助誅不服,又轉邊谷米糒,前後三萬四千斛,給贍其食。是歲,郅支單于亦遣使奉獻,漢遇之甚厚。明年【前50年,甘露四年】,呼韓邪單于復入朝,禮賜如初……以有屯兵,故不復發騎為送。始,郅支單于以為呼韓邪降漢,病弱不能復自還,即引其眾西,欲攻定右地。又屠耆單于小弟本侍呼韓邪,亦亡之右地,收兩兄餘兵得數千人,自立為伊利目單于,道逢郅支,合戰,郅支殺之,並其兵五萬餘人。聞漢出兵、谷助呼韓邪,即遂留居右地。自度不能定匈奴,乃益西近烏孫,欲與並力,遣使見小昆彌烏就屠烏就屠見呼韓邪為漢所擁,郅支亡虜,欲攻之以稱漢,乃殺郅支使,持頭送都護在所,發八千騎迎郅支單于。郅支見烏孫兵多,其使又不返,勒兵逢擊烏孫,破之。因北擊烏揭,烏揭降。發其兵西破堅昆,北降丁零,並三國。數遣兵擊烏孫,常勝之。堅昆東去單于王庭七千裏,南去車師五千裏,郅支留都之。元帝初即位,呼韓邪單于復上書,言民眾困乏。漢詔雲中、五原郡轉谷二萬斛以給焉。郅支單于自以道遠,又怨漢擁護呼韓邪,遣使上書求侍子。漢遣谷吉送至之,郅支殺之。……"

由此可見郅支單于離開王廷,向右地擴展地盤,始于甘露四年,即前50年,伊利目單于被郅支兼並、當在同年。

歷史背景

一是漢朝大力支持呼韓邪單于的情勢所迫。

郅支單于起初以為兵力單薄的呼韓邪單于投降了漢朝,再不會回來了,便率軍向西進發,在匈奴右地擴展地盤,壯大實力。郅支單于離開王廷時所帶兵馬不多,西進途中與伊利目單于遭遇,一場惡戰之後,伊利目單于被殺,五萬部眾被郅支單于吞並。此時又聽說漢朝派重兵護送呼韓邪回國,並命令董忠、韓昌兩位將軍常駐匈奴保衛呼韓邪單于,幫助呼韓邪討伐叛逆不服的人,情知自己的力量還不足以統一匈奴,更不敢與漢朝為敵,甚至害怕呼韓邪在漢軍的幫助下討伐自己,不敢返回王廷,便採取向西擴展地盤,壯大實力的對策。

二是郅支單于抓住了圖謀烏孫稱霸西域的難得機遇。

烏孫自甘露元年[前53]後分裂為兩部分,大小昆彌不合,名望極高的解憂公主已經離開烏孫回到漢朝,烏孫大昆彌是解憂公主的孫子星靡執政,郅支單于在甘露四年逼近烏孫,想拉攏烏孫小昆彌烏就屠合力稱霸西域,此舉既是千載難逢的機遇,也是郅支單于實力單薄的緣故。郅支單于接連擊殺伊利目單于,擊敗烏孫小昆彌烏就屠,一年之內吞並呼揭、堅昆、丁零三國,顯示了其非凡的軍事才能。

三是郅支單于韜光養晦的對策頗有成效。

甘露元年[前53],郅支單于擊敗呼韓邪單于,奪取匈奴王庭之後,得知呼韓邪單于南遷漢朝邊塞,還派出兒子右賢王入朝侍奉天子,郅支單于也把兒子右大將送往長安入侍。他這樣做並不是為了向漢朝表忠心,而是懼怕呼韓邪與漢朝聯手對付自己。甘露三年[前51],呼韓邪單于到長安向漢朝俯首稱臣,受到漢朝空前隆重的接待,郅支單于不甘落後,立即派出使者到長安進貢獻禮,漢朝多次派遣精兵良將護送呼韓邪單于回國,並將重兵常駐呼韓邪營地,保衛呼韓邪單于,討伐不服從呼韓邪單于的人,郅支單于如同驚弓之鳥,遠遁躲避。第二年[前50],兩位單于都派出使者入朝覲見漢宣帝,貢獻禮品,漢朝對呼韓邪單于使者的禮遇更加優握。郅支單于心懷不滿,卻不敢與漢朝翻臉,隻得向西與挺進,擴充實力,伺機而動。漢元帝即位初年,匈奴民眾十分困乏,呼韓邪單于求助于漢朝,得到漢朝大力支持,郅支單于十分怨恨漢朝,卻不露聲色的上書漢廷,派使者索要自己在京入侍的兒子,同時仍表示願意依附漢朝。此前他早已在堅昆建立新王廷,所謂願意依附漢朝隻是一句空話。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