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視

遙視

遙視即clairvoyance,指能超越正常視力範圍以外看到遙遠事物的特殊現象。又稱千裏眼。自古以來,不斷有關于某人具有遙視能力的報道。20世紀以後,人們開始用科學的方法對這種現象進行研究,屬于心靈學中超感官知覺的一種。對這種現象是否存在,科學家不能取得一致的意見。

  • 中文名稱
    遙視
  • 外文名稱
    clairvoyance
  • 屬性 
    特殊現象
  • 別名
    千裏眼

解說

遙視

clairvoyance

能超越正常視力範圍以外看到遙遠事物的特殊現象。 又稱千裏眼。自古以, 不斷有關于某具有遙視能力的報道。20世紀以後,人們開始用科學的方法對這種現象進行研究, 屬于心靈學中超感官知覺的一種。 對這種現象是否存在,科學家不能取得一致的意見。

柵格旅行

實相由電磁柵格矩陣反應出來——產生出全息圖,我們把意識集中在體驗上。當我們在柵格旅行,我們把我們自己的意識從一個柵格轉移到另一個——更加像遙視。一旦確立了主旨的目標,然後就確定它們的準確性。柵格旅行和遙視都包括爆裂似地覺知你的意識,同時在兩個或更多地方體驗事件。帶著遙視——人們可以自然地在柵格中旅行,其他的可以通過訓練而獲得技巧, 學習把知覺集中在頭腦上。

簡單的技術

記錄你每天所經歷之事。你會希望在會議期間設定一架錄音機來使用。

找一塊平靜和放松的地方,從所有分心事物中釋放出來。

找一個舒適的位置。

清理你的頭腦,放松你的身體。

你可以單獨,或者同其他人在一起——可以進行情境記錄,或者成為你經歷的一部分——當你把你的遙視或者柵格旅行結合在一起的時候,進行信息比較。

目標已經設定好了。它可以在任何地方,不管在地球之內還是在太空。如果信息在你的體驗之後被校驗,是最好的。

如果你喜歡閉上雙眼——把你的思想集中在“眼睛背後的螢幕”上——圖像很快會出現。相信你所看見的,不要懷疑,隻是隨著表現出來的流程。

隨著眼睛睜開——把你的思想集中在目標所賦予的信息上,就像獲得心靈感應

查找目標位置——有時候是被賦予了相配之衣物,例如緯度和經度。

一旦你在目標上——甚至相信這是一個可見物——開始觀測。

把焦點集中在發生的事——視像,聲音,或者任何一種行為。

當你註視的時候,你僅僅是觀察者,決不對情景產生相互影響。

你可以與錄音機,或者與記錄信息的人口頭交流你所見之事。

實踐你所喜好之事,每一次——你獲得細節的能力會提高——連同所有其他代價——你可以在實踐中發展你的技巧,會編製出和諧的曲子。

運用遙視——你會想與朋友一起實踐,把你驅使到你必須精確的目標。

一旦你能夠達到這個位置——你會想確定朋友穿什麽和做什麽。

如果你在進行柵格旅行——你會想在空間內冒險,看著天堂和行星的位置——恆星——等等,隨後時間就會校驗你的遙視。查證也來自所看的物體,派送到空間和他們的位置上——或者小行星——流星——等等。你或者可以在完成之後用望遠鏡檢驗你所看見之事。

如果你希望柵格旅行/在遠處遙視這個實相——每天記錄你所見之事,就像是意味著總有一天你會做到的事。

透過柵格去經歷聲音——光——顏色——幾何形狀——運動物體——不同級別的頻率——其中很多都對你的意識覺醒沒有起作用——但可以喚醒你的遺傳密碼的某些東西——你的DNA——儲存你在這裏經歷的藍圖——你經歷的程式。

遙視和柵格旅行並不適合所有人——可是一旦成功——能夠帶來更加多所需的信息,你的精神能力會變得和諧。

遙視技術

簡介

Remote Viewing(又名:直覺潛能技術

遙視是斯坦福大學研究所超心理學家發展出來的一種程式,依其申述,是在受條件約束之下而履行洞察力,有點像星形發射,現象包括一種把意識發射到遙遠位置的信仰,被主流科學家認為是偽科學。

遙視是一種千裏眼的形式, 遙視者據說是運用他或她透視的能力去“觀察”,把信息聚集在一個由物體,地點,人物等組成的目標上, 是隱藏在遙視者的物理視域裏面,尤其是與遙視者分開一定的空間距離,有時候也同樣分開時間距離(過去或未來)。

遙視有別于其他形式的洞察力,是跟隨著一種特別的實驗“協定”(或者一些與之不同)。這些草案有普遍的鑒定外貌,建議者的主張,遙視者對目標所賦予的信息是“盲目的”,不管目標是否看得見。

正當支持者把遙 視技術稱為“科學”的時候, 科學家中間隻有少數人承認這種現象。批評者聲稱實驗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對結果的主觀解釋,聲稱實驗在嚴厲的科學控製條件之下缺乏再三確認。

偵察程式

1972年——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看見遙視的潛在利用價值,作為一種滲透封閉社會的方式,比方說蘇聯,不需要物理間諜存在的實際冒險,或者用作智慧型技術。中央情報局是被鼓勵去這樣做,帶著早期試驗的結果,後來美國國防部門和美國國防情報局(DIA)獲取了資金, 用來作進一步的試驗和引導遙視運作的實際分類。

星際之門計畫

星際之門計畫是用作掩護“遙視”計畫的數個代碼名稱之一。這個計畫的其他熟悉的名字包括“烤火”,“中線”,這些名字在過 去數年使用,由陸軍編排管理;“太陽飛跑”和“星際之門”等單位是由美國國防情報局負責管理。較早的計畫“斯堪納特”是由中央情報局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建立。總而言之,形式上的美國政府,包括(中情局, 空軍, 陸軍和情報局)從1973年秋天起到1995年都持續著遙視計畫。 計畫本身是從“SRI”(斯坦福大學研究所)的研究發展的。

研究計畫的開展部分是因為一些智慧型官員認為美國和蘇聯之間已經浮現出“缺口”,例如,知名的庫拉克依娜的超能力,但這也為在越南的美軍帶來靈魂搜尋技術, 是一種自動自發行為,隨後又浮現出“在盒子外思考”的形式,比如吉姆 加農的“地球第一軍隊”簡報給出的例子。

遙視,或者感覺一個在現時演繹的地方或事件,但會議也已經承擔著過去和未來。其中一些發現的效果是一系列決定是否讓透視方法變得更有科學性的草案協定, 盡可能地把會議的噪聲和錯誤最小化。“遙視”這個術語呈現出整體性的速記,去描述這個建築物,從而接近千裏眼。

根據當時的官方報告,計畫最後終止,因為缺乏智慧型延伸資料的足夠證據。然而,在過去某段時期,一般性的智慧型研究和國防預算佔了相當大比例,很多計畫都失去了基金支持。由于管理的失敗,再加上情報局和中情局的一連竄指揮部門的主 要個體的懷疑傾向,更多的實際單位被終止。

1995年,計畫被轉移到中央情報局,對表現的結果進行回顧。中央情報局為了這個評估而與美國研究學會定了契約。一個由傑西卡教授指導的分析表現出一種統計上有意義的效果。而當與這個基礎分析形成共識之後,著名的超常現象科學調查委員會(CSICOP)的長期精神分析專家雷 海曼暗示了他們自己的結果並不足夠,需要更廣泛的資料。以雷的發現為基礎,智慧型效用仍然需要論證,即使這是一種真實的現象, 中情局也跟隨建議,終止這個計畫。

主要計畫人員

首先,要註意,這個計畫並無全面廣泛的正式歷史, 主要成員仍然選擇保留匿名。然而,計畫的某些成員已經浮現,成員的某些詳細資訊是有用的。

阿爾伯特 斯塔 伯因少將——馬裏蘭州米德堡研究中心的一位主要發起人,確信廣泛多樣的精神現象的真實性,盡管他在許多嘗試 中重重地打傷喧鬧聲,但他從來沒有精通穿牆而行的技術。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早期,他負責軍隊的智慧型開發。

斯文尼——鑄造了“遙視”這個術語,起初是源自于Ren Warcollier,二十世紀初的一位法國化學工程師的一份協定草案,在書本《從頭腦到頭腦》裏面血有證明檔案。斯文尼的成就從偶然試驗和候選人的傳統模具中自由地打破(突變)出來,發展出一系列可行的協定草案,把透視能力放在構架裏面,稱之為“縱座標遙視”。

喬 麥可麥尼格爾——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早期,喬擁有一次瀕死體驗,被賦予了異常的精神力量,廣泛地被認為是“天生的”。喬已經指出遙視能力的掌握是取決于先天能力。很多人不同意這種主張,值得註意就是他的評批者當中似乎沒有人可以有與喬相同的水準。喬的定義暗示了遙視是其中一種精神承諾,那就是說,要在科學的協定草案下履行。

林 布肯南—— 一個斯塔伯因將軍為了兩個理由而帶來的軍士。首先就是非凡的動力學方面才幹,其次就是電腦軟體專門技術。這使得他尤其有資格勝任“星際之門”計畫的資料管理工作。從這個優點來看,林有機會與單位的所有主要成員工作, 擁有會議的統計分析資料,能夠完全地評定會議獲得資料的精確度。離開軍隊以後,林建立了一系列難題,改革和解決方案,與米爾裏奇鑒定了契約,為他的公司工作,繼續去擔任私人指導。

米爾 裏奇——軍隊軍士,1990年退伍。米爾是另一位天生擁有精神能力的人,以能夠描述空間攝影術裏的物體之下的物件而聞名。這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鼓勵了非決定性的興趣。他是運用軍隊遙視單位來為兩個隊伍服役的唯一一位遙視者。米爾在1979年初首先被分配,但在隨後的1981年被調動到一個賞規智慧型單位。在1986年中期,他作為一位遙視者,在遙視單位服役,直到1990年6月退伍。基于他的天生能力,再加上CRV計畫的訓練,米爾很快地成為一位給人深刻印象的遙視者。米爾帶有BBC廣播公司于1995年播放的名為“真實的X檔案”的紀錄片的面貌特征。他講述了過去作為一名美洲土著的生活經歷,繼續卷入美洲土著的文化裏,與妻子一起享受著平靜的生活.

保羅 H.史密斯 ——退役美軍上校和情報局官員。保羅是斯文尼1983年領導的與遙視技術相關的精神發展原型計畫的五位受訓者之一。保羅從1983年到1990年被派遣到這個單位。由于他懂得阿拉伯語,也是中東專家的關系,他被指派到“沙漠風漠”行動中的第101空運分割線。在1986年初,他從軍隊轉變到國防智慧型機構的其餘遠觀察單位,在餘下十年全職地在該單位服役。他在今天被認為是遙視手冊的主要作者,寫于GRV訓練完結的時候,與SRI相連線,去捕捉斯文尼的訓練程式,為將來的CRV訓練者所使用。盡管有了先前的範例,卻沒有天生的精神能力,保羅在CRV方法論上獲得了相當大的成功,除了是一位成功的遙視技術操作者之外,也成為其中一位最卓越的CRV操作者。他是《解讀軍隊的思維:內部星球大戰——美國精神偵探單位》一書的作者。

Ed 達米斯——五位斯文尼的同等物遙視計畫最初受訓者之一,很快地確立了名譽,把有進取心的CRV推到了極端,連同著亞特蘭蒂斯,火星人,飛碟和外星人的目標會議。很多在這個單位的成員都因為這些而輕視他。喬安已經表示意見反饋部分需要學習CRV,當目標無法核實位置的時候,這不可能達到。最後Mel Riley受夠了Ed的安排,當他們描述從北極坐雪橇而來的聖誕老人的時候,安排了一個虛假的情境。Ed帶著他永遠積極的想像力,很快地推斷一個從北極而來的 物體是核彈襲擊,在接到惡作劇訊息的時候,開始認真地召喚軍隊最高層。他在內心中的名譽從來未恢復過。

大衛 莫霍斯——迪米斯在計畫的最後日子裏,把大衛 莫霍斯帶進美國國防情報局的遙視單元裏面。大衛稍微有些不平靜的過去,起初把有限的時間編成了大量的小說而得到註意,他作為一位遙視的透視者而用盡全力,稱之為“精神戰士”。

案例

和天目有直接關系的一種功能叫做遙視。有人講:我坐在這裏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國的景象,看到地球那邊去。有人理解不了,從科學上也理解不了,怎麽會這樣呢?有人這麽解釋,那麽解釋,也說不通,認為人怎麽會有這麽大的本事。不是這樣的,在世間法這個層次中修煉的人沒有這個本事。他看的東西,包括遙視,包括許許多多的特異功能,都是在一個特定的空間之內起作用,最大也超不出我們人類生存的這個物質空間,一般都超不過自身的空間場。

我們的身體在一個特定的空間中有一個場存在,這個場和德那個場還不是一個場,不是同一個空間的,但大小是一樣的場範圍。這個場和宇宙有一種對應關系,宇宙那邊有什麽,在他這個場中能夠對應過來什麽,都能對應過來。它是一種影象,不是真實的。比如地球上有個美國,有個華盛頓;他的場中也映出個美國,映出個華盛頓,但它是影子。不過影子也是一種物質存在,它是對應過來的關系,隨著那邊的變化而變化,所以有的人所說的遙視功能,就是看他自己空間場範圍之內的東西。當他走出世間法修煉以後,就不是這樣看了,那是直接看了,叫佛法神通,那是威力無比的東西。

在世間法中遙視功能是怎麽回事呢?我給大家剖析出來:在這個場的空間中,在人的前額部位有一面鏡子,不煉功的人是扣著的;煉功的人它就翻轉過來。當人的遙視功能要出來時,它會來回翻轉。大家知道電影膠片每秒鍾24個格能使動畫連貫起來,少于24個格時就有跳動感了。它的翻轉速度超過每秒24格,它把照到的東西印到鏡子上,翻轉過來叫你看,再翻過去之後就抹掉了。然後再照、再翻、再抹,不斷地翻轉,所以你所看到的東西是運動的,這就是它照到了你空間場之內的東西給你看,而空間場中的東西是從大宇宙中對應過來的。

那麽人身後怎麽看呢?這麽小的鏡子,身體周圍不一定全都照得到啊?大家知道,人的天目層次開到超過天眼通、將進入慧眼通的時候,就要突破我們這個空間了。就在這當口上,將要突破還沒有完全突破的時候,天目就會發生一種變化:看物體都不存在了,看人也沒了,牆也沒了,什麽都沒了,物質不存在了。就是說在這個特定空間中,在縱深看下去的時候,會發現人沒有了,隻有一面鏡子立在你這個空間場的範圍之內。而這面鏡子在你的空間場和你的整個空間場一般大,所以它在裏面翻來翻去的時候,就無處照不到。你空間場範圍之內隻要是宇宙中對應過來的東西,它全部能夠給你照射進去,這就是我們講的遙視功能。

人體科學在測定這個功能的時候,往往容易推翻它。推翻的理由是:比如說某人北京家裏的親戚在幹什麽呢?當說出這個親戚的名字和大概情況後,他就看到了。他說:這個樓是什麽樣的,怎麽進的這個門,進了房間,房間的擺設是什麽樣的。說得全都對。人在幹什麽呢?說人現在寫字。為了證實這個事實,拿起電話來找到他親戚:你現在幹什麽呢?我在吃飯呢。這不就和他看的不吻合了?過去否定這種功能的原因就在于此,可他看的環境一點不錯的。因為我們這個空間和時間,我們叫做時空,和功能所存在的那個空間的時空是有一個時間差的,兩邊時間概念不一樣。他剛才是在那寫字,現在在吃飯,有這麽個時間差異。所以往往搞人體科學研究的人,要是站在常規理論上,按照現在科學這麽去推理,去研究,再過一萬年也白搭。因為這些本來就是超出常人的東西,所以人的思想要發生一種轉變,不能再這樣去理解這些事情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