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愛慈

邱愛慈

邱愛慈(1941.11.22-),高功率脈沖技術和強流電子束加速器專家。出生于浙江省紹興市。1964年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1997年晉升專業技術少將。1999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西北核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總工程師。

邱愛慈參加了中國第一台高阻抗電子束加速器的研製、改進工作,負責成功研製中國束流最強達1MA的低阻抗脈沖電子束加速器"閃光二號",提出了技術設計和調試方案並取得重大突破,主持建成了多功能輻射裝置"強光一號"。這些設備在科研試驗和高新技術研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主持開拓了極強脈沖電子束的產生、傳輸、診斷及套用的研究方向。主持了高功率脈沖開關和納秒高電壓測量等關鍵技術的系統研究。推動並主持開展了"快Z-箍縮物理及其脈沖功率驅動源技術"、"高功率離子束產生和套用"等重要科研項目,取得顯著進展。是中國強流脈沖粒子束加速器和高功率脈沖技術領域的主要開拓者之一。

  • 中文名稱
    邱愛慈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省紹興市
  • 出生日期
    1941年11月22日
  • 職業
    科學 院士
  • 畢業院校
    西安交通大學

人物簡介

邱愛慈邱愛慈

邱愛慈女(1941.11.22 -),高功率脈沖技術和強流電子束加速器專家。出生于浙江紹興市。西北核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參加我國第一台高阻抗電子束加速器的研製、改進工作。負責研製成功我國束流最強達1MA的低阻抗脈沖電子束加速器“閃光二號”,提出了技術設計和調試方案並取得重大突破。主持建成了多功能輻射裝置“強光一號”。這些設備在科研試驗和高新技術研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主持開拓了極強脈沖電子束的產生、傳輸、診斷及套用的研究方向。主持了高功率脈沖開關和納秒高電壓測量等關鍵技術的系統研究。推動並主持開展了“快Z-箍縮物理及其脈沖功率驅動源技術”、“高功率離子束產生和套用”等重要科研項目,取得顯著進展。是我國強流脈沖粒子束加速器和高功率脈沖技術領域的主要開拓者之一。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和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部委級科技進步一等獎4項以及光華科技基金一等獎等。1999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工作簡歷

1964年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電機系高電壓技術專業,後分配到西北核技術研究所,先後任技術員,研究室副主任、主任,研究所副總工程師。1999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2000年任西安交通大學兼職教授,2005年起擔任西安交通大學電氣學院院長。是我國高功率脈沖技術和強流電子束加速器技術主要開拓者之一。

科研項目

70年代參加研製我國第一台高阻抗脈沖電子束加速器“晨光號”,主持了它的改進和提高;80年代主持研製成功我國束流最強達1MA的“閃光二號”加速器,提出正確的技術設計方案並解決了多項重大技術難題,達到國際先進水準。該機器在科研試驗和高新技術研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90年代以來,主持大型輻射模擬設備“強光一號”多功能輻射裝置的建設;指導已建設備的改進和套用研究;建成了基本配套齊全的輻射模擬設備。主持開展了強束流及其診斷技術、高功率脈沖開關技術以及納秒高電壓測量技術等的系統研究,都取得了重要成果,並得到了套用。近幾年積極開拓並推動這一領域新的研究方向,目前仍承擔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重點項目、面上項目和國防科技預研重點項目等多項科研課題。

成功女性的閃光道路

邱愛慈邱愛慈

邱愛慈出生在江南水鄉浙江紹興。在她還未降生到這個世上時,父親就被日本鬼子殺害了。當年隻有31歲的母親領著她們姐妹三個,還有一個老阿麼生活,困難可想而知。為了幫助母親,她在上國小時,每天早晨要早早起來,給人家送豆漿,然後再上去學。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鍛煉了她堅強的毅力和吃苦耐勞精神,人懂事也早,國小學習成績一直很好。1953年,她從紹興龍山國小畢業後,考入了座落在西子湖畔的浙江省杭州女子中學。她努力學習,從國中被保送到高中,靠著政府助學金和母親、大姐的支持,順利地讀完了中學。她在六年住校學習、生活中,德智體得到全面發展,從一個懦弱的小女孩成長為體魄健全的有理想、有抱負、開朗大方的大姑娘,1959年從西子湖畔考入地處大西北的西安交通大學。 在這所全國著名的高等學府中,在“起點高,要求嚴,基礎厚,重實踐”的交大傳統校風熏陶下,她充分利用時間,孜孜不倦地努力學習,積極參加各種社會實踐活動,鍛煉、提高自己分析解決問題的能力,組織管理的能力。她對人對事誠懇熱心,在與同學生活學習中培養鍛煉了團結協作精神和與人交往的能力。這些都為她日後的工作和成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64年邱愛慈大學畢業了。她是學高電壓技術專業的,有不少理由可以回到家鄉南方或者其他城市,但她沒有那麽做。她像那個時代的許許多多大學畢業生一樣,“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志願”。她服從了國家需要,分配到西北核技術研究所工作,留在了大西北,在大西北的幾十年中,她的工作變化多樣,從技術員到室主任,到研究所副總工,從學高壓搞大電,到加速器技術,到當今的高技術前沿。她的足跡遍布全國許多地方,從戈壁大漠到黃土高原,從古都西安到北京上海。她憑著對國家事業的執著追求,與同事們一起艱苦奮鬥,在事業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為我國高新技術事業的發展和套用做出了重大貢獻,走出了一條成功女性的閃光道路。

領軍科技

邱愛慈邱愛慈

正是我國在經歷3年多人為和自然災害的困難時期之後,國民經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國家尖端科技事業迎來了迅速發展的大好時機。剛剛走出校門踏上工作崗位的邱愛慈,受到事業的召喚和情勢的鼓舞,知道自己能投身到這個對國家非常重要的事業中去,心頭涌起從未有過的激動和自豪,一種為之奮鬥的責任感油然而生,她很快就全身心地投人到工作中去了。正是由于大學階段打下扎實的基礎,分配到單位後她很快就適應了新工作的要求。由于她出色的工作表現,很快得到了領導和同事們的認可。因此在1971年我國決定研製第一台對科研試驗都很重要的,高阻抗脈沖電子束加速器(後稱“晨光號”,當時稱730工程)時,她被委任為本單位這個項目的技術負責人,參加了這台加速器研製的全過程。在“文革”後的1978年,當全所研究室領導班子大調整時,她被任命為全所最年輕的研究室副主任。

80年代初,研究所技術領導提出要建更大的低阻抗強流脈沖電子束加速器。這是一個高難度的科技工程項目,這在當時隻有美蘇等少數國家能研製它。然而她卻認為,這是她給國家做貢獻的機會,因此她主動請纓。在程開甲院士、呂敏院士等老一代科學家的信任和支持下,40歲的她大膽地承擔起當時還非常沒有把握的這個大項目。于是,她刻苦鑽研,對國內外情況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調查講究。她瞄準世界先進水準,要把該加速器的指標定在即使再過一二十年也不落後的水準上,同時又要立足國內靠自己力量研製,提出了內容充實的研製可行性論證報告。在製定研製方案的關鍵時刻,她累得病倒了。住院107天,在病床上她也沒有停止工作,除了積極配合醫生治療外,還完成了周密細致的研製設計方案報告,得到了上級領導和專家的認可。

1983年6月,由全國數十名專家組成的設計方案審定會,經過一周多的仔細而審慎的研究和討論,給該項目上馬發放了通行證:“方案可行,工程巨大,成功有望,困難重重……”。該項目經批準立項上馬後,邱愛慈和項目組近20名同志,開始了長達七八年的加速器研製過程。憑著對事業的執著追求和不懈努力,邱愛慈和她的項目組在正確的設計方案基礎上,解決了一個又一個問題,加速器研製進展順利並一次調試成功,技術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在加速器達到一期指標後,由于工作需要,加速器一邊投入運行提供了大量的物理實驗,獲得了大量的資料和成果;一邊又很快地調試達到了它的二期指標,研製工作終于取得了最後的圓滿成功。為此,1991年3月,我國著名科學家王淦昌院士親筆致信祝賀:欣悉你們‘閃光二號’加速器運行順利,物理實驗進行多種,……,非常高興……。”

由于進行大量物理實驗的需要,“閃光二號”加速器項目的鑒定會延後到1993年6月才舉行。難怪在“閃光二號”加速器鑒定會上,由王淦昌院士為主任委員的與會專家除了對這台依靠自己力量研製成功具有國際先進水準的加速器給予高度評價外,還對他們說:“真不知道你們這台機器在研製過程中已提供了那麽多的物理實驗,你們走出了高技術出成果出效益的成功之路,……”,對研製者們的工作給予了充分肯定。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軍報、中國青年報、新華每日電訊報等國內眾多媒體對“閃光二號”加速器研製成功做了報道,稱它標志“我國加速器研製跨人世界前列”,“我國高科技領域又一重大突破”,“我基礎科學研究引起世界科壇矚目”等等。“閃光二號”加速器在科研試驗中發揮了並正在發揮著重要而又不可替代的作用,它標志我國在這一領域已佔有一席之地,成為繼美俄英之後掌握這一高技術的國家。參觀過這台加速器的外國同行專家,稱贊“中國靠自己力量,能研製出這種指標的加速器,真是了不起!”

集智攻關取得勝利

邱愛慈邱愛慈

高功率脈沖技術是尖端高技術的支撐技術之一,它是六七十年代由英美蘇發展起來的。七十年代初,我國決定研製這種設備——高阻抗脈沖電子束加速器。邱愛慈作為本單位項目代表和技術負責人參加了研製工作。在高阻抗脈沖電子加速器研製的最後階段,由于中科院高能加速器項目上馬,作為研製的主要單位中科院高能所抽走了大部分技術骨幹,使加速器研製工作受到嚴重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出于對工作的高度責任心,邱愛慈非常著急。她幾乎找遍了上級機關和科學院的有關領導,呼吁他們支持把這個項目進行到底,同時她又在本所領導支持下,組織本所更多科技人員參加這個項目。她集思廣益,註意和其他同志商量,解決在調試中出現的各種問題,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使這台加速器終于研製成功。這以後,她還根據工作需要提出的新要求,主持改進了它的指標和功能,擴充了它的套用範圍。差不多30年過去了,在這台加速器上完成了許多科研試驗項目,不但當年,而且直到今天它仍然在科研試驗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在那個年代裏,國家急需發展尖端科技事業,但資金十分短缺,技術和工業水準還很落後。而美蘇對我國尖端科技實行的是封鎖政策,妄圖阻止我國尖端事業的發展,具有強烈愛國心的邱愛慈那一代人,在老科學家的帶領下,艱苦奮鬥,集智攻關,克服重重困難,勇于開拓創新,在我國尖端事業的發展上取得一個又一個的勝利。80年代初開始研製的一台大型低阻抗強流脈沖電子束加速器就是突出的一例。這台加速器指標很高。它的輸出功率達1個太瓦,電子束流比當時在建的加速器要高1個多數量級,而束流密度卻要高2個數量級,研製難度非常之大。當時國際上隻有極少數國家有研製這麽高指標設備的技術和能力。上級機關曾構想從國外購買,但有關國家對這類技術嚴格保密,這樣指標的加速器整機不賣,就是重要部件也買不到。因此我們隻能靠自力更生,靠自己力量研製。在這種情勢下敢于承擔這個任務,需要很大的決心、勇氣和魄力。邱愛慈在所裏老科學家的信任和支持下.大膽地承擔了這個系統龐大而技術復雜的科技工程項目。該項目經批準立項後,根據需要,專門成立了近20名同志組成的研製項目組,其中大多數人原來都是搞別的專業技術的老同志或新分配來的82屆83屆大學畢業生,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在半年多時間裏,她組織項目組同志們進行學術技術討論,集思廣益,消化設計思想,完善設計方案。她帶領項目組的同志們,經過七八年的艱苦奮鬥,攻克一個又一個技術難關,終于研製成功了由張愛萍題寫名稱的“閃光二號”加速器,達到或超過了它的技術設計指標。

邱愛慈和項目組同志以科學的態度腳踏實地對待種種困難,邊研製,邊實驗,邊跑外協,奔波在大西北、北京、上海、沈陽之間。“閃光二號”加速器的研製,涉及的專業技術面廣,它既是一門多學科交叉的科學技術,又是難度很高、技術復雜的工程性項目。不但要有正確的設計方案,還必須在加工、工藝、材料、安裝等工程實施中嚴格組織管理、確保質量並進行科學的實驗調試。作為項目負責人和總設計師的邱愛慈,不但要把握加速器的整體設計,還要不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技術紕漏。在加速器安裝階段,有一次發現加速器的外圍設備一新加工還未使用過的擬裝180噸油的油箱內生有很多鐵銹,這將影響油的絕緣耐壓,乃至機器的調試。為了不影響工程進度,決定當即去除。她和項目組年輕同志們一起,幹了個通宵,直到去銹滿意為止。加速器調試是加速器研製的關鍵階段之一,要順利解決調試中出現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一個清醒的物理頭腦,需要豐富的實踐經驗及臨場分析和處理問題的能力。在項目組中,無疑她是最具權威的,但是在碰到問題和困難時,她總是和大家一起討論、商量,集思廣益,解決了一個又一個問題,使加速器研製進展順利,並且一次調試成功,技術上取得了重大突破。

邱愛慈邱愛慈

邱愛慈在主持研製“閃光二號”加速器的同時, 作為輻射模擬研究室主任,她還積極組織推動並指導研究室其他科研項目的開展,使幾台重要的輻射模擬設備建成並投入使用,其中包括DPF-200脈沖X射線源裝置、10萬居裏鈷源輻照裝置、14MeV中子發生器等。在“閃光二號”研製成功後,邱愛慈仍不斷開拓進取,深入研究巳建設備更好地發揮作用的問題。同時她根據科研試驗發展的需求,提出並領導完成了千焦耳/cm2高能註量電子束產生技術的深入研究項目,把“閃光二號”加速器電子束輸出的能註量指標提高了三倍多,大大擴展了它的套用範圍,並且獲取了全新的物理實驗結果,使實驗研究工作邁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1993年,邱愛慈從室裏調到所裏任副總工程師,主管全所的預研和實驗室建設。在這個新的工作崗位上,她以新的姿態積極投入,主動考慮國家高技術發展的需求和國外發展的趨勢,提出了輻射模擬設備配套和拓寬它們在高技術領域套用的思路。她積極提出建議,取得其他領導和上級機關的支持,積極開展工作和國內外合作,幾年中使研究所實驗室建設得到了很大發展,基本上建成了配套齊全的各種輻射模擬設備,為研究所和我國今後這一高技術領域的發展和套用奠定了物質設備基礎。這個期間,她主持建成了“強光一號”多功能高功率脈沖輻射裝置,這不但在這一領域技術上前進了一大步,填補了國內空白,而且解決了科研試驗、高技術研究的急需。還有一點應當強調的是,這台裝置的全部功能和參數變化都是在一台機器上實現的。“強光一號”多功能脈沖輻射裝置從2000年運行以來,為本所和國內一些單位提供了許多項科研實驗研究,它在科研試驗和高技術研究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正是在“強光一號”多功能脈沖輻射裝置基礎上,邱愛慈推動了國內高功率快Z箍縮物理研究的開展,主持完成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重點項目“高功率快Z箍縮及其脈沖功率源技術研究”,得到了新的結果,在技術上實現了新的突破。

心懷感恩

邱愛慈邱愛慈

在大西北的幾十年中,她的工作多次變化,從技術員到室主任,再到研究所副總工;從學高壓搞大電,到加速器技術,再到當今的高技術前沿;從戈壁大漠到黃土高原,從古都西安到北京、上海,都留下了她的足跡。幾十年來,不管是做具體技術工作,還是做領導工作,邱愛慈都非常認真,寧可花上比別人更多的思考,更多的努力,也要把工作做得更好。由于邱愛慈傑出的工作成績,1999年,她被評為中國工程院院士,也是能源與礦業學部唯一的一位女院士。

工作中,她身體力行,刻苦鑽研,深入實際,同時又非常重視在實踐中培養年輕的科技幹部。十幾年來,與她一起參與大型設備研製和科研試驗的年輕科技幹部,和她培養的碩士、博士,如今已成長為各方面的技術骨幹,正在所、室、項目負責人崗位上發揮著作用。目前她正主持著國家級重要科研項目,在她的周圍一支年輕的高功率脈沖技術隊伍正在成長,在高技術前沿領域正在努力攀登世界科技高峰。

回憶起自己走過的道路,邱愛慈院士深有感觸地說:“我們那一代人正趕上國家百廢待興,雖歷經磨難,但是國家事業的需要給我們提供了發展的廣闊天地,我遇到了好的領導和老專家信任支持我工作,母親和家人始終理解支持我,給我提供了好的外部環境,再加上個人不懈的努力,才會有了今天的結果。所以我非常感謝他們,還要感謝曾經與我一起奮鬥過的同事們。”

她說:“我們的事業是個群體的事業,許多像我一樣奮鬥的同志,絕大多數沒有得到我這樣的榮譽,他們為國家為民族為我們的尖端事業做出了無私的奉獻,他們同樣是優秀的。今天的年輕一代正處于我們國家改革開放各項事業蓬勃發展的大好時光,但我國仍是開發中國家,要辦成大事情還需要集中力量,還需要有‘兩彈一星’精神。願他們繼承和發揚這種精神,把我們國家建設得更強大繁榮。“

現在,邱愛慈院士的一對兒女也都事業有成,女兒在杭州工作,兒子去了美國,孫子也讀國小了。而她的愛人,曾留學蘇聯的老一代核科技研究者,與她是同一個單位,兩人攜手一同在西北大漠戈壁走過。邱愛慈說,一個女人要在事業上成功需要付出比男人更多的努力。很慶幸自己搞事業的同時,還有一個溫馨的家,有志同道合的愛人,有獨立自強的一雙兒女,有母親和家人始終理解支持,才會有今天的結果。

邱愛慈邱愛慈

在邱愛慈院士多彩的生活畫面中,使人感受深刻的還是那份對祖國的情感,最重要的是時刻註視著祖國的發展,這就是血脈相通,要和祖國的心髒一起跳動,“為了祖國的利益”或許這就是她摸索出來的職業的意義。

仍是人們熟悉的樸實的笑容,溫暖的目光。邱院士依然關註著我們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依然關註著我國欣欣向榮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蓬勃發展的改革開放事業,依然為著中國核事業的發展,操勞不止,盡心盡力……她的生命力、創造力,在“事業使人充實,精神使人不平凡”的人生信條中,正迸射出燦爛的光華。

榮譽

獲國家級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部委級科技進步一等獎4項、二等獎3項、三等獎10項,並獲得1994年光華科技一等獎。現任中國加速器學會常務理事,中國核學會常務理事,“強雷射和粒子束”雜志編委等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