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也喜歡

那樣也喜歡

《那樣也喜歡》是由導演金宇善所執導的一部電視劇。

  • 中文名稱
    那樣也喜歡
  • 製片地區
    韓國
  • 導演
    金宇善
  • 編劇
    金順玉
  • 主演
    金芝荷, 高恩美
  • 集數
    138
  • 類型
    婚戀倫理,愛情
  • 上映時間
    2007

基本資料

片名:那樣也喜歡

電視台:韓國MBC

類型:家庭劇

首播:2007年10月1日(已播畢)

導演:金宇善

編劇:金順玉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李孝恩金芝荷
徐明知高恩美
尹錫宇李昌勛
尹錫彬沈亨澤

劇情介紹

孝恩的父親由于事業失敗,在她小時候死去。之後在父親的事業伙伴徐會長的夫人權女士的關照下,孝恩和其母貞熙住進徐會長家的庭院裏的一間房子。

善良親切的權女士把孝恩當成親生女兒一般看待,雖然丈夫徐會長的風流另她傷心一輩子,但是在貞熙的勸導下,她得到了人生的安慰。

在這樣父母的因緣下,明知和孝恩也像親姐妹一樣相處,長大成人後兩個人一同進了韓華鞋業。從小習慣指使孝恩的明知凡事都以自己位中心,當她得知風流的父親和孝恩的母親貞熙在一起後,無法忍住對孝恩的憤怒。不料,權女士和貞熙一同去旅遊的途中,權女士突然死去,這更加深了明知對孝恩母女的復仇之心。

徐會長和媽媽的風流韻事和權女士的死也同樣觸動了孝恩,最終她離開了家,也從公司辭職。但是明知卻處處為難她,甚至她深愛的泰柱也被明知所誘惑,她深信不疑的愛情也從身邊離開。正當她處在人生最低層的時候,好朋友慧貞的安慰和幫助給了她力量。最終孝恩重新進入韓江鞋業的競爭對手奴利鞋業。

明知得知孝恩進入自己的競爭對手後,更加惱怒。

人物介紹

金芝荷 飾 李孝恩

羅貞熙的大女兒,皮鞋設計師。

從國小會了要靠自己生存的方法,雖然被妹妹奪去了母親的愛,但是從不抱怨別人,對母親的愛也很深。現代社會職業女性的代表,開朗、能幹、聰明、善良。

雖然面對媽媽對她的否定、深愛過的男人的背叛、明知對她的種種惡行、經濟上的困境、與婆家的糾葛等等遭遇,但是她仍努力地、用開朗的心態去面對。當眼淚要流下來之前懂得抑製自己感情的成熟女人。

高恩美 飾 徐明知

徐會長領養的女兒,孝恩的妹妹,皮鞋設計師

從小對學習成績比自己好的姐姐孝恩感到競爭意識,討厭比自己考上更好大學的姐姐,更生氣和自己分享母親的愛。

在同一公司的設計部門工作後,對孝恩的能力得到大家的認可一事感到不快。

生性貪婪,爭強好勝。過于直率的性格常常得罪身邊的人。雖然從國小習不好,但是心計卻很重,善于利用身邊單純的人。

李昌勛 飾 尹錫宇

尹社長的長男。

疑心重,不喜歡表達自己的感情。由于小時候沒有得到過關愛,因此長大後對愛有著強烈的欲望。外表看著很冷酷,其實內心是個溫柔的男人。

隻擁有外殼的尹社長家的長男,從小被同父異母的弟弟錫彬搶走所有的愛。

電梯工的兒子的身份另他從小自卑,因此對有錢有學歷的人有著天生的敵意。

認為妹妹錫慶的交通事故是自己的過錯,一直生活在自責中,獨自難過的他一直融入不到家庭中。社長兒子的頭銜下,身邊總不缺乏女人,但是其實是從未感受真正愛情的純情派。

通過與孝恩的愛情,成長為真正的男人。

沈亨澤 飾 尹錫彬

尹社長的次男、律師。

趙女士生下的兒子,是奴利製鞋業真正的繼承人。對管理公司沒有興趣,大學畢業後當了律師,但是集母親的愛于一身。他最愛的妹妹死後深痛不已,最後卻和逼死妹妹的女人明知結婚,從此他的人生徹底改變。

分集劇情

第1集

孝恩和貞熙母女住在徐會長家庭院裏的一個角落裏,孝恩忙著準備著和男友泰柱的訂婚儀式。徐會長的夫人權女士給孝恩送昂貴的衣服,權女士的女兒明知對媽媽對自己家保姆的女兒像對自己一樣而感到不滿。 泰柱向姐姐泰慶坦白對她撒謊孝恩是徐會長家的親戚一事,說孝恩和徐會長沒有任何血緣關系。泰慶聽到後大怒,表示堅決不同意泰柱和寄人籬下的女人結婚,忙住取消訂婚儀式。

第2集

泰慶在泰柱的勸說下終于出席訂婚儀式,和孝恩坐在一起。貞熙一直不出現在訂婚儀式上,孝恩給她打電話,但貞熙一直不接,結果另泰慶憤怒地離開。 孝恩疲乏地從訂婚現場出來,在大廳遇見了貞熙。貞熙謊稱自己去洗手間,感到突然玄暈睡著了。 孝恩在家門前偶然聽到俊裴的通話內容,知道他是已婚男人的事實。回到家後孝恩告訴了明知,勸她和俊裴分手,但是明知表示無所謂。貞熙對孝恩說去找泰慶表示歉意,這時泰慶來找貞熙母女。

第3集

泰慶在貞熙面前拿出葯粒,想盡方法想讓孝恩和泰柱分手。貞熙撿起撒在地上的葯粒,想和泰慶好好談談。泰慶大聲地說是貞熙先沒在訂婚禮堂出現,是她違約在先,說著把葯粒放進了嘴裏。孝恩在一旁看著,忍不住大聲說自己和泰柱分手,泰慶聽後立刻把嘴裏的葯吐了出來。泰慶告訴孝恩不要再和泰柱見面,之後離開。 奴利鞋業的尹會長與漢江鞋業的徐會長見面,拜托徐會長資金援助,但是遭到拒絕。同一時刻,錫宇喝醉酒卷進一場鬥毆,而孝恩與泰柱見面。

第4集

孝恩告訴泰柱自己無法忍受媽媽被人侮辱,向他提出分手。泰柱堅決不同意,孝恩趁泰柱接姐姐電話起身離開。難過的孝恩找朋友慧貞訴說,回家的路上,孝恩看到泰柱在家門前等著,她躲到一邊。第二天清晨,貞熙擔心孝恩,打著傘出門找孝恩。在門口貞熙遇到泰柱,泰柱跪在地上對貞熙說自己絕不會孝恩分手。 躲在一邊的孝恩看不下去,終于出現在泰柱的面前。泰柱帶著孝恩來到自己家門前的公園,泰柱把之前孝恩送給自己的紙皮鞋拿出來,告訴孝恩自己會說服姐姐。孝恩被泰柱感動,決定和他繼續下去,兩個人來找泰慶。

第5集

泰慶仍堅決反對泰柱和恩慶交往,這一次孝恩自信地告訴泰慶自己不是那種很差的人,讓泰慶給自己一次機會。泰柱對泰慶表示如果她繼續反對的話,自己就放棄當醫生,之後帶著孝恩離開。泰柱因為姐姐的反對而苦惱,孝恩反過來安慰他。 錫宇從企劃室長降職為設計組組長,錫彬母催促錫彬去當企劃室工作,錫彬安慰母親說爸爸最終還是會找自己。 徐會長趁權女士不在家,明知也去公司的機會,把貞熙叫到了裏屋。正巧明知在公司裏想起把重要東西落在家裏,于是回到了家。

第6集

明知看到徐會長和正熙一起在裏屋,她瘋狂地對徐會長和正熙發火,之後跑去孝恩的房間,開始砸碎屋裏的東西。 逃出屋外的正熙因後悔和慚愧決定跳進車流中。明知在院子裏遇到孝恩,她上去摑孝恩的耳光。孝恩問明知怎麽了,明知不理她,獨自開車離開。 明知給俊裴打電話要見他,之後開車來到俊裴和錫慶所在的酒店。俊裴對錫慶說要出去見一下朋友,之後和明知幽會。 正熙跳進車流裏隻受了點輕傷,她獨自坐在公園長椅上,之後給孝恩打電話,告訴她自己暫時不能回家,叫孝恩準備些衣服送過來。

第7集

正熙在門前等著明知回來,她求明知不要把此事告訴權女士和孝恩,明知冷冷地拒絕正熙的請求。孝恩再次問明知和自己的母親發生什麽事情了,明知告訴她正熙就在外面,叫孝恩自己去問問。孝恩跑到外面見正熙,正熙說自己沒臉再見權女士,等自己在外面找到房子後再帶孝恩一起走。 泰柱不回家睡覺,泰慶去醫院找他,並告訴泰柱帶孝恩來家裏。徐會長把明知叫過來,告訴她沒有把自己和正熙間的事情說出去的報酬給她企劃室長的職位,明知增加一條解僱孝恩的附加條件。

第8集

明知終于把徐會長和正熙之間的事情告訴了孝恩,孝恩也同樣求明知不要告訴權女士,明知說自己也不敢確定會不會告訴媽媽。 孝恩說準備行李離開這裏,明知說自己已經都燒掉了行李,自尊心受到傷害的孝恩憤怒地跑出屋子。 孝恩問正熙和徐會長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正熙向她承認後失蹤,孝恩向徐會長遞交了辭職信。徐會長表示是大人們的事情,勸孝恩留下來,但孝恩仍收拾行李離開。 權女士聽到孝恩提出辭職的訊息,來公司找孝恩,在公司門口遇到了孝恩。

第9集

權女士要和孝恩談談,孝恩謊稱賣場有事,之後離開。明知對權女士說和自己喝杯茶,其間告訴媽媽孝恩離開公司的事情,並騙她說孝恩是被別的公司挖走的,權女士聽到後傷心地回家。 徐會長帶正熙去自己準備的樓,明知偶然看到後悄悄跟了過去。明知給孝恩打電話,讓她立刻來那個樓前。正當正熙不知所措的時候,徐會長把鑰匙遞給她後離開。這時明知現身,斥責正熙為了錢背叛自己的母親,她從錢包裏拿出一沓錢扔在正熙的臉上。 泰慶找到權女士說自己同意孝恩和泰柱來往,希望她能給些好處。

第10集

權女士告訴明知自己知道徐會長和正熙的所有的事情,說那是大人們的事情,叫明知不要把自己已知的事情告訴正熙和孝恩。明知生氣地對權女士說難道她一點都不生氣 權女士找到正熙,兩個人到明知過周歲生日的時候來玩的河邊,正熙跪在權女士面前請求原諒,說自己太貪心了。權女士告訴正熙忘記一切,不論在什麽地方動要好好地生活下去。 兩個人談完話後一起返回首爾,天空下起了暴風雨,正熙和權女士乘坐的車因雨天路滑,載進路邊的溝裏。

第11集

明知接到出了事故的訊息,慌忙跑去醫院。先到達醫院的徐會長告訴明知權女士頭部重傷,即使接受手術也很難救活。明知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她求徐會長和正熙一定要救活權女士。正在這時候,醫生從救護室出來,告訴權女士去世的訊息。明知抱著權女士痛哭,她指責正熙為什麽死的人不是她而是自己的媽媽。權女士的葬禮結束後,明知在權女士的遺像面前發誓一輩子不會原諒致死媽媽的人,自己會還十倍、一百倍的痛苦。 負責奴利鞋設計部的錫宇偶然發現慧貞拿著的皮鞋設計圖,他問慧貞是不是親自畫的。

第12集

孝恩獨自來到放著權女士遺骨的靈堂,正當孝恩在權女士的遺像面前悲傷地道歉的時候,錫宇拿著花走進靈堂。錫宇站在權女士旁邊的生母遺像前,把花放在前面,望著生母的遺像。 兩個人各自走出靈堂,這時外面下起暴雨,開車離開的錫宇發現孝恩渾身淋濕著等著公車,他對孝恩說可以載她一程,孝恩猶豫一會,最終還是上了錫宇的車。 在車上孝恩接到泰慶的電話,于是中間下車去見泰慶。泰慶告訴孝恩如果真的離不開泰柱的話,幹脆做泰柱的小老婆。孝恩強忍住怒火要起身離開,這時泰慶說正熙也是做別人的小老婆,孝恩也可以學著她的媽媽。

第13集

孝恩決定和泰柱分手,但當她看到泰柱的正式求婚,再一次說不出口。徐會長建議明知去參加義大利的皮鞋展示會,並說權女士的事情隻是一場事故,叫明知心情平靜下來。 明知聽後說不出話來,她忍不住說出權女士其實早就知道徐會長和正熙的事情,因為正熙媽媽才會冤死,因為爸爸到死的那一瞬間也沒得到過幸福,徐會長聽後大受打擊。. 慧貞告訴孝恩設計組長看到孝恩的皮鞋設計圖後想見見她,但孝恩表示自己不能去漢江鞋業的競爭對手那邊工作,去別的地方去求職。明知知道孝恩想在別的鞋業公司找工作的事情後,給別的鞋業公司聯系,讓她們不要接受孝恩。

第14集

泰柱瞞著孝恩給泰慶那自己準備的聘禮錢,泰慶說這點錢能準備什麽。泰柱說孝恩準備出媽媽住的房子後,就剩不了多少錢,但泰慶仍對聘禮錢太少而生氣。最後泰柱實在忍不住,他告訴姐姐一個月後會舉行婚禮,如果泰慶來的話自己會很高興,即使不來也會照常舉行婚禮。 俊裴和明知約會的時候遇到了俊裴的朋友,朋友威脅俊裴如果不想讓尹社長知道他搞婚外情的話,接拿錢給自己。明知想了一會,同意給俊裴的朋友錢,但另外還要求做一件事。 原本讓孝恩來上班的公司紛紛改變態度,她購買的房子,在搬家的途中卻突然冒出一個人說自己已買了這個房子。

第15集

孝恩和正熙知道了簽了契約的那個人和房子沒有任何關系的事情,明知把房子的錢作為辛苦費全部給了俊裴的朋友。孝恩想盡方法,但無濟于事。 錫宇在查看新的設計師候選名單的時候,發現了孝恩的名字,並回憶起孝恩。 錫彬為了處理奴利鞋業網上購物的返還物品的事情來到漢江鞋業,在那裏遇見明知。明知聽到是奴利鞋業的律師,無視錫彬的存在自行離開。錫彬突然跟上去抓住明知的胳膊……

第16集

正熙背著孝恩做代理司機,偶然遇到了徐會長。徐會長把正熙叫到自己的車裏,問起近況。這時明知打來電話,徐會長故意不接。明知給徐會長的司機打電話,問他徐會長和誰見面,司機無奈說出事實。 孝恩找到泰柱,說會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問題,並表示不能接受泰柱準備的房子。泰柱說服孝恩接受,但是孝恩說如果實在不行就延後結婚。泰柱聽後生氣地說自己不想強迫別人去結婚,說完轉身離開。

第17集

明知拜托俊裴的朋友調查泰柱,泰慶拜托泰柱從銀行取錢幫自己,但是泰柱謊稱把錢全部借給朋友了。孝恩看著母親為錢辛苦奔波,決定接受泰柱的幫助。 泰慶在整理泰柱的衣服的時候發現契約書,知道泰柱買了房子的事情。泰慶憤怒地告訴泰柱他和孝恩結婚的日子就是自己的忌日,叫他兩個人之中選擇一個,泰柱回答說選擇孝恩。泰慶找到孝恩工作的地方,大鬧著讓孝恩還弟弟的錢。

第18集

錫宇親自找到孝恩,拜托她到奴利鞋業來工作。孝恩說雖然自己對韓江鞋業沒有留戀,但是對自己來說它有著特殊的意義,如果自己到奴利鞋業來工作的話,和韓江鞋業成為競爭對手,對自己是很大的壓力。錫宇無奈地留下名片後離開,明知為了誘惑泰柱,安排和泰柱喝酒的機會,並表示自己可以給泰柱金錢上的幫助。泰柱說自己知道明知和孝恩的關系不好,明知表示自己很想和孝恩和好,但是孝恩故意遠離自己。 泰慶告訴泰柱有個相親的機會,女方家可以幫他們償還債務。泰慶騙泰柱叫其來到相親的地方,而受明知拜托的俊裴的朋友拍到了相親的場面,給了明知。明知把那些照片給孝恩看了…

第19集

正熙安排在尹社長的家裏準備一頓晚餐,事先並不知道是招待徐會長的餐。同樣徐會長也不知道正熙在那裏,和尹社長一起邊吃邊聊了起來。其間,正熙端著茶走進客廳,見徐會長後正熙大吃一驚,手上的水杯掉在了地上,徐會長看到正熙也吃驚不已。 孝恩和泰柱見面,問他為什麽沒告訴和明知見面的事情和相親的事情,泰柱生氣地說自己本來是想來得到孝恩的安慰,沒想到孝恩這麽對待自己,之後泰柱生氣地離開。明知找到泰慶說自己喜歡泰柱,表示自己可以替泰慶償還債務。泰柱回家的路上遇到正在等自己的明知,泰柱告訴明知不要再來找自己,這時明知僱傭的人們逼近他們…

第20集

明知告訴孝恩自己喜歡泰柱,而泰柱也不討厭她,所以自己決定把泰柱搶過來.明知來找泰慶,拜托她幫自己,泰慶表示如果明知能幫自己解決債務的話就會幫她。明知說現在還不能幫泰慶還債,應該讓泰柱再難過,這樣才能對孝恩死心,如果泰慶再幫自己的話,自己幫泰慶還清所有債務。泰慶因詐欺罪嫌疑被抓到警察局,泰慶故意在泰柱面前表現得自暴自棄地,泰柱想盡辦法要救泰慶,但是並不容易。在警察局接受調查的泰慶突然暈過去,被緊急送往醫院。明知在醫院安慰消沉的泰柱,兩個人自然地近了一步。

第21集

孝恩看到明知和泰柱親密地坐在一起,明知從醫院出來的時候,看到大受打擊的孝恩。孝恩問明知到底想對自己做什麽,明知告訴她自己喜歡泰柱,而泰柱也喜歡自己,自己可以給泰柱他所需要的東西,並說過不了幾天,自己就可以瓦解泰柱和孝恩的愛情。孝恩告訴她自己和泰柱的愛情並不像明知所說的那樣容易動搖,但是明知自信地表示走著瞧。 泰柱對孝恩說去申請登記結婚,孝恩開始猶豫,後來聽泰柱說他需要有個人抓住自己的話後同意登記。泰柱和孝恩登記結婚後,去陽平度過愉快的時光。晚上,孝恩和泰柱在一間房子裏,突然泰柱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那頭傳來明知急促的聲音,說自己被綁架。

第22集

接到明知電話後,泰柱對孝恩說自己當天晚上一定會回來,之後慌忙跑了出去。盼著泰柱會來的孝恩接到明知的電話,告訴她泰柱正往自己這邊趕過來,不相信的話可以過來確認一下。孝恩回答說除了泰柱的話,自己誰的話都不會相信。明知說如果當天晚上泰柱回到孝恩的身邊,自己會叫正熙為媽媽。 明知故意撕爛身上的衣服,之後和泰柱見面。之後表示自己想喝酒壓壓驚,之後偷偷在泰柱喝的酒杯裏放進安眠葯。孝恩一直等泰柱到早晨,之後回家。早晨泰柱醒來後,泰慶拿出明知留下的錢,告訴泰柱明知很喜歡他,叫他好好考慮一下。泰柱堅決地表示除了孝恩自己誰也不想要。

第23集

孝恩知道了泰柱收了明知的錢的事情,和泰柱吵了起來。孝恩與明知見面,告訴她自己決定去奴利鞋業,她借給泰柱的錢自己會還,並警告明知不咬再利用泰柱。 明知在泰柱面前說孝恩為了對自己報仇,拿了韓江鞋業的情報去奴利鞋業工作。孝恩為了進奴利鞋業找到了錫宇,但是卻聽到職位已滿的回答。

第24集

錫宇對孝恩提交的設計非常滿意,決定錄用她。正熙從美順那裏聽到泰柱愛著明知的事情,于是去找泰柱,不料卻看到明知和泰柱在一起後大受打擊。 泰柱努力地拒絕明知的誘惑,但是越來越動搖起來。苦惱的泰柱來到奴利鞋業找孝恩,卻看到孝恩和錫宇開心地笑著的一幕。

第25集

泰柱叫孝恩出來見自己,但是孝恩說公司有會餐,拒絕了泰柱。一直等著孝恩的泰柱直接來找孝恩,並嘲笑她進入奴利鞋業。見泰柱隻相信明知的話,孝恩失望地轉身離開。 明知為了更加得到泰柱的信任,在他面前演了一場被綁架的戲。當泰柱追著明知來到酒店的時候,孝恩給泰柱打了電話。

第26集

明知繼續誘惑泰柱,泰柱表示自己不能接受明知的心,但是喝醉的泰柱倒在了床上。明知給孝恩發簡訊,孝恩在酒店的房間裏看到泰柱和明知在床上的一幕。 孝恩絕望地轉身離開,泰柱慌忙追了出去,並告訴孝恩自己和明知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孝恩告訴泰柱和自己的關系徹底結束。明知獨自留在酒店房裏,因羞愧和失落感到難過。

第27集

孝恩為了忘記傷痛休息天出來公司工作,錫宇對孝恩說心情不好的時候不可能出來好的設計圖,勸她回家休息。這時泰柱找到公司,表示有話要對孝恩說,把她拉到外面。 泰柱說自己和孝恩真的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讓孝恩相信自己,但孝恩表示自己需要時間整理,說完冷冷地轉身。正熙從孝恩那裏聽到這個事情後,反而擔心起明知,孝恩無法理解媽媽,生氣地跑出家。

第28集

慧貞給徐會長打電話,把明知誘惑泰柱而另泰柱和孝恩分手的事情告訴了他。徐會長難過地向明知道歉,想方設法地去阻止明知的復仇,但是明知對徐會長冷嘲熱諷。 錫宇向尹會長提議把孝恩的設計用在廣告上,尹社長向錫宇表示想讓錫彬在公司任錫宇的上級,錫宇雖然表示無所謂,但是內心深處卻感到失落。

第29集

錫彬因公事而來韓江鞋業去見徐會長,並于明知相遇。明知傲慢地對待錫彬,錫彬雖然知道明知是徐會長的獨生女兒,但是不卑不亢地對待明知。 泰柱決定和孝恩分手,他找到明知。錫慶知道了俊裴對自己撒謊的事情,她開始懷疑俊裴。

第30集

孝恩和泰柱見面,把戒指還給他。泰柱把戒指扔出去後,冷冷地轉身離開。孝恩對正熙和慧貞說和泰柱徹底分手的事情,而泰柱也告訴泰慶她贏了。 錫彬從律師事務所辭職後進了尹社長的公司,錫宇表示孝恩的設計有問題,連續返給孝恩,忍無可忍的孝恩終于反駁錫宇,正在這時候泰慶氣沖沖地來公司找孝恩。

第31集

泰柱對明知說要和她結婚,明知的態度冷淡。大受打擊的泰柱終于認識到自己被明知騙倒的事實。 錫宇看到孝恩和正熙的照片,回憶起和孝恩過去的事情,同時感嘆起自己和孝恩的緣分。

第32集

錫宇對孝恩說起以前見過面的事情, 並表示兩個人的緣分不淺。泰慶找明知商量結婚的事情,但是明知以泰柱已經登記結婚為由冷冷地拒絕。 孝恩找到泰柱,把簽名的離婚書遞給他後離開。 錫賓為了解決與韓江鞋業的糾紛,來見韓江鞋業的徐會長。其間與明知發生矛盾,明知對錫彬的冷靜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33集

明知以泰柱仍忘不了孝恩為由,冷酷地拒絕了泰柱。錫慶聽到俊裴在夢裏叫著明知的名字,更加懷疑起俊裴。 錫彬正式成為奴利鞋業的企劃室長,錫宇向錫彬伸手表示今後好好合作,但是錫彬卻冷冷地說在公司裏兩個人是上下級關系,叫錫宇懂得基本的禮儀。 孝恩安慰錫宇說設計組組長的職位和他很搭配。

第34集

錫宇從孝恩的安慰李得到力量,收拾起對錫彬不好的感情。泰柱找到正熙,告訴說想和孝恩重新開始,求正熙幫助自己,但正熙說過去的緣分時不會再回來,拒絕了泰柱的求助。 孝恩意外地得到在尹社長面前介紹自己的皮鞋設計的機會。錫彬因對錫宇的嫉妒心,給與不好的評價,但是尹社長卻對孝恩的設計感到很滿意。明知為整理和奴利鞋業的事情而來找錫彬。

第35集

明知和錫彬坐在一起喝酒,錫彬對明知的態度仍然冷淡,但是明知對錫彬越來越感到好感。之後明知對俊裴提出分手。 錫宇對尹社長提出新商品廣告使用孝恩的作品,錫彬在一旁表示反對。他來設計室找孝恩,強迫她完全換掉之前介紹的設計。

第36集

明知找到泰慶,提出取消要和泰柱結婚的話,泰慶憤怒地責罵她,這時泰柱阻止瘋狂的泰慶, 他大聲地讓明知出去。 泰柱來找孝恩,對她說自己好像並不時真心愛過她,並提出辦理離婚手續,兩個人來到法院辦理離婚。錫宇偶然聽到慧貞和孝恩的對話,知道了孝恩離婚的事情。

第37集

孝恩對錫宇的關心受到感動,俊裴對明知說要繼續兩個人的關系,但遭到明知冷酷的拒絕。俊裴回家後,錫慶問他明知是誰,俊裴對錫慶發火。 正熙在做代理司機的時候,遭到恐嚇,需要償還大筆違約金。錫宇對設計部宣布孝恩的設計被確定為主要作品,但錫彬偷偷把秀慶叫來,告訴她暗地裏進行設計。

第38集

孝恩知道了泰柱被明知拋棄的事情,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正熙繼續受到恐嚇,無處解決的她獨自難過。 孝恩找到明知,指責她為了復仇利用了泰柱,總有一天會遭到報應。錫宇通過慧貞知道了孝恩經歷的事情。

第39集

孝恩在被砸碎的房間裏發現了渾身顫抖的正熙,知道了正熙惹了交通事故故病被別人恐嚇的事情。徐會長知道了明知和俊裴有著曖昧關系的事實,他把明知叫過來,讓她出國留學。 明知對徐會長表示從今以後不會再浪費人生,拜托他重新給自己一次機會。錫宇從慧貞那裏知道了正熙的遭遇,想出了可以幫助的方法。感到無奈的正熙決定去找徐會長。

第40集

明知對錫彬說喜歡他的冷酷的性格,提出想和他交往。錫彬無視明知的話,明知感到徹底的失敗感。錫宇瞞著孝恩解決了正熙的事情,但臉被人打傷。 徐會長為正熙的遭遇感到難過,他叫來明知,提出要幫助正熙。正熙不顧孝恩的挽留,準備出院,這時錫宇出現,表示幫她出院。

第46集

錫宇邀請孝恩來家裏,孝恩要把自己離婚的事情告訴錫宇的家人,錫宇表示不用特意說出此事。錫彬從明知那裏知道了孝恩離過婚的事情,他讓錫宇自己說出事實,錫宇拒絕。錫彬告訴錫宇自己不會幫他隱瞞。

第47集

明知對徐會長表示想和錫彬結婚,請他幫忙,徐會長告訴她這會是沒有愛情的婚姻,拒絕明知的請求。正熙勸孝恩找到好人後再結婚。 孝恩對隱瞞自己離婚經歷感到壓力,錫宇勸她不要為不重要的事情而感到混亂,讓她放寬心情。明知和孝恩見面,告訴她自己和泰柱其實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

第48集

孝恩問錫宇會不會接受一無所有的自己,錫宇告訴她如果自己在乎這些,就不會和孝恩開始。孝恩讓錫宇親自給自己戴上戒指,兩個人彼此確認了對方的感情。 明知聽到孝恩要訂婚的事情後來找正熙,告訴她自己要和錫彬結婚,這樣的話和孝恩是妯娌關系,自己絕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情,讓正熙阻止孝恩的婚禮,正熙聽後陷入苦惱。

第49集

明知找錫宇說起孝恩的過去,錫宇告訴她如果是和孝恩從小一起長大的關系的話,最起碼要遵守起碼的禮節。明知把孝恩的結婚照給了錫彬。 錫宇在孝恩家樓下遇到泰柱,泰柱告訴他和孝恩登記結婚的過程,錫宇開始理解了泰柱的心情。

第50集

孝恩的結婚照在奴利鞋業的網站上發布出來,孝恩要想對尹社長說出事實,但錫宇阻止了她。 這件事情成為設計部的話題,錫宇向組員們宣布即將和孝恩結婚的事情。 明知找到孝恩,告訴她自己真心愛著錫彬,但決不能和孝恩成為妯娌關系,讓她放棄錫宇。明知回去後,孝恩陷入矛盾之中。

第51集

孝恩對錫宇提出分手,明知來找正熙,在那裏卻看到了徐會長。錫彬安慰傷心的明知,並告訴她自己決定接受明知的心。 尹社長催促錫宇趕快結婚,錫宇對孝恩說自己會等著她,讓她整理好心情後再回來。奴利鞋業的匯票被打回來,尹社長為此陷入苦惱,外面開始有奴利鞋業要倒閉的傳聞。

第52集

尹社長想盡快讓錫宇和孝恩舉行婚禮,錫宇見到孝恩,向她轉達了想和她結婚的真心,孝恩最終被他的真心感動,同意接受錫宇的求婚。 俊裴和趙女士偷偷處理了錫慶名下的土地。徐會長給正熙送來錢,讓她買孝恩的結婚用品,孝恩知道後心情復雜。

第53集

錫彬和明知突然關系密切起來,正熙找到徐會長,告訴他孝恩和錫宇交往的事情,表示孝恩和明知絕不能嫁到一個家庭裏,拜托徐會長勸明知放棄錫彬。 錫彬給趙女士介紹明知,趙女士聽到明知是徐會長的女兒,嘲笑在一旁的孝恩。俊裴想把從趙女士那裏得到的土地全部賣出去,再買別的土地。

第54集

孝恩給徐會長送來請帖,出來的時候與明知相遇。孝恩告訴明知如果她能真心祝福的話,自己可以回到過去她們一起做夢的時期。 明知把孝恩的請帖送給泰柱,泰慶看到請帖後生氣,但泰柱態度平靜。徐會長對尹社長提出想高價買下奴利鞋業

第55集

錫宇和孝恩度完蜜月回來,來到正熙家過夜,之後兩個人回到了尹社長的家中。錫宇和孝恩回去後,徐會長突然來訪,帶著正熙出去散心。 錫彬要帶明知參加祝賀孝恩結婚的晚餐聚會,錫宇擔心孝恩,孝恩表示沒有關系,自己可以承受。

第56集

錫慶從趙女士那裏知道了和錫彬正交往的女人的名字叫明知,是漢江鞋業徐會長的女兒的話,內心隱隱感到不安。明知找到趙女士,表示想和錫彬結婚,希望她能幫忙,趙女士聽後高興地應允下來。 明知從餐廳老板那裏知道了徐會長和正熙見面的事情。尹會長看到錫彬和明知在一起,對趙女士表示絕對不會同意兩個人的交往。

第57集

徐會長對明知表示不管別人怎麽看,正熙是自己非常珍惜的人,並表示想和正熙重新開始的想法。錫慶知道了俊裴瞞著自己買了土地的事情後大受打擊。俊裴謊稱隻是借了錫慶的名義,錫慶找俊裴的朋友和房地產公司調查此事。錫彬把明知介紹給尹會長,尹會長生氣地表示不能同意他們的關系。

第58集

孝恩把錫慶送回家,之後回到設計作品發表現場。錫彬告訴孝恩如果因個人的事情而給公司帶來損失,自己會追究責任。錫宇問孝恩怎麽回事,孝恩不回答,錫宇內心對孝恩感到失落。 錫慶知道了俊裴賣掉了自己名下的土地和趙女士名下的土地,之後買了別的土地的事情。 明知邀請錫彬來家裏一起製作聖誕樹。突然回家的徐會長目睹了他們在一起的情景。

第59集

錫慶和俊裴一起吃晚餐,對俊裴說自己已經知道了一切,讓俊裴把賣掉的土地還回來。俊裴表示丈人家的財產裏也有自己的一份,拒絕把土地賣出去。 徐會長告訴明知漢江鞋業會長夫人的位置不能長期空著,打算要和正熙結婚。明知聽後找到正熙,生氣地讓她快點和別人再婚。

第60集

錫慶打聽到和錫彬交往的明知的電話,看到和俊裴手機裏存儲的號碼一樣後,再次受到打擊。正熙把明知叫了出來,告訴她自己和徐會長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關系。 徐會長來找正熙吃晚餐,正熙堅決表示不想再和徐會長有任何瓜葛,狠心地把他趕了出去。徐會長無奈地轉身,正熙也傷心地轉過身。

第61集

明知對錫彬提議和徐會長一起共進午餐,錫彬同意。正熙意外地出現在徐會長和明知午餐的地方,徐會長告訴明知從今以後正熙代替權女士的位置。正熙強烈反對,見明知生氣地問理由,徐會長決定說出事實。

第62集

錫慶和明知見面,錫慶問明知是否真心愛過俊裴,明知直率地說曾經迷戀過俊裴。隨後明知冷冷地說俊裴配不上錫慶,叫她幹脆拋棄俊裴。受到打擊的錫慶去醫院流產,從醫院回來後,錫慶對俊裴說自己知道他和明知的關系,見俊裴仍在狡辯,錫慶感到難過。

第63集

韓江鞋業的新產品和孝恩的設計幾乎一樣,尹社長和錫彬聽到此事感到吃驚,孝恩和韓江鞋業的設計師們聯系,開始懷疑明知抄襲了自己的作品。

第64集

孝恩去找明知,問她是不是抄襲了自己的作品。明知嘲笑著對孝恩說是自己親自設計的作品,已經拿到特許。 徐會長派明知去海外出差,想趁機把正熙接回家。正熙接到徐會長的電話,收拾行李後躲到別處。

第65集

錫慶的葬禮過後,趙女士覺得是因娶錯了兒媳婦才發生不好的事情,開始更加討厭孝恩。尹社長讓俊裴從總務部長開始做起。 趙女士從錫慶的朋友那裏知道了俊裴過去背叛過錫慶的事情。

第66集

趙女士和孝恩知道錫了錫慶是因為俊裴而流產的事情,兩個人大受打擊。明知給孝恩打電話說徐會長打算和正熙結婚,孝恩表示不會輕率地做這樣的事情,但是內心卻隱隱感到不安。 奴利鞋業按計畫推出了孝恩設計的新產品,但突然被退回的匯票另公司陷入倒閉的危機當中。徐會長和尹社長見面,提出想收購合並的事情,明知對徐會長說如果合並成功,把公司的經營權交給自己。

第67集

徐會長告訴明知明天孝恩的母親要搬到家裏,明知表示不要期待自己把正熙當媽媽看待,並說出自己懷了錫彬的孩子的事情。 錫宇喝醉酒在大街上走著,與一名醉漢發生爭執。孝恩看著錫宇既吃驚又擔心,令一方面對他感到一種陌生感。

第68集

錫彬偶然看到明知的日記,知道了明知偷了孝恩的設計圖的事情,錫彬陷入矛盾掙扎中,但最終仍決定要不擇手段地達到自己的目的,並要把孝恩派到賣場去工作。 錫宇對孝恩感到歉意,但孝恩反過來安慰他,表示不論在哪裏自己都可以堅強起來。明知和錫彬來找徐會長,徐會長表示同意他們的結婚,但前提是要幫助自己收購奴利鞋業,如果收購成功把經營權交給錫彬和明知。

第69集

正熙開始在徐會長家裏生活,明知仍然對她冷眼相對,但正熙裝出不在乎的樣子,努力地去討好明知。 尹社長聽到錫彬的忠告,決定接受徐會長的建議去找徐會長。孝恩把明知偷了自己的設計圖事情告訴錫彬,提出再想別的方法,但錫彬打斷她的話。

第70集

錫彬和明知舉行完婚禮後住進了尹社長的家裏,錫彬單方面地通知錫宇已經確定奴利鞋業的主打新產品將用秀京的設計。 俊裴購買的土地價格一夜之間暴跌,正當他失意的時候卻聽到明知和錫彬結婚的事情。錫彬正式向尹社長匯報孝恩的調令事情,錫宇強烈反對,但錫彬表示自己正在考慮解散設計部門。

第71集

尹社長知道孝恩離婚的訊息,把錫宇叫過來訓斥。錫宇承認了離婚事實,解釋說擔心孝恩不被家人所接受,所以才隱瞞了事實,尹社長內心大感不快。 趙女士聽到這個事情後,把正熙叫到家裏說一頓。正熙找到明知,表示孝恩和泰柱離婚的事情上明知也有責任,求她幫孝恩,但明知冷冷拒絕。

第72集

明知裝出腹痛的樣子,避免了一場危機,但想起孝恩說拿到證據和證人的話,內心隱隱感到不安。明知給孝恩打電話讓孝恩不要說出來,要不然正熙會感到難過。 尹社長對孝恩失望,對她的態度冷淡,錫宇也對孝恩感到不解。明知偶然看到錫慶的照片,知道錫慶就是俊裴的妻子的事情,渾身顫抖起來。

第73集

孝恩和錫宇來徐會長家裏吃晚餐,在明知的房間裏孝恩發現了和明知搞婚外戀的男人就是俊裴的事實,令她驚愕不已。 錫宇向尹社長提出分家,但遭到拒絕。其間尹社長因血壓增高而突然暈倒。錫彬和錫宇為奴利鞋業的品牌化問題發生了爭執。

第74集

明知把孝恩叫了出來,突然跪了下來求孝恩。孝恩告訴她如果自己裝作不知道的話,等于她對錫慶和家人犯另一個罪。但明知哭著說自己並不知道俊裴和錫彬的關系,孝恩的心軟了下來,表示自己再考慮一下。 明知對正熙說孝恩抓住了自己的把柄,拜托正熙阻止孝恩。正熙向孝恩問起明知的行蹤。正熙阻止孝恩不要說出來,但孝恩態度堅決

第75集

正熙為了阻止孝恩,告訴她明知是她的妹妹。孝恩想起明知流淚的樣子,不忍心把事實說出來。錫彬把徐會長和正熙結婚的訊息告訴了家人,尹社長和趙女士感到不快。明知找到受錫彬的指示追蹤俊裴的私家偵探,向他提議和自己做筆交易。

第76集

錫宇對孝恩沒有把俊裴和明知的關系告訴自己而感到失望,他對孝恩表示自己無法再相信她。錫彬陷入明知的騙局,相信了錫慶出事故的時候孝恩在一旁的話,並告訴了家人。 土地價格暴跌,俊裴一夜之間成了露宿者,他開始計畫利用明知和錫彬已婚的事情。錫宇仍無法擺脫對孝恩的懷疑,看著難過得錫宇,尹社長對孝恩提議讓她暫時回娘家住一段時間。

第77集

孝恩表示要留在家裏,直到家人解除對自己的誤會為止,但尹社長冷冷拒絕。明知裝作安慰孝恩,孝恩逐漸對明知有了感激之情。 孝恩決定為了正熙掩蓋明知的過錯。徐會長讓錫彬決定是否要來漢江鞋業做常務,錫彬同意了他的要求。突然感到惡心的孝恩來醫院檢查是否懷孕。

第78集

孝恩診斷出沒有懷孕。俊裴突然出現在明知面前,明知慌忙把身上所有的錢給了他,告訴他不要再出現在自己面前,之後逃跑似地離開。俊裴冷笑著看著明知,開始周旋在她的身旁。 錫彬告訴尹社長自己決定去漢江鞋業,尹社長雖然內心難過,但最終仍應允下來。明知知道了徐會長把幾處的財產轉到正熙的名義之下,她把正熙叫了出來,讓她在放棄財產的保證書上蓋章。

第79集

孝恩無法走進徐會長的家裏,最後來到慧貞的家中。慧貞偷偷給錫宇打電話。錫宇來找孝恩,但感到應該暫時分開冷靜思考,最終轉身離開。 第二天孝恩在公司裏遇到錫宇,告訴他要回去。錫宇勸孝恩這樣回去她會受傷,但孝恩表示自己不會放棄,堅持著要回去。俊裴知道了泰柱和明知的關系,開始計畫新的陰謀。

第80集

錫宇問孝恩是不是真心想回到家,孝恩表示自己沒有勇氣一個人進去,讓錫宇陪自己一起進去,但錫宇表示自己沒有能力從家人那裏保護孝恩。 錫宇從慧貞那裏聽到可能是明知偷了孝恩的設計圖的話,也知道了把泰柱和孝恩分開的人就是明知的事實。

第81集

錫彬追問明知照片裏的男人是誰,要親自見這個人,問清寄照片的理由。明知告訴他這是結婚前的事情,沒有必要理這個人,但是錫彬下定決心要查清。 錫宇把明知叫出來,問她是否抄襲了孝恩的設計,明知表示自己是清白的,反而說起孝恩與泰柱見面的事情。知道事情真相的錫宇對明知的做法感到憤怒。

第82集

錫彬與泰柱見面,問起明知的過去。泰柱告訴他自己被明知利用,表示明知是有計畫地接近了自己,錫彬被明知欺騙自己的事實感到憤怒。 明知聽到俊裴從精神病院逃跑的訊息,隱隱感到不安。俊裴再次出現在明知面前,威脅說如果不拿出全部財產的一半,就把所有的事情抖露出來。

第83集

明知求孝恩去說服俊裴,孝恩開始拒絕了明知的請求,但看著近于哀求的明知,無奈答應下來。錫宇仍然冷冷對待孝恩。 孝恩與俊裴見面,把明知準備的錢遞給他,讓他以後不要在明知面前出現。明知利用廠長的手機把錫宇叫到俊裴和孝恩見面的地方,錫宇目睹了孝恩和俊裴在一起的一幕。

第84集

錫彬警告明知她抄襲的設計出了問題,明知告訴他最重要的是怎麽收拾,讓他不要在自己面前提起孝恩的事情。錫宇在外面聽到兩個人的對話,對錫彬發火。錫彬告訴他當時最重要的是合並公司的事情,錫彬表示要把這個事實告訴尹社長。錫彬說如果這樣就停止對奴利鞋業的資金支援。

第85集

錫宇從正熙那裏知道了所有事實,對這一切感到吃驚。孝恩告訴錫宇揭開真相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錫宇表示自己隻考慮錫慶,感到無法原諒孝恩。 尹社長回到家後冷冷對待明知,明知預感到自己的所作所為已被發現,但想著自己腹中的孩子,決定不論發生什麽事情都要活下去。

第86集

明知向錫彬提議把錫宇送到國外分公司,錫彬表示自己直接問錫宇。明知問錫彬在奴利鞋業設計部有沒有可挖過來的人,錫彬向她推薦秀晶。 孝恩努力地想平息錫宇的心情,但錫宇仍冷對她。尹社長為之前誤會孝恩的事情向她道歉,並更加信任起孝恩。 明知對錫宇表示如果所有的事情被揭露的話自己也不會再忍下去。

第87集

錫宇知道了秀晶偷走設計部資料的事情,雖然憤怒,但沒有當場抓秀晶。俊裴把明知叫出來, 告訴她自己要做生意,跟她要更多的錢,明知求他放了自己。 錫宇告訴孝恩今後推出的設計產品不要再給別人看,隻和自己商量,讓她不要相信任何人,孝恩心情復雜地看著錫宇,但仍決定聽從他的話。

第88集

孝恩和錫宇一起回到家,趙女士對著兩個人發火,錫宇表示自己不會和孝恩離婚,讓趙女士今後也不要再隨意對待孝恩。趙女士望著錫宇,不禁怔住。 錫宇回到家後,明知每次面對他心裏會感到難受。明知向孝恩求助,孝恩告訴她越想得到更多的東西就會越難過,勸她要學會放棄。明知告訴孝恩至少自己會贏孝恩,絕對不會被趕出家門。

第89集

明知在準備俊裴護照的時候被錫彬發現,明知謊稱自己也在跟蹤俊裴,並給仁哲打電話,好不容易消除了錫彬的疑慮。 錫彬問明知是不是把耳環扔進垃圾桶裏,明知回答丟了一隻,正在找另一隻,並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仿製品。錫彬對自己誤會了明知而感到內疚,明知假裝生氣地跑了出去。

第90集

泰慶對明知說如果不是她,泰柱和孝恩現在應該過得很幸福,並告訴趙女士要小心明知。明知不知所措地愣著,趙女士起身離開。 泰慶找到孝恩,為過去的事情向她道歉。明知給正熙打電話,拜托她去倉庫找東西。正熙高興地走進倉庫,明知叫美順鎖上倉庫的門。

第91集

孝恩聽到正熙失蹤的訊息後大吃一驚,她和錫宇來到徐會長的家中,明知嘲笑孝恩,最後徐會長在地下室發現了正熙,他追問正熙是不是明知幹的事情,但正熙堅持說是自己不小心。 孝恩也問正熙是不是明知做的事情,憤怒地表示絕對不原諒她,正熙仍說是自己不小心,表示明知現在為俊裴的事情處境已經很艱難了,不要再為自己而和明知吵架。趙女士把泰慶的話說給尹社長聽。

第92集

秀晶不安地對明知說好像錫宇知道了自己偷了設計圖的事情,明知給她出主意,讓秀晶誘惑錫宇,後面的事情自己來安排。 錫宇突然接到秀晶的電話後來到公司,明知告訴孝恩好像是秀晶打來的電話,假裝提醒孝恩應該懷疑一下錫宇。秀晶按明知的話要誘惑錫宇。

第93集

正熙精心準備食物讓明知拿回去,但明知不聽,徐會長對明知發火,明知表示自己隻有一個媽媽。 回到家後,明知知道了自己撕了錫慶的韓服的事情被發現,明知謊稱是孝恩撕的衣服。等孝恩回到家後,明知向她求情,表示自己會和錫彬離婚,讓孝恩替自己隱瞞這件事情。

第94集

明知最終說出了自己因錫宇而撕了錫慶的衣服的事實,她跪在趙女士面前,流著淚請求原諒,但趙女士不相信她。這時明知突然捂著肚子暈倒過去。 明知被查出有流產的跡象,孝恩在醫院看護明知,明知瘋狂地對孝恩說是她搶走了自己擁有的一切,全家人對明知的舉動都大吃一驚,決定暫時不提她的過錯。

第95集

明知給正熙打電話說自己被俊裴脅迫,讓正熙為自己準備錢。正熙慌忙給徐會長打電話,讓他把原本答應要給自己的財產都轉給她。 奴利鞋業的公司網站上出現秀晶和錫宇有不正當關系的內容,孝恩對錫宇問起此事,錫宇表示自己隻是把傷了腿的秀晶送回家而已。孝恩找到秀晶,告訴她不要亂傳訊息。

第96集

徐會長要把子公司社長的位置留給錫彬,孝恩在收拾明知房間的時候發現了自己的設計圖,大受打擊的孝恩感到自己被明知所欺騙。 錫彬仍懷疑明知,明知反過來表示要離婚,錫彬聽後忍不住慌張起來。孝恩偶然聽到秀晶和明知的通話,知道了與錫宇的緋聞都是秀晶自導的事實。

第97集

孝恩質問明知秀晶的事情,明知表示因為錫宇知道了自己的秘密,為了守護自己的幸福什麽事情都可以做出來,孝恩告訴明知總有一天她會後悔。 錫宇正在轉移奴利鞋業股份的訊息傳到了尹社長的耳朵,錫宇表示自己隻是拜托大股東們不要賣股票而已,但在錫彬的計略之下,尹社長不相信錫宇,他令錫宇辭職或去國外工作。

第98集

錫宇用力推開孝恩,之後被撞倒在仁哲的車上,看著生命陷入危機的錫宇,趙女士瘋狂地對孝恩說一切都因為她,醫生告訴家人由于錫宇撞傷了頭部,有可能一直昏迷。 尹社長認為錫宇是因為自己才出的事故,陷入自責當中。明知告訴孝恩如果還想繼續對錫彬說出事實的話,有可能會發生更嚴重的事情。

第99集

明知慌張地從錫宇的醫院出來,被躲藏在外面的俊裴拉走。俊裴指責明知的極端行為,但明知表示為了守住幸福,自己什麽事情都可以做出來。 錫彬來醫院看望錫宇,孝恩拜托他阻止明知的惡行,並希望錫彬能幫自己洗脫貪污公款的罪名。錫彬冷酷地拒絕孝恩,俊裴自責是自己讓錫宇受傷,他下定決心去見徐會長。

第100集

俊裴去找徐會長,坦白了錫宇的事故是因為明知才發生的事情,之後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表示如果徐會長不阻止明知的話,自己會出面說出一切事實,徐會長聽到大受打擊。 一直對明知心存疑慮的錫彬繼續跟蹤調查,終于查出肇事司機和明知僱傭的人為同一人。徐會長從正熙那裏確認了事實,之後把明知叫過來,讓她和錫彬離婚。

第101集

尹社長聽到秀晶的告白後,把錫彬叫過來詢問,錫彬吞吞吐吐地回答。徐會長與尹社長見面,表明了想把奴力鞋業的全部股份移到錫宇名下的想法。 錫彬從仁哲那裏知道了明知給他一大筆錢的事情,徐會長見俊裴握著明知的弱點來敲詐她,決定把明知送到國外。錫彬知道了俊裴找了過去的情婦的事情,開始確認資料。

第102集

俊裴威脅明知如果不來見自己的話,就會給奴利鞋業打電話抖露所有事實。錫彬通過仁哲確認了明知就是俊裴的過去情婦的事實,對自己一直被蒙騙感到憤怒。 明知來到關著俊裴的別墅,錫彬跟蹤明知來到別墅,聽到了俊裴和明知的對話,知道了所有的秘密。孝恩發現自己懷孕。

第103集

明知走後錫宇恢復了意識,家人聽到訊息後趕到醫院。錫彬故意叫明知一起去醫院,明知聽到這個訊息不禁慌張。 錫彬聽到徐會長也一直知道明知事情後,決定一並搞垮徐會長、明知、俊裴和韓江鞋業。俊裴謊稱肚子痛,趁著去醫院的機會逃跑。

第104集

錫彬來醫院看望錫宇,錫宇告訴他感覺有人一直在有計畫地整垮孝恩,問他有沒有什麽證據。錫彬謊稱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自己還沒有搞清楚情況,暗自卻下決心把一切恢復原來的樣子。 孝恩聽到錫宇與明知的談話,對明知感到十分失望。明知跑到徐會長那裏,求他幫自己。

第105集

錫宇對錫彬說出明知就是俊裴的情婦的事情,錫彬告訴他自己已經知道此事, 並表示這是夫妻間的問題,讓錫宇不要告訴別人,錫宇疑惑地看著錫彬, 內心為弟弟難過。 徐會長把新的品牌項目交給錫彬負責,並希望錫彬能原諒明知的過失,但錫彬冷冷地拒絕,表示自己抓住了明知的一切。

第106集

明知生氣地打錫彬的耳光,正巧被推門而進的趙女士看到這一幕。明知大聲地對趙女士說雖然自己打人是不對,但趙女士不能隻護著兒子,趙女士吃驚得張大了嘴。 在廚房切水果的趙女士讓明知給懷孕的孝恩送去水果。明知來到錫宇的病房,錫宇問她是不是為了遮住與俊裴的過去而編造了交通事故,明知慌張地跑出病房。

第107集

錫彬和俊裴撞見,錫彬把俊裴拉出外面,孝恩慌忙給明知打電話。俊裴被錫彬狠狠地打了一頓,被送往急救室,之後俊裴從醫院逃跑,來到了奴利鞋業。 俊裴把自己和明知的過去告訴了尹社長,尹社長聽後大受打擊。尹社長問錫彬什麽時候和明知離婚,錫彬表示現在明知還有利用價值,暫時不會和她分手。

第108集

尹社長回到家後讓趙女士立刻把明知趕出家,錫宇勸尹社長這是錫彬來解決的問題,但尹社長對趙女士說出了明知和俊裴的事情。 趙女士聽後受不了打擊而暈了過去,孝恩求尹社長再給明知一次機會,但尹社長斷然拒絕。正熙突然暈倒,醒來後開始舉止奇怪。

第109集

錫彬偷偷把公司資金挪到別的帳戶,錫宇和孝恩全力準備新款產品的推廣,和韓江鞋業開始了正面的較量。趙女士把家中明知的東西全部扔掉外面,之後把明知趕出了家門。 被趕出的明知陷入了絕望,但感覺到孩子的存在,決心活下去。錫彬聽到明知被趕走的事情,表示自己和明知的事情兩個人會去解決,發誓自己一定會睜大眼睛看明知痛苦的樣子。

第110集

錫彬在明知面前撕掉了她拿過來的離婚書,明知告訴他與其在錫彬身邊像罪人一樣生活一輩子,還不如選擇去當自由的離婚女人,讓錫彬好好想一想哪個會失去更多。 明知找到徐會長,求他幫自己離婚,並讓他剝奪錫彬在公司裏的所有經營權和財產權。正熙的生日那天,在外面等明知的正熙突然感到眩暈,開始表現出痴呆的症狀。

第111集

錫彬從精神昏迷的正熙那裏知道了明知是她的親生女兒的事情,不禁感到憤怒。尹社長和趙女士讓錫彬抓緊與明知離婚,但錫彬拒絕。 錫宇警告錫彬如果是為了自己的成功而要隱藏明知的過去的話,自己和尹社長不論用什麽方法都會去阻止。錫彬為家人的誤會而感到痛苦,但為了復仇決定忍下。

第112集

正熙因接連不斷的打擊,被診斷出痴呆症狀急速惡化。孝恩決定向明知說出事實,希望能改變明知對正熙的態度,錫宇也表示同感。 徐會長接到報告,說明知設計的皮鞋前景不樂觀,錫彬和明治安慰徐會長不要擔心。孝恩和錫宇則接到了孝恩設計的新商品市場反應非常好的的訊息後興奮不已。

第113集

徐會長對明知說出了真相,明知瘋狂地搖頭否認。她想起之前正熙為自己做的事情和孝恩說過的話,心情復雜地跑出家。明知給孝恩打電話,問孝恩自己的親生母親是誰。

第114集

受到打擊的明知跑了出去,正熙暈倒過去,醒來後正熙不安地表示一定要找回明知,徐會長四處尋找明知。明知來到權女士安葬的靈堂,把以前和權女士分開拿著的項鏈留在了那裏。 明知四處彷徨,正熙夜裏偷偷從家裏出來,開始尋找明知。

第115集

明知決定再也不回家,她上了高速大巴。俊裴說出錫宇的交通事故是明知做的事情,家人再次受到打擊。 明知來到外地朋友家裏,被告知朋友去了國外。正熙對徐會長說為了讓明知回來,讓他放棄自己。

第116集

生活陷入困境的明知給孝恩打電話,電話接通後說不出一句話的明知掛斷了電話。孝恩看著電話號碼,發現是之前常去旅行的地方,于是把寫有地址的紙條遞給錫彬。 奴利鞋業在鞋業行業的銷售量排在了第一位,尹社長和錫宇決定從漢江鞋業獨立出來。錫彬在漢江鞋業的社長就職儀式正在舉行,之後錫彬去鄉下找明知。

第117集

明知早產生下了孩子,錫彬找到明知住的地方,但沒有找到她,獨自回到了首爾。明知醒後知道了孩子因早產而危機的事情。 回到家的錫彬知道了明知的東西都被搬出去的事情,全家人勸錫彬和明知離婚,但錫彬生氣地表示不要管自己的事情。明知因付不起住院費面臨困難。

第118集

明知的孩子生命危急,需要做手術,最後雖然脫離了危險,但由于有後遺症,醫生勸她去大醫院治療。漢江鞋業在錫彬的計策下陷入危機,反面奴利鞋業成功簽署了出口中國的契約。 正熙留下一封信後失蹤,孝恩和錫宇想給正熙找療養院,但徐會長表示自己照顧正熙。

第119集

孝恩接到明知生了孩子的訊息後,立刻去看望明知。明知難過地告訴孝恩孩子可能一輩子都不能走路,之後傷心過度的明知暈倒過去。 錫宇告訴錫彬明知早產的訊息,錫彬聽後驚呆住。錫彬來到明知的病房,冷冷地對明知說孩子的父親不一定是自己。孝恩勸錫彬去看孩子,但錫彬轉身離開。

第120集

明知聽到錫彬要做親子鑒定的話後大受打擊,孝恩安慰她,明知告訴孝恩錫彬沒有資格當孩子的爸爸,並決定斷絕與錫彬的關系。 徐會長聽到股市上載著漢江鞋業要倒閉的訊息,錫彬到處傳播破產訊息,開始進行中斷漢江鞋業的資金途徑的行動。明知聽到訊息後認為是有計畫的陰謀,表示要立刻上班。

第121集

明知的孩子被檢查出不是錫彬的孩子,錫彬拿著檢查結果陷入絕望。徐會長開始懷疑錫彬,錫彬把檢查結果給明知看,明知表示不管用什麽方法也會和錫彬離婚。 徐會長打聽出正熙在一家療養院的事情,孝恩聽到訊息後和徐會長一起去找正熙。明知去找尹社長,說出孩子不是錫彬的事情,拜托他幫助自己和錫彬離婚。

第122集

明知從道廳的人那裏知道了錫彬正在推進的項目,她質問錫彬,錫彬笑著說現在為時已晚。明知告訴錫彬漢江鞋業不會坐以待斃,自己會和錫彬走到底。 尹社長勸錫宇當社長,趙女士聽到後告訴了錫彬,表示既然錫彬不能呆在漢江鞋業,不如趁早回到奴利鞋業。

第123集

錫彬把離婚書遞給明知,告訴她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明知把這個事情告訴徐會長,並討論阻止破產的對策,但發現已經沒有什麽方法。 漢江鞋業陷入破產危機,錫彬向明知提議把工廠賣給自己。孝恩找到辦完離婚手續的明知,表示想以姐姐的身份重新開始,但明知告訴她太晚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