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新覺羅·旻寧

愛新覺羅·旻寧

清宣宗愛新覺羅·旻寧(1782年9月16日—1850年2月25日),原名綿寧,即位後改為旻寧。是清朝第八位皇帝,也是清軍入關後的第六位皇帝。是清朝唯一以嫡長子身份繼承皇位的皇帝。嘉慶皇帝第二子,母為孝淑睿皇後喜塔臘氏,生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九月十六日。 

旻寧在位期間清朝日益衰弱,他為挽救清朝衰落做了一些努力,如整飭吏治,整理鹽政,通海運,平定張格爾叛亂,嚴禁鴉片,起到了一定積極作用。他本人力行節儉,勤于政務,但作為一個帝王他的資質不高,加之社會弊端積重難返,清王朝在旻寧的統治時期進一步衰落,和西方的差距也越來越大,道光二十年(1840年)中英鴉片戰爭爆發,中國戰敗,被迫簽訂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此後十年旻寧苟安姑息,得過且過,沒有任何學習西方,振興王朝的措施。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十四日駕崩。在位30年,終年69歲。廟號宣宗,謚號效天符運立中體正至文聖武智勇仁慈儉勤孝敏寬定成皇帝,葬于清西陵之慕陵,傳位第四子奕詝。

  • 本名
    愛新覺羅·旻寧
  • 別稱
    綿寧
  • 所處時代
    清朝
  • 民族族群
    滿族
  • 出生地
    北京紫禁城擷芳殿
  • 出生日期
    1782年(壬寅年)9月16日
  • 逝世日期
    1850年(庚戌年)2月25日
  • 主要成就
    平定張格爾叛亂、 整飭吏治,改革鹽法、漕運
  • 年號
    道光
  • 廟號
    宣宗
  • 謚號
    成皇帝

人物生平

早期經歷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八月初十日,愛新覺羅·旻寧生于紫禁城擷芳殿。他出生時,父親嘉慶帝顒琰尚為普通的皇子。母喜塔臘氏為顒琰福晉(嫡妻)。是嘉慶帝嫡出的皇次子,由于長子早夭,所以他是事實上的嫡長子。

旻寧讀書像旻寧讀書像

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八月,十歲的旻寧跟隨祖父乾隆皇帝打獵獲鹿,乾隆帝大喜,賜黃馬褂、花翎。

嘉慶元年(1796年),旻寧進行大婚,娶滿洲鑲黃旗布彥達賚之女鈕祜祿氏。十一月奉嘉慶帝賜冊,立為皇子綿寧的嫡福晉。

嘉慶四年(1799年)四月,嘉慶帝根據密建皇儲的家法,親自寫上旻寧的名字,藏在乾清宮正大光明匾額的鐍匣之內。

嘉慶十三年(1808年)正月,原配嫡福晉鈕鈷祿氏薨,繼娶佟佳氏為嫡福晉。

嘉慶十八年,天理教徒攻進紫禁城,他又以鳥槍擊斃兩賊。嘉慶帝很高興,封他為和碩智親王,其御槍也賞賜了一個封號,叫“威烈”,嘉慶帝稱贊他“忠孝兼備”。​

登基繼位

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七月,嘉慶帝親赴熱河秋獮,旻寧跟隨父皇前往。此時嘉慶帝病重,御前大臣賽沖阿、索特納木多布齋,軍機大臣托津、戴均元盧蔭溥文孚,總管內務府禧恩和世泰等人當眾開啓乾清宮的鐍匣,宣布嘉慶四年的時候的詔書,立旻寧為皇太子。嘉慶皇帝駕崩後,當日就護送嘉慶帝的靈柩回北京。八月,旻寧在太和殿登基。

道光元年(1821年)三月,旻寧加封托津、曹振鏞為太子太傅。四月,授予伯麟體仁閣大學士,曹振鏞為武英殿大學士。封阮福晈為越南國王。封松筠為兵部尚書,慶惠為熱河都統。

道光皇帝喜溢秋庭圖道光皇帝喜溢秋庭圖

道光四年(1824年)十月,回部匪酋張格爾率兵進入烏魯克卡倫,清軍圍剿失利,侍衛花山布等陣亡。巴彥巴圖等率兵剿張格爾,大敗張格爾,張格爾奔喀拉提錦。

道光六年(1826年)七月,張格爾糾結安集延、布魯特的回部部眾進入清軍哨卡。喀什噶爾的回部部眾也為之回響。旻寧命楊遇春為欽差大臣率兵進剿張格爾。不久,張格爾攻陷和闐城。旻寧命長齡為揚威將軍,命武隆阿作為欽差大臣,與楊遇春一起協助管理軍務。八月,回部匪酋巴布頂等人攻陷英吉沙爾。張格爾攻陷喀什噶爾城,然後接著攻陷葉爾羌

道光七年(1827年)正月,和闐地區的回部部眾投降,但是不久又被張格爾攻陷。旻寧任命惠顯為駐藏大臣。四月,長齡等人攻克喀什噶爾,張格爾逃走未能將其捉拿。

道光八年(1828年)五月,抓獲匪首張格爾,並且行獻俘禮。旻寧親臨午門受俘。旻寧親自宣布張格爾的罪惡,將其處以極刑。

道光十年(1830年)九月,回匪安集延等人再次攻陷喀什噶爾,圍喀什噶爾城。旻寧命玉麟前往新疆圍剿。十二月,喀什噶爾、英吉沙爾的回匪被清軍平定。

在位中期

道光十一年(1831年),廣東的黎族亂匪作亂,旻寧命李鴻賓派兵進剿。並且以在廣東貿易的英國人違反禁令之名,命李鴻賓等人徹查辦理。六月,申明頒布官民購買並吸食鴉片的罪責。

道光帝道光帝

道光十二年(1832年)八月,陶澍上奏英國的商船再次進入中國海域,並且有時不遵守約束,應當嚴懲。旻寧認為他是挑起事端將其駁斥。九月,英國的商船再次進入中國的主權海域,旻寧命沿海省份整飭水師

道光十三年(1833年)正月,台灣嘉義的匪首陳辦被誅殺。二月,四川越巂等處的少數民族亂匪作亂,旻寧命那彥寶、桂涵派兵進剿。

道光十四年(1834年)六月,英國第一任駐華商務監督律勞卑抵達廣州,在要求與兩廣總督會見直接磋商貿易事務被拒絕後,率軍艦炮擊虎門

道光十五年(1835年)四月,兩廣總督盧坤、水師提督關天培奏請增修廣州炮台,廣東定《防範洋人貿易章程》。

道光十八年(1838年)四月,鴻臚寺卿黃爵滋疏陳鴉片為害之烈,主張嚴禁。十二月,旻寧命林則徐為欽差大臣,派往廣東禁煙。

鴉片烽火

道光十九年(1839年)四月,旻寧命林則徐以禁販鴉片檄諭英國及各國在粵洋商,于虎門銷煙。五月,英水手殺村民林維喜,英領事義律拒交凶犯,侵犯中國法律主權,史稱林維喜事件。九月,英艦在虎門外穿鼻洋挑釁,水師提督關天培率部迎擊。十二月,停止與英人貿易,以林則徐為兩廣總督

鴉片戰爭鴉片戰爭

道光二十年(1840年)正月,皇後鈕祜祿氏逝,上尊謚“孝全”,其子奕詝由靜貴妃撫養。五月,英艦隊在廣東海面集結,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林則徐嚴密設防,英軍無隙可乘。六月,英軍北犯定海,瘋狂屠殺,佔領定海。七月,英軍直抵天津,直隸總督琦善與義律在大沽口會談,琦善向英人妥協。旻寧迫于英軍氣焰,竟將林則徐、鄧廷楨軍機處嚴加議處。九月,林則徐、鄧廷楨被革職,以琦善署兩廣總督。十二月,琦善擅自與義律訂定《穿鼻草約》,私許割讓香港,開放廣州,賠償煙價。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正月,英軍攻陷虎門沙角、大角炮台,旻寧被迫下詔向英軍宣戰。派奕山為靖逆將軍,赴廣東主持戰事。二月,英軍進犯廣東虎門,引起虎門海戰,關天培力戰殉職。因與英人交涉中妥協退讓,奪琦善大學士職,逮問,籍其家。五月,《廣州和約》的簽訂,激起廣州人民義憤填膺。廣州三元裏人民奮起抗英。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五月,英軍攻陷長江吳淞炮台,江南提督陳化成力戰犧牲,上海失陷。七月,英軍艦侵入南京江面,欽差大臣耆英與英駐華全權公使璞鼎查在南京江面英艦上談判,答應英國一方提出的全部條款。旻寧批準中英《江寧條約》(即《南京條約》),答應割地、賠款、五口通商。十月,閱圓明園八旗槍兵。

晚期朝政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三月,英國女王頒布香港皇家殖民地憲章(即《英王製誥》),以璞鼎查為首任總督兼駐港英軍總司令。八月,耆英與璞鼎查在虎門簽訂《五口通商章程》。九月,上海開埠。

香港開埠圖香港開埠圖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五月,耆英與美國代表顧盛簽訂不平等的《中美望廈條約》。九月,耆英與法國代表簽訂不平等的《中法黃埔條約》。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六月,耆英照會比利時來華談判專使蘭納,準許比利時按五口通商章程辦法通商。十一月,上海道台宮慕久公布了與英國駐租界地之先河。十二月,廣州人民反對英人入城,數千人眾沖入府署。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十一月,容閎等隨馬禮遜學堂校長赴美留學,開啓近代留學先河。以皇五子奕誴為恪親王綿愷後。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二月,耆英與瑞典挪威簽訂五口通商章程。為皇四子奕詝指婚,女為太僕寺卿富泰之女薩克達氏。十月,命京師及各省編查保甲。

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正月,重申不準法人擅入內地傳教。二月,冊薩克達氏為皇四子奕詝之嫡福晉。青浦教案發生。五月,拒絕俄羅斯在新疆通商貿易。十二月,英駐滬領事阿利國上書香港總督文翰,建議對中國再次發動戰爭,以便獲得更多利益。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二月,葡萄牙澳門總管亞馬勒非法宣布澳門為自由港,停征關稅,並下令封閉粵海關衙門。十二月,皇太後逝于慈寧宮,移梓宮于綺春園之含暉殿。

與世長辭

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上大行皇太後謚為“孝和”。旻寧病重,召宗人府宗令載銓、御前大臣載垣端華僧格林沁、軍機大臣穆彰阿、賽尚阿、總管內務府大臣文慶等,公啓秘匣,宣示御書“皇四子立為皇太子,封皇六子奕訢為恭親王”。

行樂圖行樂圖

旻寧病逝,皇太子奕詝即皇帝位,以第二年為鹹豐元年。追封藩邸嫡福晉為皇後,上謚“孝德”。封皇七弟奕譞為醇郡王。二月,命左都御史柏葰、內務府大臣基溥為孝和睿皇後建設昌西陵。四月,上大行皇帝尊謚為“成”,廟號宣宗,陵為慕陵。準俄羅斯在新疆通商。七月,沙俄強佔中國黑龍江口廟街,易名為尼古拉也夫斯克。九月,暫安奉大行皇帝梓宮于慕陵隆恩殿。十月,奉安孝德皇後梓宮于田村。清廷申諭兩廣督撫勸諭士民舉行團練。十一月,詔允祁寯藻等所擬軍機處章程九條。十二月,洪秀全于廣西金田起義

為政舉措

政治

  • 政治局勢

旻寧在位時因循守舊,絕少建樹,重臣曹振鏞奉行“多磕頭,少說話”哲學。大臣所上奏章也“語多吉祥,凶災不敢入告”。繼起的穆彰阿,人稱“在位二十年,亦愛才,亦不大貪,惟性巧佞,以欺罔蒙蔽為務”。鴉片戰爭戰敗後,前方將帥還不斷謊報戰績,掩敗為功,責任重大的指揮官靖逆將軍奕山竟被欽命“交部優敘”,賞白玉翎管。禮部右侍郎曾國藩批評道光時代:“九卿無一人陳時政之得失,司道無一折言地方之利病,相率緘默。”“以畏葸為慎,以柔靡為恭。”“京官之辦事通病有二:曰退縮、曰瑣屑。外官之辦事通病有二:曰敷衍、曰顢頇。”乃至太平天國兵起,地方官仍互相隱諱,不敢上報。

道光帝書法道光帝書法
  • 改組軍機

旻寧繼承大統後,此時的首席軍機大臣托津已經66歲,戴均元已有75歲高齡。旻寧即位39歲。君臣之間年齡懸殊,而且這樣一班人能力不大,經常倚老賣老,對新皇帝也沒做到畢恭畢敬。所以,旻寧將要撤換軍機大臣

在登基大典舉行完的第十天,嘉慶二十五年(1825年)九月初七,旻寧就抓住了“遺詔事件”,以此大做文章,從而成功撤換領班軍機大臣。旻寧令托津、戴均元退出軍機處之時,命曹振鏞在軍機處行走。

  • 整飭吏治

旻寧對于吏治整飭也有所行動。嘉道時期,官吏貪污之道除漕運和鹽政外就是河防。為堵塞這一途,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旻寧要求禁止河工費讓過往的官員、貢生、監生染指。這年四月,他還處分了一批貪污的河工官員。

  • 清查陋規

旻寧執政僅半月,即于九月十一日下詔清查陋規,詔書中稱:“箕斂盤剝之風日甚一日,而民間之儲藏概耗于官司之朘削,因此民生困極。與其私取,不如明給。”“各省的陋規,如舟車行戶、火耗平餘、雜稅存剩、鹽當規禮,其名不一。有此地有而彼地無者,有彼處可以裁革而此處斷不能裁者。雖然明令禁止,照樣巧取豪奪,上司借此恐嚇屬員,小民為此控告官吏。不如明立章程,加以限製。隻是各省情形不同,令各地督撫將所屬地區陋規逐一清查,應存者存,應革者革。”此後再有搜刮者,一經查出,即從重治罪。

道光帝與孝全成皇後道光帝與孝全成皇後

然而隻是說出了其致弊之由,而無切實整飭辦法,未免徒托空言。凡臣工建言,必須有關于國計民生之大,補偏救弊之實,才能于事有益。若隻泛言空論,而無具體辦法。

軍事

  • 平定回部

道光六年(1826年)六月,乾隆年間處死的大和卓波羅尼敦的孫子張格爾利用南疆維吾爾族人民對清朝參贊大臣靜斌殘暴壓迫的不滿情緒及其宗教影響,糾集安集延、布魯特兵500多人在英國的支持下侵入新疆,煽動叛亂,糾集起數萬人攻佔了喀什噶爾(今喀什)、英吉沙爾、葉爾羌(今莎車)、和闐四城,企圖復闢和卓家族統治。

午門獻俘午門獻俘

旻寧調集吉林、黑龍江、陝西、甘肅、四川清軍3萬餘人以揚威將軍長齡、陝甘總督楊遇春、山東巡撫武阿隆、甘肅提督楊芳為統帥入疆平叛,在新疆人民的幫助下終于在道光七年(1827年)三月擊敗張格爾,收復四城。

道光八年(1828年)五月,張格爾被解送京師,旻寧親臨午門受俘,並頒發諭旨,歷數張格爾煽動、組織武裝叛亂和背叛祖國的種種罪行。

平定張格爾叛亂這對于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與西北邊疆的和平安定很有意義,這是旻寧一生最大的功績。

  • 鴉片戰爭

道光二十年(1840年)十二月,琦善與義律在廣東開始談判。由于英國提出的條件過于苛刻以及琦善擅自簽訂,使旻寧大為不滿,旻寧便把琦善抄家革職,派奕山、隆文楊芳赴廣東指揮作戰。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一月七日,英軍也不滿談判的進展,義律先下手為強,發起虎門之戰

旻寧聞訊下令對英宣戰,派侍衛內大臣奕山為靖逆將軍,並從各地調兵萬餘人赴粵。二月二十三日進攻虎門炮台,雖然部隊英勇抵抗,但不敵英軍,虎門炮台最終失陷。二月二十六日,英軍又出動海陸軍,攻破虎門橫檔一線各炮台和大虎山炮台,溯珠江直逼廣州。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力戰殉國。

經濟

  • 漕糧海運

過去從兩江(江西、江南兩省。江南省包括現今江蘇和安徽)、湖廣等地征來的漕糧(田賦中運送京師、通州部分)都是從大運河運到目的地,漕運官員經常利用手中的職務之便中飽私囊。加上運河受水患破壞經常遭到阻礙,運費又高。

戶部尚書英和建言海運便利。海運曾行于元代至明代永樂間。旻寧將此建議交給有漕糧的省討論,兩江總督琦善、安徽巡撫陶澍請求把蘇州、鎮江太倉四府一州之粟全部海運。旻寧立即接受了他們的建議,由江蘇布政使賀長齡赴海口同地方官一道僱商船,分兩次運走。安徽、江西、湖廣離海口較遠,仍然河運。為杜絕經紀人的需索、無端阻留、刁難。旻寧還下令在上海設海運總局,令理藩院尚書穆彰阿會同倉場侍郎駐天津驗收。道光六年(1826年)春夏第一次海運漕糧成功,900隻船運輸漕糧160餘萬石。這種運法隻堅持到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下一年以財用匱乏,諭自本年始直省河運、海運一律改征折色。”所謂折色是所征田糧折價征銀紗布帛。

  • 修改鹽法

清朝鹽政向來採用明朝綱鹽法。這種辦法,由固定的鹽商憑鹽引行銷綱鹽,而鹽引完全為鹽商壟斷。鹽商壟斷鹽業,又須維持龐大的銷鹽機構,導致鹽價提高,引起銷售困難。不照章納稅的私鹽泛濫,鹽引滯銷,鹽稅減少,鹽商遭受打擊,綱鹽法難以存在下去。包世臣提出以票代綱,允許私販經銷的主張。旻寧支持陶澍于道光十一年(1831年)推廣這種任何人隻要納稅,都可以領票運銷食鹽製度,打破了食鹽運銷的壟斷,降低鹽價,促進了鹽的銷售,增加了鹽稅,剝奪了官員利用鹽政營私的途徑。

  • 允許開礦

乾隆中葉,乾隆帝害怕開礦會引起鬧事,採取了封礦政策。道光朝後期旻寧提出任由老百姓自由開採政策,對開發資源,提高人民生活起了積極作用。

文化

旻寧與嘉慶帝一樣都算是因循守舊的帝王,但旻寧畢竟比嘉慶帝多點改革精神。這裏不妨舉個小例子。《康熙字典》,恭維者說無一錯誤,直到乾隆王錫侯在《字貫》指出一部分,但慘遭文字獄。嘉慶一朝都是維護包庇。但道光七年(1827年),旻寧就沖破傳統觀念,讓王引之作《字典考證》20卷,糾正它的錯誤。

外交

旻寧在洶涌而至的外國鴉片面前採取了先王一貫堅持禁止政策。他派林則徐以欽差大臣身份赴廣州禁煙,後來又任林則徐為兩廣總督。當他得知虎門銷煙的訊息時,高興得不得了。

林則徐林則徐

後來英國發動侵略戰爭,他以為不可怕,“天朝”可以速勝。當英國艦船北犯,到達天津海口並向清政府提出割地賠款要求時,旻寧傻眼了,害怕了,立刻從主戰的立場轉變為主撫即妥協的立場。穆彰阿、琦善把英國的強盜行為歸罪于禁煙,旻寧聽信讒言,撤了林則徐和原任兩廣總督後為兩江總督的鄧廷楨的職。他派投降派琦善為欽差大臣到廣東與英國談判,要求琦善上不失國體下不開邊釁,意思是既不要給英國割地賠款,又不跟英國發生軍事沖突。多幼稚的旻寧啊!這等于既不讓闖進屋裏的強盜搶走東西,又不必跟他搏鬥。琦善對英方讓步,私自允許將香港割讓給英國,旻寧將琦善鎖拿並先後派楊芳、奕山對英作戰。楊芳沒有阻止住英軍向廣州城前進,道光慕陵楠木殿奕山先是冒險後是投降。二十二年八月,英艦開到南京下關江面,絕望的旻寧被迫派耆英和伊裏布與英軍簽訂清朝第一個屈辱條約《南京條約》,使中國步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中國從此由古代步入近代,旻寧也就成為惟一的跨古代和近代的皇帝。

旻寧在鴉片戰爭中立場動搖,指揮失敗,使中國蒙受恥辱,實在可悲。但他更為可悲的是在此事件之後他沒反思,沒有任何振興王朝的舉措。

歷史評價

清史稿》:宣宗恭儉之德,寬仁之量,守成之令闢也。遠人貿易,構釁興戎。其視前代戎狄之患,蓋不侔矣。當事大臣先之以操切,繼之以畏葸,遂遺宵旰之憂。所謂有君而無臣,能將順而不能匡救。國步之瀕,肇端于此。嗚呼,悕矣!

清實錄》:堯曰成功,舜曰成功,禹曰成功,下此商曰成湯,周曰成周,惟我宣宗成皇帝克集大成。微特漢之本始,唐之大中、明之宣德,不足以媲媺萬一。即車攻吉日,作為詩歌,號曰中興。

嘉慶帝:忠孝兼備,豈容稍靳恩施。

蕭一山:嘉慶以後,武力不競,紀綱敗壞,教徒紛起,民不聊生。但仁宗之淳厚,宣宗之節儉,均有可稱。

費正清:他(旻寧)看來是一位謹慎小心的,甚至是膽小的統治者,寧可與幾個心腹顧問進行密議,而不願接受實際的批評或警告。

馮爾康:旻寧是遵循皇家家法的……清朝的“勤政愛民”家法,確是代代相傳。這是將皇帝對國家臣民的責任心具體化了,應有可以稱道的內容。

閻崇年:道光是中國兩千年帝製史上,第一個同西方殖民者簽訂喪權辱國條約的皇帝。鴉片戰爭的失敗,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的簽訂,道光皇帝應負主要歷史責任。

孟森:宣宗之庸暗,亦為清朝入關以來所未有。

喻大華:旻寧本是一位循規蹈矩、不好聲色的帝王。

郭實臘:盡管他具有寧折不彎的誠實品性;對受難者悲天憫人,樂于助人之所需;他還有一些商務方面的習慣可以讓他在銀行交易中成為一流的專家。但是,他沒有作為帝王的天賦;他可以成為一個光彩奪目的誠實的農婦;在任何方面都有可靠的品質,但是缺乏帝王所需的明晰的洞察力。

季雲飛:毋庸置疑,《南京條約》的簽訂與香港的割讓,作為享有至高無上權力的道光皇帝旻寧,應負有不可推卸的首要的歷史責任。然而,歷史現象是錯綜復雜的,簡單的歷史結論無助于對旻寧作出歷史的、客觀的、準確的評價。

張玉芬:就個人品行來說,道光在清朝乃至中國歷代帝王中,絕非貪暴、淫逸之君,相反,其“儉德”向為舊史家所津津樂道。道光治理朝政,也稱得上勤、謹。如果按照中國封建社會的傳統道德標準來衡量,道光大概不失為有德之君。

朱誠如:道光作為這場戰爭(鴉片戰爭)的中方決策者和指揮者自然難辭其咎。但是,如果做出道光的妥協投降路線導致戰爭失敗的結論,似乎尚欠公允,且與歷史實際不符,因為道光在鴉片戰爭中,並非自始至終都執行妥協投降路線,相反,在鴉片戰爭的大部分時間裏,道光是主張抵抗也實行了抵抗的。

親屬成員

後妃

  • 皇後四位

孝穆成皇後鈕祜祿氏(1781—1808年)

孝全成皇後孝全成皇後

孝慎成皇後佟佳氏(1790—1833年)

孝全成皇後鈕祜祿氏(1808—1840年),鹹豐帝生母。

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特氏(1812—1855年)

  • 皇貴妃一位

庄順皇貴妃烏雅氏(1822—1866年)

  • 貴妃三位

彤貴妃舒穆魯氏(1817—1875年)

佳貴妃郭佳氏(1816—1890年)

成貴妃鈕祜祿氏(1813—1888年)

  • 妃子三位

和妃納喇氏(?—1836年)

祥妃鈕祜祿氏(1808—-1861年), 初事宣宗為貴人。

常妃 赫舍裏氏,初為貴人,歷鹹豐、同治二朝累晉封為常妃。鹹豐十年(1860年),當英法聯軍侵入時居圓明園,驚嚇而卒。

  • 嬪五位

珍嬪(1804-1829年)赫舍裏氏,滿洲鑲藍旗,生于嘉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父容海,曾任廣東按察司按察使,母伊爾根覺羅氏

恬嬪富察氏,道光二年(1822年)十一月封恬嬪,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卒。

順嬪那拉氏,初為常在,歷鹹豐、同治二朝累晉封為順嬪。同治七年(1868年)卒。

豫嬪尚佳氏(1816—1897年),初為貴人,道光時期降為答應,鹹豐時尊為皇考常在,同治十一年(1872年)二月晉尊為皇祖豫嬪,光緒年間卒。

恆嬪蔡佳氏,初為貴人,道光時期降為答應,同治十一年(1872年)二月晉尊為恆嬪,光緒二年(1876年)卒

  • 貴人四位

平貴人趙氏,初入侍宣宗潛邸為格格

定貴人孫氏,初入侍宣宗潛邸為格格

李貴人李氏(1827—1872年),內務府六庫郎中善保

那貴人那氏(1825—1865年),正白旗托永武管領下,原藍翎長那俊之女

  • 常在一位

蔓常在姓氏未知

  • 答應一位

睦答應姓氏未知,滿洲正黃旗,十月二十八生

  • 官女子一位

官女子,劉氏,道光十三年(1833年)九月封劉答應,道光十五年降為劉官女子,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前卒。

子女

  1. ·皇長子愛新覺羅·奕緯(1808-1831年) 隱志郡王和妃那拉氏,時為旻寧藩邸使女。嘉慶十三年(公元1808年)四月二十一日奕緯生,卒于道光十一年(公元1831年)四月十二日,年二十四歲,謚“隱志”。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正月,嘉慶帝封其為多羅貝勒,旻寧登基後降居皇子位。鹹豐即位後,又追封多羅郡王。母和妃納喇氏卿銜成文之女。嫡福晉蘇完瓜爾佳氏公英海之女,繼福晉烏朗罕氏同知祿德之女。
  2. ·皇次子 愛新覺羅·奕綱(1826-1827年) 順和郡王,幼殤。道光六年丙戌十月二十三日亥時生,母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特氏員外郎,追封承恩公花郎阿之女。道光七年丁亥二月初八日未時薨,年二歲。道光三十年正月追封多羅順郡王,謚曰和。無嗣。
  3. ·皇三子愛新覺羅·奕繼(1829-1829年)慧質郡王,幼殤。道光九年己醜十一月初七日午時生,母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特氏員外郎,追封承恩公花郎阿之女。道光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戌時薨,道光三十年正月,追封多羅慧郡王,謚曰質。
  4. ·皇四子愛新覺羅·奕詝(1831-1861年)鹹豐帝,道光皇帝繼位人, 母孝全成皇後鈕祜祿氏,時為全貴妃,不予贅述。
  5. ·皇五子 愛新覺羅·奕誴(1831-1889年),過繼給惇恪親王綿愷,為惇勤親王,母祥妃鈕祜祿氏,道光十一年(1831年)六月十五生,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正月過繼惇恪親王綿愷為嗣,降襲為多羅惇郡王,鹹豐十年(1860年)正月晉封和碩惇親王,光緒十五年(1889年)正月十九卒,年59歲,卒後謚“勤”。
  6. ·皇六子愛新覺羅·奕訢(1833-1898年)恭忠親王文宗繼位奉宣宗遺詔封奕訢為和碩恭親王。道光十二年(1832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生,母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特氏員外郎,追封承恩公花郎阿之女。光緒二十四年(1844年)四月初十日薨,年六十七歲。謚曰“忠”。嫡福晉瓜爾佳氏大學士桂良之女,側福晉薛佳氏文匯之女,側福晉王佳氏福慶之女,側福晉劉佳氏慶春之女,側福晉壽氏,側福晉崔氏,側福晉劉氏。
  7. ·皇七子愛新覺羅·奕譞(1840-1891年)醇賢親王,光緒帝生父,道光二十年(1840年)九月二十一日生,母庄順皇貴妃烏雅氏筆帖式齡壽之女。光緒十六年(1890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薨,年五十一歲。謚“賢”。嫡福晉葉赫那拉氏道員承恩公惠徵之女,側福晉顏扎氏來福之女,側福晉劉佳氏五品典衛德慶之女,側福晉李佳氏德純之女。
  8. ·皇八子愛新覺羅·奕詥(1844-1868年)鍾端郡王母庄順皇貴妃烏雅氏,時為琳妃。享年25歲,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鹹豐帝即位,封為多羅鍾郡王,卒後謚“端”。無子,以恭忠親王奕訢子載瀅為後,襲貝勒。坐事奪爵歸宗。又以醇賢親王奕譞子載濤為後,襲貝勒,加郡王銜。嫡福晉鈕祜祿氏一等侯崇恩之女。
  9. ·皇九子愛新覺羅·奕譓(1845-1877年)孚敬郡王母庄順皇貴妃烏雅氏,時為琳妃。享年33 歲。鹹豐帝即位,封孚郡王。穆宗即位,命免宴見叩拜、奏事書名。同治三年(1864年),分府,仍在內廷行走,命管樂部。同治十一年(1872年),授內大臣,加親王銜。德宗即位,復命免宴見叩拜、奏事書名。光緒三年(1877年)二月,薨,謚曰敬。無子,以愉恪郡王允禑四世孫奕棟子載沛為後,襲貝勒。卒,又以奕瞻子載澍為後,襲貝勒,坐事奪爵歸宗;又以貝勒載瀛子溥伒為後,封貝子。嫡福晉賽密勒氏御史景林之女。

  1. ·皇長女 端憫固倫公主(1813.7.3— 1819.10.20)其母為孝慎成皇後佟佳氏,時為嫡福晉,生于嘉慶十八年(1813年)七月初三,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十月二十日,年僅7歲,追封為郡主,葬許家峪園寢,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九月追封為端憫固倫公主。
  2. ·皇二女 (1825.1.13—1825.7.14) 其母為祥妃鈕枯祿氏,時為祥嬪,生于道光五年(1825年)正月十三,七月十四日即殤,未封,無名。
  3. ·皇三女 端順固倫公主(1825.2.20— 1835.11.8)其母為孝全成皇後鈕祜祿氏,時為全妃,生于道光五年(1825年)二月二十,道光十五年(1835年)十一月初八殤,年11歲,葬陳家門園寢, 追封為端順固倫公主。
  4. ·皇四女 壽安固倫公主(1826.4.6一1860.3.3)其母為孝全成皇後鈕祜祿氏,時為全貴妃,生于道光六年(1826年)四月初六,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指配德穆楚克札布,16歲,不久封為壽安固倫公主,十月初三日下嫁。鹹豐十年(1860年)閏三月初三日卒,年35歲,葬京師郊外園寢。同治元年(1862年)三月額附請移葬藩部,不許。德穆楚克札布(?一1865),奈曼部郡王阿完都瓦第札布之子。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三月賜用紫韁,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九月襲封奈曼部札薩克郡王,道光三十年(1850年)十一月授御前大臣,鹹豐元年(1851年)三月賜用黃韁,十月授蒙古都統。鹹豐十年(1860年)賜用親王補服,同治四年(1865年)正月乞病歸藩,六月卒,晉贍親王,賜祭葬如親王例。生子女八人。
  5. ·皇五女 壽臧和碩公主(1829.10.19—1856.7.9)其母為祥妃鈕祜祿氏,生于道光九年(1829年)十月十九,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封為壽臧和碩公主,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指配恩祟,年14歲,十二月初三日下嫁,鹹豐六年(1856年)七月初九卒,年28歲。恩崇(?一1864年),初名思醇。鹹豐七年(1857)正月薦授滿洲副都統,尋兼內務府總管,十一年(1861)避穆宗載淳諱改為恩祟,同治元年(1862)四月免去內務府總管職,二年(1863)五月署漢軍副都統,三年(1864)再兼署內務府總管,不久即卒,無嗣,以從子為嗣。
  6. ·皇六女壽恩固倫公主(1830.12.7— 1859.4.13) 其母為孝靜成皇後博爾濟吉持氏,時為靜妃,生于道光十年(1830年)十二月初七,二十四年(1844年)二月封為壽恩固倫公主,指配景壽,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四月下嫁,鹹豐九年(1859年)四月十三卒,年30歲。額駙景壽(?一1889年),富察氏,一等公工部尚書博啓圖之子,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賜頭品頂戴,在上書房讀書,後襲封一等誠嘉毅勇公,鹹豐五年(1855年)七月授蒙古都統,六年(1856年)正月授御前大臣,賜用紫韁,尋授領侍衛內大臣,十年(1860年)八月扈駕熱河,十一年(1861)七月與怡親王載垣等為贊襄政務大臣之一,十月削職,仍留公爵及額駙品級,同治元年(1862年)二月任蒙古都統,三月授御前大臣,三年(1864年)七月仍賜紫韁,十月授領侍衛內大臣,十三年(1874年)十二月命管神機營事務,光緒十五年(1889年)六月卒,謚端勤。
  7. ·皇七女(1840.7.2——1844.12.20)其母為彤貴妃舒穆魯氏,生于道光二十年(1840年)七月初二,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十二月二十殤,年僅5歲。未命名。
  8. ·皇八女 壽禧和碩公主(1841.11.26—1866.8.2)其母為彤貴妃舒穆魯氏,生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十一月二十六,鹹豐五年(1855年)十一月封為壽禧和碩公主,指配札拉豐阿,同治二年(1863年)十月下嫁,同治五年(1866年)八月初二日卒,年26歲。扎拉豐阿(?一1898年),鈕祜祿氏,父熙拉布,官至副都統,扎拉豐阿初名瑞林,指婚後賜令改名,字鶴汀。初充御前侍衛,同治十二年(1873年)正月授漢軍副都統、薦官至護軍統領,光緒十四年(1888年)十一月累遷都統,管神機營事務,十五年(1889年)正月賜朝馬,十月賜用紫韁,二十年(1894年)正月賜用固倫額駙補服,二十四年(1898年)五月卒。
  9. ·皇九女壽庄固倫公主(1842.2.13——1884.2.14)其母為庄順皇貴妃烏雅氏,時為琳嬪,生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二月十三,鹹豐五年(1855年)十一月封為壽庄和碩公主,指配德徽,同治二年(1863年)十一月下嫁,光緒七年(1881年)十月晉封為壽庄固倫公主,光緒十年(1884年)二月十四卒,年43歲。德徽(?—1865年)博羅持氏,父裕恆,世襲誠勇公。德徽曾授散秩大臣,同治四年(1865年)正月卒,無子,以從子為嗣。
  10. ·皇十女(1844.3.17—1845.1.20)其母為彤貴妃舒穆魯氏,生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三月十七,次年(1845年)正月二十殤,未封,無名。

軼事典故

清朝野史大觀》有幾則關于旻寧生活簡樸的逸聞:

旻寧即位後,內府依例給他40方硯,硯後鐫有“道光御用”四字。旻寧認為太多,閒置可惜,便將它們分給了臣下。

以前皇帝用筆須送紫毫中最硬的。筆管上刻有“天章”、“雲漢”字樣。旻寧覺得不合用,讓戶部尚書英協揆到坊間買一般常用的純羊毫、兼毫兩種。

旻寧穿的套褲,膝蓋處破了,讓人在上面補了一塊圓綢,這就是一般說的打掌。臣子效法他。一次,他見軍機大臣曹振鏞褲子膝蓋處有補綴痕跡,便問:“你的套褲也打掌嗎?”曹振鏞回答:“褲子易做,但花錢多,所以也打補丁。”

旻寧又問:“你褲子打掌要多少錢?”曹說:“要三錢。”旻寧說:“你們在宮外做東西便宜,我在宮內還要五兩。”

人物爭議

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七月十八日,嘉慶帝到熱河秋獮,命皇次子智親王旻寧、皇四子瑞親王綿忻隨駕。這年他六十一歲,“身體豐腴,精神強固”。二十四日,到達熱河行宮,“聖躬不豫”。當天,嘉慶帝到城隍廟拈香,又到永佑宮行禮,二十五日,病情嚴重,當夜崩逝暴死,死因不明。嘉慶帝死亡的原因可能是年逾花甲,身體肥胖,天氣暑熱,旅途勞頓,誘發腦、心血管病而猝死。

祖製家法

嘉慶帝在熱河避暑山庄病逝後,本應立即派大臣急馳北京,到乾清宮取下正大光明匾後的秘密立儲敕書,但是,當時並沒有這樣做。據包世臣所撰《戴公(均元)墓碑》文記載當時情狀,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春,戴均元文淵閣大學士,晉太子少保,管理刑部。七月,戴均元和托津等隨從嘉慶帝到熱河秋獮,“甫駐蹕,聖躬驟有疾,不豫。變出倉猝,從官多皇遽失措”。戴均元和托津督促內臣翻檢皇帝遺物,最後在嘉慶皇帝近侍身邊的“小金盒”裏找到了傳位詔書,鐍匣沒有放在乾清宮“正大光明”匾之後,開啓時也沒有儲君等在場,這是違背清室家法的,有的學者認為“‘鐍匣’隨嘉慶帶往避暑山庄的記載,實難征信。”此為歷史疑雲之一。

宗室建議

總管內務府大臣禧恩,建議由旻寧繼位。禧恩建議旻寧繼位表明:嘉慶生前並未就嗣之事在大臣中公布,禧恩建議時也未公啓鐍匣,否則,托津、戴均元等就不會“猶豫”而不表態。所謂“公啓鐍匣,宣示御書”之說,存在矛盾,大可存疑。禧恩隻是內務府大臣,按“家法”他沒有資格“建議旻寧繼位”。可是他又為什麽違背“家法”而這樣“建議”?此為歷史疑雲之二。

太後懿旨

孝和睿皇後,鈕祜祿氏。她在北京皇宮驚悉嘉慶崩于熱河行宮噩耗時,便發出懿旨:

孝和睿皇後孝和睿皇後

“今哀遘升遐,嗣位尤為重大。皇次子智親王,仁孝聰睿,英武端醇,現隨行在,自當上膺付托,撫馭黎元。但恐倉猝之中,大行皇帝未及明諭,而皇次子秉性謙沖,素所深知。為此特降懿旨,傳諭留京王大臣,馳寄皇次子,即正尊位。以慰大行皇帝在天之靈,以順天下臣民之望。”

這個懿旨,對于旻寧嗣位,關系極為重要。旻寧在熱河接奉懿旨時,伏地叩頭,感激不盡!也是因為這個做法,讓母子二人後來的感情更加親近,後來所有正史隻記載了避暑山庄公啓鐍匣之事。道光復奏皇太後文曰:“子臣(旻寧)跪奏:本月二十五日,皇父聖躬不豫,至戌刻大漸……維時御前大臣、軍機大臣、內務府大臣,恭啓鐍匣,有皇父御書:嘉慶四年四月初十日卯初,立皇太子(旻寧)朱諭一紙。該大臣等,合詞請遵大行皇帝成命,以宗社為重,繼承大統。子臣遜讓,至再至三。該大臣等,固請不已。本日(二十九日),恭奉懿旨,子臣即正尊位。皇父、皇母,恩慈深厚,子臣伏地叩頭,感悚不能言諭……謹將鐍匣所藏皇父朱諭,恭呈懿覽,謹繕折復奏,恭謝慈恩。七月二十九日。”當年康熙繼位,是孝庄太後的意思,但孝庄太後是用順治遺詔名義宣布的,而不是用皇太後“懿旨”的名義。孝和皇太後指令旻寧繼位雖被後世稱頌為無私之舉,但這在當時是違背“祖製”、“家法”的,況且太後如何能肯定嘉慶指定的皇位繼承人是旻寧?如果懿旨同遺詔發生矛盾怎麽辦?此為歷史疑雲之三。

朝臣態度

清史稿·托津傳》記載:“仁宗崩于熱河避暑山庄,事山倉猝,托津偕大學士戴均元,手啓寶盒,奉宣宗即位。”

《清史稿·戴均元傳》也記載:“扈從熱河,甫駐蹕,帝不豫,向夕大漸。戴均元,乾隆進士,官協辦大學士、軍機大臣、上書房總師傅。均元與大學士托津督內侍檢御篋,得小金盒,啓,宣示御書立宣宗為皇太子,奉嗣尊位,然後發喪。”

這兩條記載,同《清史稿·宗室禧恩傳》記載不一致。包世臣所撰《戴公(均元)墓碑》文,記載當時尋找並開啓鐍匣的情狀:在嘉慶臨終時,由托津、戴均元督促太監,翻箱倒櫃,尋覓鐍匣,最後由近侍找出小金盒。前引《清史搞.宗室禧恩傳》所載,禧恩建議立旻寧,托津、戴均元均猶豫,則並無其事。托津、戴均元開啓金盒時,也沒有見記載當事人旻寧在場。人們對此事的真偽產生懷疑。此為歷史疑雲之四。

實錄記載

《清宣宗實錄》也記戴:“仁宗疾大漸,召御前大臣賽沖阿、索特納木多布齋,軍機大臣托津、戴均元、盧蔭溥、文孚,總管內務府大臣禧恩、和世泰,公啓鐍匣,宣示御書:嘉慶四年四月初十日卯初,立皇太子(旻寧)朱諭一紙。戌刻,仁宗崩……扈從諸臣,遵奉朱筆遺旨,請上即正尊位。上號慟僕地,良久方起。”《清宣宗實錄》是鹹豐修的,不會同他父皇纂的《清仁宗實錄》相違背。

以上兩個實錄總算把這件事自圓其說。在相關的檔案中“公啓鐍匣”為“公啓密緘”。據此,當嘉慶病危時,臨終前召戴均元、托津、禧恩等八大臣,“公啓鐍匣”,立旻寧為皇太子,然而,這同前面《清史稿·宗室禧恩傳》的記載相矛盾。此為歷史疑雲之五。

由上看出,旻寧繼位,得到以禧恩為代表的宗室之建議和認同,又得到皇太後的中宮懿旨和皇弟瑞親王綿忻的贊同,最主要是有軍機大臣等開啓鐍匣的御書聖旨。

藝術形象

後世紀念

  • 清史稿·卷十七·本紀十七·宣宗本紀一》
  • 清史稿·卷十八·本紀十八·宣宗本紀二》
  • 清史稿·卷十九·本紀十九·宣宗本紀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