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奪命劍法

連環奪命劍法

連環奪命劍法,是小說虛構的一種武學招數,出自梁羽生小說。

  • 中文名稱
    連環奪命劍法
  • 特    點
    迅捷凌厲

概述

(以下資料摘自笑笑道人《梁羽生武學寶典》 )

介紹

七十二手,一招接一招連續不斷如長江浪涌大海潮生,回環運用奇正相生變化,十分復雜以迅捷凌厲招數取勝。(見梁羽生《瀚海雄風》、《武當一劍》等)

招式

“雷電交轟”至剛至烈的劍招

“鷹擊長空”“橫雲斷峰”“直劈華山”“長河落日”“大漠孤煙”“長蛇入洞”

梁書中使用者

(以下資料由梁羽生家園百科版整理 )

喬元壯、季元倫、張元吉、梁元獻

褚、谷二人聯手使出了“天雷功”,本來是可以製伏那姓盧的漢子有餘,可是武當四俠亦是聯同出手,四柄長劍使出了連環奪命劍法,分別向褚、谷二人身上刺來,劍勢亦是凌厲之極,谷涵虛一個沉肩縮時,時尖一撞,撞退了張元吉,手臂已給劍尖劃破一道傷口,幸而傷得極淺。但那姓盧的漢子已是退出三四步了。

——《瀚海雄風》第四十六回

柳洞天

柳洞天的名頭比崔鎮山更大,他是劍術的大名家,以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稱雄綠林。雖然或者還未能與孟少剛、谷平陽等前輩劍客比肩,但武林公論已是認為他可以列名在當世的十大劍客之內。

——《瀚海雄風》第二十二回

牟一羽

向天明哼了一聲,冷冷說道:“你有你的規矩,我有我的規矩!誰理會你武當派的什麽臭規矩?”

不但動口,而且動手了!牟一羽追到他的背後,他立即就是反手一抓。

牟一羽早有準備,出劍便戳他的掌心。這招他用的是連環奪命劍法中的“李廣射石”,弓腰、斜步、拔劍、出招,四個動作一氣呵成,又快又狠。

滿擬在這樣的近距離之內,向天明即使避得開他的第一招“李廣射石”,也避不開他的第二招“白虹貫日”。前一招可以刺穿對方掌心的勞宮穴,後一招可以刺穿對方肩頭的琵琶骨。不管是勞宮穴或琶琶骨一被刺穿,多好的武功也要報廢。

不料向天明的掌勢怪異之極,中指伸出,儼如鷹啄,“啄”向牟一羽脈門。牟一羽剛剛從“李廣射石”變為“白虹貫日”,陡然間隻覺脈門一麻,劍尖雖然觸及對方身體,已是無力穿破對方衣裳,更莫說是“射石”“貫日”了。說時遲,那時快,隻聽得“..”的一聲,牟一羽寶劍脫手,他的身子也被向天明抓住,舉起來了。

——《武當一劍》 第十六回

龍劍虹

厲抗天本來早有防備,哪知龍小姐的劍勢古怪之極,她使的是武當派連環奪命劍法中的一招“金針度線”劍尖應該向上斜挑,刺對方的咽喉,而且接下的一招必然是“玉女投梭”再變為“白猿竄枝”這幾招一氣呵成,連綿不斷,乃是武當劍法的特長,所以才稱為“連環奪命劍法”。哪知龍小姐的第一招“金針度線”,臨近身前,方位卻突然變換,劍鋒一偏,竟然切到了厲抗天的琵琶骨上。厲抗天武功真個高強,雖然龍小姐這一招完全出他意料之外,仍然被他的銅人擋開。可是龍小姐接著的那招,竟然又不是“玉女投梭”,卻變成了少林派達摩劍法中的“金剛伏魔”,“玉女投梭”陰柔,“金剛伏魔”威猛,本來兩樣截然不同的劍法,極難轉換。厲抗天萬萬想不到龍小姐的劍法竟是這般古怪,銅人一擋,擋了個空,隻聽得唰的一聲,肩上的墊肩已給龍小姐一劍穿過!

——《聯劍風雲錄》第十一回

李思南

李思南實在氣他不過,忍不住罵道:“你這蠢材,誰和你拼命?但你不退,我的劍可沒長著眼睛,你死了可別怨我!”唰唰唰使出凌厲非常的連環奪命劍法,宋鐵輪知道厲害,暗自想道:“原來這小子的本領如此了得,難道他剛才真是手下留情?”心中驚疑不定,于是暫時放棄了“拼命”的念頭,連連後退。

——《瀚海雄風》第八回

谷嘯風

話猶未了,猛聽得喝彩之聲,如雷震耳,仔細聽時,有的在叫道:“好一招連環奪命劍法!”有的叫道:“可惜,可惜,這一刀沒有劈著!”雖然還沒有看得見場中交手的人,但從這些人的叫喊之中,韓佩瑛已是可以知道交手的人是誰了。

韓佩瑛惴惴不安,連忙飛跑奔去,走到近處一看,隻見劍影刀光,打得難分難解,交手的雙方果然是谷嘯風和雷飆。

——《鳴鏑風雲錄》第六回

奚玉瑾

這女子唰唰唰連刺三劍,姿勢美妙之極。第一招似是少林派達摩劍法的“金針度劫”,第二招忽地變成了武當派連環奪命劍法中的“龍頂奪珠”,第三招卻又似是峨嵋派越女劍法中的“玉女投梭”。但仔細看來,每一招均是似是而非,卻比原來的劍式好看得多。宮錦雲暗暗喝彩:“好劍法!”但這到底是什麽劍法,她可說不上來。

朱九穆側目斜視,連避三招,待這女子刺出第四招的時候,他忽地伸出中指一彈,錚的一聲,將這女子的長劍彈開。這女子退了三步,機伶伶地打了一個寒噤。

朱九穆冷笑道:“百花劍法……”話猶未了,隻聽得金刃劈風之聲,一個男子突然從屋頂跳下來,喝道:“百花劍法怎麽樣?”原來是這個女子的哥哥到了。

——《鳴鏑風雲錄》第十二回

松石道人

書生尖聲叫道:“救命呀,救命呀!”身軀顫抖,猶如雨打花枝。這青衣道士名叫松石道人,乃是當今武當門下的第二代弟子,武當派的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天下聞名,這一劍去勢何等快捷,刷的一聲,卻從他脅下穿過,連衣帶也沒沾著。松石道人的劍法是一招接著一招、綿綿不斷的連環劍法,眨眼之間,連進四招,書生亂嚷亂跳,看似手忙腳亂,卻是每一招都躲閃得恰到好處,任他劍光霍霍,劍影縱橫,卻是毫發無傷,狀同戲耍!

——《萍蹤俠影錄》第5回

赤霞道人

張丹楓一閃閃過,那道士出手如風,連環三劍,不住攻擊,張丹楓看他的劍法,竟是武當派的連環奪命劍法,怔了一怔。隻聽得那道士喝道:“你仗著馬快,算什麽英雄?”張丹楓心中一動,想道:“莫非他是有意試我的劍法?”一躍下馬,道:“好,我就陪道長走幾招!”

那青衣道士也自馬背一躍而下,更不搭話,反手一劍,徑刺張丹楓的“魂門穴”,又是一招厲害的殺手。張丹楓心中有氣,還了一招“橫架金梁”,接手一招“金蟾戲浪”,劍鋒一顫,劍花錯落,一招之內,分刺道士的三道大穴,那道士叫聲:“好厲害!”一個盤龍繞步,橫劍一披,身形一轉,將張丹楓的攻勢解開,退步轉身,陡然間又刺出一劍。張丹楓心中也暗暗佩服,想道:“此人劍法遠在松石道人之上,定是武當派中有數的達人了。”當下全神貫註,將百變玄機劍法施展出來、劍影飄飄,左一劍,右一劍,上一劍,下一劍,劍勢如虹,變化無定,一口氣刺了上路追風八劍,八劍刺完,那道士剛緩得口氣,張丹楓出其不意,刷的又是一劍“雲橫秦嶺”,變為“雪擁藍關”,一劍削去,隻聽得“嗤”的一聲,那道土的道冠竟給張丹楓一劍削掉。

——《萍蹤俠影錄》第22回

霍天都

于承珠立心想要削斷他的樹枝,劍劍緊迫,那少年溜滑之極,招數著著不同,被迫得緊了,劍法突然一變,樹枝亂顫,有如銀蛇疾竄,登時四面八方都是那少年的影子,忽而是武當連環奪命劍法,忽而是太極十三劍勢,忽而是崆峒的追魂劍術,忽而是青陽的柔雲劍術,忽而是天龍的旋風劍法,就像有數十名達人,同使本門絕學,和她動手過招!

——《散花女俠》第34回

屈九疑

孤雲道人一念輕敵,幾乎吃一大虧;得了師弟之助,方把劣勢扭轉過來。這兩人是武當派第二代中最有名的人物,本領確有過人之處,尤其是屈九疑的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更是使得出神入化。張玉虎接了幾招,縱聲笑道:“劫了十幾省的貢物,今日才遇到兩個有本領的人,哈,哈,隻有這一仗才算打得痛快!”

——《聯劍風雲錄》第5回

七星子

張玉虎心頭一凜:“我道是誰,原來是武當掌門的師弟!他亮出劍來,隻怕我難以抵擋了。”武當派的第一輩達人,本來共有師兄弟七人,均以數位排列,取上道號,其中四人早已逝世,在生者尚有三人,即排第四的四空道人,排第六的六如道人,和排第七的七星子。這老道士正是七星子。他雖是排行最後,武功之強,卻僅在掌門人六如道長之下。他以一支拂塵,一柄長劍,曾替武當派掙得很大的聲譽,他的拂塵,能同時使出陽剛陰柔兩種勁力,已是武林中罕見的絕學。所以平時對敵,很少亮劍,若然亮劍,武當的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乃是最凌厲的一種劍法,配上拂塵,剛柔並濟,即算武林中的一流達人也不容易抵敵。

——《聯劍風雲錄》第十一回

黃葉道人

陳石星這一驚非同小可,“黃葉道人是當世有數的劍術達人,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凌厲無比,想不到會死在韃子手裏!”

——《廣陵劍》第23回

何其武

江湖上誰不知道兩湖大俠何其武的名字,他是武當派俗家弟子中數一數二的人物,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據說比武當派的掌門還高三分。這個女子正是他的獨生女兒何玉燕。男的是他的二弟子耿京士。他們還有個大師兄,名叫戈振軍。

——《武當一劍》楔子

戈振軍

戈振軍怒道:“我是替師父報仇,不是和你計較私人恩怨!你殺了師父,殺了何亮,還能怪我不留情面!”口中說話,出劍已是越來越快。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疾發如風,“嗤”的一聲輕響,耿京士肩頭中了一劍,雖沒傷著骨頭,已是流血如註!

——《武當一劍》楔子

耿京士

戈振軍吃驚過後,訥訥道:“我正想告訴師伯一件奇怪的事,耿京士也會太極劍法。”

無極道長說道:“他在用太極劍法之前,是否曾經用過連環奪命劍法。”

戈振軍道:“用過,他就是因為用連環奪命劍法打不過我,才改用太極劍法的。”

——《武當一劍》楔子

不敗

鄉下少年連退三步,退一步化解對方一分攻勢,連退三步之後,好不容易穩住陣腳。剛要說話,那道士的劍法已是倏然一變,從連環奪命劍法變成了太極劍法,劍勢如環,一個個的劍圈,宛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上,迫得那鄉下少年必須全神招架,仍然無法解釋。道士大為得意,心裏想道:“原來是本門一個學藝未精的俗家弟子。哼,即使你是本門弟子,你對我不敬,也該懲罰。且擊落了他的劍再說。”

——《武當一劍》第1回

藍水靈

藍水靈貼在房門遮掩著的牆角,心中很不服氣被人如此小覷,那“韓大哥”一踏進來,她唰的就是一劍刺將出去,她用的是連環奪命劍法,迅捷無比,但不知怎的,一招三式,全落了空。

——《武當一劍》第8回

東方亮

東方亮拔劍出鞘,說聲:“有僭!”陡然間,眾人隻覺眼睛一亮,一道白光,好像劃破夜空的閃電,駭人心魄!那金刃劈風之聲,也震得眾人耳鼓嗡嗡作響!東方亮的第一招使出來了!

藍玉京看得吃了一驚:“原來東方大哥不僅懂得太極劍法,他的連環奪命劍法也比我高明得多。”

——《武當一劍》第9回

不悔

不波和不悔也是像牟一羽這樣,看出了這陌生的客人乃是以“假面”出現,心有所疑,卻還不敢確定。不波懷疑他是東方亮,不悔懷疑“他”是青蜂常五娘。不悔本來不是以輕功見長,也正因為有此懷疑,是以用盡全力飛奔,在這短距離內,比不波還搶快了半步。

她的本領居武當派女弟子之首。這一招“千絲萬縷”是從連環奪命劍法中的“亂披風”一招變化出來,那人若是給她的拂塵罩住,整塊臉皮都要給一條條的撕開;不波是武當派三名內的劍術達人,這一劍更為厲害,隻要內力一透劍尖,那人的背心恐怕就要出現一個透明的窟窿!

——《武當一劍》第15回

無相真人、無色道長、耿玉京

“北鬥七星”正是武當派絕招之一,是無相真人揉合了連環奪命劍法所創的一招,奇正相生,剛柔並濟,武當門下,精于此招者隻有無色一人。但無色見了耿玉京使的這招,亦是驚喜交集,自愧不如。但也正因為如此,武當派一眾弟子也都覺得王晦聞所言不假,耿玉京出此一招,的確是存心要把他置于死地了。

——《武當一劍》第十八回

紅雲道人

紅雲道人這時哪裏還敢怠慢,急忙把劍拔出,說道:“好,這次要請姑娘先賜招。”連話聲也已謙和許多。玉羅剎又是微微一笑,道聲:“有僭!”左手捏著劍訣一指,右臂向前一遞,劍尖青光閃動,竟然踏正中宮向紅雲道人胸坎刺來。武學有雲:“劍走一偏,槍扎一線。”又道:“刀走白,劍走黑。”意思是說,劍術應以輕靈翔動為主,凡使劍的多由左右偏鋒走進,很少踏正中宮。而今玉羅剎起手第一招就奔正面中鋒刺來,這簡直是一種藐視。紅雲道人雖然對玉羅剎已轉了觀感,把她當成了平等的對手,但見她如此藐視,也不禁動了真氣,寶劍一圈,迎著玉羅剎劍鋒,一招“山舞銀蛇”疾圈出去,這招是武當派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中的一著絕招,專破敵人從正面刺來的招數。黃葉道人在旁看得暗暗叫好,心想:師弟的劍術確是大有進境,這招拿捏時候,恰到好處,這一圈一帶,縱敵人多強,兵刃也要被奪出手!

——《白發魔女傳》第7回

卓一航

卓一航見鐵飛龍與玉羅剎都在此地,又驚又喜,問道:“這是怎麽回事?”岳鳴珂道:“你與練女俠敵著這班強盜,我先去救大帥。”運劍如風,斜刺裏殺開血路。卓一航跟蹤望去,隻見牆角一個魁梧漢子,熊腰虎背,凜若天神,想必是熊廷弼無疑。卓一航對熊廷弼久已欽仰,見此情形,馬上明白了岳鳴珂用意,對玉羅剎也頓然好感起來,急運武當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殺出重圍,劍劍辛辣,霎時間也傷了幾名東廠衛士,玉羅剎已然殺來會合。卓一航大喜道:“練姐姐,原來你也是一片忠心,來救熊經略了!”玉羅剎本意隻是來追索劍譜,見卓一航如此言語,也不便細說,盈盈一笑,將當前兩名衛士手臂削斷,笑道:“傻小子,先把這班人了結再說。你的熊經略損傷不了,有你的好朋友保著呢,你擔什麽心?”言笑之間,手底絲毫不緩,劍尖東刺西戳,又傷了幾名衛士的關節要害,痛得他們滿地打滾!

——《白發魔女傳》第13回

白石道人

紅花鬼母道:“小輩,你還不進招?”白石也道:“妖婦你還不進招?”紅花鬼母把拐杖向石堆一撥,那些石頭紛紛飛了起來,從白石道人身邊飛過,卻並不打中他,石彈紛飛,濺了白石道人一身塵土,白石大怒,青鋼劍揚空一閃,驀地一招“金針度線”,直取紅花鬼母的咽喉,紅花鬼母隨手一抖,拐杖猛然壓下,白石道人斜身滑步,一甩劍鋒,跟跟蹌蹌向旁沖出幾步,虎口發熱,又驚又怒,唰唰回身兩劍,使出了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的絕招,前發後至,快速之極!紅花鬼母拐杖一舉,將兩招同時破去,道:“你能在我拐底逃生也算不錯。”白石憤然進劍,眨眼之間,連進七招,紅花鬼母一一破開,道:“唔,你這劍法我好似在那裏見過,當今之世,有這樣的劍法也算是一把好手了。”談笑之間,連連反擊,白石道人給迫得連連後退,躍過了好幾個石堆,漸漸被紅花鬼母困在石陣之中,白石道人知道難以逃脫,腳踏八卦方位,把劍使得風雨不透,紅花鬼母攻了五十多招,把白石道人殺得汗水淋漓,但白石道人守得很穩,拼力支撐,竟然也無破綻。紅花鬼母攻勢忽緩,喝道:“紫陽道長是你何人?”白石道人這時羞憤交迸,不願再提“武當五老”的名頭,乘她攻勢暫緩之際,突然兩記絕招“鷹擊長空”、“魚翔淺底”,上下兩劍,直取紅花鬼母穴道要害。紅花鬼母怒道:“你這小子不受抬舉。”拐杖一橫,把兩記絕招都化了開去。左掌一伸,呼呼風響,砂石飛揚,威勢驚人。白石道人抵擋她龍頭拐杖,已自處在下風,她發掌助威,更是難敵,劍法究竟散亂。卓一航一看不妙,冒著砂石,拔劍撞來,紅花鬼母說道:“喔,你也來了!”拐掌齊施,把兩人都困在石陣中。卓一航每擋一拐,身軀便震一下,知她功力太高,無法抵擋,隻好連走巧招,助師叔防守。紅花鬼母也好像對他特別留情,隻把他的劍招擋開便算,並不使出殺手。

——《白發魔女傳》第14回

雷震子

雷震子重整門戶,長劍橫胸一立,想道:“我以一掌護胸,一劍迎敵,且殺你個措手不及,隻要你的冰劍給我的勁力微一沾上,就化為冰水,看你如何防備。”主意打定,攻勢突發,一連三劍,這是武當的連環奪命劍法,一招緊似一招,實是十分難以抵敵。隻聽得冰川天女笑道:“你的本門劍法還差得遠哪!”但見她身形起處,衣袂輕飄,霎眼之間,也還了三劍,每一劍都是中途變招,奇詭之極,雷震子連她的衣裳也沾不著,隻覺她的冰劍寒光閃閃,在自己的面門閃來閃去,耀眼欲花,被迫得連連後退,隻聽得鐵拐仙已數到第四招了。

——《冰川天女傳》第4回

謝雲真

丐幫這邊達人雖多,但翼仲牟、蕭青峰二人受了修羅陰煞功所震,元氣大損,使出來的武功及不到平時兩成,吳絳仙的長劍又被折斷,雖然換了一把,到底不如原來的熟手,幸在謝雲真未曾受傷,仗著七十二手連環奪命的狠辣劍法,還可以替眾人掩護。混戰一起,陽赤符緊緊盯著謝雲真,孟神通的門人弟子一擁而上,不消多久,便把翼仲牟、吳絳仙、鍾展、武定球等人都圍困起來。

——《雲海玉弓緣》第8回

武當九弟子

武當派的九宮八卦劍陣,是以九個精通連環奪命劍法的人,按九宮八卦方位布成的,自從明末武當派的黃葉道人創此劍陣之後,百餘年來隻用過三次,一次是對付女劍客玉羅剎,一次是對付大魔頭韓重山、葉橫波夫婦;最後一次則是在十餘年前,冒川生在峨嵋山“開壇結緣”的時候,對付雲山派的九名弟子。武當派的連環劍法本以迅捷綿密見長,若是九個精通連環奪命劍法的人同使,那就簡直沒有半點空隙,連蒼蠅也飛不過的,即算在場的各派宗師,也未必能夠單人匹馬,獨闖此陣,何況屠昭明還指明要雷震子親自主持?

…………

雷震子強抑怒火,說道:“既是師叔說情,那麽就這樣吧……”隨即叫出九個名字,三個是他的師弟,三個是他的師侄,還有三個是他的弟子,叫這九人列成劍陣,冷笑道:“尊駕既然劃出道兒,要試便請一試,松石師弟,你們小心在意,接待高賢!”

——《雲海玉弓緣》第31回

成滔、胡乾

成滔的劍重力沉,胡乾的劍輕靈翔動,同時使出武當派的連環奪命劍法,相得益彰。那姓文的少年在一時之間,既未能將抱拙道人的長劍打下,隻好放松了抱拙道人。他的身法端的是怪異之極。

——《冰河洗劍錄》第2回

抱拙道人

大雄禪師脫下袈裟,大喝一聲,袈裟化成了一朵紅雲,向姬曉風當頭罩下,抱拙道人展開了連環奪命劍法,也跟蹤急刺,峨嵋派的青松道人與大雄禪師早已約好,要合力生擒姬曉風,這時,他得回了本派秘笈,略略翻閱了一下姬曉風的評註,心中卻是有點躊躇。但大雄禪師已經發動,他也隻好跟在大雄禪師之後,向姬曉風展開攻擊!

——《冰河洗劍錄》第3回

白淘道人

李大典刀光霍霍,向她下三路斫來,祈聖因使出“回風掃柳”的鞭法,呼、呼、呼,卷起了一團鞭影,李大典的雁翎刀幾乎給她卷出手去,不敢欺身逼近;白濤使出“連環奪命劍法”,瞬息之間,連攻了六六三十六劍,哪知祈聖因氣力雖然不加,劍法的迅捷,仍是不在白濤之下,隻聽得一片斷金戛玉之聲,就在這瞬息之間,她也還了三十六劍,白濤道人,絲毫也沒有佔到便宜。

——《風雷震九州》第23回

秦元浩

秦元浩心裏想道:“這小子不肯罷休,我若隻守不攻,終須吃他的虧。”要知武當派的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本來是以攻為主的,用來防守,實是不能發揮劍法之長。

秦元浩一聲長嘯,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對不住,我可要還招了!”手起劍落,左刺兩劍,右刺兩劍,中間又疾刺三劍。出手七招,快如閃電,式式不同。少女在旁邊看得目眩神搖,失聲說道:“咦,文大哥,他的劍法似乎比你還快幾分呢!”

——《俠骨丹心》第1回

大石道人、大松道人

孟華哈哈笑道:“很好,我正要領教你們的連環奪命劍法,你們可以不必爭了!”

大石道人哼了一聲,意似不屑,心中可是暗暗歡喜;說道:“好,這小子既然要見識咱們的連環奪命劍法,就讓他知道厲害吧!”唰的一聲,和大松道人同時拔出劍來。

——《牧野流星》第49回

崆峒派前輩、洞妙真人、洞冥子

孟華道:“這位前輩有所不知,崆峒派的連環奪命劍法變化極為復雜,功夫還未學得到家的弟子,是很難一個人施展的。必須兩人配合,彼此替同伴彌補破綻,方能發揮這套劍法的威力。他們的師父是勉強可以一個人施展這套劍法的,但也還使得不好。師父尚且如此,何況弟子,他們當然是兩個人齊上了。”

崆峒派自從創派以來,隻有三個人能夠施展這套劍法,一個是創立這套劍法的祖師,一個是前兩任掌門、丹丘生的師父洞妙真人,還有一個就是洞冥子,是崆峒派當今第一劍術達人,有人甚至說他的這套劍法使得比前輩祖師還要好的。這些故事,崆峒派長幼弟子無人不知,如今孟華竟敢批評洞冥子這套劍法使得不好,眾人無不驚愕。

——《牧野流星》第49回

孟華

洞真子雖說是“無關宏旨”,但經過了段。孟二人替丹丘生辯護之後,情況其實已是起了頗大的變化,變得有利于丹丘生,不利于洞冥子了。在此之前,雖然有人為丹丘生呼冤,但也有不少人相信洞冥子指控的。但現在與會之人,包括崆峒派的弟子在內,均已不禁對洞冥子起了疑心。因為他們的辯護,最少可以證明,洞冥子曾經說了兩個謊言。

另一個影響是,崆峒派眾弟子在目睹孟華的驚人武功,尤其是他一人能使本派絕技連環奪命劍法之後,不禁都會想到:徒弟如此,師父可知。怪不得玉虛長老要提名丹丘生做繼任掌門的人選了。孟華學兼各派,他可能不被認為隻屬崆峒派的弟子,丹丘生卻是純粹崆峒派的武功的。隻要他能洗脫罪嫌,他就有資格被立為掌門。他一做掌門,孟華也就多半願意做崆峒派的弟子了。

——《牧野流星》第49回

丹丘生、何洛

“何洛是常在江湖上走動的,我雖然沒有見過他,也曾聽得黑道的朋友說過他的相貌。我仔細一看,他的相貌果然和朋友說的相符。而他用的這招劍法,我也看得出來,確實是崆峒派的連環奪命劍法。據我所知,當時崆峒派能使連環奪命劍法的隻有三個人。一個是洞冥子,一個是丹丘生,還有一個就是何洛了。三人中洞冥子年紀最大,丹丘生年紀最輕,都不可能是眼前這個人。是以不用懷疑,這個人自必是何洛了。

——《牧野流星》第50回

郝大志

“據劉媽說,那人會使崆峒派的連環奪命劍法,在劍術上的造詣還相當不錯呢。料想當是洞玄子的得意弟子。

……………………

崆峒派現任掌門洞真子不覺暗自想道:“原來大志的失蹤,是這麽一回事情,洞冥師弟卻一直瞞著我!”

洞冥子則是四分吃驚,六分歡喜,暗自想道:“原來大志竟是命喪在牟家一個老奶娘手裏。但不幸中之幸,幸虧她們直到如今,還未知道大志的底細。”

原來那次給洞玄子送密信的人名叫郝大志,這個郝大志卻並非洞玄子的弟子,而是洞冥子的俗家弟子。洞冥子對他的看重,是還在如今他的大弟子大石道人之上的。那時郝大志已經學成出道,他是俗家弟子,不用住在清虛觀,但每年也總要來幾次的。他一去不回,洞冥子亦已猜想得到他是送命的了,但未得確實的訊息,十八年來,卻是難免一直提心吊膽,不知他是否落在對方手裏留作了活口,如今聽得他這得意弟子早已死掉,方始放下心上這塊石頭。

——《牧野流星》第52回

遊揚

公證人之一的遊揚乃是崆峒派第二代弟子中的第一劍術達人,他的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在武林中也是享有極大聲譽的。旁人看不清楚,他則看積分明,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瞻之在左,忽焉在右。徐中岳的躡雲劍法果然名不虛傳!”但也因為他是行家,看得人了迷,忘了自己公證人的身份了。

——《劍網塵絲》第2回

葉忍堂

武當派有兩種劍法,一種名為“柔雲劍法”,以內力為主,擅能以柔克剛,另一種名為“連環奪命劍法”,以迅捷凌厲的招數取勝。兩種劍法,一柔一剛,相反相成。本門功夫,若是練到爐火純青之境,這兩種劍法可以熔于一爐,發揮最大的威力。

葉忍堂是武當派四大弟子之一,但距離爐火純青之境還有一段路程,他自知功力不及對方,倚仗有梅清風相助,出手全採攻勢,把柔雲劍法屏棄不用。

楚天舒松了口氣,暗自想道:“幸好他的武當劍法,學得尚未到家,我的驚神筆法就正好可以克製他的連環奪命劍法了。”

——《劍網塵絲》第3回

武當五老

(玉頂真人、玉真子、玉玄子、玉洞子、玉虛子)

楚天舒道:“不,我是在第十二招才看得出前輩用的是連環奪命劍法的。是我輸了。”連環奪命劍乃是武當派的鎮山劍法,不過由于變化太過復雜,一般弟子,大都是僅得皮毛,隻有武當五老才能運用自如。

——《劍網塵絲》第9回

牟世傑

段克邪做夢也想不到史朝英恩將仇報,一時間驚惶失措,竟不知如何應付這個尷尬的局面。牟世傑一出手就是連環劍法,劍劍辛辣,段克邪被他迫得緊,不能不全神應付,避了幾招,心神反而定了下來,知道了這是怎麽一回事了。

——《龍鳳寶釵緣》第三十六回

耿紹南

耿紹南見她持劍不刺,卻發語冷嘲,比中劍更為難過,倏的一個閃身,連環劍中的三絕招猛然出手,頭一招“金針度線”,劍尖斜點,一轉身便變成“抽撒連環”,點咽喉,掛兩臂,快逾飄風。哪知唰唰兩劍,全落了空,第三招尚未使出,背脊已是冷氣森森。

——《白發魔女傳》第一回

遊一鄂

遊一鄂是武當派達人,一手連環劍法使得凌厲無前,正在佔得上風,猛地裏又聽得哨聲四聲,南北兩面山口都沖出一股人來,南面的是陝甘大俠麥永明領頭,北面卻是武氏兄弟為首,龍靈矯瞥了一眼,笑道:“這麥老頭的交遊確是廣闊、北五省俠義道中的人物,幾乎全來了。”陳天宇心中一傈,想道:“我父親是迎接金瓶的專使,如此一來,豈非我要和北五省義道中的人物作對了?”心下躊躇難決,就在這一瞬間,這兩股人馬已從兩翼殺人,把御林軍殺得望風披靡。

——《冰川天女傳》第十一回

一瓢

一瓢道人大怒道:“好呀,我倒要看你這小賊能夠接我幾招!”掌劈指戳,竟是把崆峒派的鎮山之寶……七十二手連環奪的劍法化到掌法上來。

——《劍網塵絲》第六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