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憲審查製度

違憲審查製度是特定的國家機關根據特定的程式或者方式,針對違反憲法的行為或者規範性、非規範性檔案進行審查並進行處理的製度。違憲審查包括違憲判定和違憲製裁兩個最基本的環節,它以違憲判定為基本出發點,以違憲裁決為最終歸屬。

體製

違憲審查體製通常分為四類:

第一,權力機關審查體製,即立法機關審查機製,代表國家,英國、社會主義國家。

第二,普通法院審查機製,即司法機關審查機製,是指由普通法院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附帶的對適用該案件的法律合憲性進行審查。代表國家有:美國、日本。

第三,憲法法院審查製。是指設立專門的憲法法院行使違憲審查權的製度。世界上第一個憲法法院是1920年的奧地利憲法法院。代表國家:德國、俄羅斯。

第四,憲法委員會審查製。是指設立專門憲法委員會行使違憲審查權的製度。代表國家:法國。

我國現狀

現行憲法在總結我國建國以來憲政建設的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從我國實際出發,初步形成具有中國特色、自成體系的違憲審查體製。但這種體製是由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實施違憲審查的體製,其本身並不盡如人意。

從諸多引發憲法的理論和實踐問題的案件和事例來看,可知我國違憲審查製度存在以下問題:

第一,一些部門製定的條例、規章與現行的憲法相悖,需要通過完善審查製度予以復原或完善。

第二,一些部門及行政人員濫用行政權力比較嚴重,侵犯公民憲法權利的事件時有發生,需要通過違憲審查製度規範行政行為。

第三,對憲法的法律性質缺乏透徹理解,沒有真正把憲法當作"法"加以適用。這具體表現為:(1)沒有將違憲行為作為法律責任予以追究。(2)沒有將違憲行為納入司憲程式予以追究。(3)沒有專門的司憲機構審理違憲案件。

第四,將"議行合一"原則凝固化,認為凡是在人大之外設立違憲審查機構都不符合我國的根本製度。

第五,製度不健全。目前我國還沒有關于憲法監督程式憲法訴訟的具體規定,憲法監督的可操作性差。

經典案例

違憲審查的經典案例當屬美國的馬伯裏訴麥迪遜案件。

18世紀後期和19世紀初,美國有兩大政黨--聯邦黨和民主共和黨。美國總統的競選也在兩黨之間進行。可是,在1800年的總統選舉中,出現雙方票數相等的局面。按照有關規定,當出現平局時,最後的結果由眾議院決定。1801年2月17日,殘酷的投票開始了,結果民主共和黨領袖托馬斯·傑斐遜以36票的優勢獲勝而成為美國歷史上的第三任總統。

美國總統傑斐遜的前任總統是代表聯邦黨的約翰·亞當斯,其國務卿為著名的律師米歇爾。亞當斯離任時任命米歇爾為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1800年6月對米歇爾的任命獲得通過,他于2月4日宣誓就職,然而直到1801年3月3日前,他還擔任美國國務卿,因為此時亞當斯總統的任期才滿。在亞當斯總統卸任以前,他與同黨趁傑斐遜未上任之際,盡可能地任命了許多聯邦黨人擔任法官,在3月2日,他還任命了42位新任治安法官,第二天議會通過了任命。作為亞當斯政府國務卿的米歇爾在法官任命狀上簽名蓋章了。然而,3月3日結束那天,這些任命並未公之于眾。當1801年3月4日傑斐遜上任後,他指示新任國務卿麥迪遜不予頒發這些任命狀,傑斐遜還宣稱,由于過去的任命檔案尚未頒發,所以亞當斯的任命無效。

傑斐遜上任開始,即顯露了自己手中握有的權力,但是,他對亞當斯任命的大多數人都放行了,並重新安排就任新職。但是他沒有放過馬伯裏,于是馬伯裏一紙訴狀告到了最高法院。1801年12月16日,馬伯裏請求法院判令麥迪遜給他頒發任命狀。此時米歇爾已經擔任了9個多月的首席大法官。按照1789年美國司法的規定,最高法院有權頒布"訓令書",以滿足馬伯裏的訴訟請求。

1801年12月18日,馬歇爾根據馬伯裏的訴訟請求召開了聽證會,並于1803年2月10日開庭審判。馬伯裏等起訴人的辯護律師查爾斯李認為:麥迪遜身為美國國務卿,有義務服從總統的命令,然而他也屬于公共服務者,所以應履行公務並頒發亞當斯的委任狀,因此法院必須依照司法行使權力,頒發"訓令書",以反抗麥迪遜的行為。但麥迪遜的訴訟代理人列維林肯則認為:因為頒發任命書完全是一種政治行為,所以法律無權進行管轄。

1803年2月24日,馬歇爾大法官公布了最高法院的審理意見。他採取了三個步驟:第一步,審理了案件事實。他判定馬伯裏有權獲得任命,他宣稱,如果不這樣做,就會損害馬伯裏的權利。第二步,馬歇爾分析了馬伯裏可以採取的司法救濟手段。他得出結論,司法根據1789年法案馬伯裏有權獲得其所要的"訓令書"。第三步,也就是最後一步,馬歇爾提出了最高法院是否應頒發"訓令書",司法許可了法院的頒發行為。然而,馬歇爾更關心的是憲法授予法院的許可權。憲法第二章第二部分的第二段寫道:"對有關大使、領事、其他國家官員以及政府作為一方當事人的案件中,最高法院有第一審管轄權。在其他所有案件中,最高法院享有抗訴權…。"如果最高法院沒有一審管轄權,它就無權審查證據並判決馬伯裏的案件。因此,馬伯裏必須先到下一級法院----聯邦地方法院起訴。如果地方法院駁回了他的訴訟請求,他就可以向最高法院抗訴。

馬歇爾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最高法院是否能使用司法法授予它的權力,給馬伯裏頒發"訓令書"?看來憲法認為它不能。

馬歇爾宣布最高法院不能頒發"訓令書"。議會通過的法律--在本案中的司法法--如果與憲法相抵觸,它就是非法的。因此,既然司法法違反了憲法,就不能將它適用。馬伯裏不能直接從聯邦最高法院取得他們的"訓令書"。

馬歇爾的判決意味著法院不能給他的聯邦黨朋友馬伯裏頒布"訓令書"。但是,馬歇爾的判決是具有輝煌的意義。雖然沒有與傑斐遜總統對抗,馬歇爾卻為司法製度創造了一個新的、有力的工具--司法審查權,永遠地改變了法院的地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