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牧民族 -以遊牧為主要生活方式的民族

遊牧民族

以遊牧為主要生活方式的民族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遊牧指在草原上形成的一種人類生產生活方式,有史可查的最早的遊牧民族是,公元前 8世紀中葉,分布于阿爾泰山以東西徐亞人,被稱為斯基泰人。

中國北方遊牧民為了適應高寒幹旱的氣候條件,終年實施嚴格的集體遊動放牧的畜牧業經營方式,這種生產生活方式基于保護稀缺的水資源和可持續輪換使用不同的草場形成的人類智慧和文明。遊牧民族指的是以遊牧為主要生產生活方式的民族。

  • 中文名稱
    遊牧民族
  • 簡介
    國北方存在一個幹旱半幹旱地區
  • 沖突
    遊牧文明與農耕文明的沖突和融
  • 產生
    遊牧文明是在人類早期原始狩獵

起源

關于遊牧民族的起源,國內外學者眾說紛紜,爭論的主要觀點可歸納為人口壓力說、遊牧出于遊獵說、馴化地理說、遊牧與農耕並立說、遊牧與農業分離說、氣候變遷說等。有關中國北方遊牧業的起源問題,與世界遊牧業的起源問題研究是密切相關的,筆者主張遊牧與農業分離說。

遊牧經濟是一種專業化、流動的經濟類型,對農耕社會存在著依賴性,它不能完全脫離種植業,需以整個社會生產和交換的相當發展並產生一定的剩餘產品為前提。這就要求種植技術和遊牧技術都有相當的進步,從而決定了遊牧經濟隻有在較晚的時候才能形成。以種植業為主的農耕、畜牧相結合的混合經濟是人類賴以進入文明時代的最主要的經濟類型。中國北方遊牧業的興起是在青銅文化的背景下展開的。馬被認為是草原遊牧的象征,馬的馴化和傳播是歐亞草原遊牧興起的關鍵。錢穆先生雲:"大體文明文化,皆指人類群體生活言。文明偏在外,屬物質方面。文化偏在內,屬精神方面。故文明可以向外傳播與接受,文化則必由其群體內部精神累積而產生。

遊牧民族遊牧民族

人類文化,由源頭處看,大別不外三型。一、遊牧文化二、農耕文化,三、商業文化。……遊牧、商業起于內不足,內不足則需向外尋求,因此而為流動的,進取的。農耕可以自給,無事外求,並繼續一地,反復不舍,因此而為安定的,平穩的。"遊牧的起源、遊牧國家的產生與演化在人類歷史發展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遊牧與農耕在人類歷史發展的很長時期內曾相互對立、相互依存。戰爭、掠奪、和親、互市等所有的歷史現象似乎在說明一個主題:生存與財富是遊牧國家興起的原因。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製和國家的起源》一書中,明確提出了"第一次社會大分工"的理論:"遊牧部落從其餘的野蠻人群中分離出來--這是第一次社會大分工"。這是解開遊牧起源這一歷史懸案的鎖鑰。如何正確理解恩格斯的這一經典論述,學界為此長期爭鳴不休。

有的學者認為,第一次社會大分工並不是遊牧與農業部落的分離,而是人類從攫取經濟--採集和漁獵向生產經濟的發展過渡。在不同的自然條件下,有些部落向農業經濟發展,有些部落向遊牧經濟發展。恩格斯所說的正是後一種情形。直接從攫取經濟向農業生產過渡也是第一次社會大分工的形式之一,而且世界上幾個文明古國都是沿著這一道路發展的。因此,第一次社會大分工發生在距今約一萬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早期。持反對意見的學者則指出,在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從新石器時代起一直以農業為主,沒有遊牧部落從"其餘的野蠻人群"中分離出來,也就沒有農業和遊牧業的社會大分工。有的學者認為,第一次社會大分工發生于新石器時代末到銅石並用時代,遊牧部落的形成標志著第一次社會大分工的實現。也有人基于考古發現指出,我國整個新石器時代原始畜牧業和鋤耕農業結合在一起,到了青銅時代,適宜農業發展的地區形成了灌溉農業,而適宜放牧的地區在鋤耕農業的基礎上發展成遊牧業,從而實現了第一次社會大分工。

在前述研究的基礎上,關于遊牧起源問題的探討進一步深入,如有學者認為,畜牧民的出現才是第一次社會大分工的標志,而畜牧民是從既種植谷物、又馴養家畜的人群中發展來的。因此,最早出現的不是遊牧部落,而是以牧為主、農牧結合的畜牧民;隨後由于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為進一步擴大分工創造了條件,才出現專以畜牧為業、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

然而,恩格斯"第一次社會大分工"理論的指導意義即在于此。在紛繁復雜的歷史蹤跡中遊牧業從畜牧業中分離出來,而從事遊牧業的人群由部族、部落發展到民族、國家。遊牧從起源到遊牧國家的形成、演化,對于中國乃至世界歷史的發展產生了強烈的沖擊與影響。

中國的遊牧文明

遊牧文明在中國古代歷史上佔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其與農耕文明的沖突與融合構成了中國北方邊境歷史的主題之一。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恰恰是因為遊牧文明與北方草原的生態環境是相適應的。

中國是一個由五十六個民族組成的多民族的國家,眾多的少數民族與漢民族共同譜寫了一部風起雲涌、波瀾壯闊的史詩畫卷。歷史上匈奴、鮮卑、羯、氐、羌、契丹、女真等遊牧民族一度在中原建立了政權,經過歷史風雨的洗禮和滌蕩,他們一部分西遷、一部分在歷史中消亡,一部分融合入漢族,一部分仍保持了本民族的特征和習俗,生活在中華民族大家庭當中。

主要分類

匈奴部分

主體在東漢時期被漢人消滅,剩餘一部分南下到河套地區,成為羌胡,後來漢化,另一部分西逃往歐洲,與馬扎爾人融合,構成今天的匈牙利人;羯,匈奴的一部分,公元4世紀滅絕。

東胡部分

秦時被匈奴滅亡,之後分成兩大部分:烏桓和鮮卑,烏桓被曹魏消滅,鮮卑主體入主中原建立北朝,被漢族同化,剩餘的演化為吐谷渾和柔然;柔然建立汗國,後被突厥擊敗,主體向西遷移,在東歐形成阿瓦爾人,餘下的分化為室韋(蒙古)和契丹;契丹建立遼國,其後被女真族和漢族同化,剩餘的西逃到中亞建立西遼,與當地人融合,成為中亞人的一部分;蒙古建立了遼闊的帝國,影響遍及歐亞大陸,其主體一直生存至今,即現代的蒙古族。

突厥部分

有可能是匈奴的一個分支,曾歸柔然統領,後滅亡了柔然,建立了大帝國。其自身的主體被回鶻人和漢族人所滅,剩餘的向西逃竄,形成了今天的土耳其人。

肅慎部分

原稱肅慎(商、周時分布于黑龍江、烏蘇裏江流域和長白山一帶)。先秦肅慎之後,在漢魏為挹婁, 北朝時是勿吉,隋唐為靺鞨,建立過渤海國,其後女真和滿族皆出于此後為女真、滿洲,一直生存到即今天的滿族人。

羌藏部分

羌,一直生存到今天;吐蕃也就是今天的藏族,是古代羌族的一部分,唐朝初年吞並了羊同和孫波兩部形成吐蕃國;黨項,羌族的一部分,宋朝時在西北建西夏王國,後被蒙古人滅亡; 氐,古人常氐羌合稱,大量資料表明其為羌藏一系,後被漢族融化。

回鶻

主體由丁零人構成,融入了鐵勒和高車人的一部分,在唐朝時期,將突厥主體滅亡。之後回鶻汗國與唐帝國關系良好。回鶻國內衰敗後,向四周遷移,曾在宋朝時于甘肅新疆一帶建立黃頭回紇部落以及高昌王國,後來分別歸降西夏和西遼。維吾爾族

發展歷史

讓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各個民族在矛盾中不斷地了解、在矛盾中不斷融合的歷史。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六國,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統一的封建製王朝--秦帝國。秦帝國的疆域內涵蓋了南方一些少數民族聚居地區,與北方的遊牧民族幾乎沒有什麽聯系,隻是蒙恬將軍曾擊匈奴以收復河套平原。

公元前202年劉邦推翻秦帝國建立西漢王朝。自從西漢立國開始,崛起于北方的匈奴就憑借它的軍事優勢,不斷對中原施加軍事侵略與政治壓力。

公元前200年,匈奴首領冒頓單于率四十萬騎兵把出兵抵御匈奴入侵的漢朝開國皇帝劉邦包圍在白登山(今山西大同市東北),劉邦被迫採納臣下的建議,對匈奴採取了"和親"政策,提出把公主嫁給匈奴單于才得脫險。這便是歷史上著名的"白登之圍"。

這是北方遊牧民族政權與中原漢民族政權第一次大規模的軍事對峙,事實表明,當時的戰略優勢在匈奴一方。漢帝國為了休養生息,積蓄力量,漢高祖、文帝、景帝執政的六七十年間一直採取屈辱的"和親"政策,每年送去大批財物,但始終無法滿足匈奴無止境的的貪婪欲望。

遊牧民族遊牧民族

公元前141年,漢武帝劉徹登基執政。漢帝國經過六十多年的休養生息,國力空前強大,漢武帝為了捍衛國家和民族尊嚴、維護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擺脫匈奴貪得無厭的敲詐勒索、保衛人民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對匈奴發動了大規模的自衛反擊戰爭,通過一系列戰役給匈奴以致命打擊,將其驅逐到大漠以北,從此 "匈奴遠遁,漠南無王庭"。

這是一場中國人民抗擊外來侵略、保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捍衛民族尊嚴和人民生命和財產安全的偉大衛國戰爭,最終以正義的輝煌勝利而告終。

公元207年,東漢丞相曹操北破烏桓,將東胡各少數民族遷徙到河北地區;公元216年,又將北方降漢的匈奴安置在並州,分五部加以統治。

這對促進民族融合,無疑具有積極的作用。但是我們必須看到,雖然匈奴作為國外敵對勢力被漢帝國驅逐了,但這些降漢的匈奴部族仍保留著凶悍好鬥、殘忍嗜血等遊牧民族的天性,他們學會了漢人的政治、軍事韜略、掌握了漢族先進的冶煉技術。曹操的這些舉措為日後北方遊牧民族徹底滅亡中原漢族政權埋下了隱患。

公元265司馬炎代魏建晉,定都洛陽,史稱西晉。西晉是中國歷史上一個短暫而又黑暗的王朝。士族統治集團既腐朽不堪,又激烈爭權奪利,爆發了影響巨大的"八王之亂",國力空前衰敗。由于中原戰亂,漢族居民大量流徙江南,中原漢胡勢力的分布和力量對比發生了重大變化,匈奴見有機可乘,開始策劃"興邦復業",起兵反晉。公元316年,匈奴軍奪取長安,西晉滅亡,撤退到長江以南的西晉貴族建立了東晉政權。

北方民族在中原建立的十六個政權

前趙(匈奴304-318) 後趙(羯319-350) 前秦(氐351-394)

前燕(鮮卑337-370) 後燕(鮮卑384-409)西秦(鮮卑385-431)

成漢(巴氐304-347) 後涼(氐386-403) 南涼(鮮卑397-414)

南燕(鮮卑398-410) 北涼(匈奴401-439)夏(匈奴407-431)

由于這些北方遊牧民族大多處于奴隸製社會,有些還處于原始社會末期,他們建立的政權大多實行胡漢分治政策,仇視、奴役漢族人,甚至對漢族人採取野蠻殘酷的統治政策。各族統治者的暴行和暴政,給人民帶來嚴重災禍,社會經濟和文化遭到嚴重破壞,漢民族面臨前所未有生存危機。在這種民族矛盾空前尖銳的情勢下,爆發了大規模的民族復仇--冉閔《屠胡令》

公元350年,漢族將軍冉閔推翻了殘暴不可一世的羯趙帝國,即皇帝位,定都鄴城,年號永興,國號大魏,史稱冉魏。

當時,新生的冉魏政權處在敵對胡族勢力的四面包圍中,他們虎視眈眈,隨時準備扼殺新生的冉魏政權;內有數十萬仇視新政權的胡族隨時可能發動暴亂,或在敵對胡族勢力進攻時充當內應,即使將他們全部驅逐,也隻能使敵對胡族勢力更加強大。

為了保衛和鞏固新生的冉魏政權,冉閔採取斷然措施,頒布了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殺胡令》,各地漢人紛紛起義回響,開始對入塞中原的數百萬胡族展開大反攻,史載"無月不戰,互為相攻",一舉光復山東、山西、河南、河北、陝西、甘肅、寧夏。

公元352年,冉閔在抗擊鮮卑入侵的廉台大決戰中被擊敗,冉魏政權滅亡,冉魏的臣子紛紛自殺殉國,河北二十餘萬漢人不甘做亡國奴,紛紛南逃,但受到鮮卑大軍截擊,死亡殆盡。至此,漢民族在長江以北的最後一個政權滅亡了,這種局面一直持續到公元581年隋朝建立才結束。

十六國時代是一個民族大分裂時期。由于統治階級高層的權力爭奪而引發內戰,中央政府完全喪失了對國家秩序、政治局面的有效控製;在這種情勢下,匈奴部族發動了大規模武裝叛亂,推翻現政權,妄圖建立起獨立的匈奴族國家,最終導致漢民族大規模的種族復仇,來自北方的外族敵對勢力"鮮卑"乘機大舉入侵我國,漢族政權喪失了對中原的領土主權。

這是一場漢民族在自己家園裏與遊牧民族的一場大混戰。在這場戰爭中,漢民族第一次被遊牧民族徹底打垮,國破家亡,丟掉了祖宗基業、丟掉了整個中原,北方的漢族人在相當長一段歷史時期被剝奪了一切公民權利,政治上沒有地位,連最基本的生存權利都得不到保障。這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代之一。

我們跳過隋唐,從公元907年唐滅亡到公元960年北宋建立,五十四年間中原相繼出現了梁、唐、晉、漢、周五個朝代。在這五朝之外,還相繼出現了前蜀等十個割據政權,這就是歷史上的"五代十國"。這一時期是唐藩鎮之亂的延長,是由唐朝而宋朝的過渡時代。

這一時期有兩個值得我們註意的特征:五朝之中有三朝,即後唐、後晉、後漢的開國之君都是沙陀人,形成華夷混合政權。其二是北方的契丹人借軍閥混戰之機不斷強大,逐步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政治力量和軍事集團,也為後來遼、宋、金對峙的形成埋下"伏筆"。

公元960年,趙匡胤建立北宋,公元907年,契丹族建立遼政權,公元1115年女真族建立金政權。遼宋金對峙局面形成。

公元986年,宋太宗發動第二次北伐,要奪回幽燕,統一中國,但是北宋在于與極端民族分離主義勢力遼、金政權的戰爭中一再受挫。

公元1125年女真滅遼,公元1127年四月女真滅北宋。撤退到長江以南的北宋貴族建立了南宋政權。公元1206年,在蒙古高原上以鐵木真為首的蒙古部落強大起來,建立了蒙古帝國。公元1234年,金帝國在蒙古與南宋聯合進攻下滅亡,長江以北的廣大區域都處在蒙古帝國的統治之下。

1279年3月19日,最後一支南宋軍隊在厓山大海戰中被元軍消滅,左丞相陸秀夫背著南宋王朝最後一個皇帝--年僅九歲的趙昺投海殉國,當日隨同跳海殉國的朝廷諸臣、後宮女眷、民眾多達十幾萬人。至此,中國大陸上最後一個漢族王朝--南宋滅亡。

在這一歷史時期,漢民族為追求民族解放、自由與獨立,抵御北方遊牧民族的入侵和奴役,做出了巨大努力,付出了巨大犧牲,以岳飛、韓世忠、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為代表的一大批民族精英責無旁貸地肩負起抗擊外族入侵的歷史使命。

這是中國愛國主義精神最光輝的時代。他們是中國愛國主義精神的靈魂。

公元1368年,強大的蒙元帝國在僅僅統治中原98年後,在席卷全國的民族大起義的狂潮中滅亡,取而代之的是由朱元璋建立的明王朝。 但是明王朝從未徹底擊垮蒙古族,相反,盤踞北方的蒙古人(韃靼人)不斷地威脅明朝的統治。土木堡之變甚至使明朝的皇帝被少數民族俘獲。西北的少數民族也建立了亦力把裏、葉爾羌等割據政權。

公元1644年,李自成起義大軍攻入北京,大明崇禎皇帝朱由檢自殺,明朝滅亡。同時,滿族人徹底擊敗了蒙古人,末代蒙古可汗林丹汗也死于打草灘。

公元1644年5月27日,明將吳三桂聯合關外清兵與李自成的農民起義軍在山海關展開大戰。 這是一場決定中國人未來260年命運的大決戰。吳三桂勾結清軍擊敗了李自成的農民軍。滿清入關後開始了對中國長達兩個半世紀的統治,直到1911年辛亥革命,清王朝滅亡。

四次大飛躍

第一次飛躍 西晉滅亡,匈奴、氐、羯、鮮卑等遊牧民族開始在中原地區建立起一系列地方割據勢力。

第二次飛躍 北宋滅亡,金(女真)統一北方,遊牧民族建立起佔據整個北方的割據政權。

第三次飛躍 南宋滅亡,蒙元建立,遊牧民族第一嘗到了做整個中國的主人的滋味。

第四次飛躍 明王朝滅亡,北方民族又一次嘗到了做整個中國的主人的滋味,貫徹了他們幾千年來的夢想。

產生背景

遊牧文明是在人類早期原始狩獵文明和原始採集文明之後,與農耕文明差不多同時產生的,就其生產方式和生活習慣而言,比農耕文明更接近原始的採集狩獵文明。

最早的原始初民,按一般的考古學觀點起源于非洲大陸,在漫長的地質史時期,由于氣候的改變引起生存環境的變更以及由于生產力的提高,人口壓力的逐漸增加而逐步遷移到其他的大陸,並且由于地理隔絕而逐漸形成了不同的種族和亞人種。

這些原始初民所屬的就是原始採集狩獵文明,在生存壓力並不大的情況下,他們往往隨著季節的變更而進行或長或短的遷移,以獲得更豐厚的食物,這從對非洲一些原始部族的人類學研究中可以得到比較推論。但由于地理條件的限製和雖然緩慢但仍然不斷成長的人口,生存壓力變大,許多物產並不那麽豐富地區的部族不得不採取強度更大的勞動,而對于草原地區來說,採集的基礎原本非常薄弱,部族的主要食物來源依靠捕獵,不得不跟隨著獸群的遷徙而遷徙,以便獲得足夠的肉食。在這過程中,人們逐漸發現蓄養動物比起單純地追獵野生動物來說更有保障,養畜業便慢慢發展起來。對野生動物的馴化,也許發生在更早的時候,但在生存壓力不那麽大的時期,花費那麽多的精力去發展畜業並不怎麽合算,于是畜業的產生隻有在憑採集狩獵無法獲得足夠豐厚的回報之後了。馬的馴化則更為遊牧文明的產生提供了一個有力的支持,對于放牧的畜群能夠更加便捷、省力地控製。

遊牧民族使用的牧業生產的主要工具為套馬竿,又稱 "套竿"。蒙古語稱"兀兀兒合"。據《元朝秘史》載,早在13世紀初蒙古汗國建立前,就已出現了這種工具,一直沿用至今。套馬竿木質堅韌,總長約300釐米,頂端拴有套形皮繩。它既可用于套馬,也可用于狩獵時套其他動物。每逢捕捉馬匹時,牧民持竿跨馬,沖入馬群,看準馬匹,抖開繩套,將馬頸套住勒緊,隨馬賓士,直至馬匹力竭馴服為止。阿拉善旗等少數地區的牧民不用套馬竿,而用套馬索,蒙古語稱"察拉木"。這些套馬者多系技術嫻熟、身強力壯的牧民,因而當地牧民馬為光榮。

內蒙古遊牧民族3絕:賽馬、射箭、摔跤

中國農耕文明和遊牧文明主政中原的簡表

時間

中原王朝

北方遊牧民族

公元前221年至公元220年

秦、漢

匈奴、東胡

220年至581年

曹魏、晉

匈奴、羯、氐、羌、鮮卑

386年至556年

北魏(鮮卑入主中原)

柔然

556年至907年

北齊、北周、隋、唐

突厥、回鶻

907年至960年

五代

契丹

960年至1279年

契丹、黨項、女真、蒙古

1115年至1234年

金(女真入主中原)

蒙古

1206年至1368年

元(蒙古入主中原)


1368年至1644年

蒙古、瓦剌、韃靼

1644年至1911年

清(滿族入主中原)


中國主要少數民族政權簡表

烏孫國(烏孫)

新疆北部

公元前2世紀~公元5世紀

匈奴汗國(匈奴)

蒙古高原

公元前3世紀~公元91年

烏桓(烏桓)

東北

公元前2世紀~公元207年

鮮卑代國(鮮卑)

中原北部

338年~376年

十六國(羯、氐、匈奴、鮮卑等)

中原

304年~439年

北魏(鮮卑)

中原

386年~557年

柔然汗國(柔然)

蒙古高原

402的~555年

吐谷渾(鮮卑)

青海北部

約420年~670年

突厥汗國(突厥)

蒙古高原

552年~587年

東突厥汗國(突厥)

蒙古高原

587年~630年

西突厥汗國(突厥)

新疆及中亞

587年~658年

吐蕃帝國(藏族)

青藏高原

619年~842年

後突厥汗國(突厥)

蒙古高原

682年~745年

回鶻汗國(回鶻)

蒙古高原

744年~84年

渤海國(靺鞨)

東北

698年~926年

高昌汗國(西州回紇)


848年~1132年

遼(契丹)

東北、蒙古高原及幽雲各州

907年~1123年

喀喇汗王國(回鶻)

新疆西部及中亞

940年~1211年

西夏(黨項)

寧夏、甘肅及內蒙古西部

1038年~1227年

金(女真)

東北及中原

1115年~1234年

西遼(契丹)

新疆及中亞

1131年~1211年

蒙古汗國(蒙古)

蒙古高原

1206年~1271年

元(蒙古)

全國

1271年~1368年

察合台汗國(蒙古)

新疆

1227年~1369年

亦力把裏(蒙古)

新疆

14世紀中葉~16世紀初

北元(蒙古)

蒙古高原

1370年~1402年

韃靼汗國(韃靼)

蒙古高原

1402年~1634年

後金(女真)

東北

1616年~1644年

清(滿族)

全國

1644~1911

主要影響

遊牧文明與農耕文明的沖突和融合伴隨著中國古代北方邊境歷史的始終,而這種沖突和融合又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北方邊境的生態環境,反過來,生態環境 的變遷又導致了文明的變遷。盡管並沒有多少人意識到這一點對中國歷史和文化的重要影響,但傳統史學的盲點並不能抹殺這種影響的實際存在。

傳統觀點和西方學術界觀點一般認為,對環境的破壞是連年的征戰的征戰造成的。比如,農耕文明在對抗遊牧民族侵擾中,曾經有對遊牧民族賴以生存的草場採用焦土、灑鹽等破壞性戰術的記錄;而遊牧民族對農牧交集區域的劫掠破壞則更為嚴重,比如《西洋世界軍事史》中描述,"有人認為中亞的氣候在公元後的最初幾個世紀突然變得幹燥起來,到了公元500年到了頂點,有人認為是遊牧性的侵入破壞了水道之所致。派希克(T.Peisker)說:為了使一個水草田的擁有者,不敢不向他們納貢,他們隻要攻佔主要的水道即可。而這些遊牧民族又常常的盲目的搶劫和毀滅一切東西。一次侵擾就可以使幾百個水草田化為灰燼和沙漠。進一步說,遊牧民族不僅使中亞的無數城市和鄉村變成了廢墟,更使草原變成了赤地,因為無意識的取火而濫伐樹木,終于使流沙擴大了範圍。"

而也有觀點認為"歷史上對北方邊境生態環境造成毀滅性影響的是中原文明為了抵御遊牧文明的侵襲而採取的移民塞邊和屯田製的措施",為研究這一問題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視角。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