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義會議遺址

遵義會議遺址

國家AAAA級風景區。位于遵義老城子尹路96號,原系國民黨二十五軍第二師師長柏輝章的私邸。這幢磚木結構,中西合璧的兩層樓房,建于20世紀30年代初,是當時遵義城裏首屈一指的宏偉建築,高牆垂門,巍巍峨峨。1935年1月初,紅軍長征到達遵義後,這裏是紅軍總司令部駐地。1月15日至17日,著名的遵義會議(即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就在主樓樓上原房主的小客廳舉行。這次會議確立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新的中央領導集體。

  • 中文名稱
    遵義會議會址
  • 外文名稱
    Site of the Zunyi meeting
  • 所屬地區
    貴州省
  • 歷史意義
    確立以毛澤東為代表中央領導集體
  • 地理位置
    遵義老城子尹路96號
  • 車牌代碼
    貴c
  • 開放時間
    8:30-16:40
  • 機場
    遵義機場
  • 氣候條件
    亞熱帶濕潤性季風氣候
  • 所屬國家
    中國
  • 火車站
    遵義火車站
  • 所屬城市
    貴州省遵義市
  • 行政區類別
    地級市
  • 下轄地區
    2個區、10個縣、2個縣級市
  • 適宜遊玩季節
    全年
  • 電話區號
    0851
  • 面積
    6平方千米
  • 別名
    遵義會址
  • 特產
    仁懷茅台、綏陽空心面、遵義蛋糕
  • 著名景點
    遵義會議會議室
  • 景點級別
    AAAA級
  • 建議遊玩時長
    3小時
  • 方言
    遵義方言,屬于西南語系的一種表現方式。
  • 郵政區碼
    563000
  • 門票價格
    免費,憑身份證進入
  • 政府駐地
    匯川區

地圖位置

地址:遵義會議會址位于貴州省遵義市老城紅旗街80號。

會址原貌

在遵義老城子尹路(原名琵琶橋)東側,原為黔軍25軍第二師師長柏輝章的私人官邸,修建于30年代初。

整個建築分主樓、跨院兩個部分。主樓為中西合璧,臨街有八間鋪面房,當年為房主經營醬菜及顏料紙張。鋪面居中有一小牌樓(會址大門臨街),大門正中高懸巨匾,那是毛澤東于1964年11月題寫的黑漆金匾,上有"遵義會議會址"六個大字,蒼勁有力,金碧輝煌。(此為毛澤東為全國革命紀念地題字的唯一一處)。街面房連線主樓與跨院之間有一座青磚牌坊。牌坊上方用碎藍瓷鑲嵌著"慰廬"二字。牌坊的另一面有"慎篤"二字。

遵義會議會址主樓坐北朝南,一樓一底,為曲尺形,磚木結構,歇山式屋頂,上蓋小青瓦。樓房有抱廈一圈,樓頂有一老虎窗。樓層有走廊上,可以憑眺四圍蒼翠挺拔的群山,指點昔日紅軍二佔遵義時與敵軍鏖戰地紅花崗,插旗山、玉屏山、鳳凰山諸峰。會址主樓上下的門窗,漆板傈色,所有窗牖均鑲嵌彩色玻璃。緊挨主樓的跨院純為木結構四合院,仍漆板傈色。會址是一座坐北朝南的二層樓房,為中西合璧的磚木結構建築。上蓋小灰瓦,歇山式屋頂上開一"老虎 窗",有抱廈。整個建築分主樓、跨院兩部分。主樓樓屋四周有回廊,樓房的檐下柱間有十個 券拱支撐,保留了我國古建築"徹上明造"的結構風格。樓上有梭門梭窗。檐柱頂飾有堊土堆 塑的花卉。東西兩端各有一轉角樓梯,外面加有一道木柵欄。門窗塗飾赭色,鑲嵌彩色玻璃, 窗外層加有板門。樓內各房間設有壁櫥。整個主樓通西闊25.75米,通進深16.95米,通高12米 佔地面積528平方米。房屋原是黔軍二十五軍第二師師長柏輝章的私人官邸,是遵義城三十年 代最宏偉的建築。 會址大門臨街,門兩側原是八間鋪面,是柏輝章家的商店。進大門,穿過廳,迎面是一座 巨大的磚徹牌坊,上有彩瓷碎片嵌字,前為"慰廬",後為"慎篤"。過牌坊是小天井,天井 南側有小門通往柏家的內四合院,北側是主樓。

會址歷史

1935年1月上旬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長征到達遵義後,總司令部駐此。中共中央于15日至17日在此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通過了關于反對敵人五次"圍剿"的總結決議,糾正了軍事上和組織上的錯誤,並在組織上作了一些調整。會議肯定了毛澤東的正確主張,選舉毛澤東為政治局常委。隨後,中央又對最高領導進行了更換,並成立了毛澤東等三人軍事領導小組。從而結束了王明"左"傾冒險主義在中央的統治,開始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新的正確領導,為紅軍勝利完成二萬五千裏長征奠定了基礎。 會址為當年紅軍總司令部和總部一局的駐地,樓上除陳列有遵義會議會議室 、軍委總參 謀部辦公室外,還有軍委副主席周恩來的辦公室兼住室,總司令朱德康克清的辦公室兼住室,總參謀長劉伯承的辦公室兼住室,參謀長葉劍英的辦公室兼住室外。樓下有作戰室、機要室、三軍團軍團長彭德懷、政委楊尚昆住室,一局局長彭雪楓、張雲逸的辦公室兼住室, 還有工作人員、警衛人員的住室。 遵義會議會址1954年1月開始復原陳列,1957年7月1日,正式對外開放。1961年3月,國務院公布為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35年1月上旬,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長征到達遵義後,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總司部與一局(負責作點)即駐在這幢樓房裏。

會址現狀

從1934年起,會址主樓的房間逐步復原了遵義會議會議室、軍委總參謀部辦公室、軍委副主度周恩來的辦公室兼住室、紅軍總司令朱德與軍委直屬隊指導員康克清的辦公室兼住室以及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的辦公室兼住室、軍委總部參謀人員和工作人員的住室等。

遵義會議會議室在樓上,原為房主的小客廳。 會議室呈長方形,面積27平方米,室內陳設,基本上是當年開會時的原貌。屋子正中的頂壁上懸掛著一盞荷葉邊蓋的洋員燈,屋子的東壁有一隻掛鍾(原物)和兩個壁櫃(原物),其中一個壁櫃上嵌著一面穿衣鏡。西壁是一排軒亮的玻璃窗。屋子中央陳列著一張板傈色的長方桌(原物),四周圍著一圈木邊藤心摺疊靠背椅,共20隻,為出席遵義會議的人員所坐。長方桌下有一隻燒木炭的火盆,為當時取暖用。遵義會議會議室按原來陳列,每天接待成百上千前來的瞻仰者。

軍委總司令辦公室(作戰室)在遵義會議會議室正對的樓下,面積為56平方米,兩間長方形的房間組成,中間布一道可折疊的六合門。屋子正中陳列著兩張黑漆大方桌,桌上有鐵座馬煙、訂書機、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信 、報紙做的信封、30年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中國分省地圖冊以及《陳中日記》等。屋子的西窗下陳列著兩張三屈桌,桌上置西部皮包電話機,桌下立著線拐子。東窗下陳列著一對灰褐色的鐵皮公文挑箱。北壁上陳列著一幅巨大的雲、貴、川三省接壤地區的軍用地圖,圖上插著紅藍色的三角小旗,標示著遵義會議召開期間的敵我態勢。當年,軍委副主席周恩來、紅軍總司令朱德、總參謀長劉伯承等經常在這裏辦公、運籌幃幄,部署紅軍如何擺脫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將紅軍引向勝得前進的道路。

周恩來的辦公室兼住室在會址主樓西頭的第一間。室內按原狀陳列:一張老式的暗褐色的木架子床上,鋪白色粗布墊單,有一床灰色薄棉被;窗下一張紅漆九屈桌上有銅墨盒、瓷質毛筒、美孚罩子馬燈、軍委會信 、信封、毛筆、鉛筆等物件。室內一角置一挑鐵皮公文挑箱。壁上持手槍、望遠鏡與竹鬥笠。在引人註目的壁上還掛著一幀周恩來長征到達陝北後的留影。這張珍貴的歷史的歷史照片為美國友人埃德加·斯諾所攝,錄下了周恩來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生涯。那清癯的面容、垂胸的長髯、堅定的目光,與室內簡樸的陳設相映襯,可以想見周恩來在戰爭歲月中宵衣旰食、嘔心瀝血的生涯,令人肅然起敬。

朱德和康克清的辦公室兼住室在會址主樓東頭第一間,與周恩來的辦公室兼住室相對。室內按原貌陳列:一張淺紅色的老式木架床上,鋪著白色粗布墊單、一床灰薄被、一床棕黃色的老式俄國毯。室內一角有一對鐵皮公文挑箱。窗下的紅漆九屈桌上有鐵座馬燈、軍委會信 、信封、毛筆、紅藍鉛筆等物件。壁上掛竹鬥笠、狗版手槍(康克清所用)、望遠鏡以及朱德和康克清長征到達陝北後在窯洞前的合影,為我國著名攝影家吳印鹹所攝。朱德忠通而又慈祥的面容配以康克清英姿颯爽的風姿,不難想見他們共同度過的艱苦曲折的革命春秋。

從外地趕來參加遵義會議的劉少奇、李桌然、彭德懷、楊尚昆,在會址樓下的房間用木板臨時搭鋪歇宿,也按原狀陳列。1985年初,在隆重紀念遵義會議勝利召開50周年的日子裏,楊尚昆與李伯釗舊地重遊來到遵義,楊尚昆無比興奮地在他當年睡過的門板床鋪上坐著照了一張像。

當年在軍委總司令部工作的作戰局長彭雪楓的辦公室兼任室以及作戰局的參謀人員孔石泉、羅舜初、黃鵠顯、總美等的住室,也一一按原貌復原。

遵義會議否定了從第五次反圍剿以來,以博古為首的三人團的軍事路線,成立了由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組成的三人軍事指揮小組,負責長征中的軍事指揮工作。確立了以毛澤東為核心的新的黨中央的正確領導和毛澤東在紅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

復原經過

遵義會議已被載入中國革命的光輝史冊。

遵義會議紀念館遵義會議紀念館

全國解放後,遵義人民為紀念遵義會議,1951年在遵義地區專員公署和中共遵義地委領導下,成立了"遵義會議紀念建設籌備委員會"。由于遵義會議是在嚴酷的戰爭環境中,而且是在絕對秘密情況下舉行的。因此,尋找會址頗費了一番周折的。根據一些同志的回憶,當年紅軍曾在老城楊柳街的天主堂開過會(後來才弄清楚,紅軍確實在這裏召開過各界民眾代表大會和紅軍幹部會),就初步判定天主堂為遵義會議會址,並掛出了"遵義會議紀念堂"牌子。

1954年

1954年1月,中共遵義市委接到中央革命博物館籌備處來函:"在某個檔案上查出,1935年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是在遵義舊城一個軍閥(當時為一師長)柏輝章的公館內召開的。"市委當即將駐在公館內的機關搬遷,把坐落在老城子尹路的原柏公館及周圍環境保護起來,並把公館各部建築和周圍環境拍成照片,繪製詳圖,報請上級進一步鑒定落實。

1954年8月,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電告中共貴州省委:"遵義會議是在黔軍閥柏輝章的房子裏召開的。"至此,遵義會議會址才確定下來。接著,國家文化部決定成立"遵義會議紀念館籌備處",開始對會址原狀進行全面勘察,同時大規模地、有計畫地蒐集紅軍長征在貴州活動的文物資料。

遵義會議會址遵義會議會址

會址確定了,但各級領導多麽盼望能有遵義會議參加者親臨現場認定,這樣心裏才更踏實。1958年11月3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當年參加遵義會議的鄧小平,中央辦公廳主任、會議參加者楊尚昆來到這座闊別二十多年,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樓房。一走進會址的大門,楊尚昆興奮地說:"就是這裏,這個地點找對了。"他們仔細地看了樓內每一間屋子,撫摸著室內的陳設述說當時的有關情況。在二樓走廊上,鄧小平回憶說:"這個地方原來好像很寬,有一次就在這裏擺了一張圖,幾個人研究怎樣往四川走。"他和楊尚昆邊走邊講當年開會和紅軍兩進兩出遵義城的情況。經兩位當事人的現場回憶,證實了遵義會議會址確定無誤。

會址是確定了,可是偌大的一幢柏公館,主樓上下各六間,還有一個跨院,會議具體是在哪一間房子裏舉行的呢?為此,紀念館籌備處的同志又開始了深入細致的調查。

據紅軍離開遵義後,首先進入公館的一位柏家親戚說,在廂房樓上一間屋內,桌凳擺設的情形有開過會的模樣,牆壁上還有一張大胡子外國人的像(即馬克思像);1957年3 月6日,楊尚昆再次回憶證實,他說:"開會的那間房子是在樓上,有窗子靠天井,我肯定記得不錯。"這樣,主樓樓上東走道原房主的小客廳,即為遵義會議會議室,這樣就確定下來了。

會議室呈長方形,房子的東牆壁上有一隻掛鍾和兩個壁櫥,西壁是一排玻璃窗。根據楊尚昆提供的情況,中間並排放置兩張方桌,周圍散放著十八張各種式樣的椅凳和一張抽腳藤躺椅(因王稼祥第四次反"圍剿"戰爭中受重傷,尚未痊愈,專為他準備的)還有一個嵌瓷花的茶幾。會址的其他空餘房間,陳列展示了中央紅軍和紅二、六軍團在貴州的革命活動的圖片及文物。一邊供有關領導審查,一邊接待有組織的中、國小生,于1955年10月1日開始半開放。

1958年

1958年11月3日鄧小平、楊尚昆在遵義會議會址,他們踏上窄窄的樓梯,走進會議室時,鄧小平立刻想起了當年開會時的情景,他肯定地對陪同的同志說:"會議就在這裏開的"。 他指著靠裏邊的一角:"我就坐在那裏。"進一步證實會議室的位置準確無誤。

會議室的確定,為遵義會議會址的開放奠定了基礎。1959年1 0月1 日,經上級有關部門批準,遵義會議會址正式對外開放。

紀念性博物館,是解放後新興的一 項事業,如何開展科學研究,宣傳教育和收集文物資料工作,全國各紀念館都在探索。遵義會議會址及會議室的復原陳列,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益,應該說是成功的。

1961年

1961年3月,國務院公布遵義會議會址為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64年2月,省委、省政府決定對會址進行全面大維修,在外形恢復原狀的原則下,採取整體脫落,原狀安裝,重新修復的方法。工程于1965年上半年竣工。維修工程總的來說是高質量的。可是,在維修過程中,按照當時省委一位負責同志的個人意見,未經上級文物管理部門批準,就把會議室加寬了0.8米,使面積由原來的16 . 20平方米,擴大為21 . 00平方米。對此,文物、博物館學專家羅歌曾經指出:"任意擴大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室的作法,顯然是錯誤的,應作為教訓,記錄存檔,以告知後人,這是不符合1961年4月公布的《文物保護管理暫行條例》第十一條規定的。"

會址維修工程即將竣工時,毛澤東應貴州省和遵義地區領導請求,題寫了"遵義會議會址"六個大字。遵義會議紀念館按毛澤東手書的字放大,用優質木料精工製成大匾。會址維修工程竣工後,這塊大匾即高懸在會址大門上,至今已46年了。竣工後在布置會議室時,又按省委那位負責同志的意見,改變了維修前陳列的狀況,在屋子正中安放一張板傈色長方桌,四周整齊地圍著一圈(共十八張)木邊藤心摺疊靠背椅。室內牆上掛出當時黨中央主席毛澤東、副主席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林彪的照片,後又加上總書記鄧小平的照片。還根據調查材料,樓下復原陳列了作戰室、參謀人員住室及警衛班室。在跨院復原陳列了周恩來、朱德住室及警衛員室,同時把會址東側原房主曬醬台旁的小樓,恢復為電台室和電台工作人員住室。後根據當年紅軍總部三局局長王諍參觀會址時說:"電台室不可能設在總部機關內"的意見,將電台室拆除。又根據調查材料,復原為總部廚房。

遵義會議會址經維修和重新布置後,前來參觀的民眾絡繹不絕。可是好景不長,1966年開始,文化大革命運動在全國逐漸展開,由于"四人幫"別有用心地煽動,極左思潮泛濫,他們大搞現代迷信,這就使得遵義會議紀念館不可避免地在宣傳陳列中,出現了歪曲歷史,宣揚唯心史觀的情況,為個人崇拜泛濫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使經過10年艱苦創業正走向健康發展道路,已有一定規模的紀念館事業,遭受到嚴重的挫折和破壞。

隨著文化大革命的進展,會址的陳列也不斷修改。變化最突出的是會議室。1966年最先把鄧小平的照片取下,接著把劉少奇照片取掉,1967 年開始,會議室隻掛毛澤東一人的照片,並在照片兩側增展兩塊毛澤東語錄牌。1971年,不知何故把這兩塊毛澤東語錄牌又摘下,隻掛毛澤東的照片。在此期間,跨院的朱德住室也被拆除。

1968年

1968年至1972年2月,會址內的輔助陳列也作了三次大修改,修改的指導思想是在陳列中突出黨內兩條路線鬥爭,突出毛澤東個人的革命活動和歷史作用。不僅如此,在會址主樓臨街大門上,用霓虹燈管製作了大標語"毛主席的革命路線勝利萬歲",並在大門樓頂正中樹起了高高的鐵旗桿,兩旁還有10根插彩旗的旗桿。會址內外牆上、柱子上也掛滿毛澤東語錄牌。整個環境的歷史氣氛受到嚴重損壞。

1970年

1970年10月4日,省核心領導小組還決定將遵義市勞動人民文化宮(現鳳凰文化廣場)一部分房子,作為"遵義會議陳列館"。 經維修後,陳列館于1972年1月8日半開放,年底正式對外開放。開放後,會址內的輔助陳列拆除。

遵義會議紀念館在"文革"時期的許多教訓可吸取,需要認真總結。盡管如此,仍然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不間斷地派出業務人員在長征路上系統調查研究,比較深入地了解和掌握了長征及遵義會議情況,進一步充實了館藏文物資料。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從根本上打破了長期"左"傾錯誤對人們思想的束縛,恢復了黨的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 中共中央連續發表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的《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幹準則》、《關于少宣傳個人》的指示,特別是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對遵義會議紀念館的陳列宣傳和研究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導作用。

1979年

下半年,為紀念遵義會議召開45周年,遵義會議紀念館在上級黨委、政府的支持、關心下,著手對會址的陳列進行修改。這次修改的指導思想是,應把"文革"中被歪曲的史實撥亂反正,正本清源,實事求是地宣傳遵義會議和毛澤東等一批老一輩革命家的歷史作用;並堅持革命舊址必須嚴格遵循"保持原狀"和"存真"的原則,拆除會址內外的毛澤東語錄、大標語牌及旗桿等嚴重影響環境和歷史氣氛的附加物。

然而,這本是小小的修改和復原工作,卻有人斥責為"砍旗"而遭到反對。這時,正逢新華社兩位記者到館採訪紀念遵義會議召開45周年的準備工作,當得知這個情況後,明確表示支持紀念館業務人員的意見,並寫了《發生在遵義紀念館裏的一場激烈爭論》很快在新華社編的《內部參考》刊載,旗幟鮮明地贊賞館裏業務人員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工作態度。1980年1月8日,在上級黨委和新華社記者支持下,紀念館第一次較準確的、科學的在會議室南牆上掛出了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王稼祥、秦邦憲、 陳雲、劉少奇、朱德等八人的歷史照片,會議桌及周圍的木邊藤心折疊靠背椅,由于十五年來的陳列宣傳,已在人們印象中留下深刻印象,就未恢復到會議室陳列初期的原狀,隻是增加了兩把靠背椅。並在會議室走廊牆上,掛出了出席遵義會議二十位同志的名單及當時擔任黨內外職務的說明牌。同時,還第一次在新城毛澤東住處的樓內復原陳列了對遵義會議的成功作出了傑出貢獻的張聞天,王稼祥住室。經過修改後陳列展出,受到廣大民眾的歡迎。1月 9日,新華社即以《遵義會議紀念館恢復了歷史的本來面目》為題,在《貴州日報》頭版頭條登出,連續幾天,全國 10多家省級以上報紙,均用醒目標題轉載,甚至海外的幾家電台,也及時地播發了這一訊息。新華社在報道中對這次修改、展出,給予很高評價,認為"遵義會議紀念館作了大量史實考證和調查研究,打破了長期以來黨史研究領域裏的一些禁區,清除了林彪、'四人幫'極左路線的影響,澄清了一些重大問題,他們努力按照歷史的本來面目反映遵義會議的歷史……"

會議室掛的照片變化和張聞天、王稼祥遵義會議期間住室的復原展出,以及會址內外標語口號的拆除,為糾正"文革"及其以前"左"傾錯誤,沖破"兩個凡是"方針的禁錮,解放思想,貫徹我黨重新確定的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1983年

1983年,根據多年來的調查研究材料,在會址主樓陸續復原陳列了劉伯承、楊尚昆、彭德懷、劉少奇、李卓然、彭雪楓及參謀人員住室,使原來空蕩蕩的大樓,基本上恢復了當年的原貌,觀眾來也有物可看了。在此前後,根據訪問康克清以及當年周恩來的警衛魏國祿、範金標在會址反復回憶,把過去弄錯位置的朱德、周恩來住室在樓上復原展出。

1984年

1984年紅軍總政治部舊址修復,並在舊址內闢"遵義會議輔助陳列室",將原"遵義會議陳列館"拆除。同時把會議室毛澤東等八人的照片在輔助陳列室中展出。11月,鄧小平題寫了"紅軍總政治部舊址"幾個大字。1985年1月,紅軍總政治部舊址、遵義會議輔助陳列室對外開放。

1988年

1988年,會址南側的跨院,復原了紅軍總司令部作戰局機要科舊址。于8月1日對外開放。這次復原陳列,是紀念館自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為恢復會址歷史原貌所作的一系列努力之一。至此,遵義會議會址整個復原陳列工作便大體完成。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是遵義會議紀念館迅速發展時期,現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遵義會議會址的組成部分有:遵義會議期間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住址,紅軍總政治部舊址、秦邦憲住址、中華蘇維埃國家銀行舊址、紅軍警備司令部舊址等,已形成頗具規模的紀念體系。尤其是進入21世紀以來,紅軍烈士陵園劃歸了紀念館,2004年新增"遵義會議陳列館"、2007年"紅軍街"開業,使以遵義會議會址為中心的紀念體系不斷蓬勃擴展,成為貴州乃至全國的紅色旅遊勝地。

據了解,自2013年以來,遵義會議會址共接待省內外遊客60多萬人次,比2012年同期成長了近一半,預計今年總接待遊客人數將超過180萬人次,遠遠超過去年的150萬人次。同時,遵義強化規劃引領,把發展鄉村遊、生態遊納入旅遊業乃至縣域經濟發展的重點,充分依托田園風光、森林、溶洞、山塘水庫、現代畜牧業、科技經濟林、歷史人文景觀等發展旅遊,遊客也從到農家樂單純娛樂向農業觀光、農事體驗、休閒度假等方向發展。

館長介紹

雷光仁任遵義會議紀念館館長。1998年任職以來,使遵義會議紀念館各方面工作都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先後被表彰為全國文化系統先進單位和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工作先進單位。2004年雷光仁被評為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工作先進個人。

雷光仁有著深深的紅色情結,他從最不起眼的細節抓起,從最平凡的事情做起。經常和提前上崗的清潔工一起來到會址,刷洗院內石板地坪縫裏的塵土、清除街面上的張貼物、打掃公廁衛生。帶領同志們一次又一次延長開館時間,對觀眾的講解需求做到有求必應,哪怕一個人也要認真講解。近5年間,使紀念館管理範圍翻了一番多,復原舊址和專題展覽由原有的3處增加到7處,極大地豐富了展出內容。遵義會議期間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住處是極重要的舊址,但離會址較遠,又地處背街小巷中。于是,他爭取各方支援投資上千萬元,從根本上改善住處舊址觀瞻環境,並將購轎車指標改為購置一台中型客車,掛出"參觀毛主席舊居專送車"的招牌,從此,參觀毛澤東等住處的觀眾成長了幾十倍。

標語口號

遵義會議會址樓房的房間裏,留下許多當年紅軍寫下的宣傳標語--

中國共產黨萬歲!

維修圖片維修圖片

中國工農紅軍萬歲!

不當無錢的白軍,拖槍過來當紅軍!

不發欠餉不打仗!(針對白軍宣傳)

繼續消滅王吳軍閥勝利!(王指貴州軍閥王家烈,吳指國民黨追剿軍縱隊司令吳奇偉)

赤化全貴州!

學湖南打土豪,士兵不打士兵,工人不打工人!

紅軍離開遵義後,房主強迫工人將所有的紅軍標語鏟掉,泥水工人懷著熱愛紅軍的深厚感情,機智巧妙地用石灰水將所有的標語覆蓋起來。解放後,經過認真清理,多數標語仍清晰可見,重新展現在牆上。

緊挨會址主樓的跨院,當年是軍委總司令部機要科辦公的地方。機要室、譯電室、油印室以及機要科的負責人、工作人員住室等都按原貌一一復原。

2005年12月,遵義會議會址成功成為國家AAAA級景區。

周邊景點周邊景點

遵義會議遺址是"1949-2009中國60大地標"之一。

旅遊路線

早上8:00至8:30左右在酒店大堂接遊客(具體時間根據酒店位置而定,以導遊通知的為準),由市區出發前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息烽集中營】(講解費自理),(遊覽時間1小時20分鍾左右) 這裏曾是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軍統局設立的規模最大、等級最高的一所秘密監獄 ,從1938年至1945年曾經關押過楊虎城、張露萍、小蘿卜頭愛國人士3000多人;之後乘車跨越貴州第一大河-烏江,前往中國革命聖地-【遵義會議會址】(講解費自理)(遊覽時間:2小時左右),紅軍總政治部舊址,長征紀念館等,登365級石階,攀【紅軍山】、烈士陵園,緬懷蒼松翠柏下的紅軍長征英雄(遊覽時間:30分鍾左右)。

會址購物

遵義市的徒步區一頭靠近公園路,另一頭出去就是紅旗路,靠近遵義會議會址。這一帶有許多賣小商品和特產的小店,價格也很公道。

遵義為著名的酒鄉,擁有茅台、董酒兩大國家名酒。

遵義還是全國主要辣椒產區之一,綏陽朝天椒為全國七大名椒之一,其椒尖簇簇向上,朝天而長,故而得名。朝天椒採摘曬幹,色澤紅亮、紅潤透明殷殷可愛,早在50年代就遠銷東南亞各國,出口日本、美國等國。如果你是個熱愛吃辣的人,不妨在這裏買上一些形形色色的辣椒製品,帶回去一一品嘗。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