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國

邢國

邢國是商周時期的古國。西周為周公第四子的封國,地在今河北省邢台市周邊。周成王所封,姬姓侯爵。先後傳二十世,歷五百餘年。疆域主要在太行山以東,滹沱河以南,漳河以北,故黃河以西,包含今邢台市全部、石家庄南部、邯鄲大部及衡水臨清之一隅,面積約3萬平方公裏,邢國在當時我國北方佔有重要地位,是西周初分封的53個姬姓封國之一。

  • 中文名稱
    邢國
  • 簡稱
  • 所屬洲
    亞洲
  • 首都
    邢台
  • 主要城市
    邢、柏人、鄗、夷儀
  • 政治體製
    君主製
  • 國家領袖
    邢侯
  • 主要民族
    華夏族
  • 國土面積
    2萬多平方公裏
  • 國姓
  • 爵位
    侯爵
  • 興亡年代
    前11世紀--前635年

商代邢國

邢國疆域圖邢國疆域圖

自祖乙遷邢後,邢台為商代的國都長達129年之久,盤庚遷殷後,邢地稱作井方,為商朝的重要畿輔方國,商王武丁時期,井伯之女婦妌嫁于武丁為後,邢地乃成為井伯世襲封地,為商朝的肘腋之國,是商國北部屏藩。商代末期,井伯被擢封為邢侯,始建邢國,為了西周邢國區分,一般稱作古邢侯國,即今邢台市,商紂王時在邢侯國的沙丘之地擴建沙丘宮苑為離宮,紂王荒淫無道長期在此酒池肉林、長夜之飲,邢侯不堪紂王胡作非為,憤而進諫,被紂王殺死在沙丘宮,《漢書·古今人表》中有“邢侯”的記載,《帝王世紀》說“邢侯為紂三公,以忠諫被誅。”《廣宗縣志》記載大平台村南之沙丘台即為商紂王沙丘宮遺址。

西周邢國

周初之邢國是周公兒子的封國,地在今河北邢台。周成王所封。商代,殷墟北面已有邢國,即商王祖已所遷都之處,也是拱衛商都北大門的戰略要地。《帝王世紀》曰:“邢侯為紂三公”,周初邢地是戎狄頻繁活動的地區,邢國肩負著阻止戎人東出太行,騷擾周疆的重任,同時可聯絡齊、衛,並與北方燕國遙向呼應。史學界關于邢國的始封地頗有爭議,有山西、河南、山東、河北諸說,影響最大的是《說文》的河內懷地(溫縣)說,和<漢書·地理志>的漢襄國縣(河北邢台)說。二者都與古邢國有關系,隻是何者為先爭論不一。從考古發現看,溫縣"邢丘"有春秋戰國時期的城址及"邢"、"邢公"陶文。而河北邢台一帶則發現大量商代與西周早期的文化遺存,包括周初召公爽佔卜的卜辭。邢國在邢台無疑。邢丘之地或為邢國後裔所遷居或為西周邢侯的一處採邑。春秋時這裏曾屬晉國。邢國自建國開始,與河北中部的戎狄長期征戰,春秋之初,邢侯曾大破北戎。前662年"狄伐邢"。《呂氏春秋o簡選》曰:"中山亡邢"。狄人所建的中山國在春秋早中期已經十分強大,這次伐邢導致邢國的滅亡,雖然齊國救之,也無濟于事。《春秋·喜公元年》載:"夏六月,邢遷于夷儀"。前659年在齊國宋國曹國軍隊的保持下,邢被齊桓公遷到了今山東聊城的西南部。前635年亡而復興的衛國,把同姓的邢國滅掉。

歷史記載

邢國墓地出土邢國墓地出土

周滅商後,把商王畿分為邶、衛、鄘三個封區,設立三監,據考,邶包括太行山以東、漳河以北的地區,今邢台市當時為井方,在邶的封區,由武庚監管。周成王時,武庚叛亂,周公東征,周初銅器夬方鼎銘“王來正井方”、乙亥父丁鼎“唯王正井方”就是周公東征邢地的歷史記載。周公輔佐周成王“封諸侯、建藩衛”,在商代奴隸製度的廢墟上,全面建立起新的封建領土製秩序。《荀子》說,周公“兼製天下,立七十一國,姬姓獨居五十三人”,其中邢國為姬姓封國之一。<左傳>雲:“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胤也。”邢國即為周公第四子封建之國。《漢書》、《元和郡縣志》等文獻記載,邢侯為“周公第四子”,名姬苴,又稱邢靖淵,邢侯的封地<漢書>說在襄國縣,即今邢台市。《十三州志》也記載,邢州為“殷時邢國,周封周公旦之子為邢侯,都此。”《通典》說巨鹿邢州:“古祖乙遷于邢,即此地,亦邢國也。”這些古籍所說的襄國、邢州,即今邢台市。

邢侯封國

傳說姬苴隨父親周公東征邢地,一日去邢地太行山上打獵,在山前平台草地上看到一頭神牛坐北朝南而臥,報告給了周成王,成王乃命召公佔卜,以為建國之祥兆,于是周成王封建邢侯于此。周王封建邢國也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周王朝平定三監邢侯簋之亂後,為阻止戎狄向中原擴張和監控商遺民和東夷,封建衛國于商故都,封建演過于燕山地區,但燕國距中原相當遙遠,由燕國通往宗周的道路必須經過太行山東側平原,很容易被從太行突出的戎狄阻隔,因此封建邢國成為北連燕國,南接衛國,東結齊國的以蕃屏周的重要封國。

西周封建重要諸侯,都要舉行隆重儀式,謂之錫命。稱為冊封。邢侯所受冊命在《麥尊銘》、《麥彝銘》中被詳細記載。大意為:周成王冊封周公旦的兒子到邢地做邢侯,丁亥日這天,已經封國的邢侯到宗周去朝見周王,周王在闢雍隆重接待邢侯,射禮完畢,邢侯登上紅旗招展的彩船隨王船而行,禮儀終了,周成王又在當天陪邢侯入闢雍宮休息,並在宮中賞賜給邢侯銅戈與臣屬二百家,恩準邢侯“用典王命”,按天子禮製建城,出行使用周王的車馬服飾。邢侯返國後,高築邢侯台,祭祀神明,表示自己一定效法父親周公,在邢國實行統治,屏衛周王朝。不久,周王再次賞賜邢侯,出土于邢台內邱的<邢侯簋>記載“舍邢侯服,錫臣三品,州人、重人、庸人。”邢國版圖和實力得到成長,邊境一度東部達到山東聊城一帶,北部達到元氏一代,西界太行,南到滑縣一帶。

邢侯搏戎

西周時期,周公旦第四子封建于邢國,其地北界燕國,南接衛國,東臨齊國,當時西北方的戎狄多次進攻中原,騷擾周疆,邢國國勢強盛嚴守中原之門戶,抗衡戎狄五百年,不能使其進入中原,邢侯很好的履行了屏藩周疆的重任,受到了周王室的高度贊譽,從而留下了邢侯搏戎的美談,西周青銅器<臣諫簋>的銘文便記載了“邢侯搏戎”的一次重要戰事。到春秋末期,邢國國勢逐漸衰弱,不再能與戎狄所建之中山國抗衡,雖經齊宋鄭等國援助,暫時遏製了戎狄進攻,但不得不遷都于夷儀城(邢台漿水),至戰國滅國。

救邢存衛

齊桓公救邢

戰國地圖戰國地圖

晉獻公十六年(前661年),北方強狄侵犯邢國。邢國與齊國有世姻關系,歷代邢侯多娶齊國公主為妻,重兵壓境之際邢侯派人向齊國請援,可是遠水不解近渴,齊兵未到,城池被攻破。邢侯率眾突圍趕到聶北,見到齊桓公長跪不起,齊桓公即刻日夜兼程,帶兵奔向邢國。狄人縱火燒了都城,帶上搶掠的財物,聞風逃遁,隻給叔顏留下一片廢墟。邢侯看著破敗不堪的慘象,長嘆一聲:“唉,寡人連個安身之地也沒有了!” 桓公安慰說:“邢侯不必憂傷,寡人同宋伯、曹公幫你建城。”

狄人犯境的時候,邢人都跑到西山夷儀(今漿水附近)避難去了,那裏山高林密,易守難攻,桓公建議邢侯把國都建在那裏,邢侯很高興地答應。于是不到一個時間,桓公幫邢侯在夷儀建了一座新都城,宗廟,朝堂,廬舍包括日用品在內一應俱全,牛馬牲畜糧食布匹之類全部從齊國運來,邢國上自邢侯下至百姓對齊桓公無不感激稱道。齊桓公“救邢存衛”,名望大增,很快成了春秋霸主。

文化遺跡

祭天之台

邢侯台,也稱檀台、古邢台,遺跡在今邢台市內,最早為邢侯祭天之台,戰國時期,趙成侯二十年(公元前355年)“魏獻榮椽,因以為檀台”,裴駰<集解>雲:“徐廣曰‘襄國縣有檀台’”。司馬貞《索隱》雲:“劉氏雲‘榮椽蓋地名,其中有一高處,可以為台’。非也。按榮椽是良材,可為椽斫飾有光榮,所以魏獻之,故趙因用之以為檀台。”趙成侯把魏國進獻之木,擴修為檀台,“檀台”是一種台閣式的華麗建築。其巍峨高峻,氣魄宏偉,每登台遠眺,旭日東升,晨曦茫茫,日出自天涯海角;夕陽西墜,太行山群峰爭輝,惟檀台高峻,陽光燦燦,氣勢甚為壯觀。這種豪邁景象,激發了趙成侯稱雄立業的壯志,為表示其言必信、行必果的決心和信心,乃立邢為信都。趙武靈王時曾多次在檀台信宮大會天下諸侯,宋代時,宋徽宗以邢州檀台之故,將龍崗縣改名為邢台縣,此系今邢台市名之由來。

邢州檀台建于公元前355年,比邯鄲叢台(建于公元前187年)早168年,歷史上邢州檀台與邯鄲叢台齊名,他們共同見證了趙國的輝煌。檀台原在順德府署大堂西東倉巷旁邊,即現在的順德路,原有“古邢台”碑刻遺跡。後來由于順德路拓寬,“古邢台”遺址被平。檀台煙雨”隋唐時即成勝景,明清時是順德府十二景之一,明代詩人李攀龍有詩曰:郡齋西北有邢台,落日登臨醉眼開。

春樹萬家漳水上,白雲千載太行來。

雜文逸事

公元前659年,狄人出兵侵略邢國,邢國在齊國幫助下打敗入侵之敵,遷都夷儀城(漿水)。經過休養生息,國力日強,但是並未能避免外敵的侵略。當時天下大亂,十二個諸侯國互相紛爭,連年征戰。稱雄一方的鄭國為了擴充地盤,悍然派遣蔡仲統率大軍進攻邢國。他揮師北渡黃河,長驅直入,攻破太行山的夷東三關,直逼邢國陪都夷儀城。在這國家危亡的緊要關頭,邢國上下,同仇敵愾,堅守關隘,抵御強敵。利用居高臨下的地利優勢,在黑龍關設定伏兵,布下天羅地網,當鄭軍進入伏擊圈,出奇製勝,一舉擊敗長途行軍、又不熟悉地形的鄭國軍隊。鄭軍統帥蔡仲身受重傷被俘。

蔡仲在被押送邢國陪都夷儀城途中,趁混亂之際掙脫枷鎖倉惶逃命。當年他脫枷逃跑的地方,就是現在的脫鎖溝村。蔡仲慌不擇路地向南逃跑,來到一個三岔路口,暈頭轉向,不辨四方,就在原地徘徊多時。因此,此地留下一個名叫徘徊村的古村。蔡仲恍恍惚惚猶豫不定時,碰到一位打柴的樵夫,就問樵夫通往鄭國的路徑。樵夫看他身著鄭軍服裝,知道他是一位鄭軍將領,就指東道西,將他引向西北方向。他信以為真,又倉惶北逃,跑了三十多裏,又飢又渴,傷痛難忍。就解盔卸甲,在河邊俯身喝水。現在此地有一村庄名叫放甲鋪。蔡仲稍事喘息後,忽見邢軍追來,又慌不擇路繼續逃命,終因傷勢過重,死在一個叫井梁店的村邊。素有禮義之邦的邢國將他就地埋葬,後來井梁店村以墓為名改名為將軍墓村。據當地民眾傳說:路羅川還有個古老的村庄名——承繼頭村,據說因這裏埋葬著蔡仲的頭顱而得名,後來演變為城計頭村。

這位侵略邢國的鄭國將軍,最終落了個身首異處、葬身異國的可悲下場。盡管古邢台人民對其以禮安葬,但其下場實可謂悲慘。與其說這是一座將軍墓,不如說是根“恥辱柱”。 時過兩千餘年,當年的戰火烽煙早已消散,但是鄭國將軍蔡仲倉惶逃跑的路徑依然留在邢國的土地上,脫鎖溝,徘徊村、放甲鋪、城計頭、將軍墓等村庄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它標榜著古邢台人民的仁義和團結,也記錄著鄭國蔡仲的好戰與恥辱。

君主陵墓

邢侯墓邢侯墓

邢侯墓地的發現解決了學術界爭論多年的邢國地望問題,邢侯都城就在當今的邢台市區或附近的郊區。邢侯墓地中先邢侯墓商遺址的發現,為先商文化的深入研究及商族起源提供了考古新資料。中商遺址的發掘,為佐證商祖乙遷邢之地即為今天的邢台提供了一批實物資料,推動了商代歷史的研究。

邢侯墓遺址位于邢台市西南郊輪胎廠內南側,10.0公頃,東西長2000米,南北寬500米,是一處由商代遺址與周代墓葬共存的文化遺存。1993年該遺址進行了大面積考古勘探和發掘,截至1999年已發掘墓葬200餘座,車馬坑30餘座。其中大型墓葬6座,推測4座為邢侯墓,1座為邢侯夫人與邢侯並穴墓葬,1座是春秋時期的趙襄子墓。在墓地中南部還發掘先商、中商遺址4200平方米。

君主列表

邢朋叔 邢公俺 邢文伯 邢公沈 邢公鞍 邢公其 邢公我 邢閔公 邢戴公 邢獻公 邢公廖 邢公山 邢公夯 邢公豐共 邢弓公 邢井公 邢安公 邢昌公 邢元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