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禮濤

邱禮濤

邱禮濤,廣東潮州人,1961年生于香港。電影導演、攝影。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

1981年至1984年間在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修讀電影。1987年首次執導電影《靚妹正傳》。1993年執導的電影 《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2002年執導《等候董建華發落》, 獲得第7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導演提名。2004年執導《給他們一個機會》,再次獲得第9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導演提名。著有《醉傲千山》、《大搖大擺》、《這個女兒真爆炸》、《十二爸爸》等書。

  • 中文名
    邱禮濤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香港
  • 出生日期
    1961年
  • 職業
    導演/編劇/演員
  • 影視作品
    黑白道、疑神疑鬼、半醉人間

個人簡介

姓名 邱禮濤

性別 男

出生日期 1961年

出生地 香港

籍貫 廣東潮州

職業 導演/編劇/演員

導演經歷

邱禮濤邱禮濤

邱禮濤是廣東潮州人,1961年生于香港。1981至1984年間在香港浸會學院(今天的浸會大學)傳理系修讀電影;曾經是獨立短片製作的活躍份子。離開校園後,大部份時間從事電影工作,期間曾在《年青人周報》、《翡翠周刊》、《凸周刊》、<文化新潮>、《星島日報》和<TOP>等報章雜志發表文章。 拍過常寬、解成強、黃秋生、張學友、許志安等歌手和國際知名爵士樂手EricMarienthal的MTV;也拍過廣告和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宣傳片。

1997、1998年間參與香港電台電視部劇集<法門>和《拯救行動999》的拍攝。

曾創辦<中國青年周報>,《大影畫雙周刊》和<影藝>半月刊。文字著作有《醉傲千山》(香港影畫出版社)、《大搖大擺》(進一步出版)和《這個女兒真爆炸》(進一步出版)。

邱禮濤曾參與70多部電影的拍攝工作。執導的電影有《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中環英雄》、《的士判官》、《奪舍》、《伊波拉病毒》、《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和<陰陽路>系列(第一至第六集)等等。

1997年,邱禮濤和一班來自不同界別、但同樣相信文字的朋友創立了“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主要從事出版書藉工作。

1999年應香港理工大學之邀參與“駐校藝術家計畫”成為該大學的第一位駐校藝術家。

2001年執導的賣座影片<老夫子2001>花了十四個月才得以完成,是大中華首部由真人和三維電腦動畫合演的電影,也是中國電影史上最大型的特技電影之一;而且全片特技均是香港製造。

除了黃秋生憑邱禮濤執導的<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外、鄭秀文和楊羚都曾憑邱禮濤的電影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獎的提名。《奪舍》、《陰陽路三之升棺發財》和《反收數突遣隊》分別于1997、1998和2002年被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為年度推薦電影。

2001年,邱禮濤憑《等候董建華發落》獲第七屆金紫荊獎最佳導演提名,李煒尚則憑同一影片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此外《等候董建華發落》分別被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為年度推薦電影和香港影評人協會選為2001年十大華語片。

2003年,邱禮濤憑<給他們一個機會>獲提名第九屆金紫荊獎最佳導演提名。

在歐美影展經常都可找到邱禮濤電影的蹤影,《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和<伊波拉病毒>更被歐美影評人譽為同類電影的經典。《等候董建華發落》除了曾應邀參加第五十一屆柏林影展成為Panorama的開幕電影外,更獲國際天主教視聽協會(OCIC)人道關懷優良華語電影“金炬獎”。

作品集

邱禮濤邱禮濤

導演作品:

<性工作者十日談>(2007) <戰神再現>(2006)

《黑白道》OnTheEdge(2006)

<半醉人間>Boonchuiyangaan(2006)

<疑神疑鬼>TheGhostInside(2005)

《這個阿爸真爆炸》PaPaLovesYou(2004)

<驚心動魄>Astonishing(2004)

《失驚無神》DatingDeath(2004)

<子夜冰封>(2004)

《黑白江湖》(2004)

<男上女下>HerbalTea(2004)

《反收數特遣隊》Baansauchukdakhindui(2002)

<風流家族>Funglaugachuk(2002)

《給他們一個機會》GiveMeaChance(2002)

<七號差館>NightmareinthePrecinct7(2001)

《等候董建華發落》FromtheQueentotheChiefExecutive(2001)

<老夫子2001>Laofuzi(2001)

邱禮濤邱禮濤

《陰陽路之凶周刊》TroublesomeNight6(1999) <陰陽路五之一見發財>TroublesomeNight5(1999)

《夜叉》TheMaskedProsecutor(1999)

<愛情夢幻號>Aiqingmenghuanhao(1999)

<陰陽路4之與鬼同行>Aauyeungliu4yuegwaitunghang(1998)

《陰陽路之升棺發財》TroublesomeNight3(1998)

<奪舍>WalkIn(1997)

《陰陽路之我在你左右》Yinyangluzhiwozainizuoyou(1997)

<陰陽路>TroublesomeNight(1997)

《驚變》AllofaSudden(1996)

<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WaroftheUnderworld(1996)

《伊波拉病毒》Yibolabingdu(1996)

<黃金島歷險記>AdventurousTreasureIsland(1996)

《馬路英雄II非法賽車》HighwayMan(1995)

<公僕>Gongpu(1995)

<夢差人>CopImage(1994)

《太子傳說》Taizichuanshuo(1993)

<的士判官>TaxiHunter(1993)

《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Bunman:TheUntoldStory(1992)

<中環英雄>Don'tFoolMe(1991)

<靚妹正傳>Lengmooijingjuen(1987)

邱禮濤邱禮濤

演員作品:

<飛虎雄心2傲氣比天高>BestoftheBest(1996) <新房客>NewTenant(1995)

編劇作品:

<男上女下>HerbalTea(2004)

《風流家族》Funglaugachuk(2002)

<給他們一個機會>GiveMeaChance(2002)

<七號差館>NightmareinthePrecinct7(2001)

<的士判官>TaxiHunter(1993)

所獲獎項

邱禮濤邱禮濤

《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鄭秀文楊羚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獎的提名。

《奪舍》獲1997年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為年度推薦電影

《陰陽路三之升棺發財》獲1998年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為年度推薦電影

《反收數突遣隊》獲2002年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為年度推薦電影

2001年《等候董建華發落》獲第七屆金紫荊獎最佳導演提名,

李煒尚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等候董建華發落》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年度推薦電影

香港影評人協會2001年十大華語片

<等候董建華發落>參加第五十一屆柏林影展成為Panorama的開幕電影

獲國際天主教視聽協會(OCIC)人道關懷優良華語電影《金炬獎》。

軼事

邱禮濤邱禮濤

實習生活:

1983年夏天,邱禮濤在亞洲電視當了三個月的助理編導。當時,邱禮濤還是香港浸會學院(即今天的香港浸會大學)傳理系的學生,當助理編導其實是傳理系的一個實習課程。實習是計學分的,雖然不是必修科,但大部分同學都會選擇在暑假期間到相關的機構實習。

20世紀80年代的香港新浪潮導演中有不少來自香港電台電視部,或曾在香港電台電視部拍過不少出色的劇集,加上那時評論界對港台製作有很好的評價,所以大部分同學都希望到港台實習,邱禮濤正是大部分裏的一個。由于名額有限,同學們都要先面試,然後等訊息。面試就如見工一樣,製作部的部門主管問了他一些不太特別的問題後一星期,邱禮濤知道自己不被錄取,欣然接受校方安排,到了不需面試的亞洲電視當助理編導。 上班的第一天,他先向部門主管報到,談了一分鍾左右便被安排當一個編導的助理。當時該編導已有一個助理,雖然邱禮濤的名銜是助理編導,其實隻是助理的助理。

上班一天後回到家裏,收到一個亞洲電視打來的電話,告訴邱禮濤暫時不用上班。他不明所以然,致電來的人也沒有解釋。翌日從校方處得知原來是電視台見邱禮濤行動不便,不宜當助理編導。這個說法使邱禮濤不開心了好幾天,心裏想著連實習三個月的能力也被人懷疑,他日畢業了,要進入電影圈將是天大的困難。

為消磨時間,邱禮濤在街上亂逛了兩天,又收到電視台的來電,說可以繼續上班,邱禮濤雖然又一次不明所以然,但很高興。後來才知道是幾位老師向電視台力薦,說他是同屆中在製作科目中最出色的學生,同學們的大小製作都有他的份兒,上課時在燈橋上“飛檐走壁”般弄著照明的都少不了他。

就是老師們過獎了的“好話”,電視台給了邱禮濤一次機會。邱禮濤力以赴,三星期後,因為製作部人手不夠,邱禮濤成為一位編導的惟一助理編導。

邱禮濤邱禮濤

“迷”生涯

在成為一個影迷前,邱禮濤是一個樂迷。凡是和流行音樂,尤其是和搖擺音樂有關的東西他都不會放過。 十五到二十歲時的邱禮濤,購買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票,都是為了看一些和音樂有關的電影。例如看《最後的華爾茲》(TheLastWaltz),因為電影裏紀錄了TheBand的最後一次演唱會,而且還有BobDylan和NeilYoung客串,並不是因為導演馬丁·斯科塞斯(MartinScorsese)。到京都戲院看《烈火暴潮》(TheStrawberryStatement)的早場,不是因為它是坎城影展參賽電影,而是因為戲裏有CSN&Y(Crosby,Stills,NashandYoung)的歌。

就是因為喜歡音樂,所以看了一些在香港不算是主流的電影,但那些觀影經驗,卻不期然地使我看到更多。看過<最後華爾茲>後,知道有一個導演叫馬丁·科塞斯,便特別留意他的舊作有否重映,于是邱禮濤在一些電影會或青年刊物辦的特別場看了<的士司機>(TaxiDriver)、《橫街窄巷》(MeanStreet)和《紐約,紐約》(NewYork,NewYork)。《狂牛》(RagingBull)在香港上映的第一天,放學後便跑到戲院去。

看過<烈火暴潮>後,邱禮濤以為曾參加影展的電影都很好看,于是便特別留意一些所謂的“參展電影”。看了英格瑪.伯格曼(IngmarBergman)的<野草莓>(WildStrawberries)、黑澤明的<七武士>和<沒有季節的小墟>等等一大堆電影。說實話,有些“參展電影”並不是適合我胃口的一杯茶,但有些卻的的確確是一看難忘的。

如是者,一個樂迷漸漸地迷上電影,然後不知怎地,還拍起電影來。時不時,邱禮濤都會想拍一部音樂成分很重的電影,但這個類型的電影不容易開。說到底,都是因為對港產片來說,這類片子成本高,而且沒有太多人相信它有賣錢的可能。但這不影響邱禮濤是一個迷,樂迷,影迷!

離離合合的行業

“我不是一個演員,也沒有羅伯特·德尼羅的成就,但看完節目後,坐在書桌前,默默地回顧一下自己的電影生涯,發覺自己參與過的電影已有六十多部,也跟很多人合作過。有時我會覺得拍電影就是一個離離合合的過程,即使是一個長期有固定班底的導演,也甚少會有兩部電影的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完全相同。

初入行時,每當一部電影煞科時,總會有依依不舍的感覺。事隔二十年,人雖然沒有從前的多愁善感,但每當拍完一部電影時,還是有一點感嘆人生的唏噓,尤其是當你到異地拍攝時。一部電影讓一班人走在一起埋頭苦幹,無論大家相處得很融洽還是很冷淡,總會有別離時。雖然大家還是會繼續拍戲,仍然很有可能隨著導演的一聲“Cu”,彼此便不會再遇上。

作為一個電影人,我會覺得拍好一部電影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但人與人之間的一份情誼也是我們應該珍惜的。人生匆匆,有機會走在一起而又可以分開得無牽無掛的你我,都會有一部電影讓我們去緬懷。”

邱禮濤邱禮濤

邱禮濤的第一個短片

在十歲前後,邱禮濤的爸爸是香港九龍運輸業總商會的主席。商會每年都舉辦周年聚餐。已忘了正確的是哪一年,爸爸找人把聚餐的過程用八毫米攝影機拍下來;為了能在家觀看影片,他買了一部八毫米放影機。在家看著影片時,一家人都覺得這玩意很好玩。不久,爸爸買了一部八毫米攝影機回來,原因應該是想拍些東西吧。可是印象中,攝影機買回來後,爸爸沒有拍過什麽,大概他當時很忙。 之後的幾年,那部八毫米攝影機就一直放在爸媽房間裏的高處。在小孩時代,凡是爸媽放在高處的東西都有著“小孩勿動”的意味,所以他們六兄弟姊妹都不敢隨便拿來玩。他們從沒有想過那是一件“危險”的東西,心裏隻想著它不但貴重,而且容易弄壞。漸漸地,大家都似乎忘了家中有一部電影攝影機。

十七歲那年,邱禮濤在明愛中心當義工,替失明的人搞“聽的圖書”。所謂“聽的圖書”,就是用廣播劇形式把一些兒童故事錄下來,然後送給盲人院。為了要招募更多義工,中心想搞一些有新意的宣傳。一天,偶然在家中發現那部已被遺忘的八毫米攝影機,忽發奇想地想拍一部宣傳片。回到中心,把想法告訴其它義工,大家都覺得提議不錯,而且很好玩。就是這樣,邱禮濤用爸爸當年買下的八毫米攝影機拍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個短片,影片沖印出來,爸爸的放影機大派用場。

由于攝影機不能錄音,所以宣傳片基本上是一部默片。為了增加觀賞樂趣,邱禮濤為片子選了一段音樂,在放片時同時用錄音機播放。可是,在試放時,問題出現了,畫面和聲音的對位經常跟原意有出入,當時不太明白原因,推想應該是放影機和錄音機其中之一,或兩者的轉速不穩定所致。于是,在播放影片時,必須坐在放影機旁,扭動轉速的微調掣來配合音樂。

今天,那個為招募義工而拍的短片已失傳了,那部攝影機和放影機亦于二十多年前先後因為壞了當成垃圾扔掉,但願這些記憶不會在我腦海中溜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