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告密者

追捕告密者

《告密者》是中國國際總公司出品的反特懸疑劇,由劉進執導,柳雲龍張嘉譯領銜主演。

該劇取材于趙寶瑞小說《龍飛三下江南》,講述了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的反特故事,公安幹警"龍飛"為找出出賣黨內重要頭目的"告密者",肅清隱藏在暗處的特務分子,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大調查。

2010年11月9日于吉林都市頻道播出,2011年9月12日于安徽、江西、雲南、廣東衛視上星播出。

  • 中文名稱
    告密者
  • 出品時間
    2010年
  • 製片地區
  • 集    數
    27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樂視,搜狐
  • 導    演
    劉進
  • 首播時間
    2010年11月9日
  • 類    型
    劇情,懸疑,反特
  • 主    演
  • 上映時間
    2011年9月12日(上星)
  • 每集長度
    40分鍾
  • 其它譯名
    追捕告密者
  • 編    劇
    傅琦然、汪奕升
  • 出品公司
    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節目交易中心,美錦影視

劇情簡介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50年代。

《告密者》海報《告密者》海報

北京公安局的幹警龍飛和同事應山紅受命前往江南,開展新的工作。多年以前,還是地下工作人員的龍飛與昔日的戀人鴿子曾在這裏共同工作生活過。後因工作調度,兩人失散,鴿子至今下落不明。

之後的工作過程中,龍飛發現烈士蔣仁被捕之事居然和鴿子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在應山紅的配合下,龍飛找到了證人杜勝奎、孔雀、和紅隼等人,並從他們口中得到了重要證據。但是,龍飛的工作過程卻時而清晰可見,時而撲朔迷離。

究竟是誰出賣了當年地下工作的同志?昔日戀人鴿子和此事到底有什麽關系? 龍飛最終驅散重重霧靄,懸念揭曉,一切真相大白 。

分集劇情

第1集

他說了一句:封頂,工人開始幹活,等活幹完後,他殺了他們,然後他上到樹上說了聲長官你放心,這件事永遠也沒人知道,接著就自己上吊死了。1949年國民黨潰逃之前,特務機關採取種種手段,在大陸安排了大批潛伏的特務,這是一個萬能特務潛伏大案。1953年北京普通的四合院內埋了一具死了五年之久屍骨。龍飛在鍋裏煮著死人骨頭,與實驗的豬骨頭做對比檢測,發現死者是被勒死。對霍正蕭家裏發掘的屍骨存大大量疑問,種種證據對霍正蕭都產生不利證據,他已被關在監獄中,大家都懷疑霍正蕭殺了他弟弟,然後埋在自家後院。監獄中的霍正蕭五年以來一句話都沒說,龍飛打算對他進行獄偵,他化妝成罪犯進去和霍正蕭關在一起。在龍飛的種種試探下,霍正蕭終于說出了真相,他的弟弟是共產黨的烈士,五年前被迫害死在了國民黨的監獄裏,他將屍體剁碎帶回家埋在自家的院子裏。被害前,霍正笙留下血書,提到了萬能潛伏特務台,和有人該死卻沒有死的,情報來源于"螺釘肩膀"。江南監獄旁的公墓中的遺骨成了萬能潛伏台的唯一線索,龍飛他們來到江南監獄中,車上戴秀雅的名字出現在他腦海中。解放前江南地下黨組織領導人代號"貓眼"的蔣仁的遺骨也在那兒,與他們同時來到江南監獄的另一批人就是來調查蔣仁遇害事件的。晚上睡夢中龍飛聽到了外面的有女人詭異的哭叫聲

第2集

龍飛起身前去查看,小樹林中刮著風,天上雷電交錯,他們來到第一集中的那堵牆的面前,用手將松動的牆摳開,那像是女人哭聲的來源就是牆上的裂縫造成的。拆開牆後,五具被封閉的無頭屍骨重現天日,有兩個封閉空間是空的,龍飛懷疑這就是他們要找的萬能潛伏特務。從資料上看,1948年被關押的七個60歲以上的人,哭牆的問題沒有任何線索。龍飛他們要找的是該死沒死的人。跟蔣仁一起被捕的有三個人,江燦英(代號孔雀)、孟凡(代號紅隼)和龍飛當時的助手戴秀雅(代號鴿子),線索應該就在她們中間。負責調查蔣山一案的應山紅對孔雀問話,想知道到底是誰出賣了蔣仁,孔雀服刑的原因是她出賣了紅隼,解放後被判15年。孔雀道出了當時的情況,她們當時是想造成孔雀假叛變,指認紅隼為貓眼,從而掩護真正的貓眼的局面。

第3集

沒過多久紅隼突然被轉移了,不久貓眼也被轉移了。應山紅從孔雀處得到了兩個讓她驚訝的情報:1、鴿子是龍飛的愛人,是為了配合工作當的假夫妻;2、蔣仁和孔雀是真愛人,這個情況她沒向上級報告,在孔雀被捕前不久他們剛舉行了婚禮。這一情況她向龍飛得到了證實,龍飛告訴她自己最後跟鴿子產生了感情,並且認為在死和叛變之間,鴿子會選擇死的。晚上龍飛來到他和鴿子曾經住過的地方,回想起了當年的情形。龍飛在哭牆裏發現的一具屍骨的肩膀上發現了螺釘,他們肯定哭牆中的屍骨正是萬能特務一案的線索。1949年3月31日釋放了七個人,五男二女,鴿子就在其中,他們懷疑這七個人正是對應哭牆裏的七個空位。通過調查,螺釘肩膀不是正規手術,可能是江湖遊醫所為。應山紅去向杜盛奎了解那七個人的情況,他當時是江南監獄的審訊專家,杜盛奎確定了鴿子沒有叛變,並且確定了孔雀所說的假叛變的情況。龍飛帶著哭牆的平面圖去找杜盛奎,杜盛奎問他戴秀雅的屍體找到了嗎。

第4集

龍飛去監獄裏找馬樹方解段夢齡的情況,他說段夢齡的生日是立春,可能去墳地能找到他。龍飛來到停屍房,屍骨的六個頭被偷了,他發現昨天晚上有馬車來過的痕跡。看屍房的石頭當天喝了酒,酒沒問題,卻隻是是十幾年的花雕,他們猜測可能是別人送的。應山紅來到墳地卻沒找到段夢齡,隻找到一個代客燒紙的伙計。被偷的六個頭骨找到了,是一些搞封建迷信的人偷走的,主持儀式的是個叫寶寶的小女孩兒,這十三歲的小女孩知道監獄裏很多事情。

第5集

應山紅通過當鋪知道了段夢齡的地址,說他用個賣菜的,住在東郊,他當的是房契。應山紅去了段夢齡家裏,他說自己過去的事全都忘記了。龍飛去找小女孩兒問鴿子的事兒,他把鴿子送給她的煙盒拿給小女孩兒看。當應山紅再次去找段夢齡的時候,他被人殺了,應山紅在段夢齡的櫃子裏發現了照片,發現紅隼沒死。龍飛確定了紅隼就是那個該死而沒死的人。晚上應山紅依稀看見了段夢齡的身影,她大叫一聲並把燈開啟了。杜盛奎被應山紅叫到檔案室,找資料的時候杜盛奎從架子上摔了下來,普田割喉法的資料找到了,這種手法隻有殺手林阿豬會,龍飛覺得杜盛奎摔的那一下有蹊蹺。龍飛回到現場,根據打鬥痕跡他打算重建現場。

第6集

根據重建現場得出結論,凶手不是一個訓練有素的人,被殺的段夢齡喉部被割了兩刀。應山紅晚上睡覺經常夢見被殺的段夢齡,她心裏很不安,于是和龍飛一起去給他燒點紙,當晚她終于能安睡了。寶寶的屋裏出現了一個人叫鄭拓的男人,原來紅隼的遺囑交給了寶寶,鄭拓知道第七個豎井裏是螺釘肩膀,那個人原本應該是他。1947年龍飛向鴿子提出不再分床睡覺的想法,那一晚他先睡了,當他夜裏醒來發現鴿子還是睡在沙發,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提過,通過寶寶的說法龍飛知道了鴿子為什麽睡的沙發。

第7集

杜盛奎被龍飛叫去查問林阿豬的情況,杜盛奎認為他的賭性很大,有可能現在出手沒那麽敏捷了。應山紅去到孟雪強家裏,她是他的遠房侄女,這個孟雪強一年前在2路汽車站見到孟丹,可他不敢認,這成了新的線索。可是當公安人員再次趕到的時候,孟雪強被殺了,用的還是普田割喉法,不過這次比較用的比較完美,一刀致命。現場牆上丟失了一幅畫,龍飛根據這幅畫的尺寸在古玩市場上追查。應山紅追查2路車的線索,結果包被小偷偷走了。應山紅回來的時候發現寶寶在辦公室裏,是鄭拓叫他去打聽案子的事兒,她趁機偷了一張現場的照片,回去後她將照片交給了鄭拓。

第8集

杜盛奎叫龍飛以朋友的身份去喝酒,龍飛建議杜盛奎去公安當監獄教員。寶寶將偷走的照片放回了應山紅的桌子上,她給講龍飛和鴿子的事情為由要應山紅保密。龍飛通過古董市場的線索找到了林阿豬,他現在改名為範革命,龍飛當場把他打翻在地,他叫杜盛奎前來認人,他說自己認不出來了。範革命手中的珍珠手鏈就是當時現場留下的證物,監獄裏的範革命不承認自己是林阿豬,他們沒過硬的證據,如果這樣審下去沒什麽結果,龍飛想進行獄偵,龍飛準備派杜盛奎去。杜盛奎進去後和範革命進行了一番交談,這些談話都在監聽當中,杜盛奎出來後確定他就是林阿豬。

第9集

範革命經過審訊,他晚上開始睡不好了, 他對杜盛奎提起一個叫梁如醉這個人,他開始交待自己的過去,但有價值的信息還沒說,他對杜盛奎說自己就是林阿豬,晚上杜盛奎醒來看見林阿豬自己吊死在監獄中,林阿豬沒告訴他僱主是誰。通過這獄偵,龍飛開始調查杜盛奎,當時隻有黑白無常了解他,龍飛去另一個監獄找到吳天寶,從吳天寶口裏龍飛知道杜盛奎喜歡看審,他說杜盛奎和刑參謀談了一夜話,第二天刑參就自殺了,龍飛問起他林阿豬的情況,他說自己記不清了。應山紅依然每天坐在2路車上找紅隼,這次她看到了紅隼,等她下車的時候已找不到人群中的紅隼。黑無常吳天寶給龍飛寫信,告訴他說杜盛奎和林阿豬有特殊關系。應山紅這次在2路車上遇見紅隼了,她跟了下去。

第10集

應山紅一路跟蹤紅隼,龍飛準備去抓杜盛奎了,等到杜盛奎家裏的時候,人不見了。再趕到紅隼住的地方時,聽見紅隼喊救命,要殺紅隼的人正是杜盛奎,杜盛奎被抓了起來。龍飛問孟凡為什麽還活著,她說起了當年被處決的情形,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躺在手術台上,給她治傷的就是她現在的丈夫,她說自己是替貓眼死的,鴿子的失蹤讓紅隼說她就是叛徒。江燦英(孔雀)被平反了,無罪釋放,她打算留在監獄中工作,她想見一下國民黨政府裏的同事王會漁,找到王會漁的時候,她找到自己當時儲存的東西。孔雀是杜盛奎當年唯一一個沒有問出真實情況的人。龍飛來到江燦英的住處,人沒在,他看到了桌上的棋局,這使他回憶起當年和鴿子下棋的情形。

第11集

龍飛去找江燦英是想問問杜盛奎,因為她是杜勝奎唯一沒有審出真相的人,她說那次隻是因為她唯一的弱點就是她要保護的對象,所以才能做到完美無缺。龍飛根據林阿豬的妹妹的線索找到了真正的林阿豬。回來後龍飛開始提審杜盛奎,原來範革命並不是真的林阿豬,林阿豬隻是杜勝奎給自己造的假象而已。當龍飛問他潛伏任務的時候,杜盛奎說鴿子原來有男朋友,和龍飛在一起隻是假夫妻。寶寶來到紅隼家裏,還是去為鄭拓取葯,寶寶此時才知道一直賣給她葯的就是紅隼。孔雀看到了寶寶,她還聞到了女人味,實際上是孔雀在跟蹤她。寶寶告訴鄭拓她在嚴太夫家裏遇上了紅隼

第12集

寶寶將嚴太夫開的單子交給了鄭拓,鄭拓懷疑上面的字跡,叫寶寶去診所找單子。鄭拓說杜盛奎真正想要殺的人是紅隼的丈夫嚴大夫,而紅隼是嚴大夫的太太隻是個巧合。寶寶再次回到紅隼家裏,她聽到了動靜,還聞到了血的味道。寶寶把聽到一切告訴了鄭拓,鄭拓說紅隼將嚴大夫已經殺死了。鄭拓叫寶寶將自己寫的信交給紅隼,紅隼看到信之後受到了驚嚇,用火燒了那封信。孔雀用鑰匙開啟了紅隼的房門,她看到有張被的紙,那張紙沒被燒幹凈。紅隼去報案說他丈夫失蹤了,應山紅和她回到家,她們去了後山,紅隼故意把應山紅引到她家那個桶的地方,死者沒有頭骨。應山紅從嚴大夫家裏的資料裏發現寶寶去買葯,寶寶隻是說她替別人買葯,沒說鄭拓的事兒。杜盛奎提出要以自己知道的事兒來交換這件案子的最新情況,龍飛經過商議,決定和他做交換。

第13集

杜盛奎利用鴿子阻礙龍飛對他的審訊,龍飛告訴了杜盛奎案子的最近進展。孔雀去找紅隼聊天,並給了她一瓶雪花膏,晚上她的心情很復雜,她收拾好行李準備離開,等她到車站的時候已經沒車了,她去車站的時候被孔雀跟蹤了。紅隼沒有走成,她並不知道這是孔雀的安排,在車站的寶寶讓紅隼回家了,寶寶把這一切都告訴了鄭拓。杜盛奎和龍飛的交換信息讓龍飛知道了還將要有人被殺,被殺的手法可能一樣。公安開始對嚴大夫的社會關系往來進行調查,嚴大夫的房東成了他們尋找的主要目標。應山紅晚上做惡夢,她又沒睡好,第二天有他報案死者魏大河,死法和上次的人差不多。

第14集

杜盛奎對鴿子的了解遠遠高于龍飛,龍飛去問孔雀驗證這件事,當時鴿子向蔣仁借了500塊錢,杜盛奎說鴿子的事兒讓公安對鴿子產生了更大的懷疑,他說自己是鴿子最信任的傾聽者之一。嚴一中的房東魏大河跟鴿子到底有什麽聯系,這成了迷團,杜盛奎告訴龍飛鴿子怕結婚生孩子的原因就是怕疼,她害怕流產。龍飛想起了以前和鴿子在一起的情形,他對鴿子的懷疑也加深了。應山紅對鴿子的調查發現她曾經找過嚴太夫墮胎,她查到向蔣仁借錢的用處,應山紅沒把這錢的用處告訴龍飛。杜盛奎告訴他去找一個叫李夢楚的人,但李夢楚已經病死到醫院,李夢楚是骨科醫生,當地公安把龍飛帶到了李夢楚家裏,在他家裏龍飛發現一顆螺釘,經過鑒定,這螺釘和螺釘肩膀是同一種類型。凶手不斷殺人是做給杜盛奎看的,他極有可能知道凶手是誰。鄭拓將信交給寶寶,寶寶再次將信交給紅隼,紅隼看完字條就撕了,她將碎屑再次燒了。龍飛最終還是知道了鴿子墜胎的事兒,那時正是她和龍飛一起工作的時候。

第15集

龍飛認為鴿子、嚴大夫和房東是有聯系的。一個叫李曼的人去龍飛那兒取雜志,她說自己以前叫李曼麗,她將雜志拿走了。李曼說當時牢房放了七個人,兩個女的就是她和鴿子,她們一起去了鴿子家,李曼說鴿子當時要外出離家,她說自己的愛人是老左,大名是李立山。應山紅和龍飛一起來到他和鴿子曾經住過的地方,去尋找一些線索。江燦英來到監獄中見到杜盛奎,她以能把杜盛奎弄死為由他問一件事情。龍飛聽說江燦英要給監獄弄個閱覽室,龍飛問她為什麽留在監獄裏,他懷疑她的留下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經過調查發現,張小連的照片和傅新民的照片都是同一個人,一個自稱是張小連愛人的來認領屍骨。

第16集

龍飛在後山挖骨頭的事兒讓應山紅和寶寶交換了條件,鄭拓利用寶寶將訊息拿走,等公安得到訊息去逮捕紅隼的時候,發現紅隼正要逃跑,在紅隼家裏發現了將要暈迷的寶寶。這個張小連的身份也得到確認,有人替換郵他,真正的張小連就是那個該死沒死的人,也正是萬能潛伏特務之一。被逮捕的紅隼交待杜盛奎當時找她的事兒,杜盛奎被抓後,另一個男人叫她殺死嚴亦中,被殺的這個嚴亦中是假的,因為寶寶的原因,她才下定決心,她的這種殺人手法是紙條上寫的,寶寶受鄭拓的命令下葯給紅隼,正好被紅隼看到,紅隼調換了杯子,寶寶喝完水就倒在地上。

第17集

從杜盛奎那裏龍飛知道關石是鄭拓,寶寶死後沒人知道鄭拓的藏身地點。鄭拓沒寶寶的訊息,自己摔在地上喊救命。龍飛做了提綱叫應山紅去提審杜盛奎,他在外面的玻璃後看著,杜盛奎挑撥著應山紅和龍飛的關系,說龍飛都利用了他們,杜盛奎故意不回答應山紅的話讓她好像成了受審者,杜盛奎把註意力轉移到應山紅的父親身上,這讓應山紅很無奈,杜盛奎在得意地笑著,應山紅哭了,杜盛奎說嚴亦中就在西碼頭後山的倉庫中,冷靜想想之後杜盛奎知道自己中計了,公安將找到頭骨拿了回來,這是嚴亦中為要挾杜盛奎而留下的。應山紅經過這次審查被杜盛奎的話深深觸動了內心,她為了工作換取了鴿子的重要信息,做流產手術的不是鴿子,而是鴿子的表姐戴秀麗。

第18集

龍飛和應山紅來到孔雀住的地方,孔雀講述著當年她們和寶寶換訊息的情況,那支鋼筆是蔣仁的。孔雀第一個找到了鄭拓,她告訴鄭拓寶寶已經死了,她說自己接替寶寶來管他,她將鄭拓扶到床上,說自己也是潛伏的特務,孔雀對鄭拓說自己是蔣仁的愛人,她們三個人的事兒也都給他說了,她說自己在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下供出了蔣仁就是貓眼,隻有杜盛奎知道她的秘密,她想通過鄭拓得到潛伏特務的名單。鄭拓答應給她名單,但鄭拓要她去殺一個人,他讓孔雀殺的人叫張四海。公安通過頭骨也發現了張四海,但這個張四海有個替身,龍飛派人將這個假的張四海監控起來。杜盛奎告訴龍飛鄭拓是鴿子的未婚夫,杜盛奎被激怒,他還要向上級舉報。經過龍飛的審問,杜盛奎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也不鍛煉身體了,也不講究衛生了。應山紅頭疼的厲害,她去醫院掛號的時候暈倒在地上。孔雀去找張四海後讓公安跟蹤了,她再次換衣服進了張四海家,給他註射了東西,她大叫出人命了引來了在對面守候的公安。

第19集

龍飛經過現場勘察,他對孔雀產生了懷疑。晚上龍飛去找孔雀問話,張四海臨死前用腳狠狠地踢中了她的腹部。龍飛再次回到現場進行查看,他們準備把孔雀全天候地監控起來。龍飛去醫院看望應山紅,告訴他張四海是他殺,現場有明顯搏鬥痕跡,孔雀的疼痛讓他倒在地上,她被送入了醫院急救室。孔雀醒來,用筆和紙畫出了鄭拓藏身的位置,等他們趕到時,鄭拓已生命垂危,鄭拓也被送入了醫院,他醒來後情緒十分激動。龍飛去醫院看鄭拓,告訴他寶寶已經死的訊息,他小時候的照片被夾在寶寶的那個筆記本裏。鄭拓說他自己打死了螺釘肩膀,他自己也受了重傷,是寶寶的出現救了他,寶寶將這幾年以來死刑犯的遺書都交給了鄭拓看。螺釘肩膀所做的一切是杜盛奎的指使,鄭拓將孔雀的事兒也告訴了龍飛。

第20集

鄭拓說他有一個要求,隻要自己能讓他見到杜盛奎,他就把名單交給龍飛。江燦英的病情惡化了,主治醫生不在,龍飛開車去鄉下接他。孔雀對應山紅說如果她死了,叫她替自己保管好自己首飾盒夾層的東西,她沒說是什麽,隻是很重要。邱主任被龍飛接回來,孔雀的病情得到控製。鄭拓說他不認識截秀雅,自己也沒訂過婚。龍飛對應山紅父親的調查讓她很難過,她沒將孔雀給她說的事兒告訴龍飛。鄭拓說隻有他自己能逼杜盛奎招供,應山紅在醫院外面偷聽到了龍飛和鄭拓的談話,她去監獄提審杜盛奎,她將杜盛奎從監獄提了出來,這一切龍飛並不知道。鄭拓要求單獨見杜盛奎,隻能留一個人在,杜盛奎被帶了進去,鄭拓說出隻有認識這第八個人的七個人死了,第八個人才會被替換,此時杜盛奎趁機殺死了鄭拓。鄭拓的死讓第八個人成了迷團,他們又找了新的線索,喻月山被發現了。龍飛來的監獄中對杜盛奎說自己將有一段時間不能見他,再見到他的時候會帶第8個人見他。龍飛去看望孔雀,對她說鄭拓死了,因為對龍飛的不信任,孔雀沒把太多事兒告訴他,孔雀說她不是潛伏特務,當時說那話隻是為了騙取鄭拓的名單。

第21集

龍飛把蔣仁留下的遺書交給了孔雀。根據名單的合集,龍飛在考慮以前鴿子說過的話。龍飛一個人來到老左李立山家中,是李曼開的門,從老左口中,龍飛知道了更多的信息。龍飛又去找吳吹水,這個吳吹水自稱自己是情聖,他說出版社的排字工張小連和他聯系最多。在高蘭花的裁縫店,龍飛找到了熟客的名單。從吳吹水嘴裏,龍飛知道了那個江湖郎中姓嚴,就是嚴亦中,當他問到鄭拓的時候,吳吹水說鄭拓曾經打過他,就是因為他說鄭拓是私生子的原因。龍飛在黑板上對鴿子寫上個"正"字的時候,應山紅在後面看到了。從孤兒院的校長口中,龍飛看到了簡報裏關于鄭拓的很多資料。

第22集

從一篇文章中龍飛知道老左寫的文章中提到了鄭拓,並知道了老左曾經受過槍傷,這些從他妻子李曼嘴中得知,老左的這個槍傷也曾經讓嚴丈夫治療過。龍飛再次以便裝進入了高蘭花的裁縫店,被當地公安帶走了。經查高蘭花參與了賣鴉片的生意,已早被當地公安監視,應山紅去公安機關將龍飛領了出來。龍飛從監獄中找到了紅隼,當時她和鴿子一起參加了學校的社團春芽社,很多人都追求過他,特別是那個叫趙一平的攝影師,從照片上紅隼確定了鄭拓就是趙一平,他回到家中看到照片後面的字樣,他吃了一驚。應山紅來到鴿子和龍飛曾經住房過的地方,她在那兒找到了龍飛,他說鴿子和吳吹水、李立平、高蘭花都得了六分,龍飛說鄭拓就是鴿子的未婚妻,鴿子有可能是萬能潛伏特務。龍飛知道自己別無選擇,他說了出來,他叫應山紅先回去了,一個人在屋裏呆著,應山紅沒走在屋外等著他出來。應山紅想了個主意讓這些有關聯的人關在一起集中調查,龍飛一進門就被喻月山認出是戴秀雅的先生。龍飛決定把杜盛奎也關進來,隻是要和喻月山隔開,喻月山說特務就是老左。按照提前的約定,江燦英拿到了筷子。

第23集

杜盛奎被帶了進來和那幾個人一起吃飯,吃飯的時候他說了一句"你們有沒有聽說姜秀姍吃了自己的狗",說完走的時候撞掉了老左的勺子,還給老左說了對不起。龍飛開始分析姜秀姍這個人,沒什麽線索。喻月山找到吳吹水,他向自己鼻子裏插入了筷子,很快就死了,大家都問吳吹水喻月山死前說了什麽。應山紅找到吳吹水,叫他去勸杜盛奎,杜盛奎以咬死鄭拓的事兒來嚇唬吳吹水,杜盛奎把水管開啟和他說話,監聽設備聽不清了。老左和高蘭花進去後杜盛奎用同樣的方法和話問她們,監聽設備裏也聽不清說什麽。龍飛決定增加他們的放風時間,給他們更多的時間交流。

第24集

高蘭花和吳吹水分別主動找紅隼聊天,公安決定把調查對象先放到高蘭花販賣鴉片的案子,通過調查,他們發現高蘭花不光做鴉片生意,還得黑市上的珠寶生意有關系。高蘭花一個主顧叫徐太太的叫伙計來問石頭的事兒,應山紅和老張來到徐太太家中,經過詢問,她說叫去找中間人侯超仁。面對鐵證,高蘭花認罪了,但龍飛感覺她不是第八個人。突如起來的檢查,讓高蘭花看到了孔雀的葯,紅隼也去舉報高蘭花。高蘭花讓孔雀帶話出去"如果有人問起伊莉莎白,就馬上轉移"。在證據的作用下,紅隼承認了那悔過書是自己簽字的,她說是自己出賣了蔣仁。

第25集

紅隼認了罪,孔雀就無罪了,而鴿子神秘失蹤了。龍飛決定親自審問一下侯超仁,經過審問,侯超仁說高蘭花殺了茉莉,伊麗莎白就是被殺人茉莉的鑽石。老左和高蘭花都排除了,現在隻剩下吳吹水。吳吹水和紅隼聊天的時候說自己是鴿子的未婚夫,紅隼及時將這些告訴了政府。吳吹水的交待讓龍飛明白了戴秀麗才是吳吹水的情人,戴秀雅是戴秀麗的表妹。台灣發來的秘電被截獲,他們正在聯系第八個人,龍飛做出決定,集中調查可以結束了,他們確定了萬能潛伏特務就是鴿子。通過電波控製頻率龍飛決定讓吳吹水和鴿子接頭,接頭地點選擇在古玩市場上。他們一路跟蹤接頭人,嫌疑要鴿子開槍射擊,龍飛擋住了,幸好子彈射在他胸前的那個煙盒上。

第26集

龍飛在想著鄭拓死前說的話,應山紅知道了姜秀珊吃了自己狗是什麽意思。他倆一起去了老左家,從李曼讀的文章中,龍飛想起了鴿子,他不禁思緒萬千,龍飛已經知道鴿子在哪兒了,他帶人去了和鴿子曾經住過的地方,他們在院裏開始挖起來,最終挖出了一具屍骨,龍飛說這就是鴿子,屍骨的鑒定結果就是鴿子,高度疑似戴秀雅。應山紅看特務資料裏得到結論,說老左是第八個人,龍飛從那本書中得知鄭拓是老左的私生子。李曼念的那封信是鴿子寫給龍飛的,不是李曼給老左的,信落到李曼手中是因為她殺了鴿子,然後替換了鴿子。公安派人去抓捕李曼和老左的時候,她想求死被製止了,她承認自己殺了鴿子,並說出了杜盛奎的計畫。

第27集

孔雀說自己知道老左是誰,蔣仁將那份留給她的報紙是真老左潛伏計畫的惟一線索,這個線索還包含著那個該死而未死的人,這條線索指向的就是老左,她說顧三行就是假老左,假老左的出現將第八個人的身份栽贓到鴿子身上,這份報紙可以揭開假老左的真實面目,當龍飛問到這假老左顧三行的時候,他最後的防線崩潰了。又截獲台灣情報,要聯系第八個人,這次是真的,台灣方面不知道第八個人是誰,也不知道具體內容是什麽。龍飛想頂替老左去接頭,他去和孔雀告別,孔雀說她比龍飛更適合去接頭。組織上決定由孔雀代替老左去接頭,孔雀來到接頭地點勝利劇院,來接頭的人是個穿軍裝的人,龍飛決定抓捕行動取消,那個人背後可能有更大的組織團伙,江燦英以代號白鴿的身份準備打入敵人內部,給她換了新的身份。應山紅的父親調查結果出來了,是烈士應正天。杜盛奎在監獄中一直喊"什麽時候開飯,有沒有肉吃"。龍飛和江燦英一起去墓地給戴秀雅和蔣仁送花,他們燒毀了江燦英的一切資料,七天過去了,江燦英又該上新的戰場了,他們一起坐到了天亮,等到任務完成的時候,龍飛說他會去接她。龍飛去送江燦英,在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江燦英坐車奔向新的戰場。

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職員表

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追捕告密者

龍飛 | 柳雲龍

功夫了得、推理精準的公安幹警,善于從蛛絲馬跡背後尋找真相,為了找出告密者而展開了一系列調查。

林勝奎 | 張嘉譯

解放前有著超高智商的國民黨監獄高級審訊員,嗜血惡魔,內心很強大,性格豐富又很有故事,在劇中與龍飛展開較量。

追捕告密者

孔雀 | 劉孜

特工,兼具美麗與智慧,內心復雜、嚴謹沉著,沉著冷靜的外表下有著對革命和愛情的偉大信仰。

追捕告密者

應山紅 | 張溪芸

新手幹警,龍飛的助手。單純直率但機智靈敏的破案達人,與龍飛在追蹤告密者中時產生感情糾葛。

追捕告密者

鴿子 | 王麗坤

本是潛伏的地下黨特工,與龍飛假扮夫妻,之後成為革命情侶。外表清秀、內心溫婉的小家碧玉,為了革命和愛人有著無比的勇氣。

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歌曲作詞作曲演唱演奏
備註
謎底陰星宇撈仔沙寶亮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片尾曲

幕後花絮

  • 劇中有些情節很像恐怖片,比如有煮人骨頭的戲,拍攝現場用兩個大鍋煮骨頭,不過是動物的骨頭,但是味道很難聞 。
  • 孟廣美稱演完殺人的戲之後晚上會做噩夢 。
  • 二度合作的柳雲龍和張嘉譯在拍攝時竭盡全力,就連拍攝間隙的休息時間也沒有疏忽,全部利用起來對台詞排戲,也帶動了其他主演和工作人員 。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播出平台
2010年11月9日吉林都市頻道
2011年9月12日廣東、雲南、江西、安徽四大衛視

劇集評價

正方觀點

該劇撲朔迷離的劇情、詭異陰森的氛圍使得該劇一開播就受到歡迎。由于涉及大量的懸疑情節,詭異的氣氛和層層推進的敘事方式,使得該劇頗有些恐怖驚悚片風格。

作為一部反特懸疑劇,該劇將"懸疑"元素發揮得淋漓盡致。大量邏輯嚴密的推理情節和嚴謹的科學知識,使得整部劇詭異又不失真實,緊張又意味深長。故事層層推進,疑點接連出現。尤其柳雲龍扮演的龍飛在尋找真相的過程中,幾乎每一步進展都會拋出一個疑點,疑點之後的推理揭秘異常縝密,將劇情發展連線得絲絲入扣。兩位主角的鬥爭過程更像玩一場殺人遊戲,如何隱藏自己、誣陷別人、找到真相,每一次鬥智鬥勇都驚險而刺激。

隨著諜戰劇題材不斷被挖掘,同類題材中加入了不少驚悚詭異元素,加重情節的懸疑色彩。在《告密者》中,這一特點被發揮到了極致。劇中的"屍解""煮人骨"等細節讓人不寒而傈,甚至有觀眾一度認為是在看恐怖片,全劇灰色調的畫面風格和"神秘""揭秘"的交叉運行也在氣氛渲染上起到了不少作用。如孟廣美、呂夏等幾位女主角囚裝鏡頭和黑暗中飄動的窗簾,若有若無的叫聲和特務郊外接頭的場景,都很逼真的表現出了驚悚的風格。(新浪娛樂評 )

反方觀點

該劇講述了一個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的反特故事,編導力圖使該劇撲朔迷離吸引觀眾。然而,因在某些情節上故弄玄虛,以致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全劇的審美價值。

故事以枯井中的無名屍體為引子,柳雲龍飾演的"龍飛"為找出"告密者"展開縝密推理和揭秘。但幾乎在偵破關鍵時刻總會"突然死人"而"遇卡",編導顯然是想製造殺人滅口的懸念。然而這樣的"死人"卻不"自然",觀眾的胃口雖然被吊了起來,但感覺卻很不舒服。

該劇採取的是倒敘與插敘交替的表現手法,故事脈絡和人物關系復雜,多少增加了"緊張感",這是編導所追求的"可看性"之所在。但是,如果故弄玄虛,使人莫名其妙,那麽就會適得其反。(新民晚報評 )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