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友人 -唐代詩人薛濤的作品

送友人

唐代詩人薛濤的作品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送友人》是唐代著名詩人薛濤所作的一首七言絕句,出自《全唐詩》

  • 作品名稱
    送友人
  • 作品出處
    全唐詩
  • 文學體裁
    七言絕句
  • 作者
    薛濤
  • 創作年代
    唐代

​作品原文

送友人

水國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蒼蒼。

送友人送友人

誰言千裏自今夕,離夢杳如關塞長。

注解譯文

詞句注解

⑴水國:猶水鄉。蒹葭(jiānjiā):水草名。《詩經·秦風·蒹葭》:"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本指在水邊懷念故人,後以"蒹葭"泛指思念異地友人。

⑵蒼蒼:深青色。

⑶今夕:今晚,當晚。

⑷離夢:離人的夢。杳(yǎo):無影無聲。關塞:一作"關路"。

白話譯文

水國之夜是籠罩在凄寒的月色之中的,寒冷的月色與夜幕籠罩中的深青山色渾為一體,蒼蒼茫茫。

誰說友人千裏之別從今晚就開始了?可離別後連相逢的夢也杳無蹤跡,它竟像迢迢關塞那樣遙遠。

作品鑒賞

文學賞析

昔人曾稱道這位"萬裏橋邊女校書""工絕句,無雌聲"。她這首《送友人》就是向來為人傳誦,可與"唐才子"們競雄的名篇。此詩表明上似清空一氣,其實短幅中有無限蘊藉,藏無數曲折。

前兩句寫別浦晚景。"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可知是秋季。"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憭傈兮若在遠行,登山臨水兮送將歸",這時節相送,當是格外難堪。詩人登山臨水,一則見"水國蒹葭夜有霜",一則見月照山前明如霜,這一派蒹葭與山色"共蒼蒼"的景象,令人凜然生寒。

此處不盡是寫景,句中暗暗兼用了《詩經·秦風·蒹葭》"蒹葭蒼蒼"兩句以下的詩意:"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回從之,道阻且長;溯遊從之,宛在水中央",以表達一種友人遠去、思而不見的懷戀情緒。節用《詩經》而兼包全篇之意,王昌齡"山長不見秋城色,日暮蒹葭空水雲"(《巴陵送李十二》)與此詩機杼相同。運用這種引用的修辭手法,就使詩句的內涵大為深厚了。

人隔千裏,自今夕始。"千裏自今夕"一語,與李益名句"千裏佳期一夕休"相似,表現了詩人的無限深情和遺憾。這裏卻加"誰言"二字,似乎要一反那遺憾之意,不欲作"從此無心愛良夜"的苦語。似乎意味著"海記憶體知已,天涯若比鄰",可以"隔千裏兮共明月",是一種慰勉的語調。這與前兩句的隱含離傷構成一個曲折,表現出相思情意的執著。

詩中提到"關塞",大約友人是赴邊去吧,那再見自然很不易了,除非相遇夢中。不過美夢也不易求得,行人又遠在塞北。"天長地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李白長相思》)。"關塞長"使夢魂難以度越,已自不堪,更何況"離夢杳如",連夢也新來不做。一句之中含層層曲折,將難堪之情推向高潮。此句的苦語,相對于第三句的慰勉,又是一大曲折。此句音調也很美,"杳如"的"如"不但表狀態,而且兼有語助詞"兮"字的功用,讀來有唱嘆之音,配合曲折的詩情,其味尤長。而全詩的詩情發展,是"先緊後寬"(先作苦語,繼而寬解),寬而復緊,"首尾相銜,開闔盡變"(《藝概·詩概》)。

"絕句于六藝多取風興,故視它體尤以委曲、含蓄、自然為高。"(《藝概·詩概》)此詩化用了前人一些名篇成語,使內涵更豐富;詩意又層層推進,處處曲折,愈轉愈深,可謂兼有委曲、含蓄的特點。詩人用語既能翻新又不著痕跡,娓娓道來,不事藻繪,便顯得"清"。又善"短語長事",得吞吐之法,又顯得"空"。清空與質實相對立,卻與充實無矛盾,故耐人玩味。

名家點評

名媛詩歸》:月寒乎?山寒乎?非"共蒼蒼"三字不能摹寫。淺淺語,幻入深意,此不獨意態淡宕也。

唐詩選脈會通評林》:周珽曰:征途萬裏,莫如關塞夢魂無阻,今夕似之,非深于離愁者孰能道焉?徐用吾曰:情景亦自濃艷,卻絕無脂粉氣。雖不能律以初、盛門徑,然亦妓中翹楚也。上聯送別凄景,下聯惜別深情。

《才調集補註》:默庵雲:名句(首二句下)。

作者簡介

薛濤(約768~約834),唐代女詩人,字洪度。長安(今陝西西安)人。父親薛鄖在四川做官,早年去世以後,薛濤和母親相依為命。薛濤聰慧貌美,八歲能詩,熟悉音律,多才多藝,聲名傾動一時。韋皋任劍南西川節度使時,薛濤得以召見並入樂籍,成為歌伎。後世稱歌伎為"校書"就是從她開始的。薛濤和當時的著名詩人元稹白居易張籍、王建、劉禹錫杜牧張祜等人都有過唱酬交往。她居住在成都浣花溪邊,自造桃紅色的小彩箋,用以寫詩。後人仿製,稱為"薛濤箋"。晚年好作女道士裝束,建吟詩樓于碧雞坊,在清幽的生活中度過晚年。有《錦江集》五卷,已失傳。《全唐詩》錄存其詩一卷。近人張蓬舟有《薛濤詩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