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的家 -2001年金南珠,車仁表主演電視劇

那女人的家

2001年金南珠,車仁表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由金南珠、車仁表、金賢珠等主演的韓國電視劇,于2001年作為MBC周末劇開始播放。

  • 中文名稱
    那女人的家
  • 製片地區
    韓國
  • 主演
    金南珠,車仁表
  • 類型
    劇情
  • 上映時間
    2001年4月28日

基本資料

劇名:那女人的家(又名:豪門女子)

類別:MBC周末劇

首播時間:2001年4月28日(2001/10/21播畢)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金英鬱金南珠----
張泰州 車仁表----
樸英彩金賢珠----
李俊熙李瑞鎮 ----
金南赫任豪 ----
樸彩妍張瑞希 ----
--樸相勉 ----
--許英蘭 ----
--尹泰英 ----
--李雅賢 ----
--樸根亨 ----
--金海淑 ----

劇情大綱

英鬱(金南珠飾)在一家室內裝潢公司上班,她與張泰州(車仁表飾)是一對戀人,但因兩家家庭背景相差太大,不得不各自瞞著家人偷偷交往…

英彩(金賢珠飾)是英鬱的表妹,人長得漂亮,追求者也多,卻因貪玩而被趕出宿舍,就在她要到英鬱家時,路上邂逅了俊熙(李瑞振飾)。

泰州的母親去英鬱家幫傭,英鬱和泰州得知後都極力的反對,英鬱和泰州協定分手,英鬱負氣說他們之間是玩玩的,泰州在失望之餘,接受他姐姐安排的相親,英鬱不忍心拒絕她父親,于是勉為其難的答應去相親,泰州的母親懷疑泰州正在交往的女朋友是金家的千金,但是泰州絕口向他母親和姐姐否認與英鬱的交往…

俊熙對英彩完全無動于衷,反倒俊熙的朋友興南認為英彩對他有好感,英鬱與泰州因雙方家人都知道他們有交往的對相,而決定割舍感情分手,因此倆人默默的開離別會....

在一個不小心英彩遺失了她最心愛的小豆豆,所幸被俊熙發現送到家裏也因此拉近了倆人的距離,英彩再次想主動與俊熙對談,但仍然被俊熙拒絕。

英鬱的父親問英鬱想不想跟泰州結婚,但英鬱老實告訴她父親她不想結婚的原因,英鬱她父親約泰州見面,表明自己願意答應讓他們兩個結婚,但泰州卻和英鬱的答案一樣,拒絕了英鬱她父親的好意......

人物介紹

金南珠 飾演 金英鬱 (28歲)

作為某設計公司的室長,認為自己的發展前途比成為人母或者人妻更為重要。大家公認,她是才華和美貌集于一身的女人。就象有能力的人有些與眾不同一樣,性格幹脆利落。心情好的時候,喝幾瓶酒不成問題,但非常註重健美。不願意輸給任何人,即使對方是自己的戀人。她有一個關系非同一般的男朋友,卻因條件相差懸殊,不願意因為結婚事宜,傷害母親的自尊。另外,自尊心也不允許,隻看條件優越就和男孩相親結婚。她絲毫不認為,女子就要依賴男人生活。如果能夠隨心所欲,不如幹脆從家裏出來獨立,過自由自在的獨身生活。作為長女,隻因父母的期待集于一身左右不是,心裏又難過又復雜,她的夢想是,在幾年之內,以出色的出版企劃,賺足錢以後,單獨開辦一個自己的公司。深愛自己尊敬的父母,卻不知什麽緣故,常常傷害父母之。

車仁表 飾演 張泰州 (30歲,英鬱的戀人)

建築公司的設備機師,通情達理,卻處事不分明。他不願意以結婚為由,約束自己的心上人。在不太富裕的家庭,身為長子,結婚條件不太優越,卻不感受條件的壓力。凡事不屈不撓,對一般的事情一笑了之,因此,時而令丈母娘傷心。隨著歲月的流逝,丈母娘也開始喜歡上了女婿不太在乎的性格。

隨自己父親的性格,從來不會計較得失,包括有健忘症的阿麼在內,對長輩非常恭敬。平時一直認為自己是挺不錯的男人,一半又是女性主義者,結婚以後,反而被自己隱藏著的男性優先主義思想感到不知所措了。

金賢珠 飾演 樸英彩 (21歲,英鬱的堂妹)

是活潑開朗的大學新生,有錢人家獨生女。她的夢想是成為新聞記者,最好能成為進出警察局的記者。對父母過份的保護,感到心煩,為此,逆反心理較重。

嘴上天下無敵,無所懼怕,事實上,是膽小怕事的乖女生。 寄宿在學校宿舍,卻因時常外出,被人趕了出來。于是母親幹脆把她安排在舅舅家裏,結果遇到了俊熙,時常夢想擁有電影或者小說中的主人公那樣的浪漫愛情,美夢成真以後,小小的年齡就開始經歷了深深的痛苦。她不顧任何條件,愛上了和自己的身份全然不同的俊熙。瘋狂火熱的愛情由于太天真,在大人眼裏感覺非常危險。

張瑞希 飾演 樸彩妍(英鬱的學姐)

在漢城開設一家畫廊,在大學時代就開始暗戀著泰州,但一直埋在心底。

分集劇情

第1集

泰州的父親正在英鬱家裏做地下室工程。工程結束以後,英鬱的阿麼拿出英鬱的父親穿舊的衣服送給泰州的父親。英鬱的母親說明,這些是舊衣服,如果不想要就別要走了。泰州的父親卻表示感謝,並全部接受了。在一起的泰州母親,拜托英鬱母親,如果家裏有什麽累活,可以叫她來幫傭。 英鬱的家裏絲毫不知道英鬱和泰州交往的事情,他們還在擔心已經到婚齡的英鬱至今沒用男朋友。英鬱認為,泰州的家庭等其他條件,和自己相差懸殊,不好開口,因此保守秘密,說明還沒用結婚的念頭。 英彩和男朋友一起出遊的路上,由于汽車出了故障,隻好跑回宿舍。可是,宿舍檢察舉著手燈,正在等待英彩回來。宿舍檢察責怪英彩,自開辦宿舍以來,你是創出紀錄的人,其他學生都因為你感到不安,他們紛紛提出,如果你不搬出去,他們要搬出去了,所以,請你最好馬上給我退房。

第2集

英鬱詢問母親,穿在泰州身上的衣服是不是父親穿剩的衣服。母親回答沒錯不。英鬱卻大發脾氣,責怪母親,人家也有自尊心,後千萬不要把家裏人穿剩的衣服亂送給別人。母親卻看不起泰州的家人,認為他們是真的沒有,才感到遺憾的人。令英鬱雪上加霜的是,回到家裏發現泰州的母親在自己家裏,開始做鍾點工保姆了。英鬱嚇壞了,她責怪母親,為什麽偏偏僱用那位阿姨,母親卻解釋,她很能幹,以後還要繼續僱用呢。泰州得知母親在英鬱家裏做鍾點工的事情,傷心地對母親說明:以後由我來賺錢,你就不要在她家裏做事了。泰州和英鬱一起邊喝酒邊談論他們以後的事情。 英鬱感覺到和泰州約會已經成了負擔。見此,泰州提出"你認為不高興有壓力,就分手吧。"並提出以後不再相見。英鬱也同意了。泰州接著說,尾巴長容易被發現,既然玩了兩年,時間不算短了。英鬱也承認是玩了兩年,以後就不要再見面了。幾天以後,泰州的母親從英鬱家做工回來後,說英鬱就要和通過司法考試的人相親結婚了。泰州感到英鬱背叛了自己。

第3集

英鬱提出分手以後,和泰州吵了起來。傷心之餘,喝多了酒,被人背了回來。第二天,泰州的母親來到英鬱家裏做工,進入英鬱的房間收拾英鬱亂扔的衣服,要洗滌的時候,和醉意朦朧的英鬱撞個滿懷。 興南洗車的時候,在英鬱的車座之間發現了帖著泰州照片的工地出入證,拿給泰熙看。泰熙告訴媽媽,讓興南洗車的,英鬱的車裏,有哥哥公司的出入證。泰州的母親暗生疑心。 英鬱在父母的勸說下,出門去相親。身穿工作服去相親的英鬱,專挑不中聽的話來說。在父親的拜托下不得已才來相親啦,因為不願意清醒,出來之前獨自喝了兩瓶啤酒啦,這段時間喝多了酒,心裏好難受啦等等,她還建議不如一起去吃晚飯。 泰州也在父母的勸說下出門去相親。來相親的女孩詳細問詢月收入和獎金,以及這段時間的積蓄,等結婚以後是否分家等事宜。相親回來以後,英鬱和泰州偶然在公園相遇了。他們互相問詢相親事宜是否順利。他們各自謊稱進展非常順利,有可能馬上結婚,然後假裝笑眯眯地分手了。泰熙躲在一邊吃驚地看著他們兩個人。

第4集

泰州母親把泰州叫到身邊,追究每個周末一起去建築工地過夜的女人到底是誰。泰州極力掩飾吃驚的表情,含糊不清地回答,根本沒有女人。母親又問,不要再說謊了,那個女孩是不是英鬱,然後飛快地掃視泰州的表情,並確信無異了,那個女孩就是英鬱。泰州說,是誰在胡說八道。母親說證據十足,為什麽說謊,不如去對證,泰州感到很難做。 母親對泰州說,事到如今,即使她家不高興也不行了,得知來龍去脈,女方家還能怎麽樣,你和英鬱結婚吧。泰州表示絕對不行。泰州母親大發雷霆,既然不是那種關系,為什麽一起生活。泰州卻表示,就是為了結婚做主,才不喜歡她家。 泰州母親撕毀從英鬱家裏拿來的馬夾,流著淚傷心地說,連兒子的心思都不知道,還拿回來這些東西穿在身上,傷了兒子的自尊心。

第5集

英鬱來到泰州的宿舍,提出分手以前搞一搞離別儀式,並問泰州,或者不結婚一起生活,或者不顧家庭,私下裏結婚行不行。泰州表示,自己不想成為不孝之子,另外也不能拋棄親人。英鬱問起,到底有沒有不分手的辦法時,泰州安慰,天底下相愛的人,不見得都要結婚一起生活,雖然很累,還是盡快忘掉這份感情吧。英鬱也同意這麽做。 泰淑對泰州說,如果真心喜歡英鬱,就不要輕易放棄。泰州解釋,不願意繼續傷害其他人的感情,如果可能,想盡快結婚了事,身邊有其他女孩最好給我介紹一下。泰淑看見英鬱和公司同事一起喝醉以後耍酒風,氣憤地給英鬱的父親打電話,府上女兒和什麽樣的男人,一起過了兩年的夫妻生活,此事是否知道,如果讓別的人流淚,自己眼睛則會流血的道理。英鬱的父親問,你到底是什麽人,竟敢胡說八道。泰淑回答,如果信不著,可以到公寓施工現場,找張機師確認,然後掛斷了電話。姐夫責怪泰淑處事魯莽,不考慮左右。泰淑也突然對自己惹出的事情,感到後怕,又感到後悔了,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

第6集

英鬱的父親接到泰淑的電話後,半信半疑地來到公寓施工現場尋找張機師。當他見到出來的竟然是泰州,感到惶惑與失望。 英鬱父親說明,接到了一個年輕女人的電話。我要確認一件事情,我來找你是想知道,你和英鬱的關系是否很近。泰州看出,對英鬱的父親說謊可能行不通,隻好解釋道,和英鬱相處奏了兩年,這都是事實,不過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現在我們分手了,您不必再為此事費心。英鬱的父親回到家裏,叫來英鬱打了一個耳光。父親對吃驚的英鬱母親說,你那了不起的兒女,竟然和電器維修中心張氏的兒子,談了兩年的戀愛了。母親將信將疑地凝望英鬱,等英鬱的母親回過神以後,捶打英鬱。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怎麽可以瞞母親兩年時間。英鬱的父親傷心地和英鬱的姑父一起喝悶酒,失望地說,曾經對英鬱懷過多少期待,到頭來,連做夢也沒想到,反而被堅信不移的女兒挨了一拳。 泰州責怪泰淑,也得不到什麽好處,何必給英鬱父親打這種電話。起初,泰州堅決否認打電話的事,後來經泰州不斷追究,泰淑抽噎地說,看到英鬱和別的男人一起約會回來,一瞬間,氣往上涌,就稀裏糊塗地打了電話,如果你真心喜歡,無論如何也要留住她才是。

第7集

英鬱父親對英鬱說,不可能與不相愛的人處了兩年,現在你就嫁給泰州。英鬱卻說明,自己是極其自私自利的人,目前因為工作上的事情,暫時無法結婚。父親則問,人又不是永遠年輕,老了,人生還能剩下什麽。英鬱認為,經過兩年的戀愛,不是沒想過結婚,不過,明明知道結了婚,兩個人都會帶來不幸,怎麽能選擇結婚,再說從來沒想過要做他家的兒媳。 英鬱母親有意躲開泰州家的店鋪,繞道去市場。回來的路上,還是遇到了泰州的母親。泰州母親說有話要講。泰州母親剛要提起泰州的事情,英鬱母親難為情地說,家裏有急事,有事盡快講。 泰州母親說,年輕人相愛,很有可能發生越軌行為,泰州從小就有很多女孩追求,聽說泰州和英鬱談戀愛,我也不感到奇怪。你也沒有必要因為別人議論,想搬到別處去。英鬱母親聽到此話,自尊心受到了傷害。英鬱母親怪父親不會處事,象英鬱的事情,最好把英鬱叫過來,先了解一下情況,然後告訴她一聲就行了,何必興師動眾。英彩也在,你還動手打。

第8集

英彩怦然心動俊熙能陪她參加大學生活動。她有意甩掉興南和俞娜,單獨和俊熙在學校走廊遊覽,無意間,英彩被扭傷了腳脖。這使他們兩個相聚的時間多了起來。 英鬱母親聽人說,英鬱媽媽以雙重性格過婚姻生活的話語,非常難過,她簡直不可思議。丈夫的安慰也沒能解開她心中的疙瘩。英鬱向父親保證,忘掉泰州,一心撲在工作上。 英鬱在泰州家門前,看到彩妍出來,假裝沒看見。幾天以後,彩妍帶來了英鬱的衣服,英鬱非常生氣彩妍為什麽進出泰州的家。彩妍惴惴不安地一口咬定,她和泰州僅僅是朋友關系。 英鬱的父親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發現了喝得酩酊大醉的泰州,把他送回家裏。第二天英鬱的父親見到疲憊的泰州,建議他和英鬱結婚。泰州不願意讓英鬱背上做兒媳要承受的包袱,拒絕接受英鬱父親的建議。英鬱父親怨言泰州處事拿不出勇氣。

第9集

泰州雖然對英鬱父親表示理斷和英鬱的關系,心裏卻極其後悔。彩妍見泰州的態度,心裏暗暗感到遺憾。同樣,英鬱的心情也很復雜,不過,仍然對彩妍說,決定忘掉泰州。泰州聽到此話,便決心也忘掉英鬱。 俞娜和智影言語之中流露出,看不起在汽車修理中心工作的興南和俊熙,為此,英彩很生氣,也很傷心。這段時間,英彩反而和興南,俊熙,泰熙的關系越來越近了。 英鬱父親對英鬱母親說,給泰州和英鬱舉辦婚事。英鬱母親非常氣憤,阿麼卻支持父親的做法。泰州為了忘掉英鬱,出門去相親,並認為對方適合結婚條件。英鬱得知此事,奉勸泰州千萬不要和不相愛的人結婚,另外最好給她一點時間考慮。泰州冷冷地拒絕後,轉身離去。英鬱絕望地回到家人面前,哭了出來。

第10集

因為泰州讓英鬱流淚,叔叔去泰州家大鬧一場。弄得附近居民都得知了此事。為此,英鬱家和泰州家都很灰心喪氣。英鬱因為心裏負擔重,加上過度疲勞,住進了醫院。全家人都很心疼她,隻有傷心的母親仍然心中有氣。泰州去醫院探望英鬱,英鬱求他回到自己身邊來。結果,他們二人終于決定結婚了。英鬱父親勸英鬱母親允許他們結婚。無奈之下,英鬱母親隻好同意他們結婚。 在兩家父母相見禮上,兩家父母都感到失魂落魄。英鬱母親一點不掩飾不滿情緒,泰州母親則不滿意英鬱母親的態度,就連英鬱父親也對英鬱母親的態度感到不滿,回到家裏斥責她不該如此,英鬱母親怒氣還沒消,她說,今天就差鑽地洞了。心情感到不安的泰州和英鬱,漫步在江邊上,承諾日後互相努力。

第11集

泰州和英鬱決定結婚以後,兩家人議論結婚禮堂,結婚聘禮等事宜,卻事事碰壁。英鬱母親讓英鬱選擇高級禮堂,而泰州家裏則表示,要找一家適合自己水準的普通禮堂。英鬱隻好讓了一步,她提出放棄選擇禮堂,不過要分出來單過。泰州馬上提出要和父母一起生活。英鬱說,這個婚禮,我傷透了父母的心,所以無論如何也要分出來過。泰州卻說,誰讓你這麽做了,與其每天大吵大鬧,不如現在了結此事。 英鬱母親和英鬱姑媽一起去泰州家裏送結婚聘禮時,泰州阿麼在新衣上撒了一潑尿,泰州媽媽和泰淑急忙扒她褲子換洗。英鬱母親見此,感到難言的苦楚,有氣也不知道往哪裏發。英鬱母親立刻去公司,找到泰州後責怪他,怎麽能讓英鬱承擔這一切,與其如此,不允許你們的婚事。

第12集

泰州舉出,家裏隻有一個衛生間,房子又小等許多理由,提出暫時和英鬱一起搬出去住,等到時候,再回來一起生活。泰州母親感到兒子背叛了自己。 英鬱父親去泰州公司附近把泰州叫了出來。他說,到目前為止,雖然有些事鬧得不太愉快,不過以後我們就如父子關系了,然後遞給他一個錢袋子。 他還說道,女人似乎很在乎別人的眼光。親家人找的房子,丈母娘好像沒太看中。這筆錢不要用在其他地方,你給英鬱買個戒指,再找個明亮的房子吧。 泰州和英鬱舉行婚禮的那一天,看起來富裕的新娘的賓客,以及來自偏僻市場的新郎的商人賓客,分成了兩派。結婚儀式開始了,主持婚禮的人進行了好一段時間,此時,英鬱母親由于長時間沒吃沒喝,又傷心欲碎,終于暈倒了。主持人也停止了致賀詞。英鬱父親抱住昏迷不醒的英鬱母親不知所措,而英鬱也不知如何是好。

第13集

泰州母親聽說英鬱母親無關緊要,傷心地責怪她,幾分鍾都堅持不住,攪亂了婚禮。英彩母親在婚禮上,聽到來賓對泰州母親議論紛紛,便問英彩祖母,泰州母親是不是繼母。 英彩和大雄來看新房。大雄說,他非常羨慕泰州和英鬱。英彩假裝說,知道大雄有一個相好的女朋友。 泰州和英鬱來到結婚旅行目的地,聽說英鬱母親沒有什麽事情了,這才放下心來。他們學著電影中出現的場面,進入了賓館洞房。

第14集

英彩後來得知父母勉強帶她去相親的事情,隻好給事先約好見面的俊熙一行人打電話,要說明晚去一會,卻怎麽也打不通。 大雄開始和心上人鄭小姐約會。鄭小姐告訴大雄自己離婚的原因種種,這使兩個人的關系越來越近了。 英彩和父母分開以後,急忙趕到約會地點,隻見泰熙和興南坐在那裏。喝得酩酊大醉的興南斥責英彩為什麽不敢把俊熙介紹給父母,還要約會,以後不要再利用俊熙了。 泰州和英鬱新婚旅行回來後,英鬱想請父母吃飯,英鬱母親卻表示不高興。此時,南赫打來急促的電話。

第15集

大雄去找鄭小姐求婚。鄭小姐表示拒絕,她說,自己是離了婚的孩子母親,你們家裏一定會堅決反對。大雄也想到過鄭小姐擔心的許多事情,可是沒有鄭小姐在身邊,簡直無法生活, 他認為,等過了一段時間,家裏人會接納鄭小姐,不如現在一起去認識認識。 大雄把鄭小姐介紹給家裏人間,大家都感到比較滿意。第二天,大雄遞給母親一粒清心丸,接著說,其實鄭小姐是離了婚的女人,身邊還有一個五歲的女兒,可她卻是我的初戀情人,請母親允許我們結婚。 泰州母親來到泰州家裏,看到英鬱把熱乎乎的飯弄成冷冰凍的飯團,告訴兒媳,每天早晨都要煮飯吃。英鬱說,因為沒有時間,自己做不到。婆婆卻說,有時間化裝,為什麽沒有時間煮飯,或者每天做飯吃,或者回家吃完早飯,再去上班。

第16集

英鬱祖母非常生氣老兒子竟然帶來了離了婚的孩子媽媽,還謊稱是小姐,來欺騙家裏人。大雄哀求,即使你們感到失望,也希望能答應我們的婚事。英鬱祖母表示堅決反對。她幹脆去找鄭小姐直截了當說,假如你身邊沒有孩子,幸許可以考慮一下你們的之間的事,就目前的狀況,認你做兒媳,實在感到心累,但願你能遇到其他的好男人。 泰州母親認為,早晨,英鬱常給兒子泰州冷飯吃,便每天早晨帶飯過來。這種作法,使英鬱感到透不過氣來。她向泰州發脾氣,泰州反而勸英鬱,別想得太復雜,就當作不受累,吃熱飯的一種享受。英鬱卻很生氣,她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怎麽方便就怎麽生活。

第17集

泰州母親來到泰州家裏告訴英鬱,衣服不能混在一起洗臉。英鬱對泰州母親事事都進行幹涉的作法,感到很心煩。此時,偏巧英鬱母親路過這裏,她勸說泰州母親,現在的年輕人自尊心都很強,家務事就由他們的方式吧。泰州母親氣憤地走了。 英鬱責怪自己母親,以這種方式對待泰州母親。結果,弄得英鬱母親也不高興起來,反而反問該說的話為什麽就不能說。英鬱遭到兩家母親的斥責。 大雄流著淚問英鬱祖母,鄭小姐是不是真的不行。英鬱母親退了一步,她問能不能不帶孩子過來。當大雄問起此事時,鄭小姐坦白,孩子不在身邊,作為孩子母親怎麽能幸福,大雄表示歉意。英鬱祖母為了讓大雄遠離鄭小姐,派大雄跟著英彩父親去中國發展。有一天,一家人突然接到了大雄在中國去向不明的電話。

第18集

聽說大雄在中國不見了,全家人擔心地到處尋找大雄。英彩母親認為,大雄可能在鄭小姐家裏,于是去找鄭小姐。興風作浪的英彩母親說明來意,見鄭小姐說大雄沒在這裏,英彩母親還是進到屋裏,到處尋找,非要親眼確認。鄭小姐感到自尊心受到了傷害。 英彩母親講述,大雄去了中國,現在回到了韓國卻失去了聯系,假如有他的訊息,請轉告一聲。鄭小姐聽說大雄去向不明了,正在擔心之際,大雄打來了電話。鄭小姐接到大雄的電話,一邊趕往大雄那裏,一邊與大雄家裏聯系。 憔悴的大雄哭訴,沒用鄭小姐在身邊,簡直無法生活,我們結婚吧。大雄見鄭小姐拒絕結婚,大雄說,不如死給你們看,說著就跳進了河裏。大雄家裏人接到鄭小姐的電話,急忙趕過來,抱住了大雄。大雄讓他們不要管。家人說,就是看在英鬱祖母的份上,也不該選擇這種作法。

第19集

英鬱母親去大雄寄居的鄭小姐家裏,開導他們,最好先回家裏去,等英鬱祖母在家的時候,你們再爭取,她現在不在家裏,你這麽做,我很難做人。大雄卻說什麽也不回去。英鬱母親無可奈何地隻好拜托鄭小姐,最好說服大雄,勸他回家去,如果英鬱祖母,或者英彩母親得知此事,不會輕易放過你。 英鬱對泰州事先聲明,裝成善良的樣子,實在感到壓力重重,另外,生產性也提高不上去,因此,以後仍然按照自己從前的方式生活。泰州母親送小菜來了,當她看到冰櫃裏有很多東西得扔掉了,就斥責英鬱,廚房根本沒有做過飯的痕跡,就算成不了出色的主婦,也得過得去嘛,從明天開始,先做好家務。 英彩母親得知了大雄在鄭小姐家裏。她在鄭小姐孩子面前,揪住鄭小姐的頭發說,因為你,我母親說不定活不長了。大雄和英鬱母親忙于勸架,孩子在一邊哭泣,家裏亂成了一片。

第20集

英彩母親在鄭小姐女兒面前,把她們家弄得亂七八糟以後,回去了。大雄一邊給鄭小姐的傷口上葯,一邊哄啼哭的孩子。他認為,自己引火燒身,結果使鄭小姐遭殃,這份歉糾的心裏,使他鼻子一酸。鄭小姐心裏反而痛快了一些,失敗的婚姻使她堅定了更要過好一次人生的欲望。大雄指責英彩母親,不該在孩子面前為難沒有過錯的鄭小姐。英彩母親卻反駁大雄,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麽,于是兩人吵了起來。 英鬱父親去問大雄,愛情苦短,責任和義務卻跟隨一輩子,你有信心負這個責任和義務嗎。大雄回答,有信心。英鬱父親說,既然如此,就帶著行李先回家裏爭取英鬱祖母的同意,我有心幫你。 英鬱下班回到家裏,發現泰州母親在英鬱的新房裏,正在做飯。英鬱心中有氣,勸泰州母親,不要不分時間進出這裏,我在家裏的時候,我會給你開門,說著要收回鑰匙。泰州母親不願意。英鬱表態,既然這樣,我要換掉暗鎖,另外,家務事我知道該怎麽做,你最好全權拜托給我。泰州母親隻好把鑰匙還給了英鬱,可心裏很氣憤。她把此事告訴了小姑子,小姑子馬上把英鬱叫到家裏,訓斥英鬱怎麽可以如此對待泰州母親,再怎麽忙,該做的就得做。她們大吵一頓,英鬱仍然堅持,我的事情,請不要來幹涉。

第21集

大雄不吃不喝躺著一動不動,直到英鬱祖母同意他和鄭小姐的婚事為止。見此,英鬱父母勸說英鬱祖母,大雄性格頑固不化,你這樣視而不見,說不定會惹出什麽事,不如同意他們結婚。英鬱祖母聽到此話,頓時氣餒,終于流著淚同意了。大雄見母親同意他們結婚了,馬上爬起來,飛奔到鄭小姐家裏,轉告喜訊。英彩母親卻感到不高興了。她很惱火母親的作法,好像一輩子都不同意的樣子,結果令自己和鄭小姐結冤仇,揪打鄭小姐,已經把她搞成了那個樣子,日後怎麽好意思見面。她表示結婚儀式也不參加了。 泰州讓英鬱訂一下休假計畫,英鬱表示太忙,這次不打算休假了。泰州感到非常失望。 大雄邀請了親近的親戚朋友,舉行了簡簡單單的婚禮。英鬱父親祝願他們盡心盡力,組建模範家庭,就如不易結合一樣。泰州母親見大雄結婚不邀請近在咫尺的他們,心情不太好受,當她了解到新娘是離了婚的女人,加上身邊還有個孩子,這才有點解開了心頭的疙瘩。

第22集

英鬱祖母提出,先教育教育大雄和鄭小姐,然後再讓他們分家獨立,建議讓大雄他們暫時住在英鬱家裏。英鬱母親不得已,隻好和他們一起生活,怪就怪在自己家裏房間太多。英鬱母親為了調解鄭小姐和英鬱祖母的關系,馬上讓新婚旅行回來的鄭小姐給英鬱祖母按摩等,從多方面著手努力。不過,英鬱祖母對鄭小姐就是感到不順眼。 英鬱每天忙于公事之際,彩妍常來泰州家裏,又是給燙衣服,又是陪著一起去市場購菜,關系非常親密。英鬱母親見此,歉意地拜托泰州,娶了一個在外忙于工作的妻子,即使有什麽不便,也忍讓一下。母親還把英鬱叫出來,責怪她,不該讓彩妍隨便出入沒有女主人的家裏,也不要把年輕女人帶到家裏去。 英鬱勸母親不必擔心,泰州和彩妍是很久以前的老朋友了。英鬱母親卻警告女兒,男女之間哪有朋友關系,萬一泰州走了神怎麽辦,即使再忙,也要關照一下自己的丈夫。 英鬱因為公事喝多了酒,被南赫背回家裏來了。泰州感到非常不愉快,等他好不容易按壓不愉快的心情,剛要入睡,英鬱卻說喝多了酒,心裏不好受,讓泰州出去買點葯回來。這使泰州對婚後的生活產生了懷疑。

第23集

英鬱雖然高興地出門上班去了,泰州卻不滿意以面包代替早飯的做法。泰州回想著家裏豐盛的早飯,嘴裏吃著不合自己口味的飯菜。 在英鬱家裏,大家見大雄婚後仍然不懂事,英鬱父親便要求大雄每月交相當于兩個人住宿費的生活費用。英鬱祖母也感覺到了大雄作為家長,責任感不足,對英鬱父親的作法表示支持。 興南身穿工作服正在和泰熙戲耍。此時,有一位坐在超豪華轎車裏的老人,正在註視著這一切,以為興南或許是自己的嫡親。待細細察看以後,見興南多言多語,性格外向,斷言興南並非自己的血統。當老人失望地剛要轉身回去,突然被俊熙的身影吸引住了。 因為英鬱的工作繁忙,取消了和泰州一起吃飯的約會。泰州去找彩妍商談有關飲食等婚後的夫妻生活問題。泰州對彩妍坦然地表示,自己雖然理解英鬱的立場,卻無法控製不滿情緒。

第24集

泰州母親在兒子的新房,看見鍾點工阿姨正在做家務活,心裏感到很不是滋味。回到家裏,泰州母親對家裏人就英鬱僱用鍾點工阿姨的事情發泄不滿。泰州的姐夫也在一旁火上加油,說出這段時間對英鬱的不滿情緒。泰州母親認為不能再置之不理了,于是去找英鬱母親,道出英鬱和英鬱木母親處事不周。泰淑和姐夫譏諷泰州,我們家境如此貧困,英鬱竟然僱用了鍾點工。泰州僅僅回答我要吃飯。 泰熙替病中的俊熙給英彩打電話,說明俊熙不能赴約。恰好,留言被英彩母親聽到,她問英彩,泰熙是誰。

第25集

躲在俊希房間裏的英彩被泰珠家裏人發現後,感到很不好意思,不過,想到事情已經被他們知道了,反而無債一身輕,決定不如玩夠了再回家.泰珠母親卻囑咐俊希和興男,和英彩隻保持朋友關系. 英鬱回到家裏,訴苦公婆讓她搬回婆家一起生活的事情,拜托父母去說服公婆.英鬱母親去找泰珠母親,拜托她,就讓英鬱她們單過,卻聽泰珠母親,英鬱不但不做家務,還讓泰珠餓肚子上班.傷心的英鬱母親有口也無言答對. 英鬱父親斥責英鬱不是,同時,擔心女兒的心情,驅使他去見泰珠父親.他們邊喝啤酒,邊談泰珠和英鬱的事情.泰珠父親解釋,為了他們的健康,才讓他們搬回來住.泰珠父親反而拜托英鬱父親,最好說服英鬱回來住. 泰珠為了英鬱,決定在英鬱公司附近租間房子,然後把目前的房子讓了出來.英鬱見此,誤以為泰珠為了搬回父母身邊住,連一句商量也沒有,就把房子讓了出來.為此,在馬路邊,兩人吵了一起來......

第26集

夫妻大吵一架之後,泰珠本想回自己家,卻不覺中來到了英鬱的娘家,過了一夜.不知情的英鬱,回到娘家看到了這一切.英鬱父親勸他們勸他們搬回父母身邊,一起生活. 英鬱父親建議,大雄和鄭小姐不妨試一試做點買賣.他們兩人卻表示,不願意與人計較得失,他們要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並撫養女兒佳琳.英鬱父親感到無可奈何. 英彩從俊希那裏回來後,跟著那位記者例行公事般地結束了警察署的順序,一起吃了晚飯,然後被記者開車送回了家裏.興男見到此景,氣憤地傳小話給俊希. 英鬱回到家裏,看見姐夫,俊希和興男在自己家裏搬東西,吃了一驚.她氣憤地來到婆婆家,進門就給泰珠一個耳光......

第27集

泰珠心裏暗暗高興回自己家裏過日子.英鬱見泰珠偷著高興,反而有了一肚子氣,她故意身穿露骨的衣服給全家人看,還給泰喜穿同樣的衣服.全家人開始竊聲竊語,泰珠哀求英鬱,穿點像樣的衣服. 佳琳炫耀幼稚園要去海灘玩水.大雄開始沒大聽懂,後來醒悟過來,佳琳想玩水的意思,在家園和佳琳玩打水仗,度過愉快的時間.英鬱祖母看見他們在玩水,斜眼瞪他們. 蔡圓來到泰珠家裏.泰珠母親對蔡圓訴苦自己簡直是找罪受.英鬱卻對蔡圓說,婆家是沒有鐵窗的監獄,而泰珠就是監獄裏可惡的看守.英鬱還趁泰珠出差之際,和南革一起去吃飯,一起約會......

第28集

英彩父親在電話裏憤然地說,不如幹脆睬扁我.英彩母親見到此景,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把電話和手機全部掐斷了.不知此情的英鬱祖母,要對英鬱父親提出,給大雄他們開個音像店鋪,卻得知了英彩家裏的情況. 英鬱很不高興泰珠母親和泰淑給她洗內衣,為此,她們事情發生了口角.上班的路上,英鬱吃了泰珠母親給她做的紫菜飯團後,心情才好轉了一些. 在俊希生日的那一天,興南,泰喜,英彩和英彩的朋友,一起到夕陽西下的江邊去玩.在這裏,興南送情侶戒指給俊希和英彩做禮物,兩人海誓山盟永遠相愛.此時,不知從什麽地方,突然出現了三個流氓,攪亂了氣氛,結果,因為打仗,他們被押到警察署. 英才父親正和泰珠喝酒聊天,聽說此事,急忙跟英彩母親去警察署,把英彩領回家裏.英彩母親得知女兒和俊希等人在一起,惹出了禍端,便無情地打了英彩一記耳光.俊希回到家裏,經左思右想,決定向英彩父母道歉.英彩父親卻不由解釋,上去就毆打俊希...

第29集

英彩母親對娘家人露出了心中不滿,如果大家對英彩稍有一點點的關心,也不至于發生和俊希談戀愛,或者去警察署的事情. 俊希因為思念英彩,每天晚上都在英彩家附近徘徊,無奈之下,有時讓泰喜給英彩遞信送紙條,結果全被英彩母親發覺,不但撕毀了信件,還沒收了帶在手上的情侶戒指. 在汽車修理中心徘徊的俊希阿公,得知俊希喜歡釣魚,產生了好感.他暗暗跟隨俊希來到了釣魚池.阿公看到憂鬱的俊希,心裏替他難過,不過,他確信了俊希就是自己尋找多年的孫子. 泰珠榮升監查室長後,因為提出了有關費用節儉的報告書得到了公司的表揚,還獲得得了獎金,心情非常高興.英鬱熬夜寫的報告書,由于阿麼把電腦砸壞了,茫然不知所措......

第30集

英鬱母親擔心英彩母親的健康,建議她去洗桑娜浴,出門喝茶,以此來清醒一下頭腦,可是,英彩母親卻誤會英鬱母親,創造機會讓英彩去見俊希.英鬱母親聽到英彩母親的話語感到好生氣. 英鬱擔心電腦能否修復之際,在泰珠朋友的幫助下修好了電腦.兩人在野外的旅遊區,回憶戀愛時期,度過美好的時光.回到家裏,英鬱再次吃驚,自己的東西被阿麼拿到阿麼屋子裏,搞得亂七八糟. 家裏決定把英彩送到美國去,英彩哭著哀求不去美國.可是,英彩在母親的強壓下被帶到美國領事館辦理簽證.娘倆在排隊等待順序的時候,英彩趁母親接電話的機會,偷偷溜出來,拼命地逃跑了.然後見到俊希互相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第31集

全家人極力安慰英彩母親,卻毫無用處.英彩母親跑到泰珠家裏,大喊大叫,讓他們把英彩交出來,否則,以拐騙罪名讓俊希過鐵窗生涯. 興南和泰喜擔心俊希和英彩,不知如何是好,卻見兩人連電話也沒有,暗暗感到生氣.在簡易酒吧,興南在泰喜面前,有意給別的女孩打電話.泰喜見此,對興南產生了不滿情緒. 跟著俊希偷跑出來的英彩,由于感冒上火,隻好在一家民宅租房住了下來.俊希向英彩表示歉意,因為自己使英彩受累.他流淚哭訴,如果英彩也是個孤兒,幸許關系會更好一些. 第二天,英彩高燒退了下去,他們漫步在山中,採摘山上的野果,美麗的野花,談論布谷鳥拋棄幼鳥的緣由......

第32集

俊希把英彩送回她家門前.此時,在英彩父親的告發下,潛伏在家附近的警察抓走了俊希.俊希雖然在英鬱父親的幫助下,被釋放出來,卻對英彩父親憤怒了.心中的不平,使他幹脆離開漢城,去了郊區的釣魚池.在此,他見到了阿公,並跟著阿公來到了花園. 興南對泰喜說明,自己是戀愛自由主義者,希望沒有一個人喜歡自己.泰喜因為可憐說這種話語的興南,便哭了起來. 英鬱母親的生日就要到了.英鬱告訴泰珠,按照風俗習慣,婚後第一年,要由女婿給丈母娘辦生日宴會.泰珠誤以為真,按照英鬱的意思張羅給丈母娘過生日 .第二天,英鬱感激泰珠給自己母親過了生日.一環報一環,她建議和公婆一起去附近的一家飯館吃排骨.英鬱吃肉吃得津津有味,泰珠取笑她能吃.起初,英鬱並沒有當回事,去了醫院才得知自己懷孕了......

第33集

英鬱把懷孕之事告訴了蔡圓.蔡園勸英鬱生下孩子,英鬱卻訴苦即使生了孩子,恐怕也沒有人照看.泰珠得知懷孕之事,興奮自己就要成為父親了,他高興地把此事告訴了全家人. 這段時間,不斷有人自稱是英彩父親的朋友,來英鬱家裏找英彩父親.英鬱母親和祖母謊言英彩父親不在這裏,讓他們回去.來人卻不聽這一套,非要找出英彩父親不可. 英彩父親向英鬱父親訴苦,說明自己已經極盡全力,請給以理解,他要帶著英彩母親和英彩遠赴加拿大. 俊希跟著阿公去了老人家的花園,他們邊喝酒邊聊天.阿公問及俊希的家族時,俊希回答了泰珠的家人和興南是自己的親人.阿公又問起,有沒有真正的親人......

第34集

英彩一家人為了出國直奔機場.突然,幾位陌生男人攔在他們面前,以英彩父親是禁止出國對象為由,不讓上飛機.英彩看到自己父親被人視做違法分子,精神上受到了打擊.他們隻好重新回到家裏.英彩母親簡單地給英彩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然後囑咐女兒多加保重,她和英彩父親暫時住在別的地方,說完匆匆離開了. 泰珠請英鬱到一家豪華餐廳吃飯,還送給她項鏈做了禮物.泰珠表示,自己會成為好爸爸,以後還會努力,成為更好的丈夫.英鬱聽到泰珠的肺腑之言受到了感動.全家人給英鬱煮粘魚湯開始,從各方面給予特殊照顧. 俊希和阿公邊喝酒,邊聽有關父親的瑣事.阿公難過地贖罪,都是因為自己要嚴加管教,才使自己兒子走上了黃泉路.幾天以後,阿公帶著俊希去醫院驗血了. 英鬱要在建築工地搞夜勤工作,泰珠見此,隻好告訴南革,英鬱懷孕的事情,並拜托他別讓英鬱加夜班.英鬱回到家裏追問泰珠,為什麽不讓自己工作...

第35集

英鬱父親考慮了整整一個晚上,何如幫助英彩父親的辦法之後,決定賣掉老家的地皮.英彩被突如其來的遭遇,憂心忡忡.同樣,身處樹木園的俊希也因為思念英彩而感到寂寞難奈. 為了調解一下心情,英彩和朋友一起去了學校,在此,她又遇到了蜂擁而來的一群債主,在撕打過程中,她暈倒了.就在這一天,英彩父親出獄後,見到親人,嗚咽不止... 自從拜托檢查遺傳分子後,阿公得到了確認,俊希就是自己的親孫子.他開始考慮怎麽對俊希說明事實真相.他無條件地留住要回漢城的俊希,帶孫子去海邊釣魚.釣魚的時候,阿公坦白了,自己就是俊希的親生阿公.俊希聽到驚人的事實,嚎啕大哭起來,哭訴為什麽一切都結束了,現在才來找我. 泰珠母親打掃英鬱車的時候,發現給她煮的魚湯一點沒喝,都壞在保溫瓶裏了,非常傷心.為此,泰珠和英鬱吵了起來. 俊希和阿公一起回來了.泰珠一家人都非常熱情地迎接俊希.俊希說給他們找到阿公的過程.他們得知阿公是大企業名譽會長的事實,都很吃驚......

第36集

俊希找到了阿公,興男和泰珠一家人都替他高興.興男似乎非常羨慕俊希,更加激動不己.俊希跟著阿公去了李家的墳墓,在自己父親墳前,磕頭跪拜,心情卻異常復雜.阿公勸他搬過來一起生活,俊希卻堅持要和興男繼續住在一起,就象從前一樣,阿公感到有些失望了. 蔡圓來到泰珠家裏和泰珠一家人高興地一起吃晚飯.蔡圓和泰淑聊天的時候,有意透露對泰珠的感情.泰淑感到有些不安起來,她提醒泰珠對蔡園留點心.因為泰珠不能和英鬱一起生活,感到心煩意亂.自從和蔡圓有了來往,感情上稍微得到了平衡. 對英彩一家人的吃住問題,英鬱母親堅決表示不能一起生活.為此,英鬱父親感到很為難.英彩母親不願意搬出去,她嫌公寓不寬敞,無法生活,讓大雄他們搬出去住.阿麼卻提出,即使搭帳篷過日子,也要搭在自家門前.英鬱母親見英鬱阿麼的挽留,感到眼前一黑. 英鬱忙得無瑕顧及婆婆給煮的魚湯,認真工作.她對工作的執著超出了對家人的關心,更不在乎泰珠對她的擔心.英鬱感到肚子有些痛,她以為不過是小病,沒當回事.工事圓滿地結束了,英鬱和泰珠很久沒有聚在一起了.他們一起去逛商店,給孩子買了衣服.兩人又去了醫院,經檢查結果,孩子已經死在腹中不呼吸了......

第37集

俊希在阿公家裏,看到阿公一手栽培的園林,吃了一驚.當他得知此處就是自己的父親玩耍過的地方,暫時緘默了.他還去了阿公的公司,見到了和自己同齡的親戚,聽到親戚們說,阿公的生活一直都很寂寞,你最好多陪伴阿公. 泰喜見興男心情不好,為了安慰興男,破開自己的儲蓄盒,請興男去吃辣腸湯,還在歌廳為興男準備了小小的演唱會.當她見到興南的心情始終不見好轉,讓興男閉上眼睛,然後在興南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俊希聽說英彩在一家自由商場工作,去找英彩.俊希見到英彩對她說,雖然找到了阿公,卻沒有了自己的位置,現在反而比任何時候都感覺疲憊. 英鬱謊稱去醫院,卻偷偷去了公司.當她得知自己被電視台邀請的事情,把此事告訴了泰珠,泰珠卻根本不理會.上電視的那一天,英鬱成功地結束了採訪......

第38集

俊希在阿公家裏,看到阿公一手栽培的園林,吃了一驚.當他得知此處就是自己的父親玩耍過的地方,暫時緘默了.他還去了阿公的公司,見到了和自己同齡的親戚,聽到親戚們說,阿公的生活一直都很寂寞,你最好多陪伴阿公. 泰喜見興男心情不好,為了安慰興男,破開自己的儲蓄盒,請興男去吃辣腸湯,還在歌廳為興男準備了小小的演唱會.當她見到興南的心情始終不見好轉,讓興男閉上眼睛,然後在興南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俊希聽說英彩在一家自由商場工作,去找英彩.俊希見到英彩對她說,雖然找到了阿公,卻沒有了自己的位置,現在反而比任何時候都感覺疲憊. 英鬱謊稱去醫院,卻偷偷去了公司.當她得知自己被電視台邀請的事情,把此事告訴了泰珠,泰珠卻根本不理會.上電視的那一天,英鬱成功地結束了採訪......

第39集

英鬱走出了自己的房間.她說,如果繼續留在泰珠身邊會憋死自己.泰珠粗暴地對英鬱事先交代,走不走給你自由,不過,一旦走出這個家門就別想再回來.英鬱失望地轉身走出了家門. 俊希接到阿公的電話以後,決定搬到阿公那裏.他看了看自己的房間,起初,俊希感到一切都很陌生,漸漸地,產生了責任感. 泰珠去英鬱家裏接英鬱的時候,英彩母親問詢俊希阿公是何人,泰珠坦白地說,是五星集團的李東哲會長.英彩母親差點嚇暈了. 俊希在英彩家門口遇見了英彩.他們漫步在街頭,俊希表明很想看到英彩從前的笑臉.自己得到什麽樣的幸運,都無關緊要,隻要英彩在身邊,就能感到安慰和幸福....

第40集

俊希去自由商場找英彩的時候,正好遇見了英彩的父親.俊希表示將盡最大的努力,讓英彩父母滿意,英彩父親仍然表示,俊希的出身問題讓他心煩.英彩父親的一番話,俊希受到了打擊,于是,決定搬到阿公那裏去住. 蔡圓見到英鬱,責怪她做事輕率.英鬱卻譏諷蔡圓事事維護泰珠.蔡圓見到勢態的發展不如己願,暗暗抱怨泰珠和英鬱. 泰珠因思念英鬱,去了南革的寫字樓.當他看到南革處處替英鬱著想,感覺自己的處境特別寒酸.在江邊,看似幸福的一對一雙,泰珠認為,這個世界除了他自己,別人都很幸福. 阿公問俊希有沒有女朋友.興男在一旁告訴阿公,英彩就是俊希的女朋友.阿公親自去找英彩,安慰道,是俊希傷痛了她的心...

第41集

英鬱上電視了,英鬱家裏和泰珠家裏突然忙起來了,英鬱母親為英鬱感到自豪,還為自己沒能支持她的工作,而感到抱歉.泰珠父母則埋怨英鬱,在外做什麽工作,也不知道告訴家裏一聲,還讓泰珠往後好好管教自己的妻子. 英彩和朋友在早晨英語學習班報名學習,可是,隻要見到和俊希長相差不多的人,就以為是俊希,簡直無法集中精力聽課.同樣俊希為了進大學,也在上補習班,卻因思念英彩,心不在焉. 英鬱母親去俊希家裏,請求俊希原諒英彩父親動手之事和自己為難他的事情,海問他能否和英彩重新和好.俊希冷冷地說,已經和英彩徹底分手了. 英彩手裏拿著阿公給她的名片,拿出勇氣去找俊希.可是,她聽傭人說,母親剛剛來過,她深深地感覺到傭人的蔑視.他來不及等俊希回來,就回家了.因為不願意看到父母的變相,痛哭起來...

第42集

泰珠見到英鬱在南革的寫字樓,使用自己的東西,剛放下心來,南革拿著蛋糕來了.南革提出要跟英鬱單獨開辦公司.泰珠表面上表示祝賀,心裏對南革和英鬱繼續一起工作的事情,有些接受不了了. 泰珠不讓蔡圓隨便來家裏串門了.蔡圓解釋,僅僅作為朋友來光顧,做人別太吝嗇.背後卻去找英鬱,表明自己曾經喜歡過泰珠,如果英鬱沒有信心,就放行泰珠. 俊希買了一堆禮物去了泰珠家裏,按照人數分給每一個人,還把興男和泰喜帶到自己家裏來介紹給阿公.俊希阿公提出,想給興男一家汽車維修中心.俊希勸阻道,不要以金錢收買自己和朋友的歡心. 俊希因為理不順他和英彩的關系而感到苦惱.俊希把英彩帶到釣魚池和她談心.英彩坦白,為了向俊希道歉父母的過激行為,曾經去過俊希家裏.她還說,自己和俊希從此以後沒什麽好談的了.俊希卻表白,真心地希望能回到從前的那個時候...

第43集

英鬱母親去泰珠家裏,說服泰珠把英鬱接回家裏來.可是,泰珠想到英憂在公婆面前,一錯再做,回答說,暫時沒有心情接她回家. 英鬱母親去找女兒,警告她,照此下去,蔡圓會代替你的位置.英鬱內心深處的某一角落,就象失去了什麽. 南革對泰珠說,英鬱就要辦公司了,請不要想挫傷英鬱的意志,能不能給點實質性的幫助.泰珠反問南革,是不是搞錯了.南革大聲說道,能不能改變一下愛的方式,不要總想束縛英鬱了.泰珠啞口無言. 興男告訴俊希,自己愛上泰喜了.可是,俊希告誡興男,如果對她就象對待其他女人,就趁早放棄泰喜.興男卻說是真心喜歡泰喜.回到家裏,興男想和泰喜接吻,卻被泰珠父親發現.結果惹出了一場大禍. 英鬱父親遞給英鬱母親盛有自己全部財產的盒子,讓她研究研究除了房子以外,能兌現多少錢,以及如何有效地利用這筆錢.他還說帶她一起去美國的兒子家裏去玩,讓她享福.英鬱母親感到非常意外......

第44集

俊希和英彩漫步在街頭.俊希說給英彩,自己小時候的一些瑣事,以及和阿麼一起生活的故事,在保育院的故事.他還說,如果再見不到英彩,恐怕又要象從前那樣,變成孤零零的一個人了.英彩聽到此處,無言地握住了俊希的手.回到家裏,英彩開啟了俊希送給她的'見面200天'禮物,心裏感到好幸福. 全家人都很擔心興南喜歡泰喜的事情.泰珠母親講起了泰喜小時發生的事情,如果興南和俊希都沒在家裏,泰喜也不會到外面去.她還處處維護興男說話. 英鬱拜托泰珠,在自己公司的開業慶奠那一天,過來賀點祝詞.到了那一天,泰珠因為有急事,需要去地方出差.英鬱見泰珠沒來,心裏暗暗埋怨泰珠小氣. 英鬱和南革,以及其他後輩同事喝多了酒.他們一起來到南革的寫字樓睡著了.凌晨,泰珠為了見英鬱,來到了南革的寫字樓.他見到南革脫著衣服,睡在床上產生了誤會......

第45集

俊希的阿公來到英鬱家裏.全家人都不知其因,對俊希阿公的突然來訪感到非常緊張.俊希的阿公表示羨慕英鬱的大家庭.他解釋道,來這裏的目的是為了拜托英彩父母,讓俊希和英彩能夠公開交往. 英彩父親在學院門前遇見了俊希.他告訴俊希,這段時間討厭俊希的緣由.俊希的成長過程和自己不幸的童年時代,太相似了,見到俊希,他就產生一種無名怒火,身不由己.日後,也會仍然厭煩俊希,如果俊希不在意,將不再反對兩人的交往. 興男聽到泰珠父親允許他和泰喜相處,感到非常高興.泰喜讓興男整理從前的女朋友關系,宣布我們結婚的訊息. 泰珠從英鬱的寫字樓房間出來,發了瘋似的,粗暴地開著車,在市內亂轉.他誤會英鬱背叛了自己.泰珠喝得酩酊大醉,在街頭轉來轉去,最後,來到了蔡圓的美術學院,投進蔡圓的懷裏,傷心地痛哭起來.蔡圓單獨約見英鬱和泰珠,有意製造誤會,加深兩人的矛盾....

第46集

泰珠阿麼臥床不起了,全家人擔心這次可能是真的要離開人世了.見此,泰珠拜托英鬱,暫時裝一裝,就當沒發生任何事情. 興男對俊希坦白,想到自己結婚以後,成為有婦之夫的事情,就感到後怕.阿公在一旁聽到此話後,笑道,自己也有過恐懼心理,聽說要辦婚禮,逃跑了,後來被人抓了回來.現在不是沒事嗎,興男也不必太緊張. 興男的婚禮結束了,泰珠卻告訴英鬱,離婚資料已經準備好了.英鬱涌起一陣傷感.南革怪自己把事情搞成了這個樣子.為了澄清此事,南革去找泰珠說明在寫字樓裏發生的事情,自己和英鬱真的沒發生任何關系.雖然自己也深愛英鬱,不過這不是男女之愛,而是包含敬意的愛.他還說,英鬱的真愛就是泰珠. 通過南革,泰珠明白了是自己誤會了英鬱.于是去找英鬱,請求原諒自己的輕率行為.可是,英鬱回答,我們還不了解我們之間存在的問題.另外,泰珠給了英鬱粉身碎骨.這一點,英鬱是無法原諒的...

第47集

興南和泰喜新婚旅行回來了.姐夫問興男有沒有完好地度過洞房花燭夜,興男埋怨泰喜對婚嫁之事一點不懂.而泰喜回來向媽媽和姐姐告狀說,興男行為太令人惡心. 俊希阿公邀請英彩一家人吃飯.相見禮儀結束以後,他們還談論了英彩父親的事業以及其他許多事情.另外,阿公拜托英彩常來家裏玩.此時,英彩母親提出了英彩和俊希的定婚事宜. 英鬱聽蔡圓讓他們趕快離婚的話語,簡直無話可說了.蔡圓繼續說,如果英鬱和泰珠離婚,就把泰珠當男人看待,如果不離婚,仍保持朋友關系.另外蔡圓又對泰珠表白了自己的愛意,並讓他和英鬱分手. 泰珠阿麼生命垂危之際,全家人都聚集在一起了.泰珠阿麼說臨走之前有話要講.她1說出了關于泰珠生母的秘密.泰珠姐姐和泰珠很小的時候,生母離開了人世,現在的母親其實是泰珠的姨媽.泰珠的出生秘密揭開以後,深深受到了打擊,而阿麼終于去世了.....

第48集

阿麼的葬禮結束了.泰珠和泰淑談起了現在的母親.親生母親的祭日,現在的母親偷偷給祭拜的事情,照片中的親生母親和現在的母親特別相似等等. 英鬱想起蔡圓的情景,向泰珠提出分手.何況自己是有某些不足的女人,言語中露出了自拋自棄.泰珠一句也沒說出來.結果,第二天,泰珠申請離婚了. 英鬱父親告訴家裏人自己患癌症的事情,另外一再囑咐,千萬不要把他看成病人,或者,到處尋醫求葯.對自己來說,'怎樣生活'比'活得時間長'更為重要,以後要瀟灑地過人生. 泰淑來到英鬱家裏告訴他們,英鬱和泰珠就眼看就要離婚了.請你們幫助他們,不至于分手.英鬱父親去找英鬱,譴責她當初因為說愛泰珠才結的婚,為什麽到頭來撕裂自己的心胸......

第49集

英鬱和泰珠商量離婚問題時,拜托泰珠處理此事,最好不要讓自己家人知道.等離婚以後,不在見泰珠了,泰珠也同意了英鬱的說法法不過,他提議對外人假裝什麽事情也沒發生過. 英彩定婚了,英彩母親內心深處有燮遺憾.她的朋友和英彩父親打來祝賀電話了,她又得意揚揚了.英彩父親感覺到,自英彩定婚以後,對他冷淡的朋友,態度瞬間有了變化,他懷疑世間人情. 英彩母親告誡英彩,俊希的1立場和別人不一樣,言行最好收斂一些為好,還誇獎聘禮做得不錯.英彩父親對俊希說象阿公那樣,處于正常位置的人都很孤獨,好好慰勞,同時,補充自己的不足. 泰珠和英鬱的離婚手續結束了,兩人頭也不回一次,就分手了.英鬱回到公司,以為泰珠也許會提出離婚的就當沒發生過.英鬱父親去找泰珠告訴他,自己被派到國外工作的時期,感到最累的經驗.當時,最想念的人隻有英鬱母親,還提出能不能和英鬱重歸于好....

第50集

泰珠和英鬱離婚的事,兩家父母都知道了.英鬱父親責怪英鬱,怎麽可以如此踐踏自己.泰珠父親則怨恨泰珠沒能力. 英鬱去找泰珠,憤怒地譴責他為什麽把離婚的事情告訴給我父親了.泰珠卻回答,如果早一點告訴我英鬱父親患癌症的情況,我也會裝模做樣,做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英鬱大聲喊叫,別再裝腔作勢,做出關心的樣子了. 英鬱父親住進了癌症住院處了,他說,從前隻想過努力維持自己的自尊,現在哪怕有百分之一的生存率,也想牢抓住.他還告訴家裏每個人,需要做的事情,拜托他們即使自己不在業也要盡力而為. 一年以後,英鬱在自己附近的錄像帶店鋪發現了擦身而過的泰珠.泰珠表白,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想撫摸和擁有的女人隻有英鬱一人.然後他們二人去鄉下見英鬱父母,敘這段時間的舊,英鬱父親問詢泰珠是否幸福......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