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妖精有點二

這隻妖精有點二

《這隻妖精有點二》是武漢出版社2011-5出版的圖書。

  • 書名
    這隻妖精有點二
  • 出版社
    武漢出版社
  • 作者
    Vivibear
  • 出版時間
    2011-5

基本信息

繼《尋找前世之旅》之後

Vivibear步入幻想王國 帶大家踏上最美的神話之旅《 這隻妖精有點二》

這隻妖精有點二這隻妖精有點二

圖書信息

書名:這隻妖精有點二

作者:Vivibear

出版社:武漢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1-5

ISBN:978-7-5430-5832-3

開本:16開

定價:25.00元

作者簡介

Vivibear,寧波籍,現居地瑞典,青春暢銷書女作家,出版了《尋找前世之旅》《蘭陵繚亂》等12部小說。2009年初被指涉嫌抄襲200多部網路小說、散文等文字作品鹽澤兼人的祭文,為媒體曝光率較高的人物

其它作品:《尋龍記Ⅰ》《尋龍記Ⅱ》《尋找前世之旅》《平安京之宋姬物語》《恨相逢之戰國之戀》《尋找前世之流年轉Ⅰ》《尋找前世之流年轉Ⅱ》《蘭陵繚亂》《大唐公主招親記》《陰陽師物語》

《鐮倉の琉璃姬外傳》《北歐海盜之夢物語》(連載中)《大唐盛世之飛鳥之戀》《百鬼御伽》(連載中)《騎士幻想夜》(已出版)《第101次逃婚上下》(已出版)《花神》(已出版)血族新娘(已出版)

內容簡介

靠坑蒙拐騙為生的"仙姑"VS住在筷子裏的妖精少爺

騙子+妖精強強聯手,該是怎樣搞笑顛覆的組合?

所謂妖精,不就應該是邪魅多變魅惑眾生的嗎?

怎麽她碰上的這隻妖精蹭吃蹭喝不說,平日裏還經常犯二?

要不是另有目的,她才不會那麽好心收留他。

把貨真價實的妖精當做臨時助手,以妖攻妖,

這個交易嘛,絕對絕對劃算!

靠坑蒙拐騙為生的"仙姑"vs住在筷子裏的妖精少爺,

就這樣強強聯手開始了漫長而偉大的除妖事業。

當騙子遇上妖精--如此顛覆的組合在除妖過程中自然是笑料百生,

各種不可思議的妖怪也陸續登場,

而事情的發展更有疑雲重重,朝著奇怪的方向奔流而去

一切的一切都不似表象那麽簡單,

這隻有點二的妖精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詭異的秘密?

所有答案,都在真相大白之時……

登場人物

何其嵐、小悠(悠少爺)、何其欽、辛夷、對影……

圖書目錄

1.誰是何仙姑

2.搶飯碗的對手

3.躲在屏風後的男人

4.筷子妖精

5.嚇死人的鍾點工

6.人面蜘蛛

7.失蹤事件

8.被妖怪附身的孩子

9.怪事連連

10. 意料不到的拜訪

11. 仙姑也有失手

12.初戀情人&情敵

13. 紫陽花物語

14.廚房裏的靈異事件

15.海底的妖精

16.和妖精獨處的日子

17.返老還童術

18.不可思議的轉折

19.魔舍利

20.悠少爺的秘密

21 最後的一天

尾聲

內容摘要

三月江南,草長鶯飛,細柳成煙。河畔邊的桃花開得又繁又密,灼灼其華,恰到好處地點綴在翠色煙柳之間,顯得格外嫵媚多姿。古老的石橋下悄然劃過了幾隻黑色的敞篷船,水波瀲灧的河面上籠著一抹輕煙般的薄霧。淡青的石板鋪過曲折幽寂的巷子,風中飄落著綿綿柳絮,拋灑了漫天的紛紛揚揚。此時此刻,地處江南某地的長樂鎮,儼然就是一卷濃淡相宜渾然天成的水墨丹青。

從小鎮往南一直走,就能望見遠方迤邐不斷的山巒。山腳下有一架紫藤開得正好,遠遠望去猶如紫色雲霧繚繞,在這青山綠水中更顯清艷脫俗。花架間掩映著一棟風格古樸的磚瓦房,深綠色的苔蘚在灰白的圍牆上印下了一片斑駁暗影,背光處的爬山虎隨心所欲的生長著,頗有幾分不依不饒的氣勢。屋前的田地裏種著幾畦碧綠可人的青菜,指尖大小的豌豆新芽羞答答的剛從土壤裏探出半個身子。折射著初春陽光的窗前,沾染著晨露的白色梔子花熱鬧地簇擁在一起,空氣中彌漫著沁人心脾的花香。

一位身穿天藍色運動外套的少年在和煦晨光中推門而出,頓時驚飛了棲息在房瓦上的一群麻雀。暖暖的春風揚起了少年幹凈飄逸的發絲,也吹開了他唇邊的一縷淺淡笑容。少年看上去不過才十三四歲,細白柔軟的肌膚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近乎透明,纖秀明潤的眉目輕緩舒展,就像是梔子花叢中最美的一朵,在微風中徐徐綻開了花蕾。

少年先來到田地裏,熟練地給植物們澆水施肥,順手割了一把新鮮青菜放進籃子。接著來到屋後喂了養在籠子裏的三隻蘆花母雞,再順手摸了兩個還帶著熱氣的雞蛋。做完一大堆零碎雜活之後,他又在花架下細心摘了半籃子紫藤花瓣,這才返回到了屋子裏。進屋放下籃子,他又開始掃地擦窗,煮粥煎蛋,忙得不亦樂乎。如果不是因為他的性別,還真會讓人誤以為這是位稱職的家庭主婦呢。

少年剛剛將煎好的雞蛋裝入盤中,就聽見最靠裏那間臥室的門吱嘎一聲被開啟了。一個穿著睡衣的少女趿著拖鞋蓬頭垢面地就閃了出來,那件卡通睡衣的扣子上下不齊,高高低低,連腳上的拖鞋都不是成對的。她的短發經過一夜摧殘已是慘不忍睹,如果此刻飛來一隻麻雀,必定會很樂意選擇在這裏蝸居。或許是還沒完全睡醒的關系,她的雙眼依然緊閉著,腦袋的下垂幅度更是證實了地心引力的定律,似醒未醒的樣子仿佛隨時會失去重心一頭蹶倒在地。

她在昏昏欲睡之中輕輕抽動了幾下鼻翼,本能的循著香味晃晃悠悠踱到了廚房。當睜眼瞧見桌子上的紫藤花時,少女像是吃了靈丹妙葯般一下子清醒過來,笑逐顏開地摟住了忙碌中的少年,用討好的口吻道,"小欽,今天是要做藤花餅嗎?真是太好了!我正想吃這個呢。我的好弟弟,你怎麽就這麽可愛這麽能幹這麽乖巧呢!"

少年左躲右閃抵擋著她的熱情,無奈地搖頭道,"老姐,你能不能先去洗臉刷牙?萬一現在有客人來的話,你這樣子……也太沒形象了吧。"

少女聳了聳肩,胡亂抓了抓自己本來已經夠亂的頭發,不以為然道,"放心啦,今天應該不會有客人那麽早來的。我的客人可都是要先預約的喔。"

"不怕一萬,隻怕萬一。老姐你也不想被別人看到你的這個原生態模樣吧,一點御姐風範都沒有。"少年冷眼瞥了她顏色各不同的拖鞋一眼,"我已經把雞蛋煎好了,牛奶也熱好了,你先把早飯吃了再說。中午你不是還要幫劉鎮長家新蓋的房子看風水嗎?"

"小欽,你的語氣啊,越來越咱們老媽了。"少女嘻皮笑臉地捏了捏他的臉,"看來爸媽真是沒取錯我們的名字,我叫何其嵐,你呢,就叫何其欽,何其懶配何其勤,老爸真是神機妙算,不愧是傳說中的高人吶。"

少年皺著眉撥開了她的魔爪,"幸好爸媽隻生了我們兩個,不然接下來的我看就得叫何其累何其慘何其苦命了。"

"咦?原來小欽你也會開玩笑啊。"何其嵐像是發現了什麽新大陸,斜著眼興致盎然地在他臉上掃來掃去。

"還看什麽看?快去洗臉吧!"他終于忍無可忍地將她推出了廚房。唉,別人家裏都是姐姐照顧弟弟,可在這個家裏卻是完全倒過來了……自從父母雙雙因為意外過世之後,一開始確實是姐姐照顧他的,可後來就……這種黑白顛倒的情況到底是從什麽時候改變的呢?

零零落落的記憶片段就像是電影畫面般從他的腦海裏不停掠過……

"弟弟,我今天身體不舒服,你可以幫忙做早飯嗎?"

"嗯,好啊。"

早飯完畢後……

"哇!弟弟,你做的早飯真好吃!要是能每天吃到你做的早飯姐姐就太幸福了!就算是馬上死了也值得!"

"真的嗎?姐姐!那我每天做給你吃!"

"弟弟,我今天身體不舒服,你可以幫忙掃地嗎?"

"嗯,好啊。"

掃地完畢後……

"哇!弟弟,你掃的地真幹凈!要是每天能看到你掃的地姐姐就太幸福了!就算是馬上死了也值得!"

"真的嗎?姐姐!那我每天都掃地好了!"

想到這裏,何其欽自己也忍不住苦笑起來。老姐好像就是用了無數這種千篇一律的句式,讓自己不知不覺就鑽進圈套裏來的吧?身為這個家裏唯一的男人,為了老姐的幸福,他容易嗎他?

"請問,這裏-----是仙姑的家嗎?"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忽然從門口傳來,何其欽抬頭一看,隻見一位面色憔悴的年輕男子正站在藤花架下探頭朝屋裏張望。

"這裏就是仙姑的家。請問你有什麽事嗎?"何其欽淡淡地問道。其實就算不問,他心裏也很清楚答案。指明道姓要找仙姑的人,其來意已經很明顯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是這樣的,我是聽朋友說這裏住著一位特別靈驗的仙姑,所以就來想請她幫我指點迷津。"男子連忙解釋道。

何其欽斂了斂臉色,冷聲道,"那麽你有提前預約嗎?仙姑她平時是很忙的。一般來說,最好提早一到兩個星期預約,那才有可能排上期。我看你是要改日再來了。"

男子不禁面露失望之色,"這可怎麽辦呢?我也是昨天才聽說這位仙姑,所以才臨時決定來這裏。我真的很想見仙姑,能不能請您行個方便?"說到這裏,他一咬牙道,"我可以付雙倍的價錢!"

"那麽這位先生,你是要班目叩經問丙,還是尋龍?"不等何其欽回答,從裏屋款款走出了一位妙齡少女。她那一頭嬌俏短發在陽光下閃耀著柔順光亮的色澤,半眯的眼眸猶如靈狐般娟秀,透著幾分和她年紀不符的狡黠。纖細的右手腕上系著幾圈深棕色的皮繩,將她的象牙色肌膚襯得溫潤無瑕。簡約中性的純白色襯衣搭配她的短發造型,更是顯得英姿颯爽幹凈利落。不經意的舉手投足間,帶著一點優雅一點淡然,又兼具一點隨意一點距離。

這樣御姐氣場十足的形象,簡直令人無法把她和剛才邋遢的睡衣女聯系起來。何其欽心裏暗暗好笑,直嘆老姐這換裝的速度還真不是蓋的。當然,姐姐大人偽裝的本領更是出神入化。

男子顯然愣了愣,頗為疑惑地問道,"你就是何仙姑?"在普通人的印象裏,能擔得上仙姑這個稱號的,就算不是阿麼姥姥輩,好歹也該是個歐巴桑大嬸級人物,怎麽可能隻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呢?這未免也太不靠譜了吧。

"不錯。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她微微一笑,"班目就是看相,叩經是佔卦,問丙是算命,尋龍是看風水,不知這位先生你想要問得是哪一樣?我想應該不會是驅邪除妖吧。"

男子還是半信半疑地打量著她,忍不住又問了一句,"你真的就是何仙姑?"

何其嵐似乎已經習慣了對方有這樣的反應,也略微打量了他幾眼說道,"這位先生,看你的面相最近應有和子嗣相關的喜事。你家裏剛剛添了新丁吧?"

男子似乎有些驚訝,"沒錯,我的妻子上個月為我生了個女兒。"

"從你的面相來看,確實應該是個女兒無疑,你命中該有一女。"她邊說邊點起了一支清香,"那麽,應該是在金錢上有所煩惱吧。"

男子更是驚訝,連連點頭,"仙姑說得不錯。我的妻子剛剛生產,為了多賺些奶粉錢,我就去地下賭場賭了幾把,剛開始是贏了一大筆錢,可誰知到最後還是輸了回去。所以我想來問問仙姑,我近來的財運如何?到底還有沒有翻盤的機會?"

何其嵐沉默了幾秒又開口道,"你一定是結交了損友。有果必有因。從你的面相來看,你所結交的損友也是造成你金錢困擾的一個原因。輕則破財重則有禍。"

"仙姑你怎麽知道……"到這時他算是開始有點相信她了,不禁輕嘆了一口氣,"的確是我的好朋友將我帶到那裏,說是找到了賺快錢的地方。我當時也是鬼迷心竅……"

"那麽把你的出生年月日時告訴我,讓我看看你的八字如何。"何其嵐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茶。端坐在藤椅上的她看起來沉著淡定,頗有種胸有成竹的自信,倒是像位小隱隱于野的世外高人。

男子這時也不再有所懷疑,急忙將自己的公歷生日報了一遍。

何其嵐沉吟了幾秒之後就飛快地算了起來,"你的八字是壬子年壬子月辛卯日辛卯時,卯木主偏財,但辛金不得土也就是生而無根,就說明你的命中雖有財,但同時也受用不了那麽多的財。到最後也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而且你今年九星照命正逢火星,所謂男遇火星多倒酶,總有煩惱把你隨。也就是說,恐怕接下來你還會有更多金錢上的麻煩和糾紛。"

年輕男子面露擔憂之色,"這可怎麽辦?難道我不再去賭也不成嗎?"

她搖了搖頭,正色道,"火星之災厄在今年整整一年都會影響你的運勢。不僅僅是財運,包括事業,身體,甚至子女都會受影響。"

男子的臉色微變,焦慮的加重了語氣,"仙姑!請您一定要幫幫我!怎樣才能化解這災厄?拜托您告訴我了!"

她神色淡然地抿了抿嘴角,"其實也不算太復雜。你在三天後的上午九點到十一點,點上十四支蠟燭,面向正北方向坐,燒三支香,再拿一道順星符,用一把斧子將符壓上,斧子用紅布覆上,在十一點之後將符燒掉,這樣就能躲過火星之災厄了。"

"這樣真的行嗎?那順星符……"

"如果是當年犯沖煞星,用此符就能化解。隻不過……"她頓了頓,嘆了一口氣,"每畫一道順星符,我自身就會傷些許元氣,所以這符輕易我也不是隨便給別人的。"

男子一聽這話有些急了,連聲懇求道,"仙姑,我明白我明白!這符來之不易,我願意另外再加費用!隻求您千萬要幫幫我躲過那什麽災厄!"

何其嵐眼中飛快飄過了一絲狡黠的笑意,正色道,"怎麽說呢?今天你能找到這裏,也算是和我有緣。說來也巧,我這房內正好還有一道剛畫完的順星符。若是無緣之人,無論他出多少錢也未必能換得一道符,今天就看在你我有緣的份上,讓你請了這道符去吧。"說著,她轉頭吩咐站在一邊圍觀的弟弟,"小欽,去我的內室將那道順星符拿來。"

何其欽也相當配合,低眉順眼畢恭畢敬地應了聲,"是,仙姑。"

男子似乎大松了一口氣,感激涕零道,"這樣的話那些災厄就會離我遠去了吧?"

她微微頓首,"放心,隻要按我所說的做,自然會保你今年家室平安,後福綿綿。不過你要謹記切切不可再賭,更不能繼續結交損友。你的八字是主親戚提攜,並不主朋友帶摯。"

聽到最後一句話,男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麽,面露喜色道,"對了,我現在工作的公司是我表叔叔開的,這麽說如果我一直做下去是不是會得到提升?"

她笑了笑,似是默認了他的話,接著又對他說了一些類似後運佳子孫福的話,直把對方說得眉開眼笑。拿到了那道順星符之後,男子立刻從褲兜裏摸出了錢包,心甘情願地掏出了錢,再三感謝了她才離開。

目送那個男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中,何其欽轉頭瞥了一眼正在專心埋頭數錢的少女,淡淡道,"老姐,這麽輕松又賺了一筆,你的忽悠功夫可是越來越長進了。順便告訴你一聲,箱子裏的順星符還有百來張,不過魁星符和禳星符倒是快用完了,有空的時候你再畫些補點貨吧。"

"輕松?"何其嵐有些不滿地抬起了頭,"這個世上任何一種職業都不是輕松的。老祖宗留下來的神騙術可不簡單,要知道這神騙術不但涉及天文地理,易經八卦,玄學病理學,還要懂心理學,更要掌握一定的科學知識,簡直比聯考還折磨人。話又說回來了,你最近有沒有趁放假好好揣摩那本師門大法?"

"我有看啊,不過都是紙上談兵罷了。"他聳了聳肩。

"好吧,那今天就讓姐姐給你上一課。"她笑眯眯地將那些錢往旁邊一挪,清了清嗓子,"小欽,你還記得那本師門大法上的第一章嗎?上面第一句就寫著兩句話,一入門先觀為意,即開言切莫躊躇。也就是說做我們這一行,察言觀色是很重要的。一旦開了口就千萬不能結結巴巴,要保持自然流暢。用神騙術算命的精髓就在于敲、打、審、千、隆、賣六種手段。所謂敲,就是用言語試探他。今天這個來算命的男人身上有股淡淡奶香,袖口還有一小片奶漬,手機上的那個掛繩是某奶粉廠家的附贈品,所以我推斷出他可能是剛剛有了孩子。是男是女不用明說,因為隨後可以用敲的手段套出來。"

何其欽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他自己主動說了生了個女兒。那就可以順著他的話說看他的面相的確命中有一女。出于一種自然的心理反應,他會認為你算得很準。"

"老姐你觀察的可真仔細,那你怎麽看出他有金錢方面的困擾呢?"

"那就要用到所謂的千了,就是對他自己給出的資料加以利用。喜得貴子本來是開心的事,但這個人神情憔悴,情緒低落。顯然是有心事。沒有心事也不會來要我指點迷津啦,對不對?談到妻子時他神情溫柔,所以應該不是感情問題。對于女兒也很滿意,那麽也不是重男輕女問題。可你看他的右手無意識的護著褲兜,那個地方有鼓起應該放著錢包。這就說明他的潛意識在擔心金錢方面的問題。"

"這也能推斷出來,厲害啊,老姐!"何其欽忍不住贊了一句。

"他說話的時候手指微抖,臉上明顯有悔意。所以我推斷他去賭也是第一次。那麽就可推斷出多半是有人帶他去賭的。這個時候就要用所謂的打,也就是忽然發問,確定是他損友所為,讓他引以為誡。"

何其欽一臉了然地笑了起來,"到這個時候,他已經完全相信你了。看出他剛有了孩子,看出他金錢方面有問題,看出他交了損友,姐姐你這位仙姑大人果然名不虛傳。"

何其嵐挑了挑眉,慢悠悠地又喝了一口茶,"這個時候差不多可以審了,也就是作出最後的判斷。接著再故意將後果說得嚴重些,自然更能讓他乖乖花錢消災。"她頓了頓,"當然最後也不能忘記用隆這招,先千後隆,多多誇他的後運,反正將來的事還遠著呢,說得再是天花亂墜也沒關系。"

"那麽他的八字也未必真是親戚提攜吧?"

"或許是,或許不是。"她眨了眨眼,"你看他年紀還那麽輕,朋友年紀也應該差不多,而且還有損友,靠朋友提攜他的機會可以說是微乎其微。說是親戚什麽的,範圍或許還更大一些。他不是立刻想起了相關的親戚嗎?最後再給他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讓他心存希望,有些念想。"說到這裏,她又語重心長地總結了一下,"小欽,要知道這個世上生辰八字相同的人很多,可每個人的命運卻是各不相同,吉凶禍福更是有天壤之別。做我們這一行,要想方設法從客人口中套到更多的情況,善于推斷,才能讓他深信不疑。這也是神騙術的精髓,明白嗎?"

聽完了她這番話,此刻何其欽隻能以六個字概括自己的感想-------仙姑姐姐威武!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